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只要這樣,楚成就控制不了楚珂,我就有辦法救楚珂了,但是連染的紙條裏面,壓根就沒有寫,要怎麼跟楚珂達成傀儡關係啊!

這麼想着,我心裏面就更加着急了,連染現在的身體壓根就動不了,我趕緊就衝到了連染的身邊,然後在他的耳邊再次問了一句,“到底怎麼樣才能讓楚珂變成我的傀儡?”

連染的臉色已經憋的發白,眼睜睜的看着我,張了張嘴,但是卻沒有一定點的聲音。

我着急的看着連染,然後就見連染也不看我了,而是將目光移到了火龍的身上,我頓時就反應過來了,朝着火龍怒吼道,“威壓收起來!”

火龍擡起腦袋,看了我一眼,然後漸漸的將威壓收了起來,可能是我已經收服了火龍的原因,自從甘岡開始,火龍的威壓就對我沒有一丁點的作用了。

連染終於鬆了一口氣的樣子,然後我又看向楚珂那邊,楚珂身上的血已經止住了,但是臉色卻是越來越難看了,隱隱約約還透着一股子死氣。

楚珂的速度也已經恢復之前,裴俊星開始漸漸吃力。

時間不多了!我心頭一跳,趕緊轉過腦袋看向連染。

連染看着我說,“楚珂的身體裏面有着你的心臟,按理說,其實你是最能和楚珂心意相通的人,但是現在不能,就說明楚成其實還在楚珂的身上動了手腳。”

說着話,連染又看了看楚珂的方向,繼續道,“而且,現在楚珂也已經有了心臟,在我印象裏面,只要沒心臟的人,才能成爲別人的傀儡,楚珂這樣的情況說實話是沒有發生過的,很少有人像是楚珂這樣,能夠經歷這種大起大落,還能重新得到心臟。”

我用力點了點頭,他話裏面的意思,我聽明白了。

連染是說,楚成也不知道是用了什麼歪門邪道的方法,讓重新有了心臟的楚珂還是沒有脫離他得控制,而且,楚珂現在的情形,跟連染之前遇到的那些傀儡大不相同,所以要多加註意。

“現在我要怎麼做?”我看了連染一眼,着急的問道,時間已經不多了,只要我試了,怎麼都會比現在的情況要好,而且,我沒有多餘的時間去考慮了!

連染怎麼也變得跟裴俊星一樣磨磨唧唧的了?

連染看着我點了點頭說,“先抓住楚珂,然後讓他喝你的血,再簽訂傀儡契約。”說完話,連染又將簽訂傀儡契約的方法告訴了我。

我點了點腦袋,轉過腦袋看向楚珂以後,又開始犯難了,楚珂現在六親不認,我在他面前瞬間就能被秒成渣,更別說要抓住楚珂了。

就在這個時候,我的目光突然就落在了不遠處的火龍身上,面色頓時就是一喜,然後看着連染說,“謝了。”

然後也不等連染回覆,趕緊就跑到了火龍的身邊,朝着它大叫一聲,“將威壓放出來。”

火龍咆哮一聲算是應了,緊接着,我就看到楚珂的動作突然就慢了半拍,我趕緊就朝着裴俊星吼了一句,“快,按住他!”

火龍剛開始泛出威壓的時候,楚成那邊肯定是還沒有反應過來呢,這個時候,楚珂的動作其實是最慢的,甚至還沒有裴俊星快,所以裴俊星輕而易舉的就能抓住楚珂。

我要趁着這個時間!趁着楚成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趕緊將楚珂變成我的傀儡!

