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嗨起來吧
  • 0

冷墨淵的劍側着我的臉直接刺入了他的胸膛,玄澤溫熱的血液濺了我一臉。

冷墨淵依舊絲毫停頓都沒有,將仍舊插在玄澤肩膀上的長劍剜了個劍花。

血肉攪拌的聲音與我不到半尺的距離,讓我有種是我在受傷的感覺。冷墨淵此刻說是在對付玄澤,恐怕更是在用一種無言的手段懲罰我吧。

手臂上驀然傳來一陣冰冷,我竟打了個寒顫下意識的想要躲開。然而,冷墨淵依舊先一步不由分說的將我從玄澤懷中搶回了他的懷中。

身體被熟悉的冰涼覆蓋着,我瞥見他手上不斷滴血的長劍,卻是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

我以爲上次之後,我不會再害怕冷墨淵了。因爲恐懼,我下意識的想要推開他,卻不料這一舉動惹怒了冷墨淵,他反而將我箍得更緊了。

小公主夾在我們中間,被他緊緊的擠着,掙扎了好幾次。冷墨淵以爲是我在掙扎,下意識的不斷收縮着懷抱。

“哇——”小公主一下子哭出聲來,冷墨淵這才稍稍鬆開了懷抱,去檢查她的情況。

檢查下來,小公主一切正常,冷墨淵疑惑道:“怎麼了?”

“爸爸擠我……嗚嗚……好痛!壞爸爸!擠我!不跟你好了!”小公主哭着鼻子喊道。

冷墨淵的臉上閃過一道窘迫,他看了眼我,我躲開了他的眼神。

小公主在我肚子裏打滾,努力在我和她爹之間擴展着自己的疆土,還要跟冷墨淵畫三八線:“爸爸!這些地方都是我的!你不許靠近!”

我的肚子周圍驀然閃起一道亮光,都是小公主的氣息。

冷墨淵無奈的再次看向我,希望我幫他跟小公主說說,我依舊是躲開了他的眼神。

他的喉結動了動,似乎有什麼話想說,又深深忍住了。

身後傳來玄澤的靈氣波動,冷墨淵反手一劍,用劍勢擋住了玄澤的偷襲。

“無恥小人!”他怒罵一聲,想要擡劍上前,又瞥見我,停在了原處。

“去收拾了!”他指着玄澤一聲令下,黑暗中立刻就竄出來無數的陰靈涌出,朝着玄澤撲去。

陰靈對仙人的血液本就有着本能的渴求,此刻得到了冷墨淵的命令,更是狂喜,不顧一切的就朝着玄澤衝去。

這些陰靈本並不能對玄澤構成威脅,但是他才被冷墨淵重傷,陰靈數量又多,就不得不謹慎了。

終於,陰靈數量太多,後面還有冷墨淵等着,玄澤知道自己不是對手,趁機逃走了。

冷墨淵皺眉丟了個清潔術去掉了我臉上的血跡,不由分說的帶着我回到了別墅。

在外面當着那麼多鬼的面,我不好駁他面子。此刻回到別墅,只剩下了我們,我用力一甩手掙脫開了他的手。

冷墨淵皺眉,沉聲問:“你在鬧什麼?”

我一個快失寵的女人能鬧什麼!

“沒什麼。”我瞥了眼門口,朝那裏走去。

冷墨淵一個疊影瞬移到我面前,他冰涼的手覆在我握着

門把手的手上,緊緊握住:“你要去哪裏?”他冷聲問道。

“不去哪裏。”我哪有地方可以去,只是不想再呆在這裏罷了。

冷墨淵手上的力道逐漸大了起來,緊緊抓着我的手將我的手從門把手上移開,沉聲道:“你在躲我?”

“沒有。”我想不示弱的與他對望着,可是撞上他的眼神之時,又難受的挪開了視線。

他死死盯着我,手上的力度大的幾乎要將我的手臂捏斷。

“南宮玄澤——”他咬牙吐出這個名字,我不解的看向他,他卻更怒了:“你要去見南宮玄澤?”

“你胡說什麼!”我怎麼可能要去見他。

“你以爲我沒看見他抱你麼!”冷墨淵的聲音一下子大了起來。

他這樣不信任我,我也來了火氣:“又不是我主動抱的他!”

“那你爲什麼不掙扎!”

“他修爲那麼高!我掙扎的了麼!”

“那我來了你怎麼不求救!”

