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每個男人心中都有一份英雄救美的情懷,尤其是在年少輕狂時,我也不例外。腔中那俠肝義膽登時被激發!

我也知道這道士不是我所能惹得起得,可是我仍舊是往前走了一步,雙手張開,攔住他。

“站住!”我大聲道:“你這惡道,想幹什麼?!”

“不知死活的東西!”那道士冷冷的瞥了我一眼,揮動拂塵,白色的獸尾,突然化作根根飛刺,一起朝我的面門刺來!

我當時大驚失色,我什麼也不懂,什麼也不會,眼看就要死在那無數的飛刺之下,我下意識的就用手護在面目之上去擋。

而我手中卻還拿着那面陰陽鏡,這一擋之下,那黑色的一面朝外,陡然迸發出一道璀璨奪目的白芒,匹練似的裹卷而去!

那些飛刺,在這白芒的一掃之下,登時化作虛無!

而那道士也是一驚,臉色劇變,眼看着那白芒去勢不衰,化了飛刺之後,又朝他奔去,他竟然轉身就逃!

他逃的速度實在是快的無法形容,也彷彿是電光一閃,瞬間就是幾丈開外,可惜他畢竟不是真的電光——那白芒頃刻間已經趕上了他!

“啊!”

一聲慘呼,那道士被白芒掃中,身子直挺挺的飛了出去,然後又轟然落地!

那一張白皙如同冠玉的臉,再次扭頭的時候,已經如同死灰!

我也驚呆了。

怔怔的看了看手裏面的鏡子,我萬萬沒有想到,這鏡子居然會如此厲害!

“無極子……”

那道士面色猙獰的看着我,惡狠狠的說了一聲:“想要我的命,還差一點!”

就在此時,一道人影一晃而現,卻是一個面帶白紗身着素衣的婀娜女子,她俯身在那道士跟前,驚聲而呼道:“教主!”

“走!”那道士喝了一聲,道:“讓五大堂口的堂主來見我!”

那素衣女子道了聲:“是!”

當下扶着那道士,飛奔而去,身影在夜色中一閃而逝。

我愣愣的看着他們的背影,耳旁卻響起了一道嬌滴滴的聲音:“多謝這位公子的救命之恩!”

驚世鳳鳴:至尊大小姐 我稍稍一怔,只見剛纔躲在我身後的那曼妙女子,正閃着一雙美目,笑吟吟的盯着我看。

眉眼之中,不盡的風流情義。

我還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好看的女人,當即是臉色一紅,說:“不用客氣,不用謝我。我最見不得男人欺負女人。”

“是嗎?”那女人微微一笑,道:“我姓慕,仰慕的慕,名叫芊芊,碧綠色的芊芊。你呢?”

我說:“我叫吳用,口天吳,百無一用的用。”

慕芊芊笑了起來:“你是百無一用嗎?你是我所見過的所有人中,最厲害的一個。剛纔那個惡道,至少已經是入聖的道行,卻被你一招就給打傷了。你修行的是什麼本事?”

“入聖的道行?”我吶吶道:“我不太懂,我也沒修煉什麼,可能是這面鏡子的緣故吧。”

“鏡子。”慕芊芊看了一眼我手中的鏡子,道:“這鏡子有什麼稀奇的?這麼巴掌小的一塊,還是一面黑的,一面白的,根本就不能照人,爲什麼還叫做鏡子?好生奇怪。”

我道:“我也不知道,但剛纔就是它發出來了一道白芒,纔將那惡道給擊退的。”

“是嗎?”慕芊芊說:“能不能讓我看看這面鏡子?”

我把鏡子遞給了慕芊芊,慕芊芊接在手中,驚詫道:“好重!”

她拿着鏡子翻來覆去的看了半天,然後道:“白芒,怎麼沒有出來?”

我搖了搖頭,道:“剛纔也是我第一次見這鏡子會發出白光。以前從來都沒有過的事情。”

慕芊芊愣了片刻,然後一笑,道:“你是在逗我,對不對?分明就是你打傷了那個惡道,還說是這鏡子的功勞。”

我正要辯解,慕芊芊卻突然一伸手,捂住了我的嘴,道:“不要再說了,總之,是你救了我。”

慕芊芊的手,按在我的嘴脣上,涼涼的,卻軟軟的,滑膩膩一片,讓我在那一剎竟有種說不出來的舒服。

再看着慕芊芊的星眸脈脈,柔情款款,我不由得看癡了。

慕芊芊輕輕一笑,吐氣如蘭,道:“我還未嫁。”