裴俊星像是明白了我的意思,朝着我點了點頭,然後突然就朝着楚珂撲了過去,一瞬間的功夫,就已經楚珂撲在了身下,用力的抓住他,然後吃力的擡起腦袋,朝着我點了點頭。

楚珂就像是發狂了一樣,還在不斷的掙扎着,我趕緊衝了過去,然後咬破自己的手指,將帶着血的手指塞到了楚珂的嘴裏面,心裏還在不停地祈禱着,蒼天保佑,這會兒千萬不要已經晚了啊……

見楚珂已經將我的血嚥了下去以後,我趕緊將閉上眼,然後掐住楚珂的手腕,在心裏默唸道,“真龍,賜予我力量。”

連染說,雖然我現在已經騙過了火龍,但是我想要控制住楚珂的話,還是要得到我身體裏面真龍的氣息,跟它融合在一起,然後試圖將真龍的意識召喚到我的身體裏面。

楚珂掙扎的十分的厲害,眼瞅着,裴俊星按住他已經十分的吃力,我看了楚珂一眼,發現他喝了我的血以後,臉色已經變得好看了很多,看起來像是毒已經解了。

我額頭上面全都是汗,努力了好半天,都沒有感覺都真龍的力量,心裏面急的不行,但是也沒有別的辦法,就只能在心裏面不停的,一遍又一遍的默唸這句話。

現在真龍的氣息和龍鱗都在我的身上,除了我意外,沒有人能召喚出來真龍的意識了,連染說,這個辦法不能尋求捷徑,我只能不停的念,畢竟我的身體還跟真龍有些關聯,成功的機率在百分之五十以上。

我用力的抓着楚珂的胳膊,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我終於感覺到一股磅礴的力量突然就闖進了我的身體裏面,讓我覺得整個人身體好像都輕盈了不少,而且好像是有用不完的力氣似的。

來了!

我心頭一喜,猛地睜開雙眼,此時,楚珂的臉色已經接近猙獰,正在不停的掙扎着,要不是裴俊星在旁邊攔住他,恐怕我現在都被楚珂給弄死了。

裴俊星現在的狀況也好不到哪裏去,雖說楚珂現在還沒有掙脫開,但是裴俊星明顯已經是十分的吃力了,臉色都有點發白,而且整個人也虛弱了不少。

我直接就咬了一口舌頭,然後將舌尖血噴在了楚珂的腦門上,迅速的伸出食指,然後用力戳了一下楚珂的腦門,然後又咬破了中指,將血也抹在了楚珂的腦門上面。

шшш▪ TTKΛN▪ C○

看楚珂的動作突然就慢了半拍,就猛地後退兩步,朝着楚珂大喝一聲,“收!”

原來,這就是控制傀儡的方法,看來之前老鬼咬的我那一口,也是有原因的,當時它的身上肯定就沾染了楚成身上的舌尖血和中指血,但是老鬼當時受制,咬的只有我的胳膊,所以楚成並沒有完全的控制我!

也不知道楚成是用了什麼方法,老鬼咬了我之後,我竟然都沒有發現血跡和血腥味,所以後來才忘了這一茬的。

想通了以後,我趕緊擡起腦袋看向楚珂,楚珂的臉色漸漸恢復正常,然後整個人也平靜了下來,目光先是茫然了一下,然後漸漸的恢復成平常的神色。

現在楚珂雖說是已經成了我的傀儡,但是我現在其實並沒有控制楚珂,也就是說,現在控制楚珂身體的還是他自己的意識。

傀儡只有被養傀儡的人控制的時候,纔沒有意識,如果養傀儡的人不動的話,傀儡就和正常人無異了。當然這說的也只有像是楚珂這種,被挖了心臟還沒有死去的傀儡。

一般的傀儡,都是挖去心臟以後,直接死亡,然後像是變成了而一個牽線木偶似的,就好像是個殭屍一樣,這種傀儡雖說比楚珂好控制多了,但是也有不足之處,就是時間長了的話,屍體就會漸漸的腐爛。而且保存不了多長時間,十分的僵硬,並沒有楚珂這麼靈活。

楚珂先是低頭看了看他自己的手,眨了眨眼,好像終於恢復了意識,這才擡起腦袋,朝着我輕輕一笑說,“辛苦你了。”

看着楚珂現在的樣子,我就知道他已經恢復了正常,眼眶驀地一紅,猛地就衝了上去,緊緊的抱住了楚珂的腰,哽咽的說,“你回來了……”

楚珂的身體僵硬了一下,纔回抱住我,聲音壓得很低,“嗯,我回來了。”

遠處的楚研也是一喜,趕緊大叫一聲,“哥!”

