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沒錯!就是殭屍。唯有殭屍的喘息聲纔是如此,也唯有殭屍的煞氣纔會讓人感覺噁心。

我倆雖然不知道這裏發生了什麼,但這裏有殭屍卻是必然的。我和老常都不敢怠慢,雙雙拔出後背布袋中的天木劍。

而這桃木劍剛一出竅,我便拿出兩道開眼符,畢竟這裏漆黑一片,不開眼根本就沒法行動。

開了天眼,周圍的一切都變得清晰可見,當然有效視距也就十米幾左右,並不是如同白天一般。

在我們開眼之後,只見離我們不遠處的位置,有幾隻被煞氣嚇得全身瑟瑟發抖的遊魂野鬼。

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最重要的是不遠處竟然出現了五隻殭屍組成的殭屍羣。

那五隻殭屍此時一臉的猙獰,雙眼泛着紅光,身上穿着現代人的服飾而不是古代官服。

那五隻殭屍有男有女,高矮不同,卻都是繃直了身子一蹦一蹦的。不僅如此,它們此刻正在與人搏鬥。而且嘴裏還發出,嗷嗷嗷的嘶吼聲。

看到這兒,我和老常都是倒吸一口涼氣。萬萬沒有想到,在這大都市之中,而且是在這麼好的風水大廈之下,竟然出現了五隻殭屍。

此時雖然吃驚,但我和老常卻不敢有絲毫怠慢,因爲與那五隻殭屍搏鬥的人是白毛男楚陽。

雖然白毛男楚陽道行高深,但此時對付五隻銅皮鐵骨的殭屍也有些吃不消。

此刻只見我單手拿劍,雙眼直視不遠處正在激戰的白毛男楚陽,然後口中朗聲大喝一聲:“白毛男,我來助你!”

說罷!我提着桃木劍就衝了過去,而老常也不怠慢,也是拿着桃木劍緊跟了過來。

我此時速度飛快,當我要臨近那五隻殭屍的時候,只見我直接蹬上了一輛小汽車的車頂,然後雙腳一蹬,身體凌空躍起,對準一隻正在纏鬥白毛男楚陽的殭屍就揮出了桃木劍。

回稟丞相之陛下有喜了 同時只聽我嘴裏猛的大吼一聲:“妖孽納命來!” 我此刻手中拿着桃木劍猛的躍起,對準了五隻殭屍中的其中一隻就劈砍了下去。

此時的我已經不再是半年多前的那個我,我此刻的道行可是精魄中期,雖然手中依然是使用桃木劍。

但如今使用出的威力卻與以前截然不同,可就在我高高躍去,劈砍出這一劍的時候,只見那殭屍猛的跳轉了身子,對着我便是“嗷”的一聲嘶吼,震得我耳朵嗡嗡作響。

不過即使如此,但我手中的天木劍已經揮砍了出去。而那殭屍除了對我大吼之外,並沒有其它的動作。

只聽“砰”的一聲脆響,我手中的桃木劍直接就斬在了它的腦袋之上。

可讓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如今我如此道行,而且又是用道家法器桃木劍直接砍在了殭屍的腦袋上,這殭屍竟然沒有受到一絲的傷害。

而且在我砍出這一劍之後,這殭屍甚至還直接對着我跳了一步,準備殭屍手抓我。

我怎麼可能給它這樣的機會?身體猛的向着一旁一閃,直接就躲開了那隻殭屍的攻擊。

而此時老常也殺到,也如同我一般,也是從那輛小轎車的車頂飛撲而下,手中桃木劍直指其中一隻殭屍的腦袋。

見到這兒,我怕老常吃虧,當即對着老常吼道:“老常砍頭沒用!”

說罷!老常已經一劍砍了下去。果真如此,老常這一劍除了激怒殭屍以外,並沒有任何效果。

而同時間,一旁以一對三的白毛男楚陽卻帶着笑意的說道:“不咋地啊!這麼晚才找到這裏。”

聽着白毛男的話語,我也不服輸,當即沉聲迴應道:“我們剛纔是去吃晚飯了……”

“是嗎?”

就這般,我們三人對戰五隻殭屍,以少敵多!

