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不行!」秦思琪忍不住驚叫起來。

團長抬起頭微微搖頭:「丫頭,你尚未有權利干涉這些事。」

「可是爺爺……」秦思琪想說什麼,團長卻皺眉搖頭,讓她不得不咬著嘴唇閉嘴。

唐宋反倒笑起來:「你們是不是搞錯了?怎麼,覺得從丹田拿出那個東西,他就沒了武功?不好意思忘了告訴你們,我的本職是醫生。」

幾人一怔,不明所以的看著他。團長皺著眉頭:「唐先生,你的意思?那東西在我的丹田內,我也是得益於這個東西才活到現在,也才有現在的實力……」

「我知道。」唐宋打斷他的話,「它給了你一定的修復能力。不過它似乎並不願意幫你,要不然你不會這麼弱。這東西怎麼說呢,我曾經擁有過,三個!」

說話間,唐宋站起來,「總之呢,我是醫生。拿出那個東西,不會對你有太大影響。實力依舊,身體依舊,只是以後可能修復能力沒有那麼好,僅此而已。」

其實唐宋也很奇怪,原來那三片龍鱗的修復能力可是非常強,蘊含的力量也很強,可眼前這個團長似乎並沒能發揮出來。

難道說,只有自己能用?

「你……你別騙我。」秦思琪有點懵,從丹田拿出東西,居然沒有影響?

唐宋翻著白眼鄙視:「我再說一次,我的本職是醫生。如果你生病,我可以免費給你治。基本上只要是個病,多多少少還是有點辦法。別鬧,我不喜歡撒謊。」

團長的老臉微微抽搐,還是有點不敢相信的站起來:「唐先生,這……」

沒等說完,唐宋忽然一個閃身出現在他跟前,右手掌印迅速拍在他的腹部丹田外…… 啵!

一聲清脆的聲響,就像是放屁一樣。一道光芒從團長的後背飛出,唐宋的左手快速一掃,恰到好處將那個東西抓住。

不過他的右手並沒有離開團長的腹部,反倒是用力按壓。濃厚的天象之氣順勢迸發,快速壓迫進入他的丹田。

團長只覺下腹頓時一陣火熱,不由驚駭的抬頭看著跟前這個年輕人。這內力渾厚程度,果真如張強他們所說,不是人!

「爺爺……」

秦思琪幾人這才反應過來,想要衝過去,團長卻舉起手低聲道:「別動,我沒事。」

何止是沒事,反而感覺渾身清爽,丹田內涌動的力量增強,整個人充滿了力量!

約莫一分鐘,唐宋忽然往後退,右手掌心還洶湧著一股金色的力量。面帶微笑的聳肩:「好了,看樣子這些年你也沒荒廢,挺好。」

感受一下身體,團長鄭重的拱手感激:「多謝唐先生!」

震驚,東西從自己丹田飛出,非但沒有受損,反而實力大增!

本來他就是武神,現在感覺都已經不在武神範圍之內了……

唐宋擺了擺手坐在沙發上,打開左手,果然是一片白色龍鱗,跟在原來那個世界的一模一樣。仔細打量一番,嘆道:「你這小東西,讓我好找。」

龍鱗憑空漂浮起來,旋轉兩下,咻的一下飛到唐宋的體內。一股暖流順勢洶湧上來,讓唐宋情不自禁哆嗦一下。

熟悉的感覺,可算是讓他安心了。這玩意兒雖然不知道來歷,卻是他回家的秘訣……

「這……」

團長等人更懵了,要知道當初團長為了將這個東西放入體內,沒少花費功夫,差點把命都搭上。可現在,對方竟然輕輕一招手,就進去了?!

空氣有些安靜,秦思琪等人目瞪口呆的看著,別提多懵逼。

就這麼簡單,完事了?

抬頭見到他們懵逼的樣子,唐宋打著哈欠:「看什麼?完事啦,該忙啥忙啥。我得先刷個牙,什麼任務等會再說。」一邊說一邊站起來伸懶腰,「昨晚這小丫頭問了一晚上的問題,累死我。」

幾人愣是沒反應過來,看著他走進衛生間,空氣依舊安靜得很。

真就這樣完事了?

不是,說好的很危險呢?好歹也弄出一點大動靜啊,開刀或者各種複雜程序什麼的,怎麼就一分鐘完事?!

這可真是懵得不行,完全不在預料之中!

