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跟大家聊了一會,瞭解了一些情況,只是這裏面從頭至尾都沒有人看到林素和蕭薔,不免讓我有些擔心,聯想到我在幻覺中看到的林素,我對這個地方的感覺越來越不對勁了。

就在這個時候,我屁股下面的花牀忽然一沉,矮下去半截,我嚇了一跳,以爲任羽軒觸發了什麼陷阱機關,馬上就從花牀上蹦了起來。

轉頭望去,只見任羽軒已經將女屍從牀上抱了下去,交給了旁邊的邢玢宇,然後一會敲敲,一會摸摸……研究了一會,他的手忽然伸進了花牀裏面,摸到了什麼東西。

下一刻,一連串的機關啓動的聲音,從我們腳下開始,一路發出,最後遠處石臺上傳來一聲巨響,片刻之後,花牀上竟然裂開了一道大口子,在裂口中,出現了一隻巨大的冰晶棺槨。

龔傑在旁邊看呆了,驚呼道:“原來真正的棺槨在這裏!”

我則是皺了皺眉頭,因爲這冰晶棺槨是透明的,隱隱約約我彷彿看見裏面躺着一個人,只是冰棺太厚了模糊了她的面容,讓我們看不清裏面躺着的人的面容。

打量了一會,周圍幾人就開始開棺了,因爲這裏的人沒有人懂開棺的專業知識,所以用的都是最直接的辦法——砸!

大家用自己隨身攜帶的兵器,又是劈又是砍得,一番折騰,卻在這冰晶棺材上連個印都沒有留下。

“怎麼回事,這棺材好像弄不開啊。”邢玢宇面色深沉道。

周圍人皆是面露難色,我也是如此,通過剛纔研究了一會冰棺,我發現棺蓋和棺底連接的地方並沒有縫隙,也就是說這冰棺是將人放在一個容器裏,直接凍好的棺材。

這種就比較難辦了,除非破壞冰棺否則根本無法打開。

就在我們想方設法想要開棺的時候,冰棺突然自己抖動了一下,從裏面發出一聲悶響。

我剛開始還以爲自己聽錯了,正想問問別人聽沒聽見,突然又是一震,這一下子我聽的真切,不由全身一涼,沒想到這棺材裏面的人竟然是活的,這次我可沒看什麼項鍊,應該不是幻覺了吧?

我們全都嚇的後退了好幾步,雖然早就想到這棺材有問題,但是實際碰到,還是讓我們有些心驚。這聲音,分明代表裏面躺着的人是活的,這肯定不是好事情,搞不好又放出一個地獄使者來。

張力文臉色蒼白,聲音顫抖道:“要不別開棺了,感覺怪嚇人的。”

任羽軒仔細看了棺槨,搖頭道:“不用擔心,這口棺槨是渾然一體的,裏面的人肯定是死的,如果是鬼怪完全可以無視冰棺出鑽來,所以繼續想辦法,打開這口棺材。”

又是研究了一會,趙安靈在冰棺尾部發現了一個凹槽,呈一字型,大概五釐米左右的長度,看上去好像郵筒。任羽軒看着那凹槽思索了一下,忽然將目光轉到我手中的吳王劍,道:“劍借我用一下。”

我愣了一下,但見那凹槽和我手中的劍還真有幾分契合,就將吳王劍遞給了他。

任羽軒將吳王劍插進了凹槽,這麼一扭,我們聽到啪一聲,棺材從中間整齊的裂了開來。

那一瞬間,我們看到了冰棺中躺着的人,而看到她面容的一瞬間,我們都愣住了!

她……竟然是消失了很久的林素! 林素靜靜的躺在冰棺裏,臉色帶着幾許恬靜,但是從她平穩的呼吸中,我們都知道她還活着。

我趕忙上去抱住她,用手輕輕拍了拍她蒼白的小臉,輕喚道:“素素,素素……”

“嗯……”

林素髮出一聲輕輕的聲音,慢慢地醒了過來,睜開眼睛。

我喜形於色,喜道:“你醒了,感覺怎麼樣,有沒有哪裏不舒服?”

