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人死燈滅,本就是天道輪迴。人死成鬼,便應與陽間再無瓜葛。託夢是與再世親人的死後聯繫,本就是逆天而爲。”

“這是考驗?”我問。

墨寒搖頭:“只是阻礙。”

石橋建的很寬闊,五馬並行都不是問題。只不過,每走一段路,石橋邊便會出現一條凶神惡煞的鯉魚雕塑。

走過那雕塑,腳下的靈波便會振動的更加厲害。隱隱約約,這石橋上的威壓也不斷加重了起來。

“墨寒,這是怎麼回事?我怎麼感覺有威壓?還加重了?”

墨寒緊了緊擁着我腰的手:“別怕,威壓和靈波都是這石橋爲了阻礙陰靈前進的一部分。越往前,這些都會加重。有些陰靈法力不夠,前進的路少,託夢的時間也短。”

“這岸邊也可以託夢?”我詫異道。

墨寒頷首:“不過,越到中間,託夢的夢境就越清晰。沒走幾步就託夢的話,被託夢的活人可能醒來就忘光了。”

我本就有靈力在身,旁邊還有墨寒護着,很快便達到了最中間的涼亭。

涼亭最中央,是一隻青瓷大缸,裏面養着荷葉與一黑一白兩條錦鯉。

“這是送夢鯉,陰靈所託夢境都是由它們送去陽間。” 末路故人心 墨寒道。

爲什麼我的第一反應是有些遺憾沒帶魚食來?

“準備好了嗎?”墨寒低頭問我。

我這才收起了心思,點了點頭:“開始吧。”

百鬼眾魅:妖妃要上天 他牽住我的手,將一道鬼氣打入水缸之中。

原本安逸的在裏面遊弋的兩尾錦鯉,忽然調轉了方向,頭尾相連的逆時針游去,並且速度越遊越快,越遊越快。

很快,水缸中便再看不清兩尾錦鯉的身形,只能依稀看見一黑一白兩枚勾玉,組成了一張酷似太極的畫面。

一道水波泛起,水面上的太極圖樣消失,昀之的身影出現在了水缸之中,他正迷茫的一個人走在一片灰白之中。

墨寒牽着我的手,眼前一個恍惚,我便出現在了昀之對面。

昀之一臉震驚:“姐?!”

我一笑:“是我,我和墨寒來給你託夢了。”

昀之這才注意到我身旁的墨寒,彆彆扭扭的喊了他一聲:“姐夫……”然後又瞥過我的肚子,無比心虛的低下了頭去。

我知道他是還在爲偷偷給我下墮胎藥的事自責。

“昀之,這次特地給你來託夢,是想告訴你,我現在在冥界,人也沒事。我暫時會陪墨寒在冥界住幾天,最重要的是,寶寶的事,你放心,他不會吃我,更不會去吃其他活人。”

昀之詫異的望着我:“真的?”

我點頭,他長長的鬆了口氣,露出欣喜的笑容來:“那就好……”

“所以你放心吧,爸媽那裏,你就跟他們說,我還在旅遊。”我道。

昀之點點頭,又問:“那你要在冥界待多久?聽說活人在冥界不能滯留超過七天的。”

重生之相公別跑 “現在我呆七年都沒問題。”我笑笑,簡單將陰陽果的事分析給他聽了,昀之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我又問了陽間的情況,昀之告訴我,我被拉入漩渦之中後,漩渦立刻就關閉了。小白暴走之下,把當時在場的童家餘孽全部幹掉了。

藍景潤派人將他送去了醫院,在那邊善後了。

昀之現在還在醫院躺着,但問題不大,我也放了心。

託夢時間不能太長,否則會讓被託夢的活人折壽,我便讓墨寒結束了這場託夢。

眼前的畫面再次閃過,我發現我依舊站在水缸邊,保持着和墨寒十指緊扣的姿勢。

我有點好奇:“誒?我剛剛好像看見我跳進水缸裏了,怎麼現在這樣還在外面?”

(本章完) “剛剛入水的是你的魂魄和我的元神。”墨寒道。

原來是這樣啊……

“辦完事了,我們走吧,不妨礙其他鬼託夢了。”我牽着墨寒的手走出涼亭,再次踏上石板橋的時候,沒有再出現剛剛的靈波。

估計是因爲現在回去,不是逆天而行了。

小白乖乖的在水池邊等着外面,墨寒帶着我坐上它的背,我們正要離開,旁邊出現了一隻帶着高頂帽子的鬼,帽子上簡單粗暴的寫着一個“官”字。

“屬下見過墨寒大人!”他託着芴牌鄭重的朝墨寒鞠躬行禮。

墨寒看過,淡淡道:“重新開放託夢池。”

那鬼領命離去,墨寒想帶着我回去,被我阻止了:“我想看看其他鬼是怎麼託夢的,我們等等走!”

