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算是李不忘再厲害,也不可能當着那些厲鬼的面兒做什麼事兒,要是他真的敢當着厲鬼的面把殘魂放出去,那他真的是不想在這裏繼續混了。

只是,現在的問題又出現了,自己要怎麼把那些厲鬼引去呢?

思來想去,三叔覺得,自己有必要儘快挑撥一下外面的那些小鬼,他們原本對李不忘有諸多不滿,現在正是時候!

爲了趕在他們交易之前,三叔急匆匆的衝到樓下,剛一看到小鬼,在那冷嘲熱諷,開始挑撥他們跟李不忘之間的關係。

那些小鬼真的像是三叔之前想的那樣,直接衝去,打算爲難李不忘一下。

外面的那隻厲鬼,這會兒也已經到了近前了,李不忘剛想把殘魂鬆開,讓殘魂去尋找本體,感覺到後背一陣發涼,這是陰氣,很重的陰氣!

一轉身,那些小鬼已經站在了面前了。

“你們來做什麼?”這個房間是自己的,他們是沒資格進來的。

還有,之前不是已經打發了他們嗎,爲什麼又全都回來了?

“我們爲什麼不能來?你還真的以爲這裏是你的地方嗎?之前讓了你,現在,你也應該讓讓我們了!”

那隻鬼之前是被李不忘給趕出去的,現在仗着自己身後站着幫手,也根本不懼怕李不忘了。

“看來,我之前說的話,你們是當耳旁風了!”李不忘真的快要氣死了。

這些愚蠢的傢伙,爲什麼非要在這個時候出現呢?這隻要再稍微晚一點點,自己能把殘魂交出去了,也完成了自己的計劃了!

“耳旁風?李不忘,我提醒你一句,千萬要記住自己的身份,不要做越過自己身份的事兒。”

在那些厲鬼看來,這個李不忘總是標新立異,老老實實的當個棋子不好嗎?爲什麼一定要在將軍面前分出個高低來呢?

算是你再厲害,不也還是將軍的一枚棋子嗎?難道,還能指望將軍對你另眼相待不成?

“呵呵,你們高興怎麼說怎麼說,不過,還是那句話,離着我遠一點,少來打擾我!”李不忘也是沒什麼耐心了,尤其是現在那隻厲鬼還在外面等着。

要是平常,多等一會兒也問題不大,關鍵是現在這種時候,他停留的時間越長,被這些小鬼還有大將軍他們發現的機率,也越大。

倘若這隻厲鬼真的被發現了,那自己之前做的努力,豈不是算是白費了?

還有,這要是真的被發現了,那這隻厲鬼估計不僅僅是要失去自由這麼簡單了,甚至,還要帶着自己一起受到處罰了。

李不忘是十萬分的不想看到這一幕,畢竟算是自己不得到什麼好處,好歹不能被連累出事兒了。

只有留得青山在,自己纔能有柴燒!

“出去!全都給我出去!”李不忘再次呵斥着,想要讓那些小鬼趕緊全都離開這裏,早些離開,自己也好早些完成剛纔的計劃。

然而,那些小鬼這次也都是怒了,並且,加這次數量較多,明顯較佔優勢,那些小鬼非但是沒有離開這裏,反倒是變得更加強勢了。

“你讓我們離開,我們必須要離開嗎?你真當你自己還是這裏的主人嗎?”

這種話啊,之前這隻鬼說過的,但是這一次,他的氣勢明顯要之前的強大許多。

李不忘瞬間明白了,這傢伙是來收復失地的,之前在自己這裏丟了面子,現在仗着他們鬼多,來給自己施加壓力了。

“呵呵,看來,你還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李不忘仍舊是冷笑着,也根本沒有要懼怕的意思。

這裏是自己的地盤,雖然跟將軍說什麼法律之類的東西說不通,更不敢跟獎金說這種話,但是跟這幫厲鬼,自己完全不需要擔心這種事情了!

站在稍微往後的那幾只厲鬼,這會兒不知道爲什麼,看着李不忘的眼神,總覺得很嚇人,心裏一虛,很想往後退。

按說,這些都是厲鬼,可李不忘偏偏現在算是人,並且還是會抓厲鬼的人! 將軍都覺得周瑩瑩的這個計劃很好笑。!

這算是什麼計劃啊!真的以爲自己會在乎嗎?真的不知道周瑩瑩的這個腦袋裏裝的都是什麼。

算是自己讓這個計劃成功了,那等她離開這裏之後,必然會把這裏的事情,如何離開這裏的事情說給張昊天他們。

到那個時候,算是周瑩瑩腦子不好用,張昊天他們的腦子也能全都不好用嗎?

