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蘭長琴紅着臉說:“昨晚上的事情,還要我說嗎?”

我說:“昨晚上有什麼事不能說?我希望你好好說說!”

“該死!”她又是一劍砍了出來。

我發現,她的劍法裏更多的是砍和劈,刺劍用的很少。我被她一劍劍逼到了城牆下,不得已,我翅膀展開倒飛上了城牆。她一躍而上,到了我的頭頂,雙手舉着長劍壓了下來,我舉劍相迎,長劍互相碰撞後,我的身體向後滑去。

“蘭長琴,你能不能把事情說清楚再打呢?”

蘭長琴紅着臉說:“看來你是想賴賬啊!”

她說着從懷裏拽出了一條金絲腰帶來,抖開後問我:“這是不是你的?”

我一看愣了下,然後說:“確實是我的,怎麼會在你的手裏?”

確實,今天一大早我穿衣服的時候,發現這腰帶沒有了。至於怎麼到了她手上的我不知道,但是瞬間我清楚了,我被人栽贓陷害了。但是,這條腰帶到底說明了什麼呢?

蘭長琴舉着喊道:“昨晚是不是你給我下毒?然後試圖侵犯我?”

我說:“蘭長琴,你有沒有腦子?我道君需要女人的話還需要去當採花賊嗎?”

“也許,你就是要這個刺激。”

我搖頭說:“我可沒有這麼變態!”

“但是我分明看得清清楚楚,你在我面前脫了衣服,我拼死不從,……”

我說道:“蘭長琴,你看我像是那種人嗎?易容術是很玄妙的,難道你不覺得我是被人冒充了嗎?”

“你不要狡辯,你親我,摸我,我感覺得到你的氣息。”她說着又要衝上來,“我這就殺了你,你還我清白!”

我此刻在想,是誰在昨晚偷了我的衣服,這件事確實不同尋常。很明顯,我和蘭長琴之間的事情被破壞後,最大的受益者就是張軍了。這件事找張軍就不會錯了。但是,我還真的不認爲張軍能做出這種事來。

況且,陳晴可是喜歡張軍很久很久了,這張軍愣是沒有碰陳晴一個手指頭,看得出,他不是好色之徒,也是有責任心的一個人。不,這件事絕對不是張軍做出來的,那麼,這件事除了張軍,還有誰有這個本事呢?

我一下就想到了張靜。頓時笑着說:“蘭長琴,我想,侵犯你的人是誰我知道了,她的目的也很簡單,就是不讓我倆過分的走得很近,打破我倆的盟約!”

蘭長琴大罵道:“胡說八道,我不會相信你這個混蛋的,我被你害死了。”

說着就往上衝,我立即傳音道:“蘭長琴,你能不能聽我一句話?侵犯你的人,如果我沒有猜錯,是個女孩子。她冒充我的人是可以的,但是,她是不可能冒充男人的身體的。”

蘭長琴一愣,這才放下長劍問了句:“男人的身體,是什麼樣的?”

我一聽愣住了,看着她笑了。我左看右看後說:“要不,我給你看看吧!”

蘭長琴一張臉頓時就紅透了,她呸了一口說:“流氓!”

我說:“請隨我來!”

我把她交給了李紅袖,讓李紅袖給她講了下男人的身體構造。李紅袖給她講的時候,我在偷聽。

紅袖姐說:“男人的那裏啊,有一根看起來很奇怪的棍狀物,有這麼長……,這東西放進什麼地方,你該明白的吧!你被侵犯了,是不是感覺到有這東西塞進你的身體裏了呢?”

蘭長琴說:“他倒是將我扒光了,也壓在了我的身上,用手摸我,吃了我的咪咪,我不會懷孕吧!”

我一聽頓時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我來自繆星 шшш ✿тt kan ✿c ○

門直接開了,李紅袖將我一把拽了進去。到了裏面後,紅袖姐說:“應該是個女人,沒有男人能在這樣一個大美女面前還把持的住的。”

我說:“一定是張靜做的,只是,她是怎麼偷走我的腰帶的呢?”

“那就要問你了,你昨晚是在哪裏睡的呢?”

我這才明白,昨晚我是在劉瑜妃師妹的屋子裏睡的。衣服脫到了外屋的客廳裏。到了早上的時候,腰帶就不見了。應該是張靜變化成了丫鬟偷走的。很明顯,這個張靜是有變化的能力的,她的本體其實就是個惡煞,但是她會變化成黑鷹,這就是事實。

事情變得有意思了,劉瑜妃來了,見到我後就笑着說:“師兄,你回來了?”

此話一出,我愣了下,看着她說:“此話怎講?你不知道我回來嗎?”

