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霍爾頓陪秦穆然,進到酒吧,點了兩杯雞尾酒,尋座如位。

在人群沸騰的舞池中央,一名身著性感,踩著一雙紅色高跟鞋的西方女人,格外妖嬈,風情萬千,身體猶如長蛇一般,盤繞在舞台中央的鋼管上,用誘人的舞姿,吸引著無數男人垂涎的目光。

「哇靠,原來西方的男人,也喜歡鋼管舞啊!」

秦穆然笑道。

「老大,不管西方還是東方,只要是個正常男人,我覺得對這玩意兒應該都多少感點兒興趣。」

霍爾頓笑道,目光,正直勾勾盯著舞台中央的妖艷女人。

秦穆然神情一愣,回道:「理解,理解!」

「老大,這個女人叫莉雅,在西方,算得上是一個難得的極品,是這家酒吧的金牌女王,霜姐的手鐲,就是從她身上找到的,為了不打草驚蛇,我們花重金從她手裡買下的手鐲。」

霍爾頓解說說道。

秦穆然仔細打量著舞台上的莉雅,從身材到三位,確實算得上西方女人的中的極品貨色。

可那又如何?

不過就是一家小酒吧的舞女而已。

自己小姑的手鐲,居然會出現在這麼一個女人身上,這難道不奇怪嗎?

「你們沒問清楚,她是怎麼得到我小姑手鐲的嗎?」

秦穆然問道。

「我們問了,可惜沒有問出來,這個女人,心機很深,對我們有很高的警惕。」

霍爾頓回道。

秦穆然輕飲一口雞尾酒,嘴角揚起一絲笑意。

警惕很高?

那是因為霍爾頓打開這個女人的方式不對。

「看來,我得親自出馬呀!」

秦穆然笑道。

言罷,秦穆然放下手中酒杯,整理一下衣角,加上臉上的笑意,將一個男人的魅力展現的淋漓盡致。

自己好歹也算閱女無數,像莉雅這樣的酒吧女人,秦穆然一眼便能洞穿她的性格和心思。

DJ音樂,隨著酒氣,在酒吧內四下瀰漫。

此刻,莉雅在表演完一場性感的鋼管舞蹈后,剛好下場,走到吧台,準備休息。

秦穆然瞅準時機,快步上前。

「調酒師,幫我調兩杯『特基拉的日出』,一杯加冰,給我,一杯不加冰,留給這位美麗的女王。」

秦穆然風度翩翩,溫文爾雅。

言罷,秦穆然不忘對莉雅莞爾一笑,晴朗燦爛,頗有西方貴族的大家風範。

「先生,你是第一個請我喝『特基拉的日出』的紳士,謝謝。」

莉雅笑道,金黃色的捲髮下,洋溢出一絲欣賞的目光。

「你沒有拒絕,已經讓我感到很榮幸,謝就不必了,萍水相逢,我只是想給你一個驚喜。」

秦穆然笑道。

此刻,調酒師將兩杯調好「特基拉人日出」放在櫃檯上。

秦穆然端起兩杯,一杯遞到了莉雅紅色嘴唇前,一杯自己握在手中,輕碰杯腳。

「請!」

酒色微黃,由淺入深,猶如日出東方,散發出的光芒,所以,這種酒,叫特基拉人日出。

畢竟秦穆然曾經在西方打拚多年,沒少逛夜店,對付一個莉雅,遊刃有餘。

此刻,秦穆然輕抿一口酒。

莉雅接過酒杯,微微一舉,嫵媚一笑,臉頰兩側,露出兩個迷人的酒窩。

「先生,我很好奇,你為什麼會請我喝特基拉的日出?」

莉雅一臉很感興趣的樣子,驚奇問道。

因為這種酒,雖然浪漫,但對於她一個舞女而言,從來不會有人請她浪漫,都是只想陪她激情。

秦穆然微微一笑。

獨家試愛,億萬聘娶小嬌妻 「因為,我覺得你身上帶有一股獨特的氣質,和特基拉的日出一樣,迷人而又讓男人心裡發暖,而且……」

秦穆然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魔門老祖會穿越 不過,這些話,倒是成功引起了莉雅想要進一步了解眼前這個男人的興趣。

