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孫起名對我說的這些的話,我都記在心裏,打算等我救出那個叫李天的小男孩後,還得和這靠山村的村長商量一下,把他們的墳圈子給整改一下,也算是積德造福,做件好事。

打定主意之後,我便開始在‘陰’陽術法錄中尋找這對付鬼的方法,若是能找到個不費勁的陣法那就省事了。

找來找去,只找到一張五甲六丁符的符紙畫法,這五甲六丁符便是驅鬼之用,雖然符紙的法力不大,但是對付那些鬼魂野鬼卻是綽綽有餘,最主要的是,這五甲六丁符很容易畫出來,不像是那五靈借雷符,難畫的要命,畫一張手都酸的要命。

這五甲六丁符還有一個效果,就是可以貼在人的身上,把自己身上的陽氣給遮擋住,在一定的距離中不容易讓鬼怪發現,這也是我想畫這符的第二個原因。

之後,我便從揹包裏拿出了黃紙和硃砂筆墨,現在我才察覺,我簡直成了一個地地道道的道士了,走到哪隨身帶着龍紋劍和墨斗、符紙、硃砂、筆墨,想想就覺得不可思議,若是自己以前看到有人揹包裏面帶這些個東西,我第一個給‘精’神病院打電話,這種人不是騙子就是神經病。

可是現在我自己卻成了這種人,想想就覺得可笑,哎……世事無常啊。

一個小時不到,我便畫出了七八張五甲六丁符,看着符紙滿滿變成深黃‘色’,這也就是說明我畫的這幾張都成功了,我繼續畫了兩張後,湊足十張便放在了我的口袋裏。

之後我便開始練氣。

一直到中午吃飯,李遠中的老婆纔回來,身上還披着白麻布,和我們聊了幾句,便一起吃了午飯,吃過之後,便又急匆匆的趕去林場了。很快便到了晚上,我去李天家裏一趟,他父母跟我說孩子到現在還是沒有找到,警察和村子裏的村民幫着找了一整天,一無所獲,我安慰他們了幾句,答應今晚一定去那鬼唱戲的地方查看一番,才起身告辭。 ?

我從李天家裏回來,吃過晚飯,和朱桂允說了一聲便走了出去,朱桂允開始想和我一起去,讓我果斷的拒絕了,這是去捉鬼救人,又不是出去旅遊,哪能讓她跟着?萬一她出了什麼事,我可沒法跟李隊長和她家裏人‘交’代,也沒法跟自己‘交’代。,最新章節訪問:шшш.sнūнана.сом。

背上揹包,帶上了龍紋劍,手裏握着香,我準備好一切確定沒有遺漏什麼,便走出了村子,朝着村子後面的那片墳圈子走去。

快走到墳圈子的時候,我便把手裏握着這三個香點上,之後嘴裏便一個勁的重複唸叨:

“我是來聽戲的,我是來聽戲的……”

我一邊唸叨,一邊朝着墳圈子走去。

快到墳圈子的時候,突然一陣‘陰’風吹過來,讓我打了一個冷顫,今天這天氣並不好,晚上沒有什麼月光,所以能見度並不遠,只感覺前面的墳圈子裏有星星的火光,估計是鬼火,我看到後朝着那邊走了過去。

走進這墳圈子,我才發現剛纔的那星星火光根本就不是什麼鬼火,而是一排排漂浮在半空中的白‘色’燈籠,燈光灰暗,發着綠幽幽的光芒,讓我看到後心裏就一陣不得勁,詭異無比。

再往前走,我便聽到一陣敲鑼打鼓的聲音,還有一陣陣唱戲的哼哼聲,仔細一聽,這不就是京劇嗎?雖然我對戲曲一竅不通,但是我這也能聽出了這正唱的這段戲便是“鎖麟囊”。

我看着附近這‘陰’森森的景象,還有那詭異空‘洞’的京劇強調,我就感覺頭皮發緊,雖然我自持有些本事,但是也難免恐懼,人就是這樣對未知的事情充滿驚恐。

聽到這些後,我心裏不免納悶,我一個鬼師來了這個地方都覺得害怕,那個叫李天的小男孩難道都不害怕?真是奇了怪了。

雖然我心裏感覺有些不對勁,但是既然來了,我便查它個究竟。

所以我硬着頭皮順着這一連串的燈籠往裏走去,走了不過百步,便發現這附近的墳頭突然不見了,轉而出現了一個很大的石壁,在石壁上面有一個‘洞’‘門’,裏面火光閃現,那敲鑼打鼓和唱戲的聲音便是從這山‘洞’裏面傳出來的。

