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放手,放手,你特麼的別扯了,勞資的褲子要掉了。”劉致澤一驚,雙手緊緊的抓住了自己的褲子,生怕自己的褲子被這個傻叉給扯掉似得。

“澤爺,澤哥,你如果不答應,我就不放手。”南宮劍那不搖碧蓮的本事出來了,一時間黏在了劉致澤身上,反正就是你不答應我就不鬆手,反正掉的又不是我的褲子。

“哈哈……奇門遁甲,武侯派,沒想到你這個小子的來頭既然這麼大。”

忽然,那邊的老太太直接大笑了起來,像是瘋了似得,一時間,南宮劍和劉致澤都停止了手中的動作,看向了那死老太太。

“死老太太,你還有什麼話說?”劉致澤揚起了平底鍋指向老太太。

“我?成王敗寇,我已經沒有話說了,不過小子,我就算死也不會放過你的。”老太太惡狠狠的瞪着劉致澤,忽然就看到老太太從懷中掏出了一把匕首。

臥槽!!這是要幹嘛?

劉致澤和南宮劍都愣住了,難道是想拼死一搏嗎?

劉致澤有奇門遁甲術在,這老太太也知道,無論自己有什麼本事,都會被劉致澤壓的死死的,所以也不打算再出紙人了。

反而是在劉致澤和南宮劍的震驚之下,一把隔開了手腕上的血管,那鮮血頓時直流,“滴答”鮮血落在了地面,發出了一道道的響聲。

“我以精血爲引,釋放出這裏的鬼王,小子,你會死的,你會死的很慘的。”老太太臉色猙獰的說道。

“鬼王?”劉致澤一愣,有些不太明白這老太太的意思了。

“主公,快跑,這地底下封印了一個強大的鬼王,他一旦出來,你必然會死的。”忽然,孫乾的聲音響在了劉致澤的腦海中,他的聲音很急促,也很緊張。

對付鬼王?他可沒有那個實力,之所以諸葛亮把他安排在最前面,就是因爲他弱,但卻也能指引劉致澤入行。

“轟隆隆~”就在這時,這一塊地方猛烈的震動了起來,劉致澤和南宮劍也都是臉色大變,這房子原本就要倒了,再這樣震動起來,更加的恐怖了。

“啊……”忽然,那邊的老太太淒厲的慘叫一聲,被一股黑氣打中,整個人頓時炸開,從此消失在了世間。

“臥槽,這個死老太婆,到死了都沒忘記坑本王爺。”劉致澤驚恐的說道,因爲他已經感受到一股強大的陰氣從地底升起了。

之前他看到陰氣眼睛都會發光,但是現在他卻是無比的害怕,開玩笑吧,這股陰氣這麼強,絕對不是普通鬼魂能夠弄出來的,就算他想收鬼,那也要有命收才行吧。

劉致澤一把拉起南宮劍就立馬向着大門外樓下跑去,可是這震動實在是太厲害了,讓兩個都站不穩,更別說離開這了,不過劉致澤還是沒有放棄希望的,一直拉着南宮劍來到了一樓。

然而就在這時,那股震動的感覺卻是忽然停止了。

而劉致澤和南宮劍也因此鬆了一口氣,這破木屋總算是沒有塌,否則的話,就算那個鬼王沒有殺掉他們,這倒塌的木屋也能把他們砸死。

“孫乾?是不是沒事了?”劉致澤問道。

“額……主……主公,你……你看你身後。”孫乾的聲音有些顫抖了,哪怕他是千年前的古魂,但是看到這一幕卻依然是忍不住顫抖着身體。

聞言,劉致澤臉色一變,自己身後,什麼都沒感覺到啊,不過既然孫乾這麼說了,他吞了一把口水,就艱難轉過了頭去。

當他看到身後的人後,頓時一驚,一個身穿大紅長裙,長的很漂亮的男人坐在一張靠椅上,哦,不對,應該說是很妖豔。

