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同時她也覺得學長對於自己的感情不似是玩鬧。所以她放棄了掙扎。並且想着,等到兩人大學之後就會將這件事情告訴父親和母親。哪知道,她還沒有告訴的時候蘇乾自己發現了。

他們是在替女兒收拾房間的時候發現她的護身符被放置到了櫃底,而且似乎很久沒有拿出來了。

蘇乾覺得奇怪。女兒的情況比自己妻子都要嚴重,所以如果沒有特殊原因根本就離不開這個護身符。

妻子現在還總是帶着,一刻都不敢拿開。 嬌妻撩人:總裁你別追 她從小到大就被教育着不要離開護身符應該沒有這麼大膽扔開不帶,最最主要的大概還是她就算沒有帶也沒有出事。這就更讓人奇怪了。

蘇乾拿着護身符皺着眉,最終決定去學校找女人,瞧她究竟爲什麼可以躲開那些幽靈的附身。他一直認爲自己雖然是個工作狂,但是對待家裏尤其是子女也一直照顧得很好。怎麼會疏忽了這麼大的事情呢?

如果不是他疏忽,那就是自家的女兒想故意隱瞞。

她究竟有什麼事情要瞞着自己?

到了學校他並沒有直接進去而是在外面轉了幾圈,據他所知如果女兒或妻子不帶上護符那些想附身的惡靈就會徘徊在四周,時刻準備着找上她們。或者說。在時時刻刻找尋着這種機會。

逆天風神 自己家周圍也有這種情況,不過他沒事的時候就四處轉一轉,將這些東西基本上已經打的不敢靠近,可是並不代表他們不會靠近學校。但是現在看來學校周圍是乾淨的。 絕地求生之王者巔峰 可以說是非常乾淨。別說惡靈,連普通的幽靈都少的可憐。除了感覺到一些地縛靈外,蘇乾覺得這一帶真是乾淨得過了份。

要知道,有人的地方就有死人,有死人的地方不有幽靈徘徊。他雖然看不見,或者說看不太清楚,但是卻能夠清楚的感覺到。

所以,他越發奇怪了。

走着走着,蘇乾在學校的外圍發現了一隻奇怪的大狗。雖然它趴在草叢中,一般人不會發現,但是它太過怪異了,所以任誰都會多瞧幾眼。

然後蘇乾就多瞧了,這一瞧他看出來,這隻大狗分明是李家的饕餮。

他走了過去,本來想看它的目地,可是饕餮發現他後竟然轉身就飛也似的跑了。

這是怎麼回事?

這個妖怪確實有時候會來接送女兒上下學。但他以爲只是偶爾,卻沒想到它竟然蹲在外面等着,瞧這樣子已經對周圍的地形很熟悉了。它又不是自己家的寵物,這個有些太讓人匪夷所思了。要知道饕餮可是一隻大妖怪。

蘇乾實在太過奇怪,所以他不得不偷偷打電話給了肖萌。自己以前的學生,現在兩人已經算是朋友了,但平時他不會與她私下聯繫。因爲被那個醋罈子知道了還不一定怎麼鬧呢!

肖萌也奇怪爲什麼蘇乾會突然間自己,不由奇怪的看着他,直到他一句話就講出了一件讓她心卟嗵卟嗵直跳的事情,自己家的兒子拐人家小姑娘的事情被發現了。

蘇乾也沒有講什麼:“你家的饕餮爲什麼總是接送我家的琳琳。”

“因爲,哈哈……元元講她總是迷路,所以讓饕餮照顧一些。”

“據我所知,還有校車,她應該不會那麼容易就丟,而且我如果有空也是會去接送的。”

“蘇老師,這也是元元求我這樣做的,你知道他是學長很擔心這個學妹。”

肖萌低下了頭,以前在學校的時候那種感覺又一次充滿着心頭。

蘇乾卻很冷靜的道:“你們家的小鬼王是不是對我女兒太殷勤了?”

“咳,這件事我還真不是太清楚。”

肖萌儘量將自己分出去,如果蘇老師知道他們一家聯合起來拐帶人家小姑娘,只怕會氣壞吧?