“我剛從師尊那裏回來,師尊元始天尊讓我給楊師兄問好呢。我這也是剛回來就來找雯雯姐了啊!”劉瑜妃說,“到底出什麼事情了?”

我一捂腦袋說:“看來事情有點亂了,你昨晚不在家,那麼,昨晚陪我共度良宵的又是誰呢?”

劉瑜妃看着我說:“師兄,你在說什麼?”

蘭長琴指着我說:“你裝,接着裝,其實都是你乾的!”

李紅袖說:“長琴蘭姐姐,楊落不是你說的那種人。你可能是真的冤枉他了。”

此時,就聽張軍在外面哈哈大笑道:“楊落,我來了也不出來接待一下,我們做鄰居也這麼久了,好歹也要有點感情的吧!”

我走出去,正看到張軍揹着手在院子裏,他指着我說:“你這個陰險小人,我今天是來聲討你的。”

我看着他說:“你有病吧!”

“看來今後我倆打不成了啊,我妹妹懷孕了,說孩子是你的。就是昨晚的事情,你能抵賴?”張軍說完哈哈笑了起來,“真想不到,你還真的沒有能逃出張靜的手掌心!”

我直接就懵了,看着張軍說不出話來。

張軍說:“楊落,你和我結盟如何?等你成爲了天尊,上了玉女峯後,你就會明白一切了。我們做的,都是爲了大家啊!”

蘭長琴此時也走了出來,她看着我說:“楊落,你和張軍結盟的話,我們就水火不容,張軍這個人,我不喜歡。”

我此時面臨着一個選擇,是睦鄰友好還是遠交近攻呢?

瞬間,我做出了選擇,我說:“張軍,你曾經三番五次要殺我,我是不會相信你的。很明顯,我要做的事情是和你相違背的。所以,你請回吧!”

張軍喊道:“楊落,你會後悔的。”

我說:“我不會後悔的,後悔的人,一定是你!” 張軍隨後呵呵笑着就離開了。 清穿之四福晉的修行日常 他的笑聲裏透着一種嘲諷,似乎他這麼一笑,我就變成了傻子一樣。

我可不這麼認爲,你要是有道理,你說出來就是了,你這麼笑,在我看來,你只是一種心虛的表現,故作神祕罷了。其實有什麼啊!我不和你張軍結盟,我就活不下去了嗎?這世界,誰離開誰還活不了啊!

其實,對於說張靜懷孕的事情,我根本就沒有相信。身爲一個道君,不能偏聽偏信,什麼事情需要求證才行。他說的再真誠也不能掩蓋人類能撒謊的本質,在利益的驅使下,任何人都可能撒謊的。

但是,這個張靜這麼做到底是爲什麼呢?我可不認爲她是如此的愛我。她一定是有別的目的的。甚至,我還在懷疑昨晚那女人到底是不是張靜。我只是覺得是她,但不代表就是她。

很多人都會把自己想的事情就當做是真實存在的了,這是不對的。我們不論做什麼,都不能太主觀,我們要有自己的判斷,但是不經過求證的話,判斷隨時都可能被推翻。

蘭長琴這時候哼了一聲道:“真煩人,和我結盟爲什麼就會後悔呢?”

此時,練凝凝突然從一旁出來了,她突然笑着說:“蘭長琴,楊落是不會和你結盟的。”

我看到她的時候一愣,接着我笑着說:“你不是叛變了嗎?爲何又回來了?說實在的,我都把你忘記了。”

這個練凝凝是和王鶯走了的,此時突然出現,我倒是不意外。一定是王鶯帶着我回去豢魔谷後,將她救了出來。我問道:“你走的時候就說我會後悔的,今天你又回來了,是不是代表你後悔了呢?”

練凝凝說:“我只是說了句狠話,說實在的,我離開你的時候就後悔了。”

我說:“但是你選擇了離開,那麼你就是離開了,我這裏再也不歡迎你回來了。”

練凝凝說:“楊落,你知道蘭長琴是什麼人嗎?你和她結盟,你會死的很慘!她可不是個乖乖女,而是個殺人不眨眼的霸女。在你們所說的天外,蘭長琴就是一個恐怖的代名詞,有小孩子鬧了,大人就會說,還哭,還哭的話蘭長琴就要來了。”

蘭長琴呵呵笑着說:“如果我沒看錯,你是元靈吧!不過,好像你很弱,這不像你啊!”

我一看,心說好麼!這下倒是明白了,這羣人都是來自天外的老鄉,這些人明顯比我們高等一些。他們都有很強的修爲,而且都有很深的心機。大家似乎在籌劃一些事情,但是我根本不知道那是什麼事情,只是模模糊糊覺得和天外有關。

練凝凝說:“蘭長琴,我哪裏說的不對麼?”

