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應該是每個人心裏積壓的消極情緒爆發,沒辦法靠完成什麼心願就可以散去戾氣的,所以我覺得您辦月刊特別好。讓厲鬼們長期處於一種愉悅的環境中,那股戾氣慢慢就平息了,這就是時間能治癒一切的祕密所在。”

唐牧北頓時恍然,“我好像懂你的意思了。就像小時候覺得一塊奶糖好吃的不得了,但是長大以後吃過好吃的太多了,再回頭看奶糖也就那麼回事。”

“對!當時執着的事情過後未必執着。”邱琴點頭笑道:“只要給它們創造輕鬆愉快的環境,心情好了對很多仇怨也就放下了。”

這倒是提醒了唐牧北。

他之前只是覺得因爲各種仇怨寧願做孤魂野鬼漂泊着的厲鬼挺可憐的,所以想讓它們過得好一點,幸福指數高一點。

倒真沒考慮過歌舞昇平的歡樂日子能撫平一些心傷。

如此看來,月刊出版得抓緊時間了。

自己已經有好幾天沒有淨化厲鬼的業績了,本職工作可不能丟啊。

“桃娘,這是我從陰界買回來的印刷設備和耗材。上面都給配備了使用說明,正好咱們二樓有的是地方,你找幾個辦事穩妥的安置到樓上去。然後再組織學習使用一下,等你們學會使用機器排版以後,咱們的《厲鬼生存手冊》就能正式發行了!”唐牧北衝桃娘吩咐道。

其他正商量月刊內容的厲鬼們一聽,牧店主連印刷設備都買回來了,頓時歡呼雀躍。

“牧店主,您最好了!”女鬼悠然已經化成星星眼,一臉崇拜狀;

無瞳則上前給他個熊抱,“牧店主是世界上最好的店主!”

“謝謝牧店主的支持,嚶,我們一定竭盡全力做到最好!”嚶年冷靜許多,緊握右拳像宣誓一樣;

宿陽伯老神在在道:“還是牧店主考慮周到,有了現代化設備自然比老朽手抄要快得多,只是又讓您破費了……”

“牧店主這算前期投資,月刊創辦起來以後發佈些婚姻介紹、交友信息什麼的,是要收廣告費的,到時候收回來的利潤都歸牧店主所有!”祁天佑不緊不慢道。

技能生成器 嗯?

唐牧北略微一愣,是不是發現了什麼奇怪的關注點?

沒想到啊,祁天佑這個大塊頭那麼喜歡翻雜誌,原來是爲了看徵婚版塊!

“好了,大家繼續討論月刊內容吧,我要趕下一個場子去了!”唐牧北好不容易掙脫無瞳的熱烈熊抱,就看到林長海的車已經停到俱樂部門口了。 晚八點,酒足飯飽的唐牧北滿載而歸。

各色人見的多了,他還是覺得跟鬼打交道心裏輕鬆。最起碼厲鬼的需求都比較明確,不像人,聊了半天要是心眼不夠使你都不知道他的最終目的究竟是什麼。

一頓飯吃了將近仨小時,裝修公司老闆用林長海的同等價格換來一張護身符之後,這場沒有意義的應酬纔算結束。

唐牧北謝絕了他們回送的好意。

開玩笑呢?這個點了把我送回俱樂部?

那我請不請你們進去坐坐喝杯茶?

厲鬼們還能不能打麻將、看電視、讀書寫字、學習使用機器了?

到時候他們倆一進門,桌上的檯球在滾動;棋牌桌上的麻將撲克在兀自漂浮着出牌;書架旁還有幾本書,時不時自己翻上一頁;更有甚者,畫架前一支畫筆遲疑片刻慎重下筆。

偏偏整個房間裏安靜的連掉根針都能聽到一個人影也看不見,那不是在上演恐怖片嘛!

再給你倆嚇出點毛病來。

所以還是自己打個車回去比較好。

唐牧北考慮着,隨着二樓厲鬼客棧的住宿者越來越多,一樓俱樂部還真不是個適合人去的地方了。

“Hi!牧店主您去哪?用不用載您一程?”嘎吱一聲剎車,嚶年和無瞳開着那輛破鬼車停在他身邊。

此時寒風凜凜,唐牧北等了好一會兒也沒打上車。

看看四下無人注意,他拉開車門就坐上鬼車。

“牧……牧店主您好!”後座上居然還有一隻鬼,嚇了唐牧北一跳。

“嘿嘿,這哥們要去城郊,看到您在路邊上站着主動要求載您一程。”無瞳傻笑着扭頭解釋道:“如果客人不主動要求,我們不能載您的。我們是正規出租鬼車,不拼車不超載,嚴格遵守交通規則。”

戀上”黑老大” 唐牧北趕忙向對方道謝。

這鬼哥們兒估計見了厲鬼主管有點緊張,咧嘴一笑跟哭似得,“您在車上好歹不用受凍,我到城郊就下車了。那個……找朋友玩耍去,我那個朋友還不能到處溜達……它最近可能想投胎去,只是心裏放不下一些事情。我先去跟它聊聊,如果需要的話,還請牧店主務必幫忙!”

