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只是當我追出去的時候,怎麼也沒有看到人。不,我一定要找到她。

一路狂奔,我始終都沒有找到那個女鬼的影子。我不相信自己現在看不到她了,我分明就能看見很多鬼的,可爲什麼看不見她?該死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在找我嗎?那就跟我來吧。”女鬼出現在了我的面前,笑着對我說道。可是那笑容,真的讓人覺得慎得慌。但現在這個時候,我沒有多餘的心思去想這些。

看着這朝前飄去的身影,我只能跟着。

待一直到了樓頂,我們才停了下來。

看看四周,除了我們兩個,就沒有人了。不過這樣也好,就我們在這裏,也好說話。

“你爲什麼要這麼做?一個老人,她是無辜的好不好?你怎麼可以這樣?”看着她,我直接咆哮了起來。那老人,明明能活下去的日子都是屈指可數的了,結果現在卻被害的離開人世,怎麼可以這樣。這個女鬼,真的是太可惡了。

“是嗎?無辜嗎?她當然是無辜的了。不過,她的死是因爲你。我想,你應該沒有忘記我的話吧。”看着眼前這張憤怒的臉,女鬼輕笑的說道。呵呵,她要的就是這個效果。“誰讓你不答應我呢,那麼,你就看着他們一個個的在你面前死掉吧。”她的話語依舊那麼犀利,臉上的笑容更是明顯。

“你到底要我做什麼?我告訴你,你別太過分,否則,我要你好看。”雖然害怕,但心裏的那股倔強,還是存在着。尤其是像現在這個時候,我真的很不想就這麼妥協了。可是,爲了病房裏的老人不再受到傷害,我想,我只能妥協了。

“也沒什麼大事,只要你幫我把我的事情給處理好了,就可以。”對啊,她在這裏這麼久,就是爲了報仇。

事情?她一個鬼能有什麼事情,這我還真想不明白了。我只知道,一個鬼不願意離開的話,不是因爲不甘心就是因爲還有事情沒有完成或是心願還沒了結。

這個,電視上是有演過這樣的橋段,不過具體的,我還是聽宮宇給我說的。不得不說,那傢伙說的還真挺管用。

可是現在這個時候我要是不答應的話,後面會發生什麼,可想而知。

“什,什麼事情?”想想,我還是妥協了。沒辦法,現在只能這樣了。

不過,我可以暫時答應,反正後面可以隨時反悔。

“幫我殺人,就這麼簡單。”女鬼輕描淡寫的說道,那樣子,根本就不把人的命當一回事一樣。

殺人?我完全不敢相信,她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殺人這種事情,我怎麼可能做的出來,就是打死我我也做不出這樣的事情來。

“怎麼可能,我是絕對不會幫你做這樣的事情的。殺人,你簡直就是在做夢。”我直接回絕。這種事情,打死我也不會做的。

“那你,就好好的想一想吧。”語閉,女鬼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看着這消失的身影,我真想說,這還真實來無影去無蹤啊,總是這麼的速度,完全讓我沒有準備。

“夏天,我給你說,婆婆不是自然死亡的。剛纔醫生來詢問了我們,從他那裏得知,婆婆的死亡不是意外。他們說,婆婆像是被掐死的尤其是脖子上,有明顯掐痕。”我剛一回病房,李泰便拉着我,一臉神祕的說道。

聽着他這樣一說,我簡直就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沒辦法,這聽到的話簡直都把我給嚇到了。不是自然死亡?那麼也就是說離奇死亡了。我當然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可我還是不能接受。說到底,婆婆的死是因我而起。

“別說了……算了,你還是和我出去吧。”看了看李泰,又看了看還在這個病房裏的幾個老人,我淡淡的說道。人死了,我們能做的只有節哀。但現在要是在這裏說些什麼的話,肯定會讓人家亂想的。人老了,難免會多想一些,怕就怕在這裏。

