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但僅憑他一己之力,現在根本無法對付妖皇。所以此刻他最需要的是幫手,能幫他開打局面的幫手。

沒想到的是,他這麼想着想着,幫手竟然真的“來”了! 妖皇作爲歸墟之國的最強者,不僅有一衆道行頗深的手下,更有海妖大軍可供調遣,想除掉他,難度之大可想而知。品-書-網

以童言現在的實力,恐怕真的無法與妖皇抗衡。即使他並不知道妖皇的實力有多強,但能凌駕於四大妖王之,精通煉藥和煉器兩術,足見這妖皇很不簡單。

另外,這裏是大海,童言並不擅長海作戰,相反的,海妖在海里的實力將大幅提升,如此一來,此消彼長,童言想單獨擊殺妖皇更不可能。

但童言沒有其他辦法了嗎?通過與小藍的交談,他知道歸墟之國內還有四大部族,這四大部族雖表面對妖皇表示臣服和順從,但實際他們更多的則是被脅迫,並非真心實意的歸順妖皇。再加妖皇對四大部族時常打壓,四大部族內早已是怨聲載道,不過礙於妖皇所擁有的龐大勢力,也只得忍氣吞聲,如果他能聯合四大部族,共同對抗妖皇,不見得沒有一戰之力。

畢竟說到底,現任妖皇並非正統,他雖有千軍萬馬,可歸根結底又有多少海妖甘心爲他賣命呢?只要能夠扶持一個名正言順的正統聖皇,說不定振臂一呼便能令妖皇的勢力大幅削弱。到那時妖皇的勢力被逐步蠶食,再羣而攻之,這妖皇想不死都難。

可童言雖然想到了除掉妖皇的最好辦法,但這裏面還是有很多問題需要解決。如,他如何讓四大部族相信他一個外人?如,要扶持新皇,人選在哪兒?再如,四大部族之定然有妖皇的暗哨,如果還未動手,被妖皇提前剿滅了呢?無論哪一個問題,都是致命的。這些問題如果不能全部解決,他無法真正的扳倒妖皇,更甭提除掉妖皇了。

在一個陌生的地方,他頭一次感到孤立無援。倘若這個時候有幾個幫手,也能羣策羣力,可惜,只有他一個人,只能他自己面對。

也許是聽到了他的心聲,也許是察覺到了他的無助,在他滿是無奈之際,沒想到他脖頸的玄冥刃內竟響起了熟悉的聲音。

“童兄,你能聽到我的聲音嗎?能告訴我這裏是哪兒嗎?”

童言一聽此言,頓時欣喜不已,趕忙回道:“玄墨,你終於醒了。這裏是歸墟之國,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沒錯兒,玄冥刃內響起的正是玄墨的聲音。看來玄墨已經醒來,平安無事了。

“歸墟之國?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如此純粹的水之力,除了我玄冥殿之外,只有這歸墟之國了。童兄,我已經沒事了。另外,我還要告訴你的是,最多七天,我便可以離開玄冥刃,重塑肉身了。”

童言聽此,立刻開心的道:“真的?你能重塑肉身了? 鼠年說鼠人 這可實在太好了,這樣一來,咱們兄弟又可以相見了。”

玄墨呵呵笑道:“童兄,說起來還得多謝你,如果不是你,我恐怕也不能如此順利。你還記得那顆海神珠嗎?正是因爲海神珠,我纔有機會重塑肉身。童兄,大恩不言謝,我一定會報答你的!”

童言搖頭笑道:“玄墨,你說這話是不是太過見外了?咱們是兄弟,說什麼報答?你助我渡劫之時,難道也想過讓我報答嗎?所以你記住,以後兄弟之間不要說這個。我等着跟你再見!”

