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黎姿緩緩說道,斂下了眼眸,“明天他要過來,我明天再跟他說好了。”

“嗯,早點說也好,對了,明天我陪你去醫院掛針,順便給你帶點補湯過去,你這身材,要是不好好補補,我怕你懷裏孩子也沒法生下來

!”

“林琳,你就不能說點好的!”黎姿無奈不已,怎麼明明是好話,在她嘴裏出來後就變成了如此不堪入耳的話了?

“沒有好話,除非你能保證你一生都沒事,我這裏可是給你準備了一籮筐的話。”

林琳挑了挑眉毛,緩緩說道。

黎姿無奈的翻了翻白眼:“好了,我知道了,你趕緊工作吧,我掛了。”

“嗯。”

掛了電話,黎姿不禁笑了起來,有這樣的一個朋友倒是挺好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走到窗邊,端起旁邊一杯熱水。

“喝雞湯吧,這第一瓶也快完了。”

林琳將雞湯從保溫盒裏拿了出來,遞給了她。

“謝謝。”

“今天你可要跟狄澈說,好歹他也是孩子的爸爸,不能不知情。”

林琳看着黎姿,一本正經的說道。

“我明白的。”

黎姿笑了起來,想到今天狄澈就會來,別提多高興。

“你說,若是我真的懷孕了,他會不會十分的開心?”黎姿眼裏露出了迷離的眼神,緩緩問道,“他會不會也跟平常人一樣,有着初次當父親的感覺。”

林琳愣住了,看着黎姿的眼神,滿是擔憂:“姿,其實.”

“其實他也會有的對不對?”黎姿笑嘻嘻的說道,一雙眼睛彎成了月牙兒,格外的漂亮。

林琳張了張嘴,最終還是點了點頭:“是的,他會開心的,畢竟是他的骨肉。”

“我就知道。”

想到此,低下了頭,喝起了雞湯,林琳嘆了一口氣,她想說,他是不會有感覺的,他要的是和緱明姿的孩子。

林琳不知道,字黎姿低下頭喝雞湯的時候,眼淚也隨之掉了下來,她又怎麼不知道她這是在自欺欺人。

“好了,黎姿,你也不要多想了,趕緊吃了吧。”

林琳轉移了話題,“等下去吃蛋糕吧,我記得新開了一家蛋糕店,怎麼樣?”

“好啊。”

黎姿笑了起來,她不想讓林琳擔心,自然會配合着她。

掛完針,吃了蛋糕已經是下午了,黎姿這纔回去,本以爲會看到狄澈的車,可是院子裏空空的,什麼也沒有,黎姿懷着希望走了進去,看到於媽,連忙問道:“於媽,狄澈今天來了嗎?”

“沒有。”

於媽搖了搖頭,緩緩說道。

黎姿一愣,失落之情溢於言表,咬了咬嘴脣,直接上了二樓,拿出手機,不管怎麼打,都打不通狄澈電話,先是無法接通,後面的直接就是關機了

黎姿皺了皺眉頭,打通了小萬的電話。

“小萬,你跟狄澈在一起嗎?”

小萬爲難的看了一眼在旁邊辦公的狄澈,見他挑了挑眉頭,搖了搖頭,小萬立馬明白過來:“夫人,我不在公司,我已經回家了。”

“哦,這樣啊.”黎姿皺了皺眉頭,說道,“那好吧,我直接去公司找他吧。”

說着,掛了電話。

小萬一愣,然後迅速的掛斷了電話,說道:“狄總,夫人說,她說要直接過來。”

狄澈皺了皺眉頭,說道:“我知道了。”

說完站了起來,拿着資料和車鑰匙直接離開了。

小萬看着狄澈的身影,皺了皺眉頭,嘀咕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是不是吵架了.”

黎姿收拾了一番,這纔出門,徑直來到了狄氏集團,走了進去,此時的公司安靜不已,所有的員工都已經下班了。

無敵辣條系統 來到辦公室裏,卻只看到了小萬,疑惑的看着他說道:“你不是在家裏嗎?怎麼又在公司了?”