帶着李泰,我直接上了頂樓。

吹着這微涼的風,我就站在這頂樓的最邊上。任這微風吹亂我的發,卻沒有任何的感覺。我不知道,是否下一個,又會是病房裏的老人。

我曾和他們聊過天,也知道,他們的孩子都不在身旁。要是這出了什麼事情的話,那我,就真的罪過了。

“夏天,怎麼了?有什麼話爲什麼不能在病房裏說呢?這裏這麼大的風,你會吹感冒的。”看着這站在那裏的女人,李泰開口說道。那語氣裏,滿是擔心,聽的人心裏暖暖的。

“李泰,不管你相不相信,但是我要告訴你,我能看見鬼,而且還被鬼找上門。婆婆的死的確不是正常反應,而是一個意外。就是因爲我,婆婆才死掉的。而接下來,病房裏的老人,或許,都會死掉。”終於,我還是鼓起勇氣,將一切說了出來。看着這男人,我的心裏也亂糟糟的。因爲我不知道,這男人是不是會相信我,但萬一他要是不相信我怎麼辦?這樣的話,任誰聽了都會覺得是天方夜譚。別說是別人了,就連我自己都不能相信。可是事情發生在我身上,我這不相信也得相信。所以說,就算是這個男人不相信的話,我也不會覺得有什麼,完全可以理解。

一時間,這樓頂上只能聽到風聲。而我們兩個人,是誰都沒有開口。現在這個時候,沉默,或許纔是最好的答案吧。

算了,本來這就沒想過這個男人會相信。他這要是相信了的話,那我還真就覺得奇怪了。

“不相信也沒事,反正你只要不亂說就可以了,不然那些老人肯定會害怕的。至於其他的,我會自己解決的,放心吧,我不會再讓無辜的人受傷傷害的。”這,也算是一種變相的警告吧,爲的只是不讓這個男人亂說。不然到時候只會越來越亂,沒準還會傳遍整個醫院,最後我就成了神經病。但只要事情保密,我就會想盡一切辦法來解決,讓大家不再受到傷害。至於到底要怎麼做,那也就只有後面才知道了。

想想,幫一個女鬼殺人,這是件什麼樣的事情,嚇死人。

“夏天,不管你說什麼我都相信你。放心,不管怎麼,我都會站在你的身邊,陪着你,照顧你,保護你,相信你。夏天,我相信你。”看着這女人轉身離開,李泰行動了起來。快速的將那隻小手拉住,李泰似是發誓的說道。

喜歡一個人,不就是應該相信嗎?若是連相信都沒有的話,那還說什麼愛。 相信還是不相信,那就看這個男人自己的了,即便他現在說的這些話很讓人動聽,也沒什麼了。心裏暖暖的,就舒服了。

“那,爲什麼那個女鬼要這麼做?她爲什麼要找你?而且,還要你幫她做那樣的事情,那個女鬼到底是在想什麼?”李泰怒,這一刻就連說話的聲音都大了起來。也正是因爲這,我纔沒有後悔之前做的,將這個男人給喊出來。想想這要是在病房,想想這要是被那些婆婆們聽到的話,那事情,肯定會鬧大。

“她找我,也只是想讓我幫她報仇而已。但爲什麼會這樣,我也不知道,反正她就是要我幫她報仇,不然,就要害死病房裏所有的老人,甚至是更多。”看着面前的面前,我想還是直接說出來好了。反正現在事情都變成這樣了,我一個人也沒有辦法。說出來,或許他能幫我想想辦法也說不定。不管怎麼,兩個人一起,辦法應該能想的更多。

⊙ тTk an⊙ co

李泰完全不敢相信,這種事情,不是都會出現在電影裏嗎?結果現在倒好,現在出現在了現實生活中。他是不相信這樣的事情,但這話是從這個女人嘴裏說出來的,他就相信。尤其是現在這個時候,他更是相信了。

“她是有神經病嗎?竟然找你。”李泰完全不敢相信,這女鬼怎麼會找上夏天的呢?又爲什麼會找到夏天?這到底是因爲什麼?