這要是真的讓她這麼順利的成功了,回頭張昊天他們肯定會各種懷疑的,到時候萬一再發現了周瑩瑩的異樣,那不是太好辦了。

將軍忽然覺得,自己真的是爲周瑩瑩的逃跑操碎了心啊,不僅僅要配合她的計劃,還要好好的完善她這個不太成熟的小計劃,真的是太頭疼了!

不過,這樣也好,這個計劃既然是周瑩瑩自己想出來的,那自己好好配合也是了。

周瑩瑩這會兒還在研究自己要怎麼辦,想來,這個房間外面應該都是厲鬼了,自己現在是魂魄,穿牆出去是沒什麼問題的,但是出去之後呢?

或許,自己需要儘快找到自己的身體,然後,再好好的融合一下,不然啊,這兩樣要是真的分開的時間太長了,終究不是什麼好事兒。

這邊周瑩瑩合計着如何離開這裏,如何找到自己的身體,那邊將軍也開始研究着。

想要讓周瑩瑩有機會離開這個房間,似乎並不會太難,自己只需要稍稍製造一個失誤,可以給她製造機會,只是,自己要怎麼讓她順利的找到身體呢?

在將軍思考着這些的時候,周瑩瑩已經開始準備行動了。

之前周瑩瑩在慢慢的踱步,想看看將軍那邊是否有什麼反應,在確定將軍真的沒什麼反應之後,周瑩瑩瞄準了門口,趁着將軍一個不留神,直接溜出了房間。

將軍都覺得好笑,這是自己不留神嗎?這明明是自己在故意的製造機會!這個周瑩瑩啊,自己在她腦子裏說自己不留意,她還真的當真了,看來,自己留在周瑩瑩腦袋裏的東西,還真的是太好用了!

看着周瑩瑩離開的方向,將軍覺得十分滿意,這權當是自己測試周瑩瑩了,也好確保她在離開這裏之後,還能很好的聽自己的話。

周瑩瑩這會兒已經到了外面了,幾乎沒費勁,在外面一樓客廳的沙發,發現了自己。

並且,這會兒周圍還沒什麼厲鬼,算是在那附近的,也都沒當周瑩瑩是個事兒一樣,自己玩兒自己的,自己閒聊自己的。

周瑩瑩真的覺得很開心,還以爲要多麼的費勁才能找到自己呢,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啊!

雖然不知道爲什麼將軍會這麼處置自己,但是既然這麼房間,那還要想什麼呢?再說了,現在也不是想更多的時候,有這個時間,還不如趕緊離開這裏呢!

周瑩瑩的動作也相當的迅速,猛的跳到沙發,幾乎也是一瞬間,跟自己的身體徹底的融合了。

在從沙發站起來之後,周瑩瑩不知道爲什麼,竟然覺得有一陣陣的眩暈。

這種感覺很怪,像是自己的身體在排斥自己的靈魂一樣。

按說,這是不可能的啊!自己好端端的,爲什麼會出現這種狀況?

周瑩瑩扶着自己的腦袋,想着或許是自己離開身體的時間稍微長了那麼一丁點,所以纔會出現這樣的問題,只要自己回去多家休息,多曬曬太陽,肯定也會好的。

眼看着周圍的那些厲鬼慢慢的靠近,周瑩瑩做好了準備,想着只要是他們衝來了,自己要他們好看,這來一個,自己打一個,來兩個,打一雙!

心裏雖然是準備好了,但是眼看着周圍的那些鬼聚集的越來越多,周瑩瑩還是有些害怕的。

這些可都是厲鬼啊,不說別的,說之前自己遇到的那隻,是把自己帶回來的那隻鬼,他都能弄出那麼厲害的障眼法來,自己根本搞不定了。

那還僅僅只是一隻鬼,現在這裏這麼多隻鬼了,要是真的聯合起來一起收拾自己,那自己還能有機會從這裏逃出去嗎?

周瑩瑩心裏害怕,但是她也知道,要是自己不拼一次,真的要永遠的留在這裏了。

不行!這絕對的不行!

眼看着周圍的那些鬼聚集的越來也靠近,周瑩瑩環顧着周圍,想要尋找一個相對較薄弱的位置,現在這種時候,也只有那些薄弱的位置纔可以衝出去了。

然而,可惜的是,這周圍的鬼實在是太多了,根本沒有任何薄弱的位置了!

周瑩瑩艱難的嚥了咽口水,希望自己可以稍稍鎮定一下,但是效果並不是很好。

“你們,你們,最好都給我讓開,別逼着我動手啊!”周瑩瑩呵斥着周圍的那些厲鬼,右手還慢慢的放進了口袋,像是要從口袋裏摸出什麼東西來一樣。

之所以要這麼說,完全也是想在氣勢嚇到那些厲鬼。

再是,希望那些厲鬼有所忌憚,這樣,或許能有機會了也說不定!

