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雞皮疙瘩都起來兩輪了,“我投降,你別再用那種冷得嚇人的溫度,你這人怎麼這麼小肚雞腸,你平時怎麼罵我的,還不許我罵回去了?”

“梓童,激將法沒用,我不會告訴你更多的事情。”蕭晟果然看透了我,知道我想用的方式,其實,我就是想通過平時的語言交流,得到更多關於我和他,過去的事情,但是很顯然,我失敗了。蕭晟大概是從戰場謀略中摸爬滾打出來的,對於我這種上不來臺面的小伎倆肯定沒放在心上。

看穿就看穿好了,我大不了直接問。

“你要讓我幾點出發。”

“十二點正午時分,到南山就行。”蕭晟說。

時間還早,我決定下樓做好飯,簡單吃一點再出門,很明顯今天一天都會交代在南山的節奏,還是需要提前做點準備的。

許盈盈只在上午出來吃了一次飯,對我今天行程也

沒發表什麼言論,就回到自己屋子裏了。李小盼和劉穎白天選擇躺屍,頹廢狀態。我出門的時候,她們只是提醒我晚上早點回,我應了一聲。

坐上公交車,手機震動了一下,我拿出來一看,居然是葛大利發的信息。他問我今天是否有空,想約我晚上一起吃個飯和我聊聊他的朋友林子的事。我告訴他,明天可以,今天是來不及了。大利非常客氣,又跟我確認了一下明天可能會帶着林子一起和我見面,我欣然同意。

我不禁想到,人生就是這麼巧合,前幾天處理的鬼上身的事,主人公就在劉少的公司工作,而且那個女鬼還就是他們公司墜樓的助理。

城市這麼小,說不定以後某一天,我可以在車上,路上遇見看我直播的觀衆。我偷偷腦補了一下被粉絲認出來的自己,然後搖搖頭打消了這個念頭。

時值初秋,南山上的樹葉依然綠油油的。這座城市屬於南方,對秋天冬天兩個季節並不敏感。我穿着一件長袖,下身是過膝的百褶裙,下了公交站還要走上一段路。

南山別墅是富豪區,所以公交站離住宅區有一段距離,住在這裏的人大多都有車,他們出行一般也不會選擇公交車。

我看了眼時間,十一點半。

“蕭晟,我這個點來,會不會早了?”四下無人,我便直接問了出來。

“你走你的。”

如果蕭晟在我身邊,我一定賞他一個大白眼。我沿着向上的山路走,有些納悶怎麼路上都不見人走動,上次來的時候,路上多少還會有點行人,畢竟上一個公交站也是小區,這邊到傍晚時候總會有人散步跑步,像現在這樣一個人沒有,真是少見。

再換句話說,即使沒有人,有輛私家車也是正常的吧?可現在,路上什麼都沒有。要不是太陽當頭,晴空萬里,我心底多少也會發毛的。

我再往上走了五六百米,就看見前邊豎起了兩個石柱,邊上的樹林裏有個二層小樓,看起來剛建成不久,石柱中間是有大鐵門攔住的。

上次來時,這是條平坦的大路,一直通到半山腰的別墅區。

我走近了些,同時問蕭晟,“上次我來的時候還沒有這些,你覺得周圍有奇怪的東西嗎?”

蕭晟不理我。當然,我的路也被堵死了。

我看到那邊二層樓裏有人出來,我站在鐵門前等着他。

來人是個一米八左右的強壯男子,穿着黑色西裝,看起來有點像黑社會。我心裏打怵,訕訕地問他,“你好,我來見個朋友,這個門,我上次來的時候還沒有。”

“這裏是私人地界,除非住戶,其他人沒有授權一概不得入內。”他冷硬地回絕我。

我還想再努努力,蕭晟在我耳邊發出聲音,“先離開,走到山腳,從另一邊繞。”

我只好對那個黑衣人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後轉身離開。

蕭晟在我走出一段距離後才說:“那個人是鬼界的。”

