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沒有起來?難道妖怪也需要睡覺的嗎?

童言並沒有亂想,而是重新問道:“美人姐姐,你怎麼會在這兒?”

黑美人咯咯笑道:“我怎麼不能在這兒呢?傻弟弟,我也是妖啊。跟妖在一起,不是天經地義的嗎?”

是,黑美人的回答確實沒有問題。可童言還是有些無法理解。畢竟黑美人在童言的心裏已經不再是那個無惡不作的黑婆婆了,並且黑美人也曾幫助過他,所以現在黑美人與萬仙盟勾搭在一起,他一時間實在有些無法接受。

他稍稍沉默了一會兒,再次問道:“你明明已經是我們天道盟的長老了,爲什麼還要與萬仙盟糾纏不清呢?你這麼做,總有原因吧?”

黑美人點頭笑道:“當然有原因,爲了一個夢。妖怪也有夢想,聽起來是不是覺得有些可笑?但這正是我加入萬仙盟的原因所在。童言,你無法幫我實現我的夢,所以我只能靠自己。我只有加入萬仙盟,纔可以距離我的夢想越來越近。也許你不能理解,但我說得卻是我的心裏話。你現在應該在生我的氣了吧?你覺得我背叛了你,背叛了天道盟,是嗎?如果你是我,我想你也會像我一樣,做出這樣的決定。”

爲了夢想?好吧,無論是人還是妖,都有追逐夢想的權利。可是究竟是什麼夢想那麼遙不可及呢?究竟是什麼夢想讓黑美人必須放棄天道盟,加入萬仙盟呢?

萬年只爭朝夕 童言想問清楚,可事已至此,問清楚又能怎樣?結果已經不同了,找到原因,也不會改變什麼的。

想到這裏,童言輕嘆一聲道:“美人姐姐,你如果真的是爲了追逐自己的夢想,我確實沒有阻攔的權利。但是美人姐姐,你可知道這萬仙盟是幹什麼的?你知道它們的野心有多大嗎?它們妄圖迷惑世人,進而掌控世人,操縱世人,到最後徹底統治人間。你知道的,我們天道盟的存在是爲了庇佑世人。所以,萬仙盟將是我天道盟的敵人,你加入了天道盟,也意味着你也將成爲我們的敵人。我真的不忍心對你出手,我想你也一樣。我不知道我還能不能讓你回心轉意,但是美人姐姐,你現在最好離開這兒,因爲很快,我便會將這裏的妖怪全部剷除,一個不留。”

說到後面的幾句,童言的表情變得嚴肅起來。

他沒有開玩笑,他來這兒的目的是除掉妖王,算黑美人在這裏,他也不會改變心意。

黑美人應該是瞭解童言的,也知道童言的實力,再加還有一個窮,他們二人便足以掃滅這裏所有的妖怪了。

可黑美人卻沒有離開的打算,相反的,她竟開始了對童言的勸說。

“童言,我知道你是天行者,心繫天下蒼生。可你有沒有想過,這個世界真的是人類的嗎?難道其他生靈沒有生存的權利嗎?既然人類可以統治世界,那爲什麼妖怪不行呢?萬仙盟只是想讓衆生平等,只是想讓妖怪可以如人類一般光明正大的活着。這難道有錯嗎?萬仙盟並沒有做出什麼過格的事情,也沒有公然挑戰天道盟。你還爲什麼非要與萬仙盟過不去呢?你覺得你這做法,難道是對的嗎?”

