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庫羅點頭答道:“沒錯,入口就在你發現我的那個大洞裏。不過我勸你最好不要去,我有一種直覺告訴我,那個地下陵寢裏有一個可怕的存在。”

“你沒有下去過?”

“沒有,不敢。”

“看不出來,你的膽子怎麼小。”

“唉~誰說不是呢。我的膽子本來就不大。在這裏等了一年又一年,就盼着能給人說說話,可每次看到人,我還沒張嘴,那些人就不是暈過去就是嚇跑了。”庫羅嘆了口氣後說道。

“……就你這副樣子,人家跑是很正常的。”

庫羅:“……” 黃金城內的動靜讓勇氣號內的衆人感到很擔心。爲了避免讓韓宇分心,韓夢馨連通訊器都不敢開,就怕會讓可能正在戰鬥中的韓宇出現原本可以避免的意外。

“我去看看吧。”寧平見韓夢馨一臉擔心的樣子,出聲說道。

“……那你要小心。”韓夢馨想了想後對寧平說道。

寧平點點頭,走出了勇氣號,只是沒等他離開勇氣號多遠,迎面就碰到了從黃金城出來的韓宇,以及跟在韓宇後面的黃金骷髏。

寧平心中一驚,二話不說抽出黑刃劍見衝了過去。黃金骷髏庫羅見狀連忙雙手高舉做投降狀的叫道:“別動手,我沒惡意。”

“唔?”寧平停下了身形,看了韓宇一眼,有些責怪韓宇怎麼什麼都往回撿。韓宇無奈的苦笑了一聲,其實自己也不想帶着這個庫羅回來的,只是這個庫羅死皮賴臉的非要跟着,韓宇也沒辦法。

“你是誰?”寧平皺眉問道。

“哦,我叫庫羅,是一名友好的骷髏,請收起你的劍,對待朋友,是不能刀劍相向的。”庫羅連忙笑着對寧平說道。只是庫羅忘了自己此時的形象,一副骷髏架子說話就已經很嚇人了,還笑……反正聞訊趕過來的韓夢馨等人被嚇了一跳。麗潔塔更是兩眼一翻白,直接暈了過去,還不如李雲和李玉兩個小傢伙的膽子大。

……

經過交流,庫羅得到了勇氣號衆人的初步認同。雖然還是難以接受一副骷髏骨頭可以說話,可以笑,但卻也沒有再對庫羅擺出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

如果不看庫羅的樣子,光聽聲音會認爲庫羅是個很健談的人。那個嘴碎的呦,連韓宇都要甘拜下風。

眼看着到了飯點,韓宇等人決定吃飯。不過因爲有庫羅這個外“人”,韓宇等人沒有回勇氣號內用飯,直接就在勇氣號的外面開吃。

食物的香味讓昏迷中的麗潔塔悠悠醒轉過來,睜眼一看,一個骷髏腦袋正對着自己,見自己醒了,更是張嘴說道:“哎呀,你總算是醒了。我很抱歉剛纔嚇到……哎~你怎麼又暈了?”

……

再次醒來,麗潔塔看到韓夢馨那張臉,心裏頓時一鬆,隨後忍不住抱着韓夢馨哭了起來。韓夢馨連忙抱着麗潔塔輕聲安慰着。正和韓宇蹲在不遠處的庫羅見狀連忙站起來準備過來跟麗潔塔聊上兩句,卻被韓宇一把抓住。

“你消停會啊,難道你想把人家再嚇暈過去?”

“恩,她之所以會暈過去,很大的原因是不瞭解我。我相信她在瞭解我以後,會不再害怕我的。”庫羅想了想後說道。

“拉倒吧你,我擔心沒等她瞭解你,你已經被她給拆成零件了。”

“唔……女人瘋狂起來的確難以理喻。”庫羅被韓宇的話給嚇住了,半晌之後才訕訕的說道。不過眼神還是時不時的往麗潔塔那邊張望。

已經從韓夢馨那裏知道庫羅這個骷髏的麗潔塔雖然在心裏不止一遍的告訴自己不要害怕,可一看到庫羅的那副樣子,立刻就本能的縮到韓夢馨的背後。跟想要和她搞好關係的庫羅很鬱悶。