託夢園的鐵黑大門被那隻官差鬼用手中的芴牌重新打開,在外面排隊的陰靈秩序井然的進入園中,踏上了託夢池上的石板橋。

有修爲差的,沒走兩步就被石橋上的靈波震下去,落入了水中。

託夢池邊每隔一段距離便站着一個手持帶杆漁網的陰差,見有鬼落水,離那隻鬼最近的一個陰差便放下了手中的杆子,將那隻落水鬼套住,將那鬼撈起來,丟在了一邊的岸上。

還有救生員,設施真齊全!

我不禁有些好奇起來:“墨寒,既然託夢是逆天而行,那爲什麼還有這麼多陰靈要來託夢?爲什麼還會有託夢池?”

“我記得活人間有句話,叫‘法理不外乎人情’,這也一樣。”墨寒說着掃了眼下面的託夢池,示意我也看了眼。

“剛從陽間引渡而來的陰靈,總是對人間有些數不清的眷戀。託夢池原本是冥界一眼用以向陽間明以冥王旨意的泉水,我與墨淵出生在幽冥,無需跟陽間有太多的聯繫,託夢池便一直沒用。”

“後來,陰靈們對陽世親人的眷戀越來越多,逐漸形成了怨氣,我便索性將託夢池開放,建成了現在的託夢園。陰靈一律可以藉此給陽間親人託夢留言。”

墨寒風輕淡然的說着,我卻覺得他這個冥王做的真的是太棒了!

突然,他抱着我吻了一下:“本來,我一直不懂那些從陽間引渡而來是死魂,爲何總是又那麼多的不捨,爲什麼總是那麼眷戀人世。”

“現在懂了?”冥王大人開竅了嗎?

墨寒點頭,抱着我的懷抱越發緊:“現在懂了。”他低頭埋在我脖頸邊蹭了一下,“因爲陽間有你,故而不捨與眷戀。”

我的臉小小的紅了一下,趁着下面的鬼都看不見,也悄悄啄了墨寒一下:“我本來很害怕陰間,但是,陰間有你,也不怕了。”

“陰間很冷,我會抱緊你,別怕。”

“陽間雖然有太陽,冬天很冷夏天很熱,但是我還是會抱緊你不鬆手的!”只要有墨寒,陰陽兩界,我都無所謂。

背後的懷抱舒服的無可比擬,我索性懶洋洋的靠在了墨寒身上。

下面石橋上,其他沒被靈波震下去的陰靈,越往前走越難邁開步子,便只能在橋邊找了個地方站着,朝水面打出一發自己的陰氣。

在陰氣落水的地方,一黑一白兩道錦鯉的身軀從池底游上來,吃掉了那團鬼氣,再次形成一個太極的圖樣。

那隻鬼的元神便落入了太極之中,鬼體卻依舊站在池邊保持着剛剛的姿勢。

“託夢的時候,元神不在,不拍有人會趁着這個時候對他下黑手嗎?”我問墨寒。

墨寒示意我看向石橋上的錦鯉雕像:“若是有鬧事的,兇鯉會一口吞下鬧事之鬼。”

“你是說,那些兇巴巴的鯉魚雕像,其實是活的?”我詫異。

墨寒頷首,揮出一道鬼氣到下面的託夢池上。霎時,那些雕欄上的錦鯉石雕便都活了過來,興沖沖的如食人魚一般朝着我們這裏露出滿口的尖牙來。

我這才注意到,這些魚的下腹處,還有兩隻小腳。

雖然知道這些魚一定都是在跟墨寒打招呼,但是被那些硬幣大的死魚眼盯着,我還是渾身不舒服,不由得扯了扯墨寒的衣袖:“我們走吧……”

“嗯。”墨寒重新丟下一道鬼氣,再次封印了那些兇鯉雕像,輕拍小白的後背,我們便離開了託夢池。

墨寒說,陰間對寶寶的成長更好一些,所以我打算在冥界多留一些日子。等寶寶的修爲穩固些了,再回陽間去。

墨寒與墨淵的寢宮處在冥宮之中兩個相反的方向,小白帶我們從空中飛入冥宮之時,我看到冥宮一段傳來了血腥味。

順着味道望去,那裏有一座寢宮圍繞這一條血河,應該就是凌璇璣的寢宮。

我決定,以後墨寒不在的時候,我能不出門就不出門,省的和凌璇璣對上,又要動起手來。

墨淵的寢宮到處都佈置着防護法陣,倒沒什麼守衛,清淨的很。

只不過紅鬼是隻盡職盡責的鬼,自從知道墨寒搬回冥宮住後,他還是會按時帶着鬼來這邊巡邏。

寢宮裏的侍女鬼都非常有眼力勁,不喊她們絕對不會出現。墨寒還給我配了一個貼身侍女,是隻非常穩重的女鬼。

除了小白會變小了在寢宮前的空地上玩玩具外,這裏簡直就是我和墨寒的二人世界。

從託夢池回去,墨寒直接將我帶去了寢宮後的一個密室裏。

密室在寢宮的一道牆後面,牆上畫着陣法,墨寒牽起我的手,將兩人的手共同放在了牆上。

上面的顯現出兩道陣法來,墨寒道:“這兩道陣法,一道可以打開這面牆,從牆後離開冥宮。另一道,則可以進入牆後的密室。”

