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然而任迪必須兌換這些士兵,因爲任迪剛剛從上個位面獲取的知識,必須要承載基礎。上個位面剛好獲得了大量的紫金,現在必須用在這裏。瞬間二十多噸紫金迅速消失,然而原本從上次戰場倖存186人變成了2700位徵召兵三百女2400男子出現。之所以選女性,是因爲女性在細緻思考上有着優勢。

十公斤紫金,用最垃圾的轉換方法都可以轉化出一百千克黃金,然而紫金更加重要的作用是兌換稀有材料。這幫被任迪兌換出來的徵召兵,可謂是一根汗毛都是黃金價格。

演變造人不愧是一分錢一分貨,男的高大俊美,女的站如薔薇,坐如牡丹。然而任迪就不得不吐槽了,當場張開自己的演變引導系統光幕說道:“沃日,你們收了那麼多錢,就不知道每個人給一套衣服嗎?”然而引導系統很快拉出了一系列光幕衣服種類有盔甲,有絲綢布衣服,當然還有什麼動力盔甲服裝當然上面畫着問號意思就是任迪不能兌換。

吸了一口氣,將心跳控制放慢,任迪關上光幕說道:“算的真細緻。”回頭看了一眼這些強壯或者姣好的身軀。任迪仔細用眼光估算了一下每個人的身體尺寸。將衣服碼數記錄了一下。兌換了兩千七八套麻布衣服,不是任迪不想換很好的,而是棉布任迪這個軍銜兌換不了。給這樣一羣金子價格的徵召兵穿這樣簡陋的衣服,真的是委屈他們了。

躺在椅子上,任迪開始閉目回憶,然後對一個個徵召兵開始分組。重金屬冶煉部門,電力水利部門。石油化工部門。任迪按照自己記住的工業種類給徵召兵開始分組,一個徵召兵很顯然承受不住任迪的龐大知識量。那麼就按照工業體系步驟將這些徵召兵分組,然後再進行思維注入。這個過程也是任迪將記憶條例回憶進行模塊化整理的過程。

每一個士兵都注入了基本戰鬥技能,和工業技能,這是一隻有組織,有技術,有高水平知識體系的軍官隊伍,工程師隊伍,科學家隊伍。這樣豪華的陣容,不會有哪一個尉官會擁有,這樣的高等人才的數量,恐怕只有一些強大的上校的核心徵召兵軍團才具備這樣素質能力。

一片片思維完成規劃後,任迪看了看自己的這支軍隊慢慢地說道:“只要理論上能在任務世界找到足夠的人手,兩年之內,我這個力量就可以讓一個一窮二白的國家完成復興。”

這是一隻天然的軍隊,徵召兵的技能爲軍官服務,以軍官命令爲最高意志。不怕死,不怕累。堅決完成任務。這就是一支軍隊。但是這些徵召兵並不能算是人,也許他們有簡易的智能,但是沒有感覺到任何活着的樂趣。唯一的存在就是因爲演變軍官讓他們存在。所以不可能自發的研究演變軍官都想不出來的東西。所有的技能都只能等待演變軍官的思維注入。

軍官強則軍隊強。軍官弱則軍隊弱。演變中戰術訓練都是需要大量的場地,任迪現在到了蒼龍社,被分配了一平方公里的訓練場地。在試了一下軍隊的散兵衝鋒隊形後。任迪確定了自己軍隊的狀態。

用將近三個月將自己的知識體系,整個軍隊戰鬥組織體系,勞動組織體體系,等各項知識相繼注入完畢。這是一個浩大的工作。由於每一個徵召兵的智商很高,有些技能知識可以注入多一點,掌握同一項技能可以是多個額徵召兵。這樣哪怕一個徵召兵死後,整個體系也不會斷裂。

鏡頭切換。

演變戰場是需要放鬆的,在雲辰和的帶領下,任迪準備在這裏享受一下生活。演變的高等區域,有大排檔,有高級會所,有個人泳池。這些都是演變軍官從演變那裏兌換材料讓徵召兵修建的。各項生活設施一點都不缺。