“那兩個小孩子是誰?”庫羅看到了待在麗潔塔身邊的李雲和李玉,低聲問韓宇道。

韓宇聞言警告庫羅道:“你問這個做什麼?我可警告你啊,不許你去嚇唬那兩個小孩。孩子年紀小,要是因爲你留下什麼心理陰影,那可是一輩子的事情。”

“我沒有惡意的。”庫羅有些委屈的說道。

韓宇卻不爲所動,讓韓夢馨將麗潔塔和兩個小孩帶回了勇氣號,自己則跟寧平一起詢問庫羅有關地下陵寢的事情。

知道韓宇想要去地下陵寢,庫羅連連搖頭對韓宇說道:“我還是那句話,勸你最好不要去那個地下陵寢。在那個地下陵寢裏有惡靈存在。那個死去的人類君王說不定正在地下陵寢裏等着你們這樣的冒險者進去陪他呢。”

“你少嚇唬我,你要是不知道地下陵寢裏的情況就直說不知道,我又不會瞧不起你。”韓宇白了庫羅一眼說道。

庫羅尷尬的笑了笑,隨後正色對韓宇說道:“我真的不是嚇唬你。雖然我沒有進入過地下陵寢,但直覺告訴我,那裏真的有危險的存在。你之前不是問這個天氣的問題嗎?我估計就和地下陵寢有關。只有亡靈,纔會懼怕陽光。”

“那你怕不怕陽光?”寧平出聲問道。

“不怕,我和普通的骷髏不一樣,我是黃金骷髏,憑着覆蓋全身的這一層黃金,我可以在陽光下行走。只是你們也看到了,就我這副樣子,人類社會是去不得的。”庫羅聞言答道。

“唔……的確,你要是去了人類社會,只會有兩個結果,一個是被敲成碎片,還有一個就是被抓起來四周展覽,估計這兩個結果都不是你想要的。”韓宇摸着下巴說道。

庫羅哭笑不得,伸手撓了撓頭後轉移話題道:“還是說說這座黃金城的事情吧。”

“唔……這座黃金城等會再說,你還是跟我說說另一座天空城的事情吧。”韓宇想了想後對庫羅說道。

庫羅聞言想了想,搖頭說道:“另一座天空城的事情太遙遠了,我都不知道那座天空城現在還在不在天上,說不定早就和這座天空城一樣從天下掉下來了。你們要是想要去那座天空城,我勸你們還是早點打消這個念頭的好。”

“那這座黃金城又有什麼好說的?”韓宇不解的問道。

“當然有要說的。這座黃金城裏的黃金是被詛咒的黃金,一旦有人碰過了,那碰了那些黃金的人就會被詛咒……”

“這麼說我們都已經被詛咒了?”韓宇插嘴問道。

“哦,怪我沒說清楚,應該是那些心存貪念的人被詛咒了纔對。而且這種詛咒是會感染的。也就是說,只要有一個人被詛咒,那其他人也會被感染。唯一解除詛咒的方法就是交出那個碰了那些黃金的人,否則,這種天氣是不會消除。而且隨着時間拖得越久,詛咒就會變得越來越嚴重……”

“你這話說的有點危言聳聽啊。”

聽到韓宇的話,庫羅一臉嚴肅的說道:“我所說的,絕對不是什麼危言聳聽的話,你們要是不信,那詛咒很快就會在你們中某個人的身上應驗。”

見庫羅不似說假話,韓宇的心裏也有了幾分相信,不過讓韓宇將自己的同伴交出去,這種事韓宇做不出來。如果真的做了,那韓宇就不是韓宇了。

“不管那個詛咒多厲害,我是不會交出我的同伴的。”韓宇搖頭對庫羅說道。

庫羅聞言說道:“如果你不願意交出被詛咒的人,那唯一解除詛咒的辦法……”話未說完,庫羅突然住嘴了。韓宇不由納悶的看向庫羅,卻見庫羅此時的樣子出現了變化,原本金黃色的骷髏架子正在變得黝黑,而那雙眼眶裏閃爍的金光,此刻竟然變成了鮮紅色。