(本章完) 我半天沒說話,離得更遠的時候,蕭晟出現在我身邊,我一愣,憋了半天才忍住沒問他,“你怎麼能在光天化日之下現身?!”沒錯,我沒問,不代表蕭晟沒看出來。

他淡淡瞥了我一眼,然後帶着我繞到樹林裏,我對着自己解釋:蕭晟不是鬼,他是永生之人,所以他當然可以在太陽下現身,他又不是吸血鬼。

“算你有腦子。”蕭晟走在前邊,嘴裏吐出幾個字。

我咬牙,學聰明瞭,不搭他的話。

“這裏可能被洛餘風控制了。”蕭晟說,“剛纔那個人是鬼界的看守,你肉眼凡胎,看不見石柱上頭的字。”

我仔細回憶了一下,石柱表面在我看來是光滑的。蕭晟接着說,“石柱兩邊刻的都是洛家,你看不見而已。”

“可這上邊總還是住着人的吧?洛餘風就算寫了洛家,也不能把整塊山頭都包下。這是三次元,不是你們的二次元。”我說。

蕭晟擰着眉看我,“什麼三次元二次元?”

“沒什麼。我就是說,在這個社會,他不太可能用錢買下整塊山頭。”

“我何時說過他買下了山頭。”蕭晟不經意一個擡眼,盯得我渾身不自在。

“你剛纔不是說這裏寫着洛家嗎……”

“剛纔你看到的石柱和小屋只是對外界的,那是一個結界,普通人和非住戶纔會看見那個東西,但是已經住在裏面的人是不會看到的。”蕭晟說,“而且裏面的人不會住太久,之後的一年他們會因各種各樣的原因搬離這裏。”

“然後整個南山就成洛餘風的了……這倒挺方便。”我自語着。

蕭晟跨過一個低矮的灌木叢,我緊隨其後,面前重現一片寬廣的大陸,我們繞了半圈,繞過那個石柱,重新回到了主路上。

“那其他人如果想上來,也可以像我們這樣繞路的吧?”我問他。

“你回頭看看。”

我聽從他的話,後頭一看,立刻吃驚地張了張嘴,“這……剛纔我們的走的小路怎麼不見了?!爲什麼變成了一片密不透光的樹林?”

“普通人是看不見的路的。”蕭晟說。

我明白了。因爲我一直跟着蕭晟走,所以並沒有多注意小路,也就是說,普通人根本沒法走上山,難怪剛纔一路上都沒人。

我們走到當初的一個路口,我注意到路邊一隻黑狗安安靜靜地趴在那,我下意識地叫蕭晟,然後指指那隻狗,“它上次也在,也是這個位置!”

黑狗沒有注意到我,這和上次就不同了,我往小黑狗的方向走,蕭晟一把抓住我,“等等,那狗是鬼犬,靠近了就會攻擊你。”

我一臉地不可思議,“可是上一次它還咬着我的衣服不讓我上山,我覺得它能和交流,怎麼這次就會攻擊我呢?它之前不是這樣。”

“因爲它之前還活着。”

蕭晟的一句話,讓我大白天地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你是說,這條狗已經死了?”

“對,它現在是一

只鬼犬。我們回去吧。”

“誒?”我擡頭看向蕭晟,“回去?”

wωω☢тt kдn☢Сo

“你以爲它爲什麼看不見你?”蕭晟冷冰冰地說,“我用結界把你圍在裏面,所以它絲毫感覺不到生人的氣息,否則,早就跳起來追你了。”

我欲言又止。

“上邊不用再去了,洛餘風留一條鬼犬在這,就預示着往前還有更多的陷阱,這次我們失了先機,再上去也沒有意義。”

我又回頭看了那隻狗一眼,只好作罷。

這感覺很糟糕,就像你準備了很久的一次計劃,剛出門就被打斷,然後被迫放棄,而且可能永遠不能出行一樣。我覺得回去的路上,自己還沒理清楚頭緒。

“蕭晟。”我在心中發問,“洛餘風是不是知道了南山的地下宮殿?可是他是怎麼知道的?”

“有誰知道今天你來南山的事?”