猛地反應過來,秦思琪不敢相信的蹦到團長跟前,滿是關切打量著:「團長爺爺,你沒事吧,有沒有感覺哪裡不舒服?」

團長搖著頭苦笑:「沒有,挺好。而且,我的實力增強了不少……呵,這唐先生,神奇!」

唯有「神奇」兩個字才能形容了……

終於又得到天門鑰匙的一塊,唐宋可真是心情大好。有了第一片龍鱗,接下來兩片還有中間的靈珠就好找很多了,畢竟它們之間有感應。

而且唐宋發現一個問題,自己的實力在這個世界真有點無敵,比在原來那個世界還要誇張。具體強到什麼程度,其實他現在也不知道。可以肯定的是,隨著龍鱗的出現,他又強了……

洗漱出來,就剩下秦思琪在外邊了。吞咽著口水看著他,秦思琪的脖子拉長:「團長爺爺他們到樓下了,說等你一塊吃早飯……你,你怎麼會這麼變態?」

唐宋黑了一臉:「丫頭,沒你這麼夸人的。我不等你了,先下去吃了,拜拜!」

咿,這傢伙怎麼好像,心情特別好?

見到唐宋下來,團長几人紛紛站起來。不服不行,這個年輕人真有點恐怖。

神秘的來歷,可怕的實力。真要成了敵人,後果不堪設想……

「哎呀,不用這麼客氣。」唐宋無奈的苦笑,過去直接拉開椅子坐下,「吃早飯吧,都自己人。我既然答應幫你們,就一定會做到。」

坐下來,團長笑道:「唐先生……」

「你叫我小唐或者小宋都行。」唐宋打斷他的話,「老人家,我再說一次,自己人。」

團長鬆了口氣,保持著笑容:「那我就不客氣了,小唐。不知道,你有什麼計劃?」

一邊吃著,唐宋一邊應道:「你們裝備太差,得去跟聯邦借一點。武功再高,也怕菜刀,有槍才是王道。所以,敵人的彈藥庫是最關鍵,最好能給我他們的基地分布圖。」

「有,有!」張強趕忙插過話,「雖然我們在實力上還比不上聯邦,情報網卻比他們先進,分布圖早就弄到手了。」

「那就行,等下先給你們弄一個基地。」唐宋頭也沒抬,「好歹先把他們那些什麼坦克啊,導彈啊弄過來。就光靠你們那幾把槍,打到一百年都贏不了。」

說得不是一般輕鬆,讓團長等人都是一抽一抽的。誰不知道武器重要,可聯邦哪能那麼輕易鬆口?

見他們不說話,唐宋忽然奇怪的抬起頭來:「看我幹什麼?很難嗎?弄個暴亂假象,然後讓他們基地的人出兵,武器不都出來了?戰爭的嘛,要多動腦子。」

說得好有道理,竟然無言以對!

放下筷子,團長頭皮發麻:「小唐,你似乎對這類很熟悉?」

「反正我一天幹掉三五個基地不成問題,武器越多越容易幹掉。」唐宋不屑的撇嘴。

別說現在實力強橫,就算是以前,他也能一個人幹掉一個基地,尤其是那種重武器基地,只要一炸起來,能全部炸成渣。

一個超級特種兵一旦潛入到基地裡邊,那危險程度,堪比扔了五顆導彈進去。更何況,唐宋現在真有點無敵,他都不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正好去跟聯邦碰一碰,觸一下自己的底……

「總之,你們要幫我繼續調查擁有那個東西的人,我幫你們造反。」說著唐宋忽然壞笑的挑著眉頭,「信不信,不用三天,我就能把這個聯邦給搞得天翻地覆?」

看他那陰險的樣子,幾人情不自禁惡寒起來。以他的實力當攪屎棍的話,應該是最強攪屎棍了吧…… 開書這麼久,基本上沒和大家怎麼聊過,今天準備了一章,和大家好好聊聊。

首先,我要感謝大家一直以來對這本書的支持!有了你們的支持,我才能堅持寫下去。接下來的話,我不知道反覆斟酌寫了多少遍,只是爲了讓你們留下。希望大家能堅持看完下面的這些話。

《家有貓妻》這本書要上架了,意思就是要開始收費了。

說實話,也許你們看完一章就只需要幾分鐘,可是這一章是我辛辛苦苦坐在電腦前,絞盡腦汁經過將近兩個小時的時間才寫好的。更何況我不是全職寫手,每天的寫書時間都是我放棄休息時間,硬擠出來的。

其實我很多次想過要放棄寫文,因爲真的很累,可是這畢竟也是我的一個理想,不是說放棄就能放棄的,只要有人在看,我就不願放棄,會堅持下去。我相信大家都有着夢想,只要有機會,大家也不會輕易的放棄。