果然,那些厲鬼真的都吧目光移動到了周瑩瑩的右手,像是在研究,周瑩瑩到底能從衣服口袋裏摸出來什麼東西一樣。

只是,只有周瑩瑩自己心裏知道,這衣服口袋裏還能有什麼啊,無非是自己的護身符,平日裏一直都是掛在自己脖子的,今天出門的時候不小心弄斷了繩子,所以才放在衣服口袋裏的。

不過,那東西也真的是很好用,今天自己被那隻鬼給迷惑了,八成也是因爲這個護身符不在自己脖子的原因。

想到這個,周瑩瑩忽然覺得,自己等會兒要是真的拿着那個護身符,說不定還真的可以順利的離開這裏,畢竟那個東西可是自己家裏祖傳的,真傢伙呢!

但是現在這種時候,周瑩瑩也不是特別的確定,爲了能讓這個有個懸念,周瑩瑩選擇把右手繼續放在衣服口袋裏,只要是不拿出來,面前的這些厲鬼不知道自己這葫蘆裏面到底是賣的什麼藥!

果然,那些厲鬼看着周瑩瑩的右手,全都在哪裏研究,這手到底是拿的什麼?會不會是十分厲害的東西?

他們雖然是厲鬼,也確實是要一般的小鬼厲害許多,可他們的魂魄之前被摘掉了一部分,現在剛剛融合,還在恢復,所以能力並不見得能像是之前一樣的厲害,所以,現在這種時候,要是真的有什麼事兒,也真的是打不過了。

“我最後警告你們一次,不想魂飛魄散的話,趕緊給我讓開!”周瑩瑩厲聲呵斥着,心說這招不知道好用還是不好用,要是真的好用的話,那自己也真的是沒什麼可以說的了,直接離開這裏是了。

但是要是不好用,自己倒是要趕緊想想辦法,爭取再想到一些什麼其他的辦法,無論如何,也都要儘快的離開這裏。

頭疼讓周瑩瑩來不及想更多,一門心思的只想趕緊離開這裏。

那些厲鬼又互相看了看,像是在跟對方商量,這事兒應該怎麼做?

從自己的角度出發,這個周瑩瑩跟自己的確是沒什麼關係,更沒什麼深仇大恨的,所以要是放了放了,左右自己也不想給自己找麻煩。

但是這個傢伙是將軍要的人,誰又敢輕易的放她離開了?

這些厲鬼心裏全都明白,漸漸的,又朝着周瑩瑩的方向稍稍靠近了一些,想要一起抓住周瑩瑩,看她還能有什麼花招。

此時外面的張昊天也已經忍不住了,畢竟現在多等一分鐘,周瑩瑩要多一分危險。

“不行,我等不下去了,你們自己看看,那邊。”張昊天伸手指着別墅的方向,想要讓他們看看。

當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轉移到別墅那邊去的時候,果然,那邊方的怨氣似乎又凝結了一些,這說明,將軍正在源源不斷的把周圍的怨氣全都集到了那個別墅裏面,這要是繼續下去的話,將軍的本事肯定會越來越大的。

還有,這也側面的說明過來,周瑩瑩的狀況肯定也會越來越嚴重的是,這個事兒,不是很好辦了。

再是,要是這些怨氣真的積累下去,原本那些已經因爲魂魄分離變得虛弱的厲鬼,也會慢慢的變得厲害起來,到時候,更加不好辦了。

“這可怎麼辦?”前世默默的開始糾結。

周瑩瑩那個孩子真的是個好孩子,要是可以的話,也真的不希望她落入將軍的手掌,這折磨是肯定的了,只是不知道將軍會如何處置。

還有,現在或許真的是個機會,要是再繼續下去的話,沒準兒準的不好營救了。

前世轉身看了看周偉光還有墨衣,用眼神詢問着他們現在是什麼想法。

周偉光原本對周瑩瑩有意思,但是知道周瑩瑩對張昊天有想法,所以沒說出來,不過,事情都到這個時候了,周偉光也是願意衝進去,把周瑩瑩給帶出來的。

墨衣更不用說了,他可是一直都在心裏贊同張昊天的,只不過是沒說出口罷了。

“這件事聽我的話。”墨衣在清了清嗓子之後做出了決定。

這話一出,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在了墨衣的身,全都想知道墨衣現在有什麼決定。

“咱們準備準備,現在衝進去,千萬要記住了,只要是找到周瑩瑩,其他什麼都不管,趕緊從那個房子裏衝出來,知道嗎?”