韓宇和寧平等人立刻跳到一邊戒備。好在之前韓宇已經讓韓夢馨等人回到了勇氣號,聽庫羅說話的也就韓宇、寧平和石八方。

“桀桀桀……已經給你們生路了,可惜你們自己卻要放棄。這難道就叫自作孽,不可活嗎?”庫羅突然笑着說道,那種令人頭皮發麻的笑聲讓韓宇感到心煩,也清楚的意識到,眼前的庫羅絕對不是剛纔那個庫羅。

“你是誰?”韓宇盯着黑色骷髏問道。

“桀桀桀……我們剛纔不是一直在說話嗎?難道你的記性那麼差,這麼快就忘了我叫什麼?”黑色骷髏笑着問韓宇道。

“你絕對不是庫羅,你是誰?”

“桀桀桀……我就是庫羅,庫羅就是我。你不相信,那我也沒辦法。人類,交出我的獵物,我可以大發慈悲的放過剩下的人,否則,我會把你們全都封在黃金城牆裏,讓你們長眠在這裏……”

話音未落,站在一旁的石八方按耐不住心中的浮躁,搶先發起了攻擊,飛起一腳便將黑色骷髏的腦袋踢飛了出去。落在沙地上的黑色骷髏頭一邊發出那種令人頭皮發麻的笑聲一邊說道:“看來談判破裂了。”說完這話,黑色骷髏頭張嘴向着石八方吐出了一團黑氣。

“該死!”韓宇見狀暗罵一聲,擡手放出火焰截住了飛向石八方的黑氣,對石八方叫道:“八方,去找夢馨。她的力量有可能可以剋制這個傢伙。”

知道自己闖禍的石八方連忙答應一聲,轉身就往勇氣號跑去。從顯示屏中已經看到這一切的韓夢馨在勇氣號的艙門口和石八方相遇。沒有什麼廢話,光明的力量向着黑色骷髏壓了過來。

“哦,該死,這裏怎麼會有這樣討厭的東西?”黑色骷髏頭痛苦的呻吟一聲,骷髏身子跑到黑色骷髏頭的旁邊,撿起地上的骷髏頭一邊往身上按一邊向黃金城的方向跑去。

韓宇見狀連忙要追,卻沒想到寧平伸手拉住了韓宇,“窮寇莫追!”

被拉住的韓宇急道:“那個骷髏太古怪,現在讓它跑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遇上。”說完,甩開寧平的手,跟在黑色骷髏的後面是緊緊追趕。擔心韓宇中計的寧平見狀也連忙跟了上去。

可沒等韓宇和寧平追出多遠,就聽身後傳來數聲驚呼,回頭一看,就見原本應該被關在房間裏的卡洛此刻正雙手分別跟抓着一個小孩向黃金城的另一個方向跑,而石八方和菲爾德則是跟在後面緊追不放。

“該死!他這是又發什麼神經?”韓宇見狀大罵一聲,當即舍了黑色骷髏,和寧平一起邁步去追卡洛。

只是那卡洛也不知道是吃了什麼藥,跑得飛快,就是韓宇和寧平也被遠遠的甩在後面,眼睜睜的看着卡洛抓着兩個小孩跑進黃金城,轉眼就沒了蹤影。

……

“混蛋!”韓宇鬱悶的吼了一聲,扭頭對寧平說道:“寧平,我們去地下陵寢。”

擔心兩個小孩安危的寧平沉默的點了點頭。雖然知道地下陵寢很危險,但爲了救那兩個小孩,此時也顧不得許多了。眼下時間對韓宇等人來說很寶貴,必須爭分奪秒,晚一點就意味着兩個小孩多一分危險。誰知道那個黑色骷髏會把兩個小孩怎麼樣?還是先救回來再考慮別的。

按照之前庫羅的說法,黃金宮水晶棺下方就是通往地下陵寢的通道。韓宇和寧平不敢耽擱,和勇氣號的韓夢馨等人簡單的交待了一下,從韓夢馨那裏拿到新的治療瓶以後,二人立刻便趕往黃金宮。至於剩下的菲爾德等人也沒有閒着,韓宇讓他們做好準備,一旦他和寧平將兩個小孩救出來,菲爾德就利用勇氣號的主炮直接把這座傳說中的黃金城連同下面的地下陵寢給炸上天,省得它以後再想害人。