黑美人的話其實有些道理,衆生平等,人類可以統治世界,那妖也可以,這是她的邏輯,她的說法。

可她說的很片面,而且還曲解了衆生平等這四個字的真正含義。

童言吸了一口氣,這纔開始反駁道:“美人姐姐,佛曰衆生平等,這本沒有錯。但是前面還有一句話,那是三界六道。人有人道,妖有妖道。人與妖本不應該活在同一個世界裏,當然,我說的世界,並非真正的世界。而是說人與妖,根本不應該有任何交集。人類不應該試圖佔領妖的生存之地,同樣的,妖也不能攪亂人間的秩序。退一步說,你既然說衆生平等。那萬仙盟爲何要想着統治世界呢?等萬仙盟統治了整個人界之時,難道真正可以做到衆生平等了嗎?況且,萬仙盟的野心本身談不什麼衆生平等,萬仙盟的做法更是逆天而爲。萬仙盟試圖用妖來迷惑世人,進而奴役世人。我想問問你,這是你最終希望看到的衆生平等?我看不是,這只是你心裏的平等,而非真正的平等。說到底,這不過只是萬仙盟的詭辯之詞罷了,可你卻信以爲真。我不知道是你太過天真,還是從某種意義來說,你已經接受了這樣的定位,想讓妖凌駕於人類之。到底是哪一種,我想你心知肚明。”

黑美人聽此,啞然一笑道:“我自然說不過你,但你想讓我離開,置身事外?我只能回答你三個字,辦不到!你如果想在這兒大開殺戒,那也把我當成你的敵人吧。”

童言最不願意看到的事情,終究還是發生了。

他輕嘆一聲,然後苦笑道:“美人姐姐,你是認真的嗎?你真的要與我爲敵?”

黑美人冷笑一聲道:“你錯了,我不是與你爲敵。而是爲了另一個你!”

另一個你?黑美人此言何意? 黑美人的話讓童言着實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她說的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美人姐姐,你這話什麼意思?爲了另一個我?我不在這兒嗎?哪裏還有另一個我?”

童言這邊話聲剛落,腦突然閃過一個念頭,接着他立刻驚聲道:“另一個我?你難道……難道見過我的分身?你說的另一個我,指的是他嗎?”

黑美人聽此,輕笑一聲道:“我根本不知道你說的什麼分身,我只知道我們道不同不相爲謀。!我已經說了,我不會離開。你如果要在這兒大開殺戒,那我是你的敵人!”

黑美人這次說對了,道不同不相爲謀。童言一心除掉這裏的妖王,而黑美人是他無法繞過的坎兒。

如果他不與黑美人爲敵,他沒辦法除掉那妖王,可除不掉那妖王,會有越來越多的人被妖魔迷惑,進而喪失理智,淪爲妖魔的奴隸。

所以現在擺在他面前只有一條路,那是與黑美人正式劃清界限,將此處的萬仙盟妖王徹底剷除,同時表明他天道盟的立場。如果萬仙盟執迷不悟,那必將遭到天道盟的剿滅。

當斷不斷反受其亂,他深知這個道理,於是他直接露出嚴肅之色,堅定的向黑美人說道:“美人姐姐,此處的妖王我殺定了。你如果非要阻攔,那弟弟我只能先領教一下你的高招了。”

此言一出,魔王洞內的氣氛立刻緊張起來。

黑美人固然厲害,可她想戰勝童言和窮,基本沒有多少可能。童言不再是當年泰山陰曹內的童言,也不是那瀛洲山束手無策的童言,現在的他,連司徒玉鑫那樣的高手都有一戰之力,普天之下,又有幾人能夠擋得住他呢?

縱然黑美人知道自己沒有任何勝算,可她還是拿出了飛蛾撲火般的勇氣。

“童言,我知道你的實力精進不少。難道我沒有任何進步嗎?來吧,讓你知道知道姐姐的厲害。”

說到這裏,她突然單手化爪,直接向童言突襲而來。

兩人相距不過兩米,她這邊突然出手,童言自然無法躲閃。

但童言哪裏又會懼怕她的突襲,在她手爪靠近的同時,童言猛地擊出一拳。

拳爪相遇,聽到“啪”的一聲巨響,兩人都不受控制的向後倒退。只不過童言僅僅退了一步,而黑美人則足足退了五步。

僅此一招,誰的實力更勝一籌,已然十分明顯。

黑美人活動了一下有些發麻的手臂,然後咯咯笑道:“不虧是天行者,確實厲害。但這只是一個開始,誰能笑到最後,還不一定呢。看招!”