「先生,看來,你是一個夜店老手。」

莉雅笑道。

「這你可就冤枉我了,難道你經常看到我嗎?」

秦穆然一臉無辜道。

莉雅眉頭一皺,仔細打量秦穆然,作為一名夜店的舞女,她確是第一次見秦穆然。

「的確,你的面孔,在酒吧我是第一次見到。」

莉雅笑道。

秦穆然內心一陣吐槽,廢話,老子剛從夏國過來,你能在西方酒吧常見到我才怪!

「這位漂亮的女王,我可以請你一起,跳個舞嗎?」

秦穆然順其自然,進一步試探。

對於秦穆然而言,他心裡很清楚,想要打聽出這個手鐲的來路,必須跟這個女人關係拉近。

最快,最好,最有效的辦法,就是今晚把她給搞定!

「跳舞?還是算了。」

莉雅直接拒絕,沒有絲毫商量的餘地。

秦穆然眉頭一皺,內心一陣哇靠。

什麼情況?

自己的套路沒問題呀!

但是,連跳個舞這麼基本的要求,居然都被這個女人給拒絕了。

看來,霍爾頓說的很對,這個女人,確實很難搞定,想要今晚搞定她,這絕對是個考驗技術的活兒呀!

「先生,你不要多想,我這麼做,也是為你好。」

莉雅嫵媚言道。

「為我好?」

秦穆然疑惑道。

「不錯,我在這裡已經工作了半年,這半年裡,那些陪我跳過舞的男人,下場都很慘,非死即傷,所以,我不陪你跳舞,是為了你好。」

莉雅別有深意一笑。

秦穆然目光重新打量眼前這名西方女人,哇靠,這個女人看著確實屬於罕見的極品,可就是有些廢男人呀!

陪她跳過舞的,居然非死即傷?

「這位美麗的小姐,為了你,我願意承擔這份風險。」

秦穆然神情從容,語氣笑道。

當著霍爾頓的面子,連你都擺不平,老子豈不是很沒面子嗎?

莉雅神情一皺,沉默少許,無奈笑著微微搖頭虎,一口乾掉酒杯中的酒。

「好,既然這樣,我願意奉陪,不過,待會兒你可不要後悔。」

莉雅笑道。

「後悔?不存在的,我們夏國有一句老話,叫做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更何況,你這朵牡丹,還這麼美……」

秦穆然笑道。

莉雅不禁一笑,放下酒杯,深處右手,秦穆然順勢拉住莉雅的玉手,兩人朝舞池走去。 “這些天你應該是和我們在一起吧?爲什麼你對雲南這邊的戰線非常清楚?”趙小川好奇道。

“應該是和一血鬼道手段有關!”軒轅鐵插嘴道:“畢竟這是一個鬼道橫行的年代,一些世家和勢力都會用一些鬼物來收集信息。康惠是茅山派的傳人,想必應該也不例外。”

軒轅鐵說到最後看向,視線看向康惠。

康惠點頭道:“沒錯,我確實使用了茅山道術中的一些五鬼搬運術來了解情報,這也是最安全的方法。”

趙小川臉上露出恍然的表情,繼而問道:“那你有那湘西趕屍人的消息麼?”

“接下來我正要說這裏!”康惠道:“我得到情報,在前段時間的大戰中有人看到了一些亡靈在進行戰鬥!”

“莫非是湘西趕屍人?”軒轅鐵疑聲道。

“不知道是真是假,但很有可能是!”康惠說道。

“那我們還等什麼?快點出發吧!”趙小川眼中發光,立刻催促道。

“等等,我話還沒說完!”康惠見兩人就要衝出去,連忙說道。

趙小川疑惑道:“還有什麼事情麼?”