“因爲我能看見,所以,她才找上我的。”其實這纔是最直接的問題,就因爲我能看得見,她纔會找上我。不過我想不明白的是,這一個唱戲的,怎麼會和醫院的人有仇呢。想想,不管怎麼,我都不可能的。就算她要傷害,我也會保護他們的。

聽到這,李泰沉默了。現在這個時候,他也沒有什麼辦法。不過放心,他會想辦法的。他要保護夏天,也要幫她保護那些老人。

接下來的時間,還算是安靜,並沒有發生什麼事情。

不過,李泰就不是這樣想了。雖然一切看起來很安靜,但他想,之後肯定會發生什麼的。不知道,反正就是有那種不好的感覺就是了。只是那種感覺,他說不上來,只是直覺罷了。

щшш¸тTk an¸¢ O

也是,這幾天下來我也是奇怪的要死。沒想到那女鬼竟然沒有再出現,讓我的心裏開始沒有底了起來。她那樣突然出現,現在又突然消失不見,讓我弄不懂。說好了要我幫她做事的,現在卻不見了人。我當然也有你找過,幾乎把醫院的每一個角落都找遍了,可結果還是沒有看見她。我不相信她就這麼躲了,更不相信她會就此作罷。只是她這不出現,我也覺得很難受。

“夏天,我有個辦法,就是……”

“這,真的可以麼?”聽完李泰的計劃,我幾乎愣神了。這個辦法,真的能行嗎?對於這,我自己都不是很確定。要是真能解決的話,那倒好說,但就怕這沒用,那就麻煩了。

“不管行不行,咱們只能試試了。”李泰很是嚴肅的說道。那樣子,是我從未見過的認真。

不管了,現在也只能試試這個辦法了。不然,我也想不出來什麼好的辦法。

李泰的速度也是快,這才說了不到兩天的時間,他便把人給找來了。他當然沒有直接將人帶到病房來,而是直接帶去了頂樓。

當那黃袍道士看到我的時候,明顯的愣了一下,但又快速的轉移了視線。

那感覺,就好像這個道士很害怕我一樣。

“既然來了,那就趕緊的,抓緊時間吧。”看着這黃袍道士,我淡淡的說道。我能感覺的到他是在怕我,可現在這個時候,哪裏還問得了那麼多啊,抓緊時間纔是最重要的。

我們誰都沒有再說什麼,一切,就這麼開始了。只是,道士需要我的配合。而最直接的,就是我的血。

看着這,李泰本是想阻止的,但卻被我給阻止了。這個時候,不管是用什麼方法,只要能將事情解決了,那隨便怎麼都行。別說是我的血了,就是我的命,也可以,我都不在乎,只要那些無辜的人不要在受到傷害就可以了。想想那死去的婆婆,我的心裏就不舒服了起來。說到底,婆婆就是我害死的。若不是我到了這裏,到了那個病房,婆婆根本就不可能一個人離開。不過放心,在事情解決了之後,我一定會將婆婆給帶回來的。至於現在的她,我只能盡全力的將她的屍體保存在停屍間。

“急急如律令,女鬼快現形。”在念了一大堆之後,黃袍道士來了這樣一句,也是我唯一能聽懂的一句。但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看到了一束金黃的光朝着一個反向射了過去。我發誓,這絕對不會是我產幻,而是我清清楚楚的看到的。看來,這道士還挺厲害的嘛,絕對不是那種騙人的。

“啊……”刺耳的叫聲傳來,那女鬼就這麼出現了。這一次,就連李泰也看見了。

那一身的戲服,將她的身材顯得格外的唯美。看來,這再死之前,她一定是個大美女。而她的臉,並不像之前那樣蒼白的恐怖,反倒是化了妝,那臉譜,讓人看不清她的臉。但那聲音,卻證明了她現在的難受。