我在心裏說,“小莫和許盈盈他們都知道,而且我以前還講過南山小男孩的事,在直播間。”

蕭晟好一陣沒理我,一趟車到站了,蕭晟才說,“下一次,你管好自己的嘴。”

我立刻想到辛梓童父母的事,意識到自己的確警惕性太差,有的事不能讓太多人知道。蕭晟以前就說過我的電腦被污染了,想必那個時候就有第三方的勢力滲透進來。我的一舉一動,恐怕早就被監視着了。

“電腦已經沒問題,你不需要擔心這些,只要管好自己的嘴。”

許盈盈沒想到我這麼早就回家,看到我進門的時候,她還很吃驚。好在小盼和劉穎睡午覺去了,只有許盈盈在客廳裏倒水。

“你怎麼回來了?我還以爲起碼要到晚上呢。”許盈盈問。

我想了想是否要把洛餘風的事告訴許盈盈,蕭晟既然沒反應,那就證明是可以說的吧,我拉着許盈盈到一邊坐下,“南山變成鬼界的地方,蕭晟說是鬼界的人在看守南山,我們進不去。”

“我靠,蕭晟那種戰鬥力混不進去?逗你的吧。”許盈盈臉上是大寫的鄙夷。

我說,“蕭晟讓我回來,可能這次準備不充分,他也沒料到南山被鬼界控制了。”

“鬼界的誰啊,這麼大能耐。”

“洛餘風。”我說。

許盈盈恍然,“難就難怪了,那傢伙在我們業內也是有點名聲的,一般手中的單子牽扯到洛餘風,我們一般就不接,或者剛做一半也會抽身而出,都不想惹到他。畢竟人鬼殊途,惹了鬼總沒好處的。”

“他……不是在人間還做了警察嗎?”

“他特殊,身體不受人和鬼的限定,這點像蕭晟,你明白的。”許盈盈喝完杯中的水,彷彿對話題失去了興趣。她擺擺手,表示自己要回屋去了。

我木木愣愣回到自己的房間,放空身體躺到牀上,想着南山的事,覺得事情越來越複雜,而且蕭晟也不願意對我透露太多,總是把話說到一半,人就跑了。

我想着想着人也變得疲乏,漸漸睡了過去。

夢裏有蕭晟。

我看到自己又走了一遍一個月前去南山的路,蕭晟走在我身後。我從開始遇見那隻黑狗,到繼續向上看見花園,蕭晟始終跟在我後邊。 紅樓多嬌 然後與我搭話的婦女出現,我和她對話,蕭晟走到婦女的身後觀察她。

婦女帶着我上山,我們一路閒話家常,再到後來她把我推下懸崖,蕭晟用靈力保護我,送我到山洞口。他陪我一起走進去,下到地下宮殿。

當我關注宮殿盡頭的木棺時,蕭晟顯得格外認真,他的手放在木棺上一寸一寸地撫摸。

然後爺爺出現,蕭晟的眼神整個就變了,渾身都充滿戾氣。

接着按之前的發展,小莫出現帶走我,不過再往後的畫面就不是當時的情景了,我站在蕭晟的書房中,蕭晟則是站在窗前。

傾城神醫,逆天娘親腹黑爹 “我剛纔回溯了你的記憶,但是在你的記憶中,那個時候的南山還沒有洛餘風留下的痕跡。你那次去南山,只是個意外。”蕭晟說。

我說,“爲什麼剛纔回溯的記憶裏,沒有小男孩?當時明明是你用小寶威脅我過去的。”

“我只是覺得南山有問題。”

我又問,“你和爺爺之間是不是……”

蕭晟回身瞪着我,“不用你來過問!”

