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雖說這樣弄出來的造型會非常的粗糙醜陋,但就目前而言,只能先將就一下了。

“喂,有人出來了。”

“這人是誰啊?”

“不清楚,估計是餐館老闆的兒子。”

“要不要過去打個招呼,萬一他高興,讓我們提前排隊呢?”

“不用,咱們絕對是最早的,今天肯定能吃到。”

“不過話說回來,這餐館老闆的兒子也太黑了吧,陽光照在皮膚上還反光呢,噗嗤..”

“噓,小聲點兒,讓他聽見的話,絕對記住你的長相,到時候你連排隊的機會都沒有。”

“至於嗎,難道他有錢都不賺?”

“兄弟,醒醒吧,你看看昨天那個規模,別人會在乎你這點錢?愛吃不吃,不吃拉倒,後面有的是客人等着呢。”

“這個..也是..”

“那既然他是老闆的兒子,那廚房裏面那個美得令人窒息的女人又是誰,老闆的女兒?”

“不像,你也不看看他們的膚色,一個黑不溜秋,一個白皙如玉,有半毛錢關係?”

“有道理,那她是誰?”

“我估計,是老闆的兒媳婦兒!”

“這..”

“老天不公啊,好白菜都讓豬拱了,而且還是一頭黑豬。”



我尼瑪..

聽着周圍如同蒼蠅般的議論聲,陳沖的臉色瞬間垮了下來。

長得黑有錯?健康色好嗎?

說實話,他是真的很想過去提醒這些傢伙一聲,你們的音量好小哦,小得連標點符號都能聽見。

默默轉頭將這些人的面孔記下,雖然不至於讓他們失去排隊的機會,但起碼在分量上得剋扣一些。

他現在有這樣的底氣!不服?忍着!

“小陳老闆,你可終於醒了,我正準備去餐館找你呢。”突然,趙四從左前方一家茶樓出來,一邊揮手示意,一邊快步走了過來,“走走走,大傢伙都在上面等你。”

“大家?等我?”陳沖狐疑。

“哦,都是美食街的餐館老闆,是關於民間廚神大賽的事情,具體事情上去再說。”趙四看了眼人來人往的街道,沒有多說。

“行,你帶路。”陳沖會意,跟着前者很快進入茶樓,留下目瞪口呆的吃瓜羣衆。

“他是老闆?這麼年輕?”不知是誰愕然一句,語調異常尖銳。

“我本來以爲這麼火爆的餐館,老闆肯定是個大腹便便,侵淫廚道幾十年的中年人,沒想到..”

“舒服了,老闆的兒子沒有得罪,直接把老闆得罪了,看他剛纔瞪我們的眼神,顯然記仇了。”

“那怎麼辦?”

“別急,倒時候照着最貴的菜品點,希望老闆能感受到我們的誠意!”

“這辦法不錯,行。”



這間茶樓的裝潢風格靜雅出塵,滿屋子都是沁人心脾的淡淡茶香,彷彿能讓人安靜下來。

一樓有兩名年輕的服務員正在給客人沏茶,手法嫺熟,一看就是精通茶藝之人。

“他們在二樓。”趙四沒有停留,帶着陳沖直接朝二樓走去。

剛到二樓,陳沖便看見一大羣人圍坐在一張很大的圓桌旁。屋內煙霧瀰漫,透着一股子凝重的味道。

李建邦坐在主位上,旁邊是一名西裝革履的中年人,應該是他的祕書或者助手。而其他人也不陌生,都是美食街的餐館老闆,熟面孔,但卻叫不出名字。

除此之外,李胖子赫然在列,正投來一個略顯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

“你小子,明明生意那麼好,偏偏喜歡睡懶覺,也不知道早點起來多準備些食材,多吸納些客人。” 前夫生存攻略 李建邦板着個臉,開口就是一頓訓斥,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想當年,他可是起早貪黑纔有了今日的成就。

“沒事沒事,年輕人喜歡睡懶覺很正常,哪像我們這些人,上年紀了,沒啥瞌睡。”