他長髮飄飄,擁有俊俏的五官,臉色雖然蒼白了點,但是卻依然很帥,如果不仔細看,說不定還會以爲他是一個女人。

這……這個就是鬼王嗎?劉致澤吞了吞口水,四周颳起了一陣陣的陰風,哪怕此時是中午,太陽高照,陽氣最甚,這個破爛的木屋內依然是掛着陰風。

四周冷冰冰的,就像是進了冰窖似得。

“奇門遁甲,八陣圖,你是何人?”那清秀的男子開口問道,他看都沒看秦乎,反而是靜靜的看着前方,慢悠悠的搖起了椅子。

“澤……澤哥,澤爺,好……好冷啊。” 焰毒醉卿 南宮劍在一旁瑟瑟發抖,忽然,他看到了地上的屍體,頓時臉色一變,變得慘白。

這麼多的屍體,這是要嚇死人的節奏啊,這一刻,南宮劍忍不住向着劉致澤的手抓去,不過當他抓到劉致澤的手之後卻是一愣,因爲他感覺到劉致澤也正在發抖,連劉致澤都發抖了,看來這次的事情大條了,南宮劍頓時有種想哭的感覺。

但是看到劉致澤雖然害怕,但是臉色卻是沒一點變化,還以爲劉致澤是有了解決的對策。

“澤哥,我們怎麼辦?”南宮劍輕聲問道。

劉致澤現在心中很苦逼,他在思考對策,萬一搞不好,可就要被這鬼王給弄死的。

“鬼王大人,還請替我報仇。”就在這時,一道輕飄飄的聲音響在了三人的耳中,三人轉頭看去,就看到那老太太若隱若現的飄在半空中。

“聒噪!”那俊秀鬼王一巴掌拍去,那老太太的魂魄都給拍散了。

“嘶~”我靠,一言不合就讓別人魂飛魄散啊,要是躲不過去,那自己豈不也要跟着那老太太一起去死,蒼天吶,我可不想跟着那死老太太一起死。

然而就在這時,劉致澤腦海中有了個想法,當即一把擡起頭,站直了身體,道“你又是何鬼?”

“嗯?”那俊秀鬼王聞言,頓時冷冷的看向了劉致澤,一股無形的壓力向着劉致澤而去,四周的陰風更加的狂暴了。

劉致澤一時間冷汗直流,但是逼已經裝出來了,自己可不能虛,還好,自己站在奇門遁甲術內,那鬼王的氣場完全壓不到自己身上來。

“放肆。”劉致澤怒喝一聲。

南宮劍“……”

鬼王“……” “一個小小鬼王,竟敢在我面前裝逼,你信不信本王爺分分鐘滅了你?”劉致澤怒喝道。

說完後,他揹着手,臉上盡是淡定之後,彷彿這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似得。

臥槽!!好帥,好酷,吊炸天。

一旁的南宮劍看到劉致澤的樣子更加的崇拜着迷了,現在就算劉致澤說要他獻出菊花,恐怕他也會迫不及待行動的吧。

“王爺?你到底是誰?”那俊秀男子一把站了起來,像是被劉致澤給唬住了似得。

剛剛他還以爲劉致澤是軟柿子,只要自己想捏就能捏的,可是現在看到劉致澤的淡定樣子,他心中已經開始懷疑了。

四周的空氣隨着他的話語,而變得更冷了,那寒冷的陰風更是吹的直作響。

媽的,這回完蛋了,裝逼裝大了,劉致澤的內心在哭泣,你大爺的,既然知道我這麼流弊了,你還不走幹嘛。

劉致澤是想要嚇走這鬼王的,可是誰知道這鬼王非但沒有離開,反而是盯着劉致澤問起了身份。

劉致澤嘆息一聲,現在逼已經裝出來了,就算他想收回去也不行了,當即淡淡的說道“事到如今,本王也不瞞你了,本王就是縱橫陰陽兩界數千年的抓鬼小王爺劉致澤。”