玄墨哈哈笑道:“童言所言極是,倒是我有些矯情了。不陪你聊了,我繼續與海神珠融合,等我徹底融合之後,是我們再見之時。”

玄墨的聲音消失於玄冥刃內,童言傻傻地笑了一會兒,也開始了修煉。

關於海神珠,玄墨曾對童言說過。相傳海神珠是大海內的第一個神靈殞命所化之物,非海生靈,其他任何生靈接觸,都將瞬間化爲清水,形魂俱滅!海神珠乃是無至寶,誰能得到,不僅能夠修爲大進,還將擁有控制海水,號令海羣靈的能力。玄墨肉身已毀,一直苦於無法重塑肉身,與海神珠融合,或許能用海水重塑肉身了。

童言自然爲玄墨能夠重塑肉身而高興,卻不知道玄墨是否真的可以號令海羣靈。

接下來的幾天,童言專心於修煉之,而玄墨的玄冥刃也在這幾日時不時的泛起藍光。

玄墨說過,頂多七日,他可以重塑肉身。現在已經是第六天,估計他很快可以飛離玄冥刃,在童言面前完成重塑了。

轉眼間,已經到了第七天。因爲知道玄墨將於今天重塑肉身,所以童言並沒有像往日那樣沉浸於修煉之。

看着玄冥刃的藍光時隱時現,童言直接將玄冥刃從脖頸摘下放在了牀,然後靜靜地等待着跡發生。

可還未等玄墨完成重塑肉身,一夥海妖兵卻找到了這裏。

童言於幾日前運用法器殺了幾隻海妖,早已被附近的妖兵發現。而發現此事的妖兵又將這事情報給了面的海妖將軍和海妖長老,於是有了這大規模的搜捕。

其實按道理說,童言除掉那幾只海妖並沒有留下多少線索,這些海妖兵的搜捕,多數也只是走個過場。但問題是,玄冥刃的藍光時隱時現,實在太過引人注目了。

所以與其說是這些海妖兵搜捕到了這兒,還不如說是被玄冥刃所釋放的藍光給吸引來的。

當然,這並不重要。無論是何種原因讓海妖兵到此,童言都只能應戰,畢竟他根本無路可逃。

最先發現那幾個海妖兵的是小藍,小藍知道童言在修煉,所以始終默默地負責警戒。

她一看到海妖兵向此處趕來,當即第一時間衝入了童言所在的小屋,並及時通知道:“主人,不好了,有海妖兵來了!”

童言聽此,立刻問道:“來了多少海妖兵?”

小藍想了想道:“大概有八九個吧!主人,咱們怎麼辦?是跑還是?”

童言看了一眼仍舊泛着藍光的玄冥刃,接着冷笑一聲道:“我兄弟馬要重塑肉身了,這幾個小妖竟敢來搗亂。那讓它們有來無回!小藍,你不是想報仇嗎?從今天開始吧!” 以童言的實力,只要不是妖王以的海妖,他都能輕鬆應對。品書網 現在這幾個海妖兵前來,他又怎會放在眼裏?

小藍見童言決定動手,點了點頭後,便直接化爲藍魄劍。

童言也不耽擱,伸手抓住藍魄劍,一個縱身便衝出了小屋。

很快,那幾個海妖兵看到了童言這個異族,並迅速的趕了過來。

這幾個海妖兵無非都是一些蝦兵蟹將,從它們身的妖氣判斷,它們的道行應該還不足千年,雖然它們手持兵器,身着唬人的鎧甲,可還是難逃此劫。

其一個長着蝦頭的海妖兵盯着童言看了看,接着高聲喝道:“大膽凡人,此乃歸墟之國,豈是你一個凡人所能擅闖進來的?速速束手擒,否則格殺勿論!”

童言現在的情況哪裏還能言語,一張嘴這周圍的海水得涌入他的嘴。他在進這歸墟之國時喝了一肚子海水,那海水的味道,他可不想再品嚐一次了。

冷眼掃視一遍這幾個海妖兵,他的臉露出了森然的笑容,接着一個箭步前,便揮劍砍向了最近的一個海妖兵。

紅顏如流水:我與富二代千金悲情絕戀 也不知道這幾個海妖兵的腦子是怎麼想的,它們把童言當成了凡人,可凡人又怎能進入歸墟之國呢?能來到這兒的人,不說超凡脫俗,至少也是神仙般流。