雲辰和看了看任迪問道:“你真的用不着一點特殊的。”

任迪看了看一排排隊的美女。搖了搖頭說道:“用不着,我又不是動物需要發泄激素對身體的影響。”對於這些搔首弄姿的女性徵召兵,任迪根本沒有任何興趣,自己的身體需要調節任何不受自己以致影響的劇烈刺激在體內發生,都對自己身體的協調控制有輕微的影響,過去感知低這種感覺不明顯,現在絕對能感覺得到,自家的徵召兵,任迪都沒有碰,因爲看到胴體後,任迪就發現自己心生綺麗念,熱血上涌後的不良狀態。

任迪的意志力絕不是當初剛穿越的樣子了。什麼不該做,哪怕誘惑再大,損害再小,任迪也是強制禁止自己。

雲辰和笑了笑說道:“我唐突了。說到底當初我還真是墮落。”

任迪說道:“預備役軍官死亡率很高?”

雲辰和嘆息地說道:“往往都是自己控制不住自己,往低等方向發展自找的。這次謝謝你了。”

任迪晃動這自己杯子中的椰汁說道:“沒關係,反正我也沒有下一場目標,能幫你解決問題,再好不過了。”

將杯中的飲料一飲而盡後。任迪說道:“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不是嗎?”

雲辰和說道:“你這麼強,我害怕以後沒機會還這個人情。”

任迪笑了笑說道:“這個以後再說。演變空間中什麼事都說不準呢。趁着自己有資本,先佈置一下總是對的。”

雲辰和笑了笑說道:“受教了,當初,我要是有你一半考慮的長遠,也不至於現在這兒個樣子。”

關係——演變中各個軍官都有自己的關係圈。一個人接觸到的資源,總沒有一羣人接觸到的資源多。一旦遇到困難通過一羣人可以在短時間內調集最優秀的資源渡過難關。獨行俠在演變中很少。每個人加點不平均的特性,高敏捷需要高智力攀科技,高智力需要和高敏捷強大的動手經驗記錄精加工的手感。而一些惡劣的生產條件有需要高力量的人深入險惡的環境拿到數據。演變中的配合非常多。

任迪問道:“具體任務你知道嗎?”

雲辰和搖了搖頭說道:“高層保密的非常好。具體什麼任務我不知道,但是我猜測,高層接到的任務很可能是一個連環觸發任務,一種低等軍官,出色完成任務,觸發更高級別場景需要更高級別軍官加入的任務。” 說到連環觸發,任迪整個人都不好了。到目前爲止,任迪發現演變似乎盯上自己,永遠預備役給人家打工的帽子就要一直戴下去。屬性點增長的道路已經到達盡頭,以後的點數會加的越來越少。然而面對新時代的機器力量,個人力量永遠是微不足道的。擁有一個基地出現在任務位面就代表初始力量在這個世界是強大的。

如果沒有後勤加工天賦可以快速製造機器,任迪覺得自己似乎真的沒法玩了。雲辰和看着任迪說道:“任迪,你的科技攀升的快一點,下一步可以做芯片了。”

“嗯……”任迪聽到了自己感興趣的東西。示意雲辰和說下去。雲辰和說道:“我們不同於徵召兵,演變不會把我們赤條條的扒了乾淨扔到戰場上去,也不會把我們赤條條的撈回來。當然也不可能我們抓住一個萬噸機器的把手,我們就能直接將這個萬噸機器帶回演變戰場。以我們身軀周圍二十釐米範圍是我們迴歸和進入的絕對領域。當然超過了這個絕對領域的物品演變就會拒絕我們攜帶。但是貼身帶着一些小物件還是可以的,比如說一本記錄了大量資料的書。”

任迪疑惑地問道:“爲什麼沒有見到這東西普及?”

