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畢竟失去了秦家的支持,哪怕項目再多,但是沒錢等於零。

不過下一刻,又有一羣人走了進來。

“秦總你好,我們是虎爺特意派來的。”

在秦嬌嬌的恭迎之下,一行人進入辦公室,談了僅僅十幾分鍾,出來的時候便宣佈,孫虎旗下的虎力集團爲東科科技注資一個億,合作進行項目開發。

聽聞了這個之後,全公司歡呼起來,沒有離職的同事們慶幸自己沒有離職,而離職的則是繼續唱衰東科,認爲就算有資金注資,也沒任何的作用。

緊接着一天的時間,在秦嬌嬌強大的組織能力之下,留下的同事們各司其職,迅速將本來已經癱瘓的公司走上正軌,光是這一點,就足夠讓林羽佩服之極,反正他自認爲自己是絕對做不到這一點的。

如今,雖然大家的工作變得很忙,但是所有人都幹勁十足,就連郭影都留下來工作着,大家沒有了以往的爾虞我詐,每個人都沉浸在工作的熱情中。

林羽也挺爲秦嬌嬌高興的,傍晚,快要下班的時候,秦嬌嬌拍拍手道:“下班前我通知一下,鑑於林羽近期表現不錯,我特意任命他爲祕書,專門爲我處理各項事情,希望大家支持他。”

美人豹剛剛說完,所有人都驚愣了。

秦嬌嬌的祕書,那可不是一般的職位啊,而且秦嬌嬌說了,以後專門爲她處理各項事情,這說明了什麼?

若是把秦嬌嬌比喻成慈禧,那林羽就是慈禧手下的大太、監……

這地位等於就是給了林羽一把尚方寶劍啊,公司內,秦嬌嬌之下就是林羽最大了啊,所有人看向林羽的目光不一樣了,這傢伙,居然搞定了秦嬌嬌,什麼時候這麼牛逼了。

隨後,秦嬌嬌又說了一些勉勵激勵的話,便讓大家下班了。

秦嬌嬌回到辦公室之後,揉了揉額頭,剛剛讓林羽做祕書的決定她想了很久了,如今只有林羽是她最信任的人,而且這期間,雖然不知道林羽是怎麼做到的,但是林羽居然認識那麼多大佬,爲公司拉來不少生意,這些足夠可以證明,林羽有資格坐這個位置。

林羽把東西收拾的差不多了,也準備要回去了。

郭影在座位上偷偷的看了一眼林羽,一股危機感涌上心頭。

別人不知道,但是她觀察很敏銳,這期間,林羽和秦嬌嬌關係明顯不正常了。

以前,秦嬌嬌正眼都沒看過一次林羽,但是現在,公司裏兩人一直眉來眼去。

前幾天,兩人一起前往水大集團談判,別人不清楚,但是她瞭解了一些內容,此次秦嬌嬌在公司裏誰都沒帶,只帶了林羽,說明了什麼?兩人關係絕對不簡單了。

現在又讓林羽出任她的祕書,這不是藉着工作機會,和林羽親近麼?

至少郭影是這麼想的。

因爲在她的印象中,林羽雖然是個好人,但是能力方面,只能說一般般,這是其他同事和他說的,因此林羽一般也就乾乾搬水桶和跑腿的活。

可是這樣一個沒能力的人,居然成爲了秦嬌嬌的祕書,哼,傻子都看出了問題。

“不行,這樣下去,林羽遲早會被秦嬌嬌搶走的,雖然嬌嬌姐人很好,但是愛情都是要靠自己爭取的,我絕對不能讓林羽被人搶走!”

一念至此,郭影走到林羽身邊說:“林羽,我找你有點事,能單獨和你談談嗎?”

說着話,小手扭捏着,手心裏似乎有什麼禮物。

林羽看的是小齙牙找自己,一萬頭草泥馬心頭奔過,這妞現在越來越大膽了啊,看她這眼神直勾勾的,難不成要表白?

