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嗯.君無戲言.”東凌孤雲微笑.動作越發輕柔.“來.放鬆.只管交給朕.朕保證你不會疼.”

甄茹雪考慮一下.認認真真地點頭:“好.我相信雲哥哥.何況只要能跟你在一起.疼也沒關係.”

聽着這並不算動聽但卻絕對發自內心的誓言.東凌孤雲只覺心絃一動.對這個女子的感覺已經變得微微不同起來.至少在他的心裏.甄茹雪已不再單純是一個生育的工具.

無聲的嘆息之中.他更加溫柔似水.耐心的將甄茹雪的身體調整到最佳狀態之後才輕輕柔柔地……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 對此時的甄茹雪而言.最令她高興的是果然絲毫都不曾感覺到疼痛.反而有一種無法形容的、美妙的感覺自兩人結合的地方席捲而來.令她不由自主地摟緊了這個此生最愛的男子.將滿心的幸福和甜蜜吟哦出聲.

自此.東凌孤雲輪流宿在三位妃子的寢宮.至於東鳳宮.他則一直不曾踏足.柯羽瑤見狀唯有苦笑.只當是那一夜惹怒了帝王.他雖然不曾遷怒丞相府.只怕也不會再親近自己了.莫非這一生.只能這樣老死宮中.

夜.月華如水.

忙碌了一天的東凌孤雲疲憊不堪地站起身.擡腳就往外走:“南鳳宮.”

內侍眉頭一皺.小心地開口:“皇上還要去南鳳宮.”

東凌孤雲腳步一頓.回頭看他一眼:“怎麼.你有意見.”

“老奴不敢.”內侍嚇了一跳.忙不迭地躬身施禮.“老奴只是覺得.皇上很久……不曾去天鳳宮了.還以爲……”

東凌孤雲沉默片刻.居然並不曾動怒:“皇后娘娘過得很好.不需要朕相陪.”

看着他的背影.內侍不由無聲地嘆了口氣:皇上與皇后究竟是怎麼了.以前就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如今就三秋不見如隔一日.怎麼無論如何都是極端.

進了南鳳宮.甄茹雪已在環佩的攙扶下過來見禮.只是說話都有氣無力.彷彿疲乏得很:“茹雪參見雲哥哥.”

“免禮.”東凌孤雲皺眉.“這是怎麼了.病了.可曾宣過太醫.”

“沒有呢.”甄茹雪強打精神微笑.並放開環佩的手.表示自己什麼事都沒有.“雲哥哥不必擔心.我沒事.就是這幾日身上不怎麼有力氣.而且老想睡覺.沒有多少胃口.其他的沒什麼.”

“這還沒什麼.”東凌孤雲眉頭皺得更緊.“多長時間了.”

目光掃過旁邊的環佩.登時將她嚇得一哆嗦.忙不迭地回話:“回皇上.也就這三五天.奴婢多次說請太醫.娘娘都說無妨.不許奴婢去.還說不想讓皇上覺得她嬌貴.動不動就請太醫.”

雖然也欣慰於她的懂事.東凌孤雲卻責怪地看着她說道:“諱疾忌醫怎麼可以.再說有病就要治.跟嬌貴有什麼關係.若是像你這般.豈不是沒病變有病.小病變大病.環佩.快去宣太醫.”

環佩趕緊答應:“是.奴婢遵旨.”

“哎呀不用.”甄茹雪有些不好意思.伸手想要阻止.“雲哥哥.我真的沒事.睡一覺就好……嗯……”

一句話未說完.她突然感到眼前一黑.緊跟着身子一軟往旁就倒.東凌孤雲吃了一驚.立即伸手將她摟入懷中:“茹雪.茹雪你怎麼樣.茹雪..”

然而甄茹雪雙眼緊閉.居然已經昏了過去.他雖身手卓絕.於醫術卻不甚精通.立刻將她打橫抱起放到牀上.縱聲呼喊:“宣太醫.快.”

帝王一聲令下.誰敢怠慢.太醫兩名太醫很快趕來.上前見禮:“臣季程儒(駱耀文)參見皇上.”

“免禮.”東凌孤雲揮手.“快瞧瞧茹雪怎麼樣了.”

“是.”

二人答應一聲上前.季程儒首先小心地爲甄茹雪試了試脈.臉上陡然浮現出一絲驚喜之色.不過他並未急着下結論.而是退後一步開口:“駱大人.您再來試試.”