進入了網文這個圈子之後,我才知道原來網絡寫手的勞動成果竟然這麼廉價。經過將近兩小時寫出來的兩千五的章節,竟然才賣一毛多。

大家想想,一毛多啊,現在這點錢能做什麼。而且這一毛多還不是全都能到我手裏,其實到最後我一章所能拿到的錢也就大概幾分錢,想想我都覺得心痛。

一章一毛多,你就算訂閱完整本書也沒多少,或許也就是你的一包香菸錢,或者你幾瓶的飲料錢。

付出了勞動,就應該收穫勞動成果,我也不求大傢什麼,只是要大家尊重我的勞動,支持正版訂閱,所以我希望上架之後,大家還能支持我。

我知道有的人看到這裏就會選擇離開了,我不怪你們,也不強求,大家都有自己的難處,不過還是要感謝這麼久以來你的支持。留下來的朋友,我會更加感謝你們,感謝你們能繼續支持我。

我保證,後面的故事將會越來越精彩!

李啓明能否拜師成功,後面還會發生怎樣的事?

那些拿走邪物的人究竟是誰?那個所謂的邪物又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陳柏到底是個怎樣的人,有什麼不爲人知的祕密?

李啓明最後能否爲外婆報仇等等一系列的問題都會在接下來一一揭開。

我承諾一定不會讓大家失望的,會把每一章的故事都寫得精彩,也希望大家能一直支持下去! 中午時分,某豪華大酒樓內。

唐宋昂首闊步,大搖大擺的穿梭過走廊。旁邊的服務員看他那氣勢,紛紛往兩邊躲開,畢恭畢敬的鞠躬打招呼。

跟在後邊的秦思琪心頭早已經是捏了一把冷汗,緊跟在唐宋身後不敢放鬆警惕。這裡可是聯邦的地盤,到處都是聯邦的人。可是很奇怪,怎麼到現在都沒人阻攔唐宋,反而都很恭敬的樣子?

唐宋那走路姿勢不是一般的吊,給人一種大佬的感覺,傲嬌得很。就這樣的走路方式,要是在晚上被人碰到,不打三十二頓真對不起祖宗!

然而現在,愣是沒人敢阻攔,彷彿他就是這裡的老顧客……

很快唐宋走到一個包廂前邊,門口兩個保鏢奇怪打量著他,左邊的保鏢面帶微笑輕聲道:「請問先生你是……」

唐宋立即橫著眼怒喝:「眼瞎啊,不知道我是誰?是我太溫柔,還是你太飄?!」

口水狂飆,讓兩個保鏢都嚇一跳,連上儘是尷尬。右邊的保鏢相當機靈,趕忙賠笑:「誤會誤會,他真眼瞎。先生,您裡邊請,裡邊請。」

「哼!」唐宋傲氣的冷哼,渾身散發著一股強勢與不屑,「下次再眼瞎,我讓你們飄上天!丫丫的,老子都不認識,信不信老子一拳打死你們?」

「是是,先生您裡邊請,裡邊請。」右邊的保鏢賠笑的鞠躬,冷汗不停翻滾。

房門打開,唐宋大步走進去。秦思琪還是跟在後邊,只是她真的很不明白,這兩個保鏢實力應該挺不錯,怎麼就沒察覺不對勁?

等到房門關上,兩個保鏢同時鬆了口氣。擦拭著額頭冷汗,左邊的保鏢低聲道:「南哥,他誰啊?」

「你管他!」南哥鬱悶的斜眼,「一看就是大佬,估計是將軍請的客人。能來這裡的,哪個不是有身份?就那小子的吊樣,估計是某個武神的……反正跟我們沒關係。」

「多謝啊,還是南哥有經驗……」

包廂不是一般的奢華,面積非常大,裝飾相當高大上。繞過屏風才看到,裡邊大餐桌旁邊坐著三個中年男子,正一邊吃一邊商談著什麼。

可能是聽到房門聲響,三人同時轉過頭來驚愕的看著。

唐宋咧著嘴:「領導好,這是今天的特色菜,不知領導是否需要?」說話間,順手指著後邊的秦思琪。

此時的秦思琪還是穿著一身學生裝,看起來很清純稚嫩,確實是特色菜。

對面三雙眼睛同時迸發出亮光,左邊戴眼鏡的中年人脫口而出:「喲,你們這特色不錯啊。」

「那是那是。」唐宋訕笑著,怎麼看都像是皮條,「吃了油膩菜,上點小素菜開開胃。不知領導是否需要,要是不用……」

還沒等說完,中間的中年人情不自禁站起來:「要,多吃菜,促進聯邦經濟發展。」

三人都是一副饑渴的樣子,眼神直勾勾盯著秦思琪,別提多噁心。

秦思琪很緊張,咬著嘴唇低頭往前,有點不敢看三人。這三個人可都是聯邦有頭有臉的人物,其中兩個還是武神,一個是武聖。

要不是因為唐宋,她真不敢來這種地方,更別說接這種刺殺任務!

