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有幾個人一開始被秦穆然的威勢給嚇唬住了,沒敢出聲,但是現在看到秦穆然這樣,也是反應過來,立刻怒斥道:「你誰啊!給本少滾出去!」

雖然說的是寒語,但是秦穆然完全聽得懂。

「滾!」

秦穆然用寒語回擊道。

「敢跟本少說滾!你特么來壞了本少的好事!本少不收拾你,我李成奇名字倒過來寫!」

那個打扮的極其非主流的男子並沒有跟隨他們一起吸食,反而是很是霸道的說道。

「我不想殺人,你們最好在原地待著,要不然別怪我!」

秦穆然的語氣冰冷的更加厲害。

今天,這個包廂里的人一個都別想走。

慫恿花朵朵吸毒,這件事就罪不容誅!

「哎呦!你以為你是誰啊!連我李成奇的名字都沒聽說過,今天本少當然不走了!本少要讓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場!」

說著,李成奇便是拎著桌子上的酒瓶朝著秦穆然呼了過去。

「嘭!」

秦穆然看都不看,一腳迅速橫掃而過,將李成奇給踢飛了出去,撞擊在沙發背後的牆壁上面,手中的酒瓶也掉落在了地上,整個人躺在沙發上哀嚎著。 “趙小川,你怎麼醒過來了?”

沈菲兒發呆的看着趙小川,怔怔的說道,語氣中充滿了不可思議。

趙小川聽到沈菲兒的話,額頭瞬間黑了下來,怎麼他感覺聽着對方的意思是不想自己醒過來呢?

沈菲兒看到趙小川沉下的臉,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口誤,臉上都出一絲慌張,說道:“趙小川,我不是那個意思,我.。”

“嘿嘿嘿~”

身邊的郝大寶、蔣舟舟、還有劉子豪忽然笑了起來,目光詭異的在趙小川和沈菲兒的身上不斷打量着。

“小川,你可要好好地謝謝沈小姐啊!這幾天她可是衣帶漸寬終不悔,爲你消得人憔悴啊!”

郝大寶一臉奸笑的對趙小川說道,旁邊的沈菲兒聽到後臉一紅,不斷搓弄着衣角。

趙小川聽到郝大寶的話,一頭霧水,又看到沈菲兒的表情,心中“咯噔”一下,暗道對方不是害自己吧?

“耗子,這沈菲兒沒病吧?”

趙小川在劉子豪的耳邊輕輕地說道,劉子豪古怪的打量了趙小川半天。

趙小川心中的疑惑越來越重,剛想說些什麼,劉子豪忽然拍拍趙小川的肩膀,嘆了口氣。

“對了,大寶,耗子,人家想起了好像前面鄭老找咱們似乎有事情吧?”

“有麼?”郝大寶聽到蔣舟舟這麼說,轉頭看向他,發現他正在對自己擠眉弄眼,立刻一額頭,恍然大悟道:“哎呀!對了!差點忘了,我們快點走,快點走!”

趙小川看到三人臉上掛着古怪的表情,離開了房間,伸出手剛想喊住他們,卻發現他們立刻離開了房間。

房間中只剩下了趙小川和沈菲兒,沈菲兒臉紅的和蘋果一樣,頭也不敢擡起來,氣氛瞬間變得古怪起來。

“恩,啊!哈哈,今天天氣不錯啊!”

趙小川剛開始還在警惕的打量着沈菲兒,但半天見她不說話,打了個哈哈說道。

沈菲兒幽怨的看了他一眼,頓時讓他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相比之前的不近人情的沈菲兒來說,趙小川顯然更害怕此刻的沈菲兒。

趙小川想到沈菲兒和郝大寶三人舉動,心中不由冒出了剛纔的想法。

“莫非這沈菲兒真的上一次被鬼王附體後神經病了麼?”

正當他這麼想時,他的肚子又不爭氣的發出“咕~”的一聲,響聲不斷地在房間中迴響着。

“噗嗤~”

沈菲兒詫異的擡起頭,看到臉色有些尷尬的趙小川,掩嘴而笑。

趙小川臉色越發的尷尬,同時心中也有些鬱悶,暗道自己這五臟廟太不爭氣了。

“你餓了?”沈菲兒笑完之後,對着趙小川問道。

“你這不是廢話麼?”趙小川聽到沈菲兒的話,心中閃過這麼一個念頭,但口中還是說道:“那個,畢竟睡了七天,自然是有些餓的!”

“你等我!我這就給你去做好吃的!”

