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此刻,秦穆然手機響起,是霍爾頓打來的。

秦穆然接通電話,霍爾頓在電話中說道。

「老大,西瑞公司總裁說,他已經了解了情況,他願意免費將那輛路特斯送給你,求你高抬貴手,放他們一馬。」

秦穆然沉默幾秒,回道。

「告訴他,看在他態度誠懇的份兒上,車子我收下了,資金可以解凍,但是夏國的市場,他就沒必要再繼續開拓了,想要在夏國開拓市場,先學會夏國的規矩。」

秦穆然言罷,直接掛斷了電話。

很快,趙興瑞再次接到希瑞公司總部電話,只有簡簡單單的兩條的命令。

一是那輛路特斯送給秦先生賠罪。

二是西瑞公司停止營業,撤出夏國市場。

對西瑞公司而言,損失夏國市場,這無疑是一個巨大到無法估算的損失,但和公司破產相比,這已經算是最好的結果了。

西方五大神殿的話,對他們而言,只有執行的義務,絲毫沒有討價還價的資格。

趙興瑞起身,直接將手裡的手續撕成碎片,並且親手將車上的鑰匙拔下,雙手遞到秦穆然面前。

「秦先生,按照西瑞公司總部的決定,這輛車送給您,所有手續,我們會幫你補全。」

趙興瑞恭敬言道。

而此刻,站在一旁的陸永慶,一臉懵逼,甚至都不知道剛才短短几分鐘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趙經理,你這是什麼意思?」

陸永慶驚訝道。

趙興瑞絲毫沒有理會陸家人的話,對他而言,他以後已經用不上陸家了。

見趙興瑞不言,陸永慶怒從心生。

「姓趙的,你必須給我一個說法,否則以後你們分店在洋城的一切金融業務,我們陸家拒絕辦理。」

陸永慶氣憤道。

「哼哼……隨便吧!陸少爺,反正以後,咱們也沒機會打交道了!」

趙興瑞自嘲冷笑,他心裡明白,經歷過這件事情后,將來即便西瑞公司有機會重回夏國市場,也跟他沒有任何關係了。

「大壯,開車,咱們走!」

秦穆然將鑰匙隨手一扔,石大壯一把接住。

「老大,俺還是第一次開這麼好的車,嘿嘿……」

石大壯憨厚一笑。

「看你小子那沒出息的樣子,一輛破車而已,送你了。」

秦穆然大方道,反正一分錢沒花,他秦穆然也沒什麼捨不得的。

「真的?老大,你對俺太好了,俺以後一定跟你一輩子……」

石大壯激動道。

看著秦穆然遠去的背影,陸永慶氣到吐血。

「姓秦的,本少爺提醒你,別太得意,這裡可是洋城,我們陸家才是主家,得罪我們陸家,這個後果,你絕對承擔不起。」

陸永慶冷聲言道。

此刻,就連站在一旁的趙興瑞都不禁冷笑一聲。

陸永強的腦袋裡面都是漿糊嗎?

他秦穆然在夏國打一個電話,都能跨國整垮一個上市公司,陸家在他面前又算什麼?

陸家,不過是區區洋城的主家罷了!

而他秦穆然,是整個夏國的主家!

