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尉遲天尷尬地笑了笑。

「不奇特怎麼能成為天驕榜第一!」

南宮正說道。

「也是,自古天驕榜前三都是妖孽! 千億寵婚 就咱們兩個,一個劍痴,一個刀痴,要不然也不可能在那浩如煙海的天驕堆里脫穎而出啊!」

尉遲天倒是看得很透徹,自從心境突破以後,他整個人都有些變化了。

「呵呵,尉遲兄,我們跟我這個師弟比起來,還真的算不上妖孽了!甚至我都有些懷疑人生了。」

南宮正看到尉遲天這樣,覺得不能自己一個人憋屈下,怎麼也得讓別人同樣感受下這種感覺,笑了笑說道。

「哦?怎麼說?」

尉遲天看著南宮正,很奇怪他會這麼說。

「你看我這師弟,年紀如何?」

「很年輕,不超過三十歲!」

尉遲天看了眼秦穆然,回道。

「他的修為你也看出來了,化勁中期,這個年紀擁有這樣的實力,妖孽吧!」

南宮正這是在欲揚先抑啊!

「是挺妖孽的,外面都說化勁大能很稀少,這個年紀的化勁大能,恐怕就只有你師弟一個人了吧!」

尉遲天點點頭,即便秦穆然在這個年紀到達了化勁之境,可是在他們這群沖氣境的面前,終究還是太弱了。

只能說心稍微意外下,至於震撼,還不至於。

「哈哈!是他一個人,不過你猜他修鍊多久了?」

南宮正看到尉遲天這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心裡已經有點數了,似乎在他的眼中已經看到了一會兒以後尉遲天的神色。

「不超過三十,達到化勁中期,最快速度也得十五年吧!」

尉遲天想了想,給了一個比較穩妥的數據,畢竟再逆天的妖孽,想要進入化勁,那也得十五年的時間才能夠做到吧!

「十五年?呵呵呵,你太小看我師弟了!要是十五年,我會怎麼驚訝?再猜!」

南宮正搖了搖頭,繼續說道。

「十年?」

尉遲天看到南宮正反駁了自己,皺了皺眉頭,再次猜到。

「再猜!」

「八年?」

尉遲天越說心越是慌,如果說修鍊八年的時間從一個什麼都不是的人成為了化勁之境的大能,這個修鍊速度已經不能夠用逆天來形容了,那完全就是妖孽啊!

「不對!」

南宮正搖了搖頭,再次否定道。

「那不成五年?我說南宮兄,你可別嚇我,怎麼可能有人五年能夠達到化勁之境,你我都知道的,化勁之境不是那麼容易能夠達到的,要不然現在古武界豈不是化勁多如牛毛遍地走了嗎?」

尉遲天有些不敢相信地說道。

「我嚇你?我怕嚇的你手都顫抖!我這個師弟,在大半年之前,還只是宗師之境不能修鍊古武!」

「什麼?!」

南宮正此話一出,尉遲天整個人都驚得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南丁格爾是什麼人?舟舟你知道麼?”

郝大寶看着憤怒的沈菲兒,貼着蔣舟舟的耳朵小聲的問道。

蔣舟舟膽戰心驚的回道:“我也不太清楚,應該是當紅的歌星吧!你知道的,現在的女孩子總喜歡把一些明星作爲自己的偶像。”

“居然連弗洛倫斯·南丁格爾都不知道,現在的學生啊! 諸天萬界做道祖 真是越來越差了!”王醫師鄙夷的看着郝大寶兩人,然後轉頭看向沈菲兒,眼中閃過一絲欣賞。

“能有這麼純淨的信仰,又是靈媒之體!這沈菲兒一定會成爲第二個南丁格爾的!不過.”王醫師看着沈菲兒和趙小川,想道:“不過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咳咳!”王醫師咳嗦一聲,說道:“趙小川,你說的這個建議倒是不錯!我要考慮考慮!”

周圍人一愣,隨即趙小川感激的看向王醫師,從來沒有感覺王醫師如此的可愛。

沈菲兒一驚,隨即憤怒的指着趙小川說道:“王醫師,爲什麼還要考慮考慮?讓這種人成爲護工的話,對南丁格爾來說簡直就是一種侮辱!”

“那種人是哪種人?還有南丁格爾到底他喵的是誰?”趙小川幽怨的看着憤怒的沈菲兒,心中沮喪的想到。

“好了!我能理解你對南丁格爾尊重,不過這裏畢竟貴族學校的醫務室,而我是這裏的醫師,所以我是纔是最大的!”