我猶豫了一會兒後,便把手裏的香掐滅,爲了以防萬一,我從口袋裏拿出一張五甲六丁符,貼在自己身上,之後便一咬牙走了進去。

當我走進這個山‘洞’裏面後,才發現在山‘洞’的最裏面有一個木臺,上面幾個鬼正唱的起勁,臺子下面有數十個鬼聽着,他們所穿的衣着都不一樣,都近代的,有前代的,但是唯一的共同點便是,這裏臺下聽戲的幾十人全部穿着壽衣!毫無例外。

我進來的時候,在前面臺子下聽戲的那些鬼似乎沒有意識到,他們的‘精’力全部集中在臺子上面,當然大部分都歸功於我身上貼着的五甲六丁符。

我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別那麼緊張,現在我是來到了這鬼窩裏面了,這裏的鬼有剛死幾年的新鬼,也有上百年的老鬼,所以我可不敢輕舉妄動,更不敢聚氣御術,要是被它們發現了,我十有***也得留在這裏了。

我現在在心裏把孫起名罵了五十遍!這特麼的讓他給坑了!還打?!這怎麼打?人家不收拾我就不錯了!

不知道爲什麼我居然有些後悔來到這裏面了,或許是因爲人類求生的本能。同時面對這麼多鬼,而且其中不乏有百年修煉之輩,這種從心底生出的懼意讓我的雙手微微發抖,我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心裏默唸:“別怕!怕個鳥!怎麼越‘混’越倒退了!大不了跟他們玩命!”

想到這裏,我心裏那緊張的情緒才稍稍的緩和了一些,朝着臺上唱戲的看了過去。

只見臺上的唱戲的幾人雖然面化濃妝,一雙雙空‘洞’的眼神,僵硬的表情,和說不出的腔調,讓我渾身不自在,索‘性’不再去聽,而是觀察起臺下的這些鬼,我想先找一下這個李天到底在不在這裏。

就在這時候,一個鬼影突然朝着我飄了過來,拉着我的手在我耳邊輕聲說道:

“先生,您怎麼來了?我剛纔以爲你也死了纔來這裏,但是我靠近才發現你身上有活人味和陽氣。”

這個聲音倒是嚇了一跳,我忙轉頭一看,是個剛死不久的男鬼,但是這個男鬼我並不認識,沒有見過它啊,所以忙對他開口問道:

“你是?……”

“我是生前被那老道士分屍放在鍋裏煮的那個人,你把老道士給殺了,幫我報了仇,你不記得了?”那個男鬼看着我說道。

我這纔想了起來。

“哦,是你啊?你怎麼來這裏了?”我問道。

“我怎麼來這裏了?我還想問你怎麼來這裏了?趕緊走吧,這裏不是活人該來的地方!”那個男鬼對我說道,他說話的聲音很小,似乎怕被前面看戲的人聽到。

“我是來救人的。”我說道。

“你別救人了,你現在自身都難保了,你趕緊走,我帶你出去,這裏面別說是你,就算是神仙來了也不容易出去。” 重生之我的1992 男鬼說着便要拉着我出去。

我一把甩開他說道:

“人都沒救,我怎麼走?”我說道。

“你怎麼這麼固執?!這裏可不是一般的地方,你知不知道這裏面有多少個修煉幾百年的老鬼?趕緊走,要不被發現了,想走可就走不了。”男鬼一臉着急的對我說道。

“不走,我都答應人家了。”我說道,其實剛纔我心裏也有想走的動搖,我自己也有數,這裏面有些鬼根本不是我能應付來的,但是李天她父母憔悴的樣子,讓我實在不忍心就這麼走。

“你先回答我一件事。”我對那個男鬼問道。

“你趕緊問,問完趕緊走。”男鬼答道。

“這兩天有沒有一個十多歲的小男孩來你們這裏看戲?他到現在還沒回去?是不是就在這裏面?”我問道。

“我不知道,我真沒看到,你趕緊走吧。”男鬼一個勁的勸我走,我看的出他是個好人,並不想讓我遇到危險。

“你跟我說實話。”在我眼前這個男鬼跟我說話的語氣明顯是撒謊,以爲他連想都沒想,直接說不知道。

那個男鬼正要跟我說話,突然一個老頭的聲音從前面傳了過來:

“誰在那裏?!嗯?怎麼有活人味兒?”這個聲音‘陰’惻惻,好似有個人掐着他的脖子一樣,讓人聽了全身發涼。那個男鬼聽到這個聲音後,身子一顫,雙眼中滿是懼‘色’,對着我低聲吼道:“先生我幫你頂着,你趕緊往外跑!!” ?

