• 嗨起來吧
  • 0

尼瑪,對付一兩個鬼魂,我還能想想辦法。但是這麼一大羣,我要是敢跟他們對着幹,絕對會落得個屍骨無存的下場。

眼看着身後的鬼魂越來越多,我一頭拐進另一條小巷裏,那裏面隱蔽性較強,也方便甩開身後的追兵。

當我跑到了一棟垮了一半的大樓前,突然有人在叫我:“羅漢,從那邊爬上來,隱蔽點,別被發現。”

我擡頭一看,竟然是寂然,他在這座樓上的其中一間房子裏,探出頭來幫我指了一條路。我哪有時間想那麼多,毫不猶豫的按照他的指點往樓上跑。

等我跑了幾層之後,寂然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沉聲道:“跟我走,他們快追上來了!”

對他的適應能力無比佩服,他也剛剛到達這個地方沒多久,卻已經對這裏相當熟悉,七拐八拐之後,身後沒有一個鬼魂跟上來。

大概十幾分鍾之後,他把我帶到了一個房間內,屋子裏空蕩蕩的,地上扔着兩條大腿,應該是某個鬼魂的殘肢。

“行了,條件簡陋,就坐地上吧,你吃不吃?”寂然很隨性的坐在地上,拿起一條大腿遞給我。

我趕緊擺了擺手:“不吃不吃……趕緊扔了!”

我以爲他是在跟我開玩笑,但隨後他竟然直接拿着大腿啃了起來,冷笑道:“裝什麼裝?在這個地方,你不吃別人,就會被吃掉。哼,這是個鬼吃鬼的世界!”

說這句話的時候,他大口嚼着鬼肉,嘴角滿是鮮血,看起來陰森可怕。要不是因爲他剛剛救了我,我肯定忍不住扭頭就跑。

“對了,你怎麼也到這裏來了?沒理由啊,他們不看好你,回去肯定吃不了兜着走。不知道那個孟老的手段怎麼樣,要是老和尚,肯定會讓他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寂然淡淡的說道。 第3957章

墨九狸在空間待了兩天,然後才從空間出來,出來后沒多久,墨九狸就看到一個奇怪的山洞,說奇怪是因為這個山洞是忽然間出現在墨九狸前方的,墨九狸的神識一直外放在周圍,本來是沒有發現山洞的,卻忽然出現的!

這讓墨九狸有些好奇,於是周了進去,在墨九狸進去后,山洞又消失了,墨九狸進去之後發現這山洞並不是特別的黑,前方深處有著淡淡的光亮……

不過,這路上機關倒是不少,如果不是墨九狸的神識強大,發現了不少機關,一般人怕是沒走幾步就死了!

因為墨九狸的神識太過強悍,那些機關輕易就被墨九狸發現了,加上墨九狸本身就是一個強悍的陣法師,這種奇門遁甲的機關,對於墨九狸來說就跟擺設差不多!

墨九狸輕鬆穿過機關,來到了最裡面,發現裡面只有一個坐著的骸骨,墨九狸微微皺眉,還以為有什麼寶貝呢,沒想到只是一具強者的骸骨!

墨九狸發現骸骨的手裡拿著一個玉簡,走過去把玉簡從對方手裡拿出來,神識一看發現裡面是一封信:有緣人你好,能夠在麒麟秘境中,找到我的骸骨,說明你和我真的很有緣!

我的名字叫做悅風,我是一名劍客,也是一名劍痴,我的一生都在研究劍術,而且我也取得了很大的收穫,成為了我那個時代的第一劍客!

只是木秀於林風必摧之,我終究還是落得死不瞑目的下場,不過你不用擔心,我不需要你幫我報仇,也不需要你繼承我的劍術傳承,我希望如果你有機會,能幫我把一個東西轉交給一個人!

不過對方行蹤成謎,我也不清楚多久才能遇到有緣人,看到這個玉簡,因此,我希望看到玉簡的有緣人,如果能夠找到對方,就幫我把東西交給對方,如果找不到對方就算了!

我能夠留給你的東西不多,這也是我畢生所有的財富了,我將我畢生的所有財富,分別放在我骸骨後面的三個密室中,在我骸骨后側的牆壁上有三個劍狀圖案,分別是三個密室,只要按住圖案密室就可以打開!

