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他還沒有說完,忽然雙腿上千金重力狠狠砸下,壯漢當場跪地,膝蓋撞擊結實的大理石地面發出清脆又沉重的聲音。伴隨的還有細微的骨頭碎裂。

全場譁然。

穩穩當當站在他面前、接受他跪拜的女人,不緊不慢地掏進口袋裏,白皙修長的手指拿出兩個東西,隨意的就像拿出兩個廢紙團,然後,在所有人炙熱的目光中戴在胸前。

雙系異能者!

二級! 人羣有瞬間靜默,面對這麼一位坑爹坑死人的異能者大人,他們深深嘔血。她是故意的吧?是吧?從一開始看似她處於被動的地位其實都是她故意的吧?

沒錯,陳君儀就是故意的。

故意不帶徽章,故意以普通人的身份發言,故意激怒別人,只有這樣她纔有足夠的藉口“反抗”不是嗎?狡黠的獵人在算計獵物之前不會讓它發覺,除非到中計的那一刻。

荊棘軍團的人看見陳君儀的二級徽章驚訝了,可他們也不是吃素的,如果今天不做個交代荊棘軍團的臉面都要丟光了!

軍團的人飛速彙集過來將不死鳥小隊團團包圍。男人溫和儒雅的聲音清潤悅耳。

“小姐,如果我們軍團的人衝撞了你,我替他道歉。”說話的同時一道強勁的光芒在所有人都沒有注意的情況下朝陳君儀偷襲過去。儘管男人的口氣彬彬有禮,實際上他身體筆直傲氣,一點兒道歉的意思都沒有。

無疑,這是個非常聰明的人。

他先開口道歉將過錯包攬,就算他們真的有錯誤,衆目睽睽之下也不好追究。

胸前的徽章表明是一級高階,他明知道自己不是陳君儀的對手,所以沒有不自量力的拯救自己的同伴,而是直接朝她出手,在陳君儀急忙應對的瞬間再救下他。

環環相扣,算不上多高明的計謀,但很管用。

對面的女人如同預料中一樣忙於應對偷襲,他趁着她控制鬆散救下壯漢。等女人回神的時候,壯漢已經站在他們隊伍中恨恨盯着她。而那個男人則禮貌微笑,順便關懷詢問:“小姐,你沒事吧?”

“竟然敢暗算我陳君儀!你算什麼東西!”女人瞪大美眸暴躁如雷,充分扮演出一個恃才凌人胸大無腦的草包。哦,她連胸都沒有。

又一個沒有腦子的蠢貨。男人眸中含着譏諷和冷笑,帥氣的臉卻溫和有禮:“小姐,話不能亂說,不能因爲你的等級比我高就可以血口噴人。”脣角揚起惡意的笑。

果然,周圍的人和預料中一樣皺眉竊竊私語:“新來的就敢這麼囂張,不就是個二級麼,有什麼了不起的。”

“是啊,你看看她的模樣,真以爲整個天龍基地沒有高手了。”

“這種白癡早晚被人整死。”

二級異能者的耳朵很好,她惱怒地看着周圍咬耳朵的人,揮手一道風刃劈下某個說的最猖狂人腳跟前的地板。

但聽得“咔嚓”脆響男人嚇的大叫後跳,臉色難看後怕地盯着地面上深深的溝壑。

“說啊,怎麼不說了?”女人冷笑,陰狠毒辣。

他咽咽口水,默不作聲。

“哼。”女人鄙夷冷哼,卻沒有再追究的意思。

這倒是讓帥氣男人驚訝,看來腦中也不全是草包,還是有些小聰明的。至少知道在公共場合不能公開做的過分。

熱鬧的工會人山人海,動靜很快引起衆多人的注意。包括官方。

“請不要在基地裏公共打鬥,有什麼事情到生死臺決鬥。”巡邏兵面無表情,沒有因爲誰的等級高有好臉色。

“這位小姐是新來的,不大明白基地的條例,請不要怪罪她。”帥氣男人大度地善良微笑,博得一片好評。鬆口氣,一切都在計劃中,巡邏兵準時到來止住了這場糾紛。他們都是一級異能者,沒有絕對的把握對上這位二級。