所以它們的死,從它們見到童言的那一刻,已經註定了。

對付這樣實力薄弱的小妖,童言完全是一劍一個。雖然在這海出手讓他很不適應,但在絕對的實力碾壓之下,這幾個小小的海妖兵實在無法對他構成半點威脅。

僅僅幾秒鐘的功夫,這幾個妖兵便無一倖免,全部死在了童言的劍下。

看着這幾具海妖兵的屍體,童言頗爲無辜的搖了搖頭,接着便轉身打算重回小屋。

但在這時,小藍的聲音竟突然在他的腦響起了。

“主人,你察覺到了嗎?好像又有一夥海妖向這裏來了。”

童言聞此,立刻意念傳聲道:“你可能判斷出有多少海妖?它們的實力如何?”

小藍稍稍沉默了一會兒,似乎是在確認,幾秒鐘後小藍的聲音這纔再次響起。

“主人,這一次來的好像有幾十個,而且這裏面好像有幾個道行不淺的海妖,我猜測應該是海妖將軍或者是海妖長老。咱們怎麼辦?是戰還是逃?”

童言回頭向小屋裏看了一眼,見裏面的藍光仍舊時隱時現,估計玄墨重塑肉身還得一會兒工夫,這個時候帶着玄冥刃,又能逃到哪兒去?不管來的是海妖將軍還是海妖長老,他都不能後退半步。

想到這裏,他用意念傳聲向小藍堅定的道:“讓它們來,來一個殺一個,來一對殺一雙。我如果連這些小角色都對付不了,又說什麼對付妖皇呢?小藍,準備迎戰!”

小藍是海精靈,所以在大海里的感應能力極強,只要周圍有一點兒動靜,她都能第一時間察覺。她所說的另一夥海妖,其實童言並沒有看到。足足過了約莫半分鐘的時間,這另一夥的海妖才慢慢地從遠處現出身來。

童言單手持劍,跨立而站,大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勢。雖然在人數處於絕對劣勢,可他自信僅憑一己之力,能將前來的這一夥海妖全部斬殺於此。

歸墟之國是這些海妖的大本營,它們遊動的速度頗爲迅猛。僅僅兩三個呼吸之間,它們已經全部來到了童言的面前。

的確如小藍推測的那樣,這一夥海妖之有三個海妖最爲出衆,從它們身妖氣的強度來看,它們恐怕有三千年以的道行,估摸着最低也是長老級別的海妖了。

不過除了這三個道行相對高深的海妖之外,剩下幾十個海妖兵的實力可不怎麼樣,與之前被童言一劍一個斬殺的海妖兵道行相當,都是半斤八兩。

所以這麼看來,真正能給童言帶來威脅的是這三個老妖了,而只要將這三個老妖除掉,這一戰,他基本贏了九成。

海妖的道行深,自然也活得長,而活得越長,智力也相對要高得多。

這三個老妖站定之後,並沒有直接出手,而是下的打量起童言來。接着其一個長着蛇頭,身披綠色大褂的老妖率先開口問道:“閣下是人?怎會進得了我歸墟之國?難道你通過了天水神封?”

童言當然不知道什麼天水神封,算知道,他也沒法回答。他盯着這蛇頭老妖看了看,猜測此妖應該是海蛇修煉成精。再看它身着大褂,十有八九應該是海妖長老了。

海蛇長老見童言不言不語,嘿嘿一笑道:“閣下即使不說,老夫也能猜得出來,進入我歸墟之國只有一條路可走,是通過天水神封。不管你是人還是神,天水神封都是進入歸墟之國的必經之路。可老夫不明白,究竟是什麼原因,會讓你隻身涉險來我歸墟之國呢?你來這兒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呢?”

這海蛇長老的廢話還挺多,如果不是沒法開口,童言倒是真想懟它幾句。

海蛇長老旁邊的另一個老妖見此,當即怒聲道:“大膽狂徒,我們十三長老跟你說話,你難道啞巴了不成?十三長老,依我之見,咱們還是直接出手將他拿下吧。你看他身後的房子裏藍光時隱時現,搞不好是有異寶將要出世。這小子是想拖延我們,咱們又何須在此耽擱?還是直接動手吧!”