林素沒有立刻回答,她看上去似乎呆了一下,不過很快的,就恢復了正常,臉色也從最初帶着些迷惘,恢復到了正常的樣子,但隨着她看向四周,那一雙雙盯着她的奇怪眼神,卻忍不住再一次迷惘。

“大家爲什麼都這麼看着我?”林素低聲向我問道。

我愣了一下,看她的樣子,好像並不知道自己是從棺材裏出來的,於是我將大概的情況跟她說了一下。

林素聽完後驚呆了,失聲道:“你說我是從棺材裏出來的?”

我點了點頭,任羽軒則是問道:“你還記不記得躺在這裏前發生的事情?”

林素想了一下,緩緩道:“我跟蕭薔從密室裏逃出來後,進入了一個山洞,但是在那個山洞裏,我們碰到了一個長頭髮的女鬼,她向我們撲過來後,我就昏過去了,再醒來就是現在了……”

她的話,讓我們面面相覷,眼神中都是不理解。她說的那個山洞就是我們進入冰葬之城的路,可是在那裏我們並沒有碰到什麼鬼,卻只有她碰到了,這不得不讓我們多想。

我還想再問些什麼,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任羽軒忽然從花牀裂開的口子裏找到一個白色玉盒。

這個白玉盒看起來非常名貴,上面還紋着一條金絲龍,一看就是價值連成的東西。

周圍所有人的目光瞬間被這個白玉盒吸引過去,任羽軒捧着那個盒子,那盒子沒有鎖,打開一看,裏面陳放着一卷卷好的竹簡,竹簡上綁着一根繩子,上面寫着“吳菠菜的密函”六個字鎏金字體。

我們對視一眼,皆是看到彼此眼中的激動,直覺上我認爲這密函中一定記載了很重要的東西!

強婚厚寵:閻少的小蠻妻 任羽軒就準備打開竹簡,然而他剛剛有所動作,身後就傳來了一陣密密麻麻的腳步聲……

我們回頭一看,只見救世軍和惡人谷的人不知道何時趕到了這裏。

他們一共有十多個人,一個個虎視眈眈的盯着我們,接着隊伍逐漸向兩邊散開,史尚飛挾持着一個女人走到前面,衝着我們喊道:“把吳王劍交出來,否則我就殺了這個女人!”

看到那個女人面容的瞬間,我瞳孔就是一縮,那個女人竟然是夏露露。

此刻,夏露露正用恐懼的眼神望着我們,只是那恐懼中還帶着幾分堅強,不停衝我搖着頭,彷彿在告訴我不要爲了救她和救世軍妥協。

我臉色當即就陰沉下來,聲音冷冷道:“我們和你們救世軍無冤無仇,你們抓我們的人?還要槍我們的東西,不覺得太過分了嗎?”

“哼,本來就是團戰任務,說那麼多幹什麼,交不交,不交我就殺了她!”史尚飛冷哼道。

聽到這話,我們這邊臉色皆是一變,隨即大家都把目光轉向了我,因爲對方想要的是我手中的劍。

我緊握拳頭盯着史尚飛,他的表情很是乖張暴戾,然後我又將目光轉向了隱藏在人羣中的韓穆。他面無表情,只是靜靜的看着我,那份漠視讓我心中騰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怒火!

那一刻,在每一道目光的聚焦下,一股憤怒到極致的衝動讓我想拼上一切和對方在這裏大戰一場!

豪門前妻:好聚不好散 “要和對方拼命嗎?在雙方人數差不多的情況下,我們有五成的概率可以將韓穆擊殺在這裏,但是從因果概率上看,他作爲死亡夢之隊的隊長,幾乎不可能死在這裏。”在我咬牙切齒盯着對方的時候,任羽軒的聲音,帶着一絲低沉,在我身後響起。

“分析結論是五成,因果概率是不可能嗎……”

聽到這個兩種分析方式得到的概率,我那本要被怒火所掩蓋的理智,突然冷靜下來。這些人中,我真正擔心的是韓穆,他那靈魂深處帶給我的壓迫感,讓我不敢輕易動手。而且夏露露還在對方手裏,一旦動手,她第一個就會死,這種結果我無論如何都接受不了。

我是一個謹慎的人,除非是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否則絕對不會將我的隊伍置於危險的境地。

我目光死死盯着史尚飛,沉默了好一會,才道:“好,給你,但是必須一手交劍,一手交人,就我們兩個,慢慢走到雙方隊伍的中間,然後交換!”