可惜,陸家似乎還沒有明白這一點。

「哦,是嗎?陸少爺,你說的我好怕怕呀!」

秦穆然戲謔一聲。

「姓秦的,不管你有什麼背景,今天,我陸永慶代表陸家,向你下挑戰書,我們陸家,有的是手段整你。」

陸永慶囂張言道。

陸家作為洋城頭號世家,金融大鱷,實力即便放在夏國,也算小有名望,這也讓陸永慶,有了說這種話的底氣。

可惜,他們選錯了對手。

「好,陸家的挑戰書,我秦穆然接了!」

言罷,秦穆然頭也沒回朝車展會場走出。

走出車展中心,秦穆然讓李晴雪先回了李家,而他則陪石大壯駕駛新車,準備回洋城老街一趟。

他有種預感,姜陸兩家,恐怕已經開始動手了。

不過此刻,秦穆然心裡想的並不是這件事情,因為無論姜陸兩家使什麼手段,他秦穆然都不會放在心裡,對他而言,兩家撐不破天,沒必要讓自己耗費太多精力。

秦穆然掏出手機,回撥了霍爾頓的電話。

「喂,霍爾頓,剛才你說,我交代你的兩件事情都有消息了,進展如何?」

秦穆然嚴肅問道。

「老大,經過最近我們冥王殿的反覆研究印證,已經找到了一種有效根治血癌的方法,不過需要病人來咱們冥王殿接受治療,現在還有些小問題,我相信很快就可以解決。」

霍爾頓言道。

「好,我辦完手頭的事情,會親自去一趟西方,第二件事情辦的如何?有結果了嗎?」

秦穆然問道。

「老大,你前幾天讓我找的那個孩子,經過我們全球網路大數據尋找,現在也有線索了,從目前我們掌握的線索來看,那個孩子現在就在西方。」

霍爾頓說道。

「什麼?在西方?」

秦穆然有些詫異。

張橫前幾年失蹤的兒子,怎麼可能會出現在西方?

「老大,你聽我解釋,這件事情,好像和夏國洋城的陸家有關係,他們做的生意,可不僅僅是金融生意表面那麼簡單。」

霍爾頓言罷,連秦穆然都有些驚訝。

從一開始,秦穆然便有些懷疑陸家幕後,還有黑手,否則僅憑陸家,絕不敢私吞軍款,這麼多年還能安然無事,現在看來,自己當初的猜測是正確的。

陸家,遠沒有表面看上去那麼簡單。

而這,也是陸家敢於向毫無忌憚向秦穆然處處發難的根本底氣所在。

「動用冥王殿的信息網,查一下陸家幕後到底還有什麼鬼!」

「老大放心,我已經著人深入調查,一有消息,立刻向你彙報。」

掛斷電話后,秦穆然目光中,流露出一絲深邃。

不過陸家幕後的鬼有多厲害,只要陸家敢越雷池半步,任誰也保不了陸家。 “算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只要計劃得當,還是有可能阻止趙小川的!”

黃大師心中轉念一想,將葉楓的事情放到了拋到腦後。

“夏雨青,你現在要記住一件事情!你已經不是自己,而是李若曦!”黃大師衝着夏雨青喊道。

夏雨青點點頭,這是之前計劃中的一部分。

按照黃大師的說法,顧媛夢和李若曦的臉龐長得幾乎一模一樣,而趙小川則是因爲自己親手殺死李若曦和劉子豪纔開始鬼化的。

所以想要阻止趙小川,首先就是將趙小川本身的警惕性降到最低!

其中的關鍵就是夏雨青扮作的李若曦,當然原本按照夏雨青的性格是不同意,不過黃大師最後提議自己也會配合她。

原因是他附身的人是蔣舟舟,蔣舟舟則是趙小川的兄弟。

“因兄弟和女人而鬼化,希望反其道行之可以讓他恢復原狀!”黃大師嘆息道,然後衝着衆人繼續道:“當我和夏雨青將趙小川的注意力吸引之後,你們看好時機衝上去,用我給你們的鬼器將趙小川和六道輪迴的聯繫切斷,知道了麼?”

衆人微微點頭,表示自己明白!

黃大師也點頭回應,和夏雨青對視一眼,沉聲道:“那麼開始吧!”

然而就在此時,一道人影擋在了他們的面前,阻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你們想要傷害趙小川?不,我不答應!”

阻攔的人是星兒,她伸開雙臂,大聲喝道。

一團團藍色的星雲在她的面前緩緩旋轉着,而四周也不是何時亮起星星點點的光芒,將所有人籠罩其中。

“該死的,是幽光浮沙!”凌楓看到周圍的光點,驚呼一聲。

衆人的目光移到星兒身上,臉上充滿了疑惑和憤怒。

尤其是黃大師更是喝道:“星兒,你想要做什麼?難道真想要世界毀滅不成?”

“趙小川是解靈人,小寶是否能夠覺醒前世的記憶就全靠他了!我是不會讓你們傷害他的。”星兒回道。

周圍人們的眉頭皺的更緊,萬萬沒想到半路會發生出這樣的狀況。

“等等,你們看,天空中那團黃色的霧氣是什麼?”

正當星兒和衆人對峙時,王燁驚呼一聲。

衆人擡頭望去,不由大驚色!

