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所謂的小鬼,就是最低級的孤魂野鬼,他們停留在這個世界上,有很大的幾率是要被其他更強的惡鬼吞噬的。

樂天手中的三片柳葉飛出,三個小鬼被柳葉卷了起來。

「化!」

樂天低喝一聲。

柳葉莫名的開始燃燒,化成了灰燼,三隻小鬼也不知去向。

樂天鬆了口氣,自己的運氣還算不錯,這三個小鬼沒有一個是冤死的,否則這件事還真的是有點麻煩。

韓妮妮迷迷糊糊的醒了過來,她的身體有點搖晃,她獃獃的看著面前。

「醒了?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樂天問道。

他正在開車。

「我沒死?」韓妮妮終於回過神。

「你很想死嗎?」樂天奇怪的問。

韓妮妮看了看樂天。

這傢伙傢伙奪走了自己的初吻!剛剛在那個別墅,那三個傢伙想要強行親吻自己,她都拚命地反抗掉了。

「那三個孤魂野鬼呢?」韓妮妮問。

「我送它們走了!」樂天回答。

車子開的不快,可是卻毫無目的。

韓妮妮眨了眨眼,她聽說想要滿足一個鬼的遺願是非常難的,她懷疑樂天是不是為自己付出了什麼很嚴重的代價!

「你是不是為我做了很多東西?」她還是決定問一句。

「你以為啊?以後千萬不要玩火了……好好上班,天天和死人聊天不好嗎?」樂天哼了一聲。

「可是天天看著死人也會煩的嘛。」韓妮妮嘟囔著說道。

這樣的說話方式對於韓妮妮來說還是少見的。

「是嗎?我以為你只喜歡死人的。」樂天看了一眼韓妮妮。

韓妮妮不說話。

「是不是有什麼心事?」樂天問。

韓妮妮搖搖頭,她長長的吐了口氣。

「我爸媽死得早……我還記得我媽臨死前讓我找一個好男人,至少要找一個可以活的長一點的,因為我爸在我剛剛出生就死了,我媽一個人含辛茹苦的把我養大,可是她還沒來得及享一點福,人就不行了……」她幽幽的說道。

樂天眨了眨眼。

「生離死別,天命所歸罷了……你不要想太多了。」

韓妮妮點點頭。

「我知道,我也曾經試圖放開自己,讓自己多接觸一些男人,可是後來我發現,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得到我的身體……所以我才喜歡死人,後來我就做了法醫!」

樂天沒說話。

「我今年已經二十六歲了……別的女孩不說已經結婚,男朋友至少是有了,就連蘇隊這樣的女漢子也有男人喜歡她……可是我的身邊依舊是只有死人!」韓妮妮的臉上表情很奇怪。

「瞎說,你不是還有我嗎?你可是要給我生孩子的女人……」樂天反駁了一句。

韓妮妮看了看樂天。

「我以後真的再也不找男人了……」她說道。

「我支持你。」樂天點點頭。

「我想現在就要一個孩子……」韓妮妮看著樂天。

「吱……」

樂天的車猛地停了下來,樂天驚詫的扭頭看著韓妮妮。

「你瘋啦!你知道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桃花武神 宋朝敗家子 你是不是傻?」

韓妮妮的眼裡還有淚水,今天的事真的讓她對男人失望透頂,每一次她想試圖接觸一些男人,這些男人總會讓她失望!

