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哎,我點了點頭,但還是有些於心不忍,師傅說我心太軟了,當下自己拿着牽魂露,走到人形蝙蝠的面前,伸出枯槁的但卻猶如鐵鉗一般有力的手掌,掐開了人形蝙蝠的嘴,將牽魂露灌了進去。

隨後師傅又從包裹中取出了一個鈴鐺,這個鈴鐺比他給我的懾魂鈴要大很多,而且造型還不一樣,他的鈴鐺上有個把兒,能用手抓在上邊搖晃,看起來就跟湘西趕屍匠所用的鈴鐺差不多。

師傅一搖鈴,那人形蝙蝠的雙眼立馬就眼神渙散,變的空洞了起來,經過這一個月的學習,我知道人形蝙蝠被師傅控制了,哎,我淡淡的嘆了口氣,只能說這傢伙時運不濟吧。

準備妥當的時候,師傅將人形蝙蝠這個陰魂收進了鈴鐺中,我問師傅那是什麼鈴鐺,比起懾魂鈴要大很多。

師傅點點頭,說那叫太乙鈴,諧音的意思就是太乙令,要知道太乙真人可算是道教中的牛逼人物了,從這一點上來看,我感覺這個太乙鈴是個寶物。

收拾完了東西,師傅說,你今天回家吧,明天我們就起身去巫山,盜發青輪地宮,你不要害怕,這一路上有我保護你。

聽師傅說的信誓旦旦,我點了點頭離開了樹林。

說實話,這一個月來以來,我感覺自己的體質有着突飛猛進的變化,好像自己的肌肉更有力了,好像雙目看東西更清晰了,本來我天天打遊戲,有點近視,不過不戴眼鏡也能勉強看清,現在我的雙眼視力超好,甚至有時候我都能在公交車上偷偷瞥見旁邊女孩的胸罩是什麼顏色的。

還有的就是聽覺,每當到了夜晚,我總能聽到呼呼聲,剛開始以爲是我老爸打呼嚕,我半夜起牀想去提醒他,但到了他的房門口一聽,卻不是。

再後來以爲是破風聲,但撩開窗簾一看,外邊很是寂靜,樹葉一動不動,一絲風都沒有。

直到我問了游塵師傅之後才知道,那是鬼魂靠近我之後,流口水的聲音,這尼瑪可真有點瘮的慌,我說那我爲啥沒有被吃掉?

師傅說,鬼魂是不會吃我的肉體,他們只會吸食我的陽氣,但我現在有太歲護體,他們根本無法近身,不過也正是因爲太歲之中充滿無窮無盡的能量,纔會吸引很多鬼魂朝我靠近。

原來我已經牛逼到了可以聽到鬼魂流口水的聲音?怪不得以前在婷婷家裏的時候,婷婷去上廁所,我卻沒有聽到那種很特別的流水聲,(你們懂的..)原來是當初自己修爲不夠?

就在我不停的思索着這些天所遇到的事情之時,忽然我感覺身體左側迎來一陣巨風,隨後就是左腰上傳來的一陣劇痛,再隨後,我整個人都飛了起來。

沒錯,是飛了起來,我瞪大了眼睛,滿臉的驚恐看着擊飛我的那個方向… 一輛裝滿貨物的大卡車,當然了,我們這叫做後八輪,這車的載重量非常大,而且行駛速度超快,就這麼一眨眼的功夫,直接把我撞飛了!

如果我沒記錯,這應該是我有生以來最恐怖的一次感覺,因爲我人飛在空中,久久沒有落地,我特麼不知道這後八輪撞我的威力有多大,但我知道我確實飛了很遠。

啪啦啦…我終於像是特種傘兵落地,但人家是腳先着地,我特麼是臉先着地,那一刻我清晰的看到了地上還有兩隻螞蟻在交配…

我的臉順着柏油馬路滑了很遠才停下,遠處的後八輪已經停車了,司機是一箇中年漢子,他着急忙慌的朝着我跑了過來,一邊跑還一邊大喊,小夥子,你有事沒事啊?