故作淡定的李泰,其實心裏害怕的要死。沒想到,這個世界竟然真的有鬼,真是太恐怖了。但現在有自己喜歡的女人在旁邊,他必須要淡定,假裝淡定。不然要是將自己膽小的一面露出來的話,還不知道這個女人會怎麼想呢。就像現在,這是他表現的大好時機。他要像個男人一樣的面對,不對,他本來就是男人。

“該去哪裏去哪裏吧,不要再想着人世間的種種,走吧。”看着這被金黃、色的光包圍住的女鬼,道士冷冷的說道。那樣子,就好像有仇一樣。不過想想,他們應該天生就是敵人吧,就像電視裏演的那樣。

走?真是搞笑,竟然叫她走。

她的仇還沒有報,她怎麼可能就這麼離開。若是現在這個時候離開的話,那她這麼多年的等待豈不是白費了。若不是爲了報仇,起碼現在的她都已經投胎轉世了。可是她不甘心,她不想那個害死了她的男人一直苟活在這個世上。所以她在等,等到有機會將那個男人殺了的時候再離開。

現在,眼看着機會來了,可卻殺出了一個礙事的。放心,不管怎麼,她都不會放棄的。

“別想了,我是不會就這麼離開的。在我的事情沒有解決掉以前,我是絕對不會離開的。所以,你們還是把這個心給我收掉吧。”看着對面的三個人,女鬼冷冷的說道。叫她離開,那純屬是放屁。現在離開,除非她是傻子。這好不容易等到了一個能幫自己的人,要是就這麼放棄的話,她就傻了。“還有,別以爲就你這點兒小伎倆就能把我怎麼樣,哼。”再說這話的時候,女鬼已經掙脫開了那黃光,徹底的掙脫了束縛。

真是搞笑,就這樣的雕蟲小技還想要和她鬥,簡直是癡人說夢。要是這麼簡單就能將她給解決掉的話,那早在之前她就會消失不見了,怎麼會站在這裏呢。在以前的時候,那個男人不知道找了多少這樣的人來解決她,可結果,都是一樣無功而返。想解決掉她,豈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做了那樣的事情還不想抵命,還真是想的美啊。

一瞬間,紅光和黃光開始出現在了空氣中。那衝擊力,絕對不是我們能承受的了的。尤其是那氣浪,直接將我和李泰推向了一邊,直接摔倒在了地上。一場惡戰,就這麼展開了。看着他們這打鬥的如此激烈,我和李泰什麼都不能做,只能這麼眼睜睜的看着。

強者,還真是無處不在啊。但是想想,如果這個時候宮宇在的話,是不是事情,就不會變的這麼麻煩了呢?在看到那個道士倒在地上的那一刻,我的心裏想的,就是宮宇。

“我不要你們的錢了,你們自己解決吧。”在大戰了幾回合之後,道士從地上爬了起來,這已經是他不知道第幾次從地上爬起來了,反正現在的他就是被打的很慘的就是了。識時務者爲俊傑,要是再不跑的話,估計連小命都要沒有了。這個女鬼,還真不是一般的難對付。他這要是不要命的話,就繼續留在這裏了,可問題是他還要命,他還不想死。一般的鬼他是能對付沒錯,可眼前的這個,擺明了就不是一般的。

看着這突然跑掉的道士,我只能和李泰兩個人大眼瞪小眼。不是吧,這都沒辦法,那接下來,還會發生什麼,我們不是更沒有辦法了。看着這女鬼一步步的靠近,我和李泰一起向後退了過去,就這麼坐在地上,挪動着屁股。看着那早已變得猙獰的面孔,我和李泰都害怕了起來。下一秒,誰知道她會做些什麼出來,或者是要先殺了我們?

