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先生請您自重,沒有暗號,我們絕對不能放行。”黑衣男子看出了我要掏錢,忙出言阻止,語氣沒有任何迴旋的餘地。

我聽到他的話之後,心裏倒是有些意外,像這種場合,還能管理的如此嚴密,實屬難得。這也說明,這黑市的幕後老闆,絕對是個人物。

現在我倒是真沒轍了,就在我準備回去的時候,突然想到了坐在後面的白小小,怎麼把她給忘記了?!

想起白小小的那些招數,我心裏就一陣狂喜,因爲我知道,只要對方是個男人,她出馬那什麼事情不就迎刃而解了嗎?

想到這裏,我忙回頭示意白小小小車用‘迷’仙術,從這個黑衣男人口中掏出暗號暗來。

白小小則是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看都不看一樣,竟然開始裝睡。

“白小小,白小小……”我叫醒她。

“幹嘛?”白小小故意裝出一副睡夢朦朧的樣子,搓着雙眼看着我,一旁的雲月則是低聲的笑了出來。

看到白小小這幅樣子,我心想她要是不去演電影,還真可惜了這個人才。

“現在找你還能幹嘛?明知故問。”我看着白小小說道。

“你不是說你們大人的事情,我們小孩不要管嗎?”白小小打了一個哈欠,懶洋洋地說道。

“不是,你這人怎麼這麼記仇,我和老牛就是跟你開開玩笑,是不是老牛?”我說完,推了一旁的老牛一下。

“是,是,是,白妹子,咱現在必須要統一戰線,可不能內部搞分裂。”老牛也是一副認真的表情。

白小小聽了我倆的話之後,這才翹起嘴角笑了笑,沒有再說什麼,直接下車,朝着那個黑衣男子走了過去。

不到2分鐘,白小小就回來了,進車之後,趴在我耳邊低聲說道:

“星稀冷山名,白雲千里空幽幽。”

我默默記住,然後讓白小小把‘迷’仙術收回來,然後我對着那個緩過神來的黑衣男人說道:

“星稀冷山名,白雲千里空幽幽!”

“歡迎您光臨黑市,我來駕車帶各位去。”那個黑衣男子聽了我的暗號之後,先是再恭敬地鞠了一躬,然後對我做了一個請的姿勢,意思是讓我下車,他來開。

我也沒多想,從駕駛座上下來後,坐進了車子後排。

那個黑衣男子上車後,和上次一樣,他從衣服的口袋裏拿出了幾副黑‘色’的眼罩對我們說道:

“按照規矩,還請先各位先帶上眼罩,如有不便,還請海涵。”

我們四個接過眼罩後,各自帶上,黑衣男子見我們都帶上後,這纔開動車子,朝着一個方向緩慢地開了過去。

一路上顛簸不停,再加上車子開的很慢,大約走了半個多小時之後,才停下,這時開車的那個黑衣男人才對我們說道:“各位到了,眼罩可以摘下來了,一路辛苦了。” ?

我們幾人把眼罩還給那個黑影男人後,下車的時候,先讓雲月和白小小提前帶上墨鏡,避免不必要的麻煩,而一直坐在車裏的那個黑衣男人依舊‘交’給了我一個電子儀器,對我說道:

“先生,請拿好您的號碼器,我去把您的車停好,從黑市裏面出來後,按一下第一個按鈕就會有人把您的車給開來,祝您此行愉快!”

我聽到後點點頭,把這個類似於車鑰匙的號碼器放進了貼身的口袋裏面。.最快更新訪問:щщщ.sηυηāна.соμ。

找到那個棺材通道,我和老牛便帶着雲月跟白小小就走了進去,這次和上次來的時候,不同,人明顯的少了不少,沒有上次來的時候,入口附近都是車燈閃耀。

走過通道,‘門’口的兩個保鏢看到我們走來,先鞠躬後,開口問道:

“四位您好,請問辦理會員卡了嗎?”