拒嫁豪門:帝少絕寵小嬌妻 “對對對,難得咱們美食街出了個人才,多睡會兒沒什麼大礙。”

“這還是我第一次近距離看見陳老闆,幹練,精神,充滿朝氣,將來必成大器。”



還不用陳沖辯解,一幫四五十歲的餐館老闆們便率先開口,搶着替他解圍。

開玩笑,如今這個年輕人可是美食街崛起的寶貝,直接關乎他們自身的利益。誰敢說他的不是?李建邦也不行。

“你們這幫老油條。”李建邦自然不可能真的較真,苦笑着搖了搖頭,示意助手將位置讓給陳沖。

“陳老闆,這邊坐。”助理相當懂事,招呼陳沖的同時,給自己端了個獨凳坐在旁邊。

“李老,這是要宣佈什麼好消息嗎?”陳沖坐下後,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道。

不過,話音剛落,他便是敏銳察覺到大部分餐館老闆的面色不太好看,神色閃躲,恐怕即將聽見的,應該不是好消息。

“難道昨天李香沒給你看資料?”李建邦詫異。

“看了,就是一些比賽規程與比賽介紹嘛。”陳沖的確沒看,但並不妨礙他一本正經的信口胡謅。

“的確如此。”李建邦沒有聽出異樣,莫名嘆了口氣,“比賽資料那都是後話,如今最緊要的,是咱們美食街還沒有湊夠參賽名額,而距離比賽開始,只剩最後兩天了。”

“不是要等那些比賽組織者對參賽人員進行初步篩選麼?我還等着呢。”陳沖無所的聳聳肩。

“已經篩選過了。”李建邦苦笑道。

“嗯?什麼時候的事?我咋不知道。”陳沖一臉驚訝。

“就是昨天。” 浮生之灼灼桃夭 李建邦翻了個白眼。

“啊?”陳沖眉毛一擰,“那他們爲什麼沒來找我?”

聞言,衆人臉色更加難看,尤其是李胖子,手裏的香菸一根接着一根,顯得鬱悶無比。

“哼,你生意如此火爆,能注意到誰?”李建邦搖搖頭,“不過,你已經通過了。”

“啊?”陳沖張了張嘴。

“啊什麼啊。你還好意思‘啊’,別人那兩個評審一把年紀了,爲了給你打分,硬是排了兩個小時的隊!你倒好,窩在廚房始終沒有出來過。”李建邦的語氣雖然嚴厲,但字裏行間卻是透着難以察覺的自傲。

以往幾屆比賽,哪一次不是這些餐館老闆對評審人員笑臉相迎,生怕怠慢,卻依舊無法通過。可如今呢?竟然是評審人員主動排隊品嚐,想見老闆都見不到!更不可思議的是,還真就通過了,挑不出任何毛病!

李建邦不由想到昨日下午詢問那兩名評審時,後者汗流浹背,卻對陳沖的菜品大加讚賞的畫面。

當真是腰桿都直了起來。

“這不是挺好麼。”陳沖嘀咕一句。

“好什麼好,咱們美食街就只有你和趙四通過了,其他人,唉..”話到此處,李建邦無奈的嘆了口氣。

爹地,通緝逃跑媽咪 陳沖明白過來,難怪在座的餐館老闆都鬱悶無比,原來是落選了。由此可見,這所謂的初步篩選,實際上比想象中更難。

等等..

他突然意識到什麼,“那照你的意思,咱們美食街失去了參加團體賽的資格?”

之前李建邦和李香來找自己的時候就說過,團體賽必須要有三名入選人員組成纔有資格參加。

“說失去資格也不全對。”李建邦看向如同肉球般坐在對面的李胖子。

“李老,你別這麼看着我,我心裏也急啊。當時要是知道那兩個老頭是評審,我肯定單獨給他們做一份!”李胖子將菸頭在菸灰缸裏摁滅,結果話音剛落,便想到陳沖的經歷,頓時沒了脾氣。

別人一樣不知道評審的事情,還不是照樣通過?

