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媽媽,爲什麼罰爸爸?”

“因爲,你爸爸縱容你。以後你再做錯事就找爸爸袒護就給我準備受罰吧!”

“爸爸……”

“好。”

景容竟然沒多說話,真的去收拾了。

我在後面補上一句:“不許讓小鬼幫忙。”

“媽媽……”元元左看看右看看,然後去幫着景容去收拾了。

我哼了一聲上樓,等到樓上之後我趴在牀上蒙着被子比了一個勝利的手勢。

雖說今天罰他們重點。可是他們也該罰。最重要的是我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景容是寵着我的,至少絕對不會與我吵。而且還挺聽話的,我爲自己的勝利而高興,以後好管了。

可是我高興完了覺得應該下去看看他們,萬一將我的廚房再燒一次可怎麼辦?

走下去還不敢光明正大的看,樓梯上探頭看下去。

我的做法略幼稚,但是看到他們做活之後竟然怔住了,走下樓梯看着。

景容其實是個生活白癡,最早過的是皇子般的生活,幾乎事事有人伺候,死了還弄那麼多的小鬼伺候着所以一直就沒做過這些。你看他,拿着牀單去擦地,完全沒有去衛生間找收拾東西的想法。

元元也是,一直在幫倒忙,提水幫景容擦地。結果水撒在他的腳下,弄得一片狼藉。

我竟然一點也不急着幫他們,而是坐在那裏將頭搭在膝蓋上看着。如果看到好笑的我就會偷笑,如果看到碰到哪兒我就會擔憂。

可是半個小時過去了,我犧牲了一件價格挺貴的牀單,幾件餐具,結果廚房還是那個鬼樣子。

默默的覺得懲罰應該夠了,畢竟一個是病人一個是小孩子。打了家政來收拾。順便還叫了裝修工人來將廚房重新的弄一弄,否則別想着吃飯了。

等叫好了人,我又拿了兩瓶水出來放在桌上找杯子倒好,道:“別忙了。我叫了人來了,喝水吧!”

元元第一個衝出來,高興道::“媽媽萬歲……”

“貧嘴。”

瞪了他一眼,然後將水交給景容道:“以後別太慣着他。”

景容點了下頭,看着自己的手皺眉。

“我給你放水洗澡。”

“嗯。”

景容洗了澡後才坐下來,他換上的是一件十分有特點的如古代男裝版的睡衣。本來應該穿正裝的,一來天色不早,二天剛洗過澡。

哪知道這個時候那些工人來了。同是男人他們在進來後看到景容的樣子瞳孔都在收縮。我覺得,一定是被刺激到了。連忙帶他們到廚房,將要做的事情吩咐了一下。

家政也是男人,所以他們大概先收拾了一下。收拾好了之後裝修工人才瞧了瞧,不知道要修理什麼地方。檢查之後開了一個單子給我:“今天晚了,大概要明天開工。”

“可以的,你們明天早點來就行。材料都帶齊,但是錢不能隨便算,要拉一個詳單,我會去一一查證的。”

“好。”

我知道現在的裝修隊有好多明明幾百塊錢的東西要弄到幾千,不就是欺負你沒有時間去轉。可是。我就是有時間不怕轉。雖說他們賺點錢可以,但是太黑騙人就不行了。

沒有人喜歡被騙,所括我。

剛弄好送他們出去,一開門就見李元亨站在外面,似乎在考慮要不要進來。

這位應該算得上是未來公公吧,我連忙問道:“李先生你有事嗎?”

“沒有什麼,景容有點有和你說過什麼?”

“沒有啊?”

說什麼?

“他真的是……”李元亨似乎是想發怒,但最後沒有辦法的道:“我還是進去吧!”

“請。”

“家裏發生了什麼事嗎?”

“着。着火了。”

一進門李元亨先看了一下被弄得一片狼藉的廚房,然後將目光放在了景容身上。景容在我出去的時候竟然自己泡了茶,如今坐在那裏品茶似乎有有滋有味的。

而元元不在,應該是上樓睡覺去了吧!