離着楚珂最近的裴俊星則是一臉鬱悶的走過來,垂了下楚珂的肩膀,吊兒郎當的說,“幸虧你醒了,不然我們一羣人都快被你滅團了。”

見遠處鄭恆等人想動又不能動的樣子,我趕緊低頭看了下楚珂,才發現楚珂的臉色也很難看,小臂上還隱約冒出來青筋,我這才意識過來,趕緊讓身後的火龍將威壓收起來。

我觀察了火龍一會兒,不知道是不是因爲火山幻化而成的,火龍靈智其實還並不完全,而且也沒辦法認人,好像憑的就只有氣息,思考也十分的簡單,還不如之前進了我體內的小火苗。,

不過這樣一來,倒是好說多了,最起碼火龍看起來要比想象中好控制多了。

火龍收起了威壓以後,衆人這才鬆了一口氣,趕緊就朝着我們走了過來,而這個時候,楚珂臉色突然就是一變,猛地轉過身子,然後目不轉睛的盯着後山! 秦穆然說他要代表龍鱗去看望聞生,頓時在場的眾人臉上都表現的極其的豐富,一個個都憋著笑,在他們的眼裡,秦穆然是真的壞,你剛剛把人家氣的吐血進入了醫院,現在卻要以勝利者的姿態去看望人家,這不是成心想要氣死人家嘛,不過他們也不會說什麼,畢竟秦穆然此舉他們覺得很合適,很正確,很厚道!

「然哥,你要去看望聞生?」

劉嘯看著秦穆然問道。

「不然呢?」

「那我們要不要買一個果籃過去,畢竟這個禮物不能落了面子。」劉嘯想了想道。

「果籃?我去,嘯哥,你是家裡有礦還是咋地,咱們雖然現在有了點錢了,可是也得勒緊褲腰帶過日子的,俗話說的好,好鋼要用到刀刃上,人家聞先生是因為急火攻心吐血進醫院的,送果籃那不是在嘲諷人家聞先生嘛,我們龍鱗是一個兼容包並的勢力,雖然他是敵人,但是我們也不能趕盡殺絕,做這麼不厚道的事情,我想好了,還是買點補品去看望他。」

「啊?補品?要不我派人去買點腎寶?那廣告不是說嗎?他好,我也好。」劉嘯此時如何聽不出秦穆然的話外之音,這是秦穆然憋著壞呢。

「那是婦炎潔!」

「好的吧,我忘了,不過我覺得腎寶挺好的,那個不痛月月輕鬆不是嗎。」劉嘯不厚道地笑了笑。

「那是痛經!」秦穆然徹底滿頭黑線了。

「管他呢,反正就那幾個,實在不行就六味地黃丸,治腎虧不含糖,還有點甜!」

「這些都不管用,咱們得送點實際的,得讓人家聞先生看到咱們的誠意,再說了,人家現在可是青龍幫真正的一把手,這些東西人家看不上的!」秦穆然想了想說。

「那我們到底送什麼?」

劉嘯說了不少,可是秦穆然沒有一個合適滿意的,頓時劉嘯也不知道該送什麼了。

重生之寵你不夠 「我覺得六個核桃挺好的。」

就在這個時候,白羽想了想說道,當時他和自己的姑姑在病房的時候,經常看到隔壁床有人來看,手中拎的便是六個核桃,白羽見秦穆然和劉嘯左一個商量,右一個討論的,就是拿不定主意,索性直接建議道。