這時在前面臺上臺下的那數十隻鬼都朝着我們這邊看了過來,有的不停的用鼻子聞這什麼,當它們看到我這裏面後,臉上已經‘露’出兇相,呲牙磨齒。,最新章節訪問:шшш.sнūнана.сом。

而就在這時,在我眼前的這個男鬼突然把我往外一推,它自己回過頭擋在我面前。

“先生,快跑!”

我被這個男鬼一推後,身子一個趔趄,站穩後對他說道:

“我走了,你怎麼辦?”

“先生我已經是個死人了,別管我,你先跑!”那個男鬼回頭對我說道。

“別跟我廢話,你想變成冭?!再說了,我現在想走也走不了了。”我說着對着身後努了努嘴。

那個男鬼聽到我的話後,回頭一看,原來不知道什麼時候,在後面‘洞’‘門’口附近已經被兩個男鬼給堵住了。

“先生,我讓你走你不早點走!你現在若是讓它們這些兇鬼殺死,你連投胎的機會都沒有,直接會變成冭!”男鬼對我說道。

我聽了面前這個男鬼的話後,心裏倒是有些意外,這讓鬼宰了還不能去投胎?不過真要是死了,能不能投胎倒真無所謂了。

“你好大的膽子,這自個兒送上‘門’來的我倒是第一次見到,既然來了,那就留下吧。”隨着這個尖銳地聲音響起,在戲臺下有一個滿臉乾癟,一頭枯發的老頭走了出來,一雙三角眼看着我冷冷地說道。

這時四周的那些男鬼‘女’鬼看向我的眼神也都帶着不善。

“老主子,他是我的恩人,他不小心來到這裏的,並不是有意來的,你就放過他吧,讓他走吧。”那個男鬼忙替我對那個長得跟乾屍差不多的老頭求情。

“不用多說,既然來了,那就別想走了。”那個乾屍老頭說話‘陰’陽怪氣,這說話的語氣就跟……對!就跟那以前皇上身邊的那些個太監差不多!

不過我仔細觀察了這老頭身上的衣服,不像是近代,難道他生前還真是個太監不成?

“老主子,你讓我做什麼都行,就放過他吧,他是個好人。”那個男鬼還在給我求情。

“陸明,給我聽好了!別蹭鼻子上臉!再多說一句我就把你生吞了!”那個乾屍老頭說道,我這才知道這個男鬼名字叫陸明。

陸明還想替我說話,我忙一把拉住了他,把他拽到我身後,看着那個乾屍老頭說道:

“去你個兔子的!老子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你他媽一個死太監別說話,聽着我都噁心!”

那個乾屍老頭被我這麼一罵,臉上的表情變得扭曲了起來,用一隻乾癟發黑的手,指着我對周圍的鬼吼道:

“上去,把他給我分屍了!”

四周的鬼聽到後,都開始蠢蠢‘欲’動,開始朝着我和陸明涌了過來。

這時在我身後的陸明也‘露’出了本相,一臉都是血,張牙舞爪的對着靠近我們的那些鬼低吼,看來它是準備豁出這條鬼命也得保護我了。

我看到這裏,心裏一暖,誰說鬼沒有情義?其實鬼‘性’的好壞,和生前人‘性’好壞是一樣的。

看着四周朝着我們涌上來的這些鬼,這他孃的是在搞車輪戰啊!我心裏快速打定主意,先下手爲強,先把一個解決了,殺‘雞’儆猴,震住它們!

想到這裏,我聚氣到雙腳,身子躥出,朝着離我最近的一個‘女’鬼衝了過去,那個‘女’鬼見我朝着衝過來,也一咧嘴迎了上來!

我見此雙手聚氣,直接運用這鬼師六戊掌的第二式“迴風拂柳”朝着那個‘女’鬼就打了過去。

“啪啪!”

