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砰砰”兩聲,秦巖兩人也同時撞破牆壁,追了出去。

緊接着,秦巖念動咒語,催動魂力指揮地獄僵攔截蘇離。

接到秦巖的命令,地獄僵仰天嘶吼起來,轉過身雙腳點地,就像炮彈一樣彈射出去,在半空中劃過一道弧線落在秦巖身邊。

看到自己煉製的地獄僵居然聽從秦巖的命令,蘇離驚訝的睜大了眼睛:

這是怎麼回事?我煉製的地獄僵怎麼會聽出秦巖的命令?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難怪秦巖剛纔那麼胸有成竹,原來他早就控制了我的地獄僵。

與此同時,蘇離也想明白了秦巖剛纔爲什麼那麼胸有成竹。

一想到自己苦心煉製的地獄僵被秦巖收復,蘇離心中一陣絞痛。

“上!”秦巖對地獄僵遙遙一指。

地獄僵大聲嘶吼起來,飛身而起向蘇離撲去。

蘇離回過神大喝一聲念動咒語,對着地獄僵指去。

一道無形的屏障出現在地獄僵的面前。

“砰”的一聲,地獄僵撞在了無形的屏障上,發出“當”的一聲巨響,就像鐘鳴一樣響徹天地。

秦巖念動咒語,轉動身體“嗖”的一聲,向無形的屏障撞去。

“啪”的一聲,無形屏障就像玻璃一樣被秦巖撞的四分五裂,消失在空氣中無影無蹤。

地獄僵趁機再次飛身而起,向蘇離衝去。

邱邵看到地獄僵後,整個人愣住了。

他萬萬沒有想到,秦巖居然豢養了一隻地獄僵。

要知道地獄僵可是地獄中的一種怪物,很少有人能擁有。

即便是他也只是在一些典籍中見過,並沒有在現實生活中見過。

他此刻更是下定了決心要追隨秦巖,能收復地獄僵的人,在道法歷史中可都是大人物。

他覺得秦巖的前途不可限量。

蘇離看到地獄僵向自己衝過來,他當即念動咒語,伸出手揪住了自己的脖子。

只聽“呲啦”一聲,他的影子被自己生生扯下。

蘇離的影子原本只是一團黑影,被蘇離扯下之後,立即伸出了雙腿雙臂,甚至於還長出了眼睛鼻子和嘴。

蘇離對着自己的影子一指,大喝一聲“去”。

他的影子就像鳳一樣輕柔的飄起來,截住了地獄僵的去路,並且和地獄僵撞在一起。

“砰”的一聲,地獄僵被撞的向後倒飛出去,即便是落在了地上,也依舊向後退了兩步才穩住身形。

而蘇離則趁機轉過身向遠處逃去,眨眼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看到蘇離的影子,邱邵不敢置信的睜大眼睛,喃喃自語的說:“居然是陰陽息影術!”

陰陽息影術乃是一種遠古祕術,他可以通過道術將自己的魂力灌輸進自己的影子,讓自己的影子在短時間內擁有自身的兩倍實力。

不過,這種道術只能施展一次,而且在施展這種道術的時候極其容易造成反噬。

看到蘇離的影子消失之後,秦巖無奈的嘆了口氣:“唉,讓這個老傢伙跑了!”

緊接着秦巖轉過頭向邱邵望去,他恭敬無比的對邱邵是:“邱掌教,謝謝你幫我”

剛開始,秦巖還以爲邱掌教和蘇離是一丘之貉。

但是現在看來,邱掌教去是來幫他的貴人。

邱邵哈哈大笑起來:“秦少主,老朽也是受人點撥纔來救你的。”

聽到秦少主這三個字,秦巖有點驚訝。

從來沒有人這麼叫他,而且秦巖知道被稱爲少主的人一般都是某個家族的繼承人或者是大少爺。

“這是怎麼回事?”

“我是受秦家家主所託來救你的,並且準備一直追隨你。”邱邵笑眯眯的說。

聽到邱邵的話,秦巖恍然大悟,他沒有想到闕玉閣居然是秦家的朋友。

只是秦巖有些不理解。隱祕世家的地位在道法界根本沒有各大道派高,可是闕玉閣爲什麼要聽從秦家的命令呢?