我希望我的有緣人是一個善良的人,希望我的這些財富能夠幫助你修鍊,成為一個正直的人……

墨九狸看完玉簡后,來到了骸骨后側,果然看到牆壁上有三個見狀圖案,於是墨九狸把手按在了第一個圖案上,隨後密室的門向裡面打開,密室的門一打開,墨九狸就被一股濃郁的葯香驚呆了!

進去一看,竟然是無數的丹藥,雖然全部都是一種丹藥,但是這個數量簡直恐怖,墨九狸覺得這個密室裡面的丹藥,最少也有幾十億顆了!

墨九狸讓小書準備了一個地方,直接揮手把密室裡面的丹藥,收到了空間裡面,讓墨九狸詫異的是不僅丹藥的數量多,而且存放這麼久還沒有失效,真的是奇迹了!

就算墨九狸是頂級煉丹師,一爐能夠出幾百顆丹藥, 我聽出他話裏有話,但想到秦晴離開時那冷漠的眼神,我心裏一陣酸楚,苦笑着搖搖頭。

“沒想到他們費盡心思的帶我來地府,就是爲了把我扔到這裏。我只是一顆不由己的棋子而已,不知道他們把我扔在這裏,到底是有什麼企圖。”我苦笑道。

寂然停下了吃,直勾勾的盯着我,冷哼道:“開什麼玩笑,你的份特殊,別人可能會害你,但是孟老絕對不會。除非是他們故意跟孟老作對,不然不可能把你扔到這裏!”

我神一震,連忙的問道:“你到底知道些什麼?我是什麼份?快告訴我!”

這個問題已經讓我糾結了很久,剛開始我還覺得我被捲入那巨大的漩渦中,只是機緣巧合。但經歷了各種詭異的事之後,我明白了,正如孟老所說,這是我的宿命。

我的份肯定比較特殊,孟老讓我當他的徒弟,間理店的葉老也說過讓我留下,一言老和尚打小就給我點了戒疤,希望我皈依佛門。他們似乎是在爭奪我,但我究竟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對他們又有什麼用?

寂然沉默了片刻,嘆息道:“如果是之前,我絕對不會向你泄露任何消息。但現在……”

他搖了搖頭,繼續說道:“我只能告訴你,你確實是那些人手中的棋子,但是很重要的棋子。哪一方勢力都想得到你,但有些人是想毀了你,有些是要成就你。 都市神罰機構 你的存在,能改變整個世界。除了孟老,你不要相信任何人!”

仔細想想,確實如此,先不說孟老。間理店那個葉老,對我肯定沒安什麼好心。一言大師剛開始還對我很重視,但最後聽說我是孟老的人,乾脆放棄了我,想讓寂寞毀掉我的靈魂。

但我還是有些不明白,我能改變整個世界?我特麼是救世主還是人?我就是一個普通人啊,當初見到鬼的時候,都嚇的腿軟,自也沒啥實力,要不是靠別人救我,我早就死幾百回了。

“寂然,你說清楚點,我到底是什麼份?對他們有什麼利用價值?”我再次問道。

他還是沒有正面回答我的問題,反問道:“黃泉路上的彼岸花散的香味,能夠讓人記起前世生的事。你有沒有回憶起前世的經歷?”

我愣了愣:“好像是有這個傳說,但我什麼都沒記起啊?這不是騙人的吧?”

黃泉路的沿途,開遍了彼岸花,那股奇怪的香味也一直充斥着我的鼻腔。但我真的什麼都沒記起,難免會對那個虛無縹緲的傳說產生懷疑。

寂寞搖了搖頭:“傳說是真的,只是你比較特殊而已。因爲你沒有前生,也沒有來世!”

我心裏一陣恐慌,我沒有前生來世?那就是說,如果我掛了,連投胎的機會都沒有?

不對啊,我怎麼能輕易相信他,我皺眉道:“你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吧?那你回憶起自己的前世了?”

“如果我沒回憶到前世,你以爲你會坐在這裏?我根本不可能管你的死活。哈哈哈,沒想到,怪不得老和尚一直對我態度那麼差,前世的我原來是道家弟子!哼,他讓我進入佛教,也只是爲了報復我前世對他的所作所爲而已。”寂然冷聲道。

我越覺得他是在騙我,這都什麼跟什麼啊,還道教佛教的。他被老和尚驅逐出金頂寺,一直都對老和尚心懷怨恨,這些十有**都是隨口編的。

“行了,這個問題咱們先不討論。就算我沒有前世,我也覺得沒前世很正常,這世界人口越來越多,不可能都是投胎轉世的,總有新生的靈魂。”我笑道。

我是想岔開這個話題,再問些重要的消息,但寂然表嚴肅,解釋道:“萬物皆有靈,但靈魂在這個世界上是恆定的。雖然現在人口增加了,只是別的生靈投胎轉世爲人而已。你的出現,絕對是異類,你天生肩負着重要的責任!”