不過這五隻殭屍可不比看守凌傷雪的五隻紅衣厲鬼,殭屍雖然移動速度不快,而且不夠敏捷,但勝在銅皮鐵骨、刀槍不入。

我和老常一人單挑一隻殭屍,而道行比較高的楚陽獨自對抗三隻。

不過在我和老常幫助楚陽分離出兩隻殭屍之後,這楚陽本岌岌可危的形勢瞬間發生了改變。

剛纔他以一敵五落入下風,但現在以一敵三他卻站在了上風,而是以一種虐殺姿態對付殭屍。

茅山乃三清正統,門派之內不僅通曉三種道家正統道術,也就是符咒之術、奇門之術、以及卜算之術。

茅山不僅傳承者三種道術,甚至所用的符咒之術更是三清嫡傳符咒,明月三清符。

而就在這一刻,楚陽飛起一腳直接就踹開了一隻殭屍,將其踹出了三米多遠,可謂力無比。同時他一劍掃過,直接將另外一隻殭屍也逼退。

也就是說,此時也就剩下一隻殭屍與楚陽單獨面對面。

這白毛男不愧是茅山掌教,他在逼退兩隻殭屍之後,身體沒有絲毫停頓,擡手就抽出腰間的一道三清黃符,然後直接就撲向了剩下的那隻殭屍。

那殭屍見楚陽向着它撲了過去,也沒有退縮,張大了嘴巴就是一聲嘶吼,同時露出兩顆極其鋒利並且彎長的獠牙。

眼角的餘光掃到這裏,我也是神色一震,那隻殭屍所爆發出的煞氣絕非我眼前的這幾隻可比,可以說其實力完全高過其餘四隻殭屍一個等級。

不過即使如此,這隻殭屍今晚也得死無葬生之地,因爲它對上了茅山派當代掌門白毛楚陽。

楚陽身體很是敏捷,對着殭屍的利爪便迎面而上,但卻在接近利爪的時候,他的身子卻詭異的扭曲幾下,然後很是神奇的就躲過了殭屍的利爪與其擦肩而過。

不過這還沒完,楚陽剛一躲過殭屍的利爪,他便猛的擡起了自己拿着符咒的右手。

時只聽“啪”的一聲,三清符便死死的貼在了殭屍的額頭之上。

而就在這一刻,楚陽急忙一個閃身,不等被貼中符咒的殭屍反應,這楚陽便已經結出了一道劍指印。

同時,只聽楚陽猛的道吼了一聲道君五字決:“急急如律令——破!”

他的話音剛落,貼在那殭屍額頭上的符咒竟然爆發出了一陣黃色的光芒,同時那道符咒頃刻之間便開始燃燒。

不到零點零幾秒,那符咒便被燒光。這就在哪符咒全被燒掉之後,一聲巨響猛的在我耳邊響起:“砰!”