一和二,一字之差,天地之別。絕非人數多就能抗衡的。

他很聰明,也很有自知之明。

陳君儀鬆口氣,一切都在計劃中,巡邏兵果然會來阻止糾紛。他們初來乍到,要立威現在已經達到目的了,真對抗上一個巨大的軍團可不是說着玩的。

她又不傻,踩一腳就行了,沒必要多個仇家。

帥氣男人朝她禮貌微笑,帶領人走光了。很快只剩下不死鳥小隊的人們。

“好演技。”秦明昊笑的陽光燦爛,揉揉她的頭髮。

陳君儀高傲地揚起頭顱接受誇獎。這番模樣在別人看來就是猖狂。依照人類的八卦程度,很快這件事情就會被傳播出去。

陳君儀挑釁時候故意報上自己的名字是有目的的。陳君儀,有名有姓,他們自然會幫助她在天龍基地傳開這個名字。當然,光靠他們的力量是不行的,很快就會被淡忘,陳君儀要的是轟轟烈烈。

所以,她會推波助瀾成功完成自己的計劃。

二級異能者,雙系,脾氣暴躁沒大腦,還有一點點小聰明。

實力強悍,有點兒小聰明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關鍵是她沒大腦可以牢牢掌控在手中。這種人簡直就是絕對完美的下屬!

既然有目標,就要爲目標而做準備。陳君儀向來不愛動腦子,那是因爲在來到天龍基地之前,她根本不需要動腦子。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所有的陰謀詭計都是徒勞,一拳頭轟成渣渣。

可是天龍基地的水有多深她不知道,高手多少她也不知道。既然單憑拳頭不能辦事,那就加上大腦吧。

曾經她能赤手空拳在道上闖出名聲,現在,也能。

“我們找一個任務吧,要什麼等級的?”賀梅問道。

方嘯歌沉思片刻:“d級的吧,不高不低,我們可以先試試。”

溫若筠點點頭:“我同意。”

“同意。”蔣麗月斬釘截鐵。

秦明昊聳聳肩,表示沒有異議。

陳君儀將目光看向明夕,“你呢?”

那貨眨巴眨巴清澈的嬰兒眼,裂開純潔小白花的笑:“媳婦兒說什麼就是什麼。”

妻奴無主權。

梟雄漫不經心搖搖爪子,沒異議。

陳君儀認同:“我也沒有異議,那麼現在我們找個d級的任務吧,你們看看有什麼合適的。”

衆人伸長了脖子在緩慢滾動的大屏幕上尋找。秦boss很快適應這裏,聰明的找到了查詢機,點擊d級任務,下面立即出現一排溜。

天龍基地的規矩和小河村基地不一樣。

當初小河村基地接任務不管有沒有別人接單,都可以接下。天龍基地不同,別人接下的就不能再接。

在篩選條件裏面除掉被接下的任務,剩下的就是沒有被人接的。

“清除基地外兩百米範圍內的喪屍。報酬:二十袋小麥,十毫升菜籽油。”

“殺死濱河大道上出沒的變異獸,取回獸晶核。報酬:一級晶核五塊,大米十袋。”

總裁,玩夠沒? “到思念製造廠帶回三百五十箱方便麪。報酬:十塊晶核,一百貢獻點。”

……

大串大串的任務看的人頭暈眼花。

“選哪個?”賀梅有些懵。

“這個。”陳君儀一指頭點中某個。不死鳥衆人仔細看看,是那個帶回方便麪的任務。

陳君儀看重這個是有原因的。一個巨大的製造廠,肯定不止三百多箱,他們可以從中撈取油水。當然,得有那個實力。再者,獎勵上面有貢獻點,陳君儀需要用這個玩意兒換取自己像得到的東西。

大家討論了一下利弊,沒有人反對。

現在要先去註冊小隊名稱,然後接下這個任務。

“你好,我們要註冊小隊。”陳君儀敲敲桌子。

“好的,請先支付三十顆晶核作爲費用。”服務員露出八顆牙,標準的國際微笑。

某人顯然非常不樂意,三十顆,太他媽黑了!不情不願地仔細數出三十顆晶核,摳門的樣子看的服務小姐肌肉抽搐。方纔她威風八面的模樣她也看見了,沒想到居然是個這麼摳門的人!