聽了這句話,我好像抓到點什麼重要的消息,趕緊問道:“我天生肩負着什麼責任?快告訴我!”

寂然的臉色有些不正常,嘆了口氣沒有說話,這傢伙,剛把我的好奇心挑起來,又不吭聲,這是要把我憋瘋啊。

“趕緊的,快告訴我,我肩負着什麼樣的責任?”我不死心的問道。

這說不定是一個重要的突破口,如果寂然說的都是真話,那些人之所以搶奪我,肯定是因爲所謂的責任,那也就是我的利用價值。

“行了,該知道的時候,你都會知道。現在最重要的,還是關心一下你的處境吧。這裏對我來說,是個完美的國度,弱強食,正合我意。我肯定會成爲最強者,至於你,想生存下去很難!”寂然岔開話題。

說完,他又撿起了地上的大腿,大口大口的啃了起來,鮮血順着他的嘴角往下流淌。我看的直噁心,差點沒吐出來。

難道在這裏生存下去,就必須要吞噬別人?我不想吞噬別人,但那就意味着我沒法變強,只能苟延殘喘的掙扎着。

我告訴寂然,我憑藉六字明王咒,幹翻了兩個鬼魂。但寂然聽完之後笑了:“那兩個鬼魂,是這片空間內除了剛扔進來的生魂之外最弱小的存在。他們也只是強者的食物而已,只不過是被圈養起來的食物,隨時都可能被吞噬。”

我對這個鬼吃鬼的世界充滿了厭惡,這裏沒有任何秩序,也沒有公平可言,只要弱小,就會淪爲別人的食物,實力強大卻能爲所爲。

寂然知道我的想法之後,笑的更大聲:“秩序?弱強食就是秩序。公平? 重生未來之諾哈星 拳頭大,就是公平!我覺得這跟陽間的世界沒有什麼不同,只不過這裏的表現更加直接罷了!”

我無言以對,陷入了沉思中。或許寂然說的是對的,但我還是難以接受,吞噬別的鬼魂來強大自己,這種事我做不出來。

接下來一段時間,我一直都和寂然躲在這個屋子裏。這裏沒有白天黑夜,天空中血紅色的月亮也永遠不會落下去。

每隔一段時間,寂然都會出去一趟,回來的時候就拎着一兩個殘破的鬼魂屍體,那是他的戰利品,也是他的食物。

剛開始的時候,我覺得他的行爲和噁心,跟之前見到的那個變態殺人狂一樣,每到他吃屍體的時候,我都有想吐的衝動,但我肚子裏什麼都沒有,也吐不出來。

但到了後來,我漸漸習慣了那血腥殘忍的畫面,或者說我已經麻木了,他當着我的面吃的滿臉都是鮮血,我還能正常的跟他說話。

“你說,我們還能出去麼?”我經常會問他這句話。

聽的煩了,他就會一臉的不耐煩:“等着唄,孟老肯定會來救你出去。我願意留在這裏,因爲這裏自由,或許什麼時候厭煩了,我的實力也足夠強大,我會奪取一個投胎的資格。再轉世,我特麼纔不管什麼道家佛教,我只做一個普通人。”

又過了很久,我明白了一個道理,鬼也是會餓的,雖然餓的比較慢。那些瘦骨嶙峋的鬼魂,都是因爲沒有吞噬其他鬼魂的機會,消耗本的力量,越弱小,最後淪爲食物。看到寂然每次吃的很爽,我心裏竟然有些羨慕。

“吃一點吧,不然你會越來越虛弱。你現在的狀態,連外面最弱小的鬼魂都打不過。要不是有我在這震懾着,你早就被別的鬼魂吞噬了。”寂然看我直勾勾的盯着他,順手遞過來一隻胳膊。

我的心跳驟然加,腦海裏好像有兩個小人在爭吵,一個說:“趕緊吃了,你會越來越強大,以後在這片空間能橫着走!”