話聲剛落,看她手指連點,幾根黑色細絲立刻從她的指尖射出,直接向童言纏繞過來。

童言見此,不敢輕視,當即身化巨劍,瘋狂砍剁起來。

聽到“嘣嘣”的聲響不絕於耳,正是那緊繃的黑色細絲斷裂之聲。

也好在童言沒有自視甚高,但凡他有半點兒輕敵,恐怕得被這細絲纏,甚至是刺入身體要害。細絲如同鋼絲一般,堅硬程度絕不會鋼針差,鋒利程度更是足以割斷人的骨頭,被這細絲纏,估計也等於宣告死刑了。

但認真起來的童言,是絕不會有絲毫馬虎大意的,所以黑美人這極具威脅的殺招,根本沒能發揮出半點效果,反而被童言所化的巨劍砍得七零八落。

黑美人連續出手,可仍舊無法傷到童言分毫,而童言也不再一味的防禦,正式開始了反擊。

童言是不忍心傷害黑美人,但如果一直這樣防禦下去,估計打三天三夜也不會有個結果。所以他必須出手,必須擊敗黑美人,才能繞過黑美人前去滅殺妖王。

“美人姐姐,你小心了,我要出手了。”

雖然他不該提醒黑美人,但他還是情不自禁的這麼做了。畢竟相識一場,又哪是說反目成仇反目成仇呢?

提醒過後,他身體所化的巨劍立刻迸發出奪目的金光來,這正是他動用了金星之力所施展的定身之術。

雖然他提醒了黑美人,可黑美人還是沒辦法抵擋,也沒辦法躲避。

司徒玉鑫曾說過,童言這用金星之力施展的定身術也是領域之力,屬於五行領域其一。

既然是領域能力,又哪是別人想抵擋能擋得住的?

現在黑美人的身體已經定格在他的面前,他只需要將自己身體所化的巨劍豎劈而下,黑美人便必敗無疑。

可童言最終也沒有痛下殺手,而是重新變回人形。

黑美人已經被定住了,也無法阻止童言了,所以童言的目的已經達到,他根本無需再有其他動作。

現在該是時候去看看那一直躲着的妖王了,只要宰了那妖王,他可以離開這兒,不再與黑美人有任何糾纏了。

在黑美人的身後另有一扇石門,不用猜,那妖王應該在那石門後的石室之。

童言不再耽擱,立刻快步向前,而還未等他推開石門,那石門竟被人從裏面先行開啓了。

石門開啓的一瞬間,一個長相粗狂的年人隨之出現在了門後。

只見這年人高有一米九以,不僅身材魁梧,面相也十分粗狂。濃眉大眼,留着絡腮鬍子,一頭不算長的頭髮有些散亂,整個人感覺有些頹廢。

但這可不代表這傢伙真的如模樣這般不堪,他身所散發出的妖氣,竟然不黑美人弱。看樣子,他應該不是故意躲在黑美人的身後,而是他真的在睡覺,而現在纔剛剛醒來。

童言打量他的同時,他也在打量童言。

未等童言開口,他便率先說道:“你是何人?你怎麼會在本王的洞府之?”

聽這傢伙的意思,看來是完全不知道童言和窮的到來。

如此說來,之前的種種恐怕都是黑美人的安排了。

童言聽此,冷冷一笑道:“我是誰不重要,你只需要知道一點夠了。”

年人不解的道:“哪一點?”

童言一個字一個字的答道:“你很快要死了!”

此言一出,那年人頓時哈哈大笑起來。

“本王要死了?那看看誰先死!” 這簡單的兩句交談,將原本緊張的氣氛推向了冰點。!