雲辰和說道:“核材料,芯片技術,都是信息時代的東西,也就是將官才能開放兌換的戰略物品。核材料根本沒法兌換,整個校官區域找不到一個重原子。而核技術你也知道的,核不擴散條約,你現在在這個空間連說都沒法說。至於芯片,從你自己的絕對領域中帶回來,是不能交換的。”

任迪瞬間明白了這種封鎖的後果。儲存技術只有完全懂的人才能使用。即使貯存信息的產物給了其他人,其他人在任務世界中不懂如何製造讀取芯片的工具。這芯片照樣沒用。只有知道芯片製造工業的演變軍官才能將芯片上儲存的大量技術信息在任務世界中讀取。

不過任迪想了想半導體制造的困難。嗯,不對,除了芯片儲存還有另一種儲存方式。任迪看了看雲辰和說道:“磁帶?”

雲辰和說道:“沒錯,上校比中校強大也就在這裏,一個小小的音樂磁帶容量就可以到達2.5個g,中校軍官考慮用非常小的字在薄薄的紙上記錄時候,上校則是在塑料片塗磁記錄了。”

然而就是這一個小小的技術差別,讓上校和中校之間攜帶的知識量有了巨大的差距。任迪想了想似乎發展到那個階段,記憶力似乎就可以解放了。“演變的未來道路到底是什麼樣子?”任迪喃喃的問道。

聽到了任迪的自言自語。雲辰和說道:“誰知道呢?想過我們聚在一起的原因嗎?我是說我們這些來自不同時間歷史線的人,爲什麼被演變召喚到這裏。”任迪似乎覺得有一絲關鍵一直被忽略。

雲辰和嚼着薯片,說道:“現在你所見無論是黑人白人還是亞洲人,都來自地球,這是其一,第二也就是最關鍵的,你有沒有發現無論我們的歷史進程多麼不一致,但是我們這些人有一點是一致,我們這些演變軍官出生一百年前蒸汽電力時代,然後經歷了核子武器誕生,然後到達演變之前,所在的世界都有了網絡。我們的歷史雖然不一致但是我們的科技時代非常近。”

雲辰和一語驚醒夢中人。任迪現在所在的演變戰場軍官,雖然來自各個歷史線,相互如果以公元計算的話,不一樣的人差距了幾百年,每個人生活的制度也是不同的。但是所處的科技時代是非常相近,沒有從真正的古代招人過來。同樣也沒有從超未來時代召喚未來人過來參戰。

雲辰和說道:“無論是天子盟還是上帝騎士團,都有一個非常不好的猜測。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演變戰場一個時間段。至於全是未來人的演變軍官所在的空間,目前我們沒能證實,但是過去人所在的空間已經被證實了。”

任迪說道:“怎麼證實的。”

雲辰和:“因爲有尉官作爲考官,和過去人組成的演變軍官交過手。”

任迪說道:“結果呢?”

雲辰和笑着說道:“大工業思想一出誰與爭鋒,量產鋼鐵武器,科學合理分配人力,比過去人強多了。我們這個時間段的尉官活下來了,所以大家才知道有這回事。”

任迪吸了一口冷氣,雲辰和話裏還有另一個意思,那就是和未來人交戰,自己所在的這個演變戰場的軍官,估計很難活下來,所以無法確定是否有未來人盤踞的演變戰場空間。同樣如果是這樣分的話,演變戰場的到底有多大?到底有多少人。到底有多少智慧生命?任迪突然發覺自己有一種井底之蛙的感覺。

演變太強大,這種存在根本沒有分中洲隊美洲隊什麼的,所謂的天子盟上帝騎士團,只是地球人自己抱團然後劃分的。等於地球人把演變劃分的一個部分井口,再次分了幾個地盤。天子盟這麼大,但是演變並不承認。

任迪正在消化了這個知識,作爲一個壽命百年,所生存的空間不過幾百萬平方公里的生物(任迪沒出過國),突然到達了這個時間上超級漫長,空間上分區後依然廣闊,並且可以跨越衆多位面的地帶。任迪就像一隻被圈養在盒子的螞蟻,被突然放到了高速穿行的列車頂部,一片片浩瀚的平原景象,足以顛覆螞蟻在盒子中養成的世界觀。