有賊搶內丹 “你是不是忘記了什麼事?”

李元亨開口。

景容也沒擡眼。就好似沒有見到他這個人。我馬上在一邊問道:“什麼事?”

“明天是你爺爺的六十歲生日,他無法通知你,甚至怕你不喜歡見到別人而沒有讓別人通知你。可是你,就不能長點心?”

“哦哦。他明天應該會去的。”

“你最好知道,是誰將你帶大的。”

“說完了嗎,不送。”

我們在夢裡有相逢 景容依舊是那麼不客氣,把李元亨氣得手都在打顫。最後似乎是對他沒有辦法。轉身氣乎乎的走了。

我走到景容身邊道:“你也太不客氣了,怎麼說也是這個身體的爸爸。”

“他們,欠我的。”

景容的眼中仍然是有恨的,可見就算過了千年。他仍然對於親人的背叛耿耿於懷。

“欠你的不是他們,欠你的人已經死了。他們不過是他的子孫,或許現在正要以別的方式來還給你。”

我坐在他的身邊,認真的與他說着。

景容竟然一怔,他伸手摸了一下我的頭道:“笨。”

“我哪裏笨,明天我們就去吧,你選一件禮物送給老爺子,而且你也總不能拋開所有過日子,我並不是你的全部。”

“不,你和元元就是我的全部。但是,就如同你所講的,或許我應該試着去放開。”

“景容……”我將頭貼在他的身上,可是他卻全身一僵,道:“我,現在還沒有辦法給你,所以……”

“你在胡說什麼啊,誰要那個啥了,不對,是你千萬別去想,否則又要……”

我瞄了一下他的睡衣,然後臉紅了,馬上道:“我去睡覺了,你自己冷靜一下。”

反應太快,我不得不逃也似的走了。

不過我回到房間中沒睡。而是將衣帽間打開,在裏面尋找可以穿的衣服。

要去參加男朋友爺爺的壽宴應該穿的稍微得體一點,於是我選了一件米黃色的裙裝,配上一雙高厚底高根鞋。那種恨天高類我穿不了,怕把腳給弄斷了。

外套我選了一件毛呢的,然後首飾什麼的我不缺,至少脖子上的一件抵百件了。

等收拾好纔想起要爲景容準備,於是又爲他找了一套衣服。不過不算是太正規,以後一定要多買些衣服給他。

準備好一件我就洗洗睡了,第二天老早的起來打扮,畫了個淡淡的妝覺得不那麼失禮,然後裝修工人也到了。我和景容稍囑咐了一下元元這次只許在樓上玩不要亂跑。否則一定重罰。 元元這次倒是乖巧的答應了,我又告訴小鬼們,絕對不能再縱容元元鬧事。

然後全程景容沒講話,看着我教訓的差不多了,就道:“可以走了嗎?”

“可以,要記住……”

“時間不早了。”景容架住我一隻胳膊向我走,我邊下樓還邊道:“景容,你也太縱容他了,唔唔……”嘴被他捂住了,然後他在我耳邊道:“有人。”

意思是有人了,不要讓我擺出這種訓兒子的模樣還是要保持端莊?

算了,寵孩子這上面我也是沒有辦法了。誰讓他盼孩子盼了將近一千年。

那麼長時間,也無怪他對元元那麼寵。

出門上了車,我這纔想起一件事。

我不知道李家在哪裏啊?

看了一眼景容道:“你記得嗎?”

景容點了下頭:“過了市區,北山。”

好吧。真的還挺遠的。

不過北山啊,富豪集居地。

我現在住的地方也算是挺不錯的了,但是風景什麼的完全沒有北山好。

將近一個小時的車程我們纔到了李家,住的地方應該和江家差不多大。但是好就好在後山有個湖,據說李老爺子常在那裏釣魚。

景容喜歡釣魚我知道,但是沒想到的是景容對以前原身的事情記的還挺多的。

“那人,不會和原主一樣,各種叛逆胡鬧吧?”