其實秦巖根本不知道,在幾百年前甚至上千年前,陰陽世家的地位要比道派的地位高。

因爲從最開始,人類的祖先都是以家族形式存在的,後來才形成的部落和國家。 道派的實力之所以在後來能勝過陰陽世家,那是因爲很多道派的掌教廢除了傳男不傳女,傳嫡不傳庶的死板禮法。

他們不但不拘一格,從不同的家族篩選人才,而且還既傳男也傳女,甚至將相應的道法傳給外人。

就在這時,大廳裏邊突然傳來了一個女人的慘叫聲。

聽到這個女人的聲音,秦巖的心忍不住抖了一下。

這是葉曉倩的聲音。

莫非闕玉閣的人殺了葉曉倩?秦巖在心中大叫糟糕。

他轉過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大廳裏面跑去。

邱邵特別驚訝,不明白秦巖爲什麼突然離開。

“秦巖,你怎麼了?”邱邵一邊說一邊向秦巖追去。

一般情況下,這個時候秦巖應該施法定位將蘇離找出來。

回到大廳,秦巖看到好幾個闕玉閣的弟子聯合慕容雪菡和李天霸將葉曉倩圍住了。

葉曉倩嘴角噙着鮮血,滿臉陰冷的看着慕容雪菡他們。

就在慕容雪菡他們準備再次出手的時候,秦巖大喝一聲:“等一等”。

所以的人都停了下來,用疑惑的眼神看着秦巖,不明白秦巖爲什麼讓他們停下。

如果他們此刻趁勝追擊,葉曉倩絕對會魂飛魄散。

秦巖一步一步的向葉曉倩走去,對其他人說:“她交給我吧!”

闕玉閣的弟子們先是愣了一下,隨即會心的微笑起來。

像葉曉倩這麼漂亮的女人殺了的確很可惜,應該圈養起來隨時歡好。

要知道,葉曉倩的美在整個道法界那可是非常有名的。

“秦少爺,那你們忙,我們走了!”闕玉閣大弟子對其他弟子使了個眼色然後帶着人轉身離去。

李天霸撓了撓頭,憨笑着嚮慕容雪菡望去:“你的位置恐怕不保嘍!”

慕容雪菡瞪了一眼李天霸:“我的事情不用你管,更何況主人想再收一個女僕再正常不過了。”

說罷,慕容雪菡轉過身飄出了大廳。

眨眼間的工夫,大廳裏面只剩下了秦巖和葉曉倩,以及滿地的死屍。

秦巖看着空空如也的大廳,尷尬無比的自言自語起來:“我是那種人嗎?”

他知道,無論是闕玉閣的弟子們,還是李天霸他們都將他當成了那種人。

“你準備怎麼處置我?”葉曉倩冷冷的看着秦巖,眼神犀利如刀。

秦巖聳了聳肩:“我能把你怎麼樣,當然是放你走了。不過,你此刻身受重傷我有些擔心,不如你先留下來,等養好傷我在送你離開。你覺得如何?”

“怎麼,難道你想把我當寵物似得養起來嗎?”葉曉倩面無表情的說,但是她心裏面卻十分高興。

如果是一些沒有良心的男人或者是心腸歹毒的男人,絕對不會理會她是否懷裏孩子,但是秦巖不是。

葉曉倩覺得她救對了人,同時也爲自己肚子裏面的孩子有個好爸爸而高興。

秦巖乾咳了一聲:“你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你現在受傷了,我想幫你療傷。”

“不需要!”葉曉倩轉過身準備離開。

“等一等!”秦巖叫住了葉曉倩。

“怎麼了?難道你真的想把我留下來?”葉曉倩轉過頭,眼神陰冷地看着秦巖。

“你如果就這樣走出來,闕玉閣的人肯定覺得我們關係不一般!你到時候回了龍虎山,蘇離肯定會懷疑你。”

聽到秦巖的話,葉曉倩擰起了眉頭。

她覺得秦巖說的很對。

“那你覺得我該怎麼辦?”

“留下來!然後我找機會放你離開!”

葉曉倩想了片刻點了點頭:“我留下來可以,但是請你不要對我動手動腳。否則的話,我就死給你看!”

說到最後,葉曉倩羞紅了臉,她有些不好意思。

特別是想到在古墓中羞羞的情景。

“好!這個沒有問題!”

秦巖答應下來,他本來就對葉曉倩沒有非分之想。

半個小時後,秦巖帶着葉曉倩來到了馬家莊園。

邱邵帶着闕玉閣的弟子離開了,他不願意和世俗中的陰陽世家打交道。

其實秦岩心裏面清楚,邱邵是看不起世俗中的各大陰陽世家。

馬澤洪帶着馬家寥寥幾人站在大門口迎接秦巖。

此刻很多陰陽世家都聽說秦巖變成了各大道派的通緝犯,他們沒有一家敢和秦巖攀關係,一個個全部離開了馬家。

再次看到自己的師傅,秦巖感慨無比。

當初離開帝都前往茅山,秦巖原本是想拜入茅山門下,學一些茅山派的高深道術。

誰能想到會發生後面的事情,真是令人始料未及。

“師傅!”看到馬澤洪,秦巖躬身下拜。

“唉!還叫什麼師傅啊!我早就不是你師傅了!”馬澤洪扶起秦巖,有些傷感地說。

此刻馬澤洪的心情十分沉重,他覺得都是自己害了秦巖。

如果當初不是他堅持己見,非要讓秦巖拜入茅山門下,也不會有後面這些事情。

現在秦巖變成了整個道派的通緝犯,他覺得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不!你是我第一個師傅,也是我最後一個師傅。從此以後,我再也不會拜入任何人的門下了!”

