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嘩啦一聲,joker身邊如同鏡子破碎了一樣,他一閃身就跳了進去,轉瞬間那破裂的地方也消失不見。只留下了一個聲音:

“死亡遊戲纔剛剛開始!”

“這……”蘇行雲看得呆了,完全不知道這joker在玩什麼把戲,那些想要攔下他的人全都撲了個空。

一個頭發花白的老人走了過來,道:“少爺,這下可怎麼給上面交代?”

蘇行雲皺起了眉頭,正要說什麼的時候,前面又走出來了一個幽夜武士,他半跪了下來,拱手道:“報告二爺,吳子薰不見了!”

“什麼!”蘇行雲大喝,十分生氣,那吳子薰可是閃王頃定的人,在他蘇行雲眼皮子底下被公然劫走,他這臉哪放?恍惚間他都聽到了觀衆席上的嘲笑聲。

“快!啓動空間絞陣,務必把他攔截下來!”

“可是……”

“可是什麼,無論花費多大的代價都要攔下來!滾!”

“是!”

蘇瑩看着自己的二哥這副樣子,有些心疼,不由得拉住了他的手臂,道:“二哥……”

“哎,這事就怕閃王追究下來……” “所有參賽者請注意,所有參賽者請注意,小丑joker逃離比賽,本次比賽暫時終止,所有怪物已經撤離,請大家務必到達主賽場,‘三天羅’大人即將抵達賽場,請做好迎接準備!”

“所有參賽者請注意……”

那個巨大的提示聲音響徹整個比賽場地,事發突然,引起了觀衆席上面的極大不滿。

“什麼呀,我花了那麼多的驚魂點,就這樣完了?”

“不是吧,你們到底要玩什麼把戲?”

“老子不管,找他們退錢去!”一個彪形大漢站了起來,把旁邊的人擠得後退了幾步。

“你不要命了?”旁邊的人提醒到。“三天羅大人就要來了,我們還是趕緊走吧,免得待會兒遭了災禍,死得不明不白,那就冤了。”

“是呀,是呀,我們快走吧……”

“真是的,今天都什麼運氣,大家散了吧。”

幾人說完,周圍的都表示贊同,紛紛開始退場,不多時觀衆席上就變得冷冷清清。

前面躺地上的是一副巨大的身軀,以蒼無惑看去着實大得嚇人,不過現在的樣子十分的悽慘,脖子上有一張撲克,深深的插入她脊椎骨,脖子歪向一旁,已經死得不能再死了。

“這個女人,看這樣子似乎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就死了,果真是厲害。”蒼無惑心裏生出一股不妙,之前遠遠的的就能從joker身上感受到一股詭異的邪氣,卻也沒想到厲害到了這種程度,估計換做是自己恐怕也會這樣。

那拿着長槍的男人走到了前面,仔細的查看了一下,也皺上了眉頭,道:“這是joker的能力‘背殺’。”

“你和他交過手嗎?”蒼無惑問道。

他揮手,仰頭看天,深深的嘆了一口氣,道:“那時真是危險,說來就話長了,那是一個被夕陽籠罩的黃昏……”

“既然話長就下次再說吧,我們先走,‘三天羅’就要來了。”

紅子快速的說着,拉上蒼無惑就向前走去,目的地正是主賽場。

“喂喂,等等我呀!”後面遠遠的傳來那人的聲音。

沒過一會兒,紅子帶着蒼無惑穿過了那最後的一個通道,眼前一亮,一個空曠的場地出現在眼前。

而這時候,那上面已經聚集了許多的人,爲首的正是蘇行雲,在他旁邊的是蘇瑩。 獨家偵愛 他們整齊的站在那裏,眼神中有些憂慮,緊緊地盯着天空。

紅子拉着蒼無惑趕緊退到了賽場的邊緣,對着蒼無惑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也看向了天空。

“蘇瑩,她怎麼會在這裏?”

