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的氣勢很足,可那些嬰靈看見我就像塊香饃饃一樣,留着哈喇子,紋絲不動。

還有兩隻膽大的,慢慢向我爬出來。

我靠……

我掏出黃符,朝他們怒吼道:“當老孃是吃素的是嗎?還不給我滾?”

那兩隻嬰靈往後退了兩步,詭異雙眼露出懼怕。

我雙指夾着黃符,咬牙走過去,他們不把我當回事,我在弄死兩個,威嚇一下他們,誰怕誰啊。

我一步步靠近他們,他們一步步往後一退。

我逼他們時,卻忽視了整個墳地的陰靈已經慢慢向我靠攏,他們把我圍成一個小圈對我虎視眈眈。

我就像落入狼羣一樣,腹背受敵。

圈子越來越小,從五米,三米,兩米,即將縮成一米……

他們對我手中黃符並不畏懼,我咬牙,瞪着他們:“是你們逼我的,我並不想趕盡殺絕。”

我心神合一,屏息凝神,唸叨:“急急如律令。”

嘭,靈符燒灼,聚成一團火光朝四處散開,那火球太大,光耀刺眼,我用胳膊遮擋住視線。

一陣火光落下後,四處的嬰靈都不見了。

我敢保證,他們並沒有魂飛魄散,而是不見了。

可是,躲到那裏去了?

小山丘似的墳墓裏,一道詭異紅光射出。

我擡眼望去,有隻小鬼在朝我樂呵呵的詭笑,露出尖銳的牙齒。 棄婦有情天 慢慢的從墳墓裏爬出來。

他們躲起來,原來是躲進墳墓裏。

我心中警鈴大作,完了,他們有對付我的辦法。

怎麼辦?

這時身後有一陣軟糯的聲音傳來:“媽媽,你躲來我這裏。”

我慌忙轉生,身後,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娃娃站在我背後,水靈靈的眼睛,粉嘟嘟的小臉。

他很小,穿着紅肚兜。眼睛圓圓的,一眨一眨的打量我。

小娃娃軟糯的甜笑道:“媽媽,你長的真漂亮。”

我防備警覺的看他。

異界召喚之君臨天下 這個嬰靈和其他的不太一樣。

他很像人,細膩如瓷的皮膚,靈洞黑葡萄一樣的眼睛,純淨的沒有一絲雜質,身上沒有潰爛,天真可愛。

“媽媽,你不記得我了嗎?”

看他,我挺蛋疼的!

我長到二十歲,戀愛都沒談過,除了鳳子煜那一段,沒和男孩子發生過實質性的關係。

什麼時候冒出一個孩子,這不是扯淡嗎?

不過,他出現以後,全墳地裏的嬰靈全部隱匿了,沒有嬰靈敢冒出頭來,剛纔墳洞對我詭笑的那娃子,抱着身子縮在一團,瑟瑟發抖。

他們都怕他,他是這裏最強大的嬰靈?

我強行令自己鎮定下來:“我不是你的媽媽,小朋友。”

“媽媽,你是我的媽媽?只是你忘記我了。”

我暈……

這娃不能逮住一個女的就叫媽媽啊,在說了我真沒生過。

щшш★ttκǎ n★¢ ○

我不知他實力如何,眼下我真不敢得罪他,我咧嘴扯出一抹難堪的笑容,儘量看起來和藹可親。

蹲下來問他:“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啊,幾歲了,家住那裏,我怎麼把你送回去啊。”

“我姓龍……”

我一聽,姓龍,心裏警覺。

我……怎麼跟我一個姓。

姓龍這姓很少見,幾乎北方沒有,全部在南方,在江西廣西湖南貴州交界處地。

古時是南疆之地,曾經出現過夜郎國。

我老爸說這姓來歷源遠流長,在一千五百年前,一皇族後裔,爲了躲避戰亂,下南方尋山隱匿。

這皇室後裔隱姓埋名,把自己姓氏更改爲龍。

天下龍姓,幾乎全是那隻皇室後裔的子孫。

他居然跟我有個姓,讓我很吃驚。

我又問他:“你今年多少歲了。”

他舉起兩隻圓乎乎的手在數。輸了一圈發現手指頭不夠用,沮喪的對我說:“媽媽,我有一千多多歲了,手指頭都不夠數。”

啊……

我長大嘴巴,嘴巴圓的都能塞下一個蘋果了。 “一千多歲?”

“對,最少一千五百歲了。”

不是把……

我眼睛欲要掙脫眼眶,結結巴巴的問他:“多……多少?一千五百歲?”

“是的,媽媽。我真的是你孩子,求你別拋棄我。求你帶我去找爸爸,好嗎?”