上次因爲老牛擺闊,我們沒辦,這次我搶在老牛之前說到:

“給我辦一張吧。”

因爲我覺得想黑市這種地方,以後肯定還會來,免不了需要這種能打折的會員卡。

“好的,請您先‘交’1000塊的登記費和手續費。”

反穿之貴妃駕到娛樂圈 我沒猶豫,從錢包裏拿出了銀行卡,遞了過去,刷卡之後,會員卡算是辦理成功了,不需要身份信息,只需要一個獨立密碼。

設置好密碼,我把這張會員卡,放進了錢包裏,然後我們便朝着‘門’裏走了進去。

靳少的祕密愛妻 這裏依舊和上次一樣,比夜市都熱鬧,各種叫賣聲,討價還價聲不絕於耳……

因爲來過一次,所以我知道這裏絕對沒有什麼好東西,直接朝着黑市裏的拍賣行趕去。

走到黑市大‘門’口,還沒等我們一行人進去,正巧碰到了從裏面走出來的一個熟人。

這個熟人正是這黑市拍賣行的首席拍賣師雅菲!

在她身邊,圍着不少的男人,就好似衆星捧月一般,看得出,每個男人看她的眼神中,帶充滿**。

也不能全怪那些男人,其實要怪就怪老天把她塑造的太過妖嬈。

她也同時發現了我,先是一愣,然後笑着對我打招呼道:

“張先生,我們又見面了,近來可好?”

隨着雅菲的這一聲主動打招呼,四周本來圍着她的那些男人都看向了我……

傻子也看得出來,他們看我的眼神中,明顯帶着敵意,這仇恨拉的,全他媽拉我身上來了!

我只好尷尬地咳嗦了一聲,笑着說了一句很有內涵的話:

“在我沒遇到雅菲小姐之前,我應該是‘挺’好的……”

雅菲‘混’跡黑市拍賣行多年,何等聰明,馬上聽出了我話中的言外之意,笑着一縷額前的秀髮說道:

“張先生,這裏恐怕不是談話的地方,咱們裏面談。”說完對我微微一側身子,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四周的空氣立刻凝固了!

雅菲她分明就是故意的,因爲她完全沒有必要對我如此客氣,我和那些圍在他身旁的男人一樣,只是個來買或者賣東西的客人罷了。

此時我明顯的感覺到一道道充滿殺氣的目光朝着我這邊盯來,如果目光真的可以化成一道利劍殺人的話,恐怕我此刻早已成蜂窩煤了。

“雅菲小姐,俗話說,來者是客,我們也算是你們黑市拍賣行的客人,你怎麼這麼關注那個小子,這對我們來說是不是有些不公平了。”一箇中年男人說出這一番話之後,馬上引起了周圍其他男人的認同,都團結了起來,一致抗敵。

“就是,雅菲小姐,我們爲了見你一面,在這裏足足等了好幾個鐘頭,那愣頭青一來你就要和他去裏面談,難道他還有什麼特殊身份不成?”

“對,他的身份的確特殊。”雅菲回過頭來,笑着看着那些人說道。

“雅菲小姐,恕我直言,他到底是什麼身份?”

“對,雅菲小姐說出來我們聽聽!”

“他是我弟弟,你們還有什麼要問的嗎?”雅菲臉上依舊掛着笑意,還有一份平靜,似乎這世界任何事情都引不起她的‘波’動。

真是因爲這份平靜,使得她看上去更多出了一分獨特的魅力。

“原……原來是你弟弟啊,你這早說啊,害我們……。”

那些男人聽了雅菲的解釋之後,看我的眼神從之前的仇意,馬上轉變成了善意,甚至帶着一絲討好……速度之快,比變臉有過之而無不及!

“行了,我們進去吧,各位,雅菲我在拍賣大廳等着你們。”雅菲說完之後,便朝着拍賣行裏面走去,我則叫着老牛還有云月和白小小跟了上去。

而身後,依舊還有那羣男人討論雅菲的聲音。

“怎麼樣?我說的沒錯吧?這次飽眼福了沒?”

“這雅菲的確漂亮,老子決定了,不管‘花’多少錢都要把她搞到手!”

“臥槽!搶我媳‘婦’!欠揍!”