“咳咳,小郭啊,找我有事嗎?”林羽擺着官腔說。

“當然了,有點事。”

“這……什麼事?”

“你過來我就說。”

“算了,我回家還有事呢。”林羽生怕郭影纏着自己,連忙說道。

郭影撅起嘴,說道:“就過來嘛。”

眼看就要哭了,林羽最怕女生哭,無奈道:“那好吧。”

郭影拉着林羽走到樓梯口,關上了門,含情脈脈的看着林羽。

“小郭,有話好好說。”看着郭影的眼神,林羽很害怕。

“林羽,我知道我長得不好看,牙齒齙牙,不會打扮,很土!。”

我擦嘞,挺有自知之明的嘛? 碧玉嬌妻 林羽心中感慨,嘴上道:“誒,小郭,你不要妄自菲薄,在我心中,外在都是次要的,主要是心地好就行。”

“真的嗎?”郭影扭捏着小手,說道:“林羽你正好。”

“呵呵,一般一般!”

“那……你能做我男朋友嗎?”郭影鼓起了勇氣道。

嘶……

林羽倒吸一口涼氣,我說剛剛眼皮一直跳呢,敢情是因爲這!

立即義正言辭的說道:“小郭,你人很好,真的,我認識的這麼多女孩子中,你是最善良,最勤奮,最……嗯,那個的!”

實在找不到誇讚的詞了!

“真的嗎?”郭影小手扭捏着,沒想到林羽這麼誇我。

可憐的妹子絲毫不知道什麼叫做好人卡!

果然,林羽下一句說道:“真的啊,可是,你看,現在公司陷入危機,我實在沒有興趣把心思放在兒女私情上面。”

“啊……”郭影很失望。

“而且最重要的是,你太完美了,太優秀了,但是我呢,沒錢,而且也不帥,還土,沒車沒房,我這樣的人,根本配不上你!”

“我不介意的!”郭影激動說:“林羽,我覺得你很適合我,我就喜歡你這樣的傻乎乎的樣子……”

“什麼?”

“我說的傻乎乎不是那個傻乎乎,而是喜歡的傻乎乎哦。”

“呃,好吧,不過小郭,你不介意,我很介意,我配不上你,哎,此事以後再說吧,我先下班了。”林羽嘆了一口氣,走了。

看着林羽的背影,眼淚在郭影的眼眶打着轉,她失望的想:難道真的像林羽所說,他認爲配不上自己嘛?

走出門口,正好看見炮哥和林羽打招呼…… 林羽從樓梯口逃也似的跑了出來,拍着胸脯感慨道:“真是險啊,這妞居然向我表白了,這算什麼事?”

林羽自認爲,自己是外貌協會的,找媳婦三大要素,那就是人美胸大腿長,而這郭影,第一點都不滿足,實在不行。

不過最關鍵的在於,郭影太主動了,自己和她只不過認識才很短的時間,而她居然想要和他發展,這……太快了!

林羽搖搖頭,這時候門口遇到炮哥,炮哥眉開眼笑道:“林羽啊,恭喜恭喜,現在成爲美人豹的一把手了,你小子發達了。”

炮哥一直很照顧自己,林羽對他是一直很感激的,謙虛道:“哪裏,只是現在人手少,美人豹沒人用罷了。”

“你小子,和我還謙虛呢。”炮哥給了林羽胸口一拳,隨即神祕兮兮拉着林羽說:“你小子,和美人豹不清不楚,怎麼?和小齙牙也……”

說着給了林羽一個男人都懂得眼神。

林羽心中一萬頭草泥馬掠過……

連忙解釋:“炮哥,不是你想的那樣醬紫的!”

“我懂!”炮哥拍拍林羽肩膀,說道:“你小子,現在是空檔期,年期又輕,有點需求也正常,不過可注意分寸,記得戴雨傘!”

“咳咳咳……”

林羽被噎的無話可說,搖搖頭道:“實話說吧,炮哥,我不喜歡她,她太難看了,齙牙跟鋤頭似的,要是娶了她,帶出去豈不是被人笑死?”

