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不過我隨後一想也就釋然了,三年就是一個代溝,我們這得多寬多大的一條天塹!

但是女媧不是善於補天的嗎,我心裏還有七彩石,總會好好填補起來的。

“那我這就去替你找找看,你乖乖等着。”劉尊爲了我,倒也不怕麻煩。

可是他怎麼找?董小宛現在在什麼地方,她又願不願意來替我做飯?我真是一點把握都沒有。

劉尊好像看出來我的疑慮,冷傲的說:“她不會不來的。”

“哦,好好好,那你快去吧,實在找不到,你給我帶一個全家桶唄?”我討好的說。

劉尊輕輕的嘆了一口氣,似乎對我的品味很是失望,然後他就跟一陣風一樣的消失了。

我反正睡不着,起牀在房間裏四處轉了轉,古色古香固然好,可是我真的需要一臺電腦。

因爲好多的知識,我不可能真的等着劉尊或者初月他們來一一的給我講解。

現在比起從前,有一個萬能的度娘可以爲人們答疑解惑,這一點確實方便了很多。

恩,雖然我懷孕了,偶爾上上網還是可以的嘛!

轉了一圈,我坐在劉尊的貴妃椅上,擺了一個嬌媚的pose。 貴妃,多麼尊貴的稱號!

可是現在的我,算是劉尊的什麼人?皇后,夫人,老婆?

想了想,我不禁啞然失笑。

有時間的話,結婚倒也不失爲一件大喜事,我也是大姑娘上花轎頭一次呢!

但是我轉念一想,在遠古時期,我跟伏羲是不是也曾經舉行過某種儀式,是不是也在天地的見證下完成了重要的使命?

那是我的婚姻,也是我的宿命。

如今我真的要嫁給劉尊的話,伏羲會不會就這樣默默的看着,然後恭喜我們百年好合?

笑話,那對他來說可是一個巨大的恥辱,他怎麼會善罷甘休?

想到這裏,我的眼神也黯淡下來。

伏羲是我的哥哥,是我曾經的愛人,我們共同孕育了那麼多的子女,一起研究星象八卦,一起彈奏簡單但是優美的旋律,可是後來,爲什麼他會被劇烈的權勢慾望衝昏頭腦?

我不知道。

突然我覺得頭有點疼,好多的疑問爭先恐後的涌了出來,而我卻一無所知。

恐怕這些問題,就算是萬能的度娘也不能給我答案,因爲上網的都是人,普通的凡人而已。

我現在面臨的是神,神的煩惱。

算了,還是別去想了,現在最要緊的還是解決肚子的問題吧,都前胸貼後背了。

我畢竟不是女媧本尊,我還有着普通人最基本的需求。

“主人!”巴蛇從鱗片裏探出頭,笑眯眯的看着我。

一條蛇笑得如此諂媚,給人的感覺相當的怪異,幸好我都已經習慣了。

而且巴蛇看着滑溜溜,但是她卻對我忠心耿耿,幾次差點丟了修行和性命,我跟她之間已經有了非常深厚的感情。

“怎麼了?”我以爲,巴蛇現在應該跟黑蛟纏纏綿綿的談戀愛去了,誰知道竟然突然又跑了出來。

“恭喜主人懷孕啊,作爲您的貼身侍衛,總不能一點表示都沒有嘛!”巴蛇浮在空中,扭動着身體,似乎想行個禮什麼的。

我笑了,還要表示?

“你什麼意思?”

巴蛇輕輕的張開嘴,我看到那條猩紅的信子上有一顆閃閃發光的東西。

“主人,這是我給你的賀禮。”巴蛇的信子飛到我眼前,原來是一顆小小的鑽石。

我攤開手,鑽石掉在我手心,冰涼冰涼的。

在窗外夕陽的光耀下,這顆碎鑽散發出璀璨的光芒,我不禁想起那些購物頻道里主持人聲嘶力竭的聲音:“八星八鑽!”

“這太珍貴了。”

我搖搖頭,想要把鑽石還給巴蛇。

可是巴蛇卻轉了轉脖子,大概也是搖頭的意思。

“主人,你不要客氣,儘管收着好了!”

“這怎麼好意思呢?再說了,我也不喜歡鑽石翡翠,珠寶首飾這些東西的,拿着也沒有什麼太大的用處。”

巴蛇神神祕祕的說:“這可不是普通的鑽石。”

“有來歷的?”雖然我不想接受這份禮物,但是我卻喜歡聽故事,因爲最近我遭遇的事情太多,很多都是因爲不清楚來龍去脈纔會導致的。

巴蛇笑着說:“當然了,我們蛇類身上有一件寶貝,主人應該也是知道的。”

“蛇類?蛇皮?”我不明所以。

巴蛇不滿的扁扁嘴:“不是,那些褪掉的東西有什麼好的,我們的蛇膽纔是最珍貴的!”

