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點了點頭,看着他沒有說話,心裏一直回憶自己之前和小二阿羅他們之間的場景,腦海中閃過一絲精光,猛地從牀上坐起:“司馬靜呢,她在哪裏?”

安如觀沒有說話,卻是指着我背後的牆:“在你的隔壁,你都醒了,那她應該也差不多了。”

我連忙掀開被子下牀就要去找司馬靜,而安如觀卻在一旁陪着我,並沒有要阻攔的意思。

到了隔壁屋前,我揚了揚手準備敲門,安如觀卻攔住了我,直接拿出了房卡,將門打開走了進去。

司馬靜依然睡在牀上,沒有要醒來的意思,我心裏暗暗奇怪與疑惑不解。難道是在我昏迷之後,發生了什麼我不知道的事情,要不然她怎麼會一直都沒有醒來?

我將疑惑的目光投向安如觀,得到的卻是他聳肩不知道的表情。 樂天一聽倒是覺得這三個傢伙蠻有遠見的,古董這個東西……可以說是永不過時。

「什麼時候走?」他問。

「不著急……十二點的車。」李大利說道。

樂天點點頭。

幾個人就在包廂裡面喝酒,好久沒一起聚聚了,話倒是也有不少。

包廂的門突然被推開了,一個服務生跑了進來。

「怎麼了?」

李大利問。

「大利哥……有人在場子里鬧事。」服務生低聲說道。

李大利挑了挑眉,最近場子里鬧事的跡象有上升的趨勢啊?