「我不傻……」

她突然撲到了樂天身上,強行的吻住了樂天,樂天辭不及防,差點沒被磕掉門牙。

「啊……」

韓妮妮也被撞到了嘴唇,她痛得眼淚都出來了。

「你傻啊,你就不會溫柔一點?你把我當地瓜了吧?這把我啃的……算了算了,我帶你去見個人吧……」樂天捂著自己的嘴,他也是痛的不行。

韓妮妮同樣捂著嘴看著樂天,看個人?看誰? 樂天再次啟動了車子,韓妮妮的嘴巴破了一小塊,看起來也腫了。

樂天也好不到哪去,兩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你媽媽的墓地在什麼地方?」樂天問。

韓妮妮瞪大眼睛。

「你要召回我媽媽的魂?」她驚訝的問。

「我試試,不一定會成功!就看你這個做女兒的有多大的執念……」樂天說道。

「在東城公墓!不過那裡已經荒廢了很久了。」韓妮妮回答。

兩個人居然在這下半夜的時刻,驅車趕到了東城公墓。

這裡的確已經荒廢了,到處都長滿野草,現在的死人已經不葬在這裡了,他們一般都葬在北青山公墓,那裡的環境更好一些,管理更到位一些。

不過這北城公墓依舊在!

沒有守墓人,兩個人很容易就走了進去。

「就是這裡了。」韓妮妮指著面前一座墓碑。

樂天看了看,這是少有的一座周圍沒有野草的墓碑。

「我上個星期剛剛來看過她……我答應她自己要去試圖接近一些男孩子,可惜……我太笨了,沒有成功。」韓妮妮無奈的說道。

「看得出來你們母女的關係很好。」樂天說道。

韓妮妮沒說話。

樂天取出了一張柳葉,又取出了幾枚銅錢,韓妮妮看著他,她倒是對於這個招魂儀式很有興趣,如果能在看到那個照顧了自己十幾年的女人,她應該會痛哭流涕吧?

「手指給我。」樂天說道。

韓妮妮伸出自己的手。

樂天咬了一口,韓妮妮痛的一縮……

血滴在了柳葉上,地上的銅錢莫名的都立了起來。

「嗚嗚……」

一陣突兀的風襲來,韓妮妮打了個哆嗦。

「出來見見吧……也沒什麼大事,就是隨便的聊幾句……」樂天在一旁嘟囔。

地上的柳葉冒出了幽蘭的火光,一道影子出現在韓妮妮的面前。

「只有三分鐘的時間……」樂天提醒道。

柳葉的燃燒速度很慢,但是也只能燒三分鐘。

韓妮妮已經哭了,她看著面前這個身影,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樂天淡淡的看著這一幕,這是違反規則的!

大仙也有大仙的規矩,拘魂這種事不能做!有損陰德……

別看這區區的三分鐘,樂天付出的代價已經非常大了,他沉默不語,在估算著自己左臂是不是也要開始消失了……

韓妮妮大哭不止,她飛快的在自言自語,那道身影一直默默的看著她。

也許……不到父母老去的那一天,做兒女的不會知道可以看到自己的父母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

當他們真正地離開你,即使你再做什麼……也無法挽回他們了。

柳葉燒完了,樂天長長的吐了口氣,他慢慢的撿起地上的銅錢,看了看韓妮妮,微微皺眉。

我這穿越有點怪 韓妮妮擦了擦臉上的淚水,默默的跪在地上,她的情緒波動極大。

「走吧。」樂天說道。

韓妮妮站起身,樂天轉身就走,韓妮妮跟在他身後。

「走吧走吧,陰陽兩隔……不見為好!如果有緣,下一世再為母女……」樂天一邊走一邊念叨。

一直到離開北城公墓,他才閉上了嘴巴。

「沒事了吧?」他看著韓妮妮。

「謝謝你,樂天……我終於滿足了我的心愿,媽媽沒有怪我……」韓妮妮看著樂天。

樂天笑了笑。

「我可警告你,我這次損失巨大……你不給我生三個孩子是報答不了我了。」

韓妮妮眨了眨眼。

「我都要生三個了,蘇隊要生幾個?」她問道。

很明顯韓妮妮的情緒恢復了一些,不過她的神色依舊非常低落。

「十幾個吧……要看我的腰受不受得了!」樂天開玩笑道。

韓妮妮突然站在樂天的面前,樂天奇怪的看著她,這突然靠自己這麼近做什麼?