只見在趙小川的頭頂出現了一團濃濃額黃色煙霧遮蔽了天空,血月、夜空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壓抑的黃色。

黃色雲霧飄到了趙小川的頭頂並沒有立刻消散掉,反而越級越厚,不一會兒,一陣淅淅瀝瀝的小雨從天而降,將周圍的一切籠罩在一片雨霧中。

“怎麼會下雨?這裏可是地底啊!”王燁驚訝道。

其餘人擡頭望天,都發現了這陣雨來的蹊蹺。

“不好,這不是一般的雨,是黃泉屍水,快點找地方避雨,不要被這雨霧淋到!”黃大師對着衆人喊道。

所有人一驚,雖然他們大都還沒反應過來黃大師口中的“黃泉屍水”是什麼,但是都第一時間選擇了用自己的鬼氣或是精神力製造一個屏障,阻隔週圍的雨水。

然而令他們感到驚訝的事情發生了,在雨霧的侵蝕下,那一個個屏障發出“茲茲”的響聲,同時一股股黃色煙霧從上面冒出,瞬間將衆人包裹起來。

“沒有用,這些屏障根本阻隔不了這些雨水,而且我感覺到我體內的鬼氣正在不斷地消散着。”

“我也是,我感覺我的精神力也在飛速的消耗着,該死的,我們應該怎麼辦?”

衆人被眼前突入其來景象弄得有些惶恐,大聲的喊叫道。

夏雨青眼中寒光一閃,雙手猛然朝着地上一按,地上水窪中的黃泉屍水裹着泥土混合在一起,化作一個超大的屏障出現在衆人的頭頂,遮擋住了周圍的雨水。

衆人看着頭頂的泥漿頂部,這才發現原本是夏雨青動用了自己的能力構成了一個簡單的涼亭,爲衆人遮擋了雨水,不由長舒了口氣。

“你們看,那些白骨骷髏和殭屍,似乎有了新的變化!”

正當這時,安希俊大聲喊道。

衆人連忙向着雨霧中望去,發現原本跪拜在地上的那些鬼物們居然齊齊站了起來,渾身被雨水淋到後,冒出了一股股黃色的煙霧,並且還沒走幾步,便倒在了泥漿之中。

“這黃泉屍水到底是什麼東西?”

殭屍的血肉被腐爛,白骨被侵蝕,人們看到眼前的一切大吃一驚。

夏雨青臉色一變,臉上閃過一絲陰沉,從牙縫中擠出兩個字:“是她?”

“她?她是什麼人?”衆人聽到夏雨青的聲音,連忙看着她。

夏雨青擡頭望着天空,衆人目光隨之移動,這才發現不僅是地面上的鬼物漸漸腐爛,就連天空中的鬼物們也沒有了剛纔的氣勢,而是一個接着一個從從天空中墜落下來。

“咚,咚,咚,咚!”

所有鬼物如出一轍,身上冒出一股股黃色煙霧,大量的擁有實體的鬼物和御鬼士從天空中落在,在地面上砸出一個個大坑,然後被泥漿淹沒。

而一些沒有實體的鬼物,如陰魂,心魔之類的靈體則直接在空中汽化成黃褐色的煙霧消散不見。

所有人對眼前的一切感到不可思議,但更令他們震驚的是在空中懸浮的趙小川。

只見趙小川依然靜立在空中,依然望着白骨手爪中的李若曦和劉子豪,頭頂一個漩渦驟然放大,緩緩地旋轉開來。

凡是靠近他的雨水似乎都被那黑洞牽引,化作一道道小溪向着其中飛去,根本無法將趙小川方圓五六丈內淋溼。

一些鬼物看到趙小川那裏沒有雨水,想要擠進去,但剛剛進入其中半步,立刻像是被打爛的番茄,瞬間爆開。

有了前車之鑑,那些鬼物也不敢在靠近,只能發出不甘的嘶吼聲從空中掉落,化作地面泥漿的一部分。

不過他們的舉動似乎被趙小川察覺到了,趙小川的目光依然沒有移動,但手卻在空中揮了揮。

幾十個鬼物或是御鬼士飛入了他的無雨領域。。

這些人中除了張妍、康惠、蘇雨晴、沈菲兒、李正義、軒轅鐵等和趙小川相識的人以外,還有幾十名明顯是鬼魅的靈體和鬼物。

他們靜靜地矗立着原地,或閉上眼睛,或渾身發顫,或偷偷地打量着趙小川。

“趙小川好大的威風!”李文淵憤恨道,他現在對於殺死她女兒的趙小川可以說是恨之入骨。

所有人都知道原因,保持了沉默,而安希俊猶豫一會兒後,向黃大師問道:“我們還有繼續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