駱耀文點頭.上前依樣施爲.片刻後.二人對視一眼.各自點了點頭.跟着納頭便拜:“臣等恭喜皇上.賀喜皇上.賢妃娘娘有喜了.”

東凌孤雲只覺腦中轟然一響.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麼..再說一遍.”

季程儒也知道他激動驚喜的心情.當下上前一步含笑開口:“恭喜皇上.賢妃娘娘已經懷有一個多月的身孕.只要她誕下皇嗣.旱情便可結束.實乃萬民之喜.江山社稷之喜.臣等恭喜皇上.”

東凌孤雲渾身一緊.這才相信自己並不曾聽錯.甄茹雪懷了他的骨肉.他終於要有自己的孩子了.

與端木幽凝恩愛多年.卻一直沒有愛的結晶.他雖然並不如何在乎.卻不得不爲江山社稷考慮.心下不可能絲毫不急.如今甄茹雪懷了身孕.江山後繼有人.如果旱情真的因此而結束.那他就再無遺憾了.

狂喜之下.他卻不曾失了最基本的理智.深吸一口氣問道:“確定嗎.不曾看錯.”

“絕對不曾.”季程儒搖頭.“臣與駱大人都已看過.應該不會出錯.皇上若不放心.可請皇后娘娘前來診視一番.足可保萬無一失.”

此時此刻提及端木幽凝.東凌孤雲說不出心中究竟是什麼樣的感覺.然而無論如何他知道.不能讓端木幽凝來試這個脈.否則還不知道她會是怎樣的反應.又會用怎樣的目光看他.

搖了搖頭.他儘量裝得平靜:“不必了.朕信得過兩位的醫術.只不過既然是喜事.茹雪爲何會昏倒.”

“這也算是正常現象.”季程儒回答.“脈象顯示.賢妃娘娘有些血虛.再加上胎兒已開始與娘娘爭奪養分.娘娘難免承受不住.待臣開幾副養血安胎的藥來.娘娘服下之後就會沒事的.”

東陵孤雲聞言.這才相信這個消息是真的.甄茹雪真的懷了他的骨肉.玉麟國江山後繼有人了.想到此.他的臉上終於露出了興奮萬分的笑容.連連點頭說道:“好.好.很好.哈哈哈.”

眼見龍顏大悅.兩位太醫及旁邊負責伺候的侍女也紛紛跪倒在地.齊聲道賀:“恭喜皇上.賀喜皇上.”

便在此時.甄茹雪被吵醒了.她先是晃了晃腦袋.接着慢慢睜開了眼睛.當她看到牀前的地上跪滿了人.而東陵孤雲就站在一旁.還以爲出了什麼事.嚇得立刻翻身而起.急急地說道:“雲哥哥.你要幹什麼.他們伺候我盡心盡力.並沒有什麼過錯.你可不要隨便懲罰他們呀.”

“茹雪.你誤會了.”東陵孤雲微笑着上前坐在牀邊.輕輕握住了她的手.“朕不但不會懲罰他們.還會獎勵他們.因爲他們伺候你的確盡心盡力.才能這麼快傳來好消息.”

“好消息.”甄茹雪愣了一下.“什麼好消息呀.”

東陵孤雲笑笑.溫聲說道:“茹雪.難道你自己就一點感覺都沒有嗎.你已經懷了朕的骨肉了.”

甄茹雪瞬間渾身一僵:“雲哥哥.你說什麼.你在跟我開玩笑吧.”

東陵孤雲搖了搖頭.笑得依然溫和:“君無戲言.這兩位太醫剛剛給你診過脈.你的確已經懷了一個多月的身孕了.”

甄茹雪又愣了好久.才慢慢回過神來.一隻手早已不自覺地撫上了自己的小腹.口中喃喃地說道:“我懷孕了.我懷了雲哥哥的孩子.是真的麼.”

“是真的.”東陵孤雲代爲回答“所以以後你無論做什麼都要格外小心.知道嗎.你肚子裏的這個孩子可是關係着整個玉麟國的未來呢.”

甄茹雪心頭頓時升起一股神聖的使命感.用力點了點頭說道:“雲哥哥你放心吧.我會小心的.我一定會幫你把這個孩子生下來.好結束如今的旱情.還百姓從前的安居樂業.”

東陵孤雲點頭.微笑不語:但願真的如此.