史尚飛點頭準備答應,不過就在這時,韓穆忽然低聲衝着史尚飛說了句話。

史尚飛愣了一下,隨即點了點頭,衝我喊道:“還有你旁邊那小子手裏的竹簡,一塊拿過來。”

聽到對方增加了要求,我臉色更加難看了,剛想說竹簡不是我們小隊的,任羽軒卻是主動把竹簡交給我,沉聲道:“先把人換回來吧,我們遲早要幹掉他們,到時候再拿回來就是了。”

“謝謝。”我感激的衝任羽軒道了聲謝,然後拿着竹簡和吳王劍緩緩走了過去。

我們的腳步都很慢,彷彿彼此都在戒備着對方,就這麼一步一步靠近。

路上我想了很多,吳王劍和吳菠菜的密函這兩樣東西關係重大,肯定不能就這麼輕易把東西交給對方。

我打算在夏露露安全的瞬間,用靈魂分裂控制史尚飛,讓他把吳王劍和竹簡扔回來!

這種方法成功的概率很大,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提前爆發了我們和救世軍的矛盾,到時候死亡夢之隊肯定要在現實中找我們茬,所以經歷了這次,我們必須要搬家。

這些念頭在我腦中一閃而過,然後我和史尚飛面對面站在了一起。他的表情很囂張,臉上帶着那種上位者對下位者的不屑,這讓我很是憤怒,區區一個傀儡而已,真把自己當盤菜了。 我強壓下心中的憤怒,冷冷的看着他,道:“交換吧。”

史尚飛點點頭,猙獰道:“嗯,不過我勸你最好老實點,不要動歪腦筋,我們救世軍很講道理,但是如果對方不講道理,我保證你會後悔的!”

我面色沉沉,沒有說話,只是將吳王劍和竹簡遞了過去,同時伸出另一隻手,示意他將夏露露交給我。

史尚飛看到吳王劍和竹簡後,面露驚喜之色,沒有絲毫懷疑就將夏露露推給了我。

在夏露露撲向我的一瞬間,我眼神中厲色一閃,馬上分裂出一道靈魂控制住史尚飛。

史尚飛沒反應過來,身體就是一僵,接着就將竹簡和吳王劍又扔了回來……那場景在外人的眼中極爲詭異,像極了史尚飛是我們小隊的內奸,和我合力上演了一出雙簧。

我接到劍和竹簡,也懶得跟他墨跡,拉着夏露露就要往回跑,同時口中道:“快走……”

“噗嗤!”

只是我的話音還沒落下,一柄尖刀突兀的從我的後心穿過,透過身體出現在胸前,上面還滴着猩紅的血液,我瞬間感覺到一股劇痛襲來,讓我的身子大震。

轉頭望去,卻發現夏露露那張驚惶的臉,突然變得無比冰冷!

我臉上帶着微微錯愕,我從來沒有懷疑過她會背叛,所以馬上反應過來,她被控制了!

“難道是韓穆?”

我心中閃過一個念頭,猛然轉過頭,發現韓穆正站在隊伍中,眼神冰冷的看着我。

只是一個對視間,我就看出他和夏露露的眼神一模一樣,明顯就是對方也用了靈魂分裂控制了夏露露。

最強醫仙混都市 說時遲那時快,從我控制住史尚飛,再到韓穆控制住夏露露只有不到兩秒鐘的時間,就是這麼點時間裏,夏露露從我手中奪走了竹簡,朝着史尚飛扔了回去,然後她又準備來搶吳王劍。

我眼神一凜,在她伸手的剎那,我口中急呼終止這次任務,全員離開。

一瞬間,我們聖母小隊的所有人陷入了半夢半醒的狀態……

這種狀態,並沒有持續多久,當我回過神來時,已經回到了別墅中。

然後,我看到一屋子人用震驚的眼神看着我,接着不知道是誰發出了一聲尖叫,馬上有人兌換了痊癒藥液,往我嘴裏喂。

我當時意識已經開始模糊了,只覺得了渾身下一片冰冷,我知道這是死亡臨近的先兆。當痊癒藥液順着我的喉嚨流進身體裏,小腹處頓時涌出一股暖流,順着我的經脈淌遍全身,暖暖的彷彿泡在溫泉裏一般,渾身上下說不出的舒服。