她低頭認真數晶核的小模樣萌到了秦明昊,boss大人向來無條件縱容無條件寵,在他心中她無論做什麼都迷人。粉潤的臉蛋,撲閃的睫毛,還有漂亮的櫻脣。他舔舔嘴脣,有些懷念那*的滋味。

“請說明小隊的人數和你們的姓名,並說明小隊的代號名稱。”服務員數好晶核,微笑。

大家一一報上名字,每個名字被記錄在電腦上的同時相應的會被照下臉部照片。

陳君儀看向方嘯歌,他走上前,開口:“不死鳥,我們的小隊,名字叫做不死鳥。”

不死鳥,又譯名菲尼克斯,phoenix,是神話傳說中的鳥類。它外形爲火鳥,與中國的鳳凰、埃及的太陽鳥、印度的迦樓羅相似,在惡魔學中屬於所羅門七十二柱魔神之一,形如鳳凰,可輪迴重生,不滅不死。

這是當初方嘯歌取這個名字的含義。不死不滅。

俊美優雅的男人晃的服務員眼花,臉上紅暈,開口都有些羞澀了:“請問你們打算接下什麼等級的任務?”

“d。”方嘯歌調動服務檯旁邊的查詢機器,很快找到那個任務。

“好的。”服務員有些詫異,新團隊就要選擇d級任務嗎?不再考慮一下,那可是非常危險的。不過看他們沒有一個人開口,再加上其中還有一個二級異能者……或許他們有那個實力。

將剛剛註冊的“不死鳥”小隊三個字輸入進去,成功接下任務。

同樣正在查詢d級任務的人們很快發現該任務被人接下。

“不死鳥小隊?”他們撇嘴,沒聽說過,又是哪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新來小隊,上來就敢選擇d,還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譏諷,他們等着看笑話。

終於搞定了!大家臉上都露出喜悅。

方嘯歌側臉,溫和的眼睛倒影出倩影。她還是一如既往的明媚動人。尤其是大笑的時候,沒有刻意遮掩的做作,沒有假裝淑女的矯情。咧着嘴巴,眼眸彎成月牙兒,牙齒潔白,沒心沒肺像個孩子。

真好,就算一輩子這樣遠遠看着她也好。

“媳婦兒。”明夕眨巴眼睛,他個子很高,完全有俯視陳君儀的實力,可是那雙嬰兒明靜的眸子總讓人忽視這些。

“幹嘛?”

明夕偷偷拉過她,嚴肅:“你不能這樣笑。”

瞪眼:“爲什麼!”

小和尚完美的俊臉緊繃,讓人也不由自主跟着緊張起來,他一本正經到:“你有貧僧好看嗎?”

“……沒有。”陳君儀黑着臉吐出這句話。幹什麼,要用容貌挑釁她?母老虎危險眯起眼睛。

“所以你不能笑。”俊臉板成了木頭。

挑眉:“兩者有什麼關係?”

“沒有貧僧好看還笑,這是自取滅亡。所以媳婦兒以後就笑給貧僧一個人看吧。”不怕死的某隻膽子忒肥,快樂地說出這句話。

迎接他的是兇猛的鐵拳頭!

盛怒的陳君儀只聽見了前一句,後一句根本沒有心思聽,二話不說將他撂倒,暴躁的狂吼徹響在整個工會大廳:“找死!”

小和尚捂住腫成豬頭的臉,眼淚汪汪,弱弱叫到:“媳婦兒……”

“滾!”