當下他不但命人好好照顧甄茹雪.絕對不允許出任何差錯.而且命太醫立刻去開出藥方.好爲她安胎.衆人各自領命.自是不敢怠慢.而且所有人心頭都有同樣一個想法.就是希望這個孩子的到來真的可以結束這場災難.畢竟.他們已經被折磨得夠久了.

而甄茹雪.看着所有人爲她忙前忙後.圍着她團團轉.心頭更是剎那間涌上了一種從未有過的優越感.彷彿她已經一躍成爲全天底下最重要的人.所有的人都必須仰仗她而生存.

因爲這股優越感.她施施然的地躺了下去.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衆人的伺候.而一雙手則始終牢牢地保護着自己的小腹.彷彿抱着自己鋪滿鮮花、喝彩和掌聲的未來.

她知道從這一刻起.她的命運將變得不同.只要她順利誕下皇嗣.而且最好是一個皇子.那麼他就是無可爭議的太子.而她便可以母憑子貴.完全有資格問鼎東宮.成爲雲哥哥的皇后了.到時候還有誰敢說半個不字.

想着想着.甄茹雪幾乎忍不住笑出了聲.暗中默唸道:孩子.你可要爭氣呀.咱們娘倆的未來可就全都系在你身上了.

沒過多久.甄茹雪懷孕的消息就在宮中傳開.上上下下無不興奮異常.認爲災難終於可以過去了.而東陵孤雲更是傳令下去.所有人都必須小心謹慎.務必保證甄茹雪腹中的孩子平安降生.而他的這些做法更加令甄茹雪飄飄然起來.得意得不知如何是好.

得知甄茹雪懷孕.端木幽凝立刻急匆匆地趕來看望.卻正好與東陵孤雲碰到了一起.便上前見禮:“臣妾參見皇上.” 東陵孤雲看她一眼.淡淡地笑了笑:“皇后來得好快呀.聽到這個消息想必很高興吧.”

他不再叫“幽凝”而以皇后相稱.表面看來似乎沒有太大的變化.卻依然可以令人聽出那種刻意的冰冷和疏遠.

端木幽凝直起身微笑道:“是.臣妾的確很高興.爲皇上高興.也爲玉麟國的百姓高興.這才趕來看望.不知賢妃妹妹覺得如何.可有什麼不適嗎.”

對於這位威震海內外聲、聲名遠播的皇后.甄茹雪一直是覺得難忘望其項背、遠遠不如的.因此在她面前總有一種自慚形穢的感覺.覺得自己不管再修煉多少年都不可能有她那麼高貴清雅的氣質.

然而此時此刻.藉着腹中這個孩子的東風.她終於找到了一絲自信.便盡力裝出一副矜持的樣子點頭說道:“多謝皇后娘娘關心.臣妾很好.”

端木幽凝微笑點頭:“那就好.妹妹腹中的孩子擔着天下之重任.可千萬要小心纔好.皇上.臣妾知道您已經爲賢妃妹妹安排了太醫.負責爲她安胎.不過臣妾還是想請問皇上.是否有必要讓臣妾爲賢妃妹妹開幾副藥來.”

東陵孤雲依然淡淡地看着她.片刻之後搖頭說道:“不必了.朕知道你醫術高明.不過宮中太醫在安胎方面有其獨到之處.不會出差錯的.你只管忙你的.茹雪這邊就不必操心了.孩子會如你所願平安降生的.”

端木幽凝眼眸深處掠過一抹深沉的無奈.面上卻只是不動聲色地笑了笑:“這個孩子平安降生可不僅僅是臣妾的願望.更是皇上的願望吧.既然此處沒有需要臣妾幫忙的地方.臣妾便告退了.賢妃妹妹好好歇息吧.”

說罷她施了一禮.轉身退了下去.等她離開.甄茹雪突然撇了撇嘴說道:“哼.給我開什麼安胎藥.我看她是想害我的孩子纔對吧.”

聽到有人這樣說端木幽凝.東陵孤雲感到心中異常不舒服.不由眉頭一皺說道:“不許這樣說.幽凝不是那種人.她是真心想要照顧你.朕不願她太過勞累才拒絕.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更不要信口開河.以免無端惹出禍事.”

甄茹雪原本只是隨口一說.卻想不到換回這樣一通教訓.頓時感到有些委屈.而東陵孤雲對端木幽凝這種毫不猶豫的維護更是讓她感到渾身彆扭.可是皇上面前.她到底不敢造次.便委委屈屈地說道:“是.我不敢了.雲哥哥你不要生氣.我是隨便亂說的.我知道皇后娘娘不是那種人.”