童言和麪前的年人相互注視,他們的目光撞擊在一起,誰也不肯退讓半分。

終於,童言率先出手了。

只見他直接將金剛降魔杵抽出,一個移形換位,便憑空的出現在了那年人的一側。

這年人畢竟是妖王,道行不在黑美人之下,自然也不可能是弱者。

童言的移形換位雖然突然,可並非防不可防,這年人很好的詮釋了什麼叫無懈防禦。

看他身體一縮,原本高大強壯的身體竟在眨眼之間縮成了一個圓球,這還不算完,在這圓球之竟迅速鼓出了密密麻麻的鋒利尖刺。好像是一個巨大的刺蝟一般,又很像十八般兵器之的流星錘。

他的反應真是夠快,童言現出身形,一記金剛降魔杵便重重地砸在了年人所變的“流星錘”。接着,聽到“砰”的一聲響,金剛降魔杵砸碎了“流星錘”凸出的一角,卻根本無法將其徹底砸開。

而趁此機會,妖王所變的“流星錘”也開始了反攻。在急速的轉動之下,“流星錘”帶起了狂風。在狂風的吹襲之下,童言面前的景象彷彿都跟着轉動起來。

這妖王確實有些本事,在這樣的情況下,他還能施展出這種帶迷幻效果的神通。

童言固然警覺,可因爲他與這妖王的距離實在太近,妖王突然耍手段,他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

正在他感覺精神有些恍惚之際,妖王做出了一件十分令人不解的事情。

什麼事情呢?妖王並沒有趁此機會攻擊童言,而是順勢繞過童言,化爲一卷黑風,直奔着被金星之力定身的黑美人而去。

窮一看妖王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當即要出手制止。

但這妖王的動作實在太快,將黑美人這邊剛剛捲起,他便“啪”的一聲穿透了屏風,迅速向洞外逃去。

窮見此,要前去追趕。

可在這時,童言的聲音突然響起了。

“窮寇莫追,讓他們逃吧。”

窮聞此,這才發現童言已經恢復了正常,表情也變得十分平靜。

“主人,咱們來這兒不是爲了除掉那妖王嗎?這麼放他們走,是不是太可惜了?”

童言聽此,微微一笑道:“計劃沒有變化快,事情的確有些出乎了我的預料。那黑美人與我原是舊識,而且幫過我。說心裏話,我真的不忍心讓她難過,也不願意與她恩斷義絕。今天放他們一馬,也算是我補償她之前對我的恩。他日如果再見,那隻剩下兵戎相見了。”

聽童言這麼一說,窮這才明白過來。感情並非不是童言真的被那妖王的神通所迷,而是他故意放他們一馬。既然主子都開口了,窮自然沒有必要繼續糾結這件事兒。

可童言的做法並沒有得到所有的支持,如臭臭獸,它現在十分不安。

它親眼看到妖王逃之夭夭了,而只要妖王尚在一日,它一直不得安寧。它已經與妖王徹底撕破了臉皮,他日妖王又怎麼會放過它呢?

它一心希望童言可以將妖王徹底剷除,沒成想到頭來它的願望也沒能成真。

“大仙你……你這麼放妖王走了?那我們以後可怎麼辦啊?妖王不會放過我們的,還請大仙救救我們。”

說到這裏,它率先趴在地,其他小妖見此,也都紛紛效仿,共同哀求起童言來。

童言當然知道它們心所想,所以開口笑道:“你們放心吧,我今日雖沒有殺了那妖王,但我既然說過保你們平安,我會盡力而爲。臭臭獸,你不是說想加入我的天道盟嗎?我現在可以通知你,你被天道盟收下了。從現在起,你是我們天道盟的一份子。如果那妖王再膽敢對你不利,那是與我天道盟爲敵。到那時,我更加可以名正言順地將它連它背後的萬仙盟一併剷除了。”

聽童言這麼一說,臭臭獸有些不敢相信的道:“真……真的嗎?我真的可以加入天道盟?”

童言點頭笑道:“當然是真的,天道盟盟主的話,你還不信嗎?”

“我信,我當然信。那大仙……不,盟主,那我以後是不是可以跟着你了?”

童言聽此是一陣無語,只能耐心的道:“你不用跟着我,你只需要去我們天道盟的聯絡點,到那之後,會有人帶你去分舵。再根據你的表現,做出其他安排。如送你進能夠幫你提升修爲的修院,也可以把你訓練成一名合格的戰士。總之,進了天道盟,一切都靠努力。你只有付出的多,才能收穫的多。明白了嗎?”

