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希望在下次戰鬥時能看到你們兩個人的身影,你們可不要讓我失望。」

無顏多說了幾句,他在腦海中已經構思好了進攻的計劃。

「是,千夫長,我會想辦法的。」

雖然五認為讓重四恢復精神並不容易,但他還是點頭答應了無顏的話。

「一般的城市駐地有一名百夫長鎮守就足夠了,可我們這裡,不光有兩個百夫長,甚至還有一名千夫長鎮守,真的有點大驚小怪了啊。

我倒不認為,目前這一系列事件能掀起大的波瀾。」

無顏這麼說著,他的話更像是自語一樣,讓五沒有辦法接上他的話。

不過,就在這時,兩人身後的房門被推開了。

來者徑直走進屋子,坐在了兩個面前、也是這房間里唯一的一把椅子上。

養個萌娃來坑爹 來者和無顏一樣,同樣也帶著面具,遮住了自己的面目。

他一坐下來,就轉過身去,背對著無顏和五兩人。

無顏打量著來者,他分析著這名來者的來頭。

「發給你們的信,想必你們也看了。

對此我先要表示一下歉意,我不該用組織的名義給你們發信的,因為這次對話並非是組織安排的,而是我個人的意願。

目前你們那裡發生了一系列令人頭痛的事情,這讓我覺得有必要和你們談談。

先做個自我介紹吧,我的代號是光影,是個萬夫長。」

來者的話把五和無顏都震懾住了,但五和無顏想的事情卻不一樣。

因為五隻是百夫長,他對文字代號的事情知道的並不多。

而讓五之所以感到驚訝,是因為他以前還從沒見過萬夫長這種等階的強者。

至於無顏,讓他感到驚訝的就是光影這個代號了。

無顏雖然也沒見過光影,但他聽說過關於光影的很多事迹,他也知道,光影是萬夫長里實力最強的人,也是組織實力排行順位第二,僅次於將的強者。

「沒想到這種事情連萬夫長都驚動了,我們是有多無能啊。」

無顏自嘲了一句,他盯著光影的背影,但他卻並沒從光影身上感覺到特別明顯的殺氣。

「不,我並不對你們駐地那檔子事感興趣。

我只是想問問你,無顏,你究竟能不能處理好那些頭疼的瑣事。

據我所知,你到了那裡之後,一點動靜都沒有,成天陪著你的『隊友們』搞些毫無意義的事情。

你覺得,她們兩人真的能滿足你的期待嗎?」

光影這麼對無顏說著,他在說到『隊友們』三個字時,特意加重了語氣。

無顏當然知道,光影話中的隊友們,正是指蝶和九兩人。

「當然了,光影大人。您不知道,我從蝶身上發現了有趣的未來。

她是特殊的,如果我們能以她為中心對異類做研究的話,一定能得到豐厚的收穫。

所以,我想請求您,在戰爭結束后,不要清除掉她。」

無顏笑著對光影說出了這番話,而無顏的這番話,也是之前蝶對無顏提出的請求。

「她的確很特殊,之前也為我們做了不少事情。好吧,我同意你的請求。

但你也要給我解釋一下,對於那些頭痛的事情,你有什麼打算。」

光影同意了無顏的請求,畢竟光影是組織第二強的人,他自然可以擅自作出這種無關緊要的決定。

「之前我什麼都沒做,是因為我在等待百夫長們痊癒。

既然殤那邊能擊敗兩位百夫長,那我就有必要謹慎一些。

現在百夫長們的傷都差不多好了,我打算五天後出發。

這次一共有四人參加行動,重四和五兩個百夫長、我、還有蝶。」

無顏向光影彙報了他的計劃,他說完后瞥了一眼五,想看看五在聽後有什麼反應。

很明顯,五在聽完無言的話后,臉上沉重了許多。

「四人足夠了嗎?」

這時,光影開口了,他只是簡單的問了無顏一個問題,似乎默許了無顏的計劃。。

「當然了,如果我們戰敗的話,您盡可按照最嚴厲的律令處罰我。」 口吐人言,外加那散發出來的聖潔光輝,火鳳感受到了同樣的壓力,嚴陣以待。

沒有人再懷疑秦守通靈出來的這隻聖獸的身份了。

“玉麒麟啊……竟然是玉麒麟!號稱是麒麟之中的戰鬥王者,與黑麒麟、火麒麟並稱三王的麒麟後裔啊!那可是神獸的後代!三千多年前冰神殿就有一隻玉麒麟啊!那可是頂端的聖域頂峯的實力!”副院長頗爲震驚的叫道。