看着她眼圈發紅的樣子.東陵孤雲不由皺了皺眉.然而想到她身懷有孕.便耐着性子說道:“好了.你現在是有身子的人了.不要動不動就哭鼻子.太醫說過母親的情緒會影響孩子的健康.要想生下健康的皇子.你可要每天開開心心的纔可以.”

“是.我知道了.”甄茹雪乖乖地點了點頭.臉上立刻浮現出滿滿的笑容.“雲哥哥你放心.我會每天開心.給你生下一個健健康康的皇子的.”

東陵孤雲點了點頭微笑道:“這纔對.你有了身孕.不宜太勞累.應該多多休息.朕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吧.有什麼需要只管吩咐他們.”

見他要離開.甄茹雪自是戀戀不捨.但也知道他還有國事要處理.便點頭答應一聲.目送他出了門.

“娘娘.這下可好了.從此之後你再也不用擔心了.”環佩衝到甄茹雪面前興奮地說着.“不管是皇上還是玉麟國的百姓.都急切地盼望這個孩子降生.只要你順利把孩子生下來.這後宮之中可就是您最大了.”

甄茹雪矜持地笑了笑.依然輕輕地撫摸着自己的小腹:“現在說這話還爲時過早.誰知道本宮懷的是男還是女呢.如果是個皇子那自然什麼都好.如果是個公主.只怕雲哥哥會失望的.”

“那有什麼關係.“環佩不以爲然地說着.”如果是個公主.娘娘可以繼續爲皇上生嘛.早晚會生下皇子的.“

甄茹雪點了點頭:“那倒是.不過現在最重要的是先把這個孩子生下來.環佩.以後你可要小心伺候本宮.萬萬不可出任何差錯.知道嗎.”

環佩重重地點頭:“是.奴婢知道了.”

夜色漸漸深沉.端木幽凝卻依然站在窗前了無睡意.只是靜靜地望着窗外深邃而蒼茫的夜空.感到自己的心也如同這夜空一般.無邊無際.賢妃有孕.她自然是高興的.因爲這至少說明當初她強忍着痛苦爲東陵孤雲張羅立妃之事.如今終於有了結果和回報.雖然剛纔東陵孤雲的態度讓她感到難過.但總體來說.這仍然是一件大好事.

遺憾的是.旱情並沒有因爲這個好消息的傳出而結束.她不得不暗中安慰自己.或許必須要等皇嗣降生之後.確定玉麟國的江山後繼有人了.上天才會收回天譴.畢竟如今胎兒還小.根本不知是男是女.當然是男的那就太完美了.

自從那天晚上甩袖而去之後.一連兩個月東陵孤雲都沒有再踏進天寧宮一步.端木幽凝有些琢磨不透他到底是什麼意思.難道他打算從此之後徹底跟她斷絕關係.讓她這個皇后形同虛設嗎.還是說他早已打定了主意.將來誰先誕下皇嗣.誰就取代她成爲皇后.

如果是後者她沒話說.但如果是前者.那也就意味着這皇宮她是不可能再繼續呆下去了.端木幽凝承認.她是有潔癖.但是還沒有嚴重到因爲東陵孤雲碰了別的女人就再也不願意親近他的地步.畢竟東陵孤雲是皇上.三宮六院實在太平常不過.從來不可能單獨屬於她一個人.

當初之所以不肯讓東陵孤雲碰她.其實最主要的原因她已經說過了.就是不希望東陵孤雲的目的是爲了安慰她.如果是那樣.她寧可不要.但是顯然.東陵孤雲的想法跟她完全不同.這纔是最要命的一點.該怎麼辦.

不知過了多久.眼前突然有人影一閃.一個聲音跟着響起:“我就知道你的日子不會太好過.想不到我然被我猜中了.”

隨着說話聲.一張俊朗的面孔出現在眼前.端木幽凝不由愣了一下.頗感意外:“表哥.”

來的這個人正是獨孤洌.他穿着一身黑色的夜行衣.面容顯得有些冷峻.點了點頭.他接着說道:“是我.不放心你.所以過來看看.”

還好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人記得我.端木幽凝心中一暖.嘆口氣點了點頭:“進來說吧.小心驚動了侍衛.”

獨孤洌點點頭.身形一展穿窗而入.端木幽凝點燃燭火.示意他在桌旁落座.並倒了一碗涼茶遞了過去:“怎麼想起今夜過來的.”

