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慕兒,那對你這樣的修爲沒用了。”墨寒提醒道。

失望!

說話間,已經到了山門處,墨寒直接丟了星博曉的帖子。

守門弟子卻道:“門主有事,概不會客。無論是誰都不見。”

“星博曉也不見?”我不死心的問。

“星老闆也不行。”礙於星博曉的名頭,守門弟子對我們還算禮貌。

“切。” 重生國民男神:離爺撩不停 齊天發出不滿的聲音來,用胳膊捅了墨寒一下,嫌棄道:“平時都是他們哭着喊着求咱們,如今咱們自己走上門了,倒吃了閉門羹。可見,果然是誰先主動誰就輸了!”

騷年,不會用煽情語就不要亂用了,誰主動誰輸是這麼用的麼!

墨寒懶得跟他們一般見識,收起星博曉的帖子,牽着我擡腳就往裏走去。守門的弟子想要來攔,直接被他一道藍光定在了原地。

“還不去通報?”齊天瞅了眼傻眼的另一個守門弟子,抱着白焰跟着我們一起走了進去。

落腳處自然是選擇了最大的會客廳。

廳中最上首擺着兩張矮桌,墨寒帶着我去了右邊一張,齊天則自覺的選了另一張。

一路走來,阻攔我們的弟子,全部被墨寒定在了原地。

那門主夫婦走來的時候,就看到修爲全部外露的我們和正在和自己的黑麒麟玩耍的白焰。

老頭子被我們的修爲嚇到,一看就知道我們不是靈界的修士,流着冷汗走進屋來:“敢……敢問上神……”

等他見到我和白焰時,更是矇住了。

“將你隱藏氣息的東西拿出來,本座可以助你得道。”墨寒簡單明瞭的打斷了他。

老頭子夫婦對視了一眼,裝傻道:“在下不明白上神在說什麼……”

齊天打了個哈欠,對墨寒道:“冷墨寒,這老頭子的壽元還有三十年就要結束了,我也沒打算助他渡劫進入仙界,你們冥界要麼?”

聽見墨寒的名字,老頭子顫抖了一下。

估計他之前偷窺我們的時候,只看出來了墨寒和齊天修爲逆天,沒看出來他們的真實身份。

“我們冥界纔不要這種喜歡偷偷摸摸跟蹤人家的猥瑣老頭子呢!”墨寒沒表態,白焰倒是不滿的出聲了。

顯然,他也察覺出來這是誰了,灰常的不開森。

老頭子更加冷汗如雨。

而他身旁同樣戰戰兢兢的美婦,卻用嫉妒的眼神看向了我。

忽然,她痛苦的捂住了眼:“我的眼!”

齊天嘖嘖兩聲:“冥後也是你能直視的嘛?”

老頭子嚇的直接跪了下去。

(本章完) “冥後……”美婦不可置信,雙腿一軟,也倒在了地上。

齊天抱着白焰,挑了矮桌上的一個靈果啃了起來。

墨寒再次出聲:“東西自己拿出來。”

老頭子只得點頭,看的齊天不由得笑了:“放心,虧待不了你,別哭喪着臉啦!”

“是……”老頭答應的那叫一個不情願,從脖子上摘下了他的那塊玉。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覺得那玉給我感覺,和之前通過水鏡看到的有點不一樣。

之前在水鏡中,我沒有能感受到那玉的任何氣息,只是憑藉眼睛看到的。

現在,那玉里透出來了一股奇怪的氣息。雖然很淡,但是我知道我感覺的沒錯。

難道老頭子捨不得玉,做了什麼手腳?

想到這裏,我忙要喊停。還沒喊出口,齊天那個手賤的已經先一步接過了那玉片。

瞬間,玉色的光芒大作。

齊天皺眉,揮手打散了那光芒。

我鬆了口氣,卻不料那散開的光芒並沒有消亡,而是將白焰包圍了起來。

白焰討厭的揮開那些光芒,墨寒的鬼氣凌厲的攻去,再次將那些光芒打散,我則快速上前抱起了白焰。

齊天見我們沒事,上前一把拎起了那老頭子的領子,將他直接摔到了牆上去:“做什麼手腳了!”