“我開不了口!”

冷墨淵想說什麼又忍住了,他望着我,不住的點頭,忍了半天,那些話還是沒忍住:“開不了口?”

我點頭,我當時被玄澤用法力封住了,真的沒辦法開口!

可是冷墨淵卻怒道:“朝我求救都開不了口麼!花姒!你別忘了你的身份!你是我老婆!”

他不說我都快要忘記了呢。

“可你是我老公嗎?”我問,終於明白他是在吃醋,而且吃過頭了。

“怎麼不是!”他冷着臉。

“是我一個人的老公,還是和別人共有的?還是心裏裝着別人的老公?”

他略有不快:“你別鬧了!我上次說過了。婚書也給你了不是。”

有婚書又怎麼樣?他當初能一時衝動給了凌璇璣一紙休書,也未必不會對我這樣。

而且,如今,他的心已經不在我這裏了。甚至連小公主,都要排在凌璇璣後頭了。

我望着他,想起他剛剛一點也不顧忌我和小公主是不是會受傷,滿是怒意的揮劍過來,便難受。

這最後一根稻草終於壓垮了我對他的最後一點點不捨,心間從未對他有過這樣的失望。

“冷墨淵,我們離婚。”

冷墨淵一愣。

他不可置信的望着我,我用力一抽,將自己的手從他手腕間抽了回來。

“你胡說什麼!”他又一次道。

“我是認真的。”我受不了自己的枕邊人心裏還有別人!

“花姒,給你機會,收回你剛剛的話!我就當沒聽到!”他的手緊緊握着拳,微微顫抖,不知道是被氣的,還是也有着害怕。

應該是生氣吧,想來只有他不要別人,哪遇上過別人不要他。

“我說……我們離婚。”我咬牙又重複了一邊,“你不相信我,我們也不需要再走下去了!”

“我哪裏不相信你!”冷墨淵覺得我不可理喻。

“我說凌璇璣陷害我,你不信我。”我試着和他做最後一次溝通。

然而事實證明失敗了。

“你要用離婚威脅我相信你?”他問,眼中只有對我的失望與震驚。

我沒想到他會這麼理解,也不想再跟他糾纏下去了。他會這麼問,就是不相信我了。

“隨便你怎麼想吧,反正我不想在跟你在一起了。離婚——你要寫休書也行。”

“花姒!”他勃然大怒,“我告訴你!婚書是我一字字親筆寫下的!我們的冥婚公證書就放在冥婚祠裏,供在案頭最上面,就在我大哥大嫂的隔壁!我活着一天,冥婚就存在一天!至於你——無論是生是死,都是我的!”

“我是我自己的,不是你的!正如你不是我的一樣!”

“我怎麼不是你了!”冷墨淵又怒問。

“你如果是我的,就該信我!不是信凌璇璣!”

“我信你了!”冷墨淵始終覺得自己沒錯。

我望着他半天,他沒有如往常來哄我,也沒有任何想要退步的意思。

看來在這件事上,我與他是沒有辦法溝通了。

忽然,死寂的屋子裏響起了一聲抽咽聲。

我沒哭呀……

小公主!

我忙低頭,小公主蜷縮在我肚子裏低聲的哭了起來:“爲什麼……爲什麼……爸爸媽媽爲什麼要吵架……”

“我們沒有吵……”

“我聽到了!我都聽到了!”小公主哽咽着,“爸爸媽媽要離婚……爲什麼要離婚……離婚是什麼……”

“離婚……”我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冷墨淵打斷了我。

“爸爸媽媽不離婚,別聽你媽媽瞎說。”他說着狠狠剜了我一眼,警告我不準多嘴。

爲了小公主,我也只能忍住了。

小公主在我肚子裏看看我,又望望冷墨淵,好半天才半信半疑的問道:“真的嘛……”

“真的!”冷墨淵回答的無比肯定。

我沒有出聲,小公主又來問我:“媽媽……你不會的爸爸離婚的是不是?”

我不想騙孩子,可是冷墨淵盯着我。即使看不見,我也能感受到小公主此刻望着的殷切眼神,只能低聲應了一聲:“嗯……”

小公主的臉貼在我的肚皮上,似乎是眨了眨眼睛,還不怎麼相信我:“媽媽……真噠嘛?”