「六個核桃?對啊,我怎麼沒有想到這個呢!」

秦穆然猛地拍了下大腿道。

「六個核桃?怎麼了?」劉嘯只是覺得這個聽起來有些耳熟,至於在哪裡聽過的,一時間還真的有些記不起來。

「那廣告怎麼說的,經常用腦,常用六個核桃!聞先生他日理萬機的,整天謀算這個,謀算那個的,腦子肯定用的不少,六個核桃剛好給他補補腦子。」

聽到秦穆然這麼解釋,劉嘯算是徹底可憐起聞生了,都吐血了,自己的這個老大都不放過他,還要去借著看望去好好損一損聞生,這哪裡叫做落井下石啊,簡直就是雪上加霜,哪怕他進了醫院都不願意放過。

看望聞生去送六個核桃,這不是明擺著在嘲諷聞生他這一次輸掉了,純粹是因為他沒有腦子,好好的喝六個核桃,能夠補腦。

「然哥,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

劉嘯說到。

「不用了,嘯哥,龍鱗經歷過昨晚,很多事情還等著你去處理呢,畢竟以後都是你才是龍鱗的老大,而且聞生生病進醫院了,他的病房那裡肯定有不少的人,你去,萬一到時候真的動起手來,我怕我顧不上你。」秦穆然看了看劉嘯說到。

「那好,要不讓狐狸跟你去吧。」

劉嘯還是有些不放心,說到。

「不用了,就讓小白跟我去吧,別看他老實,他現在都快被阿龍給帶壞了,要麼不說,一說話都是神補刀。」

秦穆然一想到要是有個白羽這麼天真無邪的人去很認真地損聞生,估計比有目的地去損他取得的效果更佳的好。

「然哥,小白可不是我帶壞的,蒼天可見啊!我可什麼都沒做!」

見秦穆然這麼說自己,陳龍連忙解釋。

「龍哥,我相信你!」白羽看著陳龍,補充了一句道,可是這一句話,卻是有如補刀一般,頓時讓陳龍閉上了嘴什麼話都不敢說。

「哈哈!嘯哥,看到了吧,小白這要不說話,一說話,聞生必然就跟阿龍一樣,無言以對。」秦穆然笑了笑說道。

「現在我知道你為什麼帶小白了!」劉嘯看著小白天真無邪的樣子,同情地說道。

「既然這樣,然哥我們走吧!」白羽看著秦穆然問道。

「嗯!」秦穆然點了點頭。

「嘿嘿,我真想看看那個聞生吐血的時候是什麼樣子,跟我們打人吐血一不一樣,不知道這一次他能不能吐血直接進火葬場。」

白羽腦洞大開地說道。

「額……」

全場一片尷尬。

「那個然哥,我爸說了,今晚讓你去家裡吃飯。」看秦穆然要走,紀凌風連忙說道。

「行!等我看完了聞生,一定登門去拜訪老爺子和紀叔叔!」

秦穆然說完,便是帶著白羽開著車,向著第二人民醫院開了過去。

離開了夜獨醉,車子開到一半,便是看到了一個超市,秦穆然下車買了一盒六個核桃,可是這不買不知道,一買嚇一跳,就這一盒六個核桃,價格足足有六七十,哪怕是秦穆然都忍不住嘖嘖嘴巴道:「這世道是真的陰險啊,就這麼個破玩意兒,你跟我要六七十,六七十我都能買N個核桃了,還六個核桃!奸商啊!奸商!詛咒你生孩子沒有小丁.丁!」

秦穆然說歸說,不過既然選擇了要拿這個好好的噁心一下聞生,自然是要買的。

「老闆娘,你這麼美,我會算命,看你眉宇之間帶著一股子紅色之氣,這是最近有財要發的徵兆啊!」

秦穆然一手撐住結賬台,對著老闆說道。

「真假的?」

老闆娘將信將疑地看著秦穆然問道。

「那必須真的啊,我算命從來沒有出錯過,你相信我,這兩天一定會有一筆大財富的!」秦穆然臉上露出溫暖的笑容道。

「哈哈!好,那我就承你吉言了!」老闆娘被秦穆然這麼一說,臉上頓時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那老闆娘,你給我打個折唄!」秦穆然露出討好的神色。

