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酆草:“……”

到這裏,我不得不打斷一下他們的說話:“那個,你們誰能跟我說一下?”叼記歡劃。

酆草非常不可思議的指着奉谷,問我:“你不知道他以前的事情?”

我搖搖頭。

奉谷之前說要告訴我的,可接二連三的事情,發生的太急促,一直都沒來得及說。

酆草拍了奉谷一下子,“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人家姑娘家已經都跟你了,你怎麼能不把自己的過往經歷,交代出來呢?”酆草轉頭,對我說道:“我告訴你,他……”

奉谷打斷了酆草的話語,或許他覺得,他承諾要告訴我關於他的事情,那就必須由他說出來。

奉谷說道:“我生於晚清,家中世代習武,但卻祖傳的武術,並不怎麼高深,只能收幾個學生,拿點束脩,不愁飯吃罷了。我出生後,父親覺得我天分不錯,就花光了家裏所有的積蓄,讓我投入軍隊,他是希望,我能光宗耀祖的。”

“可是……那時候的軍隊,早就從根爛到了葉子上。說是軍隊,不如說是養着一羣閒人的吸血蟲罷了,拿着老百姓的錢,每日吃喝玩樂。後來,如同後世課本所說,幾次侵華,晚清幾次低頭,然後幾次賠款維持着表面上的風平浪靜。賠款就需要錢,錢哪裏來的?老百姓,還有……”奉谷似乎特別不想說後面的,但他還是跟我說道:“盜墓。”

我震驚了:“盜墓?!”

奉谷點頭:“對,拿死人的錢,死人不會開口說。上面默認,下面從軍隊暗中挑了一批像我這樣的,無家世的人,混編成一個軍隊,然後由一個將軍,綁着一個風水老先生,帶着我們全國各地的跑。第一次,由於大家都沒有經驗,在長安下了墓,三百個人,只活着出來了三十個人。將人員補齊後,第二次比第一次活下來的人多些,有四十個人。第三次,活下來了四十五個人。”

後面的數據,奉谷沒有在說,肯定是隨着經驗的增加,存活下來的人數漸漸增加。

可這增加的存活率,都是由多少人命填出來的!

死亡率太高了!

我忍不住問道:“當時你們就沒想到反抗?沒想到逃跑?”

奉谷嗤笑一聲,說道:“每一次去盜墓挖財,都有一萬人的軍隊,在不遠處守着。”

我問奉谷:“你就是在被逼迫盜墓的時候……”死了?

我不能對自己最愛的人說出這個字。

奉谷明白我的意思,他搖搖頭:“不是,我活到了最後。”他繼續說道:“後來我成了領隊的人,故意設計,弄死了領着我們這羣混編軍隊的廢物將軍。因爲我能給晚清帶來利益,所以晚清將我的家人扣下作爲要挾,順勢將我扶正,我成了混編軍隊的將軍了。”

“我給風水老先生鬆了綁,給他保證,絕對會讓他活着。然後從他身上,學習風水知識,加強混編軍隊的生存能力,減少軍隊人員的死亡。 天上掉下個林公子 可沒多久,風水先生感受到了自己即將大限,他透露給我們一個消息,說我和下面的三百來號人,全部都是孤命。”

孤命,就是沒有親人。

“在風水先生死後,我們暗中進行了多方打聽,才知道,只要參加了盜墓,那一萬人的軍隊,就會派出一部分人,把被逼迫盜墓人員的家人,一個個全殺死!封口!”奉谷說到這裏的時候,還特別的憤恨。他說:“我的家人不是被扣押了,而是早在我第一次被逼進墓中的時候,就都死了!”

“知道真相後。”奉谷說:“我們三百人,殺光了駐守在一旁的一萬人。”

我咬着嘴脣:“你是……”

奉谷將我擁在懷抱裏,“我是殺掉最後一個人的時候,死掉的。”

三百人,殺掉了一萬人,這是一個多麼驚駭的數字!

怪不得奉谷的身後,會有那麼多不合常理的血液!三百個兄弟,一萬個敵人,一家老小的性命!

可這樣的話,奉谷算是已經報仇了啊?他爲什麼還要在陽世待着?我將這話問了出來。

奉谷臉陰沉沉的,已經滴出來水了,酆草替奉谷說道:“晚清宮廷風水師,把他們三百人的屍首,以及奉谷家人的屍首,全部埋在了風水惡地,做了死局,將他們的靈魂困在身體裏,讓他們生生世世都不得投胎!”

“只有奉谷,死後因爲仇恨太強大,沒有被風水師抓住鬼魂。”

我脫口而出:“五十年前奉谷打開陰門,是要嘗試破掉死局,將三百多鬼魂,一同引到陰間?”

