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倪子寒心中告誡自己:“倪子寒啊倪子寒,陳志凡可是有女朋友的人,你可千萬別動什麼心思!”

可是愛情這東西,來的時候,有豈是人力所能抵擋的。

陳志凡哂笑着送走曾小琴,再聊下去,指不定曾小琴會說什麼話呢。

陳志凡回頭看着臉色緋紅的倪子寒,調戲的道:“臉紅了,哈哈!沒想到我們的倪大隊長也有害羞的時候,少見,少見!”

倪子寒佯裝怒氣衝衝的道:“呸!我哪裏害羞了,我這是生氣,這什麼人啊,也不問清楚,就東拉西扯的亂點鴛鴦譜!”

陳志凡哈哈笑着道:“這是我一個朋友的媳婦,人挺好的,就是性格大大咧咧的,想到什麼說什麼,你也別往心裏去!”

倪子寒冷哼一聲,道:“我纔不和她一般見識呢!”其實倪子寒的心裏卻有些失落,如果這個女人說的是真的,該多好啊!

“那就好,那就好!”

“對了,你這朋友是幹嘛的啊!”倪子寒岔開話題,省的老在剛纔女人的話上糾纏,讓自己尷尬。

“你說她啊,她叫曾小琴,他的老公叫焦文龍,開酒店…”陳志凡突然停住了。

“怎麼了?”倪子寒看着陳志凡的異常,急忙問道。 「如此便多謝盟主大人了。」夜冰依向盟主大人道謝。

她相信,有盟主大人的幫襯,自己在煉造涅槃丹在路上一定會越來越順利。

隨後,夜冰依離開了煉丹堂,便回到了樂家,打算帶上女兒就去搬到納蘭家族,一家人慶祝。

可是當她們回去的時候,卻發現了一個晴天霹靂的消息。

千歌和一屋子下人都暈了過去,小凰兒也不見了。

夜冰依立即將人給弄醒,焦急的問道,「千歌,小凰兒呢?」

千歌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看清了眼前的人,愧疚道,「都是我不好!我怎麼這麼蠢,我居然把小凰兒給弄丟了!」

眾人一聽,皆是大吃一驚,「這是怎麼回事?」

千歌道:「是這樣的,之前,我正在抱著小凰兒玩,就突然看到皓月回來了,然後皓月說,你們想讓小凰兒也一起去觀看煉丹比賽,我便便將小凰兒給他了……」

「什麼?我根本……我一直在那裡準備比賽的事情,從沒有回來這裡呀。」皓月驚訝道。

「對呀,我們也都可以作證。」帝玄御和玉寒夕說道。

「沒錯,所以我很快就察覺到了那人是假扮的皓月,然後,我發現了他,就被他給打暈,然後小凰兒不見了。」

「可惡,一定是軒轅子凌這傢伙,除了他對我們這夥人熟悉,沒有別人了。」夜冰依憤憤的罵道。

「妹妹不見了?!」夜雲澈緊張的道,眼中閃過憤然之色。

「你有沒有看清楚是什麼人?」帝玄胤望著千歌,語氣深寒的問,令人冷不丁的打了個寒戰。

千歌慚愧的低下頭道,「我沒有,我都沒有回過神來,就被他給打暈了。」

「這個賤人!他肯定是想將我是女兒拐走,他肯定想報復我們,跟我們為敵!」夜冰依怒意滔天:「好你個軒轅子凌!你若敢傷害我寶貝女兒一根頭髮絲,我定要將你碎屍萬段!」

「他怎麼會變成這樣?」玉寒夕搖了搖頭,一臉唏噓,「這種小人,當初我腦子也不知道怎麼長的,居然跟他玩在一起。」

「別再讓我看到他,居然敢把我的小侄女偷走,如果讓老子看見他,我一定將他大卸八塊!」帝玄御也憤怒的說道。

眾人都紛紛罵了起來,雪羽也罵咧咧一片。

夜冰依揉了揉眉心說道,「如果是軒轅子凌那個賤人的話,他拐走小凰兒又想要拿我們來做什麼文章?」

「對了,小鳳凰呢?」夜冰依突然想起來了什麼說道。

小鳳凰也在的話,肯定會保護跟著小凰兒的。

「我暈過去之前看到小鳳凰跟一群黑衣人打起來了,最後怎麼樣我也不知道了。」千歌紅著眼睛,很是抱歉的說道。

「依依,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粗心大意,你想要罵就罵我吧。」千歌愧疚的看向夜冰依。

夜冰依搖了搖頭,「這件事情跟你沒關係,我罵你做什麼?都是軒轅子凌這個大賤人,也是我太大意了,早知道他不安好心,我應該再小心一點。」 不安王妃,王爺請留步 「是啊是啊,好啦,小凰兒一定會沒事的。再說誰知道這個軒轅子凌居然會變成我來騙你?這個卑鄙小人真是絕了!」