“我……”

他纔開口,我和白焰的腳下驀然出現了一個陣法。

墨寒攬上我的腰立刻就要帶我們出去,卻不料迎面撞上了一堵無形的牆。

腳下白色的陣法流轉逐漸變成了血紅色,墨寒臉色微變,寶寶摟着我的脖子不舒服的扭動着:“媽媽,我冷。”

他是鬼胎出生,怎麼會冷?

我心道不妙。墨寒在專心破陣,聽到白焰的話,忙轉過身來給他傳了法力。

“這是什麼陣法?”我問墨寒。

他臉色難看,齊天也被同時困在了另一道相同的陣法之中。

“誅仙陣……”他的聲音又驚又喜,“居然是誅仙陣!冷墨寒,誅仙陣!”

“我知道!”墨寒煩躁的應了他一句,有關切的問我:“你冷嗎?”

我搖搖頭,我不僅不冷,還有點熱。

看墨寒這樣的神色,誅仙陣應該是很厲害的東西吧……

誅仙誅仙……誅的就是墨寒這樣修爲的鬼神嗎……

我不由得抱緊了白焰:“還冷嗎?”

他點點頭,見我擔憂,寬慰道:“媽媽,也不是很冷,我可以忍忍的。”

可是鬼胎照理是不可能感受到寒冷的!

墨寒再次專心破陣,齊天倒是很激動的打量着他腳下的陣法。

剛剛那老頭子嘴角掛着冷笑,帶着愕然的美婦正往外退去,我忙喊住了他們:“你給我站住!”

老頭子一頓,我忙問道:“這誅仙陣是怎麼回事?”

“當然是特地給你們準備的!”老頭獰笑,瞥見墨寒和齊天,又笑了:“等你們死了,你們身上的法寶就全部都是我的了!哈哈哈哈……”

該死!

www_ ttκǎ n_ C〇

齊天卻又冷笑了一聲:“我還是更好奇你的誅仙陣是哪裏來的?能困住我和冷墨寒的陣法,你的修爲不足以啓動! 邪帝狂妃:鬼王的絕色寵妻 更何況,誅仙陣早已失傳多年,我都找不到,你怎麼可能有!”

他還有匿蹤靈玉呢!

對了!玉!

“齊天,玉呢!”這個可是我們此行的目的,不能丟了。

齊天一攤手,那枚玉就在他掌心,卻已經碎成了兩半。

這個東西對他沒用,他和洪荒天道屬於同一界面,即使隱藏起自己的氣息,洪荒還是能找到他。

也是因爲這樣,我和墨寒才放心讓他跟過來一起找匿蹤靈玉。

那玉完全變成了一塊普通的石頭,我感覺眼前一黑:“怎麼會這樣?”

那可是白焰的希望!

齊天無辜的撓了撓後腦勺:“瞳瞳,這個可真不怪我。你們夫妻剛剛忙着去護白焰,這玉自己就碎了,真不是我捏碎的!”

“快破陣!”我瞪了眼他,也不知道爲什麼,他一點都不急。反到是墨寒,手不停的在佈置着陣點破陣。

齊天無所謂:“反正這陣法殺不了我,我急什麼! 惹火小嬌妻:老婆,婚令如山 瞳瞳你放心,也殺不了冷墨寒。”

那墨寒爲什麼會這麼着急?

我忽地聽見了一聲雷鳴聲,齊天那剩下的半句話這個時候也說了出來:“但能對付你和白焰……”

“他們交給你。”墨寒對齊天道,“要是溜了,我就送你去見洪荒!”

“算你狠!”齊天罵了一聲,當即盤腿坐下,閉眼調息。

一道氣息從他的身體裏上升起來,卻又被什麼什麼擋住了。陣法的禁制與齊天的氣息相抗衡,整間屋子天搖地動起來。

白焰摟着我的脖子抱得更緊了:“媽媽……還是冷……好冷……”

我忙給他輸法力去禦寒,同時自己去渾身的血脈卻彷彿都被灌入了岩漿一般熾熱。

一定是誅仙陣搞的鬼!