“什麼意思?”陳沖不明白這兩人的交談內容,不由開口問道。

“哼,這還得多虧了他的服務員,要不是服務員眼尖,見那兩個人邊吃邊搖頭,覺得不對勁,於是趕緊藉着擦桌子爲由,將醬油打翻在炒飯裏。”李建邦苦笑起來,“後來李胖子也算機靈,收到消息後立刻嚷嚷着誰把那兩盤失敗的炒飯端走了,這才堪堪躲過一劫。”

聞言,陳沖面色古怪的看了一眼李胖子,這傢伙廚藝不咋地,運氣倒是真不錯。

“躲過一劫的意思是通過了?”

“沒有通過,他們說明天會過來給他重新評審。”李建邦搖頭,“估計是昨天下午在你那裏排隊排太久了,導致他們身體吃不消,到後來根本沒有繼續評審精力。”

“別擡我,這可跟我沒有關係。”陳沖趕緊擺手,總感覺對方不懷好意。

心思被拆穿,李建邦也不介意,環顧一圈之後說道:“諸位,給李胖子想想辦法如何通過吧,要是他們能代表美食街出賽,也相當於是給咱們整個美食街打響名氣不是?”

“李老,你這不是誠心看我們出洋相嗎,我們都是被刷下來的人,哪有資格給別人指點啊。”一名中年婦人自嘲一笑。

“說的不錯,而且,就算能參加比賽,還不是照樣被美食城那幫白眼狼虐着玩兒。”另一名乾瘦的中年人附和道:“我看,還是順其自然吧。”

“話可不能這麼說,那幫人無情無義是他們的事,咱們總得向前看嘛,這不,咱們現在還有陳老闆坐鎮呢。”李建邦沒說兩句,又把話題引到了陳沖身上。

其他人見狀沒有說話,安靜的看着陳沖。

陳沖微微蹙眉,突然發現今天的聚會是李建邦給自己設的一個套,但他好奇的是,美食城是怎麼回事?而且看衆人的神情,除了畏懼之意外,還有濃濃的不忿與不甘。

莫非其中還有不爲人知的祕密?

“李老,這美食城是什麼情況?”同樣有着疑問的不止陳沖,還有昨天才開業的趙四。

“這個..”李建邦和衆人交換了一下眼神,突然長嘆口氣,“這件事得從好幾年前說起。那個時候咱們美食街還是很有人氣的,至少在整個大學城來說,也是能夠排進前十的美食區域。”

陳沖和趙四都打起了精神,後者還給在座所有人一人散了一支菸,一時間,點火的聲音不絕於耳,就像聽故事一樣,聽得仔細。

“拋開客人的留存率不談,起碼每天的人流量,就超過了一萬人次。”李建邦喝了口茶水潤喉,繼續說道:“當時我們這裏有三家生意最火爆的餐館,算是美食街臺柱般的存在。

餐館老闆分別叫做杜文龍、李生輝以及趙小康。在這樣的情況下,我連同董事會決定全力爲他們注入大量的資金用以宣傳推廣,希望以他們爲基礎,讓美食街的整體效益再上新的層次。”

話到此處,李建邦忽然朝着在座的餐館老闆抱了抱拳,“抱歉了各位,早知道事情會發展成這個樣子,當初就該把這筆錢用在美食街的環境改造上面,也不至於現在這翻破破爛爛的模樣。”

“李老,你都自責好多年了,這件事說起來你也並沒做錯,換位思考,我們也會把資金用在最值得投資的點上。”中年婦人擺了擺手。

“是啊,大家都不是神,不可能將未來的事情預測清楚,而且話說回來,就算把美食街改造得美輪美奐,憑我們這幾把刷子,照樣撐不起來,這一點,我們還是有自知之明的。”一名體型和李胖子不分伯仲的中年人嘆息道。

“那後來呢?”陳沖追問。

“後來這三個人的名氣越來越大,賺的錢也越來越多,甚至三人之中名氣最大的杜文龍還莫名其妙的被評了一個米其林一星廚師。”