“哦,對對對,蛇膽是中藥!”我恍然大悟。

“普通蛇類的膽當然只是中藥,可是我又不一樣了,我的膽還能煉出這個小東西來!”巴蛇看着我手心裏的那顆小鑽石說。

我把手舉到眼前:“蛇膽裏面煉出來的?哎呀,那不就是膽結石嗎?怪不得長得這麼像鑽石!”

“主人說笑了,怎麼會是膽結石嘛!”巴蛇有點不高興,似乎是在說我有眼不識金鑲玉。

我趕緊收了笑意,誠懇的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繼續。”

“這是我用蛇膽精心煉出來,可是花了不少的時間和精力,蛇膽是清心明目的好藥,所以這顆叫做清心石。”巴蛇得意的翹了翹尾巴,扭了扭頭。

“主人只要把這顆清心石握在掌心,就可以避免很多的干擾,也能在某些時候看清楚眼前的幻想,平心靜氣,屏息凝神。”巴蛇好像介紹醫藥產品一樣的說。

但我是相信她的。

只不過,這顆清心石對她來說,應該是很重要的物品,就這麼送給我的話,也不知道對她有沒有什麼影響。

“最近發生的事情太多了,我覺得這顆小石頭能夠幫助主人獲得一時的安寧,對於養胎倒真是極好的!”

我感激的看着巴蛇:“雖然你說得很有道理,可是我覺得這清心石越發珍貴了,我不能收。”

“主人這麼說就真是跟我見外了,如果你不肯收下,我會很傷心的!”巴蛇可憐巴巴的說。

她都這麼說了,我卻之不恭。

“那好吧,我收下。不過要是你什麼時候想拿回去,可以跟我說,不用顧慮。”

巴蛇笑起來:“我都是主人的,這顆石頭算什麼!”

以前我聽她說話還會覺得肉麻,現在聽起來卻再也不會有那樣的感覺了,因爲誠意。

“那麼,這個石頭我該放在哪裏?你說用的時候就握在掌心,平時呢?”我好奇的問道。

巴蛇在我眼前晃動了一下:“可以含在舌頭下面啊!”

這不是個好主意,一來我沒有那個本事,二來這是巴蛇膽裏出來的石頭,說不定很苦。

“或者,鑲嵌在飾品上面,我覺得這顆石頭也不醜嘛!”巴蛇好像聽到了我心裏的話。

確實,這顆清心石光彩奪目,比起天然的南非鑽石也絲毫不遜色,而且冰涼舒服。

要不,跟劉尊商量一下,鑲嵌在戒指上?

但是我知道劉尊的身份地位,巴蛇貢獻出來的寶物未必入得了他的法眼。

“你說得沒錯,我找個珠寶店研究一下。”我對巴蛇說。

可是巴蛇卻說:“不用那麼麻煩的,主人你有沒有什麼現成的首飾,我一下就粘上去。”

首飾?我平時也沒有佩戴首飾的習慣,現在哪裏去找?

巴蛇滋溜一下滑到了我的頭頂:“主人,這個髮箍可以嗎?”

哦,對了,因爲我平時總是有些碎髮飄來飄去的,所以習慣在頭上戴一個簡單的髮箍。

“可以。”

我剛剛說完,那顆清心石就被巴蛇一吸一吐,粘在了我的髮箍上,照照鏡子看起來還挺不錯。

“遇到危險的時候,主人你摘下發箍,清心石就會自動跑到你的手心裏,到時候你就可以辨別真僞了。”

“真的嗎?任何情況下都可以?”我知道巴蛇是上古神獸,但是畢竟級別不是很高。

如果遇到伏羲設下的障眼法,難道也有用嗎?

巴蛇有點尷尬的說:“那當然不是了,但是就算是高級屏障,也能有模糊的分辨,至少也有提示的作用。”

“你煉了多少年?”我看過的神話小說也不少,知道這種事情是很費心血的。

“也不久,三千年吧!”