匆匆趕到了黃金宮,韓宇看到黑色骷髏竟然站在黃金宮的門口,旁邊更是站着劫走兩個小孩的卡洛,可兩個小孩卻沒有了蹤影。

“那兩個小孩呢?”韓宇瞪着黑色骷髏問道。離得近了以後韓宇就知道,卡洛已經被控制,說什麼也是白費。

黑色骷髏聞言發出那種“桀桀”的笑聲,對韓宇說道:“我們來玩一個遊戲吧。那兩個小孩已經被我的主人選中,將作爲我的主人重新轉生的容器。不過融合是需要時間的,如果你們可以在指定的時間內到達我主人的陵寢,那我可以考慮將那兩個小孩還給我們。”

“……你主人的陵寢在哪?”韓宇沉聲問道。

“桀桀桀……你還沒有回答我你答不答應陪我玩這個遊戲呢。”黑色骷髏笑着問道。

“我答應你老母!我會到達你主人的陵寢救出那兩個小孩,然後會把你的主人從棺材裏拖出來挫骨揚灰,讓他徹底的玩完。”

“……嘖嘖嘖,口氣不小,可惜我的主人不是那麼容易就會被打敗的。你們想要去地下陵寢,那麼通道就在這裏,不過你們首先要打敗的,就是守衛這個通道的守衛。”黑色骷髏說着一指垂手站在旁邊的卡洛。

被黑色骷髏一指,原本毫無反應的卡洛突然活動了起來,整個人的身體就像是一個牽線的木偶一樣正在被一股力量用力的拉扯。黑色骷髏轉身向黃金宮內走去,臨走前對韓宇說道:“如果你們連這樣一個守衛都打不贏,那還是趁早離開這裏吧。”

韓宇懶得搭理黑色骷髏,眼睛盯着正在變化中的卡洛。此時的卡洛渾身上下的肌肉正在不斷跳動,整個人也已經趴在了地上,長相也在由人向某種犬科動物變化,嘴巴一咧,可以看到兩排鋒利的尖牙。

“哦嗚~”卡洛突然仰天發出一聲長嘯,韓宇神色凝重,沒想到卡洛竟然會被改造成一隻守門犬。已經被變成了守門犬,恐怕想要幫他恢復原狀是不可能的。韓宇很快就做出了決定,和寧平對視一眼之後,兩個人決定暫時放棄平日裏的習慣,聯手攻擊。

“嗚~嗚~”卡洛彷彿預感了危險,衝着韓宇和寧平齜着牙發出一聲聲警告的低吼。

可韓宇和寧平卻沒有工夫理會卡洛的警告,兩道人影幾乎同時消失在原地,卡洛也同時撲向了韓宇,電光火石的接觸過後,韓宇和寧平頭也不回的向着黃金宮內跑去。卡洛見狀扭頭就想要追趕,只是剛一扭身,卡洛的身體便碎成了數塊,伴隨着卡洛身體的分裂,爆炸也在卡洛的體內發生,卡洛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死了,死不瞑目,如果還能找到卡洛的腦袋的話。

幾乎沒有任何猶豫,韓宇當先跳起了水晶棺材下的大洞,寧平緊隨其後。當二人進入大洞之後,之前進入黃金宮的黑色骷髏出現在洞口,看了看已經瞧不出本來是什麼的卡洛的碎片,黑色骷髏自言自語的說道:“這回的遊戲應該會被前幾次要精彩許多。”說完黑色骷髏縱身也跳進了大洞。 身處面積極大的地下空間內,韓宇和寧平有點迷失方向。這裏實在是太大了,也不知是天然形成還是人工開鑿,反正很大,讓剛剛來到這裏的韓宇和寧平找不準下一步應該往哪裏走。

“沿着地下河走吧。”韓宇看了一眼流動着的地下河對寧平建議道。寧平想了想,同意了韓宇的建議。按照古代帝王墓葬的規矩,選擇墓穴的位置是很有講究的,其中就和風水中的水密不可分。沿着地下河走,比隨便找個方向亂竄要保險一些。