酆草點頭,“是。”轉而他非常煩躁的抓着頭髮,“可上一次打開陰門後,沒有成功破解掉死局。你快點勸勸你老公,別再做徒勞的事情了!”

我沒有吭聲,既然奉谷想要再做,那就證明是有希望的。

我站在奉谷的角度,能體會到他不可磨滅的仇恨,以及想要拯救家人的強烈願望。所以我決定,只要是奉谷希望想要做的事情,我就會支持他,包括……奉谷說過,我的寶寶,可以幫助到他。

這更加堅定了,我要努力跟我的寶寶,一同活在是在世上的信心。

酆草見我要支持奉谷,他覺得我跟奉谷都沒救了。他改變策略,說道:“想想你上一次折騰出來的事情,自己虛弱了多長時間?沉睡了多久?你還想要再繼續下去麼?萬一,你不小心死了,你老婆怎麼辦?她可是百年之後,就要投胎轉世的人類。聽我的話,你如果非常想要報仇,非常想要救自己的家人,那就帶我上去。雖然天地自然,不允許陰間插手陽間的事情,但我爲了你,一定可以兩肋插刀的。”

親,你是在下面玩膩歪了,非常想上去找個樂子吧?機 我和酆草都以爲,奉谷讓酆草打開陰門,是爲了想再次破掉死局,將三百多鬼魂引到陰間。

可世上總有很多事情,萬萬沒想到。

奉谷說道:“我讓你打開陰門,不是爲了之前的事情。而是”說着,奉谷將我們在陽世碰到的怪女人,所製造出來的一系列事情,“我是想從陰門出去,回到陽世。”

“那個女人很有意思,我倒要想看看她,究竟還知道多少東西。”

酆草一臉“我被坑了”的表情,他問道:“既然如此,你剛纔爲什麼不說。”

奉谷說道:“我可沒說過,我要陰門是爲了破解死局。”

我:“”

想想奉谷還真沒說過。就連剛纔我的問話,回答的都是酆草。我擡頭看看酆草,果然,他的表情像是便祕一般,哽在喉嚨裏,吞不下去,吐不出來。

他攥着拳頭。威脅的問奉谷:“你出去收拾那個怪女人,肯定需要幫手。”酆草低着頭擡着眼,以一種非常憤恨的表情看着奉谷,他對奉谷說:“你別跟我說,你不需要幫手。否則我就要告訴嫂子”

奉谷截斷了酆草的話道:“不需要。”

酆草整個就炸了,他跳起來說道:“嫂子,你家奉谷其實是有未婚妻的!”

“什麼?”我反問了一句,有些不太相信酆草的話語。奉谷過來抓酆草,酆草就躲在我身後,說道:“真的,嫂子。我不騙你,你家奉谷真的有未婚妻,就是劉家的大小姐。”

奉谷還是抓住了酆草,用力一掰酆草的腿和胸腔,將他疊成了一塊方方正正的豆腐。

而我,聽到“劉家”這兩個字,就想到了在陰路上乘坐紅色轎子的那個打扮時尚的女人,她也是來自劉家,會是她麼?會有這麼巧麼?

女人在懷孕期間。 欺婚試愛:逮捕替身逃妻 腹黑老公請慢走 因爲雌性激素會增加很多,所以會導致孕婦情緒也非常不穩定。我懷的雖然不是人類的孩子,但是懷孕期間的徵兆,我是一點都不少的。所以在激素的作用下,我變得相當敏感。

我就是知道,奉谷對她沒有感情,但我還是心裏膈應,很難受。

眼眶一熱,眼淚就掉落了下來。

屋子裏的兩個男人,停止了打鬧,酆草驚呆了,“這就是陽世間女人的眼淚?”問完後,他慌手慌腳的,找東西。要給我擦眼淚,可找來找去,在這個鬼魂生活的地方,都沒有絲毫能讓我這個活人用的東西。

奉谷將我擁入懷中,拍拍我的後背說道:“我跟她沒有關係的,你纔是我妻子。”

我哽咽着:“對,我我知道,你跟她沒感情。”

奉谷有些不能理解,我爲什麼明明心裏清楚,卻還是要掉眼淚。

我一邊掉着眼淚,一邊將後半句話說出來:“可是可她就是你的未婚妻我都沒有做你的未婚妻”我清楚自己在耍小脾氣,可我控制不住。

奉谷不知道說什麼了,半天憋出來一句:“你想怎麼辦?”餘狂貞劃。

聽到這話,我哭的更加厲害了,什麼叫我應該怎麼辦?我只談過男朋友,卻沒跟男朋友談婚論嫁,他奉谷差點就成了別人的,還不能讓我掉兩滴眼淚麼?