蘭長琴笑着說:“不對,我在天外的名聲路人皆知,我被稱作玉女長琴,而你元靈,被稱作是冷血元靈,是你,在天外犯了大罪才跑到了這不毛之地,一躲就是幾十萬年,難道我說的不對嗎?”

“蘭長琴,撒謊不臉紅是你的絕招了吧!”

“冷血元靈,你敢說你在天外做了什麼嗎?你和楊落說說,只要是你說出來,我就承認自己撒謊了。”

“你!”練凝凝說,“我不想提那件事了。”

蘭長琴看着我說:“楊落,現在你知道元靈是什麼人了吧!”

練凝凝哼了一聲說:“楊落,你和蘭長琴結盟,你會死無葬身之地的。”

我一揮袖子說:“好了,不要說了。你要是對我好,幹嘛還要背叛我而去?你既然去了豢魔谷,爲何又要回來?你這樣顛三倒四的人,我不屑於和你交談!”

蘭長琴咯咯笑着說:“道君哥哥,你的睿智令小妹歎服啊!”

我知道,她這麼說無非就是奉承。我不屑地說:“你說吧,要什麼。”

“黃金五萬,絲綢千匹,駿馬五百。”

我嗯了一聲說:“但是你要保證,你的人不許再踏入化境半步。”

“我能保證的是,道君哥哥活着,我的人便不踏入化境半步。如果道君哥哥死了,我還看誰的面子呢。”

我嗯了一聲說:“我死了的話,我也管不了那許多了。現在你即便是答應我了,到時候我死了,你違反了我又能如何呢?難不成我還能從墳墓裏跳出來不成?好吧,就這樣!”

蘭長琴從懷裏拿出一個玉扳指來,遞給我說:“這是絕佳的翡翠扳指,算是我結盟的信物。這東西是長琴氏族的信物,以後見到道君哥哥,就像是見到我一樣,只要是我不死,道君哥哥就是我怕長琴氏族的主公。”

我接過來說:“我們是平等的,只要是你不帶人入化境,你受到了其他部落的攻擊,可以隨時來找我調兵助你!”

我倆伸出手掌擊在了一起。之後,我戴上了扳指,突然就覺得一股熱流走遍了全身,我渾身都覺得特別的舒服,我說:“這是什麼?”

“這是天王扳指,對你修行有好處的。”蘭長琴說完一笑說,“道君哥哥,小妹這就離開了,我要的東西,幾日能送到?”

我說:“即刻啓程,估計半月之內就能送到了。”

我一閉眼,睜開眼的時候,身體嗡地一聲震盪了出去:“我升級了!”

蘭長琴笑着說:“道君哥哥果然天賦異稟,這扳指就是爲哥哥準備的!只是可惜,哥哥看不上妹子,不然妹子還真的想伺候哥哥一輩子呢。”

我心說,你要伺候我,我還怕你宰了我呢。我說:“妹子就別開玩笑了,我們就此告辭吧!”

蘭長琴走後,練凝凝到了我身旁,看着走遠的蘭長琴說:“別告訴我沒提醒你,你和她交往,到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你能信麼?”

我說:“你覺得我會信你麼?你如果沒有什麼說的了,可以離開了。對了,你還是去豢魔谷吧!估計王鶯和柔柔還是很歡迎你的吧!王聖老當益壯,我看你給他當個小妾也挺好的。”

練凝凝聽了後擡手就來打我的嘴巴,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她一甩胳膊後,指着我說:“你會後悔的,失去我,你會後悔的。蘭長琴能幫你嗎?我呸!你根本一點都不瞭解她。”

“我也不瞭解你。”我說。

她哼了一聲道:“我看,我還是上玉女峯找女媧去吧!也許她能幫我。”

我說:“她自身難保了,我看你是去找張軍的吧!你們到底在搞什麼鬼呢?”

練凝凝走了,一飛沖天,直奔玉女峯。我看着說:“到底這是怎麼了啊!到底在搞什麼鬼呢?”

我有一種預感,這化境,要出大事了。這件事,一定會出在玉女峯上。

最讓我不能理解的事情開始發生了,我自打戴上了這個扳指過後,就覺得體內的能量開始澎湃了起來,我的級別開始變得鬆動了很多。

三天後,我又升級了。成了五品地尊,這件事很難理解,這扳指接下來以三天爲一個週期,開始釋放能量去衝擊瓶頸。這讓我興奮不已。

但是秦川和媛媛紛紛表示擔心,沒有任何人能明白這天王戒指到底爲何物。

偏偏又過了九天,我再次升級,成了六品地尊。不僅是實力大增,而且心境也好了很多。我看着這個天王扳指說:“真乃寶貝啊!”

