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劉芸兒一邊數落着李小娟的生活中的不好的習慣,一邊說着自己都決定爲了李泰軍守寡拉扯他們兩姐弟長大了,可是李小娟還不知感恩……

被劉芸兒說得有些惱怒的李小娟氣得擡頭就是一句話:“說到底你還不是爲了你兒子!別扯上我!還什麼守寡!真正守寡的話,你怎麼在楠楠的爸爸死了之後還嫁給我爸爸!你現在說這個話,根本就是想要貪我爸爸的賠償金!”

劉芸兒氣得都快暈過去了,擡手就給了李小娟一巴掌。

只是劉芸兒的手都還沒有收回來,她的心裏就後悔了。她嫁給李泰軍這麼多年,從來沒有動手打過李小娟,可是今天又着急又委屈的情況下,她也被氣昏頭了纔會動手。

李小娟愣了愣,纔不可置信的‘摸’着自己的臉:“你,你竟然打我!”

無敵神婿 劉芸兒很想說句對不起,但是她嘴‘脣’動了動,還是沒能說出口,只是又悶頭往前走。

李小娟怨念的跟在她的後面,心裏是越想越氣,越想越憋屈。再結合最近時常聽到了街坊鄰居說的劉芸兒的“打算”,再想到前幾天兩人還爲錢的事情吵過一架……李小娟‘摸’着臉就冷冷的開口了:“你是想要把我趕出家吧!你是想要自己霸佔爸爸的賠償金吧!”

劉芸兒是越聽越氣,她是沒有想到,自己到這裏這麼多年,一直無微不至的關心照顧着李小娟,可是到頭來李小娟竟然還說這樣的話……她氣的沒頭沒腦的就是一句:“是!我就是!隨便你怎麼想好了!”

李小娟心頭一震,一股濃烈的怨恨和被背叛的感覺從心底伸了起來。她輕輕的蹲下去,撿起了地上的一塊磚頭:“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劉芸兒低着頭,腦子裏也是一團‘亂’麻:“我說了,我……”

李小娟眼中兇光一閃,狠狠的一磚頭就砸在了劉芸兒的後腦:“我那麼喜歡你!我把你當親媽媽一樣的看待!可是你竟然這樣對我!”

劉芸兒一聲沒吭,撲倒在地。

李小娟緊緊的捏着那塊磚頭,看着倒在地上的劉芸兒:“我本來以爲你在爸爸走了之後還留在這個家裏就是爲了我……沒想到你竟然真的是打的這個主意……你走好了!要走多遠走好了!沒有你,我一樣可以活得好好的……喂!你起來!”

看到劉芸兒沒有了動靜,李小娟有些慌了。她丟掉了手裏的磚頭,用手電筒‘亂’掃着,在黃‘色’的光線掃過劉芸兒的頭部的那一瞬間,李小娟看到了紅‘色’的血。

“血!”李小娟倒吸了一口涼氣,趕緊跑了過去一看,劉芸兒的後腦被她砸出了一個大傷口,鮮血正不斷的冒出來。

“阿姨,你醒醒啊!”李小娟徹底的慌了,她蹲下去把劉芸兒翻了過來,顫抖的手伸到了劉芸兒的鼻子下面。

wωw ▪ttκд n ▪CO

沒有呼吸了。

李小娟尖叫了一聲,丟下劉芸兒的屍體就撐着地往後面退了幾步。

“死了……我,我殺了人……”李小娟全身都發起抖來,“怎麼辦?怎麼辦!我會不會被槍斃……不要!不要啊!”

她的手指狠狠的抓着用煤渣鋪成的後‘操’場的地面,看着眼前的屍體,看着剛剛還緊緊的牽着她的手的劉芸兒,李小娟徹底的崩潰了:“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

她抓起煤渣就往劉芸兒的屍體丟去,好半天了,她才慢慢的定下神:“不,我不能被抓走! 我也不曾愛過你 我不能!”她一邊自言自語,一邊強自鎮定的站了起來。撿起劉芸兒摔落在一邊的手電筒,她拖着兩條發軟的‘腿’,又往清平中學的那個坍塌的圍牆走去。

因爲過度的惶恐和害怕,所以她翻圍牆的時候,連着摔下來了兩三次,才總算是爬了上去。回到了家裏,李小娟猛地灌下了一瓢涼水,纔開始在廚房裏尋找起來。

她找到了一把柴刀,又找了幾個塑料袋子,‘摸’黑往清平中學走去——她帶着手電筒,可是卻不敢打開,她怕被人發現。

九州–江山業 等李小娟第二次翻進清平中學的時候,腳已經沒有那麼軟了。

繞到後‘操’場,李小娟打開了手電筒——劉芸兒還躺在哪裏,一動不動。

“我不想坐牢!不想被槍斃!”李小娟閉着眼,揮舞着手裏的柴刀,狠狠的往劉芸兒的屍體上砍去,“劉阿姨對不起!我還小!我不想死!我不想被槍斃!”