我心說這不廢話嗎?你要是被卡車撞飛,你試試有事沒事?說實話,當時我疼的渾身都要裂開了,那種感覺就好像被五馬分屍,我用盡全身力氣捂着自己的胸口,雖然我是臉先着地,但不知道爲什麼,心臟的部位特別疼,我心想,這千年太歲可別一下子給我撞跑了,不然可就真虧大了。

等開大卡車的司機跑到我身前扶起我的時候,我卻發現那貨的臉上充滿了震驚。

因爲我臉上的傷口,正在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癒合,看到了這裏,卡車司機嚇的擡手又讓我給仍了,他轉身就跑,一邊跑還一邊大叫有鬼。

幸好這是在青石橋附近,交通不怎麼發達,過往車輛也不是很多,要是在鬧市區,我估計就要被強勢圍觀了,天朝的人就這樣,喜歡看熱鬧。

我趕緊起身離去,也不在乎那司機想什麼了,路過一家美容店的時候,我站在門口朝裏邊的鏡子上看了一眼,尼瑪,渾身上下除了有點髒之後,竟然沒有一絲傷口,我的臉龐還是那麼紅潤。

這一刻,我算是徹底明白了千年太歲的功效,尼瑪這絕對是傳說中的仙丹!

我回到了家,今天很意外的老媽竟然也出差回來了,看到我這身髒兮兮的衣服,還以爲我跟別人打架了,她拉着我,噓寒問暖的說,亮子啊,你可不要跟別人打架啊,明白嗎?

我父母都是實在人,從小就教導我不要跟別人打架,就在老媽去我臥室找衣服的時候,我的手機突然響了,拿出來一看,是婷婷打來的。

我一陣欣喜,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接通了。

婷婷說,亮子,我又想你了,你在哪?

我說我在家呢,還沒來得及出去,怎麼了?婷婷好像欲言又止的樣子,過了好久纔對我說,我不敢繼續住在家裏了,我害怕。

當時我就納悶了,我心說人怕鬼,鬼怕什麼?

我說那怎麼辦?我明天就要走了,今天是最後一天,婷婷想了一會,撒嬌的對我說,要不你再來找我一次吧。

我看了一下表,快吃午飯了,而且老媽也回來了,怎麼說也得在家吃頓飯不是,我說好,等我吃過了飯就去找你,行吧。

掛了電話之後,老媽笑嘻嘻的問我,是不是談戀愛了,我當時一愣,差點就說是了,但幸好我這麼機智的人,怎麼可能犯這種低級錯誤?

我說沒有,就是一個朋友,老媽還繼續說,寶貝兒子啊,你也老大不小了,趕緊談個唄,我跟你爸都急着抱孫子呢。

我心說我靠,我上學的時候,一聽說我想談戀愛,恨不得踹我兩腳,現在又着急忙慌的催着我談。

但跟婷婷之間的事,我不想讓老爸老媽知道,我不可能告訴他倆,我愛上了一個女鬼吧?

吃過了飯,我迫不及待的跑到了婷婷家,而這次去到化工路39號的時候,我依然是看到了別墅,而不是火葬場,到了婷婷家門口的時候,我敲門了好半天,也沒反應,我心說這是怎麼回事?

拿出手機給婷婷打了過去,婷婷說正在洗澡,讓我等一下。

這一刻,我頓時激動的大屌亂顫,嘿嘿嘿,在洗澡? 校園絕品狂徒 這意思就是…

我已經不厚道的笑了出來,口水從嘴角滑落,差點掉在腳面上。

都說女人打扮起來是最慢的,這個真心不假,我等了好久,也沒見婷婷出來,我左右一看周圍的場景,我心說要不再去超市裏邊看看?

第一次去超市的時候,我身上並無太歲,也沒有懾魂鈴,第二次我身上有了千年飲血太歲,如今,我已經學了不少驅妖捉鬼的法門,想來應該是不會懼怕了。

走到了超市門口,那個收銀員還是一臉空洞的看着大街,這一次我沒有再去看超市裏邊的產品,而是徑直走到收銀員面前,就這麼直勾勾的看着她。

她本來是看着大街的,我站在他面前,頓時吸引了她的目光。

她臉色蒼白,突然咧開了乾枯的嘴角,她的嘴角乾的都起皮了,那感覺好像是有點缺水。

小亮啊,你又來了,陪我玩好不好?正在我眯眼觀察她的時候,她竟然對我說話了,聽這語氣,好像還認識我。

我記得老爸說小時候帶我來這玩過,而那個被火燒死的收銀員還曾經抱過我,難道就是面前這個?