“那我們現在用的是哪一道?”我問墨寒。

“先去密室。”

牆上的陣法發出滲人的寒意,卻不會傷到我。

撒旦危情:總裁,我要離婚 墨寒將他的鬼氣通過我的手注入牆上的陣法,陣法一閃而過,牆面消失,露出了後面的密室。

墨寒牽着我走進去,才踏入密室,迎面而來的就是一股股強大的法器氣息。

我詫異的擡頭,放眼望去,居然擺了一屋子的法器。

不用說,這一定就是冥王大人的私人小金庫了。

墨寒走到一處架子前,將上面的

一隻錦盒拿了下來,遞到我面前示意我打開。

我好奇的打開,看見裏面是一塊蘊含着精純鬼氣的橢圓形石頭,有點眼熟,我好像在哪裏見過。

“固魂元?”我不是很確定的問墨寒。

墨寒頷首,我一瞬間就有些着急:“寶寶不好嗎?要固魂元?”我記得華悅的孩子魂魄不穩,所以纔要固魂元的。

“不是,你別急,孩子很好。”墨寒摸了摸我的頭,“固魂元對鬼胎來說是大補,給孩子正好。”

原來是這樣。

我鬆了口氣,拿起了錦盒中的珠子。那珠子觸手生涼,傳來絲絲涼意。我倒是沒什麼感覺,但是小腹處卻傳來了一股隱隱的躁動。

“寶寶好像想要這個。”我摸着肚子笑道。

小傢伙真棒,纔拿出來就嗅到了這是好東西。

“鬼胎對固魂之物格外敏感,他想要是正常的。”墨寒伸手覆上了我的小腹,垂下眼簾出神的望着那裏:“乖一些,別讓你母親難受。”

“寶寶很乖噠!沒讓我難受過。”那些孕吐什麼的,算是懷孕的正常反應吧。

墨寒聞言擡頭看向我,眼中夾雜着心疼的神色:“辛苦你了。”

他低低落下一個吻,從我手中拿過那固魂元,對我道:“啊。”

啊?

冥王大人說什麼?

啊?

是拼音aoey的a?

我迷茫了一下,墨寒再次重複了一遍:“啊。”

“啊……”我不是很明白的稍稍張了張口,便看到墨寒將手上的固魂元變小送入了我的口中,又快速擡了一下我的下巴,在我還沒反應過來前,就讓我把固魂元嚥了下去。

一道冰涼的感覺順着口腔往身體裏蔓延,又慢慢流向了小腹,被裏面的孩子吸收,過了好一會兒,涼意才完全消失。

“這個不是很好吃,只能這樣讓你吞下。”墨寒有些歉意。

原來是這樣:“沒事,也不是很難吃,除了有點涼,什麼味道都沒有嚐出來。”

我又摸了摸肚子,感覺裏面的小生命似乎吃完固魂元還打了個飽嗝,不禁眉眼都笑彎了,拉着墨寒悄悄道:“墨寒,我覺得寶寶現在一定吃的滿足在舔嘴脣呢!”

“嗯。”墨寒期待的望着孩子,忽然也低下頭來。

我的脣邊驀然感覺到一陣涼涼的溼潤,居然是他吻了一下!

冥王大人要做小狗了嗎!動不動就親別人嘴巴!

我嘟嘴看向墨寒,見他收回,附在我耳邊輕聲呢喃:“我也食髓知味。”

……流氓!

我不好意思的瞪了眼他,他一臉饜足的意味,牽着我走到了另一個木架子前,將上面的東西一樣樣都給我介紹了,然後塞進了我懷裏。

“這是聚魂燭,可以用來溫養魂魄和鬼體。”

“這是傳送符,要是遇上危險,你用靈力點燃,便可被傳送離開原地。不過傳送地點不確定,輕易不要使用。”

“這是魂燈,我給你點上了。”

……

我的手裏已經快塞不下了,墨寒還將博古架上的法器一件件遞給我。

“這是護魂衣……”

當他拿到這個東西的時候,我的臉一下子黑了,再也忍不住了:“你哪來的女人肚兜?還是大紅色!”

墨寒瞥了眼自己手上的繡花紅肚兜,愣了愣,想了想,若有所思道:“這好像是墨淵的……”

我懷疑我耳朵聽錯了:“他要這種東西幹什麼……”泡妞嗎?

墨寒又想了想,道:“好像是他小時候穿的……”他說着確認了,“對,是他小時候穿的。我給他煉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