蒼無惑沉思着,想起了她的話,結合那守門衛兵的陳訴,他對蘇瑩的身份有了個直觀感受了。

“月鴿的五小姐,這身份真不錯。”他笑了笑。

“小哥哥,三天羅就要來了,千萬別招惹他們!”蒼無惑還是第一次看到紅子的神色這麼嚴肅,心中也有了些不好的預感。

“三天羅出場,場面就是不一般,嘖嘖,這排場,羨慕。”那拿着長槍的男子不知什麼時候也來到了蒼無惑二人身旁。

“我發現我還真是低估了你們所有人了……”蒼無惑有些無語,怎麼老是遇到些奇怪而又有趣的人。

“惑兄,剛纔沒來的及自我介紹,本人趙勻。你的大名我也早有聽說了,新人試煉第一名,完美通關了死亡隧道,佩服之至!”趙勻自說自語着,一上來就是一大堆話,顯得十分的熱情。

(你這也太自來熟了吧!還有那風騷的名字是怎麼回事?趙雲都出來了,你不會真的是字子龍吧!)

看着蒼無惑迷惑的樣子,趙勻笑了笑,似乎對這情景早已經習慣了,便解釋道:“是均勻的勻,但雖說是這樣,趙雲和我可能也是祖輩的關係。”

聽他這麼一說蒼無惑才總算鬆了一口氣,世界果然還是太大了,自己的眼界還是太渺小了,以後要是有機會,一定要到世界各地去旅行,他就喜歡這樣,喜歡刺激,新鮮,還有挑戰。

絕品貴妻 “好了,你們倆別說話了,他們要來了!”

聽紅子一說蒼無惑也不自覺的向天上看去,那裏的巨大漩渦中發出轟鳴,那東西拼命的擠壓着,天空是一陣爆響,本來就是地下面卻突然出現了很多的雲,偶爾還有閃電劃過。

很快,地面開始微微的顫抖着,上空猛的一縮,一個金黃色的巨大球體就這樣被“吐”了出來。

它高達上百米,巨大的球體上有八根巨大的尖爪,深深的刺進了地面,然後就變得安靜了下來。

“這是什麼?”蒼無惑說道,着實被它嚇了一條,這種擠破了空間鑽出來的東西實在是太給力了。

趙勻卻也是被迷住了,道:“大手筆!大手筆!”

“噓噓!別說話!”

那巨大的金屬圓球升騰起白色的霧氣,一道門在它的外側突然打開了,時間在這一刻彷彿靜止了,他們所有人都等待着裏面的人,安靜得可怕。

啪嗒!

啪嗒!

啪嗒!

隔着這麼遠蒼無惑都聽到了那厚重的腳步聲,十分的沉悶,就像揹負了千萬斤的金屬負重。

在蒼無惑驚訝的目光中,一個圓鼓鼓的金屬人從上面掉了下來!

沒錯!是掉!

咚的一聲巨響,地面被砸出一個巨大的坑洞,裏面傳來一聲呻吟,掙扎着就爬了出來。

場面一度尷尬,許多人都是忍得淚花都掉了下來,心裏是又怕又好笑,一點聲音都不敢發出。

“哈哈哈哈!”

“嘻嘻~”

上面的兩個人卻是笑出了聲,絲毫不加掩飾。

“洛子,你幹嘛呀,怎麼這麼不小心。”說話的是個男人,臉上一道巨大的傷疤延伸到了脖子處。

“你沒事吧,叫你別逞強,你偏不。一萬兩千斤也不怕把自己累死。來,過來我給你擦擦。”那個背後揹着一把巨大的紅色弓箭的女人掏出了一根桃紅色的帕子,溫柔的看着他。

“額,洛爺我纔不在乎這些!”雖然是這樣說,不過還是笑嘻嘻的跑了過去,一臉幸福的模樣,那臉直接就貼了過去,十分享受那溫潤如玉的雙手的撫摸。

“哈哈,還是我家竹子對我好。” “噗~哈哈哈哈……”

蒼無惑定眼看去,那豐潤的身軀雖然更加的碩大了,但面孔卻還是沒變,這不是孫洛麼。他還是依舊那副笑嘻嘻,賴皮賴臉的樣子,不過和三年前想必眼神變得更加兇惡了,但是其中還有深透的溫和。他能看到,孫洛對旁邊那女子深深的愛意。

紅子一個肘擊打中了蒼無惑的腹部,這一下有點重,讓他有點難受。

“……幹嘛。”

紅子滿臉憤怒,道:“你幹嘛笑那麼大聲!他都聽到了!完了,他來了,你惹到了三天羅中的‘控羅’,自求多福吧!”