「給你個九折吧!」

老闆娘想了想說道。

鄙人不死 「九折九折,這是財運要曲曲折折啊!」秦穆然眼睛向著四處瞟了瞟,喃喃道。

「罷了,給你個七八折!」老闆娘看著秦穆然這個樣子,實在是沒辦法了,說道。

「好嘞!成交!」說完,秦穆然便是用手機付款,說了聲謝后,便是拎著這一箱六個核桃走回了汽車。

超市裡的老闆娘看到秦穆然開的汽車后,臉上露出了一絲的鄙視:「開這麼好的車,竟然還跟我討價還價十幾塊錢,至於嗎你,現在有錢人真的不是一般的扣!」 我心裏面頓時就是咯噔一下,趕緊隨着楚珂的目光看過去,楚珂的表情這麼嚴肅,難道後山裏面一直都沒有露面的楚成感覺到了外面的動靜,終於按捺不住,要出來了?

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就聽見一道震耳欲聾的大笑聲,讓我的身體都忍不住跟着狠狠一顫,那道聲音就好像是從很遠的地方發出來的一樣,就好像是帶着電視裏面說的那種內力似的。

十分的古怪,好像爭做山裏面都是這道笑聲的迴音,震得耳朵嗡嗡的響,帶着十分緊迫的壓力。

而且這道笑聲聽起來十分的詭異,陰森森的,有點嚇人。

身後的火龍好像突然之間就暴躁了起來,猛地就站了起來,然後我身後的地板就好像是顫了顫,緊接着,火龍也發出了憤怒的吼聲,差點沒把我給震聾了,就連腦袋都開始發矇了。

我轉過腦袋看向另外幾個人,發現他們的臉色都不是很好,微微有點發白,看起來很難受的樣子,看來跟我現在的處境差不多。

火龍叫的聲音很大,但是山裏面那道笑聲也還在持續,而且還有越來越大的趨勢。

緊接着,火龍的聲音就更加大了,我張了張嘴剛要阻止,旁邊的楚珂就突然一把抓住了我的手,低聲說,“別出聲,火龍是在跟楚成較量。”

聽了楚珂的話,我更加驚訝了,原來是在較量?想通了以後,我心裏就更加的擔憂了,看起來,楚成一點都不懼怕火龍,而且跟火龍的吼聲比起來,也沒有一丁點弱勢的跡象,看來我之前猜的沒有錯,如果楚成真的出來了的話,火龍都不一定是楚成的對手!

站在我另一邊的鄭恆明顯也聽到了剛剛楚珂的話,可能是跟我想到一處去了,臉色變得越來越難看。

我眨了眨眼,心裏面更加着急了,看了看我身後的火龍,發現它此時越來越暴躁了,而且隱隱約約,有爆發的跡象。

就在這個時候,楚珂告訴我說,“火龍敵不過楚成。”

我緊緊的攥住拳頭,果然是這樣,就連火龍,都敵不過楚成這個老怪物嗎?

火龍怎麼說也活了幾千年了,楚成不過是幾百年,到底強到了什麼地步啊?

就在這個時候,火龍突然停止了吼聲,然後安安靜靜的趴在了我的身後,不再吭聲,但是看起來,明顯是十分疲憊的樣子。

我趕緊轉過腦下看向楚珂,忍不住問道,“火龍這是,已經輸了?”

我腦袋現在還嗡嗡的響十分的難受,火龍的聲音停了以後,裏面楚成的聲音也跟着戛然而止,這才讓我微微喘了口氣,呼吸也稍微舒暢了一些。

看向旁邊,楚珂的臉色十分的難看,半晌後才朝着我點了點頭說,“嗯。”

“還真是小看了你們幾個小輩。”緊接着,一到熟悉而陌生的聲音猛地傳來,帶着一絲狠厲,還有丁點的笑意。

很像我之前在井裏面聽到的聲音,但是細細一琢磨,又覺得有點不像。

我轉過腦袋,就看到楚研已經藏到了楚珂的身後,蹲在地上,身體正在瑟瑟發抖,明顯就是恐懼到了極點。

這個時候,我終於可以確定了,剛剛說話的人,就是楚成那個老不死的怪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