獨孤洌看着她.眉頭皺得更緊:“我早就想來了.不過絕殺門事務繁忙.脫不開身才等到了今日.幽凝.不過短短兩個月不見.你怎麼瘦成了這個樣子.簡直就剩皮包骨頭了.我知道了.你把三年來無所出的真相告訴了皇上.是不是.”

端木幽凝點頭:“我自然得告訴他.這種事根本瞞不住.何況如今這狀況.我也不能瞞着他.”

獨孤洌不置可否.沉吟着說道:“也就是說皇上知道真相之後便冷落了你對不對.否則你怎麼會消瘦成這個樣子.”

端木幽凝苦笑.搖了搖頭:“沒有那麼簡單的.這件事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說.但是……”

“你不用說我已經可以想象你這兩個月過的是什麼樣的日子.”獨孤洌突然冷笑了一聲.“皇上立了妃子.如今可是左擁右抱.夜夜笙歌.哪裏還記得你.在這種情況下你若是不瘦.那纔是咄咄怪事.”

端木幽凝嘆了口氣:“這件事你也知道了.”

“是.”獨孤洌點了點頭.“如果不是因爲這個我還不會來呢.我聽說是你提議讓皇上立妃的是嗎.”

端木幽凝手撫額頭.只覺疲憊不堪:”事情你已經知道了,我不想再多說.但是無論如何你應該知道,如果還有別的選擇,我不會這樣做.”

“是,這我知道.”獨孤洌嘆了口氣.“你向來是個眼中不容沙子的.若非迫不得已.你根本不屑於跟別的女人共同擁有一個丈夫.其實不是皇上冷落了你.而是你主動疏遠皇上是不是.”

端木幽凝擡頭看了他一眼:“你要不要這麼瞭解我.這話若是被皇上聽到.我可又要倒黴了.不過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賢妃懷孕了.”

獨孤洌吃了一驚:“什麼.這麼快.看來.很多事情都是命中註定的呀.”

“沒錯.這我承認.”端木幽凝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命裏有時終須有.命裏無時莫強求.就算強求也強求不來.”

獨孤洌沉默下去.只是輕輕地啜飲着茶水.許久之後纔有些擔心地問道:“那麼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是勉強忍受着這樣過下去.還是……”

“我不知道.”端木幽凝慢慢搖了搖頭.“現在我根本就不敢想以後.也沒有時間去想.我唯一期盼的就是賢妃生下孩子之後旱情真的會結束.那麼我做的一切就不算毫無意義.我也就可以感到欣慰一些了.” 獨孤洌看着她.眼睛裏閃爍着一股複雜的光芒.但卻顯然不願讓她知道.因此很快便垂下了眼瞼:“那你呢.你的身體怎麼樣.兩個月過去.難道就絲毫改善都沒有嗎.你有沒有試着運功驅毒.”

端木幽凝點頭:“正在做.我現在每天晚上都運功驅毒.看看能否把餘毒排清.”

“沒有效果.”獨孤洌沉吟着.“相思蠱的餘毒藥石無效這我知道.難道連運功驅毒都不行嗎.來.我再給你試試脈.”

端木幽凝點頭.把手伸了過去.獨孤洌便輕輕把手指搭在她的脈上.仔細試了試.好一會兒之後收回手.他的眼光有些閃爍不定:“從脈象上來看.氣血兩虛的狀況倒是比從前好了一些.是不是因爲餘毒進一步排清的緣故.”

“誰知道呢.”端木幽凝對此顯然並不十分上心.興致缺缺地回答.“排得清也好.排不清也罷.既然並不致命.我也就懶得理會.一切隨緣吧.”

獨孤洌依然不停地眨着眼睛.顯然有話想說.卻又不敢隨便開口.看到他的樣子.端木幽凝不由苦笑一聲:“有什麼話你就說吧.你我之間還需要客套嗎.我又不是皇上.你何必如此戰戰兢兢.”

獨孤洌撓了撓頭:“既然如此.那我就直說了.其實我想說的是.餘毒是否排清.有一個辦法最容易檢驗:只要你能懷上龍裔.不就說明餘毒排清了嗎.不過直到現在你都沒有消息.顯然還需要繼續努力.”

端木幽凝看他一眼.沒有做聲:兩個月來.皇上根本連天寧宮都沒踏進過一步.就算她體內的餘毒排清了.又怎麼可能懷上龍裔.