二人沿着地下河的河水流向走了大約半個小時,看到了一個大湖,大湖的中央是一座小島,在小島上,依稀可以看到一個城堡的輪廓。

“寧平你在這裏等我一會,我去那個小島看看。”韓宇對寧平說了一聲,飛向了湖中心的小島。只是剛剛飛出去不到十米,湖水突然發生了變化,一道水牆很突然的在韓宇的前方升起,不等韓宇轉向,一道環形的水牆便將湖中小島被包圍了。韓宇不敢貿然接近,只能飛回岸邊另想辦法。而韓宇一往回飛,升起的水牆也隨之落下,湖水逐漸的恢復了平靜。

“看來從天上飛到那座小島上有點麻煩。”韓宇落地之後對寧平說道。寧平點頭看了看左右,“恩,我們還是在附近找找,看這有沒有什麼船之類的吧?”

“這種地方怎麼可能會有船?”韓宇搖頭說道。

話音剛落,就見湖面上傳來一陣歌聲,韓宇和寧平循聲望去,就見遠處的湖面上,一個人影一邊唱着歌一邊撐着船劃了過來。離得近了,韓宇和寧平纔看清那不是船,而是一支竹筏。不過就算是竹筏也不要緊,總算是有了可以劃到湖中小島上的工具不是。

“喂~幫個忙成不?”韓宇衝着湖中竹筏上的人招手喊道。而一旁的寧平則是擺出了戒備的樣子。在這種地方,怎麼可能會有人類存在?不管那個竹筏上的是什麼,都要小心謹慎。

聽到韓宇的呼喊,竹筏上的人停止了唱歌,也沒有回頭,只是背對着韓宇和寧平問道:“什麼事?”

“送我們去湖中那個小島上可以嗎?”韓宇聞言問道。

“……你們去哪做什麼?那裏可不是誰都可以去的。”

“我們要去那裏救人,幫個忙吧。”

“……那裏除了死人可沒有別的,你們救死人做什麼?”

“我們要救的可是活人。總之送我們過去,有什麼要求你可以提。”韓宇聞言說道。

聽到韓宇的話,拿着竹竿的擺渡人忽然笑了,“呵呵呵……真的什麼要求都可以提嗎?”

韓宇一聽有門,連忙答道:“只要是我們可以辦到的。”

“你們一定可以辦到。”

“你要什麼?”韓宇問道,一旁的寧平已經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錢。”

“……啊?你剛纔說什麼?”提高了戒備的韓宇和寧平差點以爲自己聽錯了,韓宇不得不讓擺渡人再重複一遍。

“我說錢,我要錢,很多很多的錢。”擺渡人回頭看着韓宇和寧平說道。一見擺渡人的樣子,韓宇和寧平微微一皺眉,這傢伙竟然帶着一個黃金製作的面具,也不知道從哪得來的。

“……你怎麼會想起來要錢呢?就算給你錢,你在這裏花的出去嗎?”韓宇皺眉問道。

“誰說要花了?我留着看不行啊。反正我要錢,你們要是想要我送你們到島上去,就要給我錢。”

“這裏的上面有一座黃金城,如果你送我們過去,那座黃金城裏的黃金你想拿多少拿多少。”韓宇想了想,對擺渡人說道。

擺渡人聞言輕哼一聲,沒有上當,“哼,你當我傻呀?那都是被詛咒的玩意,我可不想要那種東西。我就要你們身上帶的錢。給我錢,我就送你們過去。沒錢,一切免談。”

見擺渡人作勢要走,韓宇一邊叫住擺渡人一邊低聲問寧平道:“寧平你帶錢了嗎?”

“你還真打算給錢啊?”寧平聞言一愣,看着韓宇問道。

“沒辦法,看這傢伙死要錢的架勢,看來不給錢是不行了。”

“要不咱們揍他一頓,逼他送我們過去?”寧平想了想後提議道。

“你會用他手裏那個玩意嗎?”韓宇聞言問道。

“……不會。”寧平微微一愣,答道。

“那你剛纔說的那個主意不行,我也不會使那玩意。”

擺渡人有些不耐煩的問道:“喂,商量好沒有?怎麼這麼婆婆媽媽的?到底有錢沒有?”