“沒問題,到時候直接來俱樂部找我就行。”唐牧北點頭應下。

一路上有一搭沒一搭的尬聊着,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你也下車!”那隻鬼剛開門下去,唐牧北就聽到識海中溯洄前輩的聲音傳來,“趕緊的,讓它們兩個先走,我感覺到一股很強的空間能量波動,咱們看看去!”

啥?

空間能量?

唐牧北頓時一怔。

不會又要被前輩坑了吧?

能夠掌握空間能量的都是自己惹不起的大佬,確定要過去看看?

溯洄自然將他的“刷屏”看在眼中,長嘆口氣道:“富貴險中求懂不懂?再說了,誰說空間波動能力都是大佬?也有可能只是個空間隧道,所以要去查看呀!景瑤城是你的地盤,有情況不去看看,還像烏龜縮進殼裏不成?這不是還有我嗎?要真的是大佬,我替你懟他!”

話說到這份兒上,唐牧北只得下車,吩咐無瞳和嚶年先去接生意。

一邊往溯洄前輩指揮的方位走,他心裏還一直嘀咕。

千萬要無比謹慎,絕對不能給坑神再坑自己的任何機會!

溯洄:……

這娃兒果然得養一陣子了,總逮住一個老實人坑果然不合適。

看看,小朋友的防坑經驗刷刷上漲。

以後再想坑,就得動腦筋了。

寒冷冬夜,北風呼嘯着。

時間雖然並不算很晚,但由於地理位置偏僻所以一路走來連鬼影都沒看見一個,更別提人了。

“再往東邊些,這股空間波動越來越強了!”溯洄像雷達鎖定住那股能量,指揮着他走過去,“看來確實是空間隧道。你們景瑤城底子還是不錯的,除了陰界改革前花川河跟忘川河共用一體外,還有黎涇川的功勞。畢竟是第一屆店主,他得爲自己打下來的江山留點好處不是?空間隧道應該也是他留下來的吧,看來波動好幾天了,咱們來的正是時候!”

唐牧北在心裏納悶,空間隧道是個什麼東西?

聽上去很高大上,難道有什麼特殊用途?

爲什麼自己什麼都感覺不到呢?

按照指揮,他一路走過去終於到達城郊一個廢棄工廠裏。

景瑤城正在進行全城規劃,城郊很多工廠都搬到各縣去了,因此附近有不少廢棄場所。

再過幾年,估計這裏就被扒掉建成小區了。

唐牧北是真的什麼感覺都沒有。

直到溯洄讓他停下,站在半人高的枯黃野草中,他也沒發現什麼波動能量。

“耐心等等,我覺得隧道快開了。”溯洄感受着空氣中越來越重的氛圍,低聲道:“空間隧道可是個好東西,如果那邊是固定傳送點的話,你有足夠實力就可以從這一端穿過去!運氣好,可能會進入某些隕落大能的傳承之地,那可是天大的機緣!”

“如果……運氣不好呢?”唐牧北想了想,自己長這麼大買彩票都最多中五塊錢。

逆天氣運什麼的,肯定跟自己無緣。

溯洄戲謔笑道:“運氣不好,另一端可能是無盡深淵或者兩個世界交界的混沌之地,被捲進去沒實力逃出來,只能身死道消唄。不過你身上有復活符,應該還有第二次機會。當然,以你現在的實力,帶多少復活符都沒用,除非在現世或者安全地方放一枚母子型復活符,到時候直接復活到安全位置。”

唐牧北:……

“不過我覺得既然是黎涇川留下來的,應該不會有太大危險纔對。”溯洄對那位老朋友辦事還是有信心的。

他是個粗中有細的人,否則也不可能把店主一職創造並流傳下來。

只要是黎涇川留下來的空間隧道,其中必有深意。

冷風呼嘯,什麼都感覺不到的唐牧北只能呆在荒草叢中傻等。

一直等到凌晨兩點多。

“開了!”溯洄一聲提醒,打斷了唐牧北的修煉。

他迅速站起身來,準備等待空間隧道打開。

“轉過去,在你身後呢!” 霸道總裁:惡魔愛天使 溯洄指揮道:“稍微往後退退,我感覺這隧道體積不小,萬一掉下什麼東西來別把你砸死了。”

好吧好吧,前輩你開心就好。

唐牧北無奈的轉過身並向後退了兩步。

“呼!”