兩人正在相顧無言.獨孤洌突然臉色一變:“糟了.有人來了.”

“嗯.我聽到了.”端木幽凝點了點頭.“是皇上.”

“皇上.”獨孤洌更加吃驚.“既如此.我先走了.”

“來不及了.”端木幽凝淡淡地笑了笑.“何況爲何要躲着他.咱們又不曾做虧心事.”

倒也是.獨孤洌撓了撓頭.東陵孤雲已經一步跨了進來.看到他目光頓時一冷:“是你.你怎麼會在這裏.你什麼時候來的.來做什麼.”

一連四個問題出口.獨孤洌早已被他語氣中的冰冷震了一下.趕緊沉住氣微笑解釋:“回皇上的話:草民剛來不久.只是因爲不放心幽凝..草民是說不放心皇后娘娘這才前來看望的.”

ωwш✿ ttκa n✿ ℃ O

端木幽凝早已起身見禮.並靜靜地立在一旁.見她沒有打算開口.東陵孤雲不由一聲冷笑:“既然是來看望.爲何不白天來.夜深人靜.孤男寡女共處一室諸多不便.你總該避些嫌疑纔是.”

獨孤洌立刻點頭:“皇上教訓的是.是草民魯莽.請皇上恕罪.草民已經看過皇后娘娘.便先告退了.”

施了一禮.他穿窗而出.很快消失在蒼茫的夜色中.東陵孤雲顯然也懶得理會他.只把目光鎖定了幾乎面無表情的端木幽凝:“茹雪有孕.朕怕你接受不了纔想來安慰一番.想不到倒是朕多慮了.你根本不缺乏人安慰嘛.”

端木幽凝垂在身側的雙手已經緊握成拳.面上卻只是微微一笑:“皇上的確多慮了.賢妃有孕是一件大喜事.臣妾只會高興.怎麼會接受不了.既如此.又何須皇上的安慰.”

“是嗎.”東陵孤雲淡淡地挑了挑脣.勾出一抹些冷淡的笑意.“你是朕的皇后.可是別的女人卻先於你有了朕的孩子.朕還以爲你多少會有些在意.不過如今看來.你對此根本就不屑一顧.能不能懷上朕的孩子對你來說沒有區別.對不對.”

端木幽凝的雙拳又緊了緊.臉的笑容也跟着消失不見:“皇上兩個月不來.如今好不容易來了.就是爲了跟臣妾說這些嗎.”

“那你希望朕跟你說什麼.”東陵孤雲的目光微微閃了閃.“你還知道朕已經兩個月不來了嗎.不過朕不來豈不是正好如了你的意.”

端木幽凝張了張口.似乎想要辯駁些什麼.然而當她看到東陵孤雲那冰冷的目光.頓時什麼心情都沒有了.只是淡淡地轉開了頭:“皇上要誤會臣妾.那就儘管誤會.臣妾不想再爲自己辯駁些什麼.不過皇上此來如果只是爲了安慰臣妾.那就大可不必.皇上也不必擔心臣妾會對賢妃的孩子做什麼.如果不是爲了他.臣妾不會如此多此一舉.”

東陵孤雲笑笑:“你的意思是說朕根本就來的多餘是不是.如果朕不來.你依然可以陪着獨孤洌說說笑笑.而不會被朕破壞了大好的心情.”

端木幽凝聞言皺了皺眉.眼中掠過一抹冷意:“皇上這是在懷疑臣妾跟表哥.”

“朕沒有.”東陵孤雲搖頭否認.“朕冷落你那麼久.你要找個人傾訴一番是人之常情.朕不會因此而懷疑什麼.何況傲氣如你.也根本做不出那樣齷齪的事.”

端木幽凝眼中的冷意稍稍回落:“能聽到皇上說出這樣一句話.總算不枉臣妾與皇上相伴一場.皇上放心.臣妾不會做出背棄皇上的事.不會跟任何人有私情.”

聽到這樣的承諾.東陵孤雲本該感到開心纔是.然而他卻眉頭一皺:“你這是在指責朕.覺得朕背棄你跟別的女子有了私情.甚至還珠胎暗結.”

端木幽凝吐出一口氣:“皇上誤會了.臣妾絕無此意.她們已經是皇上的妃子.哪裏來的珠胎暗結之說.”