“如今有了你。不會了。”

“啊?”

“他們一定會這般想。”

“哦,有了真愛,所以收起了胡鬧的想法,倒是不錯的藉口。”

真愛什麼的。最討厭了。

我現在往景容身邊一站,那就是妥妥的真愛啊。

進了門又走進了大廳,我這才發現李家今天來了很多人。本以爲是家宴呢,卻沒想到不光是李家的人,連記者都有過來,正在四處拍照。

對了,一般的人不都講六十歲的生辰要大辦嗎,所以這就是過大壽的意思?

沒準備怎麼辦?

“景容,是不是應該讓小鬼找一件禮物過來啊,我們只帶了幾盒點心什麼的好像不對。”

本來以爲只是家庭聚餐,所以買點東西應付一下就可以。而且那些點心也很貴,每樣都超百的。可是人這麼多,送這個就不對了。

景容柺杖一敲,有一隻小鬼探了下頭就不見了。

我提着點心一點點向前走,本來想低調一下,哪知道景容一出現就被關注了。想躲都躲不開。

而李老爺子更是激動的跑過來,道:“小榕,你竟然回來了,很好很好。”

“祝您生辰快樂。”我先將點心送上去了。

“快樂,非常快樂。”他看景容還點着柺杖就道:“那邊有位子,你們去休息一下吧,不要總站着。”

可是已經有人圍了上來,紛紛問李老爺子景容是什麼人。那張臉真的是太容易吸引人了。我甚至看到有記者在啪啪的拍照。

“請問,這位先生是您的?”

“是我李家的長孫,李景榕。”

“……”

我覺得他們的表情真的瞬息萬變了,而景容道:“我回房間。”

李老爺子馬上知道他內向的脾氣又上來了。就點了點頭道:“那你過去吧,肖小姐,真是麻煩你了。”

“不麻煩。”我扶着景容,他帶着我到了原主的房間。

一進去我整個人都思巴達了,有一種下巴快要驚掉的感覺。

只知道原主是個極爲紈絝的富二代,沒想到他還是個深度宅男,房間裏什麼收藏都有。但是多半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什麼手辦了。什麼恐怖收藏了。

而且擺放也十分雜亂,但是房間卻很乾淨。這說明,有人收拾了他的房間,卻沒有動他的東西。一件也沒有動。不過房間裏很多原主照片,但都是自己,自己,自己。

根本沒有朋友,而且還是自成一派。我覺得,他應該有點內向。看着好似是挺狂野的,但也不代表狂野的人就有朋友。

“收拾了。”

“啊?”

“我並不喜歡見到這些。”

“真的可以嗎?”

“收拾。”

“好。”

昨天記得我還是指揮着他的呢,今天就要指揮我了。算了。收拾吧!

看着他好似不高興似的,我馬上將那些手辦什麼的收拾了起來放在櫃子中。等弄好了李老爺子竟然進來了,看到我這樣忙來忙去的十分奇怪道:“肖小姐,您這是……”

“她不喜歡。”

景容竟然搶先開口了,我眨了兩眼才明白,自己似乎被黑了吧?

“哦,你們下來吧,人都到齊了。”

沒想到李老爺子親自來叫我。我馬上點頭道:“好,我們馬上下去。”

李老爺子看了看我,然後溫和的一笑走了。

我完全不明白怎麼回事,轉頭看了一眼景容。景容道:“他一直不是太喜歡孫子收藏的這些東西。但總是想管也管不了。所以,你幫了他的忙。”

怪不得臨走時要用那樣的眼神看我了,原來那是看勇士的眼神。

我們沒有馬上下去等了一下小鬼,他取來的是一件佛像。看起來極爲莊嚴。

可是沒有包裝,我在景容原主的房間裏翻了很久才找到一個不是那麼有性格的袋子,然後交給景容道:“這件你來送。”

景容也沒有拒絕,就拎着和我下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