“去你媽的,那是我媳‘婦’!”

“……”

和雅菲走進拍賣行裏,她帶着我們來到了一個屋子,開‘門’示意我們進去。

進去之後,雅菲先讓我們自己找位置坐下,然後親自給我們四個都倒上了一杯水。

“你‘女’朋友?”雅菲瞄了一眼坐在我身旁的雲月,對我問道。

“對。”我說道。

“很漂亮。”雅菲臉上依舊是笑意。

“謝謝。”雲月懂事的道了聲謝。

“不客氣,我說的是實話。”雅菲說着坐到了我們對面,一臉輕鬆之‘色’。

看着雅菲沒有一點兒跟我提上次我拜託她幫我尋找‘藥’材的時候,我有些撐不住氣了,喝了一口水,直接開‘門’見山地對她問道:

“雅菲小姐,我想問一下,上次走的時候,我和你說過的四種‘藥’材,這件事你還記得嗎?”

“當然記得。”雅菲點頭。

“那有沒有消息。”我急切地問道,此事直接關係到韓穎的生命,不由我不上心。

“要是我們黑市沒有消息的話,恐怕這個世界上,再無人能打探到它們的消息。”雅菲自信地說道。

“那你的意思是?”不知道爲什麼,當我問出這句話的時候,有些緊張和心慌,甚至有些害怕。

害怕雅菲給我一個不好的消息。

“有消息。”雅菲的這一句話,雖然只有三個字,但是足以讓我心跳加速,‘激’動到全身血液都沸騰! ?

“什麼消息?找到哪種‘藥’材了?”我滿臉喜‘色’地問道。。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шш.shuнāнā.com。

“百年火靈芝。”雅菲依舊笑着說道,臉上帶着一股清淡的笑意,似乎這世間沒有什麼事請能讓她的表情改變。

“真是太謝謝你了,不管多少錢,我要了。”現在我已經有了百年龍鬚草和百年雨‘花’木,再加上雅菲幫我尋到的百年火靈芝,只剩下百年紅景天這一株‘藥’材了。

“呵呵,張先生果然財大氣粗,不過這株百年火靈芝,我們黑市拍賣行並不打算出售。”雅菲說道。

“不打算出售?”我聽了雅菲這句話之後,心裏就是一緊。

“對。”雅菲點頭,沒等我說話便再次笑着對我說道:

“我們黑市拍賣行決定把這株百年火靈芝,免費贈於張先生。”雅菲臉上依舊處變不驚。

“啥?!天上還能掉餡餅?!”坐在一旁的老牛聽到雅菲這句話的時候,差點沒從椅子上蹦了起來,在她旁邊的雲月一把把他拉住。

“天上不光會掉餡餅,有的時候,還會掉黃金呢。”雅菲轉頭看着老牛說道。

“不會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吧?”我看着雅菲直接開‘門’見山的問道。像他們這種拍賣行絕對不是能吃虧的主,免費送我這麼貴重和稀有的‘藥’材,肯定有什麼別的要求。

“呵呵,張先生您真的多慮了,我們黑市拍賣行真的是免費送,沒有任何的附加條件。”雅菲說完之後,怕我不相信,直接從身上的桌子‘抽’屜裏拿出了一個紅‘色’的盒子,遞給了我:

“張先生要是不相信,雅菲只好用實際行動來證實了,這盒子裏面就是百年火靈芝,張先生若是需要,可以馬上拿走。”雅菲從容地看着手裏的盒子,對我說道。

雖然我到現在都不能相信這黑市拍賣行能讓我白撿這麼大一個便宜,但是雅菲的樣子絕對不是在說謊,而且她也沒必要對我說謊,她也只不過是我和這黑市拍賣價幕後老闆的一箇中間人。

雖然她在這黑市拍賣行有很高的地位和名望,但是這種事情,她也絕對無法做主,肯定是幕後的老闆。

我走上前,接過了雅菲手裏的盒子,打開一看,一株火紅‘色’,兩個‘成’人手掌大小的靈芝靜靜地躺在盒子中間。

仔細分辨之後,確定是百年火靈芝,我這才放心的把盒子再次合上。

“那我先謝謝雅菲小姐了,這東西我就收下了,不過該給的錢我還得給……”