我說,你認識我嗎?

她還是雙目無神,眼皮眨都不眨一下,繼續咧開嘴角說,是啊,你小時候我還抱過你呢,那一次你還尿在我身上了。

她這句話頓時說我的臉紅了起來,尼瑪,這社會上有些人說起話來沒口德,沒想到這有些鬼說起話來也沒口德,我小時候的囧事,就不要再提了。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只是轉頭四看周圍的環境,收銀員的聲音突然變了,變的有些恐慌,變的有些驚悚,變的有些瘮人。

她說,小亮啊救救我好嗎?

我說,你…你叫什麼名字?她說她叫小麗,是這裏的收銀員,她不想在這裏工作了,她想離開這裏,但是已經十幾年了,她始終走不出這家超市。

我說既然你想離開這裏,那你就離開啊,爲什麼走不出超市呢?

小麗雙眼空洞,對我說,你走進來看看,就知道了。

她的意思是讓我走進收銀臺裏邊看看,就知道她爲什麼走不出超市了。

我小心翼翼的順着通道過去,當我看到了收銀臺裏邊的情景之時,就算我如今的忍耐力非常好也還是忍不住尖叫了一聲。

美男個個都好壞 臥c!我感覺渾身的毛孔都張開了,頓時頭皮都麻了,這個小麗竟然只有一半身子!

她根本沒有腿!

而她之所以跟我一般高的原因,是因爲她的上半身被放在了一個木質板凳上,那板凳上流滿了鮮血,而且此時她的腰部還在不停的往下流血。

我知道,這個流血的畫面,絕對是幻象,這就是像是一種無限循環,在她離開這裏之前,她的血會一直流,永遠流不盡。

我咕咚一聲嚥了口吐沫,對她說,你…你想讓我怎麼救你?

小麗還是面無表情的對我說,小亮啊,你把我抱出去好嗎?只要你把我抱出這個超市,你就能救我了,看在我曾經抱過你的份上,你也抱一下我,好嗎?

我記得有一則故事是這樣的,曾經有一個女人,裸死在了沙灘上,過來的第一個人,看了一眼,搖搖頭走了,過來的第二個人,給她披上了一件衣服,過來的第三個人給她挖了一個坑,把她安葬了。

佛說,這第一個人,是與她不相干的人,第二個人好像是上輩子與她相戀,但最終沒有在一起的人,第三個挖坑埋葬她的人,纔是她上輩子的相公。

宿命輪迴,我這幾天也聽師傅說過,我心想,這可能就是宿命吧?因爲小時候她曾抱過我,而我真的沒想到,二十年後,我定要抱一次她,來報答當年的恩情。

其實這一刻,我完全可以一走了之,我可以完全不管小麗,讓她永生留在超市裏,永遠的流着鮮血,永遠的飽受折磨。

良久,我終於下了決定,隨後朝着只有一半身子的小麗走了過去。

這一刻我還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其實後來我才明白,此時的我,正在犯着一個天大的錯誤… 由於她只有一半身子,我抱着她感覺比較輕,我說小麗姐,我把你抱出超市就可以了嗎?

她點點頭,笑了笑對我說,是的,小亮,真是太謝謝你了,我被困在這裏二十年了。

我一邊抱着小麗往外走,一邊說沒什麼,這都是我應該做的,草,這句話怎麼這麼熟悉?感覺以前在校時期,曾經學雷鋒的時候經常這麼說。

小麗摸了一下我的臉蛋,一臉欣慰的說,當年那個小娃娃,現在長的這麼俊俏,小亮,你把我放在門口就行了。

我把小麗抱了出來,到了門口的時候,我說我就把你放在地上就可以嗎?