就在這時,一位身穿服務員服裝的徵召兵,走過來行了一個禮說道:“二位長官,蒼龍社本部對你們發動了徵召命令。”兩份電報遞給了任迪和雲辰和。雲辰和看完後掏出了打火機,將這份文件點燃。任迪掃了一眼朝着雲辰和借了一個火。兩份文件化爲灰燼。二人起身,三克紫金結賬完畢。價格不高,主要是二人沒點什麼特殊服務。這些餐廳餐館也是所在區域演變軍官吸金的渠道。所有的服務員全部都是演變軍官的徵召兵。

通過火車,任迪和雲辰和趕到了蒼龍社的總部,說到總部,新華社的總部是天安門的城牆風格,裏面圍着一箇中南海。而蒼龍社城牆直接是人造山巒上面頂着長城,裏面是南京故宮。

走進總部後,早有徵召兵專門等待任迪和雲辰和二人,將這兩人請到故宮某處房間,機械開關猛然打開,兩個大書櫃直接分開,露出了裏面的地下通道,然後通過電梯終於到達了地下。

在電梯中昏暗的燈光中,任迪看着電梯周圍鐵欄杆外面飛快上升的水泥牆。對雲辰和問道:“還要繞多久。”

雲辰和也同樣被這種複雜的帶路搞得目瞪口呆。尷尬的對任迪說道:“這個我也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到達這裏。”

任迪說道:“這個可以防禦核打擊了。”

雲辰和說道:“這個建築風格是仿照我穿越前的那個時代建造的。據說那裏有防禦核打擊的地下堡壘。”

任迪點了點頭說道:“你們城裏人正會玩。”

咔嚓一聲,天梯停了,踩在白色的瓷磚走道上,任迪終於到達該述職房間。寬闊的大廳中共有45個人,其中七位是中校,三十二位少校。雲辰和當即敬禮,任迪反應也不慢,這麼多高級軍官,還是要謹慎,也跟着敬軍禮。

蕭龍用歡迎的姿態說道:“好了二位坐吧。”還有六位正式尉官,任迪等人坐在了那一羣尉官邊上,這些尉官三位帶着審視懷疑的目光看着任迪兩位,而其中有兩位帶着歡迎的目光。還有一位掃了一眼就無視了任迪和雲辰和。

蕭龍說道:“好了今天我們來是有由一些重要的任務需要安排。中校少校的任務我們都討論過了,暫時沒有人需要晉級什麼的。下面我們需要說的是我們社團的一個探索任務。”

蕭龍的語氣變得嚴肅起來:“在上上個任務中,我們的蒼龍社十位少尉軍官,由於長期拖延晉級,引發高難度晉級任務,在一個特殊的任務戰場展開了晉級任務。這十個人中六個人死在了裏面,其中三個人完成了晉級任務,被送回來。”任迪看到蕭龍所投射的目光,明白剛剛帶着審視目光看着任迪雲辰和。就是這三個完成晉級任務的中尉。這幾個正式中尉看起來不怎麼信任身爲預備役中尉的任迪。

蕭龍繼續說道:“而剩下一個人觸發了連續任務。這個連續任務從已知信息來看至少可以持續八十年。也就是說持續四個任務,所以在上個任務我們就安排了人進入,8個臨需要晉級的中尉被我們派入了那個任務世界中。結果活下來四位,兩位被傳回來。袁聰,徐樂你們二人你們二人誰來。”

兩位上尉相互看了看,這兩個上尉就是對任迪雲辰和抱有善意的那兩位。任迪突然有點不好的預感,剩下的那一位。

這名叫做袁聰的上尉站起來說道:“這個任務是一個魔法世界,體積是地球三倍。但是重力大約是地球的一點二倍,大氣壓爲地球三倍。一片巨大的大陸,大陸約爲三個亞洲,上面的時代基本處於分封制時代。有大大小小的王國和公國。科技水平可以冶煉鋼鐵武器,但是使用鋼鐵武器屬於正規精銳部隊,地方雜牌部隊往往用的包着銅的武器。這個星球沒有大衛星,但是有光環帶,類似土星。夜晚在天空中可以看到環繞星球巨大的光環。這是地面的情況,然而這個星球下方有巨大的空曠層,那裏是一個巨大的黑暗地帶。但是同樣是有生命的。該星球充斥着魔法元素。”

