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我順着她手指着的方向望了過去。原來,一株大榕樹盤根錯節的腳下,躺着一個森白的骷髏頭骨!

它剛剛被秋雁踩了一腳,頭蓋骨碎裂開來,深深的眼窩似乎還射出陰森的目光。

這裏怎麼會出現骷髏頭骨?我擰起眉毛蹲了下來,仔細看了看頭骨周圍,無論是野草叢還是樹根周圍,都沒發現其他骸骨的痕跡。

或許只是一個孤獨的頭顱而已!但是,是誰把他(她)的頭骨扔在這裏的?不會是很多年那場慘絕人寰的戰爭留下來的吧?

骷髏頭骨的眼窩裏,有榕樹的根鬚伸出來,顯然它已躺在這裏很久了,幾十年甚至幾百年?應該不會是村長他爹殺人後扔在這裏的!我瞬間做出了判斷。

我忽然有了一種奇思怪念,就是想把那個頭骨抓起來放到手裏看看。我的舉動把秋雁又嚇了一大跳,“哥,你想幹什麼?”

我用手放在嘴邊輕輕地“噓”了一聲,示意她不要出聲,然後伸手去抓骷髏頭骨。沒想到樹根緊緊纏繞着它,就好像大榕樹的一部分,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方纔扳了出來。

秋雁在一旁驚駭的望着我。

隨着頭骨被我連根拔起,樹須和泥土不斷掉下來,似乎發出沉寂百年的呻吟。

在暗無天日的樹冠下,握着骷髏的手感非常冰涼。裂開的頭蓋骨裏,散發出經年累月的腐爛氣味,尚未脫落的牙齒間,似乎抖動着想對我說什麼話?

我的視線忽然被這顆骷髏頭骨的牙齒縫隙裏一個金屬物質給吸引住了。

一陣陰風從地面捲來,我心頭不斷狂跳,半隻手臂微微顫抖着。但我還是用食指和中指夾住那東西,順勢將它從骷髏嘴裏抽了出來。

然後扔掉了那顆骷髏頭骨!

在秋雁的尖叫聲中,我看到拔出來的黑色金屬物,居然是把小匕首,一頭是鋒利的尖刃,另一頭卻雕着某種神像。

黑手黨先生,離婚吧 金屬雖然早已鏽蝕,但還可以清晰地看出形狀。特別是匕首柄的雕像,是個面目猙獰的女妖,做工相當精美華麗。

顯然只是一個裝飾品,並不是真正實用的匕首。

“是這把匕首殺死了他?”秋雁顫抖着問。

“不知道,或許是在他死後,有人把這匕首作爲裝飾物,塞進了他的嘴巴。”我仔細端詳着這把精美絕倫的小匕首,若是金銀打造的就是無價之寶了。

不過,我依然很奇怪,爲何會只是一個孤零零的骷顱頭骨在這裏?陰魂禁忌

——————————————————————————————— “哥,我們還是趕緊走吧?”秋雁輕聲說道。

“嗯。”我將那把裝飾精美的小匕首塞進口袋帶着秋雁又小心翼翼的往前行。

這顯然是人工開拓出來的道路,左右蜿蜒了許多個彎,不過幸好的是沒有岔路口,否則我和秋雁很有可能會迷路!

在這樣未知因素存在之下,迷路就只有死路一條!

我們兩個越走越覺得寒冷,擡頭完全見不到陽光,也不知四周到底是什麼地形?走了很遠,既沒有發現丫頭留下的標記,也沒看到任何可疑的山洞。

難道,丫頭在村長手底已經遭遇了不測?而村長他爹戴秋生隱姓埋名隱身的山洞並沒有在這附近?

我想不出個所以然,又沒有其他的辦法可想,只能咬着牙跟秋雁沿着這條神祕的小道走下去。

我和秋雁走着走着,走進了一個狹長的峽谷,兩邊都是陡峭的山崖,中間覆蓋着茂密的叢林。

我們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隨時注意着周圍的動靜。

走了大約個把鐘頭,我忽然感覺有些頭暈,心跳的頻率也加快,甚至連看走在身邊的秋雁,她的身影都有些模糊不清。

這是怎麼了?我重重的喘着粗氣。

秋雁發現了我的異常,小聲的問道,“哥,你怎麼了?”