“我不能確定那些控制屍體的是湘西趕屍人!因爲那些屍體復活後回到了那些國外勢力的陣營中,並不屬於華夏?”康惠嘆息道。

“不屬於華夏?難道說湘西趕屍人背叛華夏了麼?”趙小川愣在了原地。

軒轅鐵搖頭道:“應該不會,湘西趕屍人雖然已經覆滅,不過不會做出這種背叛國家的事情,畢竟當年他們爲了華夏可是流過血的。”

“那是爲什麼?”趙小川語氣中有些焦急。

康惠聳聳肩,道:“具體什麼情況,這我就不知道了!不過各個勢力知道了這個消息後,都開始從各個戰線往這裏趕,包括一些趕不過來的勢力也派了一些人過來,似乎這裏有什麼東西在吸引着他們。”

趙小川恍然道:“我明白了,所以這就是你一開始建議我們來到這裏的原因?”

“沒錯,這裏肯定會有什麼大事發生,而且種種跡象表明趕屍人很有可能就在這裏。”康惠道:“所以我才從三天前我才從衆多戰場中選擇了這個地方,雲南。”

趙小川微微點頭,問道:“那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

軒轅鐵微微皺眉看着焦急的趙小川和滿臉淡然的康惠,眼中閃過一絲思索。

康惠沉吟片刻,道:“其實已經有許多勢力開始朝着這邊趕了,不過還有些人沒有達到,而湘西趕屍人會不會到來,我們並不是很確定。”

“因此我的建議是我們最好按兵不動,等所有勢力來了之後我們在行動,我則趁着這兩天的空檔,出去再多收集一些情報。”

趙小川道:“不能再快一些麼?”

“這是我想到的最好的方法之一。”康惠嘆息道:“而且我們如果真的搶到了湘西趕屍人,就必須想好怎麼從這裏天逃跑。”

趙小川想了想,點點頭,沉默了下來。

康惠見狀,說道:“好了,你們現在這裏休息吧!我先出去看看外面的情況。”

“等等,我也去!”軒轅鐵說道。

康惠一愣,皺眉道:“現在外面很危險,而且這裏是似乎是政府的人員在看守着,你知道政府是軒轅家的人,所以我建議你不要亂走動。”

“這一點你放心,我會照顧好自己的,況且有了你們茅山的道術,我想他們不是很容易把我認出來的。”軒轅鐵笑了笑,手往臉上一摸,一張完全不同的面貌顯現出來。

趙小川對此並不在意,這是牧童得知他們要去往戰場時給他們的僞裝用的人皮面具,據說使用茅山道術煉製的一種祕術鬼器,可以讓讓人隱藏身形的同時,還可以改變自身的靈波。

康惠看到軒轅鐵臉上的面具,臉色一黑,看向趙小川。

“你們去吧!小心一點,記得多打聽點外面的消息,尤其是湘西趕屍人的!”趙小川出聲說道。

康惠冷哼一聲,向着外面走去,而軒轅鐵也走出了房間。

房間中只剩下了趙小川一人,趙小川在房間中來回走了五六分鐘後,躺在了牀上,然後慢慢將自己的精神潛到了輪迴空間中。

……

康惠和軒轅鐵走出門,行了一段路。

康惠腳下一頓,猛然轉身,伸手向着軒轅鐵臉上的人皮面具抓去。

軒轅鐵臉色一變,側身閃過康惠的攻擊,然後一腳踢出。

康惠似乎早有防備,立刻與軒轅鐵拉開了距離。

“恩?你想要這人皮面具?”軒轅鐵將臉上的人皮面具揭了下來,笑着問道。

“還給我!”康惠怒道。

“還給你倒不是不可以,不過不是現在,現在我還要用它掩藏身份。”

“什麼時候還給我?”

“唔,至少要等這裏的事情完結了!”

“你耍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