秦巖非常堅決地說。

“算了,先不說這些了!來來來,咱們到大廳上面好好聊一聊!”

一個多月沒有看到秦巖,馬澤洪十分想念。

他準備好好問一問秦巖最近都發生了什麼事情。

秦巖跟着馬澤洪走進了大廳。

馬嬌站在大廳門口早就等候多時了,她爲了這一次見面,不但洗漱了一番,還畫了眼線塗了口紅。

當時秦巖離開帝都的時候,馬澤洪對着所有的陰陽世家說,從此以後他和秦巖的關係是翁婿關係,這就相當於告訴天下所有人,她馬嬌是秦巖的媳婦。

而此刻,馬嬌也正是以媳婦的身份準備見秦巖。

看到秦巖跟着自己的父親進來了,馬嬌臉上洋溢起羞澀的微笑。

不過當她看到秦巖身後的葉曉倩後,臉色在瞬間變得陰沉無比。

秦巖來的時候,她就聽說秦巖收了葉曉倩當女僕,但是她不相信秦巖是那樣的人。

可是現在看到葉曉倩後,馬嬌知道別人說的是真的。 如果秦巖收別的女人當女僕,馬嬌或許不是特別在意,畢竟這種事情她見多了。

但是秦巖收葉曉倩當女僕,馬嬌覺得秦巖絕對是腦子出問題了。

她聽說秦巖被龍虎山抓住的時候,葉曉倩折磨了秦巖三天三夜。

可是秦巖此刻居然爲了葉曉倩的美色而將仇人放在自己身邊,這就像將一顆定時炸彈掛在自己脖子上。

這種做法是極爲愚蠢的做法。

馬嬌想大聲質問秦巖他爲什麼要這麼做。

不過看到這麼多人在身邊,馬嬌將心中的憤怒強行壓制下去。

這個時候他必須給秦巖面子,畢竟秦巖是一個男人,男人在別人面前都很要面子。

更何況秦巖還不是普通男人,而是天尊高手,更是世俗中各大陰陽世家的領頭人。

如果這個時候不給秦巖留面子,別人肯定會看輕秦巖。

“師姐,近來可好?”看到馬嬌,秦岩心中頓時生出一股親切感,立刻跟馬嬌打招呼。

馬嬌面無表情的“嗯”了一聲,轉過身走進了大廳中。

看着馬嬌的背影,秦巖詫異不已,她這是怎麼了?好像不太高興啊。

總裁爹地不好惹 馬澤洪拍了拍秦巖的肩膀:“嬌兒最近幾天不舒服,你不要太在意。”

秦巖點了點頭:“我不會在意的!師傅,師姐哪裏不舒服?”

“秦巖,你怎麼還叫嬌兒師姐,你難道忘了你們現在是什麼關係了嗎?”馬澤洪意味深長的說。

秦巖當然知道他們現在是什麼關係,只是他叫慣了馬嬌師姐,一時很難改口叫老婆。

這就像剛進門的媳婦有些不好意思管婆婆叫媽一樣。

秦巖打了個哈哈:“我當然知道了!師傅,只是一時改不了口!”

“還叫我師傅,你對我的稱呼也該改口了。”

“師傅,我一時改口還有些不習慣,等以後改行不行?”

“當然可以,畢竟你們還沒有舉辦婚禮。不說這些了,我們還是進去吧。”馬澤洪拍了拍秦巖的肩膀和秦巖一起向大廳裏面走去。

其他人跟在馬澤洪和秦巖的身後也進了大廳。

秦巖等人分主賓依次坐下。

“秦巖,你接下來準備怎麼辦?”馬澤洪有些憂慮的問。

這次秦巖將茅山派和龍虎山都得罪了,馬澤洪覺得秦巖的處境非常危險。

“師傅,你放心吧,這件事情我能擺平。”

“哦,你有什麼辦法?”

馬澤洪雖然十分欣賞秦巖的能力,但是秦巖這次面對的可是兩大巨獸,他想知道秦巖有什麼辦法。

秦巖笑起來:“師傅,你不要問了,我肯定有辦法。”

秦巖沒有告訴馬澤洪他們秦家的事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