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是不是,我們來的時節不對?看這樣子……應該是旅遊淡季,沒啥人……”

山林裏頭,傳來了一男一女的聲音。

緊接着,又一名男子的聲音響起:“我之前不是說過了嗎,讓你們別來這裏玩耍……李兄弟可是有吩咐過的……”

“李長生?你那朋友,奇奇怪怪的,那天事情,我們還沒說呢……他說這龍虎山最近封山,那我們怎麼上來的?我看……根本就沒封山……”最先前開口說話的那名男子,又開口了,似是在反駁自己的朋友。

李長生面色一滯,怔了一下,目光朝着前方看去。

三個熟悉的人影,出現在他的視線當中。

許友才、劉洋和李雪。

看到這三人,李長生不禁皺了皺眉頭。

不是囑咐過他們,別來龍虎山旅遊嗎?怎麼他們如此不聽勸告?

這龍虎山,現如今哪裏還是道教祖庭?早已經成爲了妖仙的大本營,這三個凡夫俗子,如此貿然上山,萬一山林之中哪個小妖精看他們不順眼,只怕三人的命都要交代在這裏。

幸好,今日乃是衆保家仙齊聚之日,整個龍虎山巔之上,熱鬧非凡,前來此地的妖魔鬼怪雖然衆多,但因爲有所忌憚,都不敢在此處隨意鬧出什麼幺蛾子。

許友才急得直跺腳,一把拉住劉洋和李雪,停住了腳步,說道:“你們認識我這麼久,我可曾騙過你們?我跟你們說……李兄弟真說過,這龍虎山來不得,更何況,我們出來旅遊,這裏的大山基本都逛遍了,不差這一座山吧?要不……我們下去吧!”

劉洋一笑,說道:“我們與你認識這麼久,自然是相信你的話……不過……那李長生,我們倒是不相信,說不定,就是什麼江湖神棍,使了障眼法騙了你……許兄弟,沒事的,這龍虎山能有啥事,上面住着的,都是一羣道士,看你這着急的樣子,不懂的,還以爲上頭住了妖精呢!”

說話之間,劉洋向後頭撇了一眼,正看到朝這頭走來的李長生,他一笑連忙用手一指,說道:“你看,這不就有遊客了嗎?又不是隻有我們上山,你怕啥……”

許友才怔了一下,也朝着李長生看了過來。

如今的李長生,改頭換面,隱去了氣息,就算是真仙,也未必能察覺得出來,更別說是許友才三人。

看見有陌生的人上山,許友才三人,竟然莫名感到一絲安全感。

也難怪,先前的山路,走得太過僻靜,一路之上,人影都沒見到,三人都懷疑自己是不是上錯了山。

這下倒好,看到有其他的人上山,三人頓時心中大喜。

許友才心中稍稍鬆了口氣,也不與劉洋、李雪爭執了,反正就是上山嘛,上就得了……

“誒……這位朋友,你也是來爬山的?”

劉洋一笑,十分熱情,連忙跟李長生打招呼。

李長生走到了三人的面前,淡淡地看了一眼這三人,說道:“三位來這裏做什麼?”

“旅遊啊!”劉洋一怔,有些疑惑。

李長生搖了搖頭,說道:“這山上不安全,如今整個龍虎山,處於封山階段,我勸三位,還是趕緊下山去吧!”

“這……你看看,這位兄弟也這麼說……”許友才趕忙叫了起來。

畢竟,他當初可是親眼看到黑風姥姥的本事,也見識了李長生的厲害,劉洋和李雪不相信他沒關係,但他也不相信李長生會平白無故騙自己。

李雪這小女孩,這一下也有些好奇了,走上前來,說道:“這位大哥,你剛纔說,山上不安全?這山上怎麼了?”

“一時半會兒說不清,你們趕緊下山去吧!趁現在,天色還未暗!”李長生又道了一句。

確實不好說,總不可能對劉洋說,你剛纔倒是說對了,如今的山上確實住着一羣妖精?

“那既然這樣,這位朋友,我看你也不像道士啊!你上山做什麼?”

劉洋眉頭一皺,問道。

李長生冷冷地說道:“做清潔。”

“清潔?”三人同時一怔。

做什麼清潔?

難不成,這人是個清潔工?