我使勁的搖了搖頭,答道,“沒事。”

但我蒼白的臉色和沉重的呼吸掩蓋不住事實的真相,秋雁焦急萬分,“哥,你是不是不舒服?如果不舒服的話我們先坐下來休息一會。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用力敲了敲腦門,感覺頭暈稍微好了些,“嗯,估計是沒休息好,趕路趕得急,有些頭暈!”

秋雁挨着我的身軀坐下,一雙大眼睛緊緊的盯着我,“好些沒?”

“沒事,應該休息一會就好。”我答着話,兩眼往四周四處打量。奇怪,這個地方怎麼這麼眼熟,就好像曾經來過一樣。

但怎麼可能?連黃龍村我都是第一次來,又怎麼可能會來過這斷魂山深處?我的意識開始模糊起來,腦袋一陣陣發痛……

秋雁忽然指着不遠處失聲驚叫起來,“哥,那是什麼?”

我一驚回過些神來,“秋雁,小聲!”順着秋雁手指着的方向望了過去,赫然看到兩棵大樹的中間,儼然就是這條小道的盡頭,隱約可見一片斷壁殘垣。

我掙扎着站起往前走了幾步,走到小道的盡頭,陽光如利劍般刺進我的眼睛,眩暈中我看到了一個似曾相識的場面。

我目瞪口呆,或許,這是命中註定要來到的地方?

“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我似乎聽到有一個聲音在耳邊不停地念叨着這三句話,空氣裏能聞到一股淡淡的香味。

我每走一步都要費盡全力,彷彿前面橫着一堵堅實的牆體。

不,前面的確有一堵真實的圍牆,由巨大的青石板壘砌而成的,最完整的部分足有五米多高,突兀的聳立在這叢林深處。而青石板上佈滿了流水侵蝕的痕跡,這牆體應該有數百年的歷史了。

我的腳步有些凌亂,心跳加速。面對這突然出現的林中石牆,就像一個原始人走出原始森林,突然見到了現代的文明世界。

這圍牆裏究竟是一個什麼地方?

我後退了兩步,看到雜亂的大榕樹間,圍牆向左右兩面延伸,又被叢林覆蓋起來,竟看不到盡頭在哪裏。牆體豁口上的殘垣斷壁,似乎在對我訴說曾遭受過的摧殘。

天道夢境系統 秋雁的聲音有些顫抖,“哥,這裏是什麼地方?會不會是村長他爹詐死隱姓埋名藏身之所?”

我努力的剋制着沉重的頭痛,搖了搖頭,讓視線變得不再模糊,答道,“不是,看起來不像,這個地方應該不是經常有人住的地方。”

“那我們還要不要進去看看?”秋雁咬着嘴脣,聲音透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

“既來之則安之,進去看看。”我就像被一股莫名的神祕力量牽引,如果不進去看看就好像會終生遺憾似的。

“那好,我們進去!” 萌寶通緝令:天價俏逃妻 秋雁走上前來拉住了我的手,手心冰涼。

我和秋雁沿着古老的石壁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了大約五百米,迎面出現了一條石門。

那條石門高大堅固,全用整塊的青石板砌成,大約有十來米高,就像古時候城堡的大門。

最讓人驚奇的是,大門頂端聳立着一尊佛像,灰色的石頭上佈滿青苔,依稀可見佛像大眼睛下的寬闊鼻子,厚實的嘴脣。

佛像嘴角微微上翹着,露出似笑非笑的獨特表情。

我的心頭升起一股特別異常的感覺,呆了一呆,拉着秋雁的手毅然向着那條古老的大門走了過去,走進門後那個世界,去叩問這沉睡千年的祕密。

走進大門的那一瞬間,我似乎看到佛像的眼睛,依稀流下兩滴黑色的淚水。

我和秋雁被看到的場景給驚呆了!

一條長長的通道,兩邊排列着奇異的雕像,乍一看就像是活生生的人。

我和秋雁目瞪口呆的上前仔細一看,發現每尊雕像都有真人一般大小,用整塊青石板雕成,臉上表情栩栩如生。

“哥,你說這是什麼地方?”秋雁忍不住又問道。

我茫然地掃視周圍,“也許是陵墓!”