說道最後的時候,劉致澤還特意惡狠狠的瞪向了那鬼王,一股王霸之氣從劉致澤身上綻放了出來。

那俊秀的男子頓時一驚,被劉致澤一瞪,他一屁股坐在了搖椅上,一臉的失魂落魄。

暗道,沒想到今天剛剛出世就碰到了這樣厲害的人物,看來這都是命,也罷,拼死一搏吧。

如果讓劉致澤知道這男人的想法,肯定會連腸子都悔青的吧。

“抓鬼小王爺,既然今天被你碰上了,那我也只好與你拼個你死我活了。”俊秀男子雙眼無神,被困了數百年,結果一出來就碰到個強大的人物,他實在是不甘心啊。

“啥?臥槽!!等會,淡定點。”劉致澤聞言臉色頓時一變。

那俊秀男子可沒有管劉致澤,慢悠悠的站了起來,身上強大的氣息直接擴散開來,頓時包裹住了數裏之地。

外面,某處,正在燒烤攤喝酒的兩個男子感受到這股強大的陰氣臉色頓時變了。

“這是……鬼王出世嗎?趕緊打電話告訴隊長,我先去看看。”其中一個男子說完,立刻奔跑了起來。

而另外一個男子則是手忙腳亂的拿出了手機撥打起了電話。

爛木屋內,劉致澤感受到了這股氣息,臉色頓時變得慘白,臥槽,這個逼裝的太大了,他低頭看去,那南宮劍臉色通紅,彷彿被什麼壓在胸口,眼看着就要提不上氣了。

劉致澤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腦袋上,把他扯到了自己的身後,這才讓他好了一些。

“孫乾,有沒有辦法解決這死鬼。”劉致澤臉色難看的問道,他現在也只有向孫乾求救了,要他去和鬼王打?那特麼簡直就是去送死啊。

“主公,末將想起來了,丞相當年說過,八陣圖有着三次救命的機會,因爲八陣圖是和主公的三座心塔連接的,所以,你可以選擇用掉一次機會,從而從三塔內召喚出個各位將軍的英魂。”

這麼吊?劉致澤一愣,很明顯被孫乾的話給震驚到了,不過隨後他就笑了,既然有辦法能夠幹掉這個死鬼,那就沒什麼好談的了。

“孫乾,如果我召喚出五虎將能夠收拾他們嗎?”劉致澤問道。

“主公,這是廢話,就這樣的鬼王,五虎上將任何一個,一招就能解決了。”孫乾忍不住誹謗了起來,不過也是,劉致澤不知道五虎將的本事,難道孫乾也不知道嗎?

好,那這樣一來就妥了,劉致澤嘴角微微揚起。

大喝道“大膽,你這是在向本王爺宣戰嗎?”

“是與不是,難道你心裏沒點逼數嗎?”那俊秀的男子說道。

臥槽!!裝的一手好逼啊,劉致澤瞪大了眼睛,這尼瑪的是封印的鬼王嗎?怎麼這麼先進的詞也知道。

“哼,小小鬼王可笑可笑,太弱了,沒想到數千年後的鬼王依然這麼弱。”

鬼王“……”他的身體一顫,聽到劉致澤的話,變的越來越害怕了。

反而是南宮劍跪在了地上,雙手死死的抓着劉致澤的褲子,一臉的激動之色,這纔是我輩楷模啊。

“既然如此,那就來吧。”那俊秀男子冷哼一聲,雙手開始晃動,四周的陰氣也隨着他手的晃動而被聚集了起來,一時間,整個爛木屋那股強大的壓迫力更加狂暴了。

說時遲那時快那俊秀男子的身體頓時炸開,融入在了陰氣之中,緊接着猛的向着劉致澤衝殺了過來。

臥槽!!劉致澤瞪大了眼睛,他現在甚至都已經被那股力量給嚇的動不了了,再不出手自己可就沒機會了。

想到這裏,劉致澤一把拋出了手中的平底鍋,那平底鍋頓時化作了一個卷軸散發着金光漂浮在了高空。

“關羽。”劉致澤大吼一聲,現在不用保命的技能已經是撐不住了。

“誰敢傷吾主公,吾必斬之。”

