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這世間最傷人的就是一個情字,情有多深,恨就有多深,依我看,庚映柔現在已經不恨了,她要的是把這個世界變成她想要的世界。”

沐雲軒微微震驚的看着她。

陌兒居然猜到了。

“陌兒,她是有這樣的想法,可是也是有心無力,畢竟她也清楚,巫術沒有玄氣的力量大,她也對有心而無力。”

“這種事情呀,她就算是有心,也不能把這巫術普及全世界吧,這個世界上還是正義人士居多,她的所作所爲,在這三大陸就怪讓人眼紅的了。”

這種巫術,在蘇紫陌看來,在普通的世界裏,力量也是挺大的。

“陌兒說得對。”沐雲軒看了看那些拉出城的糧食。

他低頭,看着她,問道:“陌兒,要不要去寧海城看看,這瀛洲大陸雨水多,這幾日正好沒有雨,也可以多走一走。”

“可以呀,現在已經有四個月了,我要多走動才行,到時候要好生一點,也能讓我少痛一會。”

其實,蘇紫陌這會想起生櫟兒他們兄妹三人那會,她依然有幾怕,那種痛,真的難以承受。

“寧海城離這裏不遠,好走的路,我們走一會,若是不好走地方,爲夫帶着你你走。”

“好!”兩人肩並肩往城外走去。

不遠處,小敏快速的走到周瑜大祭司的身邊。

“城主,他們夫妻二人出城去了。”

周瑜大祭司聽完,只是眉頭微微蹙了一下。

“無妨,還有兩日的時間呢?”

她相信他們夫妻二人是講信用的人。

“要不要派人跟蹤他們二人。”小敏又聲道。

周瑜大祭司輕輕瞟了小敏一眼,“以他們的修爲,一般的人根本就無法跟蹤他們,算了吧!安心等着,時間一到,他們會回城主府的。” “是,城主。”小敏退到了她的身後。

“小敏,派人在城中四處巡邏,有可疑的人立刻稟報。”

周瑜大祭司吩咐道。

“是,城主。”小敏轉身去吩咐其他人。

周瑜大祭司朝着城門口的方向看去。

昨夜還有另外的人想殺他們。

那些人,又是什麼人?

爲什麼要殺她們夫妻二人。

這二人出現的地方,似乎都能掀起驚濤駭浪!

去寧海城的路還算平,沐雲軒和蘇紫陌也走得慢!

兩人邊走邊聊很是開心。

“對了,雲軒,你說,昨天晚上的那個黑衣人,會是誰?”

蘇紫陌可沒忘記這件事情,那可是要殺她的人。

“陌兒,他既然要殺我們,就會時時刻刻注意我們的行蹤,只要他在出現,就能查出他是誰,現在急的是他。”

沐雲軒昨夜仔細觀察過那黑衣男子。

看修爲的確不是這片大陸的人。

他的修爲,現在已經遠遠超越了玄魂階巔峯。

若是在修煉,也可以在進入一個全新的修煉時代。

他雖然已經到了玄魂階巔峯的修爲,但他從來沒有放棄過對更高巔峯的追求,這個世界本就是強者生存的地方。

“是呀!現在急的是他,我就怕他不急,反而設下一個陷阱等着我們,那我們可就得不償失了。”

蘇紫陌總有一股很奇怪的感覺。

就感覺那個人會是她認識的一樣。

蘇紫陌的腦海裏,劃過自己認識的有能力的人,可是想了一圈,該死的都已經死了。

還能有誰呢?

“你呀,就是杞人憂天,跟你說過很多次了,有爲夫在,你什麼都不用擔心。”

沐雲軒握着她的手緊了緊。

不喜歡看到她這樣愁眉不展的樣子。

“我沒有擔心呀!我現在這樣,即使是擔心也做不了什麼?”蘇紫陌自嘲一笑。

還是有四個多月,寶寶出生以後,她一定要好好修煉。

“站住,你別跑!你給我站住。”

突然,不遠處傳來一個女人的呵斥聲。

而跑在前邊的是一個穿着黑色衣袍的男子,五官俊朗,高高瘦瘦的,男子邊跑邊回頭看。

沐雲軒突然拉着蘇紫陌退到了一邊。

可那名男子跑到蘇紫陌面前,突然不跑了。

蘇紫陌微微蹙眉,不會吧!每到一個地方,都要讓她遇到事情嗎?

能不能不要讓她碰到。

她真的不想多管閒事。

看這兩人的情況,似乎又是感情的問題額。

“二位,求求你們,救救我。”

男子雙目祈求的看着蘇紫陌。

蘇紫陌看了看男子,又看了看追過來的女人。

“這位公子,追着你跑的只是一個女人而已,你怕什麼?”

蘇紫陌看那女孩長的也挺漂亮的,要說是母老虎,也不太像。

“好啊,臭男人,看到漂亮的女人,你就不跑了,是不是?”

女子也了停下來,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確實比你漂亮!”

男子理直氣壯的回答。

女子聞言,突然展顏一笑,她笑意淺淺,一雙美眸流盼嫵媚,玉腮微紅,如雪的瓜子臉甚是美豔,說是國色天香也並不爲過。 “的確,是比我漂亮!而且漂亮很多!”女子似是認同的點了點頭。

停頓了一會,她突然大吼道:“漂亮也沒有你的份,看看她身後的男人,這麼看都比你有出息,在看看你這身板,人家一個指頭就能將你摁倒!”

