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楠兒。”聽到她的話,林寒的眼底總算有了一抹愧疚。

“別說話,讓我看看你的傷口。”柳楠兒想要看看,自己當年刺他一劍的傷口。

“那傷口早癒合了,不疼了。”林寒輕描淡寫的說,他是煉丹師,這樣的傷口,早癒合了。

柳楠兒不依,非要拉開林寒的衣服看個究竟,當看到他結實的胸口時,她眼底寫滿了心疼。眼淚一下子蓄滿了眼眶,一滴一滴落在了林寒的心口,熨燙着林寒的心。

“當時的你,一定疼的撕心裂肺吧!”當時的他該是有多麼絕望,多麼不敢相信她的所作所爲。

“還好,知道不是你的意思,不疼了。”當時確實很疼,不然也不會情緒失控到接納了白妖妖。他跟白妖妖也是從那時候開始有了分割不掉關係。

柳楠兒哭的很傷心,低頭,將腦袋緊貼着他的胸口,聽着從他心口處傳來的強烈心跳聲。“從此以後,這裏要藏着兩個人了,你會不會有些累?”

她接受白妖妖,並不是在這個時候接受的。

而是在林寒爲了白妖妖毅然離開古獸族時反省過了自己了,是不是真的無法接受白妖妖,一個人安靜了那麼久。她越想越慌了,她怕林寒真的爲了白妖妖不要自己了。她甚至在想,只要林寒過來,過來跟她說一句他錯了,他忘不掉白妖妖,可還是離不開她。她也會原諒他。

但是一直沒有等到他,直到自己披嫁衣,踏嫁人之旅,他纔出現了。

天知道,在水裏看到是他的那一刻,她激動的快要暈過去了。

可又怕自己是在做夢,所以苦苦的撐着自己。

兩人親密過後,他抱着自己說了他爲什麼會不願放棄白妖妖的事情經過。

身爲女人,聽到白妖妖好幾次爲了林寒連命都不要的時候,她動容了。

原來這世,真的有人跟自己一樣愛着林寒,那樣生死相隨的愛,一點都不她少。

所以她放下了自己的執着,接受了白妖妖。

但是一提到林寒的額心裏會裝下兩個人時,語氣還是有些酸酸的。

“兩個人?”林寒頓了頓,”不止哦。”如果說前面那句話讓柳楠兒的心夢一顫,那後面那句話直接讓柳楠兒變了臉色,滿是凶神惡煞的瞪着林寒。

“傻楠兒,我們三個人的女兒,你忘了嗎?”小楠兒也是他心很重要的一個人。

女兒……

對哦!她怎麼把那個自己轉世拼了命生下的女兒給忘了。

“我們的女兒,多大了……”說起這個女兒,楠兒的語氣裏滿是愧疚,她沒有盡過一天當母親的責任。倒是白妖妖,一直帶着他們的女兒。所以林寒的這句,他們三個人的女兒,是沒有錯的。

“多大……”這問題把林寒給難住了,他陪女兒的時間白妖妖還少,他哪裏知道女兒到底多大了。“那個……看起來好像是六七歲的樣子,而且現在很懂事,很乖巧……”林寒的聲音越來越小,是因爲柳楠兒的眼神越來越陰沉,嚇得林寒不敢說話了。

“林寒!你給我站着!連女兒幾歲了都不知道!你這個爹是怎麼當的!別跑!我保證不打死你!”身後傳來楠兒的咆哮聲,林寒嚇得落荒而逃。

這樣,星空下,一個人鍥而不捨的追打,一個人笑着躲避。

【八更奉,雞蛋溜了溜了,這兩章甜的我牙疼】 在沙漠宮殿裏呆了足足一個多月,林寒才依依不捨的帶着柳楠兒回到外面的世界。他倒是想在那裏頭一直待着,不過外面還有人需要他們。

他至少要給那羣擔心自己的人報報平安才行,將柳楠兒到自己的空間之後,林寒躍入湖水之,化水珠瘋狂的運轉,很快將他帶到了千萬裏外的一個世界。

從湖面一躍而出,林寒抹去臉的水漬,擡頭環顧了一下四周,發現自己的落腳點是在煉丹學院的旁邊的那座荒山時,他才鬆了一口氣。

直接回到學院不太妥當,還是這樣較合適一些。

也不知道這新娘被他擄走了之後,這大陸是不是亂成一團了?