這一聲巨響就好似一聲晴空炸雷,也不知比我的符咒爆發時發出的聲音強出了多少倍,直接就震得我的耳朵嗡嗡作響。

而這也是我第一見到茅山派的三清符咒,也是我第一次見到三清符咒的釋放方式。

雖然都是引用了道君五字決,但符咒的爆炸過程以及威力卻是兩個方式與等級。

我的符咒是直接爆炸,不會燃燒,但威力卻遠遠不如三清符。而三清符着反之,有一點點可忽略不計的延遲,然後纔會爆炸,但威力卻巨大無比。

不過這一些都不重要,最終要的是楚陽這一道符咒之後,不僅爆碎了那殭屍的腦袋,就連那殭屍的身體也都跟着爆炸。

看到這兒,我不由的有些驚歎,這三清符也太TM強了。

心中雖然震撼,但眼前還有一隻殭屍,我卻不敢鬆懈。

我對付的這隻殭屍沒有剛纔被炸死的那隻殭屍煞氣重,但也不是很不好對付,而且好幾次都差點被這殭屍傷到身體。

美人驚夢 就在此刻,這殭屍再次對我發動了攻擊,一雙屍抓猛的向前探出,直指我的脖子。

見到這兒,我哪敢大意,畢竟我不是楚陽,沒有那詭異的身法。所以我只能向一旁一跳,同時揮舞桃木劍,準備掃開兩隻對我伸過來的殭屍臂。

而那殭屍見我一劍掃去,竟然還傻不拉幾往前一撲。見到這兒,我不由的感覺到了一絲機會,我猛的一咬牙,正所謂富貴險中求,生死對決需搏命。

如今楚陽已經殺死了最強的一隻殭屍,他殺死另外兩隻也就剩下時間問題。我和老常與他有賭約,我可不想封劍回家挖田。

所以我選擇了一個很是危險的辦法,那殭屍直接對着我撲了過來,我沒有用劍將其掃開,而是收劍讓那殭屍靠近我。

果然如此,我剛一收劍,那殭屍更是猖獗的往我身上撲。

見到這兒,我再次向後跳了一步,同時猛的舉起桃木劍,然後就向着那殭屍的眼睛投射了過去。

雖然那殭屍對着我衝了過來,但我始終與他有一段距離,所以我剛投射出桃木劍,這殭屍便猛的擡手,準備掃來飛去的桃木劍。

看到這兒,我的瞳孔猛的一縮,身體直接就撲向了那隻殭屍。

沒錯。這就是我的辦法,我想利用殭屍掃開桃木劍的這一個間隙,直接將手中的符咒貼在它的頭上。

如果我不能很精確的把握這個時機,要麼早了,要麼晚了,我都會被這殭屍一把抓死。

Wωω✿ ttk an✿ c ○

所以我這個辦法很是冒險,不過爲了不輸給楚陽,我也是拼了。

我的身子猛的躍起,直接就撲到了殭屍的面前,而就在那殭屍橫手掃出桃木劍的一剎那,我擡手就拍出了我手中的鎮煞符。

上天保佑,只聽“啪”的一聲脆響,這一下直接就拍到了殭屍的腦門之上。

我那敢怠慢?身子迅速向後一退,手中急速結出了一道劍指印,我死死的瞪着那殭屍,嘴裏當即大吼一聲:“急急如律令,破!”

“砰”隨着一聲炸響,這殭屍的腦袋當即就被我的符咒炸碎了半截,露出裏面黑乎乎的爛肉以及在它腦袋裏正在蠕動的肥蛆。

在爆死這隻殭屍之後,我並沒鬆懈,而是直接轉向老常,然後與老常合力,最後滅殺了那隻殭屍。

而就在我和老常殺死最後一隻殭屍的時候,白毛男楚陽也解決了他對付的三隻殭屍。

此時白毛楚陽瞪着我和老常,嘴裏不由得笑了笑:“沒想到你們還有些本事,之前看錯你們了!”

見楚陽這麼說,我和老常只是冷哼一聲,並沒有說話。

可就在此時,一陣鼓掌聲卻在這比較空曠的停車場裏響起“啪啪啪”。

隨即,一個正拍着手,並且長相很是猥瑣的男人,卻詭異的從一個陰暗的角落裏走了出來:“還不錯!你們用了二十分鐘殺死了我五隻殭屍奴!不過我身後這些,不知道你們要殺多久!”

說到這兒,那男子不由的露出一絲詭笑。

同時他開始迅速結印,不到兩秒鐘的時間,一道奇怪的手印便出現在了他的手中,同時只聽他嘴裏悶吼一聲:“解!”

那男子的話音剛落,他身後的黑暗之中竟然出現了一排排紅色的亮光,同時只聽一聲聲沉悶且富有節奏的跳步聲卻在這車庫之中響起“砰、砰、砰……” 看着那猥瑣男身後突然出現一排血紅色亮光,以及黑暗之中傳出的一聲聲富有節奏的沉悶腳步聲,我的心裏不由得“咯噔”一聲,腦子更是響起了一聲晴空霹靂。

且不僅如此,一股更加濃烈的煞氣也突然至那猥瑣男的方向襲來。

我不由的倒吸一口涼氣,死死的瞪着不遠處的黑暗之中。

也就在此時,我身旁的老常突然發出一聲驚呼:“是、是殭屍!”

雖然心中早以有了決斷,但此時聽到老常驚呼出口,我還是忍不住嚥了一口唾沫。

而就在老常的話音剛落,只聽“砰砰”的幾聲悶響再次響起。

同時,只見齊刷刷數排瞪着紅色眼睛的殭屍,就這麼繃直了身子,直接就跳出了黑暗。

看着跳出黑暗之中的殭屍,我大約目測了一下。 妖后千千歲 殭屍一共整齊的分三排並列,每一排都是五隻殭屍,也就是一共十五隻。

這十五隻殭屍看樣子也都詐屍不久,因爲它們都是身穿現代人衣袍,看其道行也應該不高,不過它們此刻卻都睜着一對血紅色的眼睛,露出一臉猙獰的表情。

除此之外,這十五隻殭屍的額頭上竟然還刻寫着一個“令”字。

也就在這十五隻殭屍剛跳出黑暗,它們便在沒有再繼續向前跳動,而是齊刷刷的停了下來。

殭屍的身子剛一停下,這白毛男楚陽卻對着猥瑣男低沉的說道:“毛劍,果真是你!”

聽到這兒,我和老常都不由的對視了一眼,啥意思?難道這白毛男認識那個猥瑣男?

那個很是猥瑣的男子見楚陽開口,不由的冷笑一聲,然後答道:“楚陽,沒想到我們真是冤家路窄啊!我都跑西安了,我還能遇見你!”

那猥瑣男剛說出這句話,站在我們身前的白毛楚陽便繼續說道:“毛劍沒想到你還是死性不改,真是丟盡了你們趕屍派的臉。”

“哼!別和我提趕屍派,我TM早就不是趕屍派的人了。”那個猥瑣男在聽到楚陽說出這話,此刻變得異常暴怒。

“毛劍我最好奉勸你一句,趁早回頭,不然你將永劫不復的……”

“永劫不復?哼,實話告訴你楚陽,自從你搶了我的女人之後,我就不怕永劫不復。”

聽到此處,我的臉部不由得抽搐了幾下,這白毛男難道和這猥瑣男看來是老熟人,而且以前還是情敵,不過最後好像是白毛男楚陽抱得美人歸。

不過就在猥瑣男剛說完這句話之後,他竟然迅速結印。剎那間,一道不知名的翻手怪印,赫然出現在了那猥瑣男的手上。

也就在這翻手怪印剛一被結出,那叫做毛劍的男子對着楚陽就是一聲大吼:“都給我殺了他們。開!”