別的不說,道士都沒辦法,我們能有什麼辦法,那不是更沒有辦法了。 “有什麼你就衝着我一個人來,不要傷害無辜。”緊緊的握着李泰的手,我顫抖着聲音說道。不管了,現在就算是怕,那也得面對,總不能讓這個女鬼傷害無辜吧。特別是李泰,他也是爲了喲而已。而現在這個時候,我必須要保護他。

沒有退路的我們只得面對,不管這女鬼是有多麼恐怖。

“我只是想讓你幫我做事而已,怎麼就那麼難呢?你要是不想幫我,直說啊,我也不會怎麼樣,頂多就是讓死亡上演而已。我說的話,你應該沒有忘記吧。找道士,你們還真是有夠愚蠢的。”女鬼毫不吝嗇的說着,那樣子也很是鄙視。

我暈,她這樣是幾個意思啊,竟然這樣。

“你要害人,我爲什麼要幫你。有本事,你自己去啊,你不是很厲害嗎?你不是能直接把人給害死嗎?”說到這,我就火大了。想想婆婆,要不是她的話,怎麼會死呢。 嬌妻來襲:老公請淡定 她那麼厲害的想害死誰就害死誰,又何必來找我幫忙呢。這種人,還真的是討厭,甚至可以說是可惡。

有本事?呵呵,她倒是有那個本事害人,但也是有前提的。

“你以爲我不想嗎?我也想,但要有辦法才行。那個男人在他所待的地方貼了符,我根本就沒辦法靠近。不然,我會找你嗎?我也想離開,但我的仇好沒有報,我怎麼可能就這麼離開。要是就這麼離開的話,那豈不是讓這個壞蛋逍遙法外了。”在說這話的時候,女鬼的語氣明顯的變了。尤其是那哀怨的眼神,讓我和李泰都看傻了眼。

沒想到,一個鬼竟然也能這樣。尤其是她說的,壞人,恐怕,這裏面一定是有什麼大事,不然她也不會這樣。她也有說她想離開,可卻要報仇。他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爲什麼這個女鬼就是不願意離開呢。

“那,你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吧。”終於,我還是心軟了下來,看着女鬼輕聲說道。

每個人都有不甘,在有些事情沒有得到完美答案的時候,誰都不願意放棄,這一點我心知肚明。就像宮宇那樣,在沒有和我結婚,在我沒有徹底的嫁給他時,就算他是鬼,也一樣的不會放過我。因爲他要的,就是讓我當他的新娘,和他結婚。只是一人一鬼,怎麼可能結婚,又不是人鬼情未了。可結果,那傢伙還是不願就此作罷,就算我說的再多也沒用。

在聽的過程中,我幾乎開始同情起了這個女人來。而之前的害怕,在這一刻也不見了蹤影,我甚至是想幫這個女鬼了。同樣是女人,可她遭遇的,似乎太慘了。

“我本是這家醫院的院長,而那個男人,是醫院的主任。那個時候的我們都還是單身,也因此相愛了。對於女人來說,有一個愛你的男人,那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沒錯,那個時候的我是真的很幸福。我的確是天真的以爲我們就會這樣在一起,可沒想到,他對我的好,對我所做的一切,包括他對我的感情,都是假的。他要的,只是醫院的院長之位。知道嗎?那個時候的我最愛唱戲了,他也是知道的。他說,讓我追求我所喜歡的,醫院這裏,有他在。我相信了,也去追求我自己的夢了。可當我回來的時候,醫院出事了,這也是我後面才知道的。那個時候的我剛回來,他還是一如既往的對我好,每天都會讓我給他唱戲聽。知道嗎?那個時候的他,一直在誇我唱戲好聽,而他也總是喜歡聽。我想,能有這麼一個男人愛我,已經足夠了。知道嗎?一切,都只是我自己想的美好而已,可人家並不是這樣想的。他要的,只是院長的位置。當警察和死者家屬找到醫院來的時候,我才知道,在我不在的這段時間裏,醫院裏出事。而這件事的主使者,就是那個男人。倒打一耙的事,恐怕也只有那個男人才能做出來了。刑事責任,他直接推到了我身上,說是我讓他這麼做的。事情弄清楚了,警察並沒有拘留我太久。當我回到醫院的那天,剛好是院長選舉的時候。”