「呃……我,我想親你一下,行嗎?」韓妮妮紅著臉小聲的問。

主動的親一個男生,這在韓妮妮的生命中還沒有出現。

「你給多少錢?」樂天奇葩的問。

「你要多少……」

韓妮妮的氣息噴在樂天的臉上,樂天有點喘不過氣,他又不是聖人……一個女人想要投懷送抱,對於男人來說是很難拒絕的,電視里那種忠貞不一的男人在現實里根本不存在!

除非這個男人不舉或者窮的一匹有自知之明……

反正樂天感覺自己已經是蠻矜持的了。

「我……」

他的話只說了一個字,其他的字都被堵到了喉嚨里……

樂天眨了眨眼,他看著閉著眼睛的韓妮妮,不知道現在推開這個女人,會不會傷害到她?

都說女人在和男人接吻的時候,如果閉上了眼睛,那就意味著這個女人已經默認了男人可以對她做其他的事……

韓妮妮的眼睛是閉著的,一滴眼淚從她的眼角滑落,這是一幅有點凄美的畫面,樂天的心跳有點快……

一個吻的時間超過了一分鐘,韓妮妮睜開眼看了看樂天,她的臉色通紅,像是一個初嘗禁果的小女孩。

「咳咳……以後像親嘴這種事,你儘管來找我……」

樂天磨磨唧唧的說道。

韓妮妮眨了眨眼,這個傢伙……居然什麼都沒對自己做!甚至連攬著自己的腰都沒有……

一個典型的只說不做的傢伙……

「我們走吧。」樂天看著韓妮妮。

韓妮妮的家距離警局不是太遠,她就住在警局的家屬區,一個人住著一棟七十多坪的房子,倒也布置的溫馨整齊。

「你是第一個走進這裡的男人……」韓妮妮說道。

「那我是不是要先放一串鞭炮?」樂天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

韓妮妮無語,自己又不是公主,自己只是一個小小的法醫而已。

「家裡沒有男人的拖鞋……要不你就穿我的吧?」韓妮妮說道。

她給樂天找了一雙女士拖鞋,樂天無所謂的穿了上去,整個後腳跟都在拖鞋的外面。

其實她估計樂天也會馬上離開,所以她也沒打算樂天會真的穿自己的拖鞋,可沒想到這傢伙還真的穿上了……

還在自己的家裡逛來逛去!

「我今晚就不走了,是睡你旁邊還是地板?或者是沙發?」樂天問。 聽到他問羊駝子,我也是一愣,好像已經很長時間沒有看到羊駝子人了。不光是我沒有看見。其他人都沒有注意到。

“壞了,這臭小子,肯定到那邊去了已經。”楊老爺子心裏一驚。立刻轉身出門準備朝着財經學院那邊跑去,卻被旁邊的智明大師抓了回來。

楊老爺子現在這情況確實也不太適合過去,我趕緊安慰了幾句,然後拿出手機打給方大師他們。讓他們留意一下那邊有沒有羊駝子的身影。掛完之後。再打給了潘曉瑩和沫寒那邊。問她們有沒有看到過羊駝子。

不過結果還是一樣。他們根本就沒有看到羊駝子。

我和楊老爺子智明大師三個人都站在窗口上,緊緊的盯着財經學院那個方向,急切的想要知道到底出了什麼事兒。只不過。這窗口只能看見那邊很多人擠在一起,窗外警笛聲響起,連警察都出動了。看來那邊的問題不是一般的嚴重。

“楊爺爺。你當年佈置那八卦陣的時候,財經學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很疑惑的朝着身邊的楊老爺子問道。

認識了這麼久了。我還從來沒有聽楊老爺子說起過當年的事情。之前不管是圖書館的是事情。還是其他的那些事情,都是在八卦陣之後纔出現的。可是那些事情,並沒有讓財經學院的高層做出改變風水的選擇,那麼也就說明,當年發生的事情,肯定比這些事情更加的可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