一股奇異的幽香被我嗅到鼻中,那一陣子,我的腦海中竟是一片迷糊,我喃喃的說:“我,我也沒有娶……”

慕芊芊又是一笑,忽而眉頭一蹙,道:“我好冷,這夜,太涼了。”

我看着慕芊芊穿的衣服,竟是薄薄的一層紗裙,粉紅色,如同盛開的芙蓉花一樣,清新脫俗,但卻又真的像是不勝嚴寒。

我呆呆的說:“你這裙子,真是好看,我從來都沒有見過這麼好看的裙子,也沒有見別的人穿過。”

“是嗎?”慕芊芊道:“那我的人呢?好看嗎?”

“好,好看。”我有些慌張,結結巴巴的說。

“你抱抱我好嗎?”慕芊芊已經把腦袋放到了我的肩膀上,聲音就在我的耳邊響起,氣息吹入我的耳中,半邊身子都已經酥麻。

我顫抖着手,根本無法自持,抱住了慕芊芊。

“公子……”慕芊芊輕輕呼喚了一聲。

“公子?”我稍稍一愣,也是一驚,怎麼她這麼稱呼我?

我怔怔的看着慕芊芊,慕芊芊似乎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但是卻並無在意,而是踮起了腳,臉朝着我的臉,越湊越近。

我緊張的心都快要從腔子裏跳出來了。

“慕,慕……”

“叫我芊芊。”

“芊……”

我這一聲還未叫出來,嘴就被堵住了。

被兩片柔軟溫潤銷魂的東西給堵住了。

就像是一團火焰,陡然燃燒了自己,我整個人都火熱起來!

我緊緊的抱着,抱着那唯恐失去的溫香軟玉!

“咱們回家吧?”

迷迷糊糊中,我聽見慕芊芊喘息着說道。

“回哪個家?”

“回你的家。”

“走。”

那一刻,我竟出奇的膽大,也不怕父母就在家中,我抱着慕芊芊,橫抱在懷中,朝着家裏走去。

回家的時候,門是敞開着的,並沒有看見父母。

走到房間裏,看着自己的牀,我一時竟不好意思在走近一步。

慕芊芊卻從我懷中輕輕掙脫,自行走到牀邊,坐在那裏,朝我招手道:“你過來呀,自己的家,自己的牀,還怕什麼?”

我就像是一個木偶,被一根線牽着,鬼使神差般緩緩走了過去,也坐到了慕芊芊的身邊……

慕芊芊巧笑嫣然,道:“你怕不怕我?”

“怕你什麼?”

“你知道我是誰嗎?”

“慕芊芊。仰慕的慕,碧綠色的芊芊。”

“還有呢?”

總裁表示:夫人夠社會! 我搖了搖頭。

“如果我是壞人呢?你怕不怕?”

“你不像是壞人。”

“如果我不是人呢?你怕不怕?”

我愣住了:“不是人?”

“比如,狐妖,比如,變屍,比如幽鬼……”慕芊芊眨動着眼睛,兩排長長的睫毛上下交錯而動,一絲淺笑,盪漾在白皙晶瑩如玉的肌膚之上。

我呆呆的看着慕芊芊,她長得真是好看,真的就像是出水的芙蓉,那麼清新脫俗,那麼不染一塵,如此的溫婉,如此的魅惑中帶着嬌羞,如此的讓人神魂顛倒,無法自拔……

“你就是狐妖,就是變屍,就是幽鬼,我也認了。”我抱住慕芊芊,輕輕一笑,緩緩的傾倒在牀…… 一夜的風光旖旎,恍恍惚惚中,漸漸的看見窗外天色發白,慕芊芊窸窸窣窣的開始穿着衣服,我忍不住道:“你家是哪裏的?”

“蓮城慕家。”慕芊芊回頭看了我一眼,笑道:“怎麼,你要到我家提親嗎?”

我臉色一紅,道:“不知道你同意不同意?”

“只要你來,我就同意。”慕芊芊笑着用手摸了我一下臉,道:“可惜,現在你還去不了。”

我詫異道:“爲什麼?”

慕芊芊略有些傷感道:“因爲陰陽相隔啊。”

“啊?”我愣愣的看着慕芊芊。

慕芊芊盯着我,道:“你是人,我是鬼。”

我大吃一驚,道:“你,你真的是鬼?”

慕芊芊點點頭,道:“怎麼,你怕了?”