熱熱的鮮血濺在李小娟的手上、臉上,‘混’合着她的眼淚,又滴回了劉芸兒的身體。

也不知道瘋狂的砍了多久,等李小娟累了,砍不動了,她才發現,劉芸兒的屍體已經稀爛了,鮮血‘肉’漿更是濺得到處都是。

李小娟大口大口的喘着氣,站起來撿起地上劉芸兒的屍塊裝進了塑料袋裏,才又費力的把這些塑料袋一袋一袋的提到後‘操’場的垃圾堆裏丟掉。

等把這些都處理完了之後,李小娟纔看着地上一灘‘肉’漿和血漿發起抖來。

她殺了人了,她真的殺了人了!

好不容易平復了心情,李小娟正要站起來,耳邊卻傳來了嚶嚶嚶的哭聲!她嚇得腳下一滑,又狠狠的栽倒在了地上。

“誰!是誰!”也顧不得自己摔得生疼的膝蓋,李小娟慌張的爬了起來,“是誰!”

“姐姐?”一個帶着哭腔和疑‘惑’的聲音響了起來,“是不是姐姐?”

“楠楠?”李小娟趕緊抓起了身邊的手電,往聲音發出的地方掃去。

“姐姐!”李堯楠一邊抹着眼淚一邊往光亮發出的地方飛奔而來。只是還沒走進,李堯楠就停下了腳步,一臉疑‘惑’的看着李小娟,“姐姐,你身上是什麼啊!還有你的臉上……是血嗎?姐姐,你受傷了嗎?” 李小娟下意識的抹了一把自己的臉,觸手一片滑膩,她猛烈的擦着自己的臉:“不,不是血……不是血……”

“姐姐,媽媽呢?媽媽沒有跟你一起來找我嗎?”李堯楠左右看了看,“是血,我聞到血的味道了!”

“沒有血!”李小娟有些失控的大叫起來。 *79小說&

李堯楠雖然才十歲,‘性’格也頗爲貪玩,所以纔會跑到清平中學,卻因爲順利的進來了,卻爬不出去了而在清平中學裏遊‘蕩’,最後累了就找個地方睡着了,這一醒過來見天也黑了,才一邊哭一邊瞎跑,找到了李小娟——可是李堯楠並不算笨,李小娟現在的這個樣子,他第一反應就是自己的姐姐被人欺負了。

“姐姐,是不是有人欺負了你?楠楠去找他報仇!”

“沒,沒人欺負我!”李小娟緊緊的捏着拳頭,“走,我,我們回家。”

李堯楠點了點頭,剛剛想要來拉自己姐姐的袖子,李小娟卻猛地往旁邊一躲。

她撇過頭:“楠楠你走前面吧!我在後面給你照着路。”

“好!”李堯楠聽話的走在前面,李小娟撿起地上捲了刃的柴刀,一步一步的跟在了後面。

怎麼辦?小孩子的嘴裏藏不住話,而且如果回家之後李堯楠看不到劉芸兒,肯定會不停的問……怎麼辦?哪怕是她現在搪塞過去了,李堯楠再稍微懂事一點,一定會發覺今天晚上的蹊蹺……

李小娟滿心矛盾的走着,手電筒的光不斷往上漂移,李小娟的目光也不斷的飄到李堯楠的脖子上。

“姐姐,手電筒打低一點,我都看不到路了!”李堯楠撅着嘴。

“楠楠,你來拿着手電筒。”李小娟有些顫抖的把手電筒遞給了李堯楠。

“嗯!我來給姐姐照路!”李堯楠歡快的接過了手電筒。

“對不起,楠楠。”李小娟咬着自己的嘴‘脣’,雙手掐上了李堯楠的脖子,猛地收緊!