“混蛋,你故意陷害我,現在還想當醫院的把手,你真不是人。”在罵的時候,我已經衝了上去,死命的拽這個男人的頭髮。那個時候的她,是真的管不了那麼多,一心只想要和這個可惡的男人同歸於盡。

“你這個瘋女人,到底在鬧什麼。事情是什麼樣的,你不是很清楚了嗎?現在,你已經不是醫院的院長了。”大力的推開,男人淡淡的說道。

他們已經在選舉了,而他當上院長的夢,指日可待。其實剛纔那個時候,結果就可以出來了,卻被這個該死的女人給毀了。

女人離開,會議散去,他的位置終究還是一步之遙。該死的女人,他一定跟她沒完。

當辦公室的門打開的時候,他沒想到,這女人竟然在裏面。雖然是背對着,但他還是認得。畢竟在一起那麼久了,他又怎麼會不知道呢。不過這樣也好,省得他再去找她。

“親愛的,我不是故意的。我知道你的夢,唱戲是你最喜歡的,你應該去追求的,知道嗎?我這樣做,也是爲了你。所以,不要生氣了好不好?這醫院,是你的,我也是你的,你還怕什麼。笨蛋,我這樣做,也是爲了你啊。”耳鬢廝磨,男人很是溫柔的說道。但女人的心裏很清楚,這個男人,根本就是在騙她。若是以前的話,她會相信,無條件的相信。但是現在這個時候了,她怎麼可能還會相信呢。她不是傻子,到這個時候又怎麼會繼續相信他的花言巧語呢。

“還想騙我嗎?我告訴你,你別想奪取我的一切,醫院是我的,你想都不要想。現在,我就去給大家說清楚,你就等着滾出去吧。”說完,女人快步的朝外走去,直奔電梯。醫院是她的一切,繼承了家人的心願。現在要被別人拿走,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她要去揭發他,讓他從醫院裏滾出去。

“你不能這樣,我已經當夠了主任了,現在好不容易有這個機會了,你不能毀了我的夢。只要你把院長的位置讓給我,隨便你想幹什麼都可以,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親愛的,我是愛你的,你要相信我。”緊緊的扣住女人的肩膀,男人幾近咆哮的說道。就差一步了,就那麼一步,決不能讓人給毀了。

“啪”巴掌聲的脆響,讓本是安靜的走廊變得格外的詭異。

男人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女人竟然動手打他,要知道還從來沒有人動手打他。現在倒好,竟然被一個女人給打了。

“啪”同樣的巴掌,只是這一次,直接打在了女人的臉上。

“死女人,你竟然敢打我,看老子怎麼收拾你。”就在這個時候,電梯門開了,男人直接將她拽了進去,將她死死的按在了牆壁上。

“別再阻擋我的財路,不然,有你好看的。”緊拽着女人的衣領,男人惡狠狠的說道。

“你想都別想。”女人咬牙切齒,現在這個時候,她是絕對不會將她的一切讓給這個男人的。

“那你就去死吧。”這一刻,男人直接發怒了。既然現在弄成這樣,那就直接讓這個女人死掉算了。只要她死了,就沒有人恩能夠阻礙他了。這樣想着,男人便開始行動了。有時候,這爲了達到目的,就必須不擇手段。一手將女人的頭拽住,就這麼一下下的朝着牆壁撞去。