可她越是羞澀,三人越發渴望,那戴眼鏡中年人眼睛都直了,口水差點沒留下來。堆積著笑容,跟個豬一樣:「小妹妹不用怕,到叔叔這邊來。」

「老木,你過分了啊。」中間的中年人不滿的斜眼,「今天可是我做東,上菜當然是我先吃。你看你,瘦成什麼樣,多吃肉……去去,多點幾個肉菜。」

一聽就是老司機,不是一般的上道!

老木很不舍,舔著嘴唇鬱悶嘆道:「行行,我今天不跟你爭。沒想到這裡服務這麼周到,飯後來點小素菜還真是,開胃,嘿嘿……」

唐宋依舊咧著嘴微微哈腰:「領導還是非常有遠見,講究養生之道。這是第一道菜,我給幾位領導詳細介紹一下?」

三個老色鬼眼前又是雪亮,老木可真是迫不及待,趕緊放下筷子:「快快,我們年紀大,最喜歡養生了。」

秦思琪那個厭惡啊,有種想吐的衝動。可她還是很配合,面色發紅的往前一步,始終很羞澀的低著頭擺弄衣服。

可憐楚楚的樣子,看得三人真是兩眼直突突,空氣瞬間燃燒著火熱。

唐宋情不自禁朝著三人走去,咧嘴嬉笑:「這開胃菜,選材是非常講究的,要吃第一次生長的,天然有味道。而且不能長得太肥,十五天剛好合適……」

「有道理,有道理。」老木興奮地盯著,哈子都要落下來,「十五天的開胃菜,哈,這家酒樓好,好!」

中間的中年人更是按捺不住興奮,不停的吞咽著口水:「我吃飽了,得開胃開胃。別廢話,裡邊有床……」

「哎呀領導。」唐宋趕忙勸住對方,「您這就猴急了不是?吃開胃菜總要講究,再說兩位領導還在這,總不能您一個人吃。我倒是有個辦法,能三個人吃,還不膩。」

三人一怔,紛紛相互對望,氣氛忽然有些尷尬。顯然,他們沒玩過。

唐宋趕忙壓低聲音解釋:「其實這菜雖然嫩,卻耐吃。要不,我詳細解釋一下?」

「說說,說說。」老木絕對是不甘心的,吞咽著口水慫恿,兩眼迸發著渴望。這麼好的開胃菜能看不能吃,饞死人!

不自覺的,唐宋已經走到老木身旁湊過去低聲道:「這菜啊,要先滴點油,然後再用力翻炒……」

嘭!

話沒說完,忽然一拳轟在老木的側臉。咔擦一聲,老木的腦袋竟然爆裂,腦漿飛散而出。

其他兩人不愧是高手,猛地反應過來,豁然起身往後退。唐宋的速度更快,他們都還沒等後退站穩,唐宋已經到中間那中年人的身後,一拳轟在他的丹田後邊。

啵……

細微的聲響,就像是放屁一樣,那人便兩眼瞪大,嘴角不自然抽搐。

剩下那個留著鬍子的中年人駭然,趕緊轉身朝著門口飛撲,同時拉開嗓門。可還沒等聲音發出,跟前一道殘影閃過,鬍子中年人猛地停下來,背後頓時一陣冷汗。

唐宋竟然已經站在他跟前,手術刀按在他的額頭。只要動一下,手術刀立即刺入…… 不可思議!

就連秦思琪都驚呆了,要不要這麼誇張,一個武神被轟得腦袋爆炸,一個武聖被廢了,剩下的武神也被控制。這一切,從開始到結束,不到兩秒!

知道唐宋厲害,可這真的顛覆了她的認知……

鬍子中年人也是驚悚,心臟停止跳動,臉上的冷汗不停翻滾,渾身涼颼颼的。

真的太快了,這輩子就沒見過這麼快的速度……

空氣停滯幾秒,唐宋忽然將手術刀收回,抿著微笑:「司徒南?找你有點事聊聊。當然,你可以選擇不聊。」

吞咽著口水,司徒南臉都綠了,顫抖著喉嚨:「你,你是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