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秦穆然從司令台下走了下來,此時,剛才秦穆然的一手已經震撼了諸位兵王,大家看待秦穆然的目光又不一樣了。

「秦將軍,你不換衣服?」

此時的秦穆然穿著一身正裝,並不是他們身上所穿的作戰服。於是周小波看著秦穆然問道。

「換衣服?不用了,怪麻煩的,而且我也沒有作戰服,我覺得這一身挺好的!」

秦穆然看了看自己的正裝,在看了看賽道,除了不能大幅度的動作以外,其他的都挺好。

「額…….」

周小波等人看到秦穆然這樣,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正裝來比賽各項全能?這麼大幅度的,怎麼施展的開?

不過,一想到剛才秦穆然蒙眼射擊,十彈一孔,周小波等人的目光之中也滿是慎重,不敢輕視這位軍界的超級兵王。

「開始吧?」

秦穆然說著,便是向著訓練場地走了過去。

「各就各位!預備……開始!」

指令員話音落下,手中的信號槍便是打響。

緊接著,在諸位將士的吶喊聲中,秦穆然和周小波等人便是齊齊動了!

不動如山,動如雷霆!

哪怕秦穆然穿著一身將軍正裝,可是真的動起來,那速度,簡直就是快到不敢相信!

一步踏出,秦穆然在原地便是留下一道虛影,同時眾人還沒有看清,便是已經衝上了平衡橋。

「嘭!嘭!」

長達五米的平衡橋,在秦穆然的腳下,不過三步,便是輕鬆地穿過。

眾人只感覺周身刮過一道風,秦穆然便已經遙遙領先。

第二道便是攀爬蛛網,秦穆然眼疾手快,一腳踩住其中一根繩子,同時腳掌發力,整個人便是向上飛了上去,同時一手探出,果斷地抓住另外一根繩子,手臂發力,整個人直接便是又向上飛了過去。

迅速地翻過欄杆,秦穆然直接是跳了下去。

「卧槽?真假的,那可得有五米呢,直接跳了?」

圍觀的士兵們,直接就被秦穆然這一舉動給震撼了,如果說之前他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速度讓人驚訝,但是現在的這種霸氣的作態,更加令人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了。

妖孽!十足的妖孽!

就在眾人還處在震驚的時候,秦穆然的速度已然來到了第三道關卡!

第三道關卡赫然便是穿越荊棘,若是反應不夠靈敏,稍微不注意,那就是被荊棘刮破衣服。

只是,秦穆然面對這種移動的荊棘,竟然沒有一絲的猶豫,彷彿在事先就已經洞穿了他們的動向一般,每一步都完美的錯開了荊棘。

「這……」

周小波已經算是動用了吃奶的勁了,可是他這個速度依舊跟不上秦穆然。

不過一分半鐘,秦穆然便是已經穿越三道關卡,來到了終點。

哨聲響起,便是預示著比賽已經有了勝負!

秦穆然再一次以他的絕對實力,秒殺了中海警備區的兵王們。

「哈哈哈!老田,看來你這警備區的兵王們,還是得練啊!」

馮雲宇坐在一旁幸災樂禍地說道。

「還有一場比試呢!我就不信了,我們中海警備區連一場都贏不了?」

田建軍有些不服氣地說道。

「哈哈!那你可能要失望了!你們還就真的一場都贏不了!」

馮雲宇大笑道。

「切!那就再看看了!」

田建軍不服氣地說道。

「就你警備區這些兵王的水平,我都能輕輕鬆鬆地秒殺!」

馮雲宇毫不客氣地說道。

「老馮,我只要你也是軍人出身,但是牛皮別吹這麼大!」

田建軍還是知道一些馮雲宇的事情的,京城馮家的嫡系少爺,軍人出身,但是說他一個警備區的兵王也不是對手,他還是不相信,打不過堂堂的東皇,還對付不了你嗎?

「呵呵!我吹牛!我叫他老大,你說他怎麼是我的老大?真當我在炎黃白混的?」

馮雲宇不屑地說道。

「卧槽!你也是炎黃的人?我怎麼不知道?」

田建軍如同見了鬼一般地盯著馮雲宇說道。

「什麼都讓你知道,那還得了? 因緣安期生遍逅萼綠華 第三場啊,我看,結果也是註定的,你那撥人,真的不行!」

馮雲宇搖了搖頭,打擊道。

「我不信!雖然東皇很厲害,難不成一個能打我二三十個!哼,老馮,等一會兒就等著被打臉吧!」

被馮雲宇這麼說,田建軍也是慪氣,當即說道。

「等就等唄,反正結果就一樣,你的兩條白皮中華準備好吧,一會兒我可要好好抽一抽!」

說完,馮雲宇便是二郎腿一翹,坐看好戲! “誰又能說清楚,這個男人雖然是快要死了,但是他連累的是一條十多歲的寶貴生命,那麼,那個寶貴的生命,由誰來,來,要真的說起來,這個男人是該死的,不需要救他”