炎老同樣是震驚不已,隨後滿臉苦笑:“難道說這都是天意,鳳仙,你難道真的要屈從家族的安排,從此晦暗的度過自己傀儡的下半生麼?”

烈山修渾身一震,雙目頓時暴睜,露出難以置信的色彩,壯碩的肩膀劇烈的顫抖起來,難以掩飾的妒忌讓他幾乎捏碎了拳頭,“天生聖獸,天生聖獸啊!爲什麼上天那麼眷顧那種渣渣,自己可是火麒麟神血後裔,得到玉麒麟眷顧的人應該是自己纔對!憑什麼!到底憑什麼!!!”

作爲自負和自戀的他,針對秦守這麼好的機遇,能夠得到這麼決定眷顧的人,只有自己!其他人,根本不配!他心中的妒忌簡直無法遏制,如果不能得到,那麼就徹底毀滅吧!他的眼中流露出了濃烈的殺機,狠狠的盯着秦守,臉上露出了殘忍的笑容。

火鳳仙一點兒血色都沒有了,彷彿失去了主心骨似的幾乎要癱軟在了地上,怔怔的看着秦守,絢麗的眼眸中滿都是絕望和不甘,從秦守召喚出那隻玉麒麟開始,她未來的一生已經註定了,嫁給不喜歡的人,並且徒做嫁衣,一切只是爲了族人的中興,而她也將失去最後爲自己爭取自由的權利,一切……註定了。

炎老重重的嘆息,掩面長嘆。

末世第七城 “我……不能輸……真的不能輸……”火鳳仙第一次如同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一樣的顫抖起來,高傲的眼眸中滿都是淚水,紅脣被銀牙咬破,她不甘的內心吶喊着。

“抱歉了,這次是我贏了,聖獸都在成長期,實力差距不大,互相牽制而已,我卻可以輕易的擊敗你……如果你不想嫁給那個烈山修,你自己也有選擇的權利,我可以幫你好好教訓他。”秦守本身對那位烈山修也沒有什麼好感,打抱不平的拍着胸脯表示。

但是不瞭解內情的他又怎麼知道火鳳仙內心的想法呢?

“你什麼都不懂!”火鳳仙大聲尖叫,失態的留下了眼淚,模糊了雙眼,隨後眼前一陣暈黑。

“不好!”

炎老和副院長同時豁然起身,臉色驟變,知**都知道,火鳳仙這是意識遭受沉重打擊,最後被紅蓮業火掌控了身體,現在已經處於暴走階段了,但凡是接觸她的人,統統都要受到攻擊,而且不分敵我的紅蓮業火即便是九階星辰階位的高手都要無比忌憚。

“啊啊啊……”

火鳳仙整個人都彷彿變成了火人,那原本是明黃色的焰心此時染上了妖異的紅色,純粹的紅,彷彿不真實存在於世間,半透明的琥珀色散發出來的幽光甚至能灼燒人的魂魄,業火,業火,充斥着地獄的邪念,衆生的思感,戰鬥中哪怕是直面紅蓮業火,精神都會遭受腐蝕,嚴重影響發揮。

知情教師已經嚴陣以待了,但是不明所以的學員還以爲火鳳仙再次爆發出潛力,要動用什麼可怕的招數了,紛紛好奇的瞪大眼睛觀看,生怕錯過半點兒精彩。

秦守看的清清楚楚,火鳳仙小腹那一團赤紅色的火焰種子已經蔓延到了全身,在周身不斷的遊走着,火鳳仙的身體機能也在不斷的衰弱着,如果不及時把作亂的業火種子壓制下去,恐怕火鳳仙身體會徹底垮掉的,紅蓮業火噴薄,那加持了魔法陣的白玉石臺瞬間融化成了氣態,消失不見,火鳳仙半懸浮在半空中,足不點地,但是一片真空地帶出現了。

烈山修眼眸露出迷戀和貪婪的色彩,激動的難以自抑,這就是傳說中火鳳凰神鳥涅槃的紅蓮業火麼?實在是太驚人了!如果這股力量爲自己所用的話,那麼世間還有誰是自己的對手?!