若是這麼說,倒也可以理解,畢竟眼前這個年輕人獨自一人,看上去,確實有些不像是來旅遊的。

若說是龍虎山的清理工,倒是能夠解釋得通。

李長生說完,也不理會三人,邁步繼續朝着山上走。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覷。

“要不……下去?”許友才試探性地又說了一句。

“來都來了,下去做什麼?跟着看看熱鬧也好啊……”劉洋倒是露出了一副感興趣的樣子。

李雪神神祕祕地說道:“難不成,這山上的道士,舉行什麼活動?若真是這樣……我們悄悄地跟着,看一眼,倒也可以……”

“走走走,上山,別怕,出了事情,我負責。”劉洋一拍胸脯說道。

許友才見勸阻不住這兩人,無奈地搖了搖頭,連忙跟上。 三人原本跟在李長生的身後,往山上走。

不過,走在前頭的李長生,這速度卻是越來越快。

許友才三人,平日裏頭,可是爬過不少的大山,什麼華山、黃山、泰山之類的,腳力好得很,但是這一會兒的功夫,卻是有些跟不上李長生的速度。

走着走着,約摸過了片刻鐘的時間,李長生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前方的山路當中。

“這人,走得好快。”劉洋皺了皺眉頭,嘀咕了一句。

“這是山上的清潔工,常年上下山,走得比我們快,也是正常的。”李雪在一旁說道。

“但也太快了……”許友才喘着氣說着。

三人心中雖然有些驚訝,不過倒也沒想太多,談話之間,很快便將剛纔的事情拋到腦後去了。

爬了約摸兩個小時,便快要山巔了,在山路之上,一眼朝着上頭看去,可以看到山巔之上,插着不少的大旗,清風一吹,大旗跟着搖擺起來。

隱婚閃愛:嬌妻滿分寵 大旗之上,赫然寫着一個“胡”字。

李雪好奇地說道:“咦……這龍虎山上面,怎麼插了這麼多的大旗? 快穿寵夫系統宿主有點冷 是不是真的在舉行什麼活動?莫非,是什麼祭典不成?”

“很有可能。”李洋不懂裝懂,卻是點了點頭,說道:“我們倒是趕巧了,能碰上這個時候,等一下,大家小心一些,不要被發現了,要是真被發現了……大不了就被趕下山……”

三人對這龍虎山巔,越發充滿了好奇心,都想着去看一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

這一頭,李長生很快便到了山頂。

一眼看去,滿山的妖精鬼怪,一個個卻是人模人樣,裝扮極好,儼然有軍隊之風。

不得不說,這些天上下來的保家仙,雖然反出了天界,不過……卻是治軍有方,短短几日的時間,便將這些投靠來的山鬼精怪編排成軍,訓練得緊緊有條。

前來朝聖的妖魔鬼怪不計其數,所以李長生混在其中,倒也沒有引人注意。

“黃家堂四大傳教師,前來拜會……”

天際之上,一個洪亮的聲音震響。

衆人驚詫連連,連忙擡頭看去。

只看見雲霄之上,四位面色威嚴的男子,凌空而立。

重生之粉妝玉琢 在他的身軀周圍,氤氳着昏黃色的光霧,若隱若現,氣勢非凡,讓人恍然。

瞬息之間,四位男子化作神光,落在了大殿門前,一股磅礴的氣勢,從四人身上發散而出。

“哎呀……是黃家四位傳教師……”

“今日到場的大佬,真是數不勝數……”

在場的妖魔鬼怪之中,似是有認出這四人的,都紛紛驚呼不已。

需知,保家仙的堂口之中,設有傳教師一職,平日裏頭,凡是拜入保家仙名下的,需要修煉術法神通,就必須要撰寫供文,上報傳教師。

只有堂口的傳教師應允了,入門的弟子學得的術法神通,纔會有效果。

這在道門之中,也是如此。

凡修道者,入內門之後,必須將生辰八字,姓名,上報到東華帝君那裏,然後通過打卦的形式,通過之後,師父才能將弟子收入門中,學習道法,只要打卦不通過,就意味着東華帝君不願招收此人入道門,那麼……就算是給再多的錢財,這師父也能收這徒弟,要不然,即便是這當師父的教授了弟子道門術法神通,這做弟子的,也無法發揮出來。