沈菲兒眼中一亮,嚇了趙小川一跳,當他反應過來時,沈菲兒已經離開了房間。

“這丫頭不會真的是犯病了吧?”

趙小川看了沈菲兒離開的身影半天,撓撓自己的腦袋,吶吶自語道。

半個小時後,趙小川長大嘴巴看着盤子中黑乎乎的東西,然後將目光慢慢地移到了滿臉期待的沈菲兒臉上。

“大姐,雖然我們之間有仇,你也不用拿毒藥害我吧? 凌少,別來無恙 我現在可是傷員啊!”

趙小川看着沈菲兒乾巴巴的說道。

沈菲兒愣了一下,臉上充滿了委屈的神色,眼中亮晶晶的似乎有淚水在翻滾着。

“人家可是費了好大的勁兒才爲你做好的煎蛋,你怎麼能怎麼說呢?要知道這可是我第一次下廚,連我爸爸都沒有着口福呢?”

趙小川聽到沈菲兒的話瞬間無語,得,這大小姐是把自己當小白鼠了。

趙小川本想來一句,你把這東西要是給鄭老吃,指不定他要陪我住院呢!但看到快要哭出來的沈菲兒,心中嘆了口氣,拿起了盤中的勺子。

沈菲兒見趙小川開始吃自己做的飯,臉上掛着淚水破泣爲笑,不由讓趙小川神情一滯。

“這丫頭仔細看長得倒也挺漂亮的!”

趙小川一邊胡思亂想,一邊將煎蛋放入了自己口中。

“臥槽!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黑暗料理麼?嘔~”

趙小川心中剛剛升起的旖旎,在他的舌頭和煎蛋接觸的那一剎那瞬間化爲粉碎,一股鹹中帶甜,甜中帶辣,辣中帶苦的味道瞬間在他的口中爆開。

一時間,他猛然感覺一股電流從自己的舌尖不斷地傳遍自己的全身各處,讓自己的身體顫慄起來,然後胃口如大海翻騰,猛地撲倒牀邊嘔吐起來。

“嘔~嘔~”

這一刻,他寧可再次面對鬼王,也不願在吃一丁點沈菲兒的煎蛋了,因爲這踏馬實在太難吃了。

趙小川不斷地吐着,吐得是眼冒金星,天昏地暗,日月無光,直到他感覺他的一顆胃都要吐出來了,才漸漸的緩了過來。

拒愛成寵 他一擡頭,眼中一片模糊,那是剛纔他痛苦地實在不行時,眼淚把他的眼睛迷住了。

他擦擦眼中的淚花,看着沈菲兒,心中暗道自己剛纔的舉動可能傷了對方的心,有些惴惴不安。

可是他一擡頭,不由神情一怔,發現沈菲兒並沒有自己想的那麼沮喪,反而怒氣衝衝的叉着腰,瞪着自己。

“喂,大姐,不是我不給你面子,實在是你做的太難吃了!”

趙小川心中也充滿了委屈,正在思考着怎麼向對方解釋一下,忽然沈菲兒一巴掌向着自己頭上扇來。

這一巴掌實在來的太突然,趙小川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瞬間後腦勺上狠狠地捱了一下子。

趙小川心中瞬間升起一團火氣,瞪着沈菲兒罵道:“臭娘們兒,自己做的飯豬都不吃,拿給我吃,我和你有仇,你也不能這麼對我啊?我現在是病人,你踏馬着護士是怎麼當的?”

趙小川原本以爲自己罵上一句,對方應該會停下來了,誰知迎接他的是一把禿頭的掃帚。

趙小川看到沈菲兒挽着袖口,手中拿起牆邊的禿頭掃帚,猛然愣了一下。

現在沈菲兒的舉動瞬間讓趙小川聯想起自己小時候母親打自己場景,不僅僅是動作,連神態都那麼相似。

可是更令人驚訝的事情發生了,沈菲兒忽然出聲,一陣蒼老沙啞,如同老嫗一般聲音從她的口中發出,頓時讓趙小川心中一驚。

“你這小崽子,早知道老婆子就不救你了! 非常幸孕:首席的萌寵甜妻 你這沒良心的負心漢,討飯的陳世美,看老婆子今天不打死你!”