“誰給他評的?”趙四好奇。

“說是什麼外國的專業機構。”李建邦對此不屑一顧,“大家也知道,咱們華夏的美食文化博大精深,豈是外國人能夠理解的,在我看來,那些所謂的米其林一星、二星、三星廚師,還比不上咱們好多家庭主婦。”

“哈哈哈..”衆人鬨堂大笑。

“當然了,咱們也不能自大,畢竟文化不同,理解不同嘛。”李建邦收斂笑容,“可惜的是,杜文龍不懂,在得到這個稱號後,他的野心便水漲船高,一發不可收拾,於是聯合另外兩人,在體育大學那邊自己搞了個美食城。不僅如此,他們臨走時竟然還說服了過半的商戶,將美食街的主要力量全都挖了過去。”

“砰,每次說到這個我就來氣,真是一羣忘恩負義的傢伙,忘了咱們大家曾今是怎麼對他們的。缺什麼給什麼,自己生意不做,都要支援他的餐館!他憑什麼崛起?還不是咱們給慣出來的毛病!”乾瘦的中年人氣得砸了一下桌子,越想越來氣。

“算了算了。”中年婦女安慰道,“也怪咱們不爭氣,技不如人。”

衆人齊齊嘆了口氣,沉默下來。

“竟然還有這種事情?”趙四狠狠揉了揉頭髮,“我趙四平生最看不起這種小人。”

“都怪我越活越眼瞎啊。”李建邦擺了擺手,環視衆人,嘆道:“倒是害了你們跟着我受罪了,這些年,都虧了不少吧?”

“李老,你這話說出來,大家可就不愛聽了。”中年婦女緩緩起身,“當年要不是你組織大家搞這條美食街,我們如今怎麼可能買房買車,出去旅遊啊。當然了,虧肯定是虧了一些,但那都是以前跟着你賺的錢,我估摸着還能再虧個五六年吧,哈哈。”

“這話說的沒錯,以前美食街風光的時候,大家可都是賺得盆滿鉢滿,現在虧損這些,不值一提。”又是一名兩鬢斑白的中年人笑道:“而且大家都是心甘情願留下來的,哪怕美食街真的到了非拆不可的地步,我們大傢伙也不後悔。”

“對!”

“說得好!”

衆人拍手稱快。



陳沖被他們的聲音感染,心情跟着激盪起來。他以前一直認爲美食街的沒落是管理不善,資金不足,沒想到中間還隱藏着這樣的隱祕。

也許對於李建邦來說,如今美食街還有什麼值得他留戀的話,或許就是這幫不離不棄的老夥計了吧。

不過,事已至此,陳沖也總算明白李建邦爲什麼總是不着痕跡的擡高自己,原來是想讓自己出手幫一下李胖子啊。

或許在來之前,李胖子就已經和衆人說了自己與他前段時間的矛盾。

“唉,我倒是想幫李老闆出些主意,但我這廚藝..不自信啊。”趙四暗自惱怒。

衆人看得出來,這位新加入美食街的餐館老闆是真的想出一份力。

恰在此時,陳沖感覺有道目光看向自己,不用想,肯定是身旁的李建邦。

“李老,你這可是下了一手好棋啊。”陳沖攤了攤手。

“陳小子,我這也是爲你好,大家都是鄰居,冤家宜解不宜結,多大個事啊,非讓李胖子一把年紀登門謝罪你才滿意?”李建邦大有深意的拍了拍前者肩膀,“說實話,他要是無法通過,團體賽的事情也就徹底沒戲了,到那時,我和董事會的約定也就成了笑話。我自己倒是無所謂,主要是..你看看我這一幫老夥計,我怎麼忍心讓他們受罪啊。”

陳沖沒有接話。

李建邦一看有戲,繼續開口說道:“我猜你肯定沒看丫頭給你的資料吧?不瞞你說,團體賽講究的是團隊配合,如果到時候沒人真心誠意的幫你,就算廚藝再如何逆天,也註定徒勞。”

“將軍?”陳沖突然笑道。

“將你的軍。”李建邦認真點頭,旋即補充道:“無論你以後的名氣有多大,我都不會留你,只要給美食街留點兒希望就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