任迪臉色古怪了,演變選的這個戰場怎麼有點像奇幻小說裏面的場景。

袁聰繼續說道:“水火風土四種魔法元素充斥在裏面,但是也有所謂的光暗魔法,木系魔法。該位面偏西方中世紀,和東方春秋。有領主,有奉行效忠契約的戰士。同樣有宣揚一切元素力量來自於神的教會,也有百家爭鳴的各個元素協會。也有各種奇怪的種族,北方騎着蒼狼戰鬥長着獠牙的獸族。在南部叢林中迅速穿梭的,外貌和人類相似,然而卻可以輕鬆用元素將在雙腳上凝結成彈力槓桿,以及在雙臂會在一到兩秒內內生長出纖細長魔法羽毛羽毛的翅膀。這個種族並不是西方的精靈族,而是在那個世界稱爲羽族,據說強大的羽族可以不必沿着手臂生成羽毛翅膀,而是直接在背部無需手臂骨架直接生成羽翅。直接解放雙手。在天空中飛行。射箭或者釋放魔法。”

任迪這時候忍不住了,問道:“魔法的威力到底有多大。” 袁聰看了一下任迪:“那裏的魔法是變化的,以演變的評價那裏進入初級中魔世界的標準。以攻擊力最強的火系初級法師五十米範圍內火球術衰減到百分之七十。也就是一茶杯燃燒的酒精潑到你身上的威力,最高溫度不會超過四百攝氏度。一百米外這個魔法就會衰減到不到百分三十。中級魔法就有點像火焰噴射器了。法杖所指三十米範圍被上千度的火焰柱掃蕩。十秒鐘重點噴射能將鐵劍燒紅。至於高級魔法,大魔法師,通過特殊手段,在一千米外引燃囊括兩百米範圍的烈焰風暴。直接一個千人組成的軍隊。然而這一切都是變化的。”

袁聰臉上露出苦澀說道:“該位面有元素潮汐現象。 穿越之醫妃不萌 我們完成任務離開的時間點四十年前,元素低谷時代。那個時候魔法師非常罕見,初級火系魔法師噴射火球的標準速度爲六秒一個。然而我們離開後,他們平均速度已經到達了兩秒一個,其中大路上西部最強大的寶石荊棘帝國,擁有378個大魔法師修建的法師塔。根據估計現在這個大陸上所有的大法師數量保守估計在五千以上。現在正處於元素大潮起始階段。”

任迪再次感受到了演變濃濃的惡趣味,一旁的雲辰和臉色已經鐵青,這樣的魔幻世界根本不能用正常任務難度來評價,對於開啓這個任務的那幫拖延晉級的尉官,雲辰和已經服的不能再服。

而袁聰繼續補刀說道:“由於元素大潮逐漸活躍,在山林海洋中一些依靠元素供能的強大生物,似乎有結束冬眠跡象。”同樣臉色鐵青的還有,之前對任迪雲辰和沒有正眼瞧過的那位演變正式上尉。這樣的高能世界其難度有超越火力時代的下場了。別以爲進入魔法世界你就能用魔法。演變軍官在世界沒有獲得神祕力量的天賦。演變戰場的軍官一個個都是用軍隊,基地,和知識戰鬥。

袁聰似乎想要緩和一下氣氛補充說道:“元素週期表上面的化學現象,那個世界都是有的。而且這個任務是開拓任務,演變對軍官紫金獎勵爲十倍,道具獎勵爲兩倍。”

讓旁邊的中尉補刀插嘴道:“那地方大氣裏面含氮量不足百分之20,含氧量高達百分之25。根本無法積硝,造火藥。而且沒有石油煤礦。”

任迪感受到自己被晴天霹靂打中了一樣。頓時喊道:“他們哪裏來的鋼鐵武器。”

那個的中尉對任迪說道:“他們是用木頭,那裏的大樹可以十年之內輕鬆長到五十米。而且由於重力,密度大,是標準的實木。”