一道聲音從那散發着金光上的八陣圖傳了出來,當那聲音出現之後,四周的陰氣頓時向着八陣圖匯聚,就在這時,一道黑影從八陣圖內飛了出來。

頓時一股無形的威嚴壓在了整個爛木屋內,這纔是真正的強者威嚴,這纔是上位者的威嚴。

那黑影出現在了劉致澤面前,劉致澤雖然看不到關羽的真面目,但是看着那挺拔的背影,劉致澤也能想象的出來關羽的樣子,然而就在這時一股強大的力量向着劉致澤和關羽衝了過來,正是那鬼王。

劉致澤看着自己身前巨大那挺拔而又霸氣的背影一動不動的,頓時臉色一沉,暗道,臥槽,羽哥,你丫的倒是出手啊,別裝逼了。

劉致澤雖然看不見關羽的真面目,但是卻也能看到這關羽擡着左手撫摸着自己的長鬚,差點沒讓劉致澤暴走,勞資喊你出來是爲了救我,不是爲了給你自己裝逼的。

眼看着那鬼王帶着無盡的力量靠近了,劉致澤一動不動的,要說他不怕,那肯定是假的,但關羽在這,他不信關羽會讓那鬼王幹掉自己。

反而是跪在地上的南宮劍,身體顫抖着,甚至都把頭埋入了劉致澤的雙腿之間,可見他到底有多怕。

劉致澤眼看着那俊秀男子來到了自己面前,忽然,一道寒芒閃過,關羽不知道從哪裏拿出了一把朴刀,對,沒錯,是朴刀,而不是青龍偃月刀。

雖然只是一把朴刀,但是被關羽拿着,那感覺,那氣勢就已經完全不同了,就看着關羽一刀子向着那無盡的陰氣劈了下去。

那鬼王的身影從高空落了下來,站在了關羽和劉致澤的面前。

“這……這就算完了?”劉致澤吞了一把口水,一臉的懵逼看着那俊秀的鬼王。

“噗通~”那俊秀的鬼王一把跪倒在地,嘴裏唸唸有詞,緊接着,就看到他的身體分成了兩半,“砰~”的一聲,整個身體就炸開,化爲了灰塵。

臥槽!!要不要這麼吊啊,自己什麼都沒看到戰鬥就這麼結束了?

在場的不止是劉致澤目瞪口呆,包括地面還扯着劉致澤褲子的南宮劍,以及剛剛趕到的不知名男子,他們也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這裏。

鬼王……被一刀斬殺了,你特麼的開掛了吧。 我靠,這就算完了?這尼瑪的也太強大了吧?感受着關羽身上傳來了強大力量,劉致澤吞了一把口水,這關羽的實力出乎他的想象啊,原本剛剛還想要殺了劉致澤的鬼王,此刻卻是已經化作了塵土。