拐角處,林羽的話一字不落的被郭影聽了過去,頓時,她的內心猶如被挖了一塊難受。

林羽,原來是這麼看她的,爲什麼,爲什麼自己難得找到的一個自己喜歡的男人,卻也和其他男人一樣,那樣討厭自己!

眼淚,從郭影的眼眶中掉了出來。

另一邊,炮哥同意說:“我知道,小齙牙那樣的肯定是沒男人要的,我也理解你,不過你既然不喜歡人家,就早點和人說清楚,否則耽誤的人家也不好。”

拐角處,郭影小手捂着嘴,不住的顫抖着,她不想再聽下去了,失魂落魄的走到電梯口,走了下去。

電梯關上,很快下去了。

另一邊,林羽說:“不過說真的,這些日子接觸下來,郭影雖然有着齙牙,但是你仔細看的話,她是屬於那種耐看類型的,而且人樸素,不嬌氣,是個好女孩,其實發展發展的話,我也不介意她難看,畢竟找媳婦嘛,合適最重要。”

“你行啊,這道理總算被你悟出來了,說實話,很多男人都以爲,老婆要找最好看的,但是其實啊,要找合適的最重要,畢竟我記得老子說過,再漂亮的女人背後,也有一個幹吐了的男人。”

林羽:“……”

“老子什麼時候說過這句話的?”

“額,我是在故事會上看的。”炮哥拍拍林羽肩膀,嘆氣說道:“說實話,這些日子看下來,小郭人不錯,起碼業務能力都很專業,而且對我們這些同事也很照顧,別看她是新來的,但是我們這些同事都挺喜歡她的,最關鍵是吃苦耐勞,聽哥一句勸,別看漂不漂亮,要看適不適合!”

這一次,炮哥說話不再開玩笑了,而是像一個長輩那般說着話,林羽想了一下,才重重點頭,說道:“你說的很有道理,看人只看外貌確實不行,不過郭影若是真的還對我有意思的話,我會和她解釋清楚,不傷害她。”

……

郭影哭着跑出去之後,躲進自己車裏哭了很久,她一遍一遍翻着以前和林羽的聊天記錄,此刻她才發現,林羽和她在一起都是在敷衍,他根本不喜歡自己,他愛的是美女,而不是自己這個齙牙妹!

“林羽,我恨你,你不是喜歡美女麼?好,那我就去整容!”郭影彷彿下定了決心,很快給秦嬌嬌打去了電話,說現在不會來上班了,之後她聯繫了國內頂級的美容醫院,前去整容。

這一切林羽當然不知道,更不知道,僅僅是因爲他和炮哥之間的調侃,而讓郭影徹底的恨上了自己。

公司雖然度過了危機,但是美人豹還是繼續讓林羽住她家,林羽的工作效率太高了,自從林羽住進來之後,她再也不用熬夜了,這不,幾天下來自己皮膚也精緻了許多,現在美人豹用林羽已經用上了癮。

回到美人豹家,林羽給自己煮了面,一邊吃一邊看起了手機裏的聊天羣。

陰兵—阿三:霍,剛剛皇家會所門口,一下子收了十多個魂。

“死了這麼多人啊?怎麼回事?”

陰兵—阿三:打架鬥毆唄,一個人單挑那家會所二十多人,還能從容離開。

“那那個人估計練過的了,會不會也是咱們修真者?”

陰兵—阿三:不知道啊,不過其實很弱,連修真的門檻都沒摸到呢,也就是力量很強大。

“難道是內功者?”