對於這種奇葩的世界,任迪等人就要仔細考慮了。這時候蕭龍站起來對任迪和雲辰和指着剛剛的冷麪男子說道:“這位是曉峯,在得知這個任務後,上次任務時間,我們的少校孫林通過黃金枷鎖帶着他進入了火力時代。有關火力時代的任務,他有了大致的瞭解,希望你們配合。”這裏可以看出蒼龍社的萬全安排,在上上次出發這個任務後,就立刻在上次任務時間段,用黃金枷鎖培養了一個經歷火力時代的正式役上尉。

任迪保持禮節笑着伸出了手,說道:“這場任務,希望合……”

“你們能在這次任務保證服從嗎?”曉峯帶着教官的面孔說道。任迪的手懸在半空中,合作的作還沒有說出口。臉上的笑容就僵住了。

似乎沒有看到任迪尷尬的樣子。這位上尉說道:“如果做不到,那就是浪費我的兵力配置。(預備役配正式役,所帶兵力消耗真實役名額。所以在演變尉官階段,不少正式尉官對廢柴預備役的評價非常低。)”

這個時候任迪真的想撂挑子不幹了,然而任迪也知道自己撂挑子的後果,那就是蒼龍社處於保密政策,自己會跟隨蒼龍社其他校官進入其他任務世界。而且幫助雲辰和抵消所有契約的次數的承諾也無法達成了。遇到這種架子大有官威的正式軍官,還真是讓人頭疼。

難纏的任務,難纏正式軍官。任迪將心跳調節平穩說道:“作爲預備役,自然是要服從正式軍官,完成任務。”

曉峯用挑剔的眼光看了一下任迪。說道:“希望你的能力,能讓我感到物有所值。”

雲辰和這邊眼角閃過一絲猶豫。然而也說道:“這次任務我們會全力堅守任務。”看到任迪和雲辰和與曉峯第一次見面的場面,蕭龍臉上飛速閃過一絲懷疑之色。這一絲懷疑是針對曉峯的。對於這個從黃金枷鎖任務活下來的上尉,蕭龍回頭看了一下孫林少校。就是這位少校用黃金枷鎖選的人。怎麼有種剛愎自用的感覺。

曉峯非常滿意自己的權威豎立起來。蕭龍說道:“你們的任務就是堅守一個任務時間,然後觸發下一次任務,讓我們的人可以到達。在任務世界中,有人會接應你們。”

從蒼龍社的總部紅走出來後,雲辰和叫住了任迪帶着有些不好意思的語氣說道:“演變正式役尉官中大多都是這個樣子,他不是針對你。”

任迪點了點頭說道:“我知道他不是在針對我們。而是針對我的軍銜。”

雲辰和說道:“這傢伙頗有點團滅發動機的做派。”

任迪說道:“希望他的強制命令,不要亂用。”

雲辰和笑着說道:“一次強制命令而已,而且不可能是太離譜的自殺命令?而且情況並沒有想象的那麼糟糕。”

任迪說道:“你有方法,讓他能和我們無阻交流意見?這種帶着等級差距上下級的關係,我無法抱着正常心態和他交流。他的任務我會做。至於默契的配合,我想恐怕是達不到上次和趙衛國的那種程度了。”

雲辰和點了點頭說道:“任迪,拜託你一件事。”

任迪說道:“什麼事?”

雲辰和說道:“先不要顯示過高的能力,嗯,展現一下能造前裝膛線槍的能力就行了。”

任迪疑惑說道:“什麼意思?”

雲辰和說道:“蕭龍肯定安排了曉峯生產方法。先擺低姿態看他怎麼做?如何生產。你現在的科技都是屬於地球的科技,雖然先進,但是肯定有不符合這個魔法戰場真實情況的時候,一旦被他發現錯誤,你會有很嚴重的責任。所以希望你只聽,只看,不說。一年,一年後有所磨合,你再啓動。”

任迪思考了一下:“你說的沒錯,任務需要以一個人爲主,以這個人爲主,哪怕犯錯誤,也是可以修正的。而現在我們沒資本犯錯誤。只有曉峯有資本犯錯誤,然後進行改正。可是用得着一年都不給任何意見嗎?這樣是不是有點不配合了。”