“去死吧,去死吧,去……”每撞一下,男人便會說一句。這個時候的他,完全是殺心大起。沒錯,只要這個女人死,那麼一切,都不再是問題。

血,就這麼順着牆壁蔓延。直到女人停止了掙扎,腦袋沒有支撐的時候,男人這才停手。

打開電梯,直接將人拖進了廁所。要解決,那自然要一次性的。拿出準備好的手術刀,一刀抹在了脖子上。這樣,纔是永絕後患。裝進垃圾袋,放進垃圾桶,到時候,自然是神不知鬼不覺了。擋他的路,去死吧。

愛這個女人,他怎麼可能會喜歡上這樣的女人呢。還唱戲,有病吧。

或許是心虛吧,這當上了院長之後,他便在他會出現的地方貼了符,還美名其曰說這是爲了辟邪。怎麼說醫院這種地方,死人是最多的,免不了來點恐怖事件,那就嚇人了。這樣一說,大家也都相信了。反正醫院這種地方就是這樣,幾乎每天都有人會死掉。

“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注意到,在醫院的有些地方,都會有黃符。這些,都是那個男人的所謂,因爲他心虛,他怕我報仇。”一時間,女鬼從回憶裏回過神來。那雙眼睛,早已霧蒙一片。其實想想,那些過去,真的很讓人心痛。 楚喬傳燕楚續寫心甘情願 特別是那個男人帶給她的,那傷痛,她忘不掉,即便是報仇,也解不開她心裏的痛。 其實是我自己想多了,人家找我幫忙併非是要我去殺人,而是幫她,讓她有機會接近那個男人。

而那個男人,毋庸置疑,就是現在的院長。

在聽完這個女人講述她的事情後,我決定了,一定要幫她。出去這個男人的惡習不說,我們都是女人,沒能理解她,更同情她。遇上了這樣一個男人,也是個悲劇。而那壞事做盡的男人,不但沒有被繩之以法,現在還活得逍遙自在。

以前是不知道,可現在知道了,我就不會袖手旁觀。

“放心吧,我們一定會幫你的。”本以爲李泰會怕的要命,畢竟見鬼這可不是什麼好事。可沒想到,他竟然直接冒出了這樣一句話來,着實讓我愣住了。這個男人,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若是一般人的話,恐怕是有多遠閃多遠了,哪兒還會在這裏說什麼要幫忙的話啊。看來,我還真是小看了這個男人啊。不過這樣也好,我們可以一起幫她。這樣想來,也就沒什麼了。

“只要你們將那符撕掉,就可以了。其餘的,我自己來就好了。”看着這願意幫她的兩個人,女鬼的心裏不知道有多高興。怎麼說,終於有人肯幫她了。不然,她不知道自己還要等多久。

其實我很好奇一件事,那就是她死了之後,黑白無常沒有來嗎?就像王友煒一樣,在死了之後,黑白無常很快就出現了。可是這個女人,怎麼看都像是死了很久的一樣,那黑白無常怎麼就沒有來將人給帶走呢?這,真的很奇怪。雖然心裏想,但嘴上,還是沒有說。想想,或許這其中是有什麼原因的吧。

只是撕符嗎?簡單。我想這個對於我來說,那完全是小意思。舉手之勞,簡單。

只是對於這個醫院不熟悉的我來說,要找這貼着符的地方,那還真是一件難事。

“你,能帶我去那些地方嗎?”看着女鬼,我不確定的問着。就像電視裏演的那樣,鬼都是怕符的。若是被傷了的話,很有可能灰飛煙滅。到時候,那就真的一點兒機會都沒有了。只是我不知道地方,這找起來的話,很麻煩不說,也耽誤時間。沒錯,我承認,我是有那麼點點的自私。因爲我想要快點兒解決掉,然後早點兒離開這醫院。說真的,每天面對那麼多的鬼,我真的很難受。可是沒辦法,誰讓我在這醫院裏呢。

“放心,你擔心的,我都能解決。”我這只是想想而已,沒想到這女鬼就知道了。她這麼一說,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相信她了。萬一這沒有用呢,還不是白搭。不過現在,也就只能試一試了。不然,真沒辦法了。