海蛇長老再次看向童言,明顯是有些猶豫不決。很顯然,它是不知道童言的實力如何,貿然出手,如果不敵,到時候想逃恐怕難了。畢竟能夠通過天水神封的絕不會是尋常之輩,不是神靈,估計也接近神靈了。

這海蛇長老猶豫不決,童言又何嘗想直接動手呢?是,從實力來說,他應該能夠對付得了這些海妖。可問題是,海妖的數量太多了。

如果這些海妖突然分兵攻之,以他一人之力,算能殺光估計也得耗費一點兒時間。到時候,如果被它們打擾了玄墨重塑肉身,那可得不償失了。

但是該如何拖住這些海妖呢?他畢竟無法言語啊!

突然,他腦靈光一現,終於有了辦法。 童言是不能在水言語,但是他可以通過別人開口啊。!無論是小藍,還是泰山刃內的七大器靈,他們都可以替他說話的。

心裏有了主意,他立刻向泰山刃內的器靈狗二意念傳聲道:“狗二哥,你能聽到我的聲音嗎?小弟有事相托!”

很快,狗二的聲音便在他的腦響起了。“童言老弟,有事你吩咐。”

童言微微一笑,隨即將自己要借他之口傳聲給這些海妖的想法告訴了狗二。狗二一聽,當即一口應承了下來,於是童言終於可以向那海蛇長老做出迴應了。

“你們來此是爲了我身後屋的東西嗎?如果是的話,那恐怕要讓你們失望了。那藍光並非是寶物的光芒,而是海神降臨之兆。即使在你們歸墟之國,應該也信奉海神的吧?”

玄墨曾說,海神珠相傳是大海內的第一個神靈殞命所化之物。現在玄墨即將跟海神珠合二爲一,那他很可能會成爲海神。正是因爲這個原因,童言纔會如此說。當然了,這聲音不是他的,而是泰山刃器靈之一的狗二的。

也不見童言開口,聲音卻突然響起了,這讓在場的海妖皆是一愣。不過那海蛇長老卻對此生起了濃厚的興趣,所以趕忙問道:“閣下此話當真?那屋的藍光真是海神降臨之兆?”

童言收起笑容,再次借用狗二之口說道:“你們信也好,不信也罷。用不了多久,你們會親眼目睹海神的降臨。當然,如果你們執意要去冒犯海神神威,我也阻攔不了,畢竟我只有一個人!”

聽到海神即將降臨於此,這些海妖之已經是議論紛紛,畢竟在大海里所信奉的神靈只有一個,那是海神。海神在這些海妖的心裏地位很高,甚至超過了妖皇。

如能在這兒親眼目睹海神降臨,對它們而言,何嘗不是一種榮幸呢?

可話說回來,這畢竟只是童言的一面之詞,又有多少可信度呢?再者說,童言不是海妖,而是一個異族人,能夠進入歸墟之國指不定有何目的,對於這麼一個擅入者,它們更多的還是抱着懷疑態度。

海蛇長老身旁的海妖長老開口問道:“你說海神即將降臨於此,可海神從未在我們歸墟之國出現過。他老人家這次爲何會突然來呢?妖皇陛下曾經說過,我們歸墟之國是被海神遺忘的角落,也是爲三界所不承認的存在。在歸墟之國,根本沒有神靈會光顧,算有神靈來,那也是爲了毀滅我們。難道……難道你說的海神降臨,是爲了給我們歸墟之國帶來災難嗎?”

童言聽此,心是滿是無奈。歸墟之國還真是被那妖皇害得不淺,先是用殺伐掌握權力,現在估計又開始用虛假的信仰來蠱惑民心了。

必須得承認,這妖皇的確是一號人物,玩弄權術的本事,怕是古代的很多帝王都要厲害。想真正的扳倒他,看來必須得重新樹立起海神的威信。

想到這兒,童言立刻借狗二之口說道:“海神是海洋之神,不僅恩澤四海,更是掌控所有海域。歸墟之國雖然偏遠,可仍舊屬於海洋的一部分。海神只會降福澤給他的信仰者,又怎會給他的信仰者帶去災難?看得出來,你們的心已經快要忘了海神。可你們不信仰海神,還能信仰誰?海神是獨一無二的,所有海生靈無不受其庇佑福澤,你們不感謝海神也罷了,難道現在還要褻瀆神靈嗎?”