道門之中,有句話,叫“師父說你靈,你才能靈”,指的便是這個。

這四位黃大仙,在保家仙之中,就是任傳教師的職位,平日裏頭,在天界之中的公務,便是處理這人世之間拜投在保家仙門下的人。

不過……今日到場的保家仙,已經近百人了,四人到場,雖然引起不小的轟動,卻是很快便又平息下去。

四位黃大仙“哈哈”大笑,在恭迎之中,走入了大殿之中,參加聚會。

今日到場的,除了保家仙,還有來自九州各地的妖魔鬼怪,若是按常理來看,這龍虎山就算再大,也容不下這麼多的人。

不過,胡天剛自然是有辦法。

神仙聚會,焉能和凡人相同。

大手一揮,一個巨大的結界,自然就能顯化出來。

重生日本當神官 邁入大殿之中,便可進入到結界裏頭,裏頭聚集的真仙不少,相互寒暄客氣,商量要事。

而大殿外頭,聚集而來的妖魔鬼怪,也在另一個結界之中把酒言歡,開心至極。

只等着聚會結束,這些妖魔鬼怪,便一同朝拜真仙,舉行盛大的朝拜大典。

李長生走到大殿門口,往裏頭一瞧,不禁眉頭微微一皺。

這大殿裏頭,平日裏道門神靈的神像,早就被胡天剛來了個移形換影,這一眼看進去,竟然都是保家仙的神像。

李長生心中一沉,有些不忿,不過卻是沒有開口。

他剛想邁步往裏頭走,卻是被門口把守的兩名小妖,給攔住了。

“誒誒誒……這位兄弟,你可是來朝聖的?”

李長生如今改變了容貌,隱去了氣息,自然是沒被認出身份來,不過……這兩名守衛,卻當他是來朝聖的妖魔鬼怪。

“朝聖?”李長生一怔,說道:“我來參加聚會的……”

“去去去……”門口的小妖,一臉不耐煩,朝着另一頭的方向一指,說道:“去那邊,這裏頭……可都是真仙,胡天剛大人,在裏頭招待的,可都是真仙級別的人物,你這等小角色,可不能進去……”

“也不看看自己啥身份,這大殿,是你相進就進的嗎?”

另一名小妖,冷笑一聲,不屑地說完,用手往上頭一指,說道:“看到這四個字沒?”

李長生一怔,擡頭一看。

只看見大殿上頭的牌匾上,“三清大殿”四個字已經不見了,赫然印着“保家大殿”四字。

臥了個槽……

李長生心裏罵孃的衝動都有了。

不過,現如今來的保家仙還未到齊,可不能因爲一時的衝動,而壞了大事。

想到這裏,李長生一扭頭,便準備朝着另一個妖怪雲集的結界方向走。

“等等!”

身後頭,突然響起了一個聲音。

在場幾人一怔,看了過去。

只看見一名男子,身材魁梧,站立在那裏,眉宇之間,凝着一股威嚴之勢,看上去非同凡響。

“你是?”小妖眉頭一皺,有些疑惑。

來人震聲說道:“胡萬里。”

話音落下,四周妖魔鬼怪,面色大變,兩名守衛,神色驚慌,“噗通”一聲,齊齊跪倒在地。

“胡萬里來了?”

羣要驚震,一時之間,都吃了一驚。

胡萬里面色冰冷,看了一眼李長生,對兩名守衛說道:“他是我的朋友,可否隨我同進大殿?”

“可以,可以……胡大仙的朋友,自然可以……”

守衛惶恐,連連點頭如搗蒜。 作爲保家仙金字塔的分水嶺人物,胡萬里在保家仙之中的地位,非同小可,對於在場的妖魔鬼怪來說,這也是一個了不得的人物。

李長生淡淡地看了一眼胡萬里,對他表示感激。

兩旁的守衛,一時之間,也變得恭敬起來,連連點頭哈腰,對李長生說道:“這位兄弟,裏面請。”

胡萬里說道:“你跟在我身後,不要隨意走動。”

“是。”李長生點了點頭。

畢竟,這大殿裏頭,有上百名真仙,自己若是一個不小心,很有可能暴露了身份。

雖然,守衛礙於胡萬里的面子,讓李長生進入大殿之中,可這裏頭,天職不在胡萬里之下的人,倒是不少。

李長生扮作是胡萬里隨從的樣子,跟隨着胡萬里,進入了大殿裏頭的結界當中。

一入結界,李長生心中“咯噔”一下,卻是暗暗吃驚。

雖然之前已經猜想到,此次大會,恐怕到此的真仙不在少數,但是看到滿場皆是真仙之時,李長生仍舊吃了一驚。

這樣龐大的勢力,一旦動起手來,足以摧毀整個人間界,倘若不是這一次借來鎮天鎖地塔,那麼,想要同時激戰上百名真仙,就得要做好人間界被轟塌的準備。

“萬里兄……你竟然也來啦?哈哈哈……”

“許久未見,萬里兄可好?”

“……”

胡萬里一邁入大殿之中,立時引起了注意,不少的真仙紛紛施禮,走上前來,與胡萬里打招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