王醫師顯然沒想到沈菲兒對南丁格爾的如此尊重,但她確實找趙小川有重要的事情,於是她猛拍桌子,並且打斷了沈菲兒。

沈菲兒似乎被王醫師的氣勢嚇到了,微微一愣,而郝大寶和蔣舟舟縮了縮頭,畏懼的看着王醫師。

王醫師掃視了場中一圈,說道:“現在你們都出去,我找趙小川有些重要的事情要商量!”

郝大寶和蔣舟舟疑惑的看向趙小川,趙小川對他們做了一個安心的動作。

“恩?重要的事情?什麼事情?”

沈菲兒反應了過來,疑惑的問道。

“這和你沒有關係!”王醫師皺着眉頭說道:“現在你們都出去!”

蔣舟舟、郝大寶、沈菲兒不由心中升起一絲寒意,接着眼中漸漸變得迷茫起來,向着門外走去。

“你對他們做了什麼?”趙小川看出了三人的不正經,警惕的看着王醫師。

“放心吧!我只是用了普通的催眠術對他們自身是不會有影響的!”王醫師解釋了一句,接着直視着趙小川,凝重的說道:“那麼接下來讓我們談談你的事情吧!”

趙小川眼中閃過一絲亮光,沉默片刻,點點頭。

王醫師好奇的看着趙小川,嘆道:“你果然已經察覺了!”

趙小川輕嗯一聲,便沒有了下文,注視着王醫師。

王醫師一邊晃動着手中的小本,一邊說道:“很簡單,你只需要答應我一件事情!你不僅可以免去龐大的醫療費用,而且以後你到我這裏來治療的費用我都可以打八折!”

趙小川的臉黑了下來,醫務室這個地方如果有可能,他再也不想來了!

王醫師似乎知道趙小川在想什麼,笑道:“我知道你很不喜歡這個地方,但是相信我,以後在這貴族學校中,你來這裏的情況,絕對要比去宿舍的次數還要多。”

趙小川輕哼一聲,沒有多說什麼。

王醫師微笑的看着趙小川,並沒有解釋什麼,而是繼續剛纔的那個話題。

“我剛纔說的那件事情就是你要保密你自身的身份,不能讓任何人知道你是冒名頂替進入貴族學校,記住我說的是任何人!”

王醫師嚴肅的說道,最後還重複的強調了一遍。

“就這麼簡單?”趙小川驚訝的看着王醫師說道。

“就這麼簡單!”王醫師認真的點點頭。

“如果是這樣子,那我答應了!”

趙小川覺得這件事情簡直就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因爲他根本就沒有打算把自己身份暴露出去。

“很好!”

王醫師僵硬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有種如釋重負的模樣。

“真的沒有其他的事情了?”趙小川還是有些不放心,又問了一遍。

“其他的事情?”王醫師搖搖頭,剛想說確實沒有其他的事情了,但眼中閃過一絲亮光,感興趣的說道:“有關你冒名這件事情,學校已經知道了!不過,我很好奇你的真正名字究竟是什麼?”

趙小川臉上閃過一絲猶豫,接着說出了一個名字。

王醫師一震,眼中充滿不可思議的看着趙小川。

趙小川臉上露出了疑惑,問道:“王醫師,我的名字有什麼問題麼?”

“沒,沒有!”王醫師反應過來,有些神色慌亂的說道:“趙小川,你記住!你的名字一定不可以讓別人知道,不然。。”

“不然什麼?”趙小川看到王醫師忽然頓了下來,不由皺眉道。

“反正你記住,你的名字一定要保密! 入骨相思 絕對不可以讓別人知道,聽到了沒有?”王醫師漸漸平靜下來,凝聲囑咐道。

趙小川心中的疑惑越來越濃重,但是看着王醫師嚴肅的表情,微微點頭。

“呼~好了!沒有什麼事情你先下去吧!記住我說的話!”

王醫師見趙小川點頭,常常地鬆了口氣,然後臉上閃過一絲疲憊,揮揮手示意讓趙小川出去。

趙小川一邊狐疑地打量着王醫師,一邊向着門口走去,而正當他走到門口時,似乎想起了什麼,連忙轉身看向王醫師。

王醫師其實一直在以一種奇怪的眼神觀察着趙小川,就在趙小川轉身的一瞬間,臉上閃過一絲慌亂,隨即厲聲問道:“你還有什麼事情麼?”