“你說過,我爺爺叫辛策。”我冷靜下來,仔細理着最近這段時間的信息片段。“在夢裏,他好像是朝廷重臣,而且他反對我嫁給你。”

“哈哈哈哈。”蕭晟爆發出一陣冷笑,“他巴不得早點讓你嫁給我,然後早點弄死我。”

“什麼意思?”我不解。

蕭晟搖搖頭,面前的一切搖晃着不再真實,我再度陷入昏睡。

一覺醒來,直到下午五點多,我揉揉睡得痠痛的胳膊腿,真的好像又爬了一次山。李小盼在門外喊我,看來要不是她,我可能又要多睡好久。

“小童,你怎麼睡這麼死啊,我叫了你好多遍。”小盼抱怨着。

我略表歉意,打着哈欠和她一起下樓。小盼說,“黃哥剛纔過來,晚上要帶我們去吃飯,就是上次他說的星探的事,要帶我們去見一見。”

我哦了一聲,看到許盈盈和劉穎都在客廳裏等着我,說實話,我感覺自己還沒醒得太徹底,走路打飄。

吃飯的地點很簡單,就在樓下不遠處的一個小飯店,我當時就想這個星探百八十也是個騙子吧,黃哥帶她們來這種小飯店見星探,有些太不給星探面子。

我們到的時候,黃哥已經在等着了,過了幾分鐘他匆匆出去,接那個星探。

劉穎帶着好奇問我們,“黃哥讓我們見星探,爲什麼啊?我們現在做直播不是挺好的。”

許盈盈說,“直播賺錢不多,肯定不如當明星來得快。”

李小盼說,“我們中間有誰可以做明星嗎?”

許盈盈撇嘴,“能不能當明星,就是工作室一句話的事,他們捧你,你就能起來。”

“那黃哥這麼做是爲什麼呀?”劉穎問。

我想了想,說,“大概是我們還有用處吧。”

(本章完) 黃哥帶來的女人叫陳程,非常大衆化的名字,人也長得很普通,不過化妝技術很牛,我們一看就能認出她用的化妝品大多是名牌,還有她身上穿的衣服,背的包,無一不是國際上的知名品牌,這無疑給她平凡的相貌和普通的身材加了分。因爲她的化妝技術,使她看起來不過二十來歲,精神奕奕。

“你們好幾位美女,我叫陳程,你們有的人已經見過我了,我住在你們隔壁,哦,偶爾會回來住兩天。”陳程做了個自我介紹。

我們也分別簡單的介紹了一下自己,我只簡單說了自己的名字,她也沒過多注意我,倒是黃哥對我敷衍的態度表現出不滿。

陳程比較喜歡劉穎,我們都看得出來。她對劉穎的態度很好,會主動劉穎一些問題,劉穎表現地也很得體,我和許盈盈悶頭吃飯。

首先我們對所謂的娛樂圈沒有任何興趣,第二,我都自顧不暇了,哪還有功夫思考別的。至於許盈盈,她那個性格更是對娛樂圈不感冒。

黃哥好幾次對我使了顏色,我默默當做沒有看見,拉着許盈盈聊天,許盈盈在外邊總是一副不愛搭理我的樣子,弄得我略微尷尬。終於黃哥把我推到檯面上,對陳程說:“現在這幾個人裏,她,辛小童人氣最高,吸引了不少土豪。”

陳程這纔對我正視起來,可是我卻覺得渾身難受,我擡起頭對着陳程勉強笑了笑。陳程說,“她氣場太弱了,不如劉穎,而且長相上優勢不大,身材還需要再練練。”

說話還真是不留情面啊,我笑笑,“是啊,我對娛樂圈從來沒想過,我覺得自己做好主播就可以了。”

黃哥瞪了我一眼,對陳程說,“我這裏不止劉穎一個可以,這個辛小童和李小盼各有擅長的地方,你抽空看看她們倆的直播,肯定能發現亮點。還有許盈盈,她腦子靈活,脫口秀這個功力可是一般人比不上的。”

陳程說,“黃哥,我是星探,要發掘最適合市場的,你這四個人啊,就劉穎的形象和身材可以讓人一眼記住,說白了,現在需要花瓶的表,和純潔的裏。市場和觀衆就喜歡這種,我先觀察觀察劉穎,你看怎麼樣?”

