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小翠也點頭,她說她父親從來不和人爭辯是非,也不論人長短,在胡門裏,更算是德高望重,以德服人的野仙,不存在什麼仇家。

“仇家也沒有,別人就滅了你們一門?他是圖個什麼呀?”我有些暈。

按照公安局調查殺人犯的流程,第一點就是確定殺人動機,到底是求財還是求色還是尋仇。

沒有殺人動機,這意味着殺人的是個神經病。

什麼樣的案子最難破?就是神經病出現在陌生的街頭,一刀把一個陌生人給乾死,這樣的案子最難破,因爲無法順藤摸瓜。

“那好吧。”我搖搖頭,說:看來只能追蹤那枚大手印了,那大手印是唯一的線索。

“需要我幫忙嗎?”胡七七問我後,又跟我道歉:剛纔實在對不起,我亂髮脾氣了,順帶着,我也得爲小翠給你招陰人道個歉,這次我八叔一家被人滅門的事情,其實和你並沒有任何關係,是小翠硬要將事情栽到你的頭上的,難爲你了。

說完,她還給我鞠了一躬,說:這次是我們胡門的人不講究,對不住!

“沒事,沒事,你們胡門平常做事情還是很講究的,偶爾不講究一次,我也能理解。”我笑了笑,拿出手機,走到陽臺邊上去給陳奕兒打電話。

陳奕兒那邊我得盯緊點,能夠查出“會大手印的人”的唯一人選,就是她。

我面朝着陽臺,點了一根菸,才抽上一口,電話號碼都沒撥出去,突然我聽到了一陣“哇哇”的嬰兒哭聲。

哭聲傳來的位置,是陽臺外面。

我好奇的把頭伸了出去,心裏琢磨着是不是哪個產房的小孩出生了。

結果我一伸頭,看到一個通體發黑的嬰兒,扒在了陽臺的外側,擡着頭,笑眯眯的看着我。

這嬰兒的嘴裏,長着八顆獠牙,一笑,我感覺身體冰冷,它猛的衝我撲了過來。

“哎喲媽呀。”我連忙往後退,可是已經晚了…… 唐易搬完桌子就在上面擺上杯子,讓后就幫大師把一大桶熱水提到這裡。

準備完畢後唐易在這個時間也是彈奏一曲,大師也在默默計算加鹽的量。 霸愛百萬小保姆 兩人就這樣等待著七怪第一次往返,兩個人就默默地等待。

過了一陣子唐易開始彈奏她的古琴,大師明顯感受到自己身體的魂力跟隨唐易的音調律動。有過了一會兒后,大師就看見七小怪的身影了。

唐易可以「看」到他們之間的負重都改變過了。唐三和戴沐白為其他人負重,然後以跑的最慢的人的速度前進用以節省體力。

在大家跑到院門口的時候,大師示意他們每個人都拿上一杯鹽水。喝掉鹽水后眾人又繼續前進,沒有拖泥帶水。

就這樣一行人以這樣的情況一直跑到第四回。但是到這個時候奧斯卡和寧榮榮開始堅持不住了。

唐易此次沒有恢復他們疲勞,只是單單恢復了體力,讓身體可以繼續跑下去而不會損傷。對於已經產生的喘息,胸悶,雙腿沉重等狀況是不會有改善的。而且隨著跑步的繼續,這樣的感覺還會遞增。直到大腦接受不了這樣的負荷后讓身體機能暫停,簡單地說就是昏迷。

唐易為他們恢復的體力也不多,只是讓他們產生可以跑下去的感覺。大師的鹽水也是起到這樣的作用,說到底最後還是要靠他們自己。

另外一提,弗蘭德現在正在準備七怪的藥水浴。唐易的小球空間恢復之後吸收的藥力沒有那麼好,就像一個人不餓所以吃的不會多一樣。所以唐易只能根據大師的計算結果來確定自己給七怪恢復的「量」。

唐三他們從原本的慢跑,漸漸地變成競走,最後變成互相攙扶行走。大家都只有在一開始的幾次往返的時候,才互相分擔。到了這個現在他們都知道所有人都快到極限了,都自主的取回了屬於自己的負重。咬著牙前進……

……

意志力的作用此時就體現出來了,第一批倒下的就是寧榮榮。畢竟是輔助系魂師,人體機能和對惡劣情況的適應力要比其他魂師弱很多。

在寧榮榮第一個倒下的時候大家都想要去扶住她。但是她倒下的時候身體卻是要像掉到一個看不了的洞穴中!