另一個小人卻苦勸我:“絕對不能吃,只要你開始吃,就會變的跟別的鬼魂一樣兇殘,根本停不下來。這跟人吃人有什麼區別?”

兩個小人的爭吵越激烈,我覺得我也快要把持不住,接下了那隻胳膊。嗅到濃郁的血腥味,我竟然有些振奮。

勸我吃的小人嗓門越來越大,另外一個小人卻虛弱了不少,看樣子是餓的,連說話的聲音都小了很多。

我真的要吃麼?端詳着那隻胳膊,我內心苦苦的掙扎着,我是真的很想吃了它。但在最後關頭,我突然想到了之前那個變態殺人狂,我十分憎惡他那種人,覺得他百死不足惜。我要是開始吃其他鬼魂的,跟他有什麼區別?

“算了,我還是不吃了。”我又把胳膊扔給了寂然。

寂然笑着搖了搖頭:“隨你吧,希望你能撐到孟老來救你。”

做了這個決定後,我心裏輕鬆了不少,頹然的靠在牆角,我的體真的太虛弱了。 孟憂無悔 孟老真的會來救我麼?

突然,寂然有些驚恐的蹦了起來,神緊張:“羅漢,有個強悍的傢伙來了,我恐怕不是他的對手。待會有危險的話,你趕緊逃走!”

話音剛落,房間內憑空出現了一個黑影,黑影逐漸凝實,那是一個材高大,披着黑色斗篷的人。

我不敢確定那是男人還是女人,因爲他沒有臉!?…?? 第3958章

可是讓墨九狸一次煉製出這麼多丹藥,怕是墨九狸也要煉製個幾十年的!

所以,一整個密室的丹藥,確實讓墨九狸震驚不已!

接著墨九狸又用同樣的辦法,打開了第二個密室,裡面出現了一整個密室的武器,什麼等級的都有,而且全部都沒有損耗和失效,墨九狸粗略估計差不多有一萬多把武器……

墨九狸也照樣把這些武器收了起來,墨九狸覺得對方不是一個劍客,更像是一個煉丹大師和煉器大師,否則對方在慢慢可能有如此多的丹藥和武器啊!

現在墨九狸有些期待第三個密室裡面裝的是什麼了!

等到墨九狸打開第三個密室的時候,發現裡面堆積著一座山一般的神石,沒錯就是神石!

墨九狸到了神界之後,貨幣就從靈石變成神石了,雖然南域使用極品靈石的比較多,但是從藍傲天口中墨九狸也知道了,除了南域外,其餘的地方几本都是用神石的……

墨九狸身上有在翡翠樓時,為數不少的神石,都是銀色給墨九狸的,但是加在一起,也沒有眼前這一堆多啊!

眼前這一堆全部都是極品神石,墨九狸直接收到了空間裡面,這下她又成富婆了!

墨九狸把密室內的神石收起來之後,發現中間的地上有一個長長的鐵盒,墨九狸走過去撿起來,發現有點重量,墨九狸把鐵盒打開后,裡面直接散發出刺眼的銀光!

許久,墨九狸才適應銀光,發現散發銀光的是鐵盒內的一把劍,一把銀色的軟劍!

僅僅只是劍鞘,銀光就如此刺眼了,墨九狸好奇的把劍拿出來,抽出裡面的軟劍!

「叮……」一聲輕吟響起,就連不喜歡用劍的墨九狸,也不得不贊一聲好劍啊!

墨九狸發現劍柄上有幾個小字:寒雪劍!

墨九狸手中的劍微微一抖,劍身就傳來一股寒氣,但是卻不會讓墨九狸感覺到難受!

墨九狸剛想把寒雪劍收起來,誰知道把劍插入劍鞘的時候,劍身一晃,直接把墨九狸的手給劃破了,血液被寒雪劍吸收,接著鋪天蓋地的一道銀色的契約光芒落在墨九狸的身上,腳下蔓延開一個巨大的劍型圖案,讓墨九狸都有些傻眼了……

說實話,墨九狸並非不會用劍,只是她不習慣用劍,墨九狸更加習慣用自己的蓮花法杖,那才是墨九狸一直以來的武器,況且以前的墨九狸也很少戰鬥的!

卻沒想到這寒雪劍自動和墨九狸契約了!

契約光芒消失后,寒雪劍自動回到劍鞘,然後鑽入墨九狸的手臂不見了,竟然是可以被收入體內的寒雪劍,墨九狸見狀也只好留下了!