我下巴都快驚掉了,一千五百年前的鬼娃,怎麼可能是我孩子呢。

而且我也不知道他爸誰啊。

“娃娃別鬧,我怎麼可能有這麼大的娃,你告訴我你家在那裏,我帶你回家。你要是不想回家,我幫你輪迴也行。”

“嗚嗚,媽媽,你爲什麼不認我,我被那隻狐狸控制了一千五百年,天天給他做牛做馬,每天受盡折磨,我想你什麼時候能來找我,把我救出火海,我甚至偷偷去冥界找你,可是你魂飛魄散了,每一縷靈魂落入六道,我找不到你,我無法離開,今天終於找到你了,你卻不要我……”

這娃子一哭起來,嗚哇哇哇的,聲音像個大喇叭。

我聽的腦袋都炸了。

“停停停,娃娃,你先好好說,那隻狐狸逼迫你的?”

“是啊。”

原來真是九尾妖狐,真有狐狸。

這娃娃是他坐下童子?還是奴隸?

娃娃眼巴巴的望着我,掛着眼淚珠子,看起來很可憐。

重生之別叫我男神 他一抽一涕道:“媽媽,求你帶我走把。”

“我,你是鬼,就算我帶走你,你也活不長啊,在說了我師傅也容不下你的。”

“媽媽,你師傅是誰啊。”

“停停停,你先別交我媽媽。”

我聽着寒磣,還沒結婚了,就有這麼大一個娃,我爸爸媽媽要是知道,保準瘋了不可。

“媽媽……你不能不要我,我等了一千五百年,終於等到你了,求你帶我走把,我在也不能跟着狐狸了,他要拿我去威脅一個人,冥界一個王?”

我聽見他的話,一咋呼:“誰?”

“我也搞不懂是誰,北冥鬼王還是南陰屍皇,反正就是這兩人沒錯了。”

我一聽,有轉折點。

這娃娃是君無邪或者鳳子煜的私生子。

對,沒錯,一定是這樣的。

娃娃鬼齡一千五百歲,那兩人也有一千五百年,年齡上是吻合的。

惹禍上身:神祕老公慢點吻 至於長相?

我蹲下來,認真細緻的瞧他,脣紅齒白,眼睛清澈,水波粼粼,極富靈性。

就這長相,長大一定是個禍國殃民的妖孽,可惜現在還小。

我瞧着他額頭圓潤光潔,頭頂有一團白光冒出,散發熠熠光芒。67.356

白光耐祥瑞之氣,那白光漸漸匯聚成爲一個王字。

我瞬間一愣,在細緻看。

沒錯,是個王字。

難不成,他會成爲一方霸主?

這是我第一次用玄術看一個人的面向,我直覺是準的,一定準的!

如果,這個鬼娃日後能成王,冥界的王,那我是不是得巴結着點。

別說我死後投胎這麼長遠的事,就算現在抓鬼,送些孤魂野鬼返陰間輪迴,跟他熟識,終歸沒有壞處的。

所以,我堆滿笑容,笑稱一朵花兒,對他說道:“小弟弟,你叫什麼啊?”

“媽媽,你忘記我的名字了?我叫龍君凌。”

“那個凌?”

“兩水凌!”

“龍君凌,不順口!”

我取名,最少也會取狂拽炫酷吊渣天的名字!

比如什麼龍傲天……呸!這名字不能取。

又譬如什麼龍亦天,龍懿軒……

我嫌棄道:“這名字不好聽,又不是君臨天下的君臨!”

“媽媽幫我取個新名字。”

“不行,得叫你爸取。”

確定他不會對我咋樣,我站起來,茫然望着四方,小鬼們都隱匿不敢出來,可師傅們還是找不到。

唉,我問問傲雪。

我把水晶項鍊拿出來後,裏面空蕩蕩的,傲雪都不見了。

我拍拍腦子,想起君無邪讓傲雪守住孫慕楓和李盛煊,她一晚上都沒回來過。

我靠!

真是有異性沒人性!

連項鍊都不回了。難怪剛纔被鬼偷襲,她連影都沒冒。

還好這個娃娃在,不然我連渣都不剩。

他看着我的水晶項鍊,高興道:“媽媽,項鍊好漂亮啊。我能住在裏面嗎?”

我把項鍊一收,藏在脖子裏:“不行。”

“媽媽,我想出去,雖不懼陽光,可是不能讓別人看見我,你的項鍊很適合我,讓我進去把。”

“不行,這裏住的一個姐姐迷路了,給你進去了,那她怎麼辦?”

小傢伙低着頭,很沮喪。

我不會安慰小孩,轉身四面八方的找師傅。

“媽媽,你幫我找塊槐木牌,我就可以進去住了,跟你在一起了。”

我攤開雙手,無奈說道:“我上哪去給你找槐木牌?”

況且,我並不想帶他出去。

就憑我這點小小本事,我怎麼能控制的了他。

他萬一殺人了,那是屠城啊,整坐城都能被他屠完。

我敢肯定,他厲害過傲雪,傲雪這樣的煞魂並不是他對手。否者,我的的罪過就大了。

他紅着眼睛,吸了吸鼻子委屈道:“媽媽,我從來不殺人,求你了。”

見他又要哭了,我怕了那魔咒一樣的哭聲。

我從兜裏掏出一顆費列羅巧克力遞給他,連忙哄着:“巧克力哦,很好吃的巧克力?”

他被金黃色的包裝紙吸引了,伸出小手顫抖的把費列羅抓到手心。

含着淚笑道:“謝謝媽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