我在心裏吐槽,你這樣攤到桌子上說,不覺得很彆扭嗎?這種事私下裏和黃哥溝通就是了,把我們叫到一起還吃飯是什麼意思。

許盈盈瞥了我一眼,李小盼碰碰我的胳膊,示意我吃自己的,不用聽他們談話。

我有一種被黃哥當成貨品一樣,被推來推去的感覺,他就像急切着要將我們推銷出去賣個好價錢。

黃哥和陳程談論間,我已經默默吃完了面前的一碗湯麪,許盈盈面前堆滿了骨頭和蝦殼,小盼比我少很多,劉穎的面前則是乾乾淨淨地,幾乎沒有動筷子。我擡頭看看她,她的樣子也很恍惚,似乎對這種環境感到十分不自然,我暗暗搖搖頭,可憐的孩子。

中途陳程突然冒出了一句話,“我知道你很看好辛小童,但是我

總覺得她給人的感覺怪怪的,帶着股不太好的氛圍,不透明,不純淨。”

黃哥仔細看了看我,對陳程說,“她是講鬼故事的,天天和那些打交道,可能有點影響,那你看,她可以試試跑龍套拍鬼片啊!”

我看向陳程,陳程也正好看着我,總之,陳程還是搖了搖頭,“不好。要不這樣,有這個路子,我就肯定會幫你介紹,怎麼樣黃哥?這樣可以了吧。而且你剛纔一說她拍鬼片,我覺得可行,她就有那種氣質。”

我哭笑不得,拍鬼片還要氣質的嗎?

小盼偷偷問我,“誒小童,你要是拍鬼片了,會不會見到大明星啊?給我要張簽名唄。”

我瞪她,“哪跟哪啊!”

再說了,你見過幾個明星大腕拍鬼片的?那都是四五線的小蝦米好嘛,偶爾有大製作的也輪不上我啊。

黃哥的口氣帶着明顯的失望,但是好在還有劉穎可以跟他撐臉面,他說,“那你把劉穎捧一捧,她身家也乾淨,可以給你們自由發揮。”

我聽了這話,暗自皺眉,怎麼照黃哥的意思是真的想把我們賣出去嗎?

許盈盈給我夾了一筷子青菜,我看向她,她對我做了個口型,“少想,多吃,閉嘴。”

我無奈何。

這頓飯吃得很快,黃哥親自送星探陳程上車,才轉回來對我們恨鐵不成鋼。但是明顯對劉穎的態度好很多,倒有些諂媚的意思。

劉穎安靜地走在李小盼身邊,不想讓自己太突出。黃哥便拿出當初誇獎我的口氣對劉穎大加讚美,同時讓我們幾個多學學劉穎,勸我們好好打理自己,早日混出頭。

黃哥說了一路,直到我們到家,他才悻悻然地離去。等他一走,劉穎長舒一口氣,愁容滿面地對我們說,“怎麼辦,我覺得黃哥要把我賣給那個星探了。”

李小盼拍拍她,“再等等看,如果黃哥執意這麼做,你也沒有辦法,星探看上你了不是嗎?其實你換個想法,能進入娛樂圈多好啊!”

劉穎卻是搖搖頭,“娛樂圈的水比大海還深,而且在娛樂圈的女人沒幾個是乾淨的,我可不想那樣。”

我們一同陷入了沉思,許盈盈先打破沉默,她說,“你如果真的不想去,表現的差一點唄,星探要的不僅是外表,還要內心渴望成爲明星的那種人,你表現地不合她的意,她自然也不會要你,不用擔心啦。”

劉穎始終心事重重,許盈盈的話沒有起到多少安慰的作用,我也想不出該怎麼安慰她,因爲確實無論哪一個方面,劉穎都比我們更適合被星探挖掘。

李小盼抽空問我,“其實我覺得你最近鬼裏鬼氣的感覺好很多了,以前那陣子,你的臉白得嚇人,還總疑神疑鬼說些奇怪的東西。”

我笑笑,以前確實是那樣,整天精神恍惚。

“我覺得你這樣就挺好,不過還是吧,該換個主題,每天講鬼故事,會把自己講壞的,你沒

看最近朋友圈裏轉的嗎,心理學!講得可嚇人了,什麼你的身邊可能就有精神分裂的人,要學會分辨。”小盼說。

我哭笑不得,“那你乾脆把我丟精神病院吧,我不介意。那邊供吃供喝還不用我付錢,多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