“陵墓?”秋雁吃驚的叫了起來,“你是說這裏是一座陵墓?”

“嗯。你看這排列着的雕像,就像我曾經看過的盜墓小說裏面描寫的那樣,是保衛陵墓的。”我有些激動。

只是,這斷魂山中怎麼會有一座氣勢恢宏的陵墓,我想不通。

“你說……這裏會不會就是我們祖先埋藏寶藏的所在?”秋雁顯得有些語無倫次。

什麼?這一下我吃驚更甚!

這話從秋雁口中說了出來,無異於石破天驚!我怎麼就沒從這方面去想?

“可能,極有可能!”我變得浮躁不安。

莫非,我和秋雁無意之中竟然走進了古西夏人的埋寶之所?

我呼吸急促,拉着秋雁穿過那條長長的通道,向前走了一二百米,眼前又出現了第二道大門。

大門兩邊連接着高大的石牆,黑色牆體上佈滿青苔,大約有三四米的樣子,中間的石門上雕滿了飛禽走獸。

我小心翼翼地觸摸着石門上細緻的雕刻,表面光滑的質感讓我心頭狂跳不止,瞠目結舌地目睹着這古老的奇蹟。

走進石門,一些華麗的燭臺出現在眼前。

這些燭臺是銅製的,跟一個人差不多高,大約有一米左右。整個骨架有些像十八世紀歐洲皇室宮殿裏的那種燈臺。

但仔細看卻不是那回事,因爲燈臺的骨架刻着蟒蛇的鱗甲,就像一個直立的蟒蛇,骨架上端分開的燈盞造型就是一個個張着大嘴的蛇口,吐出的蛇信正好是燈捻。

這樣的燈不遠就有一個,就像路燈一樣,看起來極爲奢華。

我和秋雁大爲驚奇,不由自主順着這些路燈往前走。

走了一陣之後,前面忽然出現了一個“t”字形平臺,平臺上插着一圈又一圈的蠟燭,看樣子應該是一個祭臺。

我神情恍惚,似乎看到祭臺的中央正站着一位形容枯槁的老者,身披着黑袍,手裏拿着一個九連環的法器,看不清臉……而此刻,祭塔下面跪着一羣灰濛濛的人,他們衣着襤褸,趴在地上不停的叩頭。

“咦,那是什麼?”站在我身旁的秋雁忽的叫道。

我被驚醒,看到前面的“t”字形祭臺後面那堵石牆上就像爬滿了一些不知道名字的蟲子一樣!

只一眼我就確定那不是蟲子,而是一行字,就是丫頭曾經劃在我手心裏的那幾個字一樣的字體!

古西夏字體!

那一行字刻在石壁上,用紅漆描過底,可能是年代太久的緣故,顏色變得暗黑,字跡有些模糊,猛一看就像幾個幾隻蟲子。

我不認識西夏文,不知道什麼意思。

秋雁臉色大變,驚恐的看着那一行字,艱難的說道,“……難道奶奶當年說的是真的?”

我見秋雁臉色異常,知道情況有些不妙,連忙問道,“這寫的是什麼意思?”

秋雁定了定神,說道,“那上面寫的是‘詛咒預言——若誰敢擅自闖入這座神祕的地下之城,便將遭到永恆的詛咒,誰都無法逃避這個預言,正如誰都無法逃避死亡降臨。’”

“什麼?詛咒預言?”我大驚失色。

“嗯。”秋雁點了點頭,“我奶奶當年對我和姑姑都說起過有中麼一個可怕的預言,並且囑咐我和姑姑不管什麼時候也不要打寶藏的主意。奶奶說,凡是打寶藏主意的人都會死,而且還不得好死!”

秋雁話音一落,我忍不住激靈靈的打了一個冷顫。莫非,這筆寶藏真的像秋雁她奶奶說得那麼可怕,凡是打寶藏主意的人都會死於非命?

我的眼前不自覺的出現黃龍村裏因爲窺視這筆寶藏而死於非命那些人的面孔來……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這個地方即使不是古西夏人藏寶所在之地,也一定與寶藏有關!