酆草看着我們,他打了個寒顫,嘴裏念念叨叨說:“陽世的女人,實在太可怕了。”

有人說我可怕我一邊哭着一邊氣着,哭得抽氣的時候,還打了個嗝兒。

奉谷低頭看着方塊酆草,酆草避過了目光,他試圖打破現在的尷尬氣氛,於是說道:“那個嫂子,我剛纔是胡扯的,你不要信我的話。對不起,都是我的錯。”

奉谷已經承認了他有個名義上的未婚妻。

酆草再騙我說自己是胡扯的,真當我是個三歲的小孩子麼!

我氣急,說:“你故”我想說:你故意這樣說,可正哭着,一不小心“故”字兒,就變成了“滾”字兒。

酆草舒展開自己的方塊身子,用手臂撞撞奉谷的後背:“嫂子讓我滾。”

奉谷挑挑眉,說道:“再見。”酆草聽到這兩個字兒,一溜煙的跑出了屋子,他說:“我在屋子門口,替你們守着。”

我前面掉眼淚,是情緒突然上來了。但在不小心說錯話後,自己覺得非常丟臉,想要停止哭泣。可因爲酆草在這裏,我停止哭泣了,該怎麼面對他,所以我就順勢,依舊掉着眼淚。

等酆草離開了,不用奉谷安慰,收起了眼淚。也不管牀單髒不髒,用它擦了擦臉。

奉谷依舊沒有鬆開我,依舊在拍着我的後背,他跟我解釋說:“在我成爲兇鬼之後,曾經無意間救過劉家大小姐劉鳳兒一次,剛好被出來尋找劉鳳兒的劉老黑看到了,然後劉老黑非得讓我娶了劉鳳兒,並且在酆都城中,大肆宣揚,說我是劉鳳兒的未婚夫。但,從始至終,我都沒有承認過,劉鳳兒是我未婚妻,我跟她沒有任何的關係。”

很俗套的一個故事,沒有華麗且別緻的故事發生,我心中稍稍送了一下。

我擡頭,用紅腫的眼睛看着奉谷,想問他說爲什麼劉家宣揚的時候,他不跟劉家撇清關係。但我還沒說話,耳邊就傳來一聲:“渣男。”

聲音還是奉谷的!

模仿奉谷的聲音,再次出現了!

奉谷似乎也聽到了,他眯着眼睛,看着我。我聳了聳肩膀,告訴他說:“就是這個。”

奉谷目光落在我肚子上,問:“是他?”

我點點頭,說:“我猜測也是他。”這淘氣的孩子,還沒有出生,就在模仿他的爹爹。我用手摸了摸肚子,發現肚子長大了不少,足足像是懷孕四個多月的了。

是陰間陰氣充足,寶寶急救拼命的吸收養料,非常迅速的生長着?

奉谷正了正神色,說道:“你在太婭肚子裏,不許模仿我的聲音,也不許吸收她身上的能量。”

寶寶立刻將聲音改了過來,奶聲奶氣的,反駁着後面半句話:“我需要能量來生長。”

奉谷說道:“現在是在酆都,你可以吸收外界的陰氣。”

寶寶嘟囔了一句:“可是會很累。”

奉谷沒有說話,只伸出手抓向我的肚子我感覺寶寶立刻翻了一個身,他小聲嘀咕道:“知道了,知道了。渣男。”

奉谷不跟他計較最後一句話,他只要寶寶,不吸收我身上的能量就好。

我自己都感覺不可思議,我問奉谷:“鬼胎居然還沒出生,就有心智,就能溝通!”

寶寶插嘴道:“不是每一個人和鬼魂的孩子,都像我這麼聰明才智的!未出孃胎,就懂事兒的,就我一個!”

這個孩子好自戀。

我決定,在他出生之後,一定要好好的教育教育他。

奉谷卻點點頭,承認了:“的確是。”

我當時就想掐奉谷一下,不都說以前的人注重嚴父慈母麼?他怎麼能慣着自己的孩子,承認他的自戀?!現在就這麼自戀,那長大了,還不得飛起來!

奉谷想了想說道:“可能跟那個戒指有關。”

“戒指?”我想不起來是什麼戒指。

奉谷幫我打開了記憶的大門,他說道:“就是在極陰之地的時候,你不是從骷髏手中,奪過來一枚戒指麼?”我想起來了,的確是有。可是後來怎麼都找不到了,奉谷還安慰我說,是不小心的時候弄掉了。但此刻,奉谷說道:“那個戒指,是極陰之地孕育出來靈物,你在生魂的狀態,誤吞進了肚子,所以”

後面的話,奉谷沒有說出來。

我基本能猜出來了的,所以我才能懷上鬼胎!不然,非常稀少的人和鬼魂的寶寶,我跟奉谷沒幾次,就擁有了呢?