林寒的心裏還是有些擔憂的,所幸的是並沒有多少的人知道這人是被自己給擄走的。

這樣一想,林寒輕鬆了許多,用心語告訴了柳楠兒先將她帶回去煉丹學院跟女兒匯合,再做打算。

柳楠兒答應了,說跟女兒匯合之後,讓林寒想辦法去殺了易光宗。只要一想到易光宗在自己的屋子偷看,她無法忍受。

這一點自然不用柳楠兒說他也會去做的,林寒輕哼一聲,算是答應了。

“嗯?”走到學院門口時,林寒被學院門口的一個佈告給吸引了。

佈告的信息是抓捕古獸族在逃的聖女柳楠兒,只是這柳楠兒的肖像畫的林寒是不敢恭維,這些人是對柳楠兒的長相多不熟悉,才能畫出這樣的畫像來。

說來也正常,已經過去了一個月的時間,不知道纔有鬼呢。

林寒沒有將其當一回事,不過環顧了一下四周,發現沒有人在注意他們這裏,他擡手將這佈告給扯了下來,順便還直接用丹火撕掉了。

“師弟,你可算回來了!”一道驚喜的聲音傳來,林寒有些心虛的撣了撣自己的手的灰,一臉無辜的看向對方。

“大師兄,怎麼了?你一直在等我嗎?”林寒不解的問道。

“嗯,師傅……師傅他……”這件事情算是清聖山的祕密,一直沒有對外界來說。師傅他一直都在等師弟回來。

“師傅怎麼了?”林寒大駭,連忙前問了一句。

“你跟我來。”阿森師兄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帶着林寒往前面走,沒走幾步,阿森師兄回頭看了一下林寒,“你小子的修爲進步了不少。”外出一個月,修爲已經修煉至靈仙巔峯了,這小子到底是怎麼修煉的?

“額……好像是吧。”這一個月林寒也沒有一直荒廢着,除了跟楠兒在一起,還有是一起修煉,林寒也第一次知道了這紫色靈石到底有多麼珍貴。

他拿了一塊紫色靈石出來跟楠兒一起修煉,結果兩個人的階品都提升了不少不說,那紫色靈石的靈力絲毫沒有減弱,這纔是讓他震驚的,本想着試試那紫色靈石的極限在哪兒,不過出於時間緊迫,他也不能一直在空間裏待着,所以先出來了。

“原來你是出去尋找機遇了,你可不知,最近這大陸有傳聞,說是你搶了易光宗的親。若不是師傅幫你擋下來,說你在清聖山閉關修煉,怕是咱們的山門都被人給踩壞了。”阿森的師兄的話讓林寒心跳漏了一拍,他尷尬的笑了笑。

“他們怎麼會說是我搶的親。”林寒明知故問,他倒是有些好,他都沒有暴露過自己的真實的模樣,甚至沒有在他們的面前出現過。他們憑什麼以爲是自己搶的親?雖然真的是自己搶了,可沒有證據也能胡亂下定論的?

“聽說是獸皇的猜測,說是你身懷異寶化水珠,才能在衆目睽睽下將他們那族的聖女給帶走,師弟,這是真的假的?”阿森師兄越說,林寒越是心虛。感覺整個人都快要泡在冷汗裏了。

那老女人果然不好忽悠,沒想到她竟然知道自己身有化水珠的事情。

還將一切的源頭猜到了自己的頭。

“那他們沒有來找過我?”說的這麼有理有據,如果他是外人都會有些相信人是被自己帶走的。

“師傅說了,你在清聖山閉關修煉,他們也不懷疑你了。”如今師弟的修爲增長,也是好事,並沒有讓師傅的謊言被人拆穿。

“那我真該謝謝師傅了。”有清聖子這麼幫助自己,他也算是安全了許多。“師傅到底怎麼樣了?”在阿森師兄的帶領下,林寒很快回到了清聖山。來的路阿森師兄一直不願意說師傅到底怎麼了,這倒是將林寒弄得有些無言以對,所以只能跟着阿森師兄一直到了清聖山師傅的房間裏才停下了腳步。