說話間,小麗掙脫了我的身子,隨後她竟然憑空的漂浮在了空中,而且高度和我的身高差不多。

她笑了笑對我說,我肉身沒有腿,但我的靈魂有啊,我仍然可以站立的。

我驚訝的老半天說不出話,以我現在的修爲,想要看到鬼魂刻意隱藏的東西,那還真不容易,就是某些幻象我都看不穿。

我說我還有事,就先走了,你…

小麗點點頭,又對我笑了笑說,小亮你先忙你的事情去吧,不用管我了。

我重新回到了婷婷的家門前,這次敲門過後沒多久,婷婷就來開門了。

打開房門一看,我去,絕對是屌絲福利啊,婷婷裹着浴袍直接就出來了,那白花花的大腿以及裸露的香肩,真叫一個性感。

我說婷婷你真美,婷婷掩嘴一笑順勢挽住了我的胳膊,聞着她身上那股獨特的香味,我真的有點難以自持,某個特殊部位又開始有了反應。

但我知道,現在不能跟婷婷發生那種事,不然太歲會離體,到了婷婷家裏,婷婷對我說,她現在很害怕,不敢一人繼續呆在家裏了。

我問她怎麼回事,她說衛生間裏的東西好像快要出來了,她很擔心,也很害怕。

我記得第一次來婷婷家裏的時候,她就跟我說過,不要讓我去衛生間,不然後果很嚴重,如今我有太歲護體,我心想應該沒事吧?

想到這裏,我對婷婷說,要不我把衛生間的門打開看看?看看裏邊到底是什麼東西?

婷婷連忙搖頭,她瞪大了眼睛,滿臉的驚恐,她不停的勸阻我,說衛生間裏邊的東西,咱倆我倆都沒有能力對付。

我說,衛生間到底有啥東西?你告訴我。

婷婷皺着眉頭思索了一會,纔對我說,這東西不是我不告訴你,是跟你說了你也不懂,尤其是不能讓你看到他,不然你們一定死拼到底的。

這一刻,我有點奇怪,如果說衛生間裏的東西非常兇險,那婷婷爲什麼一直住在這裏?

難道她以前不怕嗎?或者說是以前衛生間裏的東西被徹底封印,現在快要衝破封印了,婷婷有些害怕?

我說那怎麼辦?我明天就要走了。

婷婷說,亮子你要去哪?方便帶上我嗎?

我想了許久,心說這次去盜發青輪地宮,也不知道會有多兇險,我能不能活着回來都是問題,要是帶上婷婷,那豈不是更危險了?

我寧願自己死在青輪地宮,也不願意婷婷跟我一起去。

這時候婷婷看出了我臉上的抑鬱,她雙手抱住了我的腦袋,強行讓我的眼睛看向她,然後她認真的對我說,亮子,如果你愛我,就請你跟我說實話,好嗎?

我嘆了口氣,我不想騙婷婷,真的,我愛她,我不想騙她,我說我這次去,是要跟着一個老乞丐盜墓,他好像是道家傳人。

婷婷一愣,然後說,盜墓?你好端端的爲什麼去盜墓?

我當然不能說我爲了能和婷婷ox纔去盜墓的吧?那樣的話,估計這一輩子都別想跟婷婷ox了,我說我是想跟你永遠的在一起纔去的,好吧,這絕對是比較善意還無傷大雅的謊言。

話音剛落,婷婷就說,不對勁,如果是道家傳人,他們一定不會去盜墓,這是道家先祖規矩。

這次倒是換我發愣了,這道家規矩,游塵師傅還真沒跟我說過,我倆之間看似是師徒,但整天在一起,我就是嘻嘻哈哈沒大沒小的,根本沒啥規矩可言啊?

我說,別的不管了,反正都已經決定了,明天就跟師傅走。

婷婷突然鑽進了我的懷裏,雙手緊緊的環抱着我的後背,她萬般不捨的小聲對我說,亮子,我不捨得你走,我好想你留下來,永遠的陪着我。

我說我這次去盜墓,就是爲了能和你永遠的在一起啊。

頃刻間,婷婷忽然擡頭對我說,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 醫妃夕顏傳 我說不好還能幫到你呢。

我一愣,連忙說不行,我說這次去盜的墓,據說是當年曹操帳下摸金第一人,青輪的墓穴,青輪這個人不但懂的盜墓,還懂驅妖捉鬼之術,他生前盜了那麼多的古墓,肯定得罪了不少的陰魂,而他死後,肯定也會在墓室裏設置許多鎮魂法器,你跟着我去,太危險了。

我話剛說完,婷婷眨巴了一下大眼睛,撲哧一聲就笑了,她笑嘻嘻的對我說,亮子呀,看來你已經知道我是什麼身份了?