“別騙我了,你的眼神已經出賣了你,對於你的瞭解我不比李景容差。”蘇乾現在已經是有家的人了,所以他並沒想太多,只是以一個朋友的語氣說着。

而肖萌知道自己是瞞不了蘇老師的,於是馬上承認道:“他們在交往,所以元元比較擔心。”

“什麼時候的事情?”蘇乾竟然十分冷靜,因爲他在找消萌之前就已經有這種想法了。

“最……最近的事情。”

“怪不得學校周圍的惡靈那般少,他是不是關照過了?”

“嗯。”

“不對,就算關照過了那也會有一些沒長眼的鬼怪,所以應該還有別的原因。”

“沒,沒有了吧,其實就是景容有時候會去轉一圈。”其實肖萌知道,自己的相公纔沒去,之所以乾淨是因爲元元總是將自己的氣放在那小姑娘的體內,所以她就算體質特殊所以纔會抵擋幽靈的侵犯。

可是,這事不能說,說了蘇老師做爲一個父親一定會非常暴燥的。

“他爲了自己的兒子倒是盡心盡力。”蘇乾相信了,因爲李景容對於兒女是非常寵愛的,他倒是可以做出這樣的事情。

“蘇老師,你應該知道元元是個挺認真的人,所以琳琳和他一起應該會很幸福的。”

“不用再誇獎你家的那個小子了,所有的事情都是因爲他想來到這個世間而發生的。”

“可是你也可以這樣想,所有的事情只爲了讓你的女兒快樂而做的鋪墊,那不是更好嗎?”

蘇乾竟然驚訝的看着肖萌,最後竟然莫名其妙的被說通了。 就這樣,蘇乾雖然在審問了女兒後得到了她果然與李初元在交往的事情,雖然有些覺得太早了,但是難得女兒堅持而自家的妻子又十分的同意,於是他只能勉強的點了頭。

這點了頭就要見家長啊,李初元有點緊張了。平時見蘇乾時可沒有這麼緊張過,他先買了些禮物然後開車到了蘇家。

在蘇乾眼中,他們比自己教的那些孩子還要小,所以自然有點鬱悶。可是不得不說,如果要是當成女婿來看李初元這小子還是挺耐看的,至少這小模樣兒是無論男女老幼通殺,連喜歡哭的小兒子見他都不再哭了。

其實小傢伙想的是:媽媽啊。這個男人的背景好可怕,像惡魔一樣,快救命。

但是,沒有人能知道小孩子瞧見了什麼。還都認爲他是喜歡這個未來姐夫呢。

“哇,看來小楠楠很喜歡你啊。”琳琳的媽媽笑着說。

而蘇琳琳道:“我覺得他好像在害怕吧?”不哭不鬧,小手握在一起都不動了,這怎麼看都不像是喜歡啊。

“怎麼可能。咱們家楠楠可是超級膽大的,絕對不會害怕什麼人。”

琳琳媽媽很自信的說完,然後將孩子直接交給李初元自己跑去廚房做飯了。

蘇乾還小聲道:“你怎麼把孩子交給他們了,毛手毛腳的。”

“我在試探他啊。想瞧瞧他會不會照顧孩子,萬一他連孩子都不會照顧,那琳琳以後一定很累。”

“你想的太早了一些吧?”

“什麼早啊,反正我就是要幫她把把關。”

“……”蘇乾有點無語,不過還是時不時的走到廚房門前看一看客廳中的他們。

¤тt kán ¤¢ ○

讓人沒想到的是,自己的兒子本來是個小魔王,平時別說自己抱就是妻子抱他要哭起來都沒個完。現在可好,老老實實的,抱那小子抱着在屋轉一點聲音也沒有。

大人沒有辦法知道小孩子眼裏看見了什麼,於是他們就這樣大眼瞪小眼半天。

瞪完了這飯菜也端上來了,李初元也是鬆了口氣。自己雖然對抱小孩子還是很有些經驗的,畢竟一直在照顧自己那個妹妹。

但是,也不代表他習慣抱別的孩子啊,於是他們兩個人結束了這個過程大家都鬆了口氣。

這一頓飯吃得並不是如何好,就算是蘇乾決定讓他們相處但是也說是觀察期,而且不希望他們最近接觸太過頻繁,因爲女兒正要高考。

而李初元卻笑道:“叔叔請相信我,即使是與琳琳接觸也是想辦法讓她完成高考。”他比誰都希望某人考的好,這樣就可以與自己過二人世界去了。

蘇乾也年輕過哪會不明白他們的心思,但是女兒還太小。他不放心。但有些話他又講不出來,而自己的妻子又對這個女婿很滿意的樣子,於是就這樣莫名其妙的弄了個高興收場,李初元竟然就這樣笑着被送出去了。