這個“開”字決剛一響起,那十五隻殭屍竟然猛的擡起了手臂,然後身體一轉,對準我們三便露出了一張血盆大口,發出“嗷嗷嗷”的一聲嘶吼。

就在那些殭屍發出嘶吼之後,也不等我們反應,竟然腳尖一墊,身子直接就向着我們跳了過來。

看到這兒,我只感覺後背一涼,這麼多的殭屍那還怎麼玩兒?難道和它們死磕?這不是作死嗎?

同時間,白毛男楚陽猛的退到我和老常身前,然後對着我倆說道:“你們要小心,這是趕屍派的控屍術。”

看着眼前不斷逼近的殭屍羣,我不由的感覺有些害怕,本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現在聽白毛男說這是趕屍派的控屍術,我當即反問了一句:“白毛哥,既然有道術,就一定有方法破解吧?”

“有,只要讓毛劍結出的翻手印分開,這些被刻上令字的殭屍就會喪失攻擊性!”白毛男快速的解釋道。

楚陽的話音剛落,我一旁很是緊張的老常便開口迅速開口:“我說楚掌門!現在這麼多的殭屍,我們根本就不可能突破到殭屍的身後,怎麼分開那猥瑣男的手印啊?這衝上去死磕不是找死麼?”

聽到這兒,我也是眉頭一皺。這老常說得沒錯,剛纔五隻殭屍我們三人都打了二十多分鐘,現在出現十五隻殭屍,也不知道比剛纔五隻殭屍的力量翻出了幾倍……

如今殭屍距離我們越來越近,我們三人也是在不斷的後退,並且警戒四周。畢竟這東西銅皮鐵骨刀槍不入,只能用符咒才能殺死它們,而且這殭屍還帶毒,所以我們不敢有絲毫大意。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這殭屍的數量太多。別說用符咒殺死它們,就算這會兒逃跑,我們都已經沒有了機會。因爲已經有好幾只殭屍,此時已經截斷了我們的退路。

而就在這危急的時刻,一股極其陰冷的陰氣瞬間從我的心口的血屍玉佩中釋放而出,同時猶如滔天巨浪般向着四周蔓延。

而就在這一刻,我身旁的老常與白毛男都是在第一時間感受到了這股極其陰寒的陰氣。

他倆也在感受到這股陰氣之後,第一時間便對着我扭過了頭,然後齊刷刷的瞪着我。

除了老常的表情沒有太多疑惑以外,這白毛男楚陽竟然露出一個很是驚訝且誇張的表情。

而就在同時,只聽我嘴裏不由得喊道:“上官仙!”

上官仙,也就在這三個字剛一出口,只見一道白影“嗖”的一聲便從我的血色玉佩之中飄出。

然後一眨眼便出現在了我們三人的面前,我們三人看着突然出現的上官仙,老常與楚陽都呆住了,感覺有些不知所措。

而剛出現的上官仙臉上沒有一絲表情,面色平靜如水。此刻只見上官仙用着一雙美眸看着我,嘴裏且淡淡的說道:“我會保護你的!”

說罷!我只感覺又一股更加強大的陰氣突然從上官仙的身體之中釋放而出,除了我之外,老常與身爲茅山掌門的楚陽都被這股陰氣震得猛的倒退一步。

我感覺上官仙真的變強了好多,這股陰氣也不知道比在古河鎮裏時釋放出的陰氣強大了多少倍,這股陰氣不僅陰冷,甚至滲骨。就好比自己的骨頭裏都結出了一層寒冰一般。

也就在上官仙這股陰氣剛釋放出之後,本即將要撲上我們的殭屍羣,此時竟然煩躁不安並且停止不前,甚至還開始仰天嘶吼,好似很是疼苦一般……

雖然上官仙此時說出的話沒有帶着絲毫表情,但我卻從她的眼神之中看到了一絲堅定。

我與上官仙四目相對,此時聽她這辦說道,感覺很是感動,同時帶着有些哽咽的聲音說道:“上、上官仙……”

上官仙聽我這麼說,本沒有半點表情且蒼白的臉上此時竟泛出了一絲笑意。

也就在上官仙露出一絲笑意之後,她直接轉身便向着殭屍羣飄去,上官仙一身道行可謂高深莫測再加上她是鬼魂,所以沒有殭屍能住當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