我憨厚的笑了笑,伸手撓了一下後腦勺,同時婷婷又撲進了我的懷裏,她說,亮子你真好,還是像以前那麼愛我,到如今也不介意我的身份。

婷婷胸前兩團柔軟的大玉兔頂我很難受,我感覺小腹有一陣熱氣上涌,這種感覺在這段時間愈發明顯,可能是我服用的飲血太歲是至陽之物吧?

毒愛強歡:總裁,手放開 我想推開婷婷,但卻有點不知道怎麼下手,婷婷笑嘻嘻的對我眨了眨眼,我知道,這動作絕對是在放電。

她笑嘻嘻說,亮子你想幹嗎?

聽到這句話,我差點就讓婷婷推倒了,記得婷婷上次是問我了一句,你想幹嘛?而我當時回答了一個字,想!

這次婷婷直接說的是,你想幹嗎?很明顯,跟上次的意思不一樣,而我卻不敢說出那個想字。

我說,婷婷我雖然很想跟你發生點不太正當的男女關係,但那個老乞丐說了,我現在還不能碰你,你給我點時間,等我盜發了青輪的地宮,我們就能永遠在一起了。

婷婷嘻嘻一笑,對我說,好啊,我等着你,這句話剛說完,她就趴在了我的耳邊,紅脣微動,悄然說了一句,我喜歡在上邊哦…

臨走的時候,我對婷婷說,你要是不敢繼續住在家裏,那以後就住我家吧,只要不讓我爸媽看到你就行。

婷婷說可以嗎?我說當然可以,隨後我就領着婷婷回到了家裏,在路上,我儘量不去跟婷婷說話,因爲我知道別人是看不到她的,而我要是給她說話,旁邊的人肯定以爲我是個喜歡跟空氣說話的神經病。

這一夜,我摟着婷婷入眠,聞着她身上迷人的髮香,我睡的很安穩,只是半夜裏,我總感覺自己胯下有一隻小手在摸來摸去,早上醒來的時候,婷婷臉面紅潮,略微害羞的看着我。

我說你昨晚幹什麼了?她一歪頭,像個鬼精靈似的說,沒什麼呀,我就是摸了摸而已,嘻嘻。

我搖了搖頭,說婷婷的慾望可真不小,可婷婷立馬反駁說,不是這個原因,因爲昨晚有好多野鬼都漂浮在窗外,他們很想進來,但是又不敢靠近你,我比較害怕,所以纔想抓住你。

我實在是哭笑不得,我心想婷婷要是害怕,想抓住我的話,那抓我的手不行嗎?摟着我的脖子不行嗎?還非得抓我下邊?還抓了整整一個晚上?不對,是摸了整整一個晚上…

翌日,我整裝待發,並帶上了三千塊錢,早早的去了青石橋,但在路上,我卻總感覺有點不對勁。 今天這天氣很不錯,風和日麗,陽光普照,但這陽光照在我的身上,不但沒有一絲溫暖的感覺,反而卻十分寒冷,我甚至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噴嚏。

到了青石橋遇上師傅的時候,他猛的一皺眉頭,然後大聲喝道,你是誰?

我特麼當時就愣住了,我說我是張亮啊,你的寶貝徒弟啊,師傅你怎麼了?

師傅沒有回答我,而是繼續說,剛跟蹤我徒兒,找死!說話間,師傅甩手從懷裏祭出一道符咒,那符咒見風就漲,等飛到我面前的時候,已經有臉盆大小了。

此刻忽聽一聲大人饒命,我的背後突然顯出了一個女鬼,我回頭一看,臥c,竟然是婷婷。

我那叫一個鬱悶,我問她,婷婷你幹嘛跟着我?

婷婷說她不想一個人呆在家裏,她會感覺害怕的,衛生間的東西快要甦醒了,等他醒過來,誰也攔不住。

游塵師傅正要下死手來收拾婷婷,我連忙攔住了他,我說師傅您老先消消氣,這就是我喜歡的那個女鬼,你可別一不留神給弄死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