“不,我本來就沒打算救他,我只是來救這個小女孩而已,救他,救得了他一時,救不了他一世”

“照現在這種情況來看,小雯那個小女孩可能也找不到了,就算真的找到了,又能怎麼樣,保得了她一時,保不了她一世,有這樣的人在她身邊,救了也沒有”

“難保哪一天,她就受傷了,哎,人之初性本善,到底是什麼使他變得這麼壞,這麼衣冠禽獸,這麼千該萬死”

“有些話,我知道,我不能說出來,但是,我在腦海裏想,總沒有人會知道吧”

“算了,坐在這裏等時間到吧,他註定是死路一條,只是可憐了那個小女孩,這麼好的,哎,不想了。”

李肅覺得一直想下去也沒用,沒用的事情,李肅也不會一直去想,於是,李肅準備靜靜的坐在凳子上,等着時間到來,反正不會餓,吃不吃東西都不要緊,無所謂的。

在凳子上坐了一個小時了,沒有一個人過來打擾李肅的清靜,當然,李肅也不想讓別人來打擾自己的清靜,因爲,自己的心裏很亂,真的很亂。

李肅,天生陰陽眼,小的時候嘛,住在大山裏,一共住了二十三年,從來也沒有到外面大城市去見過什麼世面。

就是和自己的父親母親,偶爾還和鄰居家的小孩一起玩,但是,李肅有一點,可能是大部分小朋友沒有的,那就是他幾乎每天都能見到鬼,那是不是說,大山裏鬼多呢。

其實,這個怎麼說呢,想大城市的話,它人比較多,陽氣很重,那麼相反陰氣就很少。

而大山裏,人不多,所以陽氣也不多,那麼,相對來說,它陰氣就要重很多了。

也就是說,爲什麼有些妖啊,怪啊,什麼的喜歡到大山裏去修煉,原因也正是因爲這個,大山裏比較清靜,適合修煉,比如說,那隻九命怪貓,現在可能還在地獄俱樂部門口,等着李肅回去。

它現在修煉得還不錯,不過,很快它就要渡劫了,到時候,真的需要李肅幫忙,不然的話,它會很危險,一不小心就會有可能死掉,像這種九命怪貓,一百萬只貓裏面,看能出一隻,就算好的了。

當然,你可千萬別想拿它做寵物,不然的話,可能你一輩子都要留下遺憾了。

但是,李肅有沒有這個機會,那就要看以後的情況了,是如何發展的,不過,說真的,能有一隻九命怪貓做寵物的話,估計多少錢,都有人願意出。

但是,有些時候,錢也並不是萬能的,錢能買到一個人的良心嗎,錢能買到讓一個人再回到從前嗎,錢能,錢能買到一隻九命怪貓做寵物嗎,答案,應該是不能。

穿世愛戀:全能老公寵我 時間過得也很快,李肅也不再去想那些不開心的事了,時間一到,魔王立刻把李肅傳了回來。

“怎麼樣,是不是想清楚了,不再救他”,李肅一回到那個溫度很高的房間之後,魔王就對李肅說。

“其實你救不救他,都是一樣,他只是早死晚死的事情,早晚還是得死”,見李肅沒有說話,魔王又在李肅的腦海中說着,突然之間覺得魔王說的也有道理。

像他那種人,早死晚死,早晚都得死,只是早死一點,還能夠少害一些無辜的人。

“難道你還真的天真的以爲,救了他這一次,他就沒有下一次了嗎,人心難測,何況還是他那樣的人”,魔王一直在李肅的腦海中說個沒停,彷彿就算是李肅不理它,它也要說完一樣。