“關……關羽。”劉致澤看着那挺拔的背影叫了起來,他看的到那關羽又在搗弄他的長鬚了。

這尼瑪的纔是真正的裝逼達人吶,一個鬼王在他眼中就像是螻蟻一般,輕輕一揮刀就已經魂飛魄散了。

關羽聽到了劉致澤的叫喊,慢慢的轉過了頭來,然而還沒等他轉過頭,就直接化爲了一道黑氣噗嗤一聲,消失不見了。

臥槽!!什麼情況,劉致澤震驚的看着眼前,剛剛還站在自己面前的關羽就憑空消失了。

“主公,因爲你的實力原因,關將軍只能出現兩分鐘。”孫乾再次爲劉致澤解惑。

“兩分鐘?”劉致澤頓時瞠目結舌,對於關羽會消失,劉致澤不震驚,只是他在震驚,這個關羽果然不愧是裝逼界的鼻祖啊。

一共特麼的就出現兩分鐘,然後就看他裝逼裝了一分半,然後還有半分鐘就是用來搗弄他的長鬚和斬殺那鬼王。

這尼瑪的也太能裝了吧,劉致澤想吐血啊,難得召喚出了這麼強大的存在,結果自己連他的樣子都沒看清楚,就已經消失了。

“澤……澤哥,澤爺,剛剛那……那是誰?怎麼感覺好強。”南宮劍震驚的說道。

他也不是瞎子,又是在奇門遁甲術內,自然是看的到那鬼王和關羽,他可不知道那是關羽,但是他很震驚,那人到底是誰,爲什麼能夠一刀斬殺一個那麼強大的存在。

“額,不知道。”劉致澤回答道,要是讓這小子傳出去了,那這世界還不瘋了。

“澤爺,澤哥,求求你就告訴我吧。”南宮劍再次扯起了劉致澤的褲子。

“我曰!!放手,你特麼的放手啊,褲子要掉了。”劉致澤趕忙掙扎了起來,一把推開了南宮劍,一腳踹了出去,直接把南宮劍踹飛了。

緊接着,他轉身就向着門外跑去了,甚至連看都沒看南宮劍一眼。

然而當劉致澤來到大門口之後,就看到那個不知名的男人正張大着嘴巴一臉震驚的看着劉致澤。

劉致澤看到這人也是一驚,他轉頭看了一眼破爛的木屋內,暗暗思考了起來,也不知道這小子看到了什麼沒有,要知道自己剛剛的奇門遁甲術可是都沒有取消的。

一旦有人站在奇門遁甲術內,就都能看到一些看不到的東西。

“咳咳~”劉致澤輕咳一聲,把那男人給拉回了現實。

那男人見到劉致澤臉色猛然一變,一把跪倒在了地上,雙手抱拳,道“見過前輩。”

臥槽!!自己又成前輩了,不對,這小子叫自己是前輩,那這麼說的話,這小子應該也是個懂行的人,難道是看到剛剛的事情了,不過既然對方這麼給臉了,那自己不要的話,那可就有些對不起他了。

然而這時,南宮劍從裏面跑了出來,剛剛抓住劉致澤,就看到跪在地上的男子,剛想說話,就被劉致澤給打斷了。

就聽劉致澤道“咳咳,免禮吧,你是哪個道家門派弟子?”

那男子聞言,慢慢的站了起來,但是卻不敢擡頭,只能低着頭道“不是,在下第七科的,專門負責靈異事件的。”

“哦,這麼說你也是個驅鬼師?”劉致澤一愣,第七科是什麼鬼東西,完全不懂,不過既然對方叫自己前輩了,那自己也要把這個逼裝下去。

“是的,前輩,我們第七科就是專門負責抓鬼驅妖的保護陰陽兩界平安的。”那男子點頭說道,同時也在心中暗道,這位前輩好高深的修爲,自己竟然一點都探查不出來。

劉致澤要是知道這小子在探查自己的身體,肯定會暴走的,不過還好他不知道,就看他微微一笑,道“嗯,很好,我乃抓鬼小王爺是也,今天之事,我不希望除了我們三人還有其他人知道,你懂嗎?”

“抓鬼小王爺又是什麼梗?”男子在心中疑惑的問道,不過就以剛纔這位前輩召喚出來的鬼將能夠輕鬆斬殺鬼王,他也就沒有什麼好疑惑的了,當即點頭回應了起來。

見到這小子答應了,劉致澤也就鬆了一口氣,他可不想把自己能夠召喚出關羽的事情給宣傳出去,否則的話,他絕對會被當成猴子給無數人觀賞的。

御鬼者傳奇 “既然如此,那就好,本王爺就先離去了,唉,許多年沒出手了,一個小小的鬼王竟然也要本王爺鬥了這麼久,甚至還召喚出了貼身英靈,看來需要好好的反省一下了。”

萌妻乖乖吻上來 劉致澤嘆息一聲,看了自己的雙手一眼,然後放在了身後,他一臉的平靜,高深莫測的,讓人看起來,卻是無比的自信與強大,劉致澤搖了搖頭,帶着南宮劍就離開了。

這特麼的纔是真正的高人前輩吶,那男子忍不住想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