我想這顆清心石應該比我想象中的更加厲害。

“那也夠久的了,謝謝你。”

巴蛇羞答答的說:“主人不嫌棄肯留着,已經讓我很高興了。”

說完之後,她就回到了鱗片之中。

我把髮箍拿在手裏,湊近清心石聞了一下,只覺得一股淡淡的藥香味瀰漫在七竅中,果然很提神醒腦。

這倒是個好東西,幻覺對我來說確實是很麻煩的一件事情,因爲我沒有徹底開通心竅,有些東西我分辨不出來是真是假。

而且伏羲也沒打算放過我,有了清心石在身邊,或者能夠給我提供很多的便利。

其實不用伏羲那樣高段位的神,即便是朱雀玄武這種次一等的,我目前的功力跟他們比起來也就是個渣渣。

重生之女神醫 如果不是劉尊在身邊,還有姥姥留下的至陽線,包括巴蛇這樣的幫手在內,我可能早就死掉了。

如今有了清心石,我也就多了一個傍身的法寶。

以前我只是一個人,現在不一樣了,我有了寶寶,如果我出了什麼事,那就會殃及到我的孩子。

所以儘管覺得巴蛇的賀禮很貴重,我還是笑納了。

“爸爸,媽,我該怎麼跟你們說這個消息?”可是我的心情依然是沉重的,現在我跟父母就在同一個城市,但是我卻有一種有家難回的感覺。

對於他們來說,這個消息不知道是好還是壞。

我嘆了一口氣之後,還是把髮箍戴回到了頭上,感覺比以前要舒服很多。

“這個劉尊,幹嘛要去找董小宛嘛,吃個全家桶有什麼不好的!臭講究!”閒下來的我,餓得更厲害了,忍不住開口抱怨起來。

“原來我不在的時候,你就是這樣說我的!”熟悉的聲音終於響了起來,我開心的回過頭去看着門口。

果然,劉尊出現了,他臉上帶着迷人的魅惑的冷笑,可是口氣卻很是寵溺。

我站起來向他走過去,心裏想着,不是說要給我找個名廚的嗎,人呢?

“這位就是王妃娘娘麼?”一個好聽得不像話的女聲從劉尊身後響起來,婉轉清越,好似黃鶯初啼。

我立刻被這聲音給迷住了,停下了腳步,瞪大眼睛看着劉尊。

劉尊輕輕一笑,挪動了一下身體,我看到了一個美麗的女人,眉目如畫,顧盼生輝。

“這是?”我傻眼了,這個女人渾身上下哪有一絲風塵味? 雖然劉尊說我見識淺薄,但是對於董小宛這樣的歷史名人來說,我還是略知一二的,比如說她是秦淮八豔之一,還有她善於作畫,頗通音律,嫁給自己最愛的男人,最後客死異鄉什麼的。

但是眼前的這個女子,溫婉如水,十指纖纖,有着一種超凡脫俗的氣質。

她怎麼會是名妓?

受了影視劇的影響,我總覺得那些能夠討得男人歡心的女人肯定是面如桃花,媚眼如絲的。

“妾身董小宛。”女子微微一笑很傾城,還給我道了個萬福。

我也不知道怎麼搞的,跟着她就做了一個同樣的動作,但是卻沒有她做得那麼好看。

“我是沈冰。”

劉尊的表情被我看在眼裏,他好像在忍笑,這讓我有些尷尬。

笑什麼笑,我又沒有受過專業訓練,而且跟董小宛隔了那麼多朝代,該怎麼跟她相處,簡直是一點頭緒都沒有。

“王妃娘娘地位尊貴,妾身受不起。” 腹黑極品妻 董小宛的臉一下就紅了,看起來很嬌羞,我見猶憐。

我求救的看着劉尊:“你能不能跟她說一下,我其實不是什麼王妃,也就是個普通人”

“你確實不是王妃,但絕非普通人。”劉尊的話讓我心裏一驚,難道他要在董小宛的面前暴露我女媧的身份?

可是接下來,劉尊卻說:“因爲你是我的皇后。”

我一下就懵了。

皇后?那不是比王妃更高一籌!

本來董小宛就有點小小的拘謹,現在不是讓她更放不開?我可不習慣被別人那樣用仰視的目光看着。

就算我是女媧,可那也是若干年前的事情了,我把泥人稱爲兒女,說明心裏是有大愛的。

這樣的人,怎麼會有尊卑貴賤的想法?

“請皇后娘娘恕罪。”董小宛膝蓋一彎,就要跪下去,我趕緊上前扶住了她。

我驚訝的發現董小宛幾乎是沒有重量的。

“行了,不要那麼多的虛禮客套,你快給我的皇后做一頓好吃的飯菜,她可是餓壞了。”劉尊看了一眼董小宛,一點憐香惜玉的感覺都沒有。

他確實很冷漠,不過我卻有點竊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