雲辰和說道:“你最好聽我的。一年之內,努力的去看。看他到底需要我們到什麼程度。只要他主動釋放信號,我們才能全力輔助他。”

任迪說道:“什麼信號。”

雲辰和說道:“趙衛國的天賦,你應該知道是什麼吧。”

任迪點頭說道:“我知道,但是處於相互保密我不能說。”

雲辰和說道:“我也知道,我也不能說。但是我的天賦可以告訴你,我的天賦是生命判斷。只要我專注的範圍,我將可以判斷哪地方有生命,生命強度的大小。”

任迪說:“我的天賦是……”

雲辰和說道:“不用說,你沒有瞞任何人,基本上我能猜到了。是一種加工天賦。上次任務中趙衛國主動單個單個的對我們一個個透露的自己的天賦。簽訂了保密契約。但是我們合作的相當愉快,基本上天賦都有所明白各自天賦大致是什麼樣子了。也就李子明這傢伙藏得比較深。但是任務結束後他也和我們簽訂了不透露各自天賦的契約。這就是默契的信號。”

雲辰和說道:“正式軍官主動邀請預備役相互透露自己的天賦,這就是默契。曉峯看起來並沒有這個意思。這個知根知底的儀式他並沒有做。”

任迪說道:“我明白了。這個需要等他……”

雲辰和笑着說道:“你不會上來就準備展現自己的天賦給他看吧。”

任迪說道:“放心,我不會這麼犯傻的。”

雲辰和說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任迪笑着說道:“不用教訓了,我沒那麼單純。先討論下面的任務如何度過吧。我總覺得這次估計是要來冷兵器作戰了。”

雲辰和說道:“弓弩製造的結構,你可以去低級區域購買,應該不貴,十公斤紫金完全可以搞到全套冷兵器機械裝置。”

任迪具體的問了一下冷兵器區的情況後。欣然離去。

然而就在,任迪離去後,雲辰和眼中露出一絲精芒。然後快速的離去。雲辰和似乎要急忙確定什麼。

對於現在的任迪來說,如何設計在接下來的時代作戰的武器纔是正經事情。看着齒輪竹子結構的弓弩,見慣了火藥推進螺旋彈丸高威力的任迪,看着射出去速度可見的箭說道:“這玩意威力是不是太小了。”

任迪腦海中迅速構思出另一種武器,然而這種武器還是需要大量優質的鋼鐵。未來那個位面金屬冶煉的問題是最大的問題。 魔幻任務位面,有由極端拖延的演變尉官觸發,正常任務難度已經無法處罰這種拖延晉級任務的行爲。觸發機率在演變空間中罕見。然而報酬豐厚。

但是再怎麼豐厚,任迪都不舒服,任迪現在一個兵就十公斤紫金,這相當於什麼?相當於上尉正常任務滿分下來才能賺到的紫金,無論這個任務如何度過,在紫金方面任迪絕對是虧了。 農家凰女種田忙 這純粹是任迪自己沒有預計到。這麼多高級工程師本來就是配合趙衛國那種中校級別的演變正式軍官的。如果是趙衛國的話絕對會非常欣喜,任迪帶來這一波徵召兵。因爲這些徵召兵已經不是一線作戰戰鬥力的問題,而是任迪工業思維的分支儲存體。然而現在任迪並沒有帶太多的兵力,僅僅帶了5百人。

這是曉峯上尉要求的,因爲任迪帶兵過多會妨礙他攜帶初始部隊的數量。按照曉峯的要求,任迪最好不要帶兵。然而云辰和壓根就沒有鳥曉峯,按照自己意願將滿編九百人的部隊帶上。

從海宋位面出來後,僅僅過了四個月,就在緊張的準備中,任迪就再次踏入征途。這個正在連環觸發的任務也就是演變中場休息時刻也在進行,所以越早進入越節省時間。

站在演變中央,蕭龍再次叮囑了即將出徵的三人,說道:“記住,一定要堅守住這個任務,這個任務的觸發條件非常低,只要六十分就行,也就是說只要保障住基地和軍隊。就能完成觸發任務,面對本土勢力,能忍就忍。千萬不要一時激憤怒而興軍。”