蘇乾終於明白了一天。他和他那個冷傲的父親雖然看着不同,但是卻是極聰明的,還常弄得別人跟着他的節奏走,真是個奇怪的人。

不過,看到女兒開心或許也不錯。

是的,就算女兒與自己一樣有張嚴肅臉,但是眼神看來很溫柔。

一年多後,蘇琳琳終於如了李初元的願考上了他的那所大學,然後被蘇乾領着去老師那裏報了告安排了宿舍。然後,等他前腳剛走後腳李初元就親自到學校中將蘇琳琳的東西收拾了,然後帶着人就到了自己所租的房子中。

公寓不大,但是收拾得很乾淨。兩隻圍着圍裙的小鬼站在門邊候着。

蘇琳琳奇怪的看着眼前的這一切,道:“這裏的裝修好像有點……”像是有女主人的樣子。心中不由得有點懷疑,難道學長瞞着自己和別的女人住在這裏?

可是對方馬上就解釋了,道:“這裏的裝修按照你房間來的。看看喜不喜歡。”

“喜歡。”當然喜歡了,怪不得看着挺熟悉呢。蘇琳琳覺得自己很感動,四處看了看,然後就自己動手收拾起衣服來。

李初元看着她收拾。也沒有幫忙,只是站在門前呆呆的瞧着,似乎醉了。

盼了這麼久終於將她盼來了,他不高興纔怪。但是看着她收拾又覺得自己已經結婚了。現在的相處分明是小兩口模式。

李初元覺得自己很幸福,突然間道:“你先收拾一下,我去給你做晚飯。”

“你做?”

“是啊,給你做頓好吃的。”

李初元轉身就去做自己的拿手好菜了。不過在做的時候想的是,她只要吃的高興就好,那麼今天晚上自己也會吃的很高興的。

基於這個目地李初元做菜做得十分用心,四菜一湯。看來十分溫馨。等收拾完一切的小姑娘看到滿桌子的菜自然十分驚訝,尤其是人家還弄了個燭光晚餐非常的浪漫。

蘇琳琳自然知道他是爲了什麼的,其實也挺奇怪自己爲什麼心跳這麼快。

明明他們兩個已經有實質性的關係了,心跳什麼的是不是不應該?

但是看着李初元的目光她又覺得很開心,於是這一頓飯吃了什麼她幾乎都記不得了,等吃過了飯她就被拉到了浴室,並且道:“一起洗。”

“不用了吧,你先洗。我去拿睡衣。”這種新婚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蘇琳琳忙回去拿睡衣,然後慢慢的出來看向浴室方向,卻見對方竟然半裸着單膝跪在那裏,然後舉着手將一個小小的盒子。

蘇琳琳一怔。然後道:“這……難道是……”

“嫁給我。”

“呃……第一次見到有你這麼求婚的。”

“這代表着我一片赤誠,如果你還不相信我的誠意,我可以將下面的也脫去。”

“不要,我相信了。”

蘇琳琳將手指伸過去,意思是讓他幫自己帶上。

李初元何等機靈,他馬上將戒指給其帶上了。這就是將人套牢了吧,他這樣想着。

蘇琳琳帶上之後李初元就將其抱了起來,笑道:“謝謝你。”

“啊。你瘋了。”蘇琳琳嚇得連忙抱住了他的脖子。

可是李初元卻十分興奮的將人抱進了浴室,然後打開了水籠頭。就算蘇琳琳不想洗但也被水給澆溼了。

她非常的鬱悶,但是又有一點快樂,就這樣十分順其自然的兩人從浴室中又抱到了臥室。從地上到牀上。

心心相印,這一夜似乎等了很久又似乎一切都那麼順其自然。

可是蘇琳琳鬱悶了,她疼啊,疼的要死要活的。

這個時候她才明白了一件事。自己腦補過了,一直以爲身體已經交給了學長了,到現在才知道他那時根本已經將妖靈壓制住了,所以自己根本還是個姑娘。

而事後她問了爲什麼自己都和他在一起了還是會流血的,李初元竟然說其實他幽靈狀態和她那個是不會破身的。

所以,他們之前根本算不上有實質的關係啊!

自己那麼早就認命了,這樣真的好嗎?