臭臭獸嘿嘿笑道:“我明白了,多謝盟主。可是盟主,我怎麼去聯絡點啊?你能帶我去嗎?”

童言想了想道:“可以,反正我還要多在這兒留兩天,到時候你還需要幫我。”

“幫你?我能幫到你嗎?”

童言點頭笑道:“當然能,我要將這方圓三百里以內的萬仙閣全部拔掉,你是我們的嚮導。”

臭臭獸歡呼的道:“沒想到我還是挺有作用的嘛,盟主,謝謝你。我真是太高興了。嘿嘿……”

臭臭獸這邊得以順利加入天道盟,其他小妖也紛紛開始祈求童言。

名媛出租:首席,超時加價… 童言思量了一下,最後將它們全部收入了天道盟。

天降橫財 這些小妖對萬仙盟下屬的萬仙閣十分了解,也知道萬仙盟會通過何種方式來操縱人類。有它們在,對搗毀萬仙閣和拯救這一方被迷惑的百姓將大有用處。

雖然現在還沒有與萬仙盟正式開戰,但實際,暗地裏的較量已經開始了。

在將這魔王洞內的妖怪簡單處理之後,童言他們一行人這才離開這裏,重新前往縣城,尋找天道盟的聯絡點。

他們有很多事情要做,看來得忙碌幾天了。

位於魔王洞足有兩百里地的一座小山,妖王正目不轉睛看着躺在地的黑美人。

隨着黑美人深吸了一口氣,妖王的臉這才露出了輕鬆的笑容。

“黑丫頭,你沒事兒了吧?你可真是嚇死我了。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你叫我如何獨活?”

黑美人沒有起身,而是咯咯笑道:“我不在了,你不活了?我在泰山陰曹那麼多年,你還不是活得好好的?你們男人果然都沒有真話,也騙騙小女孩兒吧。”

妖王嘿嘿笑道:“我說的都是真心話,不信的話,我可以立誓啊。”

黑美人搖了搖頭道:“還是別說這個了,說點兒正事吧。我沒想到童言會親自前來,看樣子他已經盯我們萬仙盟了。咱們還是早些回總壇的好,也好把這個消息通知三位盟主,讓他們早做準備。”

妖王聞此,眉頭一皺,不解的道:“那童言不是有把柄握在三盟主的手嗎?我們難道還怕他們天道盟不成?” 黑美人聽此,輕嘆一聲道:“話雖如此,可不到最後關頭,三盟主又怎會忍心用那個東西來要挾童言呢?再者說,他們本同爲一體,你叫他們互相殘殺,這是不是太過殘忍了呢?”

妖王聽此,冷冷一笑道:“成大事者不拘小節,算本爲一體,又能如何?三盟主心所想的可是大事,如果天道盟膽敢阻止,我想他一定會親手將天道盟擊垮,親手解決掉童言的。 ”

黑美人看了看天空,輕聲說道:“不到最後一步,誰又知道結果是怎樣的呢?對了,你最近還是不要再與天道盟的內線通信了。童言已經知道我背叛了他,如果他徹底清查天道盟內部,到時候我們的底牌可不起作用了。”

妖王點頭應道:“好,我記住了。那咱們這動身前往總壇吧,說不定三位盟主已經順利得到了那件寶貝。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對我們萬仙盟來說可謂是如虎添翼,到那時距離我們共同的目標也可以更進一步了。”

黑美人坐起身來,只是笑了笑,沒再多說什麼。

兩人站起身來,當即飛身而起,這麼向着西方飛了過去。

經過整整兩日的清理,童言和窮終於可以放心的繼續趕路了。

方圓三百里內萬仙盟據點,都被連根拔起。

接下來的掃尾工作留給臭臭獸它們了,它們需要找到一個個被迷惑的人,然後再驅除掉他們身的妖氣,毀掉附着妖氣的器物,這纔算是徹底的清理乾淨。

童言自然沒有時間繼續盯着,他需要早些與青冥會合。因爲青冥現在正是需要別人幫助的時候,所以早些前去支援,也能早些讓自己安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