就在大家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唐易的聲音傳到眾人耳中:「別擔心榮榮了,她現在在我這裡。我們會開始治療她的,你們別擔心。」

唐易的聲音變得嚴肅起來:「所以,你們也繼續吧!一直堅持到你們倒下去為止!只要還有意識就給我前進,哪怕是用爬的!」

眾人聽到這些話之後被沒有什麼感覺,勞累已經讓他們變得麻木起來。他們現在已經沒有「力氣」去抱怨了,知道寧榮榮沒事也就繼續邁開步伐。

又過了一次往返奧斯卡也倒了下去,翻這白眼口吐白沫。唐易將他傳送到自己身邊后就馬上給他進行治療。奧斯卡這次實在太拼了,為了寧榮榮嗎?

唐易將穩固好的奧斯卡交給大師,大師給他做了一些按摩后輕輕的放在裝滿藥水的澡盆里。當然寧榮榮的處理是由弗蘭德雇村子里的女人做的。

她們在大師教了一些按摩技巧后就上手了,不需要多好的技巧,對現在的七怪來說是需要按摩的力道來幫忙吸收藥力。

然後就是馬紅駿,他的體力可能比朱竹清好,但是對變強的決心比朱竹清差很多。在奧斯卡倒下的不久后,他也是支撐不住了。

被唐易帶回來的胖子直接是扔到趙無極那裡,誰叫他脂肪厚,大師根本按不動他。

唐易繼續「觀察」其他人,現在的她已經可以使用空間能力來觀看遠處的場景了。

接下去是朱竹清,倒下的時候還不甘的看著戴沐白。

戴沐白苦笑的搖了搖頭,繼續向前走去……

嘭!

戴沐白也也終於堅持不住了,倒下去的時候往朱竹清之前的方向看去,雖然那裡已經沒有人了。

剩下的只有小舞和唐三了,唐三兩世為人,前世還將唐門所遺失的暗器打造出來,可以見得他的毅力。

而小舞本就是十萬年魂獸化形,修為和體能可能已經沒了。但是說化形以後就變成普通人了,雖然小舞表現出的性格看似柔弱。其實她比誰都要堅強!從一開始做唐三妹妹的時候,她就下定決心就算被發現身份自己也絕對不會拖累唐三!

最後兩個人互相扶持,也同時倒了下去……

弗蘭德看著一個個女人端著一盆盆弄好的藥水端進去就感覺到一陣心疼!那都是錢啊!自己的錢大部分用買通門路,為史萊克的學院能夠參加大陸魂師學院精英大賽。但是回復一直是模稜兩可。所以幾天弗蘭德也開始考慮將這些錢全力培養學員好了。

那些女人端進去的藥水是為了保持眾人葯浴時的藥力濃度,還有就是在不同階段使用不同的比例和藥物來確保吸收。

然後將一些事物放在房間裡面大家就散了。給唐三他們按摩過後的大師雙手更加酸了,在接受唐易的治療過後大師就去休息了,畢竟他也是一直沒歇過。

而唐易則是向著趙無極給胖子按摩的時候那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音。這難道就是碎骨按摩吧,希望胖子沒有斷掉骨頭!

……

眾人終於一個個醒來了,女生還在享受藥水浴,是不是會打一下水仗。不知道弗蘭德知道自己準備的藥水被這樣糟蹋會變成什麼樣子?