說完後退了幾步,離得他遠遠的,那眼神就如同看到了一個死人一樣。

蒼無惑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道:“有那麼誇張嗎?咳,趙勻,你……”

趙勻揮槍一彈,瞬間到了幾十米開外,遠遠的喊道:“惑兄,珍重!”

“珍你西瓜個大菠蘿!我還沒死呢!”

這些人的表現也誇張了吧,自己就只是笑了笑而已吧?還有,蘇瑩那邊也是一副冷漠的樣子,看向這裏時都如同看一具屍體。

蒼無惑不知道的是,在孫洛也認定他死了之後,痛徹心扉,整個人都變了。這傢伙真的是重情重義,千方百計的想要復活蒼無惑,無奈的是連他的屍首都找不到,本以爲又失去一切的他想起了蒼無惑對他說的一句話。

“如果找到了,你就跟着我混!”

蒼無惑怎麼也想不到的吧,在來到這個世界後受盡欺凌的孫洛完全沒有活着的目的,曾經唯一想要的就是掌控自己的命運吧,這也是他能力“絕對把控”的來因之一。蒼無惑費盡那麼大的力氣讓他活了下來,他覺得自己不能忘恩,所以一路上,以暴制暴,以殺止殺,是三天羅中最血腥的一個,也是最強大的一個,從他身上那一萬多斤的負重就可以看出來,他想強大來掌控自己的命運!

“洛哥,我去殺了他!”說完竹蕊就從後背拿出了那一把紅色大弓,它沒有箭矢,拉開後形成了一道光箭,深色的光芒讓人覺得它勢不可擋。

孫洛揮手攔下了竹蕊,道:“怎麼能讓他來髒了你的手,讓我來!”

大唐昏君 其實今天孫洛感覺有些不對勁,眼前的這個人給他一種很熟悉的感舉。

別看他這樣,速度居然十分的快,如同飛一樣就來到了蒼無惑面前,轟隆一聲掀起了巨大的灰塵,那巨大的身軀擋住了後面的光線。

後面是蘇瑩苦澀的笑容,要說孫洛現在最恨的人,那就是她了吧。孫洛的成長讓她害怕,轉瞬間就到了自己也奈何不了的程度。

這就是異能,短時間內就能讓人強大如廝。

“小子!你笑……”他一下頓了下來,眼中露出迷惑。“我見過你嗎?”

蒼無惑沒有說話,微笑着看着他,只不過這微笑已經是如此的迷人了。

孫洛大驚失色,心中如遭雷擊,表情猙獰,以旁人的目光看去十分的可怕,想必會覺得他生氣到極致了吧。

“這下完蛋了,收拾一下場地吧,待會可能會太血腥。”三天羅中的‘影羅’對蘇行雲說道。

“小哥哥,哎……”紅子早躲遠了,對於這個殺神一樣的天羅畏懼之強烈從她顫抖的身子就可以看出來。

趙勻也嘆息一聲,道:“惑兄,我幫不了你了。”

孫洛顫抖着,眼睛瞪得老大,都快要杵到了蒼無惑臉上,他覺得今天實在是太不走運了,居然碰到了一個這麼像蒼無惑的人。

當然他十分肯定這不是蒼無惑,蒼無惑才十多歲嗎? 霸氣總裁,不屈妻 不可能!

(哎,惑哥,你沒想到吧,我見到一個和你如此相似之人,只是他實在比你帥太多了……)

要是蒼無惑聽到他內心的話估計想把他踢死的心都有了。

“算了,你家洛爺我今天高興,不殺你,快滾,否則別怪我心狠!”他滿臉橫肉狂甩,唾沫星子濺了蒼無惑一臉。

說完轉身就走開了,身影落寞,看起來十分的蕭條。

“屁股又癢了吧!”