我正在胡思亂想,似乎忽然聽到一聲嘆息!

那聲音雖然很輕,但卻清清楚楚的被我聽入耳中。難道,這裏除了我和秋雁之外,還有其他人在?

我頓時就緊張起來。陰魂禁忌

——————————————————————————————— 那聲嘆息纏綿悱惻,就像一個苦苦等待戀人迴歸,而戀人卻已經負心的少女發出來的。

是誰?我茫然的遊目四望,石室之內根本看不到半個人影!莫非是我頭暈目眩產生的幻覺?

腹黑萌寶:大佬甜妻寵上天 我使勁的搖了搖頭,再次仔細望去,依然還是什麼都沒有。

“秋雁,你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我忍不住問道。

“沒有啊!”秋雁望着祭臺後面石壁上的那行字,一臉的茫然。

那就一定是幻覺了!

我定了定神,問秋雁,“你確定我們還要不要繼續走進去看看?”

秋雁咬着嘴脣,點了點頭,“儘管奶奶當年曾經囑咐過我和姑姑不要打祖先留下來寶藏的主意,但現在無意之中來到與我們族人過去密切相關的地方。既然來了,就是多瞭解一下也是好的。”

“嗯,那好吧,我尊重你的意見!”我帶着秋雁繞過t字形祭臺,繼續往深處走。

裏面依然還是排列整整齊齊的雕塑,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氣勢恢宏的場面,看得目瞪口呆,感慨過去的古西夏人竟然創造出如此瑰麗的奇蹟,的確是中華民族的國之魁寶!

如此奇蹟竟然沒有被發現,埋沒在了這荒山野嶺之中!

我和秋雁走過一個寬闊的廣場,來到了另一棟用石頭砌成的房子前,這座石屋坐落在遮天蔽日的大樹遮蓋之下,光線頓時就暗了下來。剛一走近,就覺得渾身涼嗖嗖的,就像走進了大型製冷間。

周圍的空氣冷森、陰涼,我打了個哆嗦,忽然有一種不祥之感。

“哥,這裏怎麼這麼冷?”秋雁緊了緊身上單薄的衣裳。

“嗯。”我剛一回答,一陣陰風突然撲面而來,緊接着一個黑乎乎的東西從樹林中瞬間竄到了跟前。

我大吃一驚,本能的拿着手中的匕首向它刺了過去,只聽一聲厲叫,那東西一下子就沒了蹤影。

什麼東西?我驚魂未定。由於緊張,我根本就沒看清楚剛纔到底是什麼東西襲擊了我?

在這種環境中我下意識的想到了鬼魂——不屬於人類的東西!

這麼一想,我渾身的毛孔頓時收緊,一陣涼颼颼的感覺爬上皮膚,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我渾身冰涼,心裏冷得直打哆嗦,手也微微的顫抖。不能,我必須控制住情緒,不能崩潰,一崩潰我和秋雁就很有可能出不了這神祕的地下之城!

秋雁向後連續倒退了好幾步,撞在了石屋建築物的石壁上,嚇得上下牙齒打着顫,“哥,什麼東西?”

我強自按耐住狂跳的心臟,“不知道,沒事,它已經走了!”

秋雁怔了一怔,眼神呆滯的看着我,顯然被嚇得不行。

我忽然聽到從她身後傳來一陣異樣的聲音,“咯吱咯吱……咯吱咯吱……”

猛一聽我還以爲是秋雁發出的聲音,可是她的嘴巴根本沒有動,我正在詫異。忽然發現她背後的石壁在移動,慢慢的裂開了一道縫,而且裂縫在繼續變大,“咯吱咯吱……”的聲音正是那道石壁打開發出來的聲音!

秋雁的身後竟然開啓了一扇石門!

我張大了嘴巴,詫異地看着眼前出現的情景。

秋雁身體這一撞竟然觸動了石壁的機關,意外的打開了一座石門!

石門開啓的那一瞬間,秋雁回過神來,她摹地回過身去,看到緩緩打開的石門,大吃一驚,“哥……”

我將手指頭放到嘴邊,衝她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示意她不要說話,秋雁趕緊閉住了嘴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