那個房子詭異的很,在那裏面時間越長,對這些人越是不利,所以,這個事情千萬要速戰速決。

“好!我準備好了!”張昊天恨不得現在衝出去了,這可是救周瑩瑩啊!

周偉光簡單的檢查了一下身帶着的東西,前世也似乎提了一口氣,前提是他有氣的話。

看準了那邊的方向,他們本着不驚擾的原則,悄悄的溜到了別墅後面的那扇門附近,張昊天悄悄的打開了那扇門,跟周偉光小心的溜了進去。

剛一進院子,張昊天和周偉光各自在身貼了一些泥土,還有一道對鬼可以隱身的符,至少,一些小鬼是可以看不到他們了,這多少也能算是安全了一些。

前世和墨衣這會兒跟在張昊天和周偉光的後面,一點點的衝着裏面跟進。

眼看着到了別墅的門口了,張昊天左右看了看,眼看着那扇門是打開的,直接溜了進去。

周偉光也不含糊,看着張昊天的動作快,他張昊天還要快。

這進了別墅裏面,本來張昊天和周偉光的計劃是一個帶着前世,一個帶着墨衣,分頭行動的,但是這剛一到客廳,張昊天看到那些鬼全都圍在一起,像是在圍着什麼的人或者是什麼東西一樣。

張昊天好了,這些傢伙到底是在幹什麼?

也在這個時候,周瑩瑩的聲音從那些鬼的間傳了出來。

“你們,你們,全都給我離遠點,不然,別怪我不客氣了!”

周瑩瑩的聲音都有些顫抖了,算是沒看到周瑩瑩的那張臉,多少也聽的出來,這周瑩瑩肯定是很害怕了。

雖然那話說的很厲害,可張昊天知道,周瑩瑩真的快要撐不住了,要是但凡是有什麼辦法,她肯定早用出來了。

張昊天心裏難受到不行,自己真的應該早些進來,站在周瑩瑩的前面,但凡是有什麼危險,也都應該讓自己來承受啊!

爲了能儘快的解決周瑩瑩的麻煩,張昊天狠狠的咬着牙,本着那邊的方向直接衝了過去了。

將軍這會兒其實在樓看着,那些所謂的障眼法,所謂的隱身符,對於那些小鬼來說,多少還能有些作用,但是對於這些厲鬼來說,作用不是很大了,這對於大將軍來說,完全跟鬧着玩兒一樣了。

眼看着張昊天帶着周偉光,還有前世墨衣他門三個繞到了一些厲鬼的身後,將軍微笑着等着,等待着接下來的好戲。

果然,當張昊天他們站在那些厲鬼身後的時候,那些厲鬼迅速的反應過來,一轉身,全都瞪着怒目看着張昊天他們,像是恨不得一口把他們給咔嚓了一樣。

周瑩瑩這會兒因爲那些厲鬼的轉身,也看到了張昊天的存在,這讓近乎於絕望的周瑩瑩激動的差流眼淚了。

吸了吸鼻子,周瑩瑩看準了時機,準備從那些厲鬼間的縫隙衝過去,衝到張昊天的身邊去,那邊跟他們在一起,應該會是較安全的。

然而,周瑩瑩的速度很快,身邊那些厲鬼的速度更快!

還沒等周瑩瑩真的衝過去呢,已經被身後的厲鬼一把抓住了。

“呵呵,還想跑?沒那麼容易!”那隻厲鬼笑呵呵的說着,十分得意。

“你放開她!”張昊天完全不能容忍那隻鬼抓住周瑩瑩的胳膊,這傢伙身那麼重的怨氣,這要是傷害到了周瑩瑩,自己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

“呵呵,放開?那要看你的本事了!”那隻鬼一邊說着,臉的笑容也一般漸漸的消散,變成了那種十分嚇人的樣子。

其他的那些厲鬼也已經拉開架勢,準備隨時應敵。

張昊天這邊,周偉光也已經拿出了桃木劍了,甚至手還拿了一個周瑩瑩家裏祖傳的那些個小號的八卦鏡。

這些可都是好東西,或許可以對付面前的這些個厲鬼了。

前世沒什麼反應,左右他也是鬼了,要是那些鬼真的衝來,自己直接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來幾個解決幾個是了。

至於墨衣,更是冷眼看着面前的一起,這些厲鬼對於墨衣來說,吃掉他們都覺得難受,實在是太不能入眼了。

墨衣想着,要是能不出手,那自己肯定不會出手了,這是他們之間的問題,自己還是少牽扯的好。

但是要是這些厲鬼真的要傷害張昊天,那自己不能不管了。

之所以要管,是因爲自己答應過,要保護張昊天的安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