“兌換封印術,漩渦一族所有的封印術!”秦守當機立斷的對系統mm說道。

“叮~~兌換成功,扣除信仰力五萬點,漩渦一族祕傳封印術,屍鬼封盡、八角封印、四象封印、封邪法印,封火法印……”小米mm傳來大量的信息,秦守腦袋一陣脹痛,隨後意隨心動,所有的神奇封印術統統都被秦守掌控,不過相對的,秦守迄今爲止所積攢的信仰力頓時告罄了,不過秦守並不心痛,只要能進入八強,那麼整個學院的人都會知道自己的大名,這些天才所傳遞的信仰力數量極爲可觀,如果能在帝國的四學院會戰中取得更高的地位的話,那麼憑藉整個帝國數以億計的可怕人口基數,自己的信仰力恐怕會增長到做夢都要笑醒的程度。

火鳳頓時焦急的鳴叫起來,顯然也是意識到了火鳳仙此時問題的嚴重性,但是它卻沒有辦法。

“哈!”

紅蓮業火彷彿一層粘稠的血色紗衣,火鳳仙火紅的長髮變成了妖異的半紅半藍,隨後把目光看向了秦守,尖嘯一聲,穿金裂石,身影一閃,竟然瞬間就消失不見了,原地只留下了一個殘影,即便是秦守的寫輪眼,只能看到一個模糊的運動軌跡,剛剛結完印,就感覺到背後一陣呼嘯的陰風,但是身體反應速度還是太慢了,頓時被火鳳仙突然出現的一個手肘,狠狠地撞在了脖頸上,整個人都成了火人,頃刻間燒成了飛灰。

不過砰地一聲,化成了煙霧,赫然是秦守爲了以防萬一分出來的影分身,果不其然替死成功了。

不過秦守也是冷汗直冒,這實在是太可怕了,這**暴走之後的實力,恐怕冰藍也壓制不住啊,倒黴,真特麼倒黴啊!火鳳仙彷彿餓虎撲食似的,專注、集中、冷漠、邪異重重氣質夾雜,赤紅色的紗衣瀰漫出來的紅色霧氣,彷彿把整個擂臺變成了血色的世界。

火鳳仙的身體機能被損害的厲害,似乎潛意識開始對抗,導致火鳳仙動作很快停止下來,動作變得遲緩,只是周身繚繞的紅蓮業火,更加的恐怖熾盛。

“八卦封印!”

秦守寫輪眼飛速的轉動,迅速捕捉到了火鳳仙停頓的地點,三個影分身迅速的抓住火鳳仙的胳膊,捆住她柔軟的腰肢,隨後秦守那燃燒着查克拉的手指陡然按在了火鳳仙豐滿的胸脯上,全場死一般的寂靜,統統都是目瞪口呆,一個個瞪大了眼睛彷彿看到了外星人降臨大陸的場景一般不可思議,烈山修臉色勃然變得陰沉,怒氣爆發。

但是秦守保證此時真的是無心他想,而是寫輪眼捕捉到了那個在火鳳仙身體裏到處亂竄的火焰種子,迅速的用八卦封印封住,火焰種子似乎有些慌亂,想要四處亂竄的跑出來,但是八卦封印的穩定性讓它不得不認命,與此同時,那四處瀰漫的紅霧彷彿吸塵器吸攏煙霧似的倒吸回來,全都抽回到了火鳳仙的身體之中,火鳳仙的身體上銘刻着奇異的紋絡,那是八卦封印的術式。

嗖嗖嗖!