立馬噤聲。

明夕很委屈,不是賀施主說表現出佔有慾纔好嗎?爲什麼媳婦兒對他這麼兇?還打他……又打他。小媳婦兒似的縮在地板上,頭也不敢擡一副小學生做錯事情的樣子。

葉輕眉復活傳 人們瞠目結舌看着詭異的一出,不死鳥小隊的人也驚呆了。

明夕那貨又做了什麼蛇精病的事情,把女王大人氣的腦溢血了都。兩人不就是離開一分鐘嗎,才短短一分鐘就能讓陳君儀狂暴到這種程度,太厲害了,真乃神人也。

一路上陳君儀都是黑着臉的。

不得不說,不管明夕下場慘不慘,至少他的目的達到了——陳君儀沒有再笑一下。甚至連續好幾天都是陰沉着臉,烏雲密佈中整個不死鳥都是殺氣騰騰。連程璐菲都努力縮小自己的存在敢,就怕被殃及池魚。

被人指明瞭自己沒有他好看,儘管對方是個男人,儘管對方是個二貨,儘管對方是個傻缺,儘管對方是個笨蛋——啊啊啊啊!讓她砍死那個二貨傻缺笨蛋吧!

暴躁抓抓頭髮,鳥巢下精緻的臉陰沉,三根頭髮纏繞到手指頭上,乾脆憤怒地拽下來狠狠扔到地上踩死。

後面不死鳥的人們面面相覷,瞅瞅地上無辜的頭髮,再瞅瞅小心翼翼吊在隊伍最後的某隻和尚,默哀。

“不要扯自己的頭髮。”boss心疼地阻止她的動作。

身後衆人投去崇拜的目光,這種時候也就他一個人敢招惹女王。

“你管我!”憤怒的人都幼稚。

“傻瓜,我是怕你疼。”笑容寵溺的能融出糖,修長的大手輕輕捋順她的頭髮,就像給小動物順毛似的,一下一下,口氣帶着甜蜜的苛責:“下次生氣不要扯自己的頭髮。”

不要扯自己的頭髮?

身後衆人頓時有不好的預感。再看看腹黑的boss,忽然脊背發冷。 次日。

不死鳥小隊的人沒有拖拖拉拉,打算今天就去完成任務。

仔細清點了一下所需要攜帶的物資,由方嘯歌裝進空間中。正當他們要出發的時候,兩個男孩兒卻開口表明要一起去。

陳君儀看了看他們,眼中滑過微笑,點頭。他們歡喜地趕緊坐上車子。

這是不死鳥小隊花了一顆晶核租借的裝甲加強版悍馬,結實的緊,各項配置高端超前,末世前價碼在五百萬以上。而現在,他們很輕鬆就能坐上。當然,一顆晶石這樣的鉅款對普通人來說同樣是可怕的數字。

也只有社會頂端的異能者們纔會不將如此龐大的數字放在眼裏。這就是實力和權利的力量。

鳳健伊和程璐菲都待在家中,留下了梟雄和波斯貓看管。對梟雄那損貨陳君儀瞭解之極,程璐菲要是想耍什麼花招從它爪子地下逃脫難於上青天,搞不好還得斷胳膊瘸腿。

登記之後出了天龍基地,陳君儀感受着汽車的顛簸,意識恍惚。加強版悍馬,多麼熟悉的感覺。末世剛剛爆發的時候她就是坐着這樣的車子和一羣人東西奔逃。

不知不覺,竟然過了快一年了。

末世,兩個輕飄飄的字眼,代表無限的沉重和壓抑。死亡、分離、殺戮、痛苦,人性的毀滅和踐踏,道德的崩潰和淪喪。曾經平常的生活成爲了每一個末世掙扎人嚮往的天堂。只要沒有殺戮,只要能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

活着。

多麼簡單的兩個字眼。

又多麼難以做到!

李瑞吉、郭蕊、楊世卜、王寧。這些名字隨着歷史的洪荒被人們淡忘,甚至沒有人知道他們已經死了。可是陳君儀深深記得,深深記得他們是自己的隊友,曾經一起出生入死的隊友。

沒有力量的人,多麼可悲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