在這個治療的過程中,夏露露和林素一左一右蹲在我的身邊,神情中滿是關切。

只是林素關切的神情中還有一絲不理解,怔怔的望着夏露露,等着她的解釋。

“對不起,我也不知道……我怎麼會……”夏露露支支吾吾不知道該說什麼。

周圍人看着她的眼神更奇怪了,如果不是懾於阿銀的實力,早就有人質問她了。

“你們不用怪她,是韓穆!”

我趕忙擺了擺手,示意大家不要怪她,然後解釋了一下靈魂分裂的事情。

大家聽完後,都吃了一驚,紛紛向我詢問靈魂分裂的事情。

我簡單解釋了一下,在解釋的時候,我掃了一眼屋裏的人,發現十三個人全部都在,連任務中始終沒出現的蕭薔也在這裏,此時她正坐在沙發上吃零食,看她那悠閒的模樣,應該是早就使用傳送符回來了。

再看看其他人,狀態也都不錯,這不禁讓我鬆了一口氣。

只是奇怪的是程智和歐陽娜竟然和好了,他們手拉手站在一起,目光淡淡的看着我。這本來是一件好事,可是詭異的是,程智的另一隻手竟然拉着陳子華,一下子讓他們三人的關係變得撲朔迷離。

而在這一瞬間,我想到誅心任務中程智和陳子華的所作所爲,眉頭就是一皺,本來想質問他們的,可是隨着時間的推移,我現在倒不是很生氣了,因此也沒有開口。

我打算私下再問,畢竟那麼多年兄弟,我真心不認爲他會背叛我,也許有什麼苦衷也說不定。

其他人也都發現他們三人奇怪的樣子,目光疑惑的看着他們。

就這麼大眼瞪小眼看了好一會,程智有些受不了了,說了句我們先回去了,就拉着另外兩個女人上他房間裏去了。陳無敵想拉住她妹妹問問怎麼回事,陳子華卻是沒有給他機會,不耐煩的衝他擺了擺手,就跟在程智屁股後面進了房間……

待得他們三人進屋後,我們皆是面面相覷,氣氛一時間變得有些尷尬。

直到蘇飛拍了一下陳無敵的肩膀,笑呵呵問道:“兄弟,你妹妹是什麼情況?”

陳無敵嘆息一聲,道:“我也不知道,子華雖然外表冷漠,但內心很小女人,非常聽我話,可誰知道自從認識那個死胖子後,就跟變了個人似的,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這時候,我的心臟已經修復好了,林素扶我站起來,然後我衝着大家道:“好了,先不說這些了,現在因爲西施墓中的事情,我們已經跟救世軍起了矛盾,我估計他們很快就會發動全部的力量尋找我們,當下我們應該趕緊換個住的地方。”

大家都明白這點,其中蘇飛拍了拍胸口,道:“這事交給我吧,我爸在郊外有一棟別墅,我們可以一起搬去那裏住,而且那裏還是匿名房產,任何人都不可能查到。”

我點了點頭,道:“那就這樣吧,我們先搬家,然後再討論其他的問題。”

在我們這邊搬家的時候,地獄使者發佈任務結算,除了每人獲得a級獎勵外,我還獲得了吳王劍,也就是多出一百萬的額外獎勵,這本來是一件非常讓人高興的事,可是當獎勵結果出來的時候,我們全愣住了!

不是沒有獎勵,而是我們團隊竟然整整獲得了三百萬冥幣的額外獎勵!

也就是說還有兩個人獲得了兩件寶物! 當結算信息出來的時候,我們正在收拾自己的東西準備搬家,這三百多萬的獎勵一結算下來,大家全傻眼了。就說我吧,上次的任務有幾十萬的剩餘,這次除了這三百一十萬的獎勵外,還額外殺了幾個人,存款已經來到了四百五十萬!只要再有五十萬,我就可以脫離遊戲了!