無端的一股旋風颳起來,直把他吹得站立不穩連連後退。

與此同時,旋風出現的位置有一股強到讓人不敢呼吸的威壓瞬間出現!

對於修士來說,這股威壓中帶着很強的侵略性質。

雖然唐牧北是個水貨,但他也能感受到這股氣息給自己帶來的危機。

似乎隨時要將自己撕碎一般!

“懟他!”溯洄看到隧道打開立即喊道。

唐牧北根本就沒有思考的機會,感受到威脅力以後再聽到溯洄前輩的指令,本能壓根就沒有經過大腦。

調動全身能量,下一秒鐘他扔出自己最強一擊——被金色功德之力包裹的羅網電雷咒! 溯洄:……

什麼情況?

我特喵讓你懟他!

小朋友,你知道懟是什麼意思嗎?

拿出自己最大實力,把對方按在地上摩擦呀!

你特喵居然用羅網電雷咒?

是在逗我玩吧?

在溯洄目瞪狗帶中,羅網電雷咒已經轟了過去,而空間隧道自然是沒有受到任何影響的。“嘩啦啦”一堆暗銅色的土掉落下來,隨即旋風停止。

隧道已然關閉了。

“溯洄前輩,你爲什麼要讓我懟他?”一切都發生在瞬間,等唐牧北冷靜下來才發現自己好像哪裏做的不太對!

我特喵真的懟了!

麻.蛋!

千想萬想,怎麼就還是沒能按耐住自己呢?

爲什麼溯洄前輩讓我懟我就懟呢?

幸好只是個隧道,後面沒有操控的大佬,否則自己又特喵在死亡邊上溜了一圈!

日鬼哩!

以後一定要加強自我鍛鍊,對於溯洄前輩的命令堅決做到左耳進右耳出不理會不執行。

溯洄:……

“行了,別刷屏了。還以爲你能憋個大招出來,結果居然是羅網電雷咒!你丟不丟人?就這種程度的攻擊,就算落到那位大佬身上充其量就是螞蟻放了個P,人家才懶得搭理你。”溯洄無奈的嘆口氣,“也不知道下次隧道再開是什麼時候了,真是錯過一個絕好機會。”

What?

那位大佬?

唐牧北都嚇傻了,自己剛纔幹什麼了?

居然用羅網電雷咒去懟了一位大佬!

還特碼是能操控空間隧道的大佬!

劫後餘生的唐牧北憤怒喊道:“前輩,你敢換個人坑嗎?我剛纔究竟懟了一位什麼樣的大佬?告訴我一聲,也好讓我死得明白!”

“好啦好啦不要生氣,這不是有我罩着你呢嘛,不會出事的。”溯洄的語氣帶着些無所謂,“我剛開始也以爲只是空間隧道,哪知道隧道打開的瞬間看見個影子,就想讓你懟一下試試。

放心吧,那是萬界中最神奇的大佬之一。

一般情況下,被人稱爲萬界清潔工。

他最喜歡做的就是把所有世界裏的垃圾收走。

經過廢物加工環節以後,隨機找個空間隧道拋出去,撿到的人就跟中獎差不多。這可是個行走的傳說,人家不會跟你斤斤計較的。”

唐牧北驚魂未定,咆哮道:“明知道對方是誰,你還讓我懟什麼懟啊?”

“他身上寶貝可多了,我是爲了你好!萬一懟一下能掉落點什麼好玩意兒呢,總比他扔過來那點冰靈土要強。”溯洄可理直氣壯了。

過了好一會兒,唐牧北才冷靜下來。

萬界清潔工?

聽起來好像跟十二月半做的工作差不多,不過這位大佬是掌管萬界垃圾的。

“唉……他應該也挺辛苦的吧。”唐牧北起身準備把那些冰靈土裝起來,畢竟是經過大佬之手廢物回收的,雖然沒聽說過但肯定會有用。“那可是回收萬界的垃圾,光是想想都覺得工程浩大,這位前輩還真不容易。”

溯洄:……

嘖嘖嘖,這位小朋友的腦回路簡直了!

那可是萬界中的傳奇所在,人家還辛苦?

醫見傾心:絕色戰王妃 人家辛苦,你這個渾身上下拿不出幾塊靈石來的二品水貨,豈不是活得更辛苦?

不過這話他只是在心裏想了想,說出來太扎心了,小朋友剛被嚇得不輕還是以安撫爲主吧。不然真的被玩兒壞了,自己就沒人可以坑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