孫洛猛的又站住了,回過身子一下抓住了蒼無惑的肩膀,道:“你說什麼!”

蒼無惑被他這樣大力的抓着,有些不適,聳了聳肩,道:“對不起,我說今天喉嚨有些癢,剛纔笑你真是抱歉了。”

孫洛苦笑,眼中更加憂鬱了,慢慢的朝那邊走去,喃喃道:“他不可能回來了……不可能回來了……”

“你怎麼了?這可不像你。”竹蕊關切的問了他一下,又用手摸了摸他的頭。

“發燒了嗎?”

孫洛笑了笑,道:“拜託,我怎麼可能發燒?只是今天有些不舒服。”

“可能是鍛鍊過度的副作用吧,回去多休息幾天。”影羅說道。

蒼無惑看着孫洛的背影,苦澀瀰漫心頭,他也想和他相認,但是他現在想要引起“某些人”的注意,那實在是太危險了,既然蒼無惑死了,就讓他們覺得死了吧,不能把危險帶給他們。

最主要的是,他有一種預感,後面的路將會十分的危險,而且致命!

“哇!他居然活了下來!”

“這怎麼可能!”

“天吶,我看到了什麼,第一次,第一次居然有人從控羅的手裏活了下來!”

這一幕可是驚煞衆人了,一定會成爲一個大新聞,控羅居然“放生”了!

沒有理會一旁之人的竊竊私語,孫洛三人直接找上了蘇行雲。

“三位大人大駕光臨,行雲有失遠迎了。”蘇行雲恭敬的道。

三天羅中控羅主戰,影羅主情報,關於這方面的是還是得交給弓羅竹蕊來處理。

“行了!我們也別廢話了,直接進入正題吧!”竹蕊緩緩的道。

蘇行雲笑道:“好!天羅大人這麼爽快!那麼借一步說話,這裏不方便。”

竹蕊點點頭,隨着蘇行雲等人直接就離開了。

比賽到這裏其實就剩下蒼無惑三人了,不多時一個身着西服的老頭帶着一羣黑衣人就來到了他們面前。

“老朽爲蘇行雲二當家的主僕,這一次joker潛逃事件事關重大,還請幾位跟老朽走一趟,我等必定奉你們爲上賓,這邊請。” 古老的大樓中全是歐式風格的設計,走道上全都鋪滿了紅色的毯子,即使白晝也點滿了蠟燭,各式各樣的銀器充斥着眼眶,門口是那全身盔甲的衛兵,這裏莊嚴又不失豪華。此刻穿着僕人衣着的少女整齊的站在過道兩旁,她們恭敬的迎接來臨的幾人。

“拜見天羅大人!”

“少爺!”

蘇行雲打了個響指,他們全都退了出去,大門吱呀一聲就被關閉。

“在下也不磨嘰,長話短說了。”蘇行雲招呼他們坐下,開始解釋起來。

“爽快!”

“小丑joker攜帶吳子薰逃走了,最後我們還是沒有攔下他,被他帶走的還有獎品‘恐懼之心’!”他那話一出,嚇得蘇瑩後退了一步,要知道光是那‘恐懼之心’丟失就是死罪了,更別說還有閃王頃定的獎品吳子薰。

然而他這話並沒有嚇到三天羅,他們表情平靜,似有早料到一般。

“二當家的果然是爽快,換作他人恐怕就不能這樣平靜了吧,洛爺我佩服!”

“此事,閃王早有定奪,接下來的事就交給我們了。”竹蕊笑道。

影羅也點點頭,道:“二當家的不必擔心,我等前來也是有事交給你的,以彌補這過錯。”

蘇行雲早就是一個老手了,閃王這心思果然是打得無比的精明,恐怕他早知道那joker的來歷了吧,無月的頭不在,誰能擋下那joker?這責任自然而然就落到了他頭上,想必接下來就會成爲那馬前卒,他早已經做好了準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