皓月看到自己的妻子這麼愧疚,他心疼的將她摟入懷裡,輕輕安慰道。

「可是小鳳凰現在都沒有回來報信,想必那些人真的厲害,就連小鳳凰也沒有辦法阻止,也沒有辦法自保,現在,它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夜冰依急道。

「所以,我覺得軒轅子凌的身後肯定還有人。」夜冰依靜下來分析道。

帝玄胤眼中閃過一道精光,然後說道,「我知道他是誰了。」

「誰?」夜冰依問。

「是陌玉,昔日的陌玉。」

那些來自之前的神魔大陸的人都知道神宮的宮主,陌玉。

因為在那個地方,陌玉就是一個極為恐怖的存在。

「你如何確定是他?」夜冰依又問道

「因為那天在納蘭家,看到那個帶軒轅子凌離開的男人我便有一股熟悉的感覺,陌玉身上的氣息,我不會認錯。」

「原來是他?該死的這個老妖怪,他又想要幹什麼?」夜冰依憤憤的道,「而且他有什麼不會沖著我們來?居然沖著一個小孩子來,他還要不要臉?!」

夜冰依好不容易平息下來的一顆心,瞬間又吊了起來,這個老妖精肯定要比軒轅子凌還要更加惡毒。

這麼一想,夜冰依心中更加不淡定了,拉著帝玄胤的手急道:「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呢?我們應該該怎麼辦?小凰兒會不會有危險?」

帝玄胤將她抱進懷裡,拍了拍她的背安慰道,「別擔心,我了解陌玉,他帶走小凰兒,肯定是有事情,否則他從來不做沒有意義的事情,他一定是想再利用我去做些什麼,放心,我一定會把女兒給好好的帶回來的。」

夜冰依聽完心中更加的擔憂,「那他想要你幹什麼?我們的女兒不許有事,你更不許有事。」

前夫夜敲門:愛妻,離婚無效 她要他們一家人都平平安安的。

帝玄胤淺笑安慰道:「別擔心,我已經不是之前的我了,我會有信心把女兒帶回來。」嘴上這麼說,他的眼中還是閃過一抹凝重之色。

因為這一次,他也不知道陌玉究竟想要他做什麼。

夜冰依點點頭,努力的讓自己平靜下來。

與此同時,在煉丹堂的一處山上,建造了一處簡單的小竹屋。

這竹屋當中,一股隱晦的氣息傳出來,可以看得出來裡面有高手的存在。

在這裡,就連那些低等的魔獸都不敢進入。

一片寂靜無聲中,突然,傳來一陣嘹亮的嬰孩啼哭聲音,哇哇哇——

似乎要哭破蒼穹一般。

裡面的高手被她哭的氣息干擾,煩躁的皺起眉頭。

「這孩子是怎麼回事?真是煩死了,我最討厭小孩子了,一天到晚咳個不停。」 卿卿我我 房間里,有幾個中年女子看著哭啼的嬰兒,紛紛說道。

話音一落,小女孩兒哭得更加厲害了。

「那怎麼辦?讓她吵到了尊上,尊上肯定會怪罪我們的。」

「不如我們把她給弄暈?」 “剛纔她說焦文龍喝醉了,她去接?”陳志凡皺着眉頭問道。

“對啊,怎麼了?”

“他們家就是開酒店的,爲什麼要跑到這麼遠的地方去喝酒?”陳志凡自言自語的道。

倪子寒以爲陳志凡想起了什麼,聽完他的話,不屑的道:“這有什麼好奇怪的,自己開酒店就一定要在自己家的酒店喝酒嗎?”

陳志凡擺擺手,道:“你不知道,焦大哥的爲人我非常清楚,不大可能離開酒店很久的!”

倪子寒看着陳志凡,面色凝重的問道:“那你的意思是?”

陳志凡對倪子寒道:“子寒,今天不去看電影了,我得去一個地方!”

“去你哥們的酒店嗎?”

“對,我倒要看看,她說的話是真是假!”

倪子寒不屑的道:“我說你啊,多餘管那閒事! 彤雲 清官難斷家務事你知不知道!再說了,就算你查清楚了,那又怎樣?”

陳志凡搖搖頭道:“子寒你不知道,她以前患病的時候,我大哥那麼照顧她,現在她如果在說謊,就說明一定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沒看見也就算了,看到了我自然不能不管!”

“服了你了,行吧,我和你一起去!”倪子寒淡淡的道。

陳志凡一想,上次就是因爲沒送倪子寒回家,才鬧出了那麼大的事,害得她差點坐牢,這次就帶着她吧。

陳志凡點點頭,道:“走吧!”

倪子寒跟着陳志凡,打了車,向着酒店的方向飛奔而去。

司機師傅對西班市的路線非常熟悉,雖然多走了一些路程,但都避開了擁堵的路線。

半個小時之後,出租車停到了焦文龍酒店的門口。

這時候,陳志凡突然想到:“壞了,曲靖風在前臺,這小姑娘可是明明白白的喜歡自己,現在自己帶着倪子寒過來,曲靖風這小丫頭要是鬧將起來,可就不好收場了!”