而其他幾人中,墨羽、程智、阿銀他們三個平常喜歡存點錢的,此時都已經攢夠五百萬了,只要他們願意,現在就可以脫離死亡遊戲。

一時間,大家都停止了收拾行李,又重新聚在了客廳裏。

所有人剛集合,我就問道:“你們誰還獲得其他寶物了?”

衆人面面相覷間,神情都充滿了疑惑,只是沒有人出聲。

就在我眉頭微微皺起的時候,林素忽然怯生生的舉起手,紅着臉道:“可能是我……”

說話間,她從脖子上摘下來一條血色的項鍊,接着道:“我也是剛剛纔發現這條項鍊,應該是昏迷的時候戴在我的脖子上。”

我愣了一下,從她手上接過那條項鍊,仔細打量着,這條項鍊是一塊血滴子形狀的玉,通體赤紅如血,當我把手放在上面的時候,頓時感覺有一股靈魂的力量,衝進我的腦海裏,形成了一條信息。

“玲瓏項鍊:夫差送給西施的禮物,保護靈魂,同時隔絕一切靈魂攻擊、探測、轉化、同化。”

得知這個消息後,我驚了一跳,想不到這玲瓏項鍊竟有如此神效。

隔絕一切靈魂攻擊,豈不是說明林素在以後的任務中不怕鬼怪了?

當我說出玲瓏項鍊的功效時,大家都驚得說不出話來,最後我將項鍊重新戴在林素的脖子上,微笑道:“還是我們家素素運氣真好,睡一覺就能獲得這種神物。”

林素小臉一紅,捧着項鍊看了又看,甚是喜歡,其他人則是用羨慕嫉妒恨的眼光看着她。

接着,我又轉過頭掃了大家一眼,疑惑道:“對了,還有一件寶物是誰獲得了?你們不清楚的可以查看一下自己的身上,或許和素素一樣,是突然出現在身上的。”

聽到我的話,大家都神色期待的檢查着自己,可是一番折騰後,卻沒有一個人找到有用的東西,最後大家都是衝我無奈的搖了搖頭。

看到沒有人承認,我沉默了,心中盤算着這次的任務,額外共同獎勵只有獲得五件寶物這一條選項,所以既然得到了三百萬的獎勵,肯定是還有一個人獲得了寶物。

首先我跟林素分別獲得了吳王劍和玲瓏項鍊,而吳菠菜的密函被夏露露丟給了史尚飛,那麼密函應該是在救世軍手中的……最後只剩下伯嚭的猛鬼幡以及夏夢如的乾坤珠!

到底是誰獲得了這兩樣中的一樣,卻不願意公佈出來呢?

我尋思了一下,既然是人家獲得的寶貝,不願意說出來,我也不好強求,就忽略了這個話題。

接着我們討論了一下退羣憑證。

當我說出這個問題的時候,程智立刻就表示不願意脫離遊戲,如果有人想要他可以送給別人。

阿銀想把退羣憑證給夏露露,她猶猶豫豫了半天,說要跟大家一起離開。

連續兩人不願意離開,讓大家都很欣慰,最後只剩下墨羽還沒有表態。

所有人都望着他,墨羽遲疑了一會後,微微嘆息道:“各位,不是我不願意和大家奮戰到最後,而是我和小如有些累了……你們可能不知道,我們因爲喝了有害的飲料,在密室中情況非常糟糕,如果不是碰到陳旭和趙安靈,我們兩個已經死了……以後的任務會越來越難,如果再來一次的話,我不知道我們能不能撐下去,所以對不起,我希望你們可以讓給我們一張退羣憑證。”

墨羽說完後,有些慚愧的垂下了頭,李君如則是一臉抱歉的看着我們。

我見狀,淡淡笑道:“沒關係的,如果我是你的話,也會做出這樣的選擇,所以不用愧疚。即便你們脫離遊戲了,大家還是朋友,我建議把程胖子的退羣憑證讓給他們,大家沒意見的話就這麼辦吧……等會君如和你程胖子私聊一下,把你那三百多萬存款兌換一些東西給胖子,別浪費了。”

墨羽和李君如在我們團隊中人緣不錯,現在他們一對情侶要離開了,其他人雖說羨慕歸羨慕,但是每個人都真心爲他們可以離開這個遊戲而感到高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