正當趙小川驚訝與對方怎麼會發出老嫗的聲音時,禿頭掃帚忽然像是一陣雨點對着他當頭蓋下,讓他瞬間明白過來,眼前的沈菲兒已經不是沈菲兒了。 秦穆然這一腳雖然留力了,但是也同樣不輕。

李成奇挨了秦穆然這一腳,感覺自己的苦膽水都要吐出來了。

彷彿被疾馳的汽車撞了一般,口中不斷吐出口水。

「你…….你給我等著!給我喊人!」

李成奇梗著脖子,對著身旁一人喊道。

「是…..李少!」

那名跟李成奇一起的青年見狀立刻拿出手機開始打電話找人。

秦穆然看了眼李成奇等人,便是沒有說話。

你要喊人,那就喊,敢慫恿花朵朵吸毒,在秦穆然的心中,他們已經罪無可恕。

「朵朵!你這丫頭,這次玩大了!」

我想當巨星 秦穆然取出隨身攜帶的銀針,開始刺入花朵朵身上的穴位上面,丹田之中的勁氣順著銀針進入到花朵朵的體內。

花朵朵原本口吐白沫,在秦穆然針灸之下,情況有些好轉。

「姐…….姐夫…….」

花朵朵恢復了點意識,當看到秦穆然以後,她也很是意外。

「你先別說話!」

秦穆然冷聲道。

花朵朵自然也知道自己在幹嘛!可是她沒有辦法,此時只能乖乖地不動。

秦穆然給花朵朵針灸著,控制著毒.品在她體內造成的影響,而長時間沒有回包廂,葯林薇,孔一斌也是出來尋找秦穆然,擔心秦穆然找不到包廂,可是當看到一群人圍在門口以後,葯林薇等人湊了過去,卻是看到秦穆然正在給花朵朵治病。

「秦大哥!」

葯林薇擠了進去,喊了聲道。

「林薇,你們幫我維持住銀針,不要讓它掉了,我還有些事情要處理!」

秦穆然站起身來,看著葯林薇叮囑道。

「啊?好…..好的。」

葯林薇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眼前的花朵朵看樣子卻是病的很重,秦穆然出手,自然也有他的道理,葯林薇覺得照做就是了。

秦穆然站起身來,將目光看向了李成奇。

「剛剛是誰讓朵朵吸毒的?」

秦穆然目光之中充滿著冷冽的殺意,即便周圍已經圍觀了很多的人,可是他依舊不在乎。

若是在夏國,或許秦穆然還會有所顧忌,但是這裡是寒國,秦穆然沒有什麼好懼怕的。

就算是掀翻了整個寒國又怎麼樣!

「你算老幾啊!你特么敢打本少爺,等本少的人來了,要你好看!」

李成奇此時已經坐了起來,手捂著肚子,佝僂著腰,喘著氣說道。

「呵呵,不說是吧?那就是每個人都有份了?」

秦穆然自動忽略了李成奇的話,說道。

「你特么算老幾啊!敢在這裡撒野!」

一人葯勁還沒有過,整個人還處在亢奮之中,聽到秦穆然這麼說以後,那人頓時就不爽了。

「呵呵,我算老幾?」

秦穆然看到那名青年如此囂張,嘴角微微上揚,一腳橫掃而去,直接將其踹飛了出去。

「噗!」

一口鮮血從口中噴了出來,重重落在了地上。

「現在我告訴你我算老幾!」

秦穆然走到那名非主流的青年身旁,一腳重重地朝著他的手掌上踩了下去。

「咔嚓!」

耳邊傳來一聲清脆的聲響,緊接著便是青年慘痛的叫聲傳來,聲音之大,已經超過了包廂裡面正在播放的當紅寒國男團的歌曲。

「我說了,今天你們一個人都走不掉!」

秦穆然聲音不大,甚至都沒有包廂里的歌曲聲音大,但是在場的每個人都聽的很清楚。

「朵朵,告訴姐夫,是誰給你吃的!」

秦穆然轉過身去,看向花朵朵,花朵朵第一次見到秦穆然這樣,而且是那種有如上帝,不容拒絕的樣子,自己也愣住了。

「是….她。」

花朵朵手顫抖著,指著角落裡的一個女子說道。

「她?」

秦穆然有些意外。

「她是我來寒國的同學,我染上毒癮就是她先前騙我吃下去的!」

花朵朵雖然行事大大咧咧的,但是她的心裡也很清楚,什麼能碰,什麼不能碰,如果知道是毒.品,說什麼她都不會沾染的,但是就是她來到寒國的這個同學,出賣了她,誘騙了她碰了那個東西,一碰,從此就再也脫離不了了。

「原來是這樣!」

聽到花朵朵是被人騙了碰了這個東西,秦穆然更加生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