那海妖長老一聽,趕忙否認道:“褻瀆海神?我沒有!我只是……只是不相信你!你一個擅入者,你的話值得相信嗎?誰知道是不是你在這裏胡說八道,混淆視聽?依我看,那屋的根本不是海神,而是寶物。你爲了獨得寶物,所以才編出了這些謊話。十三長老,咱們動手吧,這小子的嘴裏估計沒一句實話!”

童言聽此,頓時借狗二之口哈哈大笑道:“我胡說八道?我混淆視聽?你想褻瀆神靈,何須把它們也給拖?要我說,你這傢伙定是心懷不軌,想把它們都害死。你叫他十三長老?看來你們這長老是有排位的,他如果被你害死了,是不是你可以再進一位啊?”

海蛇長老一聽此言,當即眼泛起兇光,向那海妖長老質問道:“說,這是不是你的真正目的?你一直急着動手,到底意欲何爲?連我們都無法確定那屋到底有沒有寶物,你爲何偏一口咬定?我是十三長老,你是十四長老。我如果死了,你可以名正言順的進階一位了。十四長老,這恐怕纔是你的真正目的吧?”

十四長老聽此,趕緊辯解道:“十三長老,你怎麼會相信那小子的鬼話?我是想有朝一日可以成爲海族十強,但我從未想過害你啊。咱們一直都是兄弟,難道你信他也不信我?”

童言本來只想拖延點時間,順便打算將海神降臨歸墟之國的消息通過這些海妖之口傳遍整個歸墟之國,但沒想到的是,竟然無意間挑撥了這兩個海妖長老之間的關係。

他們狗咬狗,對童言而言當然是求之不得。這樣的話,他也可以儘可能的多給玄墨爭取時間了。

不過正當這兩個海妖長老即將大打出手之際,童言身後的小屋竟突然藍光大放起來。這一次,藍光不是再時隱時現,而是一直耀眼奪目。

這刺眼的藍光瞬間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海妖們自然大多爲之震驚或者心稍顯不安,但童言卻是笑容滿面。因爲他知道,藍光如此強盛,或許正預示着玄墨即將順利重塑肉身了。

事情的確向着好的方向發展着,藍光越來越刺眼,越來越強大,直到童言感覺眼前一花,暫時性的什麼都無法看見之刻,玄墨那爽朗的笑聲纔在這時終於響起。

“哈哈……童兄,我終於回來了! 山裏漢子:撿個媳婦好生娃 不僅如此,我還繼承了海神之位。哈哈……”

童言聽此,露出了會心的笑容。這麼多年過去了,玄墨終於可以離開玄冥刃,終於可以重塑肉身了。還令人倍加欣喜的,則是玄墨成了海神!

現在,童言對付妖皇的計劃,總算可以按部班的實施了。歸墟之國,即將迎來嶄新的篇章! 藍光漸漸收縮,高大挺拔的玄墨隨之現出身形。!

玄墨還是原來的衣着,還是身着黑色鱗狀鎧甲,背披着一件黑色的披風,不過他原本的一頭黑髮現在卻變成了藍色,連原來的那雙漆黑如墨的眼眸,也變成了現在這宛若藍寶石一般清澈超凡。此刻他英俊的臉露出淡淡的笑容,兩顆鋒利的虎牙也隨之露出嘴角。所帶給人的感覺不再是那冷若冰霜,不可一世,反而給人一種高高在,卻又令人敬仰的高貴氣息。

他那麼站着,海水自動將他涌到了童言的跟前。

正在這時,見他輕輕擡手,童言身體周圍的海水立刻迅速退去,讓童言再也無需浸泡在海水之了。

“童兄,別來無恙!”