連續兩掌都是拍在‘女’鬼的腦袋上,直接把它的腦袋給拍碎,這個‘女’鬼立刻落在地上化成一股黑煙,魂飛魄散。

僅此一招,便把其餘剩下的那些鬼都給震住了,有的甚至停下了身形,不再繼續朝着我走過來。

我見達到預想的效果後,忙見熱打鐵,御氣把龍紋紅眼打開,接着把全身的罡氣外放,也就是運用鬼師六戊掌的第一式“罡氣出體”的招式。

罡氣出體,四周的鬼感應到這個天生對他們剋制的罡氣,忙都退後幾步,有些新鬼的雙眼中還帶着濃濃地懼意。

“御氣?難道你是鬼師?!”剛纔那個乾屍老頭一臉吃驚的對我問道。

我沒有理會它,而是對圍在我們四周的那些鬼說道:

“是,你們鬼多,我們就倆,不過你們也知道我是一個鬼師,既然我是鬼師,那就是專‘門’捉鬼的,所以有剋制你們的本事,我有信心宰了你們的先上來的四個五個,但是絕對打不倒後面的六個七個十幾個,這明擺着誰先上誰吃虧,誰後上誰佔便宜。到底誰肯講義氣,先來獻醜,站出來讓我瞧瞧!”我說完後掃視了一圈圍在我和陸明附近的那些鬼,它們聽了我的話後,沒有一個先站出來。

“好!好!好!不虧是鬼師,臨危不‘亂’,還懂得用計策,高!實在是高!不過我看你修爲也不過堪堪幾年而已,黑狗!你上!給我把他拿下!”那個乾屍老頭對着他身邊的一個黑漆漆的影子說道。

那個叫黑狗的鬼聽到後,對那乾屍老頭一點頭,發出一陣咕嚕嚕的聲音後,身影一閃,朝着我就衝了過來!

速度極快!

我暗自慶幸自己提前打開龍紋紅眼,否則以他的速度,我根本就看不清!

見黑狗轉眼間來到我近前,我忙聚氣朝着它猛地揮出一拳,這一拳我可是攥足了勁,砰的一聲,黑狗直接被我一拳打飛,撞在山‘洞’的石壁上,落在了地上。

我見此後,忙御氣掠了過去,這個黑狗的速度太快,我得趁這個機會趕緊把他解決了,要不等他緩過神來後我可跟不上它的速度,只有捱揍的份!

掠到黑狗的身旁,它剛從地上爬起來,我便對着它的脖子上用掌狠狠地砍去,連續擊出數十章,每下都在打在黑狗的要害之處,我現在已經下死手了,絕對不能手下留情,在這裏,不是它們死便是我亡!

看着被我打倒在地的黑狗,我喘着氣對那個乾屍老頭喊道:“下一個是誰?”剛纔那個叫黑狗的鬼速度的確是讓我吃了一驚,這舉頭三尺有神明,地過三裏鬼不同,這鬼的種類也是不同,此刻我也不知道那個黑狗到底是個什麼鬼。 ?

誰知那個老頭看着我竟然笑了出來,一臉的戲虐和嘲諷:

“哈哈哈哈……你以爲黑狗被你打死了?太天真了!可笑,可笑啊!”

我聽到它的話後,忙朝着躺在我腳下的黑狗看了過去,只見躺在地上的黑狗再次發出一陣咕嚕嚕的聲音……

“呵呵,我以爲鬼師能有多強,看來不過如此,剛纔我已經試過你的實力了,接下來……就輪到我出手了!”

黑狗說完後整個身子如同彈簧一般,直接從地上彈起來,往山‘洞’的‘洞’頂上躥去,只見黑狗整個身子都貼在山‘洞’的頂上,跟壁虎一樣,用一雙帶着白光的眼睛緊緊的瞅着我,似乎在找我的弱點。,最新章節訪問:шшш.sнūнана.сом。

我見此後,不敢大意,我現在倒是十分想收斂心神和這黑狗拼上一拼,但是還圍着附近的那數十個鬼讓我不能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黑狗的身上,這無形中給我帶來了巨大的心理壓力。

並且這個黑狗捱了我這麼多掌,竟然沒事,可見實力之強悍,絕不能小覷。

就在這個時候,那個叫黑狗的鬼突然伸出一條血紅的舌頭,對着‘洞’頂上的一塊凸起的石頭‘舔’個不停,我見它舉動怪異,忙對那塊石頭看了過去,只見那塊黑‘色’的石頭上面竟然蘊藏着一股股濃厚的‘陰’氣,原來它是在補充自身所損失的‘陰’氣。

我看到後,心想絕不能讓它恢復了‘陰’氣,所以忙從身後的揹包裏‘抽’出了龍紋劍,此刻不能有所保留了,到了玩命的時候,有什麼就趕緊用什麼,別等死了之在後悔。

直接用龍紋劍在我手心扎破一個小口,然後把血滴在龍紋劍身上,封印立馬被解開,我右手緊緊的握住發着紅光的龍紋劍,然後腳下御氣借力,朝着那個貼在‘洞’頂上的黑狗就跳了上去,舉起龍紋劍,對着它的‘胸’前便刺了過去!