“好了,我也不多說了,只是希望你不要再去救那些不該救的人,免得不能讓我看完你的十場遊戲”,魔王說完這最後的一句話,接着出現了一團很大的火。

這團火直奔那個被綁着的男人而去,很快就離他只有半米了,瞬間,一聲慘叫聲就從這個男人的口中傳出。

接着,這個男人一直慘叫不斷,應該他現在是非常的痛苦,從他身上已經開始出油就能看得出。

當然,這油就是被那團大火烤出來的,不是不知道爲什麼,一個這麼該死的人身上,烤出來的油竟然也是香噴噴的,那隻能說明,火,它是不分好人和壞人的,它只管燒它自己的。

李肅在這之前,一起保持着沉默,但這個男人的慘叫聲,還是把李肅拉回到了現場,現在不是想問題的時候,而是在任務世界裏,時時刻刻都會有危險,一不小心就命喪黃泉了。

聽到這個男人的慘叫聲,李肅並沒有很大的情緒波動,就彷彿此時是一隻豬正在被人宰割一樣。

不過,相信這個男人也想到了,自己會有這麼一天吧,如果沒想到的話,那也只能說,人啊,不要太天真了,多行不義必自斃,這麼簡單的道理,你都不懂嗎,那你還當什麼,算了,不說了。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時候一到,善惡終有報。

相信他還有機會再次投胎轉世,希望他下一世,不要再做這樣的人了,此時,李肅已經不忍心再繼續看下去了。

於是撇過了臉,但是,還是仍然保持着沉默,因爲此時此刻,李肅的心裏沒有多餘的語言要說。

而李肅之所以撇過了臉,原因是那個男人已經差不多燒乾了,地下滿地的油,男人身上的脂肪都已經差不多全部變成了油,現在可以說,他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火,它是無情的,但又不能說它是完全無情的,因爲,說一個本來就沒有感情的東西,硬要把它說出個有情來,那也是不可能的嘛,那又何必要說它呢。

它是火,它只管燒,萬物,它都可以燒,只是要看你怎麼去用它,用得好,可以救人,用得不好,可以殺人。

下一個遊戲,下一條生命,不知道有沒有朋友猜到是什麼,不管有沒有猜對,不妨說說看。 兩輪比試,秦穆然都以絕對的實力獲得了勝利,幾乎是沒有任何的吃力。

此時,已經到了第三輪的比試,同樣也是最後一輪比試。

最後一輪,比試的是自由搏鬥,自由搏鬥,在軍人整體實力之中佔據著重要的地位,到了戰場上,真正能夠決定的還是自身實力的強弱!

地球第一劍 這一次,秦穆然將要面對的是周小波等二十幾名特種兵王。

「秦將軍,雖然前兩輪你都贏了,但是論自由搏鬥,我等從入伍,便是練習到今天,如今的實力,也在一流高手,不知道你要挑戰我們之中的哪個!」

周小波看著秦穆然,問道。

「自由搏鬥?挑戰你們其中的一個?」

秦穆然看著周小波等人,臉上的神色有些怪異道。

「嗯!秦將軍,你選擇吧!」

周小波點了點頭道。

「算了,我不選擇了,麻煩,這樣吧,你們裡面誰覺得自己身手不錯的,就一起上吧,一個一個的來,太麻煩了!」

秦穆然搖了搖頭說道。

「一起上?你一個打我們二十幾個人?」

周小波知道秦穆然實力應該很強,但是一個人對抗二十幾個一流高手,哪怕你是東皇,是曾經炎黃特種部隊的隊長,那也太有些口氣大了吧!

「不然呢?」

秦穆然反問道。

「額…….」

周小波有些無語。

「你們有異議嗎?」

秦穆然看著周小波身後的眾人問道。

「沒有!」

二十幾個打秦穆然一個,這要是再不答應的話,那他們這些兵王就真的直接挖個坑埋進去得了。

所以,一剎那,所有的人眼中都瀰漫起濃濃的戰意,周身的氣勢滾滾而來,向著秦穆然碾壓而去。

「現在就開始了?」

秦穆然看了看他們,問道。

「當然!」

說話間,已經有一名一流高手的特種兵向著秦穆然偷襲而去。

兵者,詭道也!

出其不意,攻其不備,方可致勝!

大唐楊國舅 秦穆然如今在他們的眼中已經足夠的重視,知道他的實力,所以眾人並不介意偷襲!

可是,想象總是美好的,可是現實總是殘酷的。

那名偷襲秦穆然的一流高手,突然躥出,以為秦穆然沒有防備,嘴角都已經傳來了得意的笑容,但是下一秒,他的笑容卻是凝固住了。

因為,他一拳打向了秦穆然的後背,卻是發現,自己的手突然停滯在了半空之中。

「這……」

那名一流高手愣住了,但是下一秒,只見秦穆然手臂一震,輕鬆一掀,那名實力在一流高手檔次的特種兵王便是整個人凌空翻轉了一圈后,屁股結結實實地落在了草地上面。

「嘭!」

一聲悶響傳來,那人已經被秦穆然所制服。

「不好!大家一起上!」

周小波見勢不妙,立刻對著身邊的戰友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