就在秦守施展封印術的時候,炎老、副院長、教務主任等等九階星辰階位的高手迅速出現,但是看到眼前這一幕紛紛震驚在了當場,尤其是看到那些紅霧正在緩緩的重新回吸到火鳳仙的身體之中,而且火鳳仙身上的紅蓮業火慢慢的收攏,安靜下來的時候,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震驚和狂喜之色。

“封印術!這是封印術啊!” 萬夫長並沒有和無顏等人聊太久,他在簡單問了無顏幾句之後,就讓他們離開了。

而無顏和五也沒打算在此久留,他們很快也返程回駐地了。

「百夫長,你可知道光影他是如同幽靈一般的存在?

即便在組織里,也沒有幾個人見過他的身影,而見過他真面目的人更是寥寥無幾。

不得不說,我們真是太幸運了,居然見到了這等大人物。」

趕路的時間總是無聊的,所以無顏就隨口吐槽了幾句,想要活躍一下氣氛。

「我們的確很幸運,千夫長。

以前我覺得能接觸千夫長就已經很難得了,根本沒想過我還能見到處於頂端的萬夫長。

其實,比起這些,我更好奇您和萬夫長的代號,還請你原諒您的好奇心。」

五這麼回應著無顏,他瞥了一眼無顏衣服上的等階標識。

「我的代號並不是值得守護的重要秘密,告訴你也無妨。

在組織實力排行榜位於前十五位的人,將會被授予擁有特殊意義的文字代號。

正如你所見,我被授予了『無顏』這個代號,而那個萬夫長則被授予了『光影』。

但嚴格來講,用『授予』這個詞並不恰當,因為我們的代號幾乎都是由自己取的。

從某種意義上說,我們的代號算是我們的新名字。」

無顏淡然的解釋著,他看到五的臉上露出了驚訝的神情。

「新的名字嗎?真羨慕您,我已經快要忘記我原本的名字了。

對了,您剛才說,只有位於前十五位的強者才擁有文字代號嗎?」

五輕嘆了口氣,他似乎有點無奈。

「是,只有前十五位。

而我,排在第十三位,也算是這個排行的末尾。

有點可惜呢,如果能進一步變強就好了。

不過,仔細想想的話,我也許永遠都無法超越那些排在榜單前面的怪物們。」

無顏說著說著,他自嘲似的笑了一下。

而五沒有辦法接上無顏的話,他只能用沉默應對這種尷尬的情景。

「對了,算了,還是我親自去問問重四吧。

本來我還想讓你幫我問問重四,那把長槍的手感怎麼樣。」

無顏放棄了讓五替自己問重四的念頭,他知道,親自問重四會得到更精準的數據。

「那就麻煩您親自跑一趟了,也希望重四不要把她的糟糕情緒傳染給您吧。」

五低下頭,他只能這般回應著無顏。

「最近我實在是太閑了,感染一點壞情緒也不是沒有好處。

對了,你們把十葬在哪裡了?我想回去之後看看那傢伙。」

「還是老地方,不過十的墓碑比較獨特,相比您一眼就能看到。

記得之前因為這事,九還鬧了許久。」

五搖搖頭,他似乎不太想提起十。

「九那傢伙的壞脾氣,都是十慣出來的。

但除了這一點之外,九的潛力還是很高的。

對了,之前忘了告訴你,九現在正在我這裡受訓。

如果你不放心你的下屬,盡可過來看她。」

既然提起了十,那就必然會提到九。

無顏吐槽了九幾句,然後就對五提了一下九的下落。

「她在您那我很放心,實不相瞞,我其實不太擅長應付九那種性格的人。

她的性格和組織的整體氛圍根本就背道而馳,過於高調了。

不過,既然她能在您那裡安心受訓,那我又怎麼會擔心呢?」

五並沒對無顏隱瞞自己的真實想法,對無顏點點頭。

「你這樣想也沒錯,九的性格的確可以稱得上惡劣了。

真沒想到,一聊起天來,時間就加速流逝了,有點可惜。」

就當無顏這麼說著的時候,他們乘坐的車輛也停了下來。

毫無疑問,他們已經回到了他們所屬的城市駐地。

無顏在聽到車輛的引擎熄滅之後,他才起身下了車。

「好好休息一下吧,五天之後我們就要處理麻煩的事情了。

你和那些傢伙交過手,你應該很清楚他們的實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