“那個,恩,啊。。”趙小川似乎有什麼難言之隱,撓着自己後腦勺,說道:“我忽然想起來我也有一件事情想要請教一下!”

逆道丹神 “請教一下?你說!”王醫師眼中閃過一絲迷惑問道。

“就是,那個,那個弗洛什麼斯·南丁格爾到底是哪一個歌星?我怎麼沒聽過?”

趙小川支支吾吾了半天,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半年?!

這等震撼,哪怕是已經老成穩重的尉遲天也是不由得露出驚駭的神色。

「這怎麼可能!」

尉遲天一雙眼睛瞪得如銅鈴般大,彷彿要將秦穆然這個怪物吃下去一般。

他怎麼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半年,從宗師之境修鍊到化勁之境,這無論說給誰聽,那都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啊!

稍微有點常識都不會相信!

「怎麼不可能!師弟,你告訴他。」

南宮正看到尉遲天這個樣子,心裡那叫一個爽啊!

尉遲天的反應可比當初自己的反應更加誇張了點,不過細細想來,換個任何一個人,恐怕都淡定不了。

秦穆然這種妖孽的天賦和際遇,若是他們也有的話,說不定也能夠嘗試衝擊先天之上了!

「尉遲前輩,我真的修鍊到現在才半年多一點,修鍊到化勁很難嗎?」

秦穆然一臉認真地看著尉遲天,說道。

「修鍊到化勁很難嗎?」

尉遲天聽到秦穆然這話,沒差點一口老血噴了出來。

化勁不難嗎?如果簡單的話,整個古武界的化勁會就那麼幾個?你這小子到底是在驕傲呢,還是在損人呢!

「……」

尉遲天不知道該怎麼才能接這個話,愣在了原地。

「哈哈哈,尉遲兄,現在知道我為什麼要打他了吧!」

南宮正看到尉遲天吃癟,有些幸災樂禍地說道。

「你這個師弟,天賦是妖孽,但是就是他這個嘴,太賤了!換我,我也抽他!」

尉遲天看著秦穆然,狠狠地說道。

「別啊!這個年頭是怎麼了,說真話也不讓,還要打我?我真的是太難了!不過我也很好奇你們的境界,沖氣境?」

秦穆然看著尉遲天和南宮正問道。

「嗯!」

這一刻,尉遲天和南宮正齊齊點頭,算是默認。

「我的天!一下子出現兩個沖氣境,不是說整個古武界沖氣境就幾個的嗎?」

秦穆然聽到他兩的默認,難掩心中的震撼,道。

「古武界有多大,你又知道多少?沖氣境明面上是沒有多少,但是那些沖氣境大部分都在閉關潛修。當年葉孤城一人想要衝擊先天之上的畫面實在是太震撼了,只可惜,他最終還是落敗了,受了大道傷,可卻奇迹般地活了下來。」

提到葉孤城,哪怕是南宮正眼中都充滿了生生的敬佩。

一劍西來葉孤城,當年他勇為人先,第一個嘗試挑戰天道突破,可是最終還是失敗了。

但是,他的失敗卻是給了其他的沖氣境的強者一個警告,那就是沖氣境也不過只是剛剛開始,他們還不夠強,還需要繼續衝擊更高的層次。

從那以後,所有的沖氣境強者幾乎在同一時間都選擇了閉關。

沖氣境不出,就造成了大家的揣測,覺得古武界已經沒有了什麼沖氣境了,化勁之境已經是最強了,其實,更多的沖氣境都在深山老林里閉關修鍊,等待著天道變換,壓制稍微弱的時候突破,衝擊先天之上。

「葉老功參造化,他的一身實力著實強,尤其是他的劍法,那一劍,彷彿天地都要被劈開一般。」

秦穆然想到當初葉孤城出手對付雷烈時候的樣子,便是深深震撼地說道。

「是啊!夏國劍神葉孤城,這可不是隨便說說的,在夏國,他就是劍道的巔峰,即便是我,在他的面前也是自愧不如!」

南宮正有些遺憾地說道。

強悍如南宮正這樣的存在都說自己無法比肩葉孤城,由此可見葉孤城巔峰的時候,實力有多麼的強。

那種畫面,秦穆然不敢想象。

「尉遲前輩,我看你也是用刀的高手,您的那把刀能夠借我看看嗎?」

秦穆然突然想起了尉遲天手中的青龍刀,頓時好奇地問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