而男生以戴沐白和奧斯卡為首……好吧只有他們兩個。唐三和胖子還在昏迷之中,唐三純屬太勞累,而胖子大概是被趙無極按摩下手沒輕沒重所以起不來。

戴沐白和奧斯卡正在想辦法怎麼才能看到旁邊房間的「景色」。一個在找縫隙,一個趴在牆上偷聽。

「戴老大,你找到了沒?」

「還沒有呢?誒,奇怪了!按照我們學院的經費來看,學院的每個房間都應該會有裂縫啊!小奧,她們那邊現在什麼情況?」

「別擔心,現在他們還沒有發現我們。戴老大你放心找。」

正在此時,唐三醒來了。

唐三起來的第一眼就看到戴沐白和奧斯卡兩個人的大臉湊近自己。

「噓~」

「怎麼了?什麼情況?」唐三不解道。

「現在女生就在旁邊洗澡,生為男人不應該有什麼表示嗎?」奧斯卡摸著自己的絡腮鬍子賤賤地說道。

身為長在唐門裡,從小受到唐門高等教育的唐三立馬知道這是錯誤的行為。

但唐三還沒開口就聽到一旁的胖子的呻吟聲。

「啊~!痛!哦~!怎麼會這麼疼呢?」胖子在水桶里掙扎。

「胖子發春呢?」戴沐白說道。胖子的聲音挺大的,隔壁的女生也聽到了,因為原本嘰嘰喳喳的交談聲消失了。現在想要偷看就沒那麼容易了。

「啊~!我也不想啊!但是真的疼。」然後看了看自己身上。

「我擦!這是怎麼回事兒?」胖子發現自己身上大大小小的淤青,然後戴沐白走到胖子後面發現頸椎和背脊那裡也有很多淤青。

「額,胖子,你還記得誰這樣對你嗎?」戴沐白問道。

「我怎麼知道啊!」胖子想爬起來,但是沒有成功。索性就泡在藥水中。

唐三也從木桶出來看了幾眼胖子的淤青:「這大概不是惡作劇,我們昏倒后都是唐易把我們接回來。所以把胖子變成這樣不是帶有惡意的。」

唐三用手比劃了幾下胖子背後的淤青說道:「這好像是一種按摩手法,只是這個人的技巧不好。而且使用的機力氣太大,這個人的手還很大。按摩應該是每個人都有的應該是為了更好吸收藥力,只是胖子的是特例。」

「不會是因為你太胖,所以找了一個壯漢給你按摩吧!」奧斯卡笑道。

戴沐白想了想一個壯漢為沒穿衣服的胖子按摩的情景,忍不住笑了起來。

胖子哭喊道:「為什麼?為什麼?我會遭受到這樣的待遇,別讓我看到那個按摩的人,不然……」 等我往回退的時候,那嬰兒突然一伸手,直接把我陽臺下面拉。

那嬰兒的力氣很大,一勾住了我的手,讓我頓時重心不穩,腳下絆了個踉蹌,直接往陽臺外面倒。

我這一不留神,就感覺整個身體都被拽走了。

剛纔咱還踩着地面呢,就這麼一瞬間,我的腳再也踩不到任何東西了,我感覺臉頰的兩邊都是大風,整個身體,也在快速的下墜!

妹的,這可是七樓,我要是掉下去,那還不死了?

“靠!救命啊。” 絕命毒屍 我終於反應過來了,衝着上面喊了一句。

可我回頭的時候,只看到陽臺上面,那個鬼嬰再咧着嘴衝我笑。

呼呼!

就在這時,我身邊刮過了一道香風,胡七七飛到了我的面前,抓着我的衣領子,把我往上一提。

“走!”

胡七七竟然在關鍵時刻,把我從下墜的過程中,給拉了回來,要不是他,我還不得從七樓掉下去摔死?

我的手,指了指陽臺外面,對胡七七說:外面有個鬼嬰,是趙長風的大師兄虛空道人的鬼嬰。

我見過虛空道人的活嬰咒,就是外面那個鬼嬰。

聽了我的話,大傢伙都衝到了陽臺上,往陽臺下面一瞅,什麼都沒有發現啊!

“什麼都沒有啊!”胡七七跟我說。

我往下面一看,確實什麼都沒有,看來剛纔鬼嬰已經逃走了。

大金牙和風影恨得咬牙切齒的,說那個虛空道人又暗算我?

我點點頭,說那虛空道人上次重傷了“三生三世”段廣義後,估計是也知道我們要尋仇,所以安排鬼嬰來暗算我們。

“幸好這裏有七七,不然我還真被暗算成功了。”我說。

這時小翠說:我們在這裏住院住了很久了,沒見過鬼嬰啊。

我說肯定是虛空道人那傢伙早就在這兒埋伏了,他知道我要過來,所以讓鬼嬰再這兒潛伏者,意圖幹掉我,或者是咱們這些陰人裏的一個!

“奶奶的,虛空道人,上次他要殺段廣義的仇,我們幾個還沒報呢,竟然又敢過來?”