東陵孤雲暫時沒有開口說話.沉默得令人不安.許久之後.他突然笑了笑:“幽凝.茹雪已經懷了身孕.你的目的已經達到了.那麼等她誕下皇嗣之後.朕就去了她們的妃子封號.把她們全部送出宮.從此之後朕依然只陪着你一個人.你說好不好.”

“當然不好.”端木幽凝毫不猶豫地搖頭.“皇上.你不能這樣做.她們都已是您的妃子.而且並沒有什麼過錯.若是無緣無故將其送出宮.皇上如何跟他們的家人交代.到時候他們若是鬧將起來.豈不又是一場禍事.”

東陵孤雲笑笑:“你一心爲朕考慮.朕很欣慰.那麼你自己呢.你有沒有爲你自己想過.”

端木幽凝愣了一下.似乎有些不敢面對他的目光.接着便轉開了頭:“臣妾有什麼好想的.該怎麼過還是怎麼過罷了.當然.如果太子並非中宮皇后所出.終究會有些尷尬.皇上可以等太子的人選確定之後.其母封爲皇后.臣妾沒有意見.”

倒是想不到她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東陵孤雲顯得有些愕然.然而片刻之後.他的眼中便蒙上了一層怒意:“你連朕親手所封的皇后之位都不稀罕了麼.居然如此迫不及待地要拱手讓人.既然如此.這裏還有什麼是你舍不下的..恐怕沒有了吧..”

端木幽凝一時有些無言以對.她發現自從立妃之事擺上桌面直到如今.“迫不及待”四個字就變成了東陵孤雲的口頭禪.難道自己表現得真有那麼明顯嗎.

嘆了口氣.她有些無奈地說道:“皇上爲何總是曲解臣妾的意思.臣妾所做的一切不都是爲了大局嗎.不然將來若是有哪位大臣提出太子應該是由皇后所出.而要求皇上另立皇后.皇上豈不是又會陷入被動之中了.”

這話說的顯然有幾分道理.至少東陵孤雲眼中的尖銳不再那麼明顯.沉默片刻後.他一聲冷笑:“幽凝.朕要謝謝你的提醒.爲了防止有人癡心妄想.或者意圖不軌.明日一早朕便下一道聖旨.聲明不管將來太子有誰所出.你永遠都是朕的皇后.這一點不會改變.如果哪位大臣對此不滿.那就說明他有不軌之心.”

端木幽凝聞言感動之餘.不由越發擔心:“皇上不要意氣用事……”

“朕不是意氣用事.”東陵孤雲淡淡地打斷她.“你爲朕和玉麟國的江山做了多少.有眼睛的人都看的出.何況你之所以無所出是被人所害.如果不是爲了幫朕奪回江山.你也根本不必去風情谷.也就不會給人害你的機會.如果有人以此爲藉口要奪了你的皇后之位.朕絕對饒不了他.”

因爲這幾句話.端木幽凝突然覺得當初那個疼她、愛她、全心全意對她的東陵孤雲似乎又回來了.眼中頓時閃過一絲隱隱的柔情:“皇上的心意臣妾十分感激.可是……”

“沒有可是.這件事就這麼定了.”東陵孤雲揮了揮手.語氣不容置疑.“所以你給朕老老實實地待在宮中.哪裏也不許去.朕保證沒有人動得了你的皇后之位.”

端木幽凝無奈.只得微微嘆了口氣:“是.臣妾遵旨.”

東陵孤雲點了點頭:“既然茹雪有孕並不曾對你成任何影響.便早些歇着吧.朕先走了.”

說完.他轉身向外走去.腳步卻刻意放得慢了些.似乎在期待着什麼. 其實也沒有想到他居然說走就走.端木幽凝不由愣了一下.眼中浮現出一絲淡淡的依戀.然而面上卻一切如常.屈膝施了一禮:“臣妾恭送皇上.”

這一聲出口.反而讓東凌孤雲的腳步停了下來.他頭也不回.從牙縫中擠出了幾個字:“恭送.幽凝.難道你就不曾想過挽留嗎.”

端木幽凝抿了抿脣.片刻後苦笑了一聲:“皇上既然已經決定離開.就算臣妾開口挽留又能怎麼樣呢.該走的終究是要走的.”

幽魅情吻 東凌孤雲回頭.靜靜地看着她:“如果朕告訴你.只要你開口挽留.朕就會留下來呢.其實朕想要的並不多.只不過是一個留下來的理由而已.難道連這一點你都吝嗇於給朕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