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說話間!

兩人眼神一凜,同時出招。

“萬木成林!”

木長老渾身青光陡現,臉上浮現出一道道青色的枯木之痕,密密麻麻,猙獰可怖。

但見他雙手一揮,成百上千的枯木、老藤如靈蛇一般瞬間將秦羿纏成了糉子!

“木長老的木行大法禁錮術,當真是天下一絕!”

苦頭陀拍着胸口上的骷髏頭朗聲狂嘯。

“那是,那是!我這木法出道至今,還沒有逃脫之人!”

總裁玩上癮 “佛爺,看你的了。”

木長老得意笑道。 他與苦頭陀簡直就是天生的搭配,一個禁錮,一個力大無窮!

少年必死!

苦頭陀動了,月牙鏟寒鋒閃爍,掠起一陣狂風,沒有任何虛招,全力一擊,如泰山崩裂,砸向秦羿的頭顱。

有了前面兩人的前車之鑑,苦頭陀這一擊,全力而爲,足足有四萬多斤的氣力!

每個人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上,誰想給人做狗?

而這個橫空出世的少年,則是他們的希望!

秦羿的臉上掛着淡淡的冷笑,金色的陽光照在他英俊的面頰上,有一種不可戰勝的神祕感。

沒有人明白,爲什麼他還能笑的出來。

更沒人能知道,不出一招一式,如何死裏逃生?

“東方兄,靠你了!”

秦羿喃喃道。

他的真氣要留着對付白少陽,唯有使出這一記從未用過的殺招!

“秦侯放心,你我同體,東方豈能容人傷你分毫!”

大印內,東方白豪氣而笑。

東方白昔日可是崑崙山天邪宗至高無上的神煉武尊,可一刀斷山河,雖然只剩下殘魂,但魔舍仍在,依然擁有不弱於大宗師的神通。

“今日便要讓秦侯見識一下,我天邪宗的琅琊斬!”

東方白自印堂飛出,化作一把血刀,沖天而出!

“琅琊斷山!”

血刀一出,龍虎臺上唯見一道血河當空掠過!

血河所到之處,如萬馬奔騰,勢不可擋!

枯木虛無,人如草芥!

這!

這是什麼招式?

在場之人,無一人能看穿其中的奧祕!

便是白少陽也是驚的長身而起,這一刀便是他也無十足把握一定能躲過去!

秦羿不起式,不念咒,不聚氣,不顯法,爲何能有如此神招?

苦頭陀望着那滔滔血河,心生絕望之意,竟然連抵擋之意都難再有!

啊!

伴隨着一聲慘叫,他清楚的看到自己的每一寸肌膚,每一絲血液,在血河中化爲了虛無!

不好!

木長老見大勢不妙,驚叫之餘,撤掉功法,飛身就要逃走!

然而,他快血河更快!

但見血流奔過,呼嘯而返,化作一道紅線消失在秦羿的眉心。

場中一片死寂!

苦頭陀、木長老,甚至連地上的灰燼都全化作了虛無!

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切只是一場夢!

太可怕了!

“籲!”

“侯爺,殘魂能力有限,我能幫你的就只有這麼多了,先行散去!”

東方白回到大印之中,虛弱道。

他多年未顯法,此一斬,消耗極大,虛化了兩位中期宗師後,再無戰力。

“嗯!”

秦羿微微一點頭。

這就足夠了,剩下的便是他與白少陽之間的事了。

準確來說,或許整個南方,除了四絕之一的華光大師與未曾顯明的隱修高手,縱觀各大門派,能殺白少陽的也只有他了。

“你到底是誰?”

白少陽長身而起,一揚天尊袍,傲氣問道。

“我是打破你稱霸神話的人!”

秦羿笑道。

“哦,你如何打破?”

“你以爲殺了這四個廢物,便可扭轉大局?”

“別忘了,他們都中了我的黃泉三步散,沒有我的解藥,唯有死路一條!”

白少陽張臂狂呼道。

“所謂的以香傳毒,根本就是謊言!”

“三步散世間難求,你在鬼市重金購買的不過一絲一毫,殺一人有餘,殺天下人而不足!”

“你以爲殺了丘公,便可震懾天下人心,荒謬至極!”