「行了,我一會過去看看。」他點點頭說道。

服務聲離開了。

李大利站起身,就走了出去,小五看了看,也跟了上去,至於樂天他們就沒動。

可是沒過十分鐘,李大利居然急匆匆的沖了回來。

「怎麼了你這是?」鄧建輝奇怪的問。

「艹!遇到一個硬茬子。」李大利急促的說道。

「什麼?小五也搞不定?」樂天奇怪的問。

「搞不定,這個女人能打的很,小五隻能擋住她,卻拿不下她。」李大利搖搖頭。

這倒是有點奇怪了,鄧建輝站起身,打算去看看。

樂天一看,得了……

自己也跟著去吧。

結果到了現場,看到小五居然還在和對方動手,圍觀的人已經有不少了。

「住手!」

鄧建輝喊了一嗓子。

小五抽身而退。

「沒事吧?」李大利關心的問。

小五搖搖頭。

「這個阿姨好厲害……」她小聲地說道。

鄧建輝看著面前這個女人。

「妹子……來這裡都是為了開心,為什麼要鬧事?」他問道。

「我沒鬧事啊,我只是想要喝一點五糧液,結果服務生說沒有,我又想喝茅台,結果還是沒有……我想問你們這裡都有什麼?」女人滿不在乎地問。

樂天原本是站在後面的,可是他聽到這個聲音就急急忙忙的擠到了前面。

「妹子,這裡可是夜總會,啤酒紅酒我這裡有的是,你要五糧液就有點過分了吧?」鄧建輝眯了眯眼。

樂天擠進來,看了一眼。

「我說大姐……您這是到處找茬打架啊?」他無語的問道。

黎潁看到樂天,馬上笑呵呵的湊了過來。

「我可沒打架,是他們不由分說想要打人的。」

「是嗎?」樂天看著她。

黎潁點點頭。

樂天扭頭看著鄧建輝。

「夜總會裡沒有五糧液?」他奇怪的問。

「有。」李大利點點頭。

「屁!那就也能叫五糧液?我要最好的五糧液!你們是不是欺負我沒錢?」黎潁哼了一聲。

其實夜總會裡面有什麼酒,鄧建輝也不太清楚。

「行了行了,都散了吧……」

樂天擺擺手。

看到樂天這麼說,鄧建輝也就點了點頭。

樂天示意黎潁跟著自己走。

重新來到了鄧建輝的包間,黎潁四下看了看,然後熟門熟路的坐到了樂天的旁邊。

最佳賤偶 「我說大姐,你是不是跟蹤我啊?我怎麼去哪都能遇見你?」

樂天奇怪的問。

「是嗎?我也是蠻奇怪的……我們是不是有緣?你報上你的生辰八字,我找人幫你算一算。」黎潁說道。

「我就是大仙……」樂天無語的看著他。

「你不是警察?」黎潁奇怪的問。

「警察是我的兼職……」樂天攤了攤手。

黎潁愣了一下,仔細的打量了一下樂天。

「行了,今天不管是什麼原因,看在都是熟人的份上,這件事就這麼過去了。」樂天看著鄧建輝說道。

鄧建輝點點頭,自己也沒有必要和一個女人一般見識。

「我說……你這個夜總會檔次不行啊,居然連高檔五糧液都沒有?」黎穎突然對鄧建輝說道。

萌寶歸來: 高冷爹地請接招 「妹子,什麼叫高檔?」李大利哼了一聲。

他也看不出這個女人的年紀,反正瞎叫得了。

「我給你一個電話,你打這個電話讓他給你供貨!保證都是真品,價格還不高。」黎穎給了李大利一個電話號碼。

李大利驚了。

這如果能弄到上好的酒,那可都是一筆大收入啊。

樂天驚訝的看著黎穎,這女人……不簡單啊。

幾個人慢慢的熟了,話也就多了,黎穎得知他們要去鬼市,居然也露出了極有興趣的表情。

「要不一起去見一下?」李大利提議。

「好呀好啊。」黎穎點點頭。

「沒什麼限制吧?」樂天看著李大利。

「好像是沒有……不過這個鬼市只在內部的圈子裡流轉,一般人也不知道怎麼去。」鄧建輝說道。

樂天看了看時間,已經到了午夜。

「走了,晚了就上不了車了。」孫浩南站起身。

幾個人依次走了出去,居然就這麼直挺挺的站在馬路上。

「幹嘛?」樂天左右看了看。

「等車啊。」李大利回答。

樂天眨了眨眼,對這個鬼市倒是有了點興趣。

一輛車由遠及近慢慢的駛來,到了這一群人的面前停了一下,但是卻沒要開門。

「別說話!等著。」李大利提醒道。

沒人說話,這車子居然離開了,沒過五分鐘,這車又回來了,這一次它又停了,車門打開了。

「上車。」鄧建輝喊了一句。

可是他卻一動不動!

其他人也不動。

車子停了大概三分鐘,車門開開合合一共八次。

鄧建輝終於動了,他第一個上了車,其他人跟在他的身上,慢慢的上了車,樂天一眼就看到了那個司機,他驚了一下。

上車之後,鄧建輝他們都隨意的找了個位置坐下來,沒人說話。

樂天則是坐到了司機的旁邊,他直勾勾的看著這個司機。

司機突然扭過頭看了看樂天,居然沖著樂天笑了笑。

樂天挑了挑眉,這個司機居然是那個叫西塞的老外,這特么是怎麼回事?

車子啟動了,到目前為止依舊沒人說話,樂天猶豫了一下,他看到那個老外對自己微微搖頭,他就沒有開口。

整輛車子上坐了十幾個人,一個個看起來都是極其有錢的主。

沿路還有人在上車,步驟幾乎和剛剛一樣,這一路耽擱下來,足足一個多小時也沒有跑出山海市的郊區。 我翻着白眼將凳子放在了司馬靜的牀上落下,我要坐在這裏等着她醒來。

安如觀默默地轉身離開屋子,我的心裏有些難過。安如觀現在明明有大把的時間跟我說明原因說明的,可是現在他卻什麼都沒有說。

不一會兒,門再次別打開,我疑惑的將目光投向門口處,見他拿着我的外套走了過來。披在我的身上,動作溫柔的不可思議:“你多穿點,難道還想沒有在被阿羅他們抓起來弄死而是被自己給凍死?”