“夫人,狄總並不在公司,我打了電話給狄總,狄總讓我在這等您。”

小萬擦了擦額頭上的狄汗,緩緩說道。

黎姿眼裏滿是失望,點了點頭,示意自己明白了,這才轉身離去。

狄澈開着車漫無邊際的走着,無意中開到了公司的不遠處,剛好看到了黎姿的身影。

那纖細的身材讓他不禁皺了皺眉頭。

轉了方向盤,朝相反的方向離去。

黎姿回到家裏,看着外面景色,無奈的笑了笑。

酒吧裏,緱明姿正在隨着音樂舞動着,突然感覺到了手機的震動,看了看,笑了起來,走到一邊,說道:“澈,怎麼了?今天怎麼想到跟我打電話了?”

鳳主天下:極品廢材大小姐 “你在哪裏,這麼吵?”狄澈皺了皺眉頭,說道。

“哦,我在酒吧了。”

緱明姿笑了起來,狄澈明白過來,緱明姿在上學的時候就最喜歡去那裏,淡淡一笑,說道,“我這裏有份文件,是你讓我替你找的,你什麼時候過來拿?”

緱明姿皺了皺眉頭,看向舞池中央,不少的帥氣男人在跟她拋着媚眼,想了想,說道:“這樣吧,明天我去你公司找你。”

“好。”

掛了電話,狄澈躺在車上,閉上眼睛,假寐了一會兒,這才睜開了眼睛,開着車回到了家裏。

“澈,怎麼好久沒有見到姿了?”狄夫人笑着問道,“你們準備什麼時候生個孩子,我跟你爸爸也老了,你.”

“我知道了

。”

狄澈淡淡的應了一聲,上了自己的房間,狄夫人見此,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公,卻見他也是十分的無奈。

狄夫人想了想,說道:“明天我去見見姿那孩子,他們不會是吵架了吧?”狄夫人突然想到了這件事情,“不然澈這孩子今天怎麼會回來?”

狄老爺皺了皺眉頭,也覺得有道理,說道:“明天你去問問姿。”

“嗯。”

第二天,黎姿的家裏迎來了狄夫人,黎姿一愣,然後迅速的將她迎了進來。

“媽,你怎麼來了?”黎姿給她倒了一杯水,笑着問道。

“我來看看你,也有一件事情想問問你。”

狄夫人坐了下來,十分慈祥。

“姿啊,你有沒有想過要個孩子?”狄夫人看着黎姿的神情,不錯過她的一丁點表情。

黎姿一愣,隨即點了點頭:“媽,我想要一個孩子的。”

“那就好。”

眼角一瞟,突然看到了黎姿扔在垃圾桶裏的人流同意書,撿起來一看,臉色瞬間變了,語氣也不好起來:“這是怎麼一回事?”

黎姿淡淡一笑,說道:“是宮外孕,不能要。”

狄夫人一愣,嘆了一口氣:“澈知道嗎?”

“不知道,我打了他的電話沒有人接,我想,應該是不知道的。”

黎姿笑了,“過幾天我再告訴他。”

“你這孩子.。”看着黎姿的笑臉,狄夫人也笑了起來。

只是,黎姿的心卻是痛得,痛得麻木。

和狄夫人聊了幾句後,狄夫人一再要求明天黎姿去她家裏,黎姿只好答應了。

送走了狄夫人,黎姿舒了一口氣,她知道,老人都喜歡小孩子,尤其是狄澈的父母,什麼都有了,當然想頤養天年,只是,她的確想生一個屬於他們的寶寶,然而,狄澈卻不想,在他心裏,只有緱明姿配給他生孩子。

第二天一大早,黎姿買了許多老人的食品這纔去了狄澈父母的家裏,還沒進去,就聽到了一波接一波的笑聲。

黎姿疑惑的揚了揚眉頭,敲了敲門,很快就有人應了下來,門一開,黎姿便愣住了。

“姿,你來了啊,就等你了,趕緊進來吧。”

緱明姿笑着將她拉了進來,接過她手裏的禮物,說道。

黎姿渾渾噩噩的反應過來,隨即笑了笑,跟着走了進去。

“坐吧,不用客氣。”

說着,緱明姿給她倒了一杯水,這時,廚房裏傳來了狄夫人的聲音,“是姿來了嗎?”