黑狗看到後,趕忙身子一躍躲開,我一劍刺空。

黑狗落地的同時,我也剛剛落地,身子借力一躍再次朝着它刺了過去。

重生之嫡女無敵 來到黑狗的近前,我連續刺出幾劍都被它躲了過去。

可是當我再刺出一劍的時候,悲劇發生了,只見黑狗突然伸出一隻黑‘色’的爪子猛然的攥住我握劍的右手,一陣刺骨的刺痛伴隨這寒氣襲來,讓我差點把手裏的龍紋劍給扔在地上。

黑狗的手上力道極大,這種感覺讓我都以爲自己的手臂斷了,疼的差點叫出聲來。

我試着掙扎了幾下,見掙脫不了,我直接從我的衣服口袋裏拿出一張五甲六丁符,朝着黑狗的身子貼了過去。

五甲六丁符貼在黑狗的身上後,它大叫一聲,往後退去,同時鬆開了抓着我的右手,此刻它身上一個勁的冒着黑煙,身子也一個勁的顫抖。

我活動了一下自己握着龍紋劍的右手,還是疼的不行,胳膊上也出現了幾道口子,鮮血隨着胳膊流到的龍紋劍上面,劍上紅光更盛。

去他個兔子的!老子今天一不做二不休,就鬧你個天翻地覆,我想到這裏把五靈借雷符拿了出來,朝着還在那裏不停顫抖的黑狗就衝了過去,途中那個乾屍老頭想衝上來阻止我,當它看清我手裏的那五張連在一起的符紙後,特麼的跑的比兔子都快!

來到黑狗的身旁,我直接把五靈借雷符貼在它身上,然後快速退去,在往回退的同時,我御氣把五靈借雷符解開。

就在這個時候,貼在黑狗身上的那五張連在一起的五靈借雷符黃光閃現,不多會兒,我便聽到山‘洞’外面的正上方傳來了轟隆隆的雷聲。

黑狗和在山‘洞’裏所有的鬼也都聽到了這雷聲,黑夠自己也知道貼在它身上的那張發着光的黃符便是引來這雷聲的根源,所以它連忙想用手把身上那張黃符揭掉,可是當他那黑手剛碰到那張黃符後,便被打到了一旁,像是觸電一般。

“這個鬼師他把天雷給引來了!都快躲起來!!”

這時陸明突然在後面突然喊了這麼一嗓子,它這不喊不要緊,一喊頓時在山‘洞’裏面的大鬼小鬼都站不住了,大叫着四散逃躲。

這鬼最怕的便是天雷,這雷聲一響,而且就在它們的頭頂上,能不害怕嗎?哪個鬼想讓這天雷轟成一片黑灰?

在最後面的那個乾屍老頭,此刻也是遠遠的躲到一旁,沒有一個鬼上來搭救這個叫黑狗鬼。

“咔嚓!砰!”一聲巨響在山‘洞’頂上響起,一道天雷擊下,直接把這個山‘洞’頂給擊出一個大‘洞’,這個山‘洞’頂端雖然被天雷擊出一個大‘洞’,但是並沒有石塊落下,也就是證明我現在所處的這個山‘洞’,便是這些鬼幻化而出,並不是真實存在。

只見一片黑雲帶着磁磁閃電漂浮在山‘洞’頂端那個大‘洞’的正上方。

黑狗似乎已經預料到自己的接下來的後面,忙對着躲在一旁的那個乾屍老頭說道:

“老主子,看在我爲你做牛做馬這麼多年的份上,救救我……”

“咔嚓!”黑狗話還沒說完,又一道天雷擊了下來,把整個山‘洞’照的明亮刺眼,天雷直接擊在黑狗的身上,隨着黑狗的一聲慘叫和亮光的退去,剛在它所在的位置,只留下一片黑灰……

山‘洞’上面的黑雲開始慢慢散去,我心裏也在盤算,現在趁‘亂’逃走還是留下來?這五靈借雷符我可只有一張,若是現在逃走,命就算保住了。

可是我若是就這麼逃走了,非但沒有把李天給找回來,還得讓陸明這個鬼跟着我倒黴,我要是現在走了,它肯定落不到好,左右權衡後,我那求生的**還是被人‘性’給擊敗,逃走,雖然能換得一條命,但是後半輩子我絕對沒個好覺,索‘性’留下來,能和一個肯捨命陪我的兄弟死在一起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既然決定留下來,便不能坐以待斃,現在唯一還有逃生的希望便是主動出擊,我把目標定在了那個乾屍老頭身上,擒賊先擒王!想到這裏,我把手裏的龍紋劍握緊,身子一躍,朝着那個乾屍老頭就衝了過去。同時那個乾屍老頭也同樣發現我朝着它快速靠近。 ?