秦羿負手緩緩走向白少陽,站在他的面前,兩位頂級俊男直面針鋒相對。

白少陽鼻翼微微顫動,背心滲出了冷汗。

這確實是他玩的心理戰術,故意引桂花藏毒,以丘公之死,讓衆人誤以爲中了奇毒!

“你,你到底是誰?”

“爲何要與我爲敵,以你的聰明才智,與我聯手,天下何愁不定?”

“啊?”

有眼無敵 白少陽凝視着秦羿的眸子,朗聲喝問道。

“你我註定不是一路人!”

“而且你我之間有血海深仇,有我無你,你註定只會是我腳下的亡靈小丑!”

秦羿仰天大笑。

“白少陽,任你千算萬算,也想不到秦侯已經上山了吧!”

“他就是秦侯!”

“他也是我們青城派的揚武天師!”

張夜庭與韓丙寅驕傲出聲,兩人不顧什麼黃泉三步散,同時往前連跨三步!

三步未亡!

奇毒神話,不攻自破!

秦侯來了!

我就說嘛,秦侯一定不會不管我們江南武道界的!

全場之人,頓時人人鬥志昂揚,熱血不已。

“好你個白少陽,竟然敢跟我們耍手段!”

“大家一起上滅了他!”

“斬殺了這個武道界的敗類!”

一時間義憤填膺的衆人,咬牙切齒的揮舞着拳頭怒吼道。

“秦侯!”

“怎麼可能會是你!”

“啊!”

白少陽白瞳中血光陡現,仰天狂呼,頭上的髮髻散亂,銀髮亂舞,猶如瘋魔。

這一聲驚天怒吼,震的龍虎臺大柱盡皆倒塌,飛鶴齊墜,衆人亦是口鼻生血,哪裏還敢造次。

““除了我,也不會有別人了!”

“天意昭昭,今日你必敗!”

秦羿轉過身,眯着眼望着金燦燦的朝陽,自信笑道。

“好,今日就看看天意到底在誰之手!”

“你的修爲頂天了也就是個中期宗師,如何能打敗我!”

“來吧,鹿死誰手,且看今朝!”

白朝陽張臂一揮,深吸一口氣,如大鳥一般掠過衆人的頭頂,落在龍虎臺的崖邊斷柱上。

秦羿一直就像一座大山壓在他的頭上。

白少陽想過無數種打敗、折磨秦羿的方法。

然而,此刻再次面對秦羿時,他發現無論修爲多高,在這個比少年王者面前,他依然是低人一等。

那是氣場上的誤差,是鬥志上的缺陷!彷彿這人天生就是爲了壓制他而存在!

他自認是絕世天才,又豈能爲人壓制!

只有殺了這人,才能平息血仇與心中的恐懼、妒忌!

今日必勝!

嗖!

秦羿凌空拔高數丈,兩指一揮,一道黑色的幽冥長劍,虛空而現!

“天魔劍訣!”

沒有任何的虛招,一上來,便是生死相搏!

“當日你靠着這一劍驚走了我,今日我倒要好好領教了。”

白少陽手腕一抖,一柄雪白如玉,遊離着聖潔法光的靈劍,豁然出現在手心!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日再會,晚安,朋友們! “嘿嘿!”

秦羿頭低垂着,長髮垂在眉梢上,臉上閃過一絲陰邪笑意。

待擡起頭來之時,雙目血紅如鬼,渾身紫氣暴漲!

一股無形的邪魔毀滅之氣盪滌於天地之間!

紫霞、青山、綠水,也爲那股魔氣所折服,變的黯然無光。

衆人只覺心中猶如驚濤拍擊,胸口悶的氣血翻騰,好不痛苦!

我有一劍傲九州!

縱橫天下八萬裏!

秦羿口中發出陰森的長調!

霎時,真氣所成的魔劍暴漲十餘丈,綻放着無比幽寒、嗜血的光芒。

“捨生取義!”

秦羿雙手提劍,龍虎山靈氣縈繞成風,呼嘯作響,吹得場中桌椅亂飛,杯盞盡碎,仿若天地末日降臨。

殺!

秦羿爆喝一聲,天空如驚雷乍響!

魔劍劃破長空,以一往無前的氣勢,霸氣直揮而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