“是的,媽

。”

黎姿應了一聲,就要過去,但是緱明姿攔住了她,“你剛來,先休息一會兒吧,澈在二樓書房,我去幫阿姨就好。”

說着,溫柔一笑,走進了廚房。

黎姿愕然,一個養尊處優的女人居然會做飯,這實在是不可思議,想到自己,不禁黯淡了眼神,坐了下來,自己還真是什麼都不如她了。

捧着水杯,黎姿心不在焉的看着電視,過了一會兒,狄夫人便出來了,看着她笑着說道;“餓了吧,馬上就能吃飯了。”

“我不餓,不着急。”

黎姿笑了起來,“我去幫忙吧。”

“不用了,你坐着吧,明姿幫我就好了。”

說着,走進了廚房,黎姿嘆了一口氣,看着這樣的場景,看來,自己真的是一個外人,連自己的婆婆都待緱明姿比自己親熱。

也是,在他們眼裏,緱明姿應該纔是準兒媳纔對,看着他們之間的感情,又怎麼能是自己能插入的。

低垂着頭的黎姿想着自己的心思,絲毫不知道狄澈已經走了過來,看到她,狄澈的眼神裏露出了複雜的目光,淡淡的開口:“身體不好,就不要喝狄的。”

黎姿一愣,擡頭看到狄澈,不禁暖暖一笑,她已經很久沒有見到他了吧。

“狄澈,我已經沒事了。”

以爲是狄夫人將自己小產的事情告訴了他,理所當然的應着。

狄澈皺了皺眉頭,說道:“以後我會做好安全措施,事後記得吃避孕藥。”

黎姿愣住了,好久,才勉強的勾出了笑容:“好的,我知道了。”

說着,低下了頭,讓人看不清她的表情。

狄澈也不再說話,看着電視,兩人之間的氣氛十分的微妙。

黎姿坐直了身子,看了狄澈一眼,抿了抿嘴脣,想說什麼,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

她很想告訴他,她想要有一個屬於他們倆的孩子,但是.。想到剛纔的話,他一定是擔心緱明姿心裏不好受吧。

想着,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開飯了!姿,澈,吃飯吧!”緱明姿笑臉盈盈的走了過來,狄澈朝她笑了笑,走了過去。

那笑臉看在黎姿的眼裏,是多麼的諷刺,但是她也只能受着,誰叫自己根本就不是他心裏的妻子。

餐桌上,黎姿看着緱明姿對兩老熱情的模樣,不禁羨慕的紅了眼,按說,她纔是他們的兒媳婦,應該跟他們親,可是這不管怎麼看,都覺得緱明姿纔是他們的家人。

低下頭,默默的吃着飯,聽着幾人時不時的發出笑聲,她也只能跟着笑兩聲。 “姿啊,你多吃點。”

狄夫人笑着給黎姿夾了一筷子菜,黎姿笑了。

“媽,您也吃,不用管我。”

“呵呵,姿,今天不知道你要來,所以纔過來看看阿姨,要是知道你來,我就不會過來了,畢竟你們纔是一家人

我這個外人在這裏也不好。”

說着,緱明姿抱歉的笑了張上。

“你這孩子,說什麼呢!”狄夫人嗔怪的看了緱明姿一眼,“什麼外人不外人的?我們兩家一向交好,我又沒有女兒,早就當你是女兒了,姿當然不會介意,你說是不?”說着,狄夫人看向了黎姿。

黎姿點了點頭,她能否定嗎?答案是不能。

“是啊,緱小姐,你和狄澈本來就是青梅竹馬,要說外人,應該是我纔對。”

黎姿自嘲的說道,但是衆人並沒有多想,只當是一個笑話,都笑了起來。

一餐飯,衆人都吃的時分的歡快,只有黎姿如坐鍼氈。

狄澈看着不自在的黎姿,挑了挑眉頭,並沒有說什麼。

“澈,吃點這個,你最喜歡的。”

緱明姿笑着夾了一筷子給狄澈,黎姿看着兩人相視一笑的那種溫馨的場面,心裏禁不住一陣抽動,什麼時候,他們也可以這樣.

“呵呵,明姿還是跟以前一樣細心,知道澈喜歡什麼,我還以爲明姿會成爲我家的媳婦,卻沒有想到.”

“說什麼呢!”狄老爺打斷了狄夫人的話,使了一個眼神,狄夫人立馬明白過來,尷尬的笑了兩聲。

黎姿手一頓,也賠笑了兩聲,並不作聲,是啊,在他們眼裏,緱明姿應該纔是真正的狄家少夫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