我呆呆的看着她,看了半天,實在是難以置信,也不敢相信。

慕芊芊一笑,道:“蓮城在陰曹地府,你要去蓮城提親,就得死。我雖然喜歡你,可是也不願意你死。所以我說,你現在還去不了,你明白了嗎?”

“我,我……”我突然感到一陣發自內心深處的恐慌。

“我看你是真的害怕了。”慕芊芊撫摸着我的臉,手在我的臉頰上慢慢的滑動着。

這雙柔軟滑膩的手,此時此刻,是這樣的冰涼。

慕芊芊說:“你的臉上,起了好多好多的雞皮疙瘩。唉……”

慕芊芊的話,充滿了落寞,我擡眼一看,只見她的眼中滿是失落的神情,我不由得心中一陣憐惜,道:“就算你是鬼,我剛纔也說過了,我不害怕。”

“真的嗎?”慕芊芊驚喜交加。

小丫頭,逃不出總裁的手 “真的。”我點了點頭,道:“可惜,你不能一直就這麼活在人間吧?我也不能就這麼死了追隨你去。我還有父母。”

慕芊芊笑道:“有你這番話就夠了。我不要你現在就追隨我去。如果哪天,你到了陰間,還能記得找我,我就心滿意足了。”

我道:“那個時候,你還會在嗎?”

“我會一直等着你的。”慕芊芊道:“我修行有成,我會不轉世投胎,不變容顏,不變姓名,不變家世……不管多少年,我都會等你。”

我一陣感動,正要說話,慕芊芊卻又低下了頭,道:“可是,就怕今夜過後,你轉瞬把我給忘了。”

“怎麼會呢?”我說:“今夜的事情,我會一直銘刻在心的!只要你不變,我就不會變!”

慕芊芊搖搖頭,道:“你會忘記的。”

“你要相信我!”

“如果有朝一日,你到了陰間,你我相見,我沒有忘記你,你卻忘記了我,那該怎麼辦?”慕芊芊說:“到了那時候,我怎麼也讓你記不起我來,那該怎麼辦?”

“不會的。”我堅定道:“請你放心!”

“我是說如果。”慕芊芊固執道:“如果你忘記呢?”

我撓了撓頭,突然間想起來了那面陰陽鏡,道:“你把陰陽鏡拿走,如果咱們有朝一日再相見,我不記得前塵舊事,你就把鏡子拿來給我。這鏡子,我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忘的,它就是信物!無論你變成什麼樣子,只要拿出這面鏡子,我都會記得,你是慕芊芊,是我要找的慕芊芊。”

“好!”慕芊芊高興的說:“我會等着你的。”

說罷,慕芊芊飄然下牀,竟已經全都收拾妥當。

我失魂落魄的看着她,道:“你這就要走了嗎?”

“天已經快亮了。”慕芊芊看着窗外,道:“昨天是七月十五,是中元鬼節,陰陽兩界之路有所通融,道行高的人可至陰曹地府,道行高的鬼也可至陽世人間。我貪戀人間的繁華熱鬧,就來看一看,遊玩一番。我的家人阻止我,我也沒有聽從。結果來了之後,果然遇到了麻煩——那個惡道本事極高,也不知道爲什麼,會一直糾纏追殺我,我帶來的僕從丫頭,全都被他所殺,只剩下我一個,眼看就要赴難的時候,遇上了你……這或許就是天定的緣分吧。如今,我該走了,你一定要記得我,到陰間的時候,也一定要來找我!”

慕芊芊說着話,眼睛注視着我,可是身子卻變得越來越稀薄,越來越透明,等到最後一句話說完,她的身影就徹底消失不見了!

“芊芊!芊芊!”

我大叫着,從牀上跳了下去。

就在此時,窗外一聲嘹亮的雞鳴,我猛然驚醒!

環顧四周,卻發現我仍在牀上躺的好好的。

一切,竟是南柯一夢!

只是這夢,做的竟然如此真實,又如此令人難以忘懷,我嗅了嗅被窩,明顯還有一股幽香,沁人心懷!

我不由得有些癡了。

再睡一會兒吧,說不定還能重溫舊夢。

我把腦袋縮回被窩,在無盡的遐想中,重新入眠。

恍恍惚惚,雖然睡着了,可是卻再也沒有夢到那樣一個女子……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直到老媽過來揪我的耳朵,我才又醒了過來。

“快起來!都晌午了!”老媽喊道。

我“嗯”了一聲,把頭從被窩裏伸出來,老媽一看,嚇了一大跳,道:“這孩子,你昨天夜裏幹什麼去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