原本心裏滿滿的感動,瞬間被他的這句話說得消失的無影無蹤,我真是沒有見過一個人竟然這麼厚顏無恥。

我別過頭不願意去理他,手上卻是將衣服裹緊了幾分。

司馬靜直到中午的時候才緩緩地醒過來,她的臉色看起來很不好,整個人像是虛脫般似的起不來牀。

“你到底是怎麼了,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我將司馬靜從牀上扶起坐着,隨手塞了一個枕頭靠在她的背後。

她虛弱的笑了笑:“還記得我跟你說過,我有場劫難將至嗎?”

我臉色一白,難道這個就是司馬靜口中說的那個劫難嗎?難怪她那天那麼着急的要去找什麼有緣人,看着現在的司馬靜我終於知道了她的擔憂。

我陪着司馬靜坐了一會兒,親眼所見她原本有十幾歲的臉瞬間老了幾十歲似的。我忽的想起我和她第一次見面時,我喊她小姑娘,她卻說自己不知道比我大了多少歲,以前權當是笑話並沒有完全的當着。

司馬靜坐了一會兒整個人就有些的受不了,躺下休息。

帝國玩具 而我則是着急的在自己的屋子裏走來走去,安如觀並沒有將我們兩個送回去,而是帶着我們開了酒店。大概是他也感受到了司馬靜的不一樣,所以留在這裏按兵不動的觀察着司馬靜的一舉一動。

安如觀一直坐在桌子前,沉默的沒有說話,而整個屋子能動的活物彷彿只有我一個人。

我走到安如觀的面前,湊到他的眼前盯着他的眼睛:“你知道該怎麼救到司馬靜嗎?她現在這個很危險的,如果再不繼續幫她,她很有可能會繼續老化死掉。”

安如觀贊同的點頭:“我看出來了,她這個應該是因爲小二和阿羅引起的,而他們是金蠶族的人。一定是他們在司馬靜的身上放了什麼東西,而這個東西恰恰是司馬靜本身所懼怕的東西,所以才變成現在的這個樣子。看來現在能夠救司馬靜的唯一方法就是找到阿羅和小二,讓他們給出解藥。”

“那天,你是怎麼救出我和司馬靜的,你到底是做了些什麼,爲什麼不告訴我一些。既然你當時感覺到司馬靜有些不對勁,爲什麼沒有攔住阿羅和小二,還有我們現在該要怎麼去找他們?”我一連串的問題問的自己都有些發暈,而安如觀則是認真的想了想,然後點了點我自己的腦袋:“自己想!”

丟下這句話,他就瀟灑的離開了屋子向外走去。 車子開到了一個奇怪的地方,樂天看了看時間,已經下半夜的兩點多了。

車停之後,所有人依次下了車,這時候才有人開口說話。

「樂天兄弟……走啊?」李大利喊道。

「你們先走!我一會就跟上去。」樂天點點頭。

李大利一看,就點了點頭,這裡不能久留,還是趕緊跟上大部隊再說。

西塞看到人都走了,他笑呵呵的看著樂天。

「你這個老外居然還在山海市?你就不怕肖功勛弄死你?羅剎也在山海市……你不要告訴我你背後的勢力可以和暗部對抗?」樂天哼了一聲。

「老朋友……我的安全你不用擔心,我們有共同的目標,目前還不到相互火拚的時候!」西塞看著樂天。

樂天想了想買,點了點頭。

「這鬼市是你開的?」他問。

西塞點點頭。

樂天驚了,這個老外的實力居然如此龐大?這後台到底是什麼人?

「我倒是沒想到你會來……這裡面的東西都是我們組織淘汰不要的垃圾,你這樣的專業人士是看不上的!」 女僕有毒:黑帝總裁的寵物妻 西塞笑著說道。

樂天也跟著笑了,他看著西塞。

「我給你看個東西吧?你看看值多少錢?」

西塞意外的看著樂天,看樣子對樂天的東西非常期待。

樂天拿出了手機,路引的原版已經給了肖功勛,所以西塞只能看手機版的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