寶寶的插話,也證明了我心中所想。他附和道:“就是就是。”

那,如果寶寶不吸收我的能量,是不是就是說我非常高興的問道:“那寶寶是不是就能順利出生,我可以將他帶大,我們三個一起生活?”我能活下來了?!

寶寶沉默了。

奉谷也不在說話。

我眼中閃爍的希望,漸漸的泯滅,我問道:“爲什麼?”

這一次,是寶寶告訴我的:“在我降生的時候,因爲陽氣的衝擊和阻止,我的心智會消失片刻,而在那片刻內,我可能需要大量的能量,來供我離開母體。”

寶寶說的我能理解,我強裝着扯出一個笑容,說道:“沒關係,還有很長時間。”

但其實,我們三個都知道,時間一點都不長。

只要陰氣足夠,寶寶說不定過幾天,就會降生,所以我只是自我安慰罷了。

寶寶感受到了我的情緒,他嘟嘟囔囔的說道:“真是的,我會少吸收點陰氣的!”嘴上一副不耐煩的樣子,聲音漸漸消失,再也沒有出現。

奉谷將外面的酆草拎了進來,酆草抱怨着:“你們談情說愛就算了,拉我過來幹什麼?”

奉谷問:“你們酆都城,還有沒有酆草?”

酆草擡起頭,指着自己:“你要我?”奉谷拍了他一下,他才正經了一些,皺着眉頭想了想說道:“整株的酆草沒有,但是,我爹應該還留着一些酆草根,當初我弟弟沒出生,他還真是人財兩失。怎麼,你要?” 聽着酆草的話,我也明白了,酆草這個名字,是以一種陰間的藥材來命名的,還非常的珍貴。

奉谷說道:“我需要。”

酆草問:“怎麼?你也想要孩子?你沒這麼傻吧!我們鬼魂要什麼孩子!你看我娘,碰上我爹那個渣男,哄着她。讓她生了一個不算,還要生第二個,最後呢?一屍兩命!”

我禁不住問道:“你媽媽是人類?”

酆草的情緒變得低落了些,他搖搖頭說:“不是。”我心臟落回到胸腔,酆草的娘不是人,那他出生的方法,完全不適用我啊!所以奉谷跟酆草要酆草做什麼?

鬼名和草藥名一樣,說起來真繞口。

但接下來,酆草的話,讓我三觀具碎,他說道:“我娘不是人。我娘是野狼。”

“野狼?不是野狼的鬼魂?是森林裏的大灰狼?”我震驚的問道。

酆草搖搖頭:“不是鬼魂,是陽世的野狼。也不是灰色的,而是白色的。我娘有一條大大的蓬鬆的尾巴,她喜歡吃兔子,喜歡曬太陽,眼睛眯起來的時候,特別溫柔的。”

等等,他形容的這個“狼”怎麼那麼不像狼。反而像雪狐?!

我拍了拍額頭,是狼是雪狐不重要,重要的是酆草的爹,居然跟一個動物,成爲了夫妻,還生下了酆草!

以我的腦回路,怎麼都消化不了上面的那一段話,酆草的爹,太猛了!勇於挑戰物種、陰陽和倫理!

酆草自己很鬱悶,他說道:“你不用藏着,覺得很糾結,可以表現出來。因爲我也很糾結。”他非常痛苦的蹲在地上,面朝的大門口,寂寥的說道:“老頭子就去了陽世一次,就拐來了我娘,他說他從來沒見過那麼漂亮的狼,他還說,自己對我娘,是一見鍾情。”

什麼一見鍾情?這滿滿的都是槽點。

我真是憋不住了。既然酆草讓我表現出來,那我就直言了:“你爹去了陽世一次,他能見過幾次狼?肯定是第一次見到狼!因爲是唯一,你爹纔會覺得你娘特別漂亮!”酆草想反駁我說什麼,我不給他機會,一次性說完,“而且,騷年,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說,你娘不是狼。你娘是雪狐!你們把你娘是什麼都搞錯了,還說情愛個屁!”

酆草瞪大了眼睛:“不是吧?”

奉谷忍不住笑出了一點聲音,點點頭說道:“的確是。”

酆草問:“那你怎麼不告訴我。”

奉谷回答:“這也是你第一次描述你孃的外貌和喜好。”

酆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