童言聽此,微微一笑道:“確實是別來無恙,不過再次相見,我都快要認不出你了。”

玄墨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藍色長髮,呵呵笑道:“這是海神珠所帶給我的改變,但不管我變成怎樣,我還是我,還是你的兄弟。”說到這裏,他前一步,張開雙臂給了童言一個屬於兄弟間的熱情擁抱。

兄弟重逢自然是件令人高興的事,可這些海妖尚在一旁,總不能把它們涼在這裏。

兩人擁抱分開,玄墨和童言的目光全部落在了這些海妖身。

還未等他們二人開口,那個海蛇長老便率先向玄墨問道:“閣下,你……你真的是海神?”

玄墨聽此,微微一笑道:“我剛剛繼承了海神神位,你可以叫我海神。”

海蛇長老一聽此言,頓時瞪大雙眼道:“天吶,我……我竟然真的見到海神大人了?我不是在做夢吧?”

一旁的十四長老聽此,趕忙提醒道:“十三長老,他說他是海神,你真的相信?你可不要被他騙了!”

海蛇長老聞此,當即怒聲道:“你在說什麼?海神大人在此,你難道還不願意承認嗎?褻瀆神靈的後果,豈是你能承受的?”

十四長老聽此,冷哼一聲道:“褻瀆神靈?他無法證明自己的身份,他不是海神。諸位兄弟,我們都不要相信此人。我看,他跟那小子是一夥的,是爲了欺騙我們,好爲了達到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他……”

還未等他把話說完,玄墨直接目露兇光狠狠地盯向了他,接着聽到玄墨用低沉的聲音道:“你要麼現在跪下認錯,要麼我現在毀了你一身修爲。兩個選擇,你自己選吧!”

玄墨的聲音不大,可這話一出口便帶着不容違背的強大威壓。

那十四長老在玄墨的目光注視之下已然瑟瑟發抖,他雖仍舊不願相信眼前的藍髮男子是海神,但這種恐怖而神聖的氣息卻讓他根本無力反抗。

終於,他再也無法承受這種來自內心深處的恐懼,直接跪倒在玄墨面前。

“海……海神大人,我……我知錯了。我不該觸犯您的神威,請您饒恕!”

玄墨聽此,這才收回了兇狠的目光,迴歸原來的溫暖表情。“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我無意傷害海的生靈,還望你好自爲之!”

十四長老一聽,哪裏還敢多嘴,立刻乖乖的磕了三個響頭。

僅僅一個目光,讓堂堂的十四長老下跪求饒,這樣強大的實力,再加這樣神聖不可侵犯的氣息,在場的海妖沒有一個再懷疑玄墨的海神身份了。

於是看到它們全部自發的跪下,眼滿是崇拜的看向玄墨。

玄墨微微一笑道:“你們既然已經認可我這位新任海神,那我賜予你們海神之光吧,希望你們好好修煉,不要濫殺無辜,心存善意,善待自己,善待所有海生靈。”

說到這裏,他伸出手指一點眉心,一束奪目的柔和藍光立刻從他的眉心處照耀出來,灑在在場的所有海妖身。

受到這藍光的普照,在場的海妖全部露出虔誠狀,並將頭深深垂下,一動不動。

這樣過了約莫三分鐘的樣子,玄墨這才收起藍光,然後開口笑道:“你們都受到了海神之光的照耀,定會給你們帶去不少好處。用心體會我在你們身留下的神光,切勿辜負了我的善意。”

一衆海妖聽此,紛紛擡頭齊聲道:“我等多謝海神賜福,決不辜負神恩!”

玄墨聽此,滿意的點了點頭。

海神高大的形象已經樹立,童言欣喜不已,有了今天的事情,相信不用多久,海神之名便會響徹整個歸墟之國。而到那時,海妖們對妖皇的信仰定會有所動搖,妖皇對歸墟之國的統治也會變得越發薄弱。如果能夠順利聯合四大部族,便可與妖皇呈分庭抗衡之勢,說不定不用多久,能徹底推翻妖皇的統治,之後再羣而攻之,那妖皇想不死都難。

玄墨並沒有讓這些海妖繼續留在此地,而是按照童言的意思讓他們全部離開。

這些海妖便是傳聲筒,只要有它們在歸墟之國內四處宣揚海神的神恩浩大,對童言他們接下來的計劃將有極其重大的影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