“可以用別的東西替代嗎?”寧平出聲問道。

“可以,只要是值錢的東西就成。”擺渡人立刻答道。

聽到擺渡人這話,寧平取下了掛在脖子上的一塊玉石。“這是我剛出生的時候爺爺送給我的一塊溫玉,應該值不少錢的。”

黃金有價玉無價,更何況寧平拿出來的玉石是他爺爺送給他的,這個很有紀念意義。韓宇伸手想要阻攔,卻沒想到寧平比韓宇手快,在韓宇阻止之前就把手裏的玉石扔了過去。擺渡人接過玉石仔細看了看,點頭說道:“不錯,這玩意挺不錯。你們倆上來吧。”

見擺渡人已經把玉石給收了起來,韓宇暗暗打定主意,等回來的時候一定要把那塊玉石從擺渡人那裏搶回來還給寧平,絕不能讓那塊玉石落在擺渡人手裏。

兩個人跳上了竹筏,擺渡人叮囑二人站穩以後,用力一撐竹竿,竹筏向着湖中小島的方向行去。

竹筏前進的速度不快,當竹筏行駛到之前韓宇遇到水牆的地方時,韓宇和寧平同時做好了應付突發狀況的準備。擺渡人見韓宇和寧平緊張的樣子,不由一笑,對二人說道:“放心,你們現在是在竹筏上,那道用來抵禦空中入侵者的水牆是不會出現的。”

“爲什麼?”韓宇不解的問道。

“呵呵呵……在這個湖中有着無數的水下亡靈,它們長年累月的待在這個湖中,任務就是守衛湖中小島,除了我這個竹筏之外,別的什麼想要到達湖中小島,那是想也不用想。”

“難道不能游過去?”

擺渡人聽到韓宇的話後哈哈大笑道:“哈哈哈……你可以試試看啊。這個湖因爲有水下亡靈的存在,湖水冰冷刺骨,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凍僵落水者的身體,再加上有水下亡靈的拖拉,不管是什麼東西落到水裏,都沒有再浮上來的可能。”

聽到擺渡人的話,韓宇沒有再就這個問題和擺渡人說話,轉而看了看湖中小島問道:“還有多久才能到?”

“還有一半的路程。不過這裏已經是你們的目的地了。你剛纔不是說要游過去嗎?現在你就可以遊了。”話音未落,擺渡人突然對韓宇發動了襲擊,竹竿打橫掃向韓宇和寧平。寧平抽出青雲劍格擋,架住了橫掃過來的竹竿,隨後韓宇一記火球扔向了擺渡人。擺渡人一閃身躲過火球,剛要有所反擊,就見韓宇已經衝到了擺渡人的眼前,飛起一腳將擺渡人給踹下了竹筏。在擺渡人被踹飛的時候,之前寧平交給擺渡人的玉石從擺渡人的懷裏掉了出來。韓宇一見連忙伸手去接。不料擺渡人卻在韓宇伸手接住玉石的時候抓住了韓宇的手,將韓宇往湖中拖。寧平見狀大驚,連忙衝過來想要幫韓宇忙。不料還沒等寧平衝到近前,擺渡人已經將韓宇給拖到了水中。

剛一入水,韓宇就感到渾身冰涼,骨頭縫都滲得慌,連忙掙扎的往湖面上游。不料還沒等韓宇把頭露出湖面,就感到兩腳一沉。韓宇低頭一看,就見兩個水下亡靈分別抱住了韓宇的雙腳。

這在水裏和在陸地上的感覺是完全不一樣的,在這裏,韓宇縱有天大的本事也難以施展開。可讓韓宇坐以待斃,那是不可能的。韓宇一邊掙扎一邊伸手入懷。此刻已經顧不上許多了,韓宇準備用韓夢馨給自己的治療瓶試試。水下亡靈這種東西應該算是一種暗屬性的能量體,那剋制暗屬性的光明能量應該有用。

“但願有效果。”韓宇一邊祈禱一邊打開了手中的治療瓶。只是沒想到的是,這水裏想要打開一個瓶子是那樣的困難,平時很容易就可以打開的瓶蓋,在心裏韓宇廢了半天勁也沒有打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