看着陳志凡呆呆的站在原地,倪子寒問道:“是這裏嗎?”

陳志凡回過神,說道:“不錯,就是這裏!”

“那還愣着幹嘛,進去問問吧!”

“等等!”陳志凡急的抓耳撓腮,可一時半會找不到什麼藉口支開倪子寒。

“怎麼了?”倪子寒疑惑的問道。

陳志凡不知道怎麼搪塞倪子寒,而且倪子寒和別的女人不一樣,一般的理由根本就騙不過她。

想到這,陳志凡只好硬着頭皮道:“沒事,我本來想說好久沒回來了,應該買點東西!”

“切,關係好誰在乎你這點東西,哎我說你是不是慫了?要是慫了現在回頭還來得及!”倪子寒挑釁的道。

雖然知道倪子寒這是故意激自己,可陳志凡還是不以爲意的道:“誰慫了?我又沒幹什麼壞事,有什麼慫的?”

倪子寒玩味的笑着道:“那就走吧!”

“走!”

陳志凡擺出一副風蕭蕭兮易水寒的架勢,惹得倪子寒大笑道:“去你大哥家裏,又不是去打仗,你這麼氣勢洶洶的幹嘛?”

陳志凡道:“我有嗎?”

“你還真有!”倪子寒玩味的笑着道。

陳志凡撓着頭,心道:算了,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如果曲靖風鬧,自己轉頭就走,以後再慢慢和她們分別解釋。

來酒店也有幾次了,可沒有哪次像這次一樣讓陳志凡糾結。

陳志凡心中祈禱:“曲靖風千萬別在,曲靖風千萬別在!”

倪子寒回頭道:“你神神叨叨的說什麼呢?”

陳志凡故作輕鬆的道:“沒什麼,走吧!”

倪子寒白了陳志凡一眼,快步走了進去。

陳志凡的祈禱好像沒起到什麼作用,前臺上笑吟吟的小姑娘,不是曲靖風卻又是誰。

陳志凡硬着頭皮,迎上前去道:“小曲…”說道這裏,陳志凡突然停了下來。

因爲陳志凡感覺到這裏似乎和以前有些不一樣。當時陳志凡送給曲靖風一個吊墜,是陳志凡自己開過光的。

這個玉墜不光有辟邪的效用,而且陳志凡每次來的時候,吊墜都會發出信息。

因爲曲靖風長期貼身佩戴,所以吊墜裏面吸收了大量的陰氣。本人的本性屬陰,所以會源源不斷的產生陰氣。

以前的時候,這些陰氣從曲靖風的身體裏面散發出來之後,全部散落到了酒店的各個角落。陰氣如果沒有聚集到一定程度,還不會對人造成什麼損害。

可如果陰氣過於濃郁,則對男人有害。

所以,當初陳志凡發現了這點,就專門給了曲靖風這個吊墜,用來吸收陰氣。曾小琴因爲大病初癒,身體虛弱,自身沒多少陰氣,陳志凡也就沒有給她。

遺憾的是,陳志凡這次過來,只感受到了一絲絲的陰氣。

就在陳志凡疑惑的時候,曲靖風開口道:“陳哥,今天怎麼有空來了啊,她是誰?”

不出所料,看到倪子寒之後,曲靖風臉色一下子沉了下來。

“這是我同事,這個先不着急,你先告訴我,焦大哥去哪裏了?”陳志凡裝作若無其事的問道。

好在曲靖風雖然看起來很生氣,卻也沒有過於放肆,只是臉色不是很好。

“你自己去問!”曲靖風冷冷的道。

“這麼說焦大哥在酒店?”陳志凡聽曲靖風這麼說,急忙問道。

“誰告訴你說焦大哥在酒店了?”曲靖風不依不饒的道。

這個丫頭,不開心的時候,永遠是這樣的態度。

陳志凡賠笑道:“都是我不好,胡亂猜測。好姑娘,你先告訴我,我有要緊事!”

曲靖風淡淡的道:“你有要緊事,和我有什麼關係?”

陳志凡有些無奈,便準備自己上去找。

這時候曲靖風又開口了:“你幹嘛去?”

“你不說我自己去找!”陳志凡知道曲靖風這位姑奶奶沒一段時間情緒恢復不過來,所以求她也沒用。

不料曲靖風這次卻和以前不一樣了,淡淡的道:“老闆和朋友喝酒,喝多了,老闆娘出去找他了!”

曲靖風這麼容易就告訴了陳志凡,倒讓陳志凡沒想到,笑着道:“小丫頭,可真調皮啊!早點告訴我不行嗎?” 「好啊,不過怎麼弄?」

「給她吃藥最簡單了!」

幾人一拍即合,然而當她們把葯拿過來時,只見眼前的小女孩看著她們,眨了眨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一點都不哭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