其實也算是好吧,因爲自己的男朋友對自己真心不錯。

第二天他的溫柔可以滴下水來,惹得蘇琳琳即害羞又開心,想着這樣要是早點嫁了也是好的。

不過沒想到她真的嫁的挺快的,據李初元所講他們李家都是早婚。不早婚能怎麼樣,誰讓他們一不小心有了呢?

要說起來也不能怪人家李初元啊。主要是蘇琳琳覺得兩人在一起的時候用那個不舒服,於是想着一次兩次應該沒有什麼,沒想到意外就這樣發生了。

有了不能不要啊,於是他們只能這樣結婚了。

結婚這件事其實挺倉促的。但是參加婚禮的人卻很多。

李初元高興的什麼似的,雖然儘量擺得十分嚴肅的樣子,但嘴角一直挑着。

蘇琳琳很不舒服,全程仍堅持着。可是她換完了衣服之後就吐了,惹得衆人似乎都明白了兩人迅速決定結婚的理由。

其實別人還不知情,他們兩人一直瞞的挺緊的。

只是沒想到現在他們都知道了,蘇琳琳第一次當衆又是臉紅又是緊張。而最高興的是婆婆肖萌,她竟然笑着走拉起了蘇琳琳的手,笑道:“雖然我沒有想到會這麼快做奶奶,但是這真的是雙喜臨門啊。”

蘇琳琳幾乎羞得快鑽進牆裏去了,但是婆婆還問公公道:“景容,我們是不是應該放心了。”

“嗯。”

“爸爸。媽媽,你們……”

李初元知道他們講的是什麼,現在自己成家立業,他們是要去冥界了。他一陣感動,然後拉着蘇琳琳一起給肖萌與李景容跪下了。

蘇琳琳也知道了他們夫妻爲李初元做的事情了,於是便與他一起跪下向他們夫妻道謝。

肖萌感動的直哭,將他們扶起道:“現在你們都幸福了。”她看了一眼旁邊站着的女兒初月與虯龍,他們也是一副恩恩愛愛的樣子,獨獨一邊的李初年還單着。

她嘆了口氣,表情全寫在臉上。

李初年馬上笑道:“我們還是讓他們早一點完禮吧,弟妹好像不是太舒服。”肖萌這纔想到這邊,然後對李初年道:“過一會兒再收拾你。”李初年有些虛弱的一笑,他的眼神看着大廳中的一角,那裏有雙純潔的小白兔似的眼睛正瞧着他。 肖芸娜非常的鬱悶,她被那隻大變態盯得連心臟都忘記跳了。

記得十幾歲前,自己還不知所謂大哥哥大哥哥的整天跟着他的屁股後面跑來跑去。好像從十五六歲的時候就完全變了,好好的溫柔大哥哥突然間變得有點變態了,可是她即使講出來也沒有人信,只能默默的承受着。

眼見着婚禮進行得差不多了,她想出去喝點飲料輕鬆一下,剛被大變態盯的一眼心裏有些不舒服。

突然間。自己被按倒在牆上,微眯着眼睛死死盯着她,就好像是被貓盯着的老鼠一樣渾身不舒服。

還沒講話,就被吻住了。

他的吻真的是越來越火熱了,她被吻的連氣息都不均的時候人就被推進了一個教小的房間,這裏應該是酒店服務人員用來放工具的地方,他進去後轉手就將門給叉上了。

“大哥,我們可不可以不要這樣,萬一被人發現怎麼辦?”

“如果我們的小芸娜不舒服,我可以將她們殺了喲,或者消除記憶也可以,都隨你。”

李初年將肖芸娜推在了牆上,伸手將人抱起讓她的背貼在牆上,而他很直接的對其做了一些讓人耳熱心跳的事情。

肖芸娜這幾年已經被他教養的很敏感了,很快就軟成了一團。可是那個大變態還在她的耳邊小聲道:“今天也是我們的新婚,很激動吧?哦,對了。別亂動,小心弄髒衣服,雖然我最喜歡將小芸娜弄髒了。”

肖芸娜覺得自己走進了一個怪圈,從兩人有關係開始她就覺得十分討厭這樣子。可是慢慢的她覺得自己越來越喜歡的,至少不那麼抗拒了。她不知道自己怎麼回事,越來越沉淪了。

事情過後,兩人整理了一下。

大變態捏了一下她胖乎乎的小臉兒,道:“如果有了就告訴我,我會娶你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