我做了個深呼吸:“真的。”

“太好了!”小公主歡呼。

冷墨淵似乎是鬆了口氣。我擡頭看向他時,依舊是那副冷峻的面容,也可能是我看錯了。

“那媽媽我們回去吧!不出去嘛!”小公主撒嬌着,也許是看着我停留在門把上的手,猜到了幾分我的心思。

我遲疑着,冷墨淵暗中掰開了我的手,自己則站在了門前,擋住了我出門的路。

“媽媽……”小公主又喊了我一聲。

我摸了摸肚子,沒再看冷墨淵,轉身上了樓。

“媽媽,我要泡澡澡。” 造夢神曲 小公主道。

我遲疑了一下,答應了:“好。”

這孩子雖然是鬼胎,但這一點隨我,喜歡泡熱水澡。

我上樓開了熱水,拿換洗衣物的時候,冷墨淵就跟在我身後。我將衣服放進浴室中,冷墨淵想要跟進來,被我反鎖在了門外。

“媽媽……”

“咱們泡澡,不帶爸爸。”我先一步安慰了小公主。

美漫世界的巫妖王 仲夏夜之戀1 小公主似懂非懂,我進了熱水當中,小公主舒服的趴在了我的肚子上,低聲的問我:“媽媽,爸爸是不是不好嗎? 鬥翠 你都不理他了……”

冷墨淵很好,只是他的好不是對我一個人,我就難過。

“大人的事,你就別管啦。”我摸着肚子道。

“媽媽,我不是小孩子啦!我再有幾個月就要出生了呢!”小公主立刻表示反對。

我無奈,只能安慰她:“是,我們家寶貝不是小孩子啦。”

小公主這才滿意的趴在我肚子上蹭了蹭,又問:“媽媽,你是生爸爸的氣了嗎?”

“沒……”

“我知道你生氣了!”我還沒說完,小公主就怒氣衝衝的打斷了我,“媽媽你不要總是拿我當小孩子騙嘛!我什麼都懂噠!你以前都不會這麼不理爸爸的……媽媽,是爸爸做錯事了嗎?你告訴我,我幫你跟他講道理!”

小公主儼然一副街道處辦事主任在幫人調和矛盾的模樣。

我不知道該怎麼出聲,頭枕在浴缸邊緣,忽然感受到身後傳來一道寒意。

“爸爸!”小公主先一步喊出聲,我索性閉了眼,眼不見爲淨。反正這一次我有先見之明,裹了浴巾才入水的,也不怕冷墨淵看。

冷墨淵應了她一聲,小公主立刻板起了臉:“爸爸!自己交代!做什麼事讓媽媽生氣啦!”

冷墨淵微微一愣,沒想到女兒會這麼說,隨即又道:“小孩子不要管大人的事。”

“我不是小孩子嘛!”小公主在我肚子裏一蹦一蹦的,恨不得跳出去跟冷墨淵理論。

“就是小孩子。”冷墨淵難得沒順着她的話。

小公主梗了一下,哭了:“媽媽……爸爸不寵着我了……我們跟他離婚吧……”

我睜開了眼,瞧見冷墨淵的表情比哭還難受,正教育小公主:“別瞎說!”

“哼!我纔沒有瞎說呢!爸爸心裏有別的女人了!還不是我和媽媽!我知道的!我還想幫爸爸挽回媽媽呢!結果爸爸都不喜歡了我……”

(本章完) “又胡說!”冷墨淵聞言立刻落水,我被他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立刻裹着浴巾挪到了一邊。

他本想上前,見到我的舉動又停在了原地。

小公主任性的鬧着:“媽媽!離婚!”又悄悄問我,“離婚是什麼呀?”

“不懂就不要瞎說!”冷墨淵沉聲道。他顯然是不高興,但又不敢生女兒的氣。

小公主哼了他一下,嘴犟着:“爸爸就是不喜歡我了!凌璇璣!我知道的!她叫凌璇璣!爸爸媽媽就是因爲她才吵架的!我討厭她!”

“好了,你別說了。”這一回,倒是我先打斷了小公主。

儘管我也不喜歡凌璇璣,但那可是冷墨淵現在的心頭好,我哪裏敢讓小公主說她半個不字。

“媽媽……”小公主撇了撇嘴,“爲什麼不讓我說!玄澤那個壞人身上還有她的味道呢!她肯定跟玄澤壞人一樣壞!”

對了,還有這件事!可是,冷墨淵會信嗎……

我看向冷墨淵,他的臉上閃過一道詫異,繼而是沉思。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