其實我擔心的,是會被阻止。畢竟這鬼,也是有淘氣的,萬一他們淘氣了怎麼辦?這個,就不好說了嘛。

不過現在,我應該相信這個女人才是。因爲在這裏,也只有她才能控制點兒局面了吧。畢竟,人家以前是這裏的院長。

有了她在身邊,一切做起來都簡單多了。這不,沒多久的時間,手裏就捏了一大堆的符了。想不到,這男人竟然這麼害怕。早要這樣害怕,當初爲什麼還要害人呢。這人啊,還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不過這些都和我沒有關係,我只是在幫一個女人完成她的報仇願望而已。這樣過分的男人,活在世上也沒有用。要是我的話,也一樣的把他殺掉。壞人,就該有壞人的下場。不然讓壞人一直這樣逍遙法外,還真不道德。這樣的男人,就算是死上千遍萬遍也不足惜。

“還有別的地方嗎?”又弄完了一個地方,我也算是鬆了口氣。只是我想,這些東西不可能就這麼被搞定了,應該還有,只是我還沒有找到而已。

“有。”“只是那個地方,我沒辦法靠近。”說到這,女鬼的神情暗淡了下來。說到那個地方,她真的是痛恨至極。 重生九零:我家嬌妻超甜的 其實說到底,只要能去那個地方,那個男人就能被解決了。可沒想到,那個男人將那裏貼了很多,加大的效果,讓她連靠近的機會都沒有。可惡的男人,現在想想她都是氣。可是能怎麼,還不是一樣的沒辦法。不過現在,只要這個女人幫她把那屋子裏的東西弄掉,一切,就好說了。

“好,那你在這裏等我,我先去看看。”這個時候,誰知道那個男人在不在。萬一在的話,那就只能再等時機了。

眼看這就要到那個房間門口了,我的手心開始滲起了汗來。不知道爲什麼,反正就是緊張就是了。

而就在我即將靠近的時候,門開了,從裏面直接走出來了一個男人。那男人看起來也不算太老,但臉上依舊有着滄桑的痕跡。看來,是這個男人沒錯了。院長辦公室,一般也只有院長了。看着他朝我靠近,我不禁的低下了頭。或許是心虛吧,反正我低下了腦袋,希望不要被看見纔是。不過好在這個男人並沒有注意我,也讓我鬆了口氣。

看着男人的背影,我只希望他能趕緊的走掉,然後進電梯。因爲這樣,我才能更好的進行下一步。

男人是走了沒錯,但女鬼也跟着消失不見了。不是吧,她竟然怕他怕到這種地步嗎?連碰面都不敢了嗎?不見也好,免得看到了難受,卻又什麼都做不了。

只是我不知道,另一幕,在電梯裏發生了。

沒有了符,對於女鬼來說那是再好不過的了。怎麼說呢,這樣一來,她是想去哪裏都可以了。尤其是現在這個時候,在男人進入電梯的時候,別提她的心裏有多高興了。等了這麼久,總算是等到這個時候了。

電梯正在緩慢的下降。現在這個時候,正是大家休息的時間,男人本想着下樓去買點兒什麼回來,不然這辦公室裏總是空空的,感覺怪不舒服的。有些人有些事,其實他早就忘掉了。至於隨身攜帶的符,他也是直接扔在了抽屜裏。都過去這麼久了,想一個死人也不能怎麼樣。正是因爲這樣,他纔沒有注意到電梯裏面的符已經不見了。

突然之間,電梯停住了,很突然的一下,讓男人在電梯裏差點站不穩。

燈,開始忽暗忽明瞭起來。那樣子,就好像是燈泡要壞了一樣。但不對啊,這不是才換了不久的嗎?怎麼回事?電梯不動了,燈壞了。一時間,男人開始害怕了起來。伸手按電梯,可不管他怎麼按都一樣,電梯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反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