乾屍老頭見到我朝它‘逼’進,也不慌張,大嘴一咧‘露’出兩顆尖利的獠牙,身子一頓,然後也朝着我撲來上來!

我忙朝着乾屍老頭揮出一劍,卻被它靈巧躲開,身形一轉來到我的左側,我聚氣朝着它打出一拳,它並不閃躲,而是迎着我這一拳上來。,最新章節訪問:шшш.sнūнана.сом。

就當我拳頭就要打在它身上的時候,乾屍老頭身形猛然一陣扭曲,整個身體就好像海綿一樣,肚子凹進去一塊,正好躲過了我這一拳。

乾屍老頭也藉此機會來到我身旁,對着我的小腹就是狠狠地一爪子,我此刻想收招已經晚了,只有儘可能的躲閃。

嫡女謀妃:絕色醫妃傾天下 刺啦一聲,我的衣服被那乾屍老頭的利爪劃破,我小腹上面也多了幾條口子,火辣辣的疼,我顧不得傷口,忙揮動右手上的龍紋劍朝乾屍老頭的脖子上猛力砍去。

乾屍老頭見好就收,一擊得手,忙退了回去,站在離我五米開外看着我冷笑的說道:

“娃娃,你還是太嫩了,我們這裏別說是你,就算是再有道行的鬼師來了也走不了。”

我理都沒理它,低頭瞄了一眼我小腹上的傷口,幸好傷口不深,剛剛劃破了皮,血流出一點兒後,傷口便自行凝固了,並沒有什麼大礙。

“哦?龍紋血?!”這時那個乾屍老頭‘舔’了一口它利爪上面沾着的鮮血,有些意外的說道。

“哈哈哈哈!……蒼天有眼啊,也是老頭子我運氣,這百年不遇的龍紋血竟然讓我碰到了!造化,造化啊!看來我修爲大增的日子到了!”乾屍老頭在確定我身上的血正是龍紋血後,狂妄的大笑,看向我的眼神中也充滿了狂熱和貪婪,那樣子就好似我已經是它案板上的魚‘肉’一般。

我冷哼一聲說道:

“你個死太監笑個兔子!你特麼修煉再多年也不能碰‘女’人,你說一個男人活了一輩子連個‘女’人都不能碰還不如死了得了,要是換我我早去就和尚廟自殺去了!”罵它的同時,我慢慢的從口袋裏掏出一張五甲六丁符來,藏在手中。

“你……你……你是找死!”乾屍老頭似乎被我說道痛處,氣得說不出話來,直接朝着我衝了過來。

來的正好,我直接迎着乾屍老頭衝了過去,眼看就要和它撞在一起,我忙把五甲六丁符朝着它身上貼去,這是這老東西他大爺的太‘精’了,身子又靈巧,被它躲過後,趁機又給我一爪子,我前‘胸’頓時又填上了幾道口子。

我見那乾屍老頭又要撤,忙把手裏的龍紋劍朝着它扔了過去,它身子一避躲開,我趁機把五甲六丁貼在腳上,朝着他的屁股上就踹了過去!這距離我用手根本夠不到。

那乾屍老頭被我踹了一腳後,直接摔了個狗吃屎,而它的屁股上也多了一張符紙,此刻正在冒着絲絲黑煙。

我知道這五甲六丁符對這乾屍老頭沒有太大的作用,正想過去,把剩下的幾張都給招呼它身上,這再不管用也架不住多,我還沒跑到乾屍老頭的身前,旁邊便躥出一個黑影朝着我撲來過來,就在同時另外一個黑影也撲了過來。

那兩道黑影撞在一起,一同摔在地上,我這才發現那兩道黑影分別是一個‘女’鬼和陸明,那‘女’鬼肯定是來幫乾屍老頭的,而陸明是來幫我的,它們此刻正摔在地上相互廝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