劍驚九天 林羽之前從羣裏的人聊天中得知,進入道者境那纔是真的踏入修真,而在那之前練功的人都叫內功者。

內功者雖然比修真者弱,但是和普通人相比那要強太多了,比如內功者一拳能夠打碎幾塊磚頭,在外人看來是功夫,其實都是屬於內功。

“一個人單挑二十多人還能從容離開,這樣說的話,此人內功也很強了,很有可能馬上就要踏入道者境了。”

“嗯,民間修煉功法稀缺,靈氣更是稀薄,能到達這一步很不易了。”

陰兵—阿三:諸位前輩,我就不聊了,此次有一個叫孫虎的人受了重傷,在醫院急救呢,恐怕也要死了,我還得過去收魂。

“嗯去吧去吧。”

林羽震驚的看着信息,敢情是虎爺出事了?這時候他纔想起來,那皇家會所是虎爺的地盤。

林羽連忙給虎爺手下阿力哥打去電話,阿力哥說虎爺正在三院急救,林羽當即打車過去了。

這期間孫虎待林羽不錯,更是把新開張的酒店交給他,這些都是孫虎給他的恩情,林羽自然不會看着孫虎有事。

來到醫院,一大片的黑色西裝男啊,這些人都焦急的等候在門口,一看都是虎爺的手下。

林羽找到了阿力哥,他的狀況不是很好,臉頰一片青紫,右臂也被吊着,很明顯已經斷了。 “阿力哥,怎麼回事?”林羽問道。

“林羽,沒想到你這麼快來了,是這樣的,今天虎爺遭到埋伏,我們三十多人雖然竭力保護,但是那個人會功夫,我們這麼多人都不是對手。”阿力自責說道。

“虎爺現在怎麼樣了?”

“正在急救,情況不容樂觀。”阿力無奈的說道。

這時候虎爺的家人也着急過來了,一羣人都哭着喊接下來該怎麼辦。

林羽朝急救室走去,門被緊緊鎖着,根本進不去。

這時候,醫生好不容易出來,一個婦人上前急聲問:“我老公他怎麼樣?”

“哎,正在搶救,你們……做好心理準備。”醫生嘆氣說道。

所有人面色一變,這是要死人的節奏啊,婦人更是身體一抽,差點抽過去了。

好在旁邊一箇中年男子說道:“沒事,我剛剛聯繫了白石老先生,他一定能夠救我爸。”

“沒想到你們把白石先生請來了,他可是本市赫赫有名的神醫。”

就連醫生也感慨說。

很快一個穿着唐裝,揹負一個醫藥箱的白鬍子大爺走了進來,他步履穩健,不急不緩,頗有些仙風道骨的味道。

不過大家都快急死了,都要死人了這人倒好,還這麼慢吞吞。

但是大家不敢催,這種能人性格高傲怪異,你一催他他一個不開心搞不好扭頭就走人也說不定。

“白石先生,我爸就在裏面。”中年人急聲說。

白石老先生一臉傲然的甩甩手,這才施施然說:“那麼……進去吧。”

我去,說個話還慢吞吞的。

不過大家就買他這賬,沒辦法,他這醫術市內可是很有名的,不少明星富豪的疑難雜症醫院看不好,到他這裏卻是藥到病除,十分神奇。

由於身份特殊的緣故,醫院也是大開方便門,急救室讓家屬進去,林羽自然跟了進去。

進屋,看了看病牀上的孫虎,只見他滿臉是血,但是奇怪的是,身上沒有傷口,看來血是從口中噴出。

由於修煉了藥王心經的緣故,林羽一眼便看出了孫虎是受了很嚴重的內傷,這種內傷現代醫學確實很難治癒。

果然,就是連白石也皺起了眉頭,在孫虎肚子上按了幾下,孫虎再次噴出幾口老血,眼看就真的不行了。

九域劍帝 白石這下子不再慢悠悠了,而是說:“情況不容樂觀,五臟六腑被震傷,經脈也受了很嚴重的傷害,這種傷勢的話恐怕救不活了。”

婦人和兒子全都急的哭了起來,邊上護士醫生嘆了一口氣,果然回天乏術了啊,哪怕白石老先生醫術再高,但是真要死,那還是要死。

“那個……我有辦法治病。”林羽小心翼翼的走出。

聲音不大,但是所有人都看了過去。 前夫,請你入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