剛剛進了屋子,迎面而來的一股魔氣讓林寒皺起了眉頭。

這魔氣怎麼會更重了。

“砰!”還未深入房間,一樣物體飛出來,不偏不倚砸在了林寒面前的地面。

“滾!都給老夫滾!”房內傳來了清聖子聲嘶力竭的咆哮聲。

“這是怎麼了!”林寒震驚不已,自己不過才離開了短短一個月,怎麼師父變成這樣了。

“院長請了太長老幫師傅看過了,說師傅了魔氣,性命垂危。”魔氣入體非同小可,對他們這些修仙之人來說,魔氣是非常恐怖的存在。

“什麼!”那日不是隻有一縷魔氣嗎?怎麼會弄到如今的結果。

“太長老也沒有任何的辦法,說讓我們選個日子,爲師傅辦理身後事……”阿森說完,眼眶都紅了起來。

師傅的事情被頭的人已經鎮壓下來了,除了他們清聖山的弟子知道,別人都是不知的。

林寒沒有再問下去,而是一個箭步走進了房間裏。

纔剛剛進去,忽然一個黑影迎面撲了過來,一把將林寒壓在了身下。

“嘿嘿,修仙之人,滋味最美了。”面前的清聖子面目扭曲,哪有昔日裏一點點仙風道骨的大能形象。他的頭髮散亂,面容髒亂,還有那身隱隱竄動的古魔之氣,都讓人感覺到了一種令人窒息的鬼魅感。 “師傅不要!這是小師弟啊!”阿森嚇得不輕,前要將清聖子跟林寒分開,可沒有想到一股衝擊波掃向了他的腹部,直接將他振飛了出去,他的身子直接飛出了房間大門。 在他離開之後,房門應聲關了,隔絕掉了屋裏屋外的兩個世界。

阿森師兄一被驅逐,清聖子的癲狂的臉色有些稍稍的恢復。

“林寒……你快走,離開……離開煉丹學院……”清聖子痛苦難當,從林寒的身滾了下來。極其艱難的開口讓林寒快些離開。

“爲何?師傅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林寒心急如焚,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難道這煉丹學院,不安全嗎?

“太……太長老……”清聖子剛剛想要說什麼,忽然,喉嚨一甜,一大口的鮮血從嘴裏噴了出來。

林寒大駭,低頭一看,才發現清聖子體內的魔氣涌動,有直衝他心口的趨勢。

此時林寒也顧不得其它了,伸出手緊扣住了清聖子的手,隨後催動靈力,一鼓作氣將他體內的古魔之氣全部都納入了自己的身體之。

隨着古魔之氣被他吸收,清聖子的臉色好看了許多。只是還是虛弱的厲害,原本還是處於極度痛苦的煉獄,但是現在看起來他好似從那個無邊地獄掙脫了一般。

這縷古魔之氣強橫霸道,猛地鑽入林寒的身體之後,林寒立馬盤腿坐下。開始調整內息,額頭汗如雨下,整個身子都在微微的顫抖着。

“傻孩子!你這個傻孩子!”清聖子感覺渾身輕鬆了不少,一睜眼,卻發現林寒身的纏繞這一團的魔氣,那團魔氣在他的身肆意流竄。這一幕將清聖子給嚇得不輕,直呼林寒是傻孩子。“爲師活了這把年紀早已差不多了,你還年輕,怎麼可以爲了爲師,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古魔之氣是何等的摧人心智,他竟然幫自己吞噬了。

這讓清聖子心裏涌動過一陣暖流,差點要掉下眼淚來。

“將這魔氣還給爲師,是爲師死!也不能讓你有事!”清聖子說着要從林寒的手裏將古魔之氣抽回去。

可是沒有想到,忽然窗外響起了一道亮光,隨即轟隆一聲,一道驚雷從天而降,打碎了這個房間的屋頂,隨後,雷電沒入了林寒的身體裏。

林寒悶哼一聲,雙目緊閉成了一團,沒想到吸收掉了這縷魔氣之後直接讓自己突破了靈仙巔峯晉階了。

“這是怎麼回事!”清聖子大駭,一臉驚愕的看着林寒。

“雷劫……晉升的雷劫,怕是古魔之氣觸動了我體內的修爲,讓我的修爲得到了突破。”林寒臉色通紅,開口解釋了一句。

“嗯?這古魔之氣還有這功效?”清聖子一臉費解。

隨後,伴隨着一道道閃電沒入他的身子,林寒依舊盤腿坐在原地不動。

只是這雷電一道一道厲害。那感覺好似林寒是天譴之人,要活活將他給劈死一般。

林寒咬牙苦苦支撐着,在最後一道雷劫沒入身體的一剎那,轟的一聲巨響,林寒的身體直接爆開了。

“林寒!”清聖子慘叫一聲,怎麼都沒有想到這雷劫竟然厲害至此。

看着灑落了一地的焦黑肉塊,清聖子整個人都是顫抖的。

雷劫過後,外面已經雷雲散去,一切都恢復了清明,只剩下了滿地的焦黑屍體。

清聖子渾身微顫,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撿起了一塊焦黑的屍塊禁不住淚如雨下。

在清聖子痛苦難當之際,忽然,地的那些碎塊開始動了起來。

他錯愕的睜着淚眼看着眼前的一幕,有種被驚呆的感覺。

地的那些屍塊自主的拼湊在了一塊,成爲了一具完整的被天雷劈焦的屍體。

如此驚的一幕將清聖子給驚呆了,好半天沒有反應過來。

直到一塊塊焦片從那具身體剝落下來,露出了裏頭完好無損的皮膚來,清聖子還是處於懵逼的狀態的。

人都死成那樣了,竟然還能活過來!