隨著寒雪劍進入墨九狸體內,墨九狸的識海也多出一套寒雪劍法,當然了,墨九狸只是掃了一眼,並沒有打算現在去研究!

然後,墨九狸從密室出來,看了眼地上的骸骨,墨九狸對著骸骨跪下行禮后說道:「前輩,你的東西我都收下了,前輩的心愿我也會儘力去完成的!」 當這個一襲黑袍,沒有面孔的傢伙站在我們面前時,我也被驚的一下跳了起來。他只是站在原地不動,就讓我的心裏有一股無形的壓力。

寂然那傢伙吞噬了至少幾十個魂魄,如今的實力很強悍,對周圍的鬼魂有着強大的威懾力。我也不知道到底在這間屋子裏待了多久,但因爲有寂然在,從來還沒有別的鬼魂敢到這裏來。

這個沒有面孔的傢伙神不知鬼不覺的憑空出現,不用寂然提醒,我也知道他肯定很厲害,至少要比寂然厲害的多。

“快逃!”寂然大吼了一聲,直接朝那個陌生鬼魂衝了過去。

我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寂然爲什麼會救我?就憑我們倆在這裏待了一段時間,建立的友情?說出去我自己都不相信,我跟他根本不是一路人。

當然我也不會跟他客氣,我又不傻,就我現在的狀態,寂然一隻手估計都能把我捏死,我留在這對他沒有一丁點幫助,反而是拖累。

這片空間比較奇怪,鬼魂都不能飄起來,像人一樣生存在地面上。那個傢伙擋在門口,我只能想辦法從窗戶跳出去。

但這裏是十三樓,我也不知道跳下去會摔成什麼樣,站在窗口,我又猶豫了片刻。就是這片刻的功夫,身後已經傳來了寂然殺豬般的嚎叫聲。

那叫聲太悽慘了,我很難想象寂然是受到了什麼樣的傷害,當初鬼卒拿鎖魂鏈抽他,他都硬是沒叫一聲,那個傢伙到底對他做了什麼?

我不敢回頭看,咬了咬牙,從窗口一躍而下。我的身體剛離開窗口,就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吸力,是從我身後傳來的。

“噗!”

我被那巨大的吸力吸回了房間內,但我沒摔傷,反而砸到了寂然的身上,他吐出了一口鮮血。

這真的是個厲害的傢伙,我意識到自己是逃不掉了,趕緊翻身起來,又去扶寂然。寂然胸前有一道恐怖的傷口,從胸前直通腹部,足足一尺多長。

最可怕的是,那道傷口還在緩緩的擴大,傷口邊緣的血肉,似乎在一點點的消融,寂然的內臟我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我試着把釋然扶起來,但剛一用力,他就哀嚎了起來:“別……疼,我渾身的骨頭已經粉碎了!”

“那怎麼辦,我該怎麼幫你?”我有些着急,寂然都疼的說不出話來。

在這個鬼地方里,鬼魂沒法變化,不能飄起來,甚至會因爲身體的受傷而“死亡”,就像活在陽間的人一樣。唯一不同的是,這裏面充滿了殺戮,稍有不慎就可能被吞噬。

如果是在外界,就算釋然打不過對方而受了傷,最多是虛弱一些,還有機會逃遁。除非被直接“殺死”靈魂,或者被吞噬,才真的有徹底消亡的危險。

“哎呦,兄弟情深?那你說說,剛剛你爲什麼要逃跑?”

無面鬼的聲音很清澈,聽他說話,如沐春風,就連他帶有譏諷意味的話,聽在耳中也是那麼舒服。

我瞬間打起了精神,對這樣的人,要萬分小心。因爲之前面對寂寞的時候,我就覺得他給人的感覺很好,誰能想到他是那麼一個喪心病狂的傢伙?

獵寶天官 “你想幹什麼?我想你應該不是單純的想來吞噬我們兩個吧。”我警惕的問道。

以他的實力,想吞噬別的靈魂輕而易舉,又何必費心費力的來這裏找我們?我不覺得我們倆的靈魂有什麼特別的吸引力,釋然還沒有強大到引起他的注意,我更是極其虛弱,隨時都擔心自己會撐不下去。

無面鬼笑了笑,但他沒有面孔,根本看不到笑容。他的笑聲很爽朗,緩緩道:“你們兩個是我的俘虜,我沒義務回答你們的問題。不過我很好奇,在這裏,還會有鬼魂擁有感情?他剛剛捨命救你,你很感動吧?那你有沒有爲自己自私逃跑的行爲感到羞愧?”