沐雲軒一聽,微微蹙眉。

他怎麼也無辜被拖下水了。

蘇紫陌挑眉看着他們二人。

“我說,你們兩個吵架,別把我們夫妻二人扯進去。”

這躺着也中槍纔是最冤的。

“誰叫你們這麼倒黴,偏偏碰上我們吵架了?”女子一臉理直氣壯的看着蘇紫陌。

那樣子,似乎是蘇紫陌的責任一樣。

“你可真是理直氣壯,我們倒黴,是你們不要臉吧!”

蘇紫陌冷冷的看着他們,這還成了他們夫妻二人的錯了。

“是他不要臉。”女子瞪着眼睛指着她追趕的男子。

男子微微一愣,也瞬間反駁:“是你不要臉,你囚禁了我兩年了,要不是這次發生了海難,我還不知道要被你囚禁多少年呢?”

“我給你吃,給你住,給你好日子過,你還嫌棄上了,是不是?”

女子很漂亮,卻囂張到爆。

那粗魯的語氣,硬生生的破壞了她這股清冷漂亮的氣質。

“誰稀罕你給,我要的是自由,我討厭你的囂張,更討厭你是一個大祭司,邪惡的大祭司。”

男子也怒指這女子,那樣子,說的很爽快,似乎被憋屈的很久的怒氣被瞬間釋放。

蘇紫陌看向女子,她是大祭司。

到這裏以後,她同時也發現了一個問題,大祭司長得都很漂亮!

這女子也是一樣,一身白衣如仙女下凡。

特別是那肌膚,晶瑩剔透的,連個毛孔都看不清楚。

是令女人非常羨慕的肌膚。

“你有膽子再說一次?”女子也暴怒了,那氣勢,就像要把男子活剮了一樣。

“就是討厭,你連這張臉都不是你自己的,你自己原來的樣子有多噁心你不記得了嗎?你以爲換了一張臉,我就會喜歡你嗎?我告訴你,不可能。”男子也怒吼回去。

“啊!”蘇紫陌驚呼出聲,“原來你這張臉是假的呀?”

蘇紫陌的眼底劃過一抹錯愕!

她剛剛還羨慕來着。

“假的怎麼了?漂亮呀!你以爲你的是真的嗎?這瀛洲大陸的大祭司,有幾個的容顏是真的。”

女子依然理直氣壯的看着蘇紫陌。

不過這女人運氣真是好!

找了一個這麼俊的夫君。

“雲軒,我們走。”蘇紫陌懶得和她爭。

“走什麼走呀!我這裏的事情還沒有解決呢?”女子突然手插腰桿的攔住蘇紫陌。

“滾開!”沐雲軒看着氣勢洶洶的女子,微眯着的眼睛散發出危險的氣息。

“你說誰滾開呢?你敢對大祭司如此無理嗎?”

跪下,我的霸氣老公 沐雲軒快速的擡手,眼中殺意盡顯。

蘇紫陌一看,快速的拉住他的手。

“雲軒,算了,饒她一命吧!”

蘇紫陌瞟了一眼那名男子。

她美眸微微一眯,眼底閃過一絲疑惑。

這男人,可不像被囚禁了兩年的人。 “這位夫人,求求你,救救我吧,我在也沒有力氣跑了,她會殺了我的。”

男子求救的看着蘇紫陌。

蘇紫陌目光微微瞟了他一眼。

“雲軒,將那個女人殺了。”

蘇紫陌目光一轉,滿是殺意的看着女子。

這個人出現的太過蹊蹺,這男子一直想讓她救他,不是她太敏感,而是一個被關了兩年的人,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好的體力,當他跑到她們面前時,他連大氣都沒喘一個,還有,就是他的眼神,有時分明就是故意表現出來的。

“好!”

沐雲軒冷冷一笑,滿身的戾氣。

驚覺沐雲軒身上的殺意,女人瞬間充滿了懼意。

“你,你想幹什麼?”女子剛纔的囂張全無,瞬間變成了一隻病貓。

目光驚恐的退後了幾步。

“你剛纔不是不讓我們走嗎?這回要殺你了,你反而倒覺得害怕了,你剛纔不是很囂張嗎?說話多理直氣壯呀。”蘇紫陌語氣嘲諷的看着她。

這女人裝潑辣裝得到是挺像的。

“我剛纔只是開玩笑而已。” 霸道總裁給點愛 女子笑得一臉討好。

蘇紫陌卻笑得一臉邪惡。

“姑娘,人在江湖行走,這玩笑可不能亂開,這一不小心丟了性命,可就不划算了,你說,是不是呀?”蘇紫陌語氣風輕雲淡,卻讓女子的身子忍不住的抖了抖。

她快速的看了一眼站在蘇紫陌旁邊的男子,只是男子低着頭,沒有迴應她。

“沒有,夫人,我只是一時嘴快。”

“你嘴一時痛快了,我可就生氣了,我的夫君一向疼我,看不得我皺一下眉頭。”

沐雲軒上前一步,廣袖微微一揮,一股強大的氣息瞬間擊向女子。

女子快速的出手反抗,“啊!”最終她的修爲還是太低。

身子被震出了好幾米遠,她緩緩擡起頭,眼眸裏閃過一絲前所未有的懼意,目光飄向那男子,似乎有着隱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