這件事不僅我很難理解,簫劍前輩也很難理解。他也是第一次聽說有這東西,最後,我和簫劍前輩不得不把這個歸結於不是化境之物,此乃天外的寶物!

照這樣的速度,我很快就能升級爲天尊了,成了天尊,我便能上了那玉女峯,我倒是要看看,我的明月到底被弄去了哪裏。我倒是要看看,蔦蘿現在是在做什麼,這女媧和張軍、張靜到底在搞什麼鬼。

這一切的一切對於我來說都是個謎,所以,我是最急切地想要升級成爲天尊的。

偏偏這時候。這蘭長琴就送來了這個扳指,這扳指到了我手上就開始衝擊瓶頸,在短短的十二天裏升了三級,照這樣下去,就算是升級越來越難,但是在三個月後,我也能順利晉級成爲天尊的吧!

此時,我是興奮的,可是又有些不安。這麼好的寶貝,怎麼可能就這樣空降到了我的手裏呢?不會這裏面有什麼貓膩吧!

但是我的身體沒有任何的不適,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順暢。我內視自己,完全找不到一點的問題。可以說,我此刻完全沒有任何的問題啊!事實就擺在這裏,我還能不相信什麼呢?

事情好奇怪,但就是發生了。我就是得到了這麼個寶貝,之後連升三級,這難道是運氣來了嗎?

這扳指每三天衝擊一次內世界,二十七天後,我再次升級了。成了七品地尊,這樣的速度令秦川都傻眼了,他開始擔心起來,當我出了屋子的時候,他站在院子裏,我過去後,他橫着走了一步攔住了我說:“老楊,我有些擔心你,你不會出問題吧!”

我拍打着自己的胸脯說:“我好得很啊!我能出什麼問題呢?”

秦川說:“我不知道,但是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總覺得你要出事!太反常了,我覺得你該摘掉那個扳指,這東西太邪性了。”

шшш✿ттkan✿Сo

“等我升級成了天尊,我就摘了它。此時,還不是摘了它的時候,如果我算的不差,再有最多一年,我就能升級成爲天尊了。”我說。

秦川說:“何必呢?我們不在乎這些時間,你升級成爲天尊只是遲早的事情,這東西在你手上,太有不確定性了。我甚至懷疑,這東西會要了你的命!”

謀愛上癮 我說:“這就是個翠玉扳指,怎麼會要我的命呢?你想的太多了。”

秦川看勸不了我,嘆了口氣就離開了。

我在心裏說,成爲天尊我就摘了這東西,說實在的,我心裏也不踏實,但是我還是經受不住這種誘惑。 隨着升級,我的身體也開始變得堅韌了起來。

我開始嘗試着用出了刺劍來。這一刺下去,雖然還是拉傷了胳膊,但是還是控制住了。我知道,只要成爲了天尊,那麼這刺劍就能很好的掌控了。

兩點之間,直線最短,這是毋庸置疑的。刺劍就是以直線運行的,所以也是最快最有效的。我之所以打不過張軍,就是因爲身體不夠堅韌,力量不夠強大,用不出刺劍的話,速度上就落敗了。

最近我是越來越興奮了。我每天都在侍女峯上練劍,等待着即將到來的晉級,當我到了九品地尊的時候,揹着手看着玉女峯說:“等着吧張軍,馬上就要給你好看了。”

成爲天尊只有一步之遙,我急切地盼着日子趕快過去,這天王扳指每三天就要釋放一次能量,我發現,它每釋放一次能量就會變小一些,不知不覺間,這扳指已經薄了三分之一。我此時有些擔心,在我還沒有衝擊到天尊巔峯的時候,它會不會就此消失呢?

時光荏苒,歲月流逝!

在第二年的春天的時候,我總算是成爲了化境又一位天尊,這是多麼牛逼的稱號啊!我激動萬分,竟然掉了眼淚。

簫劍前輩在一旁拱手道:“楊落,恭喜你啊,竟然這麼快就成爲了天尊,簡直是奇蹟啊!”

我懷疑你喜歡我 我說:“是啊,想不到,這個扳指有此奇效,這蘭長琴可以說給我送了一份大禮啊!”

我有些迫不及待地想去玉女峯一探究竟了,但是簫劍前輩說不急不急。他讓我安心練劍,要有十足的把握才行。

正如簫劍前輩所說,此時,我根本不是張軍的對手,我必須再接再厲才行。

就這樣,我埋頭苦練起來。

一劍劍刺出去,速度極快,當我覺得劍法已經練得差不多的時候,又一次升級了。這次的升級似乎比以前更加的順利,這扳指溶進我體內的能量越來越洶涌了。我忍不住看着這扳指發呆了起來。

恰好,蘭長琴來了,是秦川帶着她上山來的。她一看到我就笑着說:“道君哥哥,恭喜你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