說實話我還真沒有,我跟寂然的感情沒深到那地步,也不知道他爲什麼會有剛纔的舉動。或許,他是因爲心中的執念,固執的覺得我是什麼改變世界,天色肩負重要責任的人?

我並不太相信他的話,我要是有改變世界的能力,也不至於落得如此下場。眼前的無面鬼很怪異,也不急着對我們動手,或許只是想找人說說話,也或許是別有企圖!

沒等我開口,無面鬼又自顧自的說道:“看你的樣子,也不像是有愧疚之心。嘖嘖,你的兄弟還真是可憐,拼着魂飛魄散,救了這麼一個無情無義的傢伙。”

本來我是沒想太多的,但聽完他說的這些之後,心裏的愧疚感突然涌了出來,我甚至不敢再看寂寞一眼,總覺得是自己害的他這麼悽慘。

“其實人都有自私之心,你也不例外。其實你也是很想吞噬別的靈魂吧,只不過因爲你太虛僞,所以寧願餓着。你的自私之心,表現在保留你的名譽,別的都可以不管不顧。如果吞噬靈魂是一件光榮的事,只怕你比誰下口都要狠。”無面鬼繼續說道。

我搖了搖頭:“不,不是這樣的。我不吞噬別人的靈魂,只是因爲我想保持本心,就算是最後被餓垮,淪爲別人的食物,我也無所謂。這是我的原則!”

無面鬼笑了:“哈哈哈,我沒聽錯吧?原則?在這裏根本沒有原則。其實我很早就到了,剛剛你也很想吃了那條胳膊吧?我猜,如果沒有外人在你面前,你已經毫不猶豫的開始吃了。甚至就算你的兄弟一直都在,餓狠了,你也會吃。”

他說起話來,語氣很篤定,讓我都有些難以辯駁。他的話讓我陷入了沉思,我是真的不願意吃,還是因爲怕被別人知道,所以不好意思吃?

如果這裏只有我一個人,我會吃麼?如果我更餓一點,真的能抵擋住誘惑?

“行了,不要掙扎了。我就喜歡虛僞而又自私的人,跟我是那麼像。來吧,吞噬你的兄弟,我給你一個追隨我的機會。以後在這片空間,你可以爲所欲爲,會有無數鬼魂排着隊讓你吞噬。”無面鬼的話,是那麼有誘惑力。

緊接着寂然突然飄了起來,直接擺在我面前,他的臉上露出驚恐,但疼痛感讓他無法說話,也無力動彈。

“唰!”

一塊肉突然從寂然的腹部飛了起來,飄到我的嘴邊。那塊肉帶有薄薄的脂肪,但大部分還是紅色的精瘦肉。

我下意識的嚥了口吐沫,如果那是塊紅燒肉,我應該會很喜歡吧。但那雖然不是人肉,卻跟人肉的性質一樣,我沒法下口。

我的腦海中似乎一直有一道聲音在提醒我:“吃了吧,吃了你就不再飢餓,不再弱小。吃了他之後,你會越來越強,你可以爲所欲爲!”

“不,我不吃!”

在迷迷糊糊中,我差點就抓起肉塞進嘴裏,但最後關頭,我還是清醒了過來。我不能吃,我要是吃了,以後根本停不下來,我會逐漸成爲血腥殘暴的厲鬼。

無面鬼嘆了口氣:“你爲什麼不吃呢?吃了它,你就會擁有真正的力量。你知道力量是多麼美妙的東西麼?你看,我可以這樣!”

“咔擦!”寂然的脖子斷了!

但他還沒死,鬼不是那麼容易死的,除非這個無面鬼直接滅殺寂然的靈魂,或者吞噬了他。

這個時候,靈魂的死亡或許對寂然也是個解脫。他的脖子被一雙無形的大手扭了一圈,他嘴裏發出“赫斯赫斯”的聲音,眼睛也瞪的很大,臉上滿是痛苦之色。

“我還可以這樣!”無面鬼又笑出聲來。

寂然的一隻胳膊被生生扯下,一時間鮮血四濺,我被噴了一臉,但無面鬼的身上卻沒有被濺上一滴。

“嗷嗚……”寂然的慘叫聲都變樣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