“姐……姐姐……”李堯楠一臉驚愕的看着李小娟,可是由於李小娟的手越來越用力,他的呼吸也困難起來,手裏的手電筒也滾落到了一邊。

“姐……”直到死去,李堯楠都不知道,爲什麼他最喜歡的姐姐會突然掐死他。他那麼喜歡的姐姐,一直都帶着他到處去玩的姐姐,他到死,都沒有掙扎一下,只是驚愕的看着李小娟。

“楠楠!楠楠!”李小娟的眼淚不斷的滾出眼眶,可是她的手還是在不斷的收緊,直到李堯楠的頭完全的耷拉到一邊。

李小娟鬆開李堯楠的屍體,撿起了被她丟在地上的柴刀,咬了咬牙,狠狠的往李堯楠的脖子上砍去。只是柴刀早就捲了刃,李堯楠的脖子上被砍出了一個大口子,血流了出來,脖子卻沒有斷。李小娟本來想要回家再拿菜刀過來,想到現在天‘色’已經不早了,周圍鄰居看到自己家裏沒有動靜一定也會很奇怪。而最主要的是,家裏除了這把柴刀,也就只有一把菜刀了。如果菜刀也砍壞了,總歸會讓人生疑。

李小娟咬了咬牙,撿起滾出好遠了的手電筒,左右看了看,拖着李堯楠的屍體,把他藏在了旁邊教師宿舍樓裏。

李小娟現在已經完全平靜了下來,她只是有些木然的述說着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然後我就回家了,我我洗了澡,把身上的衣服全都燒掉,柴刀丟盡糞坑……把阿姨房間裏的燈和電視都開着,再把自己房間裏的燈也開着……到了半夜,打雷了,好大的雷……我很開心,因爲之後就下了暴雨……我知道,大雨一定能沖刷掉所有的一切……所有!”

“怎麼打雷的時候沒有劈死你!”佳沫兒惡狠狠的瞪着她。她跟李小娟的狀況頗爲相同,只不過她沒有弟弟而已,“你這個狼心狗肺、忘恩負義的人!”

“之後你就跟所有人說劉芸兒帶着李堯楠跑了!”釋彌夜眉頭微皺,“這後‘操’場果然是殺人現場,只不過是殺死劉芸兒的……那個垃圾堆,我還真的沒來得及去一點一點的搜尋。”

潘錦繡的臉‘抽’了‘抽’:“只怕也是爛成渣了吧!李堯楠的屍體都變成白骨了!”

“可是現在怎麼辦?把李小娟‘交’給警察?”陳琛看了一眼已經完全木然了的李小娟,“釋彌夜,就這麼輕易的把李小娟‘交’給警察?我覺得,那也未必太便宜那些警察了吧!”

“可是如果不‘交’給警察的話,那不是便宜了李小娟嗎?”佳沫兒憤憤不平。

“我們先扣着李小娟,然後讓警察慢慢的去調查好了!”釋彌夜又把視線轉向了李小娟,“李小娟,今晚,你就好好的看看,那個可能是你弟弟的灰影吧!”

李小娟木然的臉上這才又‘露’出了一絲慌張:“不!不要!我不要!”

陳琛倒是若有所思:“白魅,你有辦法讓李小娟看到嗎?能看得到嗎?”

白魅沉‘吟’了一下:“你們誰有龍錚的電話,叫龍錚過來。”

陳琛怔了怔:“讓它附到龍錚身上?”

“因爲它到現在還沒有意識,我也沒有看過它到底是什麼情況,不過總歸先把龍錚叫來吧!”白魅自己也有些不確定,“龍錚的身體很吸引這些東西,就算它完全沒有意識,可是龍錚就在這裏的話,它應該也會被吸引。”

“可是既然這樣,它爲什麼不去找龍錚,反而跑到我們宿舍來了?”佳沫兒皺了皺眉。

“我說過,它是依靠本能行動的。”白魅瞥了釋彌夜一眼,“尚未成形就會更渴求靈氣,而這裏有個人正好能給它靈氣而已。”

見佳沫兒她們的視線都投了過來,釋彌夜咳了一聲:“看我幹什麼?誰有龍錚的電話,趕緊打一個!”