“用法力護體,別想其他的!” 追捕寶貝妻:獨家佔愛 墨寒又提醒道。

我和白焰照做,身上那岩漿般的熱度沒有再上升,卻也沒下降。

齊天同時衝破了陣法的禁制,回到了天道本體之中。

那老頭子原本正帶人在外圍觀着,齊天一道天罰雷落下,當即就削掉了他大半的修爲。

周圍的弟子紛紛大驚,齊天避開了我們所在的會客廳,對着盛月門就是一頓天罰雷狂落。

我的腳下逐漸燃起了大火,那火焰直接能灼傷我的魂魄一般,我忙將白焰放去墨寒身邊,火焰卻順着他一起跟到了墨寒那裏。

墨寒立刻拉住了我的手,給我施了鬼氣護體:“抱着白焰,誅仙陣變化莫測,一定不能慌!”

我點點頭,再次用法力護體,也撐開了一個結界護住了我和白焰。

“還冷嗎?”我問白焰,要是沒法力護體,我都快被着火海烤熟了。

白焰卻點了點頭:“冷……媽媽,有好多好多的雪……”

雪?

我怎麼什麼都看不到?

難道說我和白焰看到的不一樣?

看着他都被凍成紫色的嘴脣,我又問:“那媽媽的結

界能擋住風雪嗎?”

他這倒是點了點頭。

我盯着腳下的火海,發現只有我們所在的這一塊是岩漿崩裂的火海,不遠處,還是盛月門會客廳的木地板。

再看我的衣服,那火海起的突然,我反應不及,是被燒到過的。可是,我的衣服卻完好無缺。

這套衣服是我之前在商場裏買的普通外衣,並不是墨寒煉的法寶,沒有水火不侵的屬性。

難道說,我所看到的火海和白焰所看到的風雪,是直接對我們的意識展開的攻擊?

想到這裏,我立刻閉眼進入了識海。果然,我的識海中,一片火海!

“玲瓏!”我喊了一聲,銀白色的鳳凰在黑暗中飄然而至。我指着那火海命令道:“以火攻火,把這野火全燒出我的識海!”

玲瓏應聲,展翅飛入空中,口中吐出白色的雷火,將那些橘紅色的野火團團圍住,不斷的將火圈收縮變小。

我鬆了口氣,將這裏交給玲瓏後,退出了識海。

“白焰?白焰!別睡!不能睡!!”我搖醒了趴在我肩頭睡着的白焰,他的小臉都被凍紅了。

“白焰,你聽媽媽說,暴風雪就在你的識海里。你進入識海中,用鬼火將暴風雪全部圍起來,然後和小黑一起不斷將暴風雪變小。記住,不能睡覺!絕對不能睡覺!要是不能解決的話,你一定要早點出來告訴媽媽!”

我給白焰輸了些法力,他強打精神進入了自己的識海。

他合着雙眼倒在我的肩頭,我更加擔憂。墨寒還在破陣,屋外齊天還在破壞。

他收回了盛月門所有弟子的氣運,毀掉了他們所有的修爲。

那算計我們的老頭子就被他圍困在雷電的最中心。

突然,一道強勁的法力打散了齊天的幾道天罰雷。

由於都是修爲一般的修士,齊天的天罰雷威力都不大,被那道法力一下子就削去了一半。

“哈哈哈哈……”

一聲狂傲的笑聲從屋外由遠及近的傳來,我聽到那老頭子如同見到了救星一般朝那邊大喊道:“靈主救我!”

一道身影從遠方快速的移動到會客廳前的空地上,是一個年約三十的青年男子。

老頭見到他,熱淚盈眶的就要走過去:“靈主……您吩咐的……我都辦好了……可是我的修爲、修爲……”

提起這個,他悲憤無比。

靈主掃了眼他,擡手無情的揮開了老頭那想要握住他手臂的手,將老頭掀翻出去老遠。

那老頭子撞在盛月門的門框之上,撞出一大灘血落在地上,瞪大了眼睛死不瞑目。

“廢物!”靈主冷冷道。

他看向我們,朝屋子裏走了兩步過來。見到正在破陣的墨寒,得意一笑:“冷墨寒,沒想到吧,你也有今天。”

“哼,靈南天。”墨寒掃了眼他,明白了大概。

靈南天擡手聚集了一團法力,揮袖朝着會客廳的椽子打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