“不敢怎麼樣,還是按照上次的計劃,讓陳奕兒儘快找出虛空道人的藏身位置,咱們江湖事,江湖了,逮住了虛空,直接弄死。”我肯定是留不得這樣的人。

我們幾人商量了一陣子後,就撤離了醫院,畢竟竹英還要靜養,成妍和胡七七就留在醫院裏,陪着竹英。

我們幾個就各回各家了。

路上,我給陳奕兒打了個電話。

陳奕兒說他已經找到了會密宗大手印的人,同時也差不多定住了虛空道人的位置。

我連忙問陳奕兒:誰會密宗大手印!

“西藏、大雪山,千葉明王!”

“他?”我連忙問陳奕兒:你沒搞錯吧?

“絕對沒搞錯!”陳奕兒說:我的速鬼,尋遍了全國,根據情報,似乎整個西藏密宗,會大手印的人,就千葉明王一個。

接着她又問我:唉!似乎你認識千葉明王呢。

我說當然了,在封門村的時候,扎西木活佛引火坐化,遏制了封門村殭屍作惡,在他坐化前,對我有個託付,說他坐化完後,遺體內會有一枚舍利。

他讓我把那枚舍利,叫給大雪山千葉明王的手裏。

我早就料到千葉明王應該是一位得道高僧,可是我不知道,千葉明王竟然是當世僅存的唯一一位會大手印的人!

“看來得進藏了。”我對陳奕兒說。

“是要進藏,因爲,你讓我找的虛空道人,也在西藏。”陳奕兒說。

我說不太可能吧,怎麼虛空道人也在西藏呢?剛纔他還用活嬰咒偷襲我呢,要不是胡七七,沒準我就得死在這兒呢!

“真的在西藏,絕對不騙你。”陳奕兒說。

我一拍腦袋,立馬想明白了,那虛空道人肯定知道我們再追捕他,所以他乾脆反手直接將了我一軍,在我最不注意的時候,直接指揮活嬰咒幹掉我們。

“行!進藏!”

我直接擡手,這次抓捕虛空道人和最後破解狐仙之死的事情,全部集中到了西藏,這倒是好說了,兩件事合成一件事辦!

陳奕兒說:那行,我五天之後,就來廣州,到時候我們一起進藏,我給你們當嚮導,對了,你們記得提前儲備好各種食物哦,李哥哥,我要是到了西藏,吃不到好吃的東西,那我會半路落跑的。

“恩?儲存食物當然是沒什麼問題了,但是……但是你何必要等五天呢?”

“傻啊,李哥哥,咱們要去的地方是哪兒?西藏大雪山,你知道西藏大雪山是什麼地方嗎?”

“應該……就是一座比較高的雪山吧?” 總裁強寵失憶甜妻 我對陳奕兒說。

陳奕兒搖了搖頭,說: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告訴你,西藏大雪山是喜馬拉雅山,全世界最高的山,當然,千葉明王可能就在喜馬拉雅山的山峯裏面隨便找了個地方修煉,所以找直升飛機進去,是不好定位的,得找越野車過去!

“那就找唄,也用不了五天!”

“不好說,那邊的氣候十分惡劣,冰凍、嚴寒、雪崩,什麼事情都會發生,我在北京有一個表姐,專門做越野車改裝的,她能給你提供最好的設備和車子,你得去找他。”我感覺陳奕兒這是在給我推銷啊。

我說奕兒啊,難道陸虎啊、霸道啊、奔馳啊這些頂級的越野車也進不去大雪山嗎?

“那你要做好到了雪上邊緣,然後爬進山的打算了。”陳奕兒笑笑就準備掛電話:磨刀不誤砍柴工,真的,聽我的,沒錯,五天之後,咱們回合!

說完,陳奕兒就掛了電話。

我收了電話,對風影和大金牙說:老風,老金,我們進藏得過幾天才能進去,因爲陳奕兒說,沒有特意改裝的車子,進不了大雪山!

“真的假的?金爺當年那叫一個瀟灑,直接騎了一匹犛牛就進了大雪山,怎麼現在車子還進不去? 村孤 還改裝!”大金牙這一看就是吹牛不尊重基本法的角色。

風影立馬開損:哎喲喂,老金唉,你吹牛能不能草稿紙啊?吹個有出息的牛嘛,別說你坐大耗牛進去的,你直接說你騎着雕進去的不就行了嗎?我也是服了!

“服了,服了。”風影提着的鳥籠裏,小八正在歡快的撲騰着翅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