潘錦繡立刻就‘摸’出了電話。

“算了,還是別打電話了,我去把龍錚叫出來吧!”陳琛想了想,站了起來,“這個時候肯定有武警戰士在巡邏,龍錚一個男生往‘女’生宿舍這邊走,會被逮出去的!而我去帶着就沒有這個問題了——就說帶這學生去‘女’生宿舍幫點忙。”

“也好。”釋彌夜也站起來,“也免得龍錚自己害怕不敢過來——他對鬼上身這種事情可是心有餘悸。”

佳沫兒點了點頭,剛剛打開‘門’,陳琛正要出去,誰都沒有想到,一直坐在地上的李小娟卻猛地竄了起來,一頭就衝了出去,消失在了黑暗裏。

所有人都傻眼了。

“還愣着幹什麼!追啊!”白魅踢腳就在釋彌夜的屁股上踹了一腳,把一直懸空着的釋彌夜踹出老遠,直接就趴在了‘門’上。

釋彌夜有些惱怒的扭頭瞪了白魅一眼,只見白魅神情自若,一副理當如此的表情。釋彌夜磨了磨牙,趕緊追了上去。

現在還沒有熄燈,所以整個後‘操’場還隱隱約約的能看到人影,不過李小娟跟眉頭蒼蠅一樣的‘亂’跑了,釋彌夜她們追出去不遠,就丟掉了她的行蹤。

“怎麼辦?”潘錦繡有些惶然的抓着釋彌夜的手,“她跑掉了!”

“沒事,現在清平中學是戒嚴的,看她的樣子也翻不出清平中學的圍牆,下午我們出校的時候我也看過了,那個坍塌的缺口也都已經被補好了。”釋彌夜拍了拍她的手,“我們去借兩隻手電,慢慢找就是了。她一定躲在清平中學的某個地方的。”

她話音剛落,那邊就傳來了一個喝聲:“是誰!”

釋彌夜‘精’神一振:“那邊!”

四人急匆匆的跑過去,果然見兩個武警正打着手電筒往一個方向追了過去。

“李小娟!趕緊停下!”陳琛叫了一聲,一個小武警立刻就停了下來。

“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個小武警一臉的嚴肅,“是你們班上的學生?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陳琛一把就搶過了那個小武警手裏的手電:“別問了!先找人成不成!”

“欸?這位老師!手電筒還給我!”

李小娟跑得非常快,不一會就跑到了清平中學的實驗樓。她好像鐵了心的不會跟釋彌夜他們回去,拉開實驗樓那破損的大‘門’就往樓上竄。

釋彌夜他們追到樓下,佳沫兒也發現了有些不對:“釋彌夜,李小娟該不會想自殺吧!”

“是啊!要知道實驗樓可是清平中學最高的一棟樓啊!”潘錦繡也憂心起來。

釋彌夜皺着眉看了一眼黑漆漆的頂樓:“你們到追上去,我就在樓下,如果李小娟真的要自殺,我就在下面接住她。”

那個跟着跑來的小武警倒吸了一口涼氣:“這位同學,你在開什麼玩笑?你接的住嗎?你知不知道重力加速度……”

釋彌夜她們哪裏理會她。陳琛點了點頭,扯着佳沫兒和潘錦繡就往樓上衝。看着釋彌夜轉身往實驗樓外面跑,武警咬了咬牙,也跟着釋彌夜跑了。

陳琛剛跑到頂樓,就聽到先前追着的那個武警在苦口婆心的勸說:“這位同學,你這是何必呢!有什麼想不開的可以找老師和同學解決啊!你現在還年輕,又必要輕生嗎?想想生養你的父母……”

陳琛嘴角‘抽’了‘抽’,這人不是火上澆油嗎?她輕咳了一聲,走了上去:“李小娟,你以爲你自殺了,就能逃脫了嗎?就算你死了,你也會變成鬼,變成鬼之後還不是要被你弟弟糾纏……”

那個看起來差不多四十多歲的武警戰士有些不悅了:“你是老師吧!你怎麼向你的學生宣揚封建‘迷’信唯心思想!”

陳琛沒有理會她,只是一步一步的向李小娟靠近:“你死了,又能改變什麼?你想,你的弟弟和你的阿姨會放過你嗎?”

“別過來!”李小娟崩潰的大叫了一聲,“別過來!我絕對不會去見楠楠的!絕對不會!”