我話還沒說我,雅菲便打斷了我的話,說道:

“張先生不必太客氣了,我們黑市拍賣行雖然上不了明面,但是也絕對言出必行,說了送您就一定不會要一分錢,您現在只有兩個選擇,一個是帶走火靈芝,一個把它留下。”雅菲說話的時候,雖然依舊帶着淡笑,但是語氣中卻有一種無可商量的餘地。

“老野,我看你就收下得了,我算是看透了,你這一輩子盡佔‘女’人便宜了……哎呦!雲嫂你擰我大‘腿’幹啥?!”老牛在後面咋咋呼呼地說道。

聽了老牛這讓我苦笑不得的話,我只好點點頭,嘆聲說道:

“那好,算我欠你們黑市拍賣行一個人情,我收下了。”

“呵呵,這纔對嘛,不過我還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你。”雅菲眼神一挑,說道。

“什麼消息?”我心裏一動,忙開口問道。

“我這裏還有百年紅景天的消息,而這個消息是我個人打聽到的。”雅菲在桌子旁坐了下去。

我聽到這個消息,心裏更加‘激’動,眼看這四種‘藥’材就要收集齊了,雅菲的這句話無疑是雪中送炭,錦上添‘花’!

“無論什麼條件,你儘管開頭。”我這人向來不喜歡拐彎抹角,所以說話直切主題,剛纔我從雅菲的言語中讀了出來,她絕對不會再次慷慨。

“張先生既然這麼痛苦,那雅菲我也就直說了,這個消息我可以用生命擔保,十分可靠,我只需要張先生幫雅菲打聽一個人,打聽打聽不到那另說,只有張先生盡力去做,那麼我們這個‘交’易就成‘交’了。”雅菲的這個條件出乎我意料的簡單。

“沒問題,我保證盡全力。”我直接答應了下來,打聽人並不算是難事,而且雅菲剛纔也說了,打聽打聽不到另外說,不過咱既然答應了人家的條件,不就能應付打馬虎眼,必須盡全力。

“他叫天明,祖籍山東,現在或許做‘玉’石生意,34歲,他……他現在應該已經成家了吧? 美食供應商 ……”雅菲對我說道,當他說到“天明”這個人的時候,一臉平淡的臉上明顯泛起了一絲異樣。

不過當我和老牛還雲月聽到天明這個名字之後,心裏都是一震。

我更是狂跳不已,這天明就是爲了救我而死我明哥!名字,年齡,祖籍和事業都和明哥一樣,絕對不會錯,雅菲口中的天明就是明哥!

先到這裏,我百感‘交’集,這個世界有時候真的很小……一種說不出來的難受感覺涌上了心頭,回想起明哥,我心裏只有虧欠和自責。

這世界還

“你……你和明……天明是什麼關係?”我聲音有些發顫。

雅菲極爲聰明,馬上從我語氣中聽出了異常,看着我問道:

“怎麼?你們認識他?”

我不顧這裏都是‘女’人,從口袋裏拿出一根菸,點上,因爲我現在太需要吸菸了,想用煙中的尼古丁來麻醉一下自己的神經,讓自己儘量平靜下來。

“對,我們認識他,不過你可以先告訴我們你和明哥是什麼關係?你打聽他做什麼?如果不說清楚的話,抱歉,即使我不要你的消息,我也不會把明哥的任何消息告訴你。”我說話的語氣也沒有一點兒餘地。

不是因爲我擺架子,而是我早已把明哥和他的家人當成了自己的親人,所以沒有得到證實之前,我不會輕易地把他們的消息透‘露’出去。

“你……你能先告訴我天明他現在成家了嗎?”雅菲的語氣有些急促。

我低頭想了想,說道:

“成家了。”

當雅菲聽到我這句“成家了。”她的眼淚如同斷了線的珠子,從她的眼角滑落,身子也開始微微地顫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