曉峯笑着說道:“長官你放心,我保證能完成任務。其實這個任務處於我一個人的能力範圍內。”

蕭龍看了看雲辰和與任迪,雲辰和臉上帶着和熙的微笑說道:“蕭中校,我不會用我的契約次數開玩笑。本次任務結束後,我徹底自由了吧。”

蕭龍笑着點頭說道:“新的契約不都已經簽過字了嗎?只要觸發完成,你的契約次數徹底清零。到時候蒼龍社會爲你提供新的職位。”

雲辰和笑着說道:“這些等這次任務結束後再說吧。現在我會專心完成好這次任務!”

蕭龍點了點頭,召喚出自己的演變光幕,這個光幕是公開模式,也就是別人可見的,蕭龍從中取出一個彈珠,這個通明的彈珠裏面裏面蘊含着一個光點,然而這個彈珠取出後,彈珠中的光點變得璀璨起來,與此同時上方,不知道盡頭通向哪裏的上方井口。突然對應出現了一道光。趙曉峯握住了這個彈珠,彈珠的光點立刻延伸了兩條光線,連接了任迪和雲辰和。這是任迪和雲辰和與曉峯有契約的緣故。井口上方與彈珠中璀璨光點對應快速下垂的光柱此時一分爲三。瞬間將三人淹沒在光柱中。穿梭開始了。

在穿梭通道中,演變空間在任迪耳邊開始了例行公事的介紹。

“歷史已經沉澱,未來被上鎖。提示演變軍官,該位面愚昧度極高,演變軍官天賦使用,不必避諱本位面本土生命,但是依然需要對自己演變軍官的身份實施保密。本位面徵召兵,不會有本位面生命承載,將直接生成於任務位面中。基地將會由演變軍官選擇性投放。”

“咦……”任迪感到有點奇怪。海宋位面,演變各方面可謂是小心翼翼,基地是穿越前提前兩年由本位麪人類造的,徵召兵是從魂穿將死的人。任迪還以爲演變就是這樣投放基地的,沒想到這個位面搞得這麼豪放。

任迪想了想,只能有一個解釋。“因爲所謂的愚昧度高,所以即使搞出位面生命不理解的動靜,也會歸咎於本位面的神祕現象的緣故。”任迪突然感覺有點好笑。這就像古代的海商用獨角鯨的角充當神話中海龍的角。但是在二十一世紀就不能這麼做了。

在魔法位面召喚士兵,直接通過井口投放基地。會被本位面愚昧的智慧生命歸咎於魔法。但是要在科技時代爲主流的時代,搞這個,恐怕會被該位面科技生命寫在歷史上一直惦記下來。演變這是在看人上菜。

然而任迪很快就笑不出來了。演變對這個位面的姿態可謂是蠻橫到了極致,也就是純粹的欺負人了。作爲正式軍官的曉峯此時光幕上有多種選擇,位面生命身份選擇。曉峯手上一點,將自己的身份設定爲荊棘寶石帝國,西北公國的三子。然而曉峯給任迪二人設定的身份卻是一個效忠騎士,另一個是家僕。任迪是騎士,雲辰和是家僕(因爲在徵召兵數量上雲辰和與曉峯有點不愉快,這傢伙速度就報復回來了。一高一低設置等級,玩的非常熟練。)。

這種不打招呼就自作主張的行爲,讓人非常不爽。在穿梭通道中,任迪當即對曉峯說道:“曉峯上尉,我希望你能爲這個舉動,給我們一個解釋。”

曉峯說道:“沒什麼好解釋的,這個任務我是最高軍官,你有意見嗎?”

任迪說道:“我聽從你的軍事命令,但是不承認這種人格貶低。”

曉峯臉上露出嘲弄的神色說道:“我不知道爲什麼,你們這些預備役會得到重視。不過既然你們既然經歷過火力時代,那麼就要記住,見到長官永遠都要低頭服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