她小心的在護欄那裏挪動:“我變成了鬼……我變成了鬼就不會怕楠楠了……我不會怕他了……”

陳琛壓低了聲音:“佳沫兒,你到那邊去給釋彌夜打一下光,告訴她李小娟人在哪裏,方便她救人。”

佳沫兒點了點頭,接過陳琛手裏的手電筒關掉,然後悄悄的走到了一邊的欄杆邊,對着樓下一晃,又把手電筒瞄準了李小娟可能會墜落的地方。

釋彌夜立刻會意的站到那裏。

陳琛她們對釋彌夜有絕對的信心,就算李小娟敢跳,釋彌夜也有把握飛上來接住,所以陳琛只是走了兩步,又停了下來:“李小娟,要知道,你弟弟和你阿姨的法力一定比你強,所以就算你變成鬼了也沒有好日子過的吧!”

“是啊!你是自殺的,變成的鬼也不會很厲害!可是你弟弟和你阿姨就不同了,他們可是厲鬼!”潘錦繡也在一遍幫腔。

那個武警被陳琛和潘錦繡的話‘弄’得沒了脾氣,只得自己小心的往那邊‘摸’去,準備伺機救人。

“我能殺他們第一次,難道不能殺他們第二次?”李小娟怪笑起來,“我纔不怕他們!我纔不怕!”

就在此時,那個武警猛地撲了過去,一把拽住了李小娟的手就想要把她從水泥護欄上扯下來。

李小娟猝不及防,一聲尖叫,整個人下意識就往後面一退。她腳一踩空,整個人就往樓下摔去。 那個武警被她帶得一個趔趄,剛想抓着李小娟的手把她扯上來,可是他的手腕突然一陣劇痛,眼前也是一陣發黑。他的手無力的一鬆,整個人就往樓下栽去。

釋彌夜站在樓下,聽到上面的動靜,眼見一個黑糊糊的東西摔了下來,她正要準備去接住,可是緊接着第二個人又摔了下來。

釋彌夜當時就愣住了。

樓上就那麼幾個人,誰都不知道摔下來的到底是誰和誰。不過佳沫兒反應極爲迅速,手電筒立刻就亂掃取來。

一晃而過的一抹金色讓釋彌夜下了決定,她腳尖一點,整個人就飄上了半空,穩穩的接住了摔下來的人。

砰!**重重的砸在地面的聲音——釋彌夜是第二次聽到了。

跟在釋彌夜旁邊的小武警猛吸了一口涼氣:“天啦!”

他完全忘記了旁邊摔下了來的人,從兩個人相差不到一秒摔下來的時候他就呆了,而佳沫兒的手電光芒也讓他的心猛烈的抽搐了一下。而等釋彌夜飄起來接住一個人的時候,這個武警才真正的反應了過來。

整個過程不超過兩秒鐘,可是小武警卻覺得猶如過了兩個世紀。

等釋彌夜重新又落到了地上,小武警才趕緊跑了過來,說話都變得有些結結巴巴了:“你,你,你會飛?你,你,你是妖精嗎?”

“你,你怎麼救我!你爲什麼不去救她!”被釋彌夜放下的武警扶着自己的額頭,他的腦袋到現在都還昏昏沉沉的。

“我本來是打算救她的。”釋彌夜聳了聳肩,“可是你也摔下來了,那我就只有救你了!”

“我是一個軍人!”武警憤怒的吼了一聲,“我是一個軍人!她還是一個正值花樣年華的學生!你應該救她!”

“她是一個殺人犯。”釋彌夜淡淡的看着她,“可是你是護衛我們安全的保護者,要救誰,我比你更清楚。”

武警愣了。

小武警還是一臉的不可置信:“可是,可是你怎麼會飛,你怎麼能飛!”

釋彌夜沒有理會他,只是皺着眉走到了李小娟的屍體邊。從那麼高的樓上摔下來,肯定是活不成了。她的後腦整個都碎掉了,鮮血流了滿地。釋彌夜摸出自己的手機,調出了手電筒一照,心裏就嘆了口氣。

李小娟的臉上的表情很詭異,帶着驚恐,還有詭笑,還有幾分瘋狂。

年紀比較大的武警有些哀傷的蹲在李小娟的屍體旁邊:“我本來拉住了她了的……”

“我也很奇怪,你怎麼也會跟着摔下來?”釋彌夜皺了皺眉,“如果不是剛剛上面打下來的燈光晃過你的肩章了,在那麼短的時間裏,我根本分不清你們誰是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