難道林寒是古神獸不死鳥的後裔?

應該不是吧!

清聖子並沒有感覺到他身的有古神獸的氣息啊!

“唔……”林寒漸漸的恢復了意識,睜開雙眼,吐出了一大口的濁氣。

長長的舒了一口氣,他明顯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變得輕盈了許多。而且整個人的精神力都變得不一般了。

從地爬起來坐好,他伸出手握了握自己的拳頭,發現自己的力量晉升到很強悍的地步了。

沒想到這靈仙階品跟真仙階品竟然會相差這麼大。

這倒是讓林寒有些吃驚,再一擡頭,對了清聖子一臉懵逼的臉色。

“那個……師傅……”林寒依稀記得自己剛纔好像又炸了……

這也不是他能控制的,這身體先越來越不耐用了,動不動炸,看把他師傅給嚇得,只差沒有嚇成羊癲瘋……

“沒……沒事好……”清聖子雙目呆滯結結巴巴的說了四個字,隨後馬想到了什麼,立馬擡手握住了林寒的手腕,仔細的號了脈之後,再催動靈力探索了一下林寒的身體之後,他被自己眼前所看到的東西給驚到了。

“不滅凰體和至尊龍體的結合!我的天,林寒你這副身體的構造是怪物吧!”清聖子驚呼出聲。

難道擁有如此不凡的修煉能力,而且還擁有這麼強大的生命力。

看來自己剛纔爲他都白操心了。

“額……哪兒有師傅這麼說自己的徒弟,馬馬虎虎,不是怪物啦。”林寒撓了撓腦袋,這身體也是意外之湊起來的,當初爲了這具身體也吃了不少的苦頭。

“如此甚好,至少死不掉。”死不掉怕是所有人都夢寐以求的事情,林寒的身體強悍至此,他這個當師傅也放心了許多,好歹不用怕他日後會遇到危險。

“等等,那縷魔氣呢!”清聖子忽然想到了什麼,魔氣爲什麼會不見了?

“啊?”林寒這才意識到那縷魔氣被自己吸入之後自己晉階了,不過這事情自然不能告訴師傅的,“估計被剛纔的雷給劈沒了。”林寒一本正經的分析到。 被雷給劈沒了……

這種說法連林寒自己都不信,可是說出去的話猶如潑出去的水,不信也要信了。

“原來魔氣的剋星是天雷。也對,天雷能夠洗清世的一切污穢。倒也沒錯。”林寒讓自己都相信自己所說的話,所以清聖子也相信了。

林寒見狀鬆了一口氣,“師傅,你剛纔迷迷糊糊的跟我說小心太長老是什意思?”林寒對剛纔清聖子跟自己說過的話還有一些計較。

爲什麼師傅要自己小心太長老?

林寒話音剛落,清聖子已經一臉緊張的捂住了他的嘴巴。衝着他狠狠的瞪了一眼,示意他不要再說這些話。

“師傅?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嗎?”林寒小心翼翼的壓低了嗓音開口問了清聖子一句。

“小點聲,若是太長老知道我沒事,是不會放過我的。”清聖子的眼底盡是後怕的眼神,想來這段時間他一定經歷了了什麼可怕的事情。

“爲何?”林寒不解,太長老明明是那麼和藹可親的人。

“因爲他知道了我的祕密。”一道不和諧的聲音插入,林寒跟清聖子的臉色都變得異常難看。尤其是清聖子,更是臉色刷白,有種快要窒息的感覺。

“太長老?”林寒下意識的擋在了自己的師傅前面一臉戒備的看着這個憑空出現的老人。

“小寒,到我這裏來。”太長老微笑着衝林寒招了招手,一如跟之前那般對他和藹可親。

“太長老,到底怎麼回事?”爲什麼師傅會跟太長老關係弄得這麼僵?他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別過去!”清聖子伸手,一把拉住了林寒,生怕林寒會死在對方的手裏。

“清聖子,你也是我教出來的徒弟,怎麼?我連自己的徒孫都不能看看了嗎?”太長老勾起一抹冷笑,語氣裏盡是威脅的意味。

“可你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我敬我愛的師長了!您竟然是古魔!”清聖子渾身顫抖,一句話,猶如一聲驚雷在林寒的心裏炸開